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投稿
wzbj_kefu01@163.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二十四集民俗惊悚悬疑短剧《胡李镇传说(备用名:诡镇怪谈之血咒)》
时间:2023-04-10     发布:屠突突
一句话故事:
小镇上百年前曾发生的诡异之事再现,一个疯女人留下的血书诅咒,更将小镇推向万劫不复,而惊悚迷雾之中,若隐若现的是人性心魔。

故事亮点:
本剧虽属民俗志怪类题材,但本质上却无神无鬼,强调一切鬼神皆由心生,有效地避免审核红线;
故事背景依托历史大事件,却从人性角度切入,挖掘人性的复杂,在人物的情感抉择中弘扬人性的光辉,有别于单纯的渲染惊悚、人物扁平的同类剧作;
故事诡异离奇,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将传说、志怪、降头等民俗异事完美结合,悬疑、惊悚气氛贯穿始终,令人欲罢不能;
堪比短剧版的《兴安岭猎人传说》、《山村狐妻》、《鬼吹灯系列》

故事类型:
民俗、惊悚、悬疑、爱情

集数、时长:
24集,每集10分钟

人物小传:
胡正坤:男,二十三、四岁,胡母之子,胡李镇上唯一的警察。为人刚正不阿,会点功夫,立志护卫乡亲铲除罪恶。为人至孝,重情重义,心肠较软,但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因受过胡长善的恩德,对其十分敬重,暗恋胡娟儿却不敢表白。对李兴宗父子极为厌恶,在诡事发生后与杨南联手探案,极为钦佩他的能力,对其深信不疑。但在得知胡长善、杨南的罪行后,恪守原则,欲将二人绳之以法。

胡娟儿:女,十七岁,胡长善的孙女。性格开朗活泼,为人真诚善良,嫉恶如仇。崇拜自己的爷爷,对爷爷从前的恶行,以及与李兴宗、李振祖的关系一无所知。在与胡正坤的接触过程中,逐渐对他生出情愫,并在大是大非面前与他共进退。

杨  南:男,二十七、八岁,真名王小虎,杨南反读便是“南洋”谐音。十五岁时被胡长善卖至南洋,侥幸没有成为苦力,跟随巫师学了高明的降头术,回来矢志杀死胡长善报仇,但却阴差阳错为胡长善所救。在恩与仇的矛盾纠葛之际,疯女人的惨死,让他坚定了令胡长善遭受报应的信念,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仇之路,最终却因人性的光辉,选择了宽恕。沉默寡言、惜字如金。

胡长善:男,五十五、六岁,脸上有一颗痞子。胡娟儿的爷爷,李兴宗的父亲、李振祖的爷爷。当年靠贩卖人口发财,长子惨死后,担心遭到更大的报应,于是入为“胡”姓来到胡李镇,与李兴宗、李振祖互不相认,并开始广作善事,但内心的邪恶令他再度犯下血案,终于惹来杨南的无情报复,最后为了保全家人,自杀而死。

李振祖:男,十九岁,李兴宗的儿子,胡长善的孙子。因不知晓与胡家的真正关系,垂涎胡娟儿美色,为霸占胡娟儿搞出扑朔迷离之事。生性残忍好色,鱼肉乡里,胡作非为,最后被胡正坤送入大狱。

李兴宗:男,三十七、八岁,胡长善的儿子、李振祖的父亲。听从父亲的指示与其互不相认,并将此关系对儿子秘而不宣。虽然明知道其父希望他低调作人,但却因骨子里的嚣张跋扈,在镇上横行无忌,纵容儿子为祸百姓,最后成了杨南复仇的祭品。

第一集
1、破庙 夜 外
破庙在镇口的空地上,周围并无房屋,灯火,一片黑暗。
胡正坤和栓子匆匆走来,听到大牛凶残暴戾的声音。
(os)大牛:去死、去死——
栓子猛地停下脚步。
栓子:还真在这儿。

2、破庙 夜 内
月光从破窗子照进来,可见庙宇破败,佛像的彩漆虽然几乎剥落殆尽,但佛容慈悲庄严。
一柄染血的菜刀入画。
大牛坐在地上,迸了鲜血的脸上面目狰狞,一手拿着一把菜刀,一刀刀砍下去,恨声连连。
大牛:去死、去死、去死……

3、破庙 夜 外
胡正坤和栓子接近破庙,栓子掏出手枪,胡正坤按住他手。
胡正坤:不至于。
栓子:你拉倒吧,我可不想死。
胡正坤:没事,我来。
胡正坤走向庙门,栓子想拉他,被他推开。
胡正坤:大牛,是我,坤哥——

