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电影《阴错阳差》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11-29     发布者:asuoluzu
浏览:
《阴错阳差》故事梗概

电影剧本《阴错阳差》写的是青年教师尤丰和实习女教师晏晓玲由相识、相处、相爱后遭受迫害,最终没能走在一起的悲情故事。

七十多岁的退休女教师晏晓玲在兀术县医院门前邂逅七十来岁的尤振昌夫妇。因为尤振昌与其兄尤丰酷似,晏晓玲将其当做尤丰打招呼。尤振昌之妻禄秀芸见有人将其夫误认做其大伯子,急忙站上前解释。当晏晓玲问及尤丰的情况时,禄秀芸向她介绍尤丰在中州市白马农场的工作及家庭情况。还介绍了尤丰曾当着她们面说过,当年在兀术县虎场区中心校,他与晏晓玲两人由相识、相处到相爱,虽然只有四个月的时间,但是两人一往情深,不能自拔。后来,,棒打鸳鸯,天各一方,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尤丰至今都不能释怀!
晏晓玲在介绍自己平淡的一生时也提到,当年她被分到虎场区中心校实习时与尤丰相爱,而且爱得很深!可是,还没到放假,家里就派人牵马去把她接回去。一回到家里她就看到县文教局的调令,顿觉蹊跷。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她和尤丰活生生地拆开,至今都没弄明白!
往事如烟,时过境迁。然而从禄秀芸与晏晓玲的交谈中,让人渴望了解尤丰和晏晓玲这对苦命鸳鸯半个世纪前的逸闻趣事。
时间退回到一九六五年秋季开学后第二周,晏晓玲从本县民族中学毕业,被安排去虎场区中心校实习。此时,尤丰已经是任教四年的“老教师”了。他十八岁开始教书。当年,他报名参军,体检过关而政审没过关,无缘从武。于是他把全部精力放在教学上,三年后,他所担任的小学毕业班的语文课在全县统考中名列第二。因此,他被评为虎场学区优秀教师、优秀少先队辅导员。
晏晓玲刚到此校,一切从零起步。尤丰就从基本的教学法开始对她进行指导,还帮助她解决了生活中的种种困难问题。他(她)们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散步,一起去水井边洗衣服。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关系已经发展到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他们已经坠入爱河,不能自拔。
然而,在尤丰复杂的社会关系以及世俗偏见的影响下,他(她)们遭到恶势力的残酷迫害。副校长兼教导主任俞光耀就在暗中给县文教局副局长万天云打电话,要求他尽快把晏晓玲从虎场中心校调走。究其原因,竟然是担心“干柴烈火”之事在该校再一次发生。如果那样的话,他与万天云都脱不了干系,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被强行拆开,苦不堪言。还没放寒假,晏晓玲家里就派人牵马来把她接回去,说家里有紧急事情。她一回到家里就看到县文教局的调令,顿觉蹊跷。她被安排去兀术县东南海拔最高的鲁洪区纳娄中心校继续实习,而且要她在家休息两个多月,到第二年春季开学时才去新学校报到。至于为何调令不发到虎场中心校而送到她家里?为何还没放假就叫她回家?她全然不知!
晏晓玲突如其来地离开虎场中心校,使尤丰肝肠寸断,不能自已!第二年春季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尤丰就接到了晏晓玲的来信。他打开信浏览一遍后,把信笺折叠好插入信封,放到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就去上课。等到下课,他回到办公室,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一看,信件不翼而飞。惊得他目瞪口呆!他意识到他和晏晓玲确实是遭人暗算了,连邮件都被人监控,他再回信她也收不到了!只有一放假就去找她,当面向她解释清楚。
可是,放暑假前夕,尤丰就接到调令,把他调去虎场区最北边的兔场公社中心校,与晏晓玲的距离又向北延伸了二十公里。当他回家把调动工作的情况告诉母亲时,母亲完全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为何接二连三地遭迫害。尤丰告诉她,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她们家那些罪恶的社会关系!
秋季学期开学前一天,尤丰背着行李卷离开虎场区中心校,步行去兔场公社中心校报到,接受该校校长王贵仁的安排,上戴帽初中班的数、理、化课程。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尤丰在兔场中心校上课才三个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校停课,一部分师生组织红卫兵、战斗队,要去搞大串联。尤丰请长假,回家照护父母看病。此时,虎场区主持工作的副区长汪效铭与下属各公社及生产大队的当权者们沆瀣一气,他们抢占先机,利用红卫兵和造反派的力量到处揪斗所谓的对立派。把整个区机关里弄得鸡飞狗跳,人人自危。在虎场区的教师队伍里,尤丰和一个因男女关系作风问题的牛文良首当其冲,分别遭受残酷批斗并被关入“牛棚”。汪效铭不仅坐在幕后进行策划、组织、指挥,居然还跳到幕前活动。他扛着中正式步枪,带着打手亲临区中心校会场,把尤丰当做反革命集团的“须根毛根”来挖,还扬言将其批倒、批臭,打入十八层地狱,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可是,谁也没想到两个月后形势反转,县里的造反派们组队下到区里,配合区里的造反派把汪效铭等各级当权派揪出来批斗,尤丰的所谓“问题”才不了了之,无人过问。
一年后,混乱的社会秩序稍微稳定,各地的学校又陆陆续续复课。尤丰回到兔场公社中心校,继续教书。转眼又放暑假,尤丰步行四十公里路走进兀术县城,他打算在城北的国营旅社小憩后继续步行二十多公里路,去鲁洪区纳娄中心校找晏晓玲。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他一进入旅社,就发现晏晓玲和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孩子在一间屋子里坐着。他立即意识到晏晓玲已经结婚,而且有了两个孩子。为了不打破这一家人的宁静,他急速转身就走出旅社大门。从此,天各一方。
回忆往事,泪如江河!尤丰每想到半个世纪前他与晏晓玲的深情厚谊,肝肠寸断,不得不承认自己命中的阴错阳差!
联系方式:
0.22945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