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原创悬疑电影剧本《鬼府神功》部分章节
发布时间:2021-07-14     发布者:王老师
浏览:
1字幕:一九四五年夏,中国北方,古州市。

  2陈东源家 内 晨
  紫红色的圆桌上放着打开盖子的小皮箱。
  一只手在往箱子里放钱,一捆捆日伪联合准备银行纸币匆匆装进了箱子。

  3城外野树林中 外 晨
  茂密树林里,雾气散开,六七个神秘黑衣人影在树木间、草丛中忽闪忽现,疾步前行。他们个个布巾遮脸,仅露出凶煞双眼。

  4陈东源家 内 晨
  一只手盖上了小皮箱的盖子。
  (镜头拉开)东源货栈的东家陈东源(四十来岁,身体有些发福)忧郁地一招手,站在一边的货栈会计刘顺子(二十六七岁,尖脸细眼,身材较瘦)走上前来,站在陈掌柜的跟前,眨着两眼望着陈东源。

  5野树林中 外 晨
  黑衣人影们继续前行,前方林木稀疏,放眼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条小路,路间伫立着一亭子。
  一行人加快脚步,奔亭子而去。

  6陈东源家 内 晨
  陈东源这时拿起桌上的一信笺看了看,然后叠好放下。又拿起小皮箱递给刘顺子:记住了,十点钟在野树林十字亭交钱赎人,救我宝贝;全靠你了啊。
  刘顺子点点头接过皮箱,转身而去。

  7僻静的小街/陈家大门口 外 晨
  街上十分寂静,两边都是青砖灰瓦,十分典雅的四合院建筑,一看就是富裕人家的住宅区。
  陈家大门口,台阶下停着一辆马车,陈东源看着刘顺子把装钱的箱子放在了马车上,并盖上了一块苫布,收拾妥当,刘顺子抬头看着陈东源,陈东源默默点头。
  刘顺子轻轻吆喝了一声:驾。——赶着马车匆匆而去。
  陈东源凝视着渐渐走去的车影。

  8野树林中小路/亭子 外 日
  黑衣人们快步走出树林,沿小路到了亭子前。
  领头的是一大汉,一脸悍相,他左右观察了一下地形,抬头看了一眼十字亭几个大字,却叹了口气。
  然后掏出怀表看了看,压低声音:听好了,十点绑票的一来,听我口哨,把他们都做掉!
  其他人会意地点头,‘嗖’地掏出各自的短刀,转身四散,消失在亭子周围的草丛里。

  9陈家卧室 内 日
  陈东源妻子张氏(三十七八岁)闭眼躺在床上,旁边,女儿小兰(十五岁)依偎在母亲身边。
  门帘一掀,陈东源轻步走进了屋子,坐在了床边,伸手抚摸住张氏的手。
  张氏微睁杏眼:怎么样了?
  陈东源:都安排好了——这么早就醒了?再睡会儿吧。
  张氏声弱地:哎,哪睡的着啊,我还是担心宝贝儿,——现在绑票的都黑了心肠,拿了钱也撕票啊。
  陈东源叹口气,低声:黑道之黑,这儿我也想到了,你放心,我另外使了一笔钱,请了黑道短刀会的人,提前在十字亭埋伏了。
  张氏睁开了眼睛:啊,短刀会?你怎么敢找他们来做这事啊?
  陈东源轻叹一声:哎,没办法啊,这叫以毒攻毒,他们的老大是我帮助过的老乡……,他答应了救我们宝贝儿。
  张氏:哦。
  陈东源:……

  10推出片名:鬼府神功
  演职员表
  ……

  11古州城外路上 外 阴
  (淡入)一辆马车塔塔走来,马铃急促。
  刘顺子抬眼望了一眼阴沉的天空,此时凉风习习,下起了霏霏细雨。
  他停下车,从车里抻出一把油纸伞打开,拍了一下马屁股:——马车快速前行。
  马蹄声声,路在延伸。
  较宽的道路化作了一条茂密的林中窄道,马车一路前行,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铃声蹄声。
  不觉间雨停了。
  刘顺子忽然吹起口哨,收起雨伞,回身把伞放回车厢,又伸手翻开盖布,抚摸着钱箱子,眼里却闪出一丝喜悦……
  也许他想起要事在身,突然回身盖好苫布,猛地连打了马屁股几巴掌:驾。驾。驾。
  马小跑起来,车颠颠咣咣急促行驶,驶过一个岔道口,一溜烟地不见了。



  12陈家客厅 内 日
  宽大的堂屋里中间摆设着紫红色条案,上面有几件精美的瓷器,中间墙上挂着一幅中堂画——《山水图》
  两边是一幅名人的对联:
  山川出云作林雨,
  日月合璧为文章。
  一家人被愁云笼罩着,陈东源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由于数日未眠,十分困顿,此时在打瞌睡。小兰忧郁地坐在一边。她的怀里,一只好看的小花狗也知趣地依偎着,一动不动。

  13野树林中 外 日
  草丛中闪出大汉的半边脸,瞪眼窥视着不远处十字亭——
  此时画外一阵急促马铃声由远渐近,只见刘顺子赶着马车飞快地出现了,但到了亭子边。奇怪地景象发生了,只见马车并未停下等待,而是飞快地绕过亭子,一溜烟似地奔向树林深处去了。
  这时大汉紧皱眉头,一脸狐疑,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九点四十五了。