4、破庙 夜 内
大牛一愣,慢慢转头看向庙门,眼里射出疯狂之意。
胡正坤:我进来了啊——
胡正坤推开庙门,一步跨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栓子举枪对着大牛,丝毫不敢松懈。
大牛猛地跳了起来,嗬嗬大叫着冲向庙门,举起菜刀砍向胡正坤。
胡正坤:我是坤哥啊大牛、大牛?
大牛菜刀停在半空,紧紧盯着胡正坤,他认出了胡正坤。
大牛:坤哥?
胡正坤上前,从他手中拿下菜刀,安慰地拍拍他肩。
胡正坤:没事了、没事了。
栓子松了口气,收起枪,大步入内,捏着猫尾巴,提起被砍得血肉模糊的死猫,叹了口气。

5、破庙 夜 外
胡正坤和栓子,带着痴痴傻傻的大牛走向镇子,大牛
大牛:我杀了它坤哥,我把它砍死了,我替秀儿报仇了。
栓子:是是是,你不是大牛,你是太牛了,有你在,胡李镇的耗子有靠山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胡正坤和栓子扭头看向镇子外。
两个人影踉跄奔来,是周大发和韩小芸,胡小芸提着灭了的气死风灯,年轻漂亮的脸上满是恐惧,周大发拉着她,看见胡正坤和栓子,喘着粗气喊。
周大发:正坤,死人了、死人了——
胡正坤: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周大发:今天是我爹娘的忌日,我和小芸上山烧纸……

(闪回)
6、山林 夜 外
山林里死般寂静,弥漫着蒙蒙雾气,昏暗中偶有蛙鼓蝉鸣。
一点光亮摇曳晃动,自雾气中穿行而来,两个人影现出身形,是周大发和韩小芸,韩小芸手里拿着气死风灯,胆战心惊,周大发提着一个大包裹,漫不在乎。
韩小芸:就这儿吧,别往里走了。
周大发:有我呢,怕啥?
突然,一声乌鸦的凄厉叫声响起,韩小芸猝不及防,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大发扔下包裹扶住韩小芸,意识到是乌鸦。
周大发:没事,老鸹。
(闪回结束)

(闪回)
7、山林 夜 外
周大发和韩小芸跪在地上,烧着金锞子、银锞子和纸钱。
周大发:爹、娘,儿子儿媳不孝,不能回去给您二老扫墓,这兵荒马乱的,家里活不下去啊……
火苗忽明忽暗、吞不不定。
一阵孩童的哭声隐约传来,韩小芸听到了,一怔,吓得一把抓住周大发的胳膊。
韩小芸:什么声儿?
周大发:一惊一乍的,哪有什么声儿——
话说一半,周大发也听到了孩童哭声,脸色一变。
周大发:咦,谁家孩子野这儿来了?
周大发扔下纸钱,起身顺着声音找去。
韩小芸:你别去……一起。
韩小芸起身,拿起气死风灯追上周大发,紧紧挽住他胳膊,两人顺着声音走入林中。
孩童的哭声越发清晰,林子却愈发阴暗,虽有气死风灯照亮,但脚下树叶下有坑,周大发一脚踩空,身子摔倒,韩小芸也被他带倒,气死风灯摔在地上,灭了。周大发赶紧爬起来过去,扶住韩小芸。
周大发:你没事吧小芸?
韩小芸:没事、没事。
韩小芸捡起气死风灯,周大发赶紧划着火柴,点着气死风灯。有了亮,韩小芸松了口气,刚想起身,却蓦地愣住,露出害怕的神色。
周大发霍地转头,顺着韩小芸的目光看去,却见一个黑影,靠在不远处的树下,昏暗中看不真切。周大发挺身挡在韩小芸面前。
周大发:谁?
黑影一动不动,更无半点声音。
周大发犹豫了一下,要上前查看,韩小芸一把拉住他。
韩小芸:别去、别去。
周大发推开他,拿着气死风灯上前,照在黑影之上,只见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靠坐在树,因树是斜的,男子脑袋靠在树上半仰,灯光下明显他已经死了,但一张沾染着血迹的脸上却是笑的,笑容极其诡异。
周大发目瞪口呆,韩小芸跟上来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黑屏。
(os)孩童咯咯的欢笑声。
(闪回结束)

