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二十四集清代古装公案剧《雁过留声》(《侠义记》)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11-21     发布者:孙一寒
浏览:
编剧、剧本详情请点击作品链接查看
(一)剧本梗概
1644年,满清打败李自成,清兵入关,定都北京,满族贵族不知多尔衮帮助顺治皇帝打天下,定天下的艰辛,他们跑马圈地,迫使大批农民成为流民。流民不顾生死,自发地携老带幼,爬山涉水,挑着挑子,闯关东,他们进入东北的蒙古科尔沁部草原开荒斩草,耕种求生。
清朝嘉庆初年间,故事发生地在科尔沁草原。
这草原是蒙古的放牧场,因为清王朝和天下,皇亲国戚在南方跑马圈地,疯狂地掠夺汉民的土地,致使山东、山西、河北、河南广大农民失去土地,为了缓和矛盾,清朝开放了关东,既中国北方的科尔沁草原,允许失去土地的各族人民来这里开荒斩草,开垦耕种。往日稀少人烟的科尔沁草原成了逃难者的生息地。社会混乱,匪帮四起,民间纠纷案层出不穷,
荒芫的草原莨莠混杂,官府、匪徒、良民来此,这里既是失去土的平民生存地,也是土匪等三教九流者冒险的乐园。
为了缓解满汉民族矛盾,保障清政府的长治久安,清皇帝在科尔沁草原设立行政府。划行政区域:先为清朝的厅治政府,设长官叫通判,后设府治政府,设长官叫知府。以使从山西、河南、河北、山东一带逃亡的汉民群众能够在中国北方的科尔沁草原安居乐业。
派举人程人元任通判,开始了人治的历史。
剧情以举人程人元为主人公,他受命于朝廷,先为通判,后为知府,携玉旨,奔赴混乱的关东古榆府,管理一方,他化装成平民赴任,一路艰辛惊险,遇到暗害,打劫,失去官印,但他终以智慧和知识战胜土匪和官场黑白两道人物,并借用黑吃黑的手段,根除了匪患,描写了官与匪,官与恶霸的斗争,也反映了好官爱民为民的故事,
层层递进,故事套故事,悬念不断。故事如串珠般地相连。
剧情表现了五花八门里的事,三教九流中的人,官场的腐败,市俗的无聊,匪道的险恶,廉吏的聪慧,尽现眼前,及观众群体:老少皆宜。看故事,萌生疾恶如仇的心,看故事产生智慧的火花,看故事为主人公担忧,为好人喝彩,为恶有恶报高兴。
剧情以奇案开始:地处关东的一个由闯关东的人群居住地,称作古榆,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潜入屯中,向老太太称母亲,冒充老太太儿子,骗老太太去看患病的女儿为名,骗老太太到荒野,在事先挖好的坑中要活埋老太太,结果活埋老太太时,这个骗子的人头不翼而飞,人头挂在了一棵无人能攀上去的大树上。骗子的人头是神取走的,还是人害割去的?谁也说不清,人们谈说此事,心惊人胆战;随之这座被称之古榆的人烟稠密的地方,不断发生土匪抢夺财物案件。古榆和周边的人们己无法安居乐业,惶惶不可终日。
古榆系科尔沁草原,隶属蒙古王爷的领地,清朝初时没有政府,闯关东的人们没有耕地,人们从蒙古五爷在这里设立的地局租土地耕种谋生。地局负责人金武大人为了保障地面的平安,维护蒙古王爷出租土地的利益,进京请皇帝在古榆设立政府,治理地方,理顺民风,剿匪除霸,安定民心。
