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乡村振兴题材电视连续剧《桃花溪来了个年轻人》
发布时间:2022-11-11     发布者:慕容余华
浏览:
电视连续剧《桃花溪来了个年轻人》大纲、前三集剧本等相关资料

题材:乡村振兴 爱情
集数:30集
时长:45分钟/集

简介:这是一部描写党的下派干部响应习总书记“乡村振兴战略”,率领村民战天斗地,致富奔小康的励志大剧。

故事梗概:
县农业局技术科长蔡宝强接受组织委派,来到故乡桃花溪村担任乡村振兴第一书记。根据桃花溪村依山傍水、环境优美的特点,蔡宝强提出设想:打造特色乡村旅游服务体系,促进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助力乡村振兴。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蔡宝强遇到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阻力。蔡宝强的同事王凯趁机挑唆蔡宝强的女友让蔡宝强在留在桃花溪还是回城之间做出选择。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使蔡宝强选择了与女友分手,留在桃花溪,矢志建成特色乡村旅游项目。蔡宝强的努力,赢得了村民的信赖与支持,工程进展日新月异。就在项目接近尾声时,蔡宝强突然被经侦机关传唤。原来,一向以亲民形象示人的副县长郑爱民与王凯沆瀣一气,贪污腐败,诬陷蔡宝强挪用工程款。蔡宝强巧使妙计,使郑王二人受到惩处。爱情回归,特色乡村旅游项目建成,桃花溪迎来了大批游客。

编剧阐述	
在习总书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思想指引下,各地农村涌现出大批可歌可泣的优秀共产党员带头人,为农村题材影视剧的创作提供了新的源泉。基于此,我们以被评为“中国乡村旅游示范村”的山东淄博中郝峪村发生的真实故事为蓝本,创作了这部电视剧,歌颂党的政策,弘扬共产党员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本剧以县农业局干部蔡宝强接受组织委派,回到故乡实施乡村振兴方略为故事主线,展现蔡宝强战胜困难、阻力与挑战,带领基层村干部做大做强村集体经济、提高基层治理水平、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实现乡村振兴这样一个光辉主题,属政策倡导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连续剧,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许多农村题材的电视剧普遍存在创作思路狭隘,人物形象呆板模式化,故事琐碎、平淡,剧情缺乏戏剧冲突,没有创新,没有令人震撼的主线和热点等问题,导致这类剧集过于雷同,难成精品。能否突破这一瓶颈,是我们创作这部剧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这部剧牢牢把控这些问题,从故事细节入手,围绕主线挖掘亮点,增强戏剧冲突与故事悬念,在困难和矛盾的解决中推进故事,同时摒弃以往脸谱化的人物设置,使主人公的成长既贴合现实又有亲和力,塑造一个真实鲜活、有血有肉,有张力、有爆发力和冲击力的全新形象,让观众随着主人公的悲喜而悲喜,给观众眼前一亮、焕然一新的感觉。
基于以上阐述,我们将着重描述主人公蔡宝强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展现他从接到组织指示时的顾虑,到初回农村的豪情自信、遇到挫折后的不服输、取得一点成绩后的沾沾自喜,到跌倒后的迷茫和爬起来重新上路的勇气……剧中,我们不掩饰他的缺点,也不夸大他的能力。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基层干部,但他的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力量与斗志,他对问题的解决方式和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时时牵动着观众的心。他有好胜的斗志也有怕输的“懦弱”;他有消沉时的沮丧也有奋发时的豪情;他有遇到高峰畏难的情绪,也有不登上峰顶誓不回头的坚韧;他有爱有恨,有血有肉;他给人笑脸也给人横眉,他将人性的光辉与温