8、破庙 夜 外
恐惧的周大发、胡小芸看着胡正坤。
胡正坤:什么人?是咱镇上的吗?
周大发:好像不是……没见过。

9、山林 夜 外
乌云压顶,月色凄迷,林子里迷雾似乎越发浓了。
周大发提着点燃了的气死风灯,和胡正坤、栓子站在尸体前,胡正坤拨开死者头发,见头上有个大口子,死者脸上的血就是从这个伤口流下来的。
栓子:(对周大发)你不是说有孩子哭吗?哪儿呢?
周大发:真有,我骗你们干啥?就在那边,我和小芸顺着声音找,摔倒了看着这人——
周大发指着当时寻找的方向,栓子顺着他手看过去,恰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只见林子高处站着一只如血般艳红毛皮的狐狸,狐狸目光诡异,正冷冷地盯着他们。
栓子和周大发大惊失色。
栓子:血狐狸、坤哥,血狐狸。
胡正坤转头看去,但闪电已经消失,他只看到模糊的一片黑影。
一声炸雷响起,大雨倾盆而下。

10、胡李镇 日 外
大雨过后的胡李镇街道被冲洗得十分干净,街道行人往来。

11、周记药铺 日 外
“周记药铺”门前,一些男女围着胡小芸叽叽喳喳。
胡哥:小坤他们都找遍了也没看着孩子,你是不是听错了?
胡小芸:光我听着了?我掌柜的也听到了,真的。
李婶:是不是犯啥说道啊?其实就没什么孩子,就是引你俩过去,让你俩看着那死人?
大愣子:有可能,那人也不是好死的,你看他笑的那样。
李婶:你们说,不是血狐狸干的吧?
胡小芸:其实……
李婶:其实啥?还有啥你没说的?快说,说说听听。
(os)周大发:小芸。
胡小芸回头,见周大发不高兴地走过来,瞪了她一眼,她回瞪了一眼,对众人说。
胡小芸:其实也没啥,该说的都说了,没啥。
胡哥:(对周大发)大发,咋还藏着掖着?有啥不能说的?
周大发刚想说话,胡三的声音传来。
(os)胡三:干啥呢干啥呢都?闲的啊一天巴巴巴地。
众人回头,见胡三和李振祖走了过来,都是又怕又恨,纷纷转身离开。
胡三:没事别总扎堆,都管住那张破嘴,听见没?
李振祖:(对周大发)白活啥呢(说啥呢)?
周大发:就瞎聊,说那死人的事呢。
胡三嬉皮笑脸看着胡小芸。
胡三:小芸,没事的话,三哥带你玩去啊。
胡小芸敢怒不敢言,转身进了药店。周大发冷着脸也想跟着回去。
李振祖:人,你俩杀的吧?
周大发大惊失色。
周大发:祖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哪有那胆子啊,再说了,无怨无仇的我杀他干嘛?
李振祖:不是你杀的?不年不节的,上什么山烧什么纸?又碰着死人?咋这么巧呢?
周大发:这话可不敢乱说,今天是我爹娘的忌日——
李振祖:更巧了,你爹娘的忌日怎么赶一起了?婚一起结,死也一起死?
周大发:祖哥,我爹娘是船翻了一起淹死的,真的。
李振祖打量着周大发,狞笑。
李振祖:真的假的,你说了不算,不想死,就别胡说八道蛊惑人心,听见了吗?
周大发点忍气吞声,点头。
李振祖哈哈大笑,带着胡三扬长而去。

12、警署 夜 内
一间破房子,一张破桌子,几把破椅子,墙上有道木栅门,里面是牢房。
站在屋子中间的胡正坤眉头紧皱,盯着面前的木板,木板上正是那具男子尸体,不着片缕,身上有青肿及刀割出来的伤痕。
栓子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睡醒了,伸了个懒腰,看看胡正坤。
栓子:还看呢?看出啥了?
胡正坤:受了这多罪,他怎么还笑呢?不疼吗?
栓子:走吧坤哥,今儿镇上来了说书的,去听听呗。

13、破房子 夜 外
胡正坤和栓子走在街道上,旁边的几所破房子灯火全无。
胡正坤:明天你再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见过他,也或许是别的村镇或者县城的。
栓子:好了好了知道了——娟儿可能也在酒馆呢,她最愿意听故事了。
胡正坤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蓦地停下脚步,疑惑地向临近街角的破房子看去。
栓子:怎么了——
胡正坤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栓子安静。
一阵若有若无的女子娇吟之声传来。
胡正坤顺着声音快步向前面的破房子走去,声音渐渐清晰,女子似乎情不自禁,呻吟之声令人血脉贲张。
胡正坤和栓子对视了一眼,均看出对方的讶异之意。
第一集完
联系方式:
0.2956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