皇帝准允金武大人的请求,在古榆设立政府名为“古榆厅”,最高长官名为“通判”,下旨派举人程人元去古榆厅任通判。
程人元和书童赴任,辽河中乘船,被古榆域内的两个化装成船夫的强盗抢夺,打入辽河。他们误以为二人淹死。强盗一个叫李四,一个叫张三,张三是说评书出身,熟悉官场内幕,又因李四和程人元长得相似,他们获得程人元的赴任证件后,顿起冒名顶替的野心,于是李四进古榆城冒名顶替程人元,张三伴作随从,假官登台,以假乱真。
程人元和书童大难不死,不知强盗在古榆厅篡政了,仍然赴任,在得知李四篡官时,因曾在京城相识金武大人,于是向金武大人说明情况,在金武大人的帮助下,程人元向所隶属的盛京府丞申冤,但因李四和张三采取不良手段,致使盛京府丞断案时,顺从李四和张三的的意愿,把程人元判决为骗子,打入大牢。假官当政,真官入牢。
程人元乘李四独自一人到牢中企图谋害自己时,将李四制伏,穿上他的官服复位了。正当他准备处置李四和张三这两个强盗时,张三把李四救出大牢。
张三把李四从大牢救出来后,二人合谋,张三出面,骗取盛京府丞的信任,给程人元从政制造难题,李四和张三又串通匪盗,扰乱社会,程人元内部衙役又勾结匪盗,民风不正,官风不正,程人元从此开始了当官为民造福的艰险历程,他微服私访,他审理民间案件,他安顿良民,他除恶扬善,他集资办义学, 这推动科尔沁草原向文明时化尽心力,后因严惩靠势横行霸道的皇亲国戚,被恶人诬告被贬将入狱之时,忠义的大臣微服私访,察明程人元为国为民从政是一个好官,向皇帝秉告,皇帝明断,程人元冤情得以昭雪,升任广东香山知府。他辞别时,万人空巷,十里长街群众挥泪相送,他也洒泪恋恋不舍与平民告别。全剧弘扬了正能量。
『二』人物小传:
主人公程人元是清朝的举人,27岁,男,眉清目秀,能诗善文,刚柔相济,未婚,出生在被清王朝跑马占的广东香山,他才华横利溢,胸怀报国大志,受命于朝廷,化装为平民,携书童赴任,在奔赴古榆府的途中历尽除难,乘船在辽河中被河匪劫去了官印。河匪持官印,篡官夺位,程人元经过计谋,从河匪中夺回官任,借用黑吃黑的方式剿匪,彻清除了这股匪患。并进京向清皇帝报告科尔沁草原上的匪患及民风。身处恶劣的环境,除象环生,经皇帝恩准,程人元更名改姓,再度赴古榆府任职。剿匪除霸,净化民风。
程人元的理想是当官一方,造福一方,净化民风,惩治恶霸,保护忠良,福及平民。
程人元实现自己的理想的困难:良莠混杂的科尔沁解禁之地,黑白两道互相渗透,昏庸的上下级官员,狡诈的流民,剿不尽的匪患,致使程人元绞尽脑汁,以智慧和勇敢,或搬兵平匪打霸,或微服私访,侦察民风民情,破获奇案,平息纠纷。
主人公的人生结局:程人元在政绩累累之时,被皇帝升任为他乡为官,作官,为了吃和空,程人元的身上也有着对钱财的爱,但是他的理念更有超人之外:“人有五千两银子,仍嫌少;人若有十万两银子还会嫌少,可是人一旦只有几两银子时,就会知足了。何因?因为银子多了,欲心就大,银子少了,想的不再是贪欲,而是生存了。人的生存条件是很容易满足的,上天赐予的生存条件不需用高昂的金银换取。程人元不需要过份的金银!”