  14陈家客厅 内 日
  这时桌上的大闹钟响了,陈东源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十点了,陈掌柜打了个哈气,疲惫地站起身来,开始不安地度步……

  15野树林里 外 日
  草丛中,大汉又掏出怀表看看:此时已经十点半了。他站起身,吹了一声刺耳的口哨。——
  埋伏在周围的杀手迅速闪身出现,迅速围拢过来。在大汉身边议论纷纷:怎么还没来啊?
  大汉皱起眉头,自语道:十字亭,十字亭,赎票来,九不行——已经十点半了,这又是个诈票。陈老板的公子;凶多吉少了啊。
  一杀手:那我们?
  大汉对他:你回去禀告陈老板,——我们撤。
  黑衣人们收起短刀,转身而去。
  草丛间,疾步的脚化作——

  16陈家过道/客厅 内 日
  一双脚急促地穿过走廊。
  一杀手迈步进了客厅。
  陈东源听见脚步声,转身一看来人,急忙喝问:你们回来了?这,这已经几点了?人呢?
  打手气喘嘘嘘地:陈老板,绑票的根本没来,赎票的到了没停就——
  陈东源:就怎么啦?
  杀手:就跑了,我们老大说这是个‘诈票’。
  陈东源一瞪眼:去哪了?什么诈票?!
  杀手擦了一下汗水:不知道去哪啦。诈票就是内鬼勾结。
  陈东源顿时愕然,两眼发愣:啊?内鬼勾结?刘顺子?诈票?
  杀手:是的,是的……
  陈东源喃喃地:这这,人,财——
  打手点了下头:陈老板,没事在下告辞了。
  陈东源呆呆地看着打手转身而去,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扑通跌倒在地上……
  小兰急忙放下小花狗,哭着扑向陈东源:爸爸!爸爸!
  小花狗也窜到陈东源身边,懂人性地在他身旁小声
  地不住哀鸣。

  17陈家客厅/大门 内 日
  (淡入)陈东源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旁边的桌上,一医生写好药方,然后打开药箱取药。
  小花狗静静地守卧在陈东源的身边,一动不动。
  门帘一掀,小兰端着一杯水进来。
  此时,闹钟又响了,时间已经五点了。
  这是令人焦灼的时刻。
  突然间,小花狗头一抬,眼睛一亮,嗖地跳了起来,窜下了床,开始汪汪叫着,然后疾步跑出屋子。
  小兰放下水杯,急忙出屋,惊疑地注视着小花狗——
  这时,小花狗一路叫着跑向大门——
  只见大门哐当一声被撞开了,虎头虎脑的陈爱宝(十一岁)满头汗水地匆匆跑了进来,大声地叫着:爹!娘!姐姐……——
  小兰一见,兴奋地回屋里,大声地对陈东源:爸爸!爸爸!宝儿回来啦!宝儿回来啦!
  陈东源顿时醒来,急忙翻身爬起,转悲为喜,顾不得穿鞋就疾步跑出屋来,上前一把迎面抱住儿子:宝贝!我的宝贝,你可回来了!
  说着,陈东源蹲下身子,仔细看着儿子,伸手摸摸小宝的头,又摸摸很脏的小脸蛋:啊,这不是做梦吧?
  这时小宝高兴地:不是,不是。
  陈东源忽然眉头一皱:不是做梦?他们把你绑到哪?你自己能回来?谁救了你啊?
  陈爱宝小声而神秘地:一个鬼楼里,一个鬼救了我。
  陈东源一愣:这不是说梦话吗?

  18陈家卧室/院子 内/外 日

  小兰搀着母亲张氏也从屋里出来,缓步来到屋外。张氏轻声呼唤小宝:宝儿,宝儿……

  这时,陈爱宝拉着陈东源的手走向大门,往外一指,陈东源奇怪地望着——

  门外,停着那辆马车,那匹老白马见了主人一家团聚,还主动抬头打了个响喷嚏。

  陈爱宝在众人的注视下,上前掀开了车上的盖布,露出了钱箱子。

  陈掌柜眉头一皱,急忙上前,一把拿起箱子,放在车帮上,急速地打开箱盖,见里面的钱原封未动,小声地嘟囔:鬼救了你回来,鬼不爱钱,鬼也会赶大车,还认识咱们家。你刘叔没回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先说你刘叔。

  陈爱宝大声地:刘叔是个坏蛋,是他勾人绑我的。

  陈东源:这我知道了。他人呢?

  陈爱宝:叫绑我的大块头杀了,大块头又叫一个鬼杀了,还有,绑我的三个人;都,都叫一个白鬼给杀了。

  大家听了,大吃一惊:啊!

  陈东源左右四顾了一下:这不是说梦话,这是说胡话了啊,你中邪了吧?

  陈爱宝认真地:我没中邪,也没说胡话梦话。我真的看见了白鬼影一闪,坏蛋就死啦。

  陈东源这时又拧了一下爱宝的脸蛋:是不是真的中邪了?赶快回屋去,赶快回屋去。你给我照实说来,谁救你回来的?——
联系方式:
0.26671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