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用巨人精神打开边界,相通的不只是艺术……

2021-03-01

17岁,在艺校学习话剧表演的我看了陈薪伊导演的《夏王悲歌》,从此打开了我对戏曲导演的认识,种下了我学习导演的种子,之后的许多年里,又陆续看过她打造的巨人戏剧,从李元昊到张骞,商鞅,再到今天的蔡伦……英雄戏剧是陈导的艺术追求,我时常在想,能读懂英雄的导演本身也是英雄!塑造巨人的导演内心也跟巨人一样强大!陈导说,英雄是寂寞的!当大幕拉开,蔡伦站在自己创造的容天地山川一体的蔡侯纸上,我们看到了寂寞,看到了孤傲,看到了英雄不同于常人的选择!

说导演选择了蔡伦,不如说蔡伦遇到了陈导,两千年后,当人们已经对纸视如平常,甚至快抛弃了纸品写作的今天,导演以她对伟人情有独钟的爱和对两千年前造纸术诞生的惊叹,致敬英雄致敬先贤!今天看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张纸,是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嵌入了多少人的爱恨,进行了什么样的取舍,才成就了英雄不被世俗理解的选择!此刻,陈导与蔡伦的心相通了……

说导演选择了交响乐,不如说交响乐遇见了心系蔡伦的陈导,当陈导心里装着蔡伦的历程走进音乐厅,我想,施特劳斯《英雄的生涯》在陈导脑中不再是音符而成为了画面,成为了蔡伦一路走来的起起伏伏跌跌宕宕,那些乐器中流淌出的高高低低的,是山脉是河流,是蔡伦的惊呼与哀叹,此刻,英雄的交响乐与英雄的蔡伦慢慢重叠在一起,音乐与人物相通了……

说导演选择了京剧演员,不如说京剧演员遇到了陈导。全剧七个演员无一不是从事京剧多年的戏曲表演艺术家,除了戏曲化服饰与蔡伦一剧的时代风格人文气质很妥帖之外,什么样的表演形式才能符合巨人戏剧的特质,有浓度有温度,有热烈有凉薄,任何一种单一的艺术形式仿佛都不能全面的解读英雄历程的复杂性。因此,导演将演员的表演进行了戏曲和话剧表演的高度融合,在以诗意舞美为背景的舞台空间,用程式化的戏曲身段承载话剧真实饱满的人物内心情感,以交响乐的旋律推动人物体验达到极致外化,让观众从听觉视觉到内心共情每一个毛孔都是张开的,最大程度的陪伴英雄走过最后的历程……这一刻,陈导对于京剧的爱和蔡伦所在的时代相通了,观众席与舞台相通了……

在排练厅看导演与演员们热情饱满的创作过程,那是投身于己之所爱的一种享受,累并快乐着,虽有痛苦但也满足!取舍,融合,拼接……这种种时刻与蔡伦的纯粹而简单的匠心又默默重叠。锻造与驯服!巨人精神打开了各种边界,使时空不再是界限,艺术门类不再是界限,世俗与超脱不再是界限,一切都相通了……

记得在排练《夏王悲歌》时陈导说过,英雄是雄风到顶阴柔到位的!今天看蔡伦,依然具有这个气质,面对山河的惊叹与喜悦,面对死亡的预知与坦然,面对理想的信心与把握,秦岭是蔡伦雄风的顶!父亲面前儿童般的天真,孩子面前父爱如山的深沉,对爱情透着凉薄的遗憾,对家庭温暖一闪而过的憧憬,汉江是蔡伦温柔的岸!掩真情弃常伦,走上了孤独的英雄之路!

从排练到演出,看了许多场,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演员们精湛的技艺和情感融为一体,关栋天老师自不必说,多年来的跨界经验让他驾驭角色游刃有余,时而冷峻时而诙谐,使不同常人的英雄有了亲和力,被理解被关爱被心疼。很喜欢关栋天老师在阿茂家的一场戏的表演,神话般的蔡伦落入凡间,三杯酒一碗汤,在小提琴音乐中体会生活的温暖品尝内心的凉薄,虽遗憾而不悔,英雄不同与常人的选择和不被人知的目标与理想,犹如月光,明亮而清冷,柔美又利刃!也惊艳于严庆谷老师在跨界基础上又跨行当,在小生和文武丑之间自由穿梭,在京剧与话剧之间拿捏得当,傅玺这个人物的可悲可恶让人恨之叹之可怜之!这可能也是导演所期望的人性复杂不是非黑即白。张达发老师和王蕾老师都是一人饰二角,不同角色的人物刻画角色鲜明技艺纯熟!陈艺心和郝杰是剧中最年轻的演员,依然让我觉得惊喜,戏曲演员的扎实功底,青春的活力和求知欲,无论戏里戏外都跃然纸上……还有父亲饰演的蔡父,高浓度的情感和深度的内心体验,将蔡伦最后的愿望划上句号!82岁的陈薪伊导演用她的巨人情怀解读英雄,将各个门类的英雄们齐聚麾下,用对艺术的爱和对英雄的崇敬书写了交响剧诗《龙亭侯蔡伦》!

蔡侯纸,承载着这些人的悲喜,爱恨,将善于遗忘的人们拉进应该铭记的世界!孤独的蔡伦还在灯火阑珊处徘徊,而我们,思索,惊叹,高山仰止,心向往之……

作者:陈乐

发表评论 万众监察
用户参与
0.21338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