故事通过主人公程人元传播的思想感情:中国,这古老的国度,何朝何代都有为民为国的好官,他们的一生也许政绩卓著而平安寿终正寝,也许壮志未酬身先卒,但是,日落西山,江河归海,人身也不能不归回泥土,只要为国为民奉献才智和爱的好官,终将芳名百世,并激励后人。
大傻,后改名为崇良,26岁,男,母子相依为命,孝子,忠孝,拥有祖传的麻醉药配方,匪徒为了得到他祖传的麻醉药,欲拉其入伙,大傻拒绝。匪徒夜间以大傻名义骗大傻母亲到野外,制造大傻活埋母亲的假象,又以一具无头死者扮成大傻活埋母亲时被神灵治死,迫使大傻无法以活人形式面世,只能以鬼的形式活在世上,身不由己落草。程人元治理地方,养活了大傻母亲,大傻感恩,良心未泯,当他装鬼被程人元逮捕入牢后,恰逢匪徒打砸官府,牢破城焚,他没有逃逸,却借机协助知程人元消灭了匪首。他立意改邪归正,程人元收他为随从,改名为崇良,成为程人元忠心保镖。
金武大人,蒙族人,50多岁,懂汉语,说汉话,心慈,文雅,是科尔沁王爷在草原上向闯关东人们放荒地收租的代理人,他有放荒权,没有治理权,也是为朝庭通报信息的管道,为皇上治理科尔沁草原提供决策的依据。
吴朝奉,男,28岁,志大胆小,野心勃勃,孤身,有学识,曾立有“安邦定国,富民”之志,悬梁刺骨,发奋读书,誓夺取功名。然而,明朝故,清朝兴、身为汉人,不甘于被满族统治而为其效力,又痛失土地与家园,逃到这荒芜之地。他少年伙伴赵大胆在侍院城成为匪首,设计将吴朝奉劫持到侍院城,劝其落草。皇帝派兵剿匪,赵大胆见大势己去,自身患病无法医治,留下遗嘱,自尽,让吴朝奉把自己人头割下,以此进京请功领赏,骗取皇帝赐官监察御史,携玉旨到古榆城巡访,暗中网络旧日匪徒,被程人元识破,结果,吴朝奉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嘉庆,男,皇帝,前后出现二次,第一次下旨在古榆城设厅,第二次是因古榆城匪患加剧,接见程人元临朝报告匪情,为加强吏治,将古榆厅升为昌图府,将功绩累累的程人元升为知府。昌图府辖怀仁县、西丰县、昌图县、开原县、三河县。扩充了程人元治理地方的区域。
刘闯,男,25岁,疾恶如仇,勇敢,夫妻两人在草原守本分的农民,因被匪徒火烧了家,誓与匪徒势不两立,在程人元剿匪命发出后,自报奋勇参加官府剿匪,牺牲报国。、
程人元,27岁,男,未婚,清朝的举人,28-30岁之间,男,机警,眼睛明亮,有好招,也有坏招,但是使用的招术都是为了公平公义,他能文善武,恩威并举,刚柔相济,未婚,出生在被清王朝跑马占地的广东香山,胸怀为国为民的大志。他受皇上封任通判,化装为平民,乘船在辽河中被河匪劫去了官印。河匪持官书,但是没有得到官印,只是持文书找到放荒人金武爷接头,以文书证明身份,于是篡官夺位。程人元经过计谋,从河匪中夺回官任,借用黑吃黑的方式剿匪,彻清除了这股匪患。并进京向清皇帝报告科尔沁草原上的匪患及民风。身处恶劣的环境,险象环生,经皇帝恩准,古榆升格为府,程人元被任知府。程人元再度赴古榆府任职。剿匪除霸,净化民风。演绎故事重重。
书童,14岁,在主人程人元教导下,或多或少识一些字,体现了志不在年高,英雄在不在大小的传统评语,对程人元忠诚,是程人元的随身侍候和耳目,聪明伶俐,机智勇敢,跟随在程人元身边至始至终。
李四,男,27岁左右,狡诈,能言善辨,识字,和张三曾是侍院城匪徒,赵大胆死后,他和张三在辽河水上打劫。他与程人元长相酷似,李四籍此长相相似利件,在辽河上打劫了程人元,带着程人元的官印赴古榆城冒名当上了通判。李四后来知道程人元落水未死,将程人元押入牢房,要杀人灭口,深夜一人潜入牢中,想害死程人元。程人元早有预防,趁李四孤身一人巡牢之机,将从大傻身上得到的麻醉药突然扬打在匪徒李四脸上,制服李四,脱下他的官袍,自己穿上,官印失而复得,复官上任。
张三,男,27岁左右,系李四的同伙,刁民狡猾,混入衙门,发现程人元己计复官职后,暗中放李四出牢中,。李四、张三逃离古榆城,集众成匪,扰乱草原,后被程人元利用黑吃黑的手段除掉。
南霸天李占奎,男,50多岁,自高自大,草原上的首批领荒发展起来的大地主。
惹不起赵华生,男,40多岁,持财自重,草原上制酒的老板,富甲一方。
施圣人施春庵,男,40多岁,清高,骄傲,自称是施耐庵的后人,私塾先生。
上述三人受放荒人金武大人邀请在第一时间来迎接假通判李四携张三上任,但是他们也都在第一时间看到李四张三的的恶劣行径,怀疑李四是假通判。
奉天府丞,男,50岁,表面昏庸,实在精明,古榆城设为厅,隶属奉天府,程人元最初向奉天府丞申明李四篡官,府丞见案件复杂,一因得到李四好处,二因审案中被李四暗施麻醉药,脑神经被李四控制,错断案,将假通判李四断为真命官,将真通判程人元断为假命官,打入牢房,制造啼笑皆非的结局。
神仙,男,38岁,江湖术士,扮神作鬼,骗世人,为救大傻,谎言古榆城有天灾,自己服用一种江湖药,不怕寒冷,骗取了百姓,企图骗取官府重视,然后混入衙门以侍机救出押入牢中的大傻,但是被复官职的程人元一眼看穿其骗术,搜去他不怕寒冷的江湖药物,将其打入死牢,清除了古榆城装神闹鬼的祸首。
马狱典,不学无术,官欲十足,男,37岁,系李四的效忠者,是衙门看守牢房的衙役,因为他失职跑了罪犯,卷入矛盾中,为了排除矛盾,被程人元施计,怂恿他到虚假之地当通判,他后来知道受骗,起意以钱捐官,又被江湖倒卖官职的人骗去金,倾家荡产,转而造反,俗称马狱典造反,轰动清朝时代的北方。
常八爷,男,50岁,江湖骗子,骗取马狱典买官款而逃,后又改头换面到古榆城开妓院,引来了滚刀肉来闹妓院,使程人元拉开古榆程人元征治地头蛇的序幕。
马王爷,男,50岁,大地主,“天下第一家”的主人,他与常八爷有私仇,唆使滚刀肉去诈常八爷。马王爷因为先人得到皇帝封的“天下第一家”匾,骄狂,目无官府。程人元暗中安排衙役黑夜摘走这块匾。马王爷丢失匾,程人元可以定其轻君之罪,马王爷因此认罪服官,程人元使他从此威风扫地,并审断了他唆使滚刀肉闹事的案件。
袁揽头,男,50左右岁,绰号东北虎,猖獗之人,他是首批闯关东的人,从放荒人金武大人手中租来大片土地,然后再高于或低于金武大人的地租金额,转手租给别人,当地称这种人为袁揽头,程人元治理地方剿匪需要资金,要求土豪商贾捐款,袁揽头带头闹事,不捐款,踢倒了衙门的桌子。程人元不顾众人劝说,坚决要惩办他。治服这个老虎。袁揽头见程人元非可欺之辈,以自杀身亡为名,大张旗鼓地行安葬之举。程人元见达到刹掉恶霸威风之目的,也不再追查,从此袁揽头隐姓埋名不敢称雄称霸,消声灭迹。
哥们好,男,30岁,强人的首领,良心未泯,带喽罗兵驻入古榆城中的孔庙,程人元身无兵卒,但不顾生死,只身前往劝其不要在庙中屯兵,要保护老祖宗的文化标志,他在与哥们好说理时,古榆城被匪首马狱典攻入,焚城砸店,程人元立马离庙,奔向城中,誓以以一身之死来平息马狱典的复仇烈火,免全城之灾。哥们好被程人元爱民之义举感动,他出其不意地帮助程人元打匪徒马狱典。
王氏寡妇,女,35岁,孤独无靠,其丈夫陈心死亡,当地县官认定是王氏害死亲夫,将王氏严刑逼供,使之“认罪”,程人元私访,为其平反伸冤。
苗义,当铺掌柜,男,40岁,他被骗子用假金马驹抵押走了巨金,向程人元诉冤,程人元出计,苗义当众砸毁了假金马驹,骗子被诱,找苗义索赔,被程人元一举拿下,将其逮捕归案。
豆腐匠,男,70岁,夫妻老迈,以制豆腐谋生,程人元私访,听到豆腐匠因缺驴而受累的叹息,次日将豆腐匠“抓”到衙门,又将缺斤少丙的奸商找来,罚奸商一头驴,以此驴送给年迈的豆腐匠拉磨。
吴康,男,37岁,三河县含冤走投无路的贫民,被土著地主刘三霸占妻子,不但不能申冤,反被三河县官判他为陷害土著地主刘三,他到处申述冤情,不久却神奇地变成哑巴,有口不能说话,程人元透过吴康的眼神断定其有冤情,化妆成商人,微服私访。终于为他申冤,将恶人逮捕归案。
谢太医,男,40岁,贪财害命行医者。因发财心切,中了程人元的计,违反衙门告示的规定,被程人元罚款,将其罚款作为筹集的军费,
张几,50岁,棺材铺老板,奸商。因发财心切,中了程人元的计,违反衙门告示的规定,被程人元罚款,将其罚款作为筹集的军费,
李道士,50岁,邪门歪道的江湖术士,抓鬼赶妖,装神弄鬼,招摇撞骗,图钱骗色,因发财心切,中了程人元的计,违反衙门告示的规定,被程人元罚款,将其罚款作为筹集的军费。
北安县令,56岁,贪钱昏官,以暗中送钱多少判决案件,解决纠纷,认钱不认理,滑稽奸恶,程人元将其贬损,并向皇帝参他。
郝色,男,45岁,土著地主,无恶不作,姓崔,名色。整天游手好闲,挑逗妇女,饮酒作乐。他来到了城边游玩,忽然看见一个年轻妇女出来泼水,和郝色打了一个照面,郝色一看见这女人,眼睛直了,无计可施,他和尼姑有来往,决定找尼姑问清楚,并经尼姑设计将那年轻妇女施药骗奸,他和尼姑惹来杀身之祸。
王大刀,男,40岁,心狠手毒,商人的保镖,绰号王大刀,即被郝色骗奸霸占的女子丈夫,他复仇,除掉郝色和尼姑,后,仍杀心不减,连害数命,杀害无辜,勾结地方官员,无所顾忌,程人元将其绳之以法。
张飞镖,男,38,闲人,他练飞镖具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少时受王大刀救助之恩,一方面想秋天斩王大刀时劫法场,救王大刀,二是求远在香山做知府的李载长说情给程人元,希望程人元免王大刀一死,程人元和李载长是好友,但是程人元拒绝说情,王大刀实行劫法场之举。程人元志在使王大刀必死,否则,天理难容。为了不伤李载长情面,为了使张飞镖同伙劫法场计划落空,暗示衙役在审判中,以误伤的形式将凶手王大刀乱棒打死。
叫化子,绰号跛偷,男,40岁,江湖奇人,无情无欲,不图钱财,来无影去无踪,使程人元大开眼界,萌生寻求奇人能人帮助他治理地方办案的心思。
相命先生,男,60岁,听八面,看气色识人,掌握各知县的口碑,向程人元谈起各处官吏的善事和丑事,扩大了程人元的信息渠道。
钱知县,男,40岁,官职是捐来的,糊涂昏庸,所答非所问,令程人元哭笑不得。
卖溜口的,(讲笑话老头)男,60岁,街头专以讲笑话得赏钱为生,程人元因公案压身,身心劳累,郁闷成病,书童将卖溜口请进衙门,给程人元讲笑话,他得赏钱,老头见程人元善待平民,认定程人元是爱民的父母官,知恩思报,在朝中派大臣来古榆城巡访时,在程人元祸福难测之时,表现出愿为程人元死而无憾的精神。
香花,21岁,淫荡女子,系冯木匠原配妻子,她为达到长期与他人通奸目地,与奸夫害死亲夫冯木匠,又安排他人装扮冯木匠跳河自尽,掩盖害死亲夫之罪,程人元微服私访,侦破此悬案,将凶手法办。
二个泼皮,男,街头混子,均30岁左右,衙门让他们二人夜间看护被误为死去的人,二个泼皮一时大意,不料那假死的人是一个醉鬼,酒醒之后自行归家,二个泼皮见丢了死尸,怕官府怪罪,到野外新坟挖回一具死者顶数,待到天明断案,先前的醉鬼出现,而二个泼皮的眼前又现出一具死尸,怪事!程人元追究死尸何来,结果又审出冤案一桩。
孙小姐,女,年轻姑娘,善良美丽,同伙伴野外采花玩,因遇流氓,姑娘们逃散,孙小姐逃到一处农户家借宿,农户主人宋老二为避嫌,另行寻找夜宿之处。借宿之家的母了闻听该家有姑娘借宿,顿生歹心,母亲去偷盗,儿子去行奸,结果母子二人均被借宿者的哥哥宋老大误杀『哥哥怀疑妻子与自己的弟弟通奸,夜里归来捉奸,将行盗和欲行淫的母子杀死。程人元审断此案,劝说孙小姐和宋老二结为恩爱夫妻。
李知县,男,37岁,曾任知县,官欲强烈,挪移官府库存银子去找爵门人买官,指望高升后还上此银两,没想到对方是骗子,不仅自己不能高升,而且官府的银子也无法补上了,无计可施,落草为强盗,
炸油糕的,男,50岁,摆摊售食品,家有九十岁的母亲,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常年以炸油糕为生,大半天的收入全被人抢了。求程人元帮小人抓到抢钱的人”程人元智慧地侦破抢劫案,逮住行抢者。
纪大人,男,45岁,忠效皇上,正直,朝廷领侍卫内大臣,受皇帝命到古榆城私访。由于掌握了程人元办案为民之事,在日后有人无中生有状告程人元时,他澄清事实,使皇帝没有偏听偏信,反倒高升了程人元。
刘色胆,男,40岁,色胆包天,杀友夺妻,被押入奉天大牢,他竟然撒谎说与程人元是一担挑,奉天府丞信以为真,认定程人元放纵了刘色胆,派将军杨飞虎以请程人元去奉天议事为名,计擒程人元。刘色胆促成了程人元与杨虎的矛盾。
杨虎,男,38岁,骄横,奉天府丞辖下将军,他因给程人元传府丞令,没有拿到程人元赠送他的赏钱,心生恨,他在程人元身上寻衅生非。
李大马哈,男,40岁,土豪恶霸,爱财如命,没有爱国爱民之心,吝啬鬼,圣上要程人元筹集经费援兵剿匪,程人元用计从他身上挤出一笔军费。
二赌棍,男,二人分别30岁左右,无业刁民,其中一个赌棍的妻子到衙门举报丈夫在官局赌钱,请父母官程人元管制。这个官局由于是科尔沁王爷的家奴创办,科尔沁王爷是皇亲国戚,中国有一句古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可是不管制,民风日坏,怎么办,程人元借赌棍之妻自尽寻死而未死之机,叫她以阎王之名,命令二赌棍砸了败坏民风的官局。
皇带,八旗子弟,俗称黄带子,他们因人砸了官局,目无王法,到府衙闹事,打砸公堂,程人元知道无能力这些民愤极大的官带子的罪,以保卫府衙之名,指挥衙役将涌入衙门的黄带子乱棍打死。皇帝听到科消息,欲贬程人元,将他打入死牢,但因纪大人微报私访,早己了解程人元从政之难,和程人元以国为民的操劳,举荐程人元:“程人元为了除害!得罪了当地的皇亲国戚,加之当地关系复杂,为保护好官,臣以为应当调离本地重用为美!”
皇上获准:封程人元为“香山府丞”,调离关东,由四品升任三品官。
每集结尾歌:
天有宝日月星辰  
人有宝精气神
国有宝忠臣良将
家有宝孝子贤孙
地有宝水火风
民有宝君王官吏父母心
每集开篇歌: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海是帆的家
云是鹤故乡
男儿宦海千秋志
汗竹一瓣香
联系方式:
0.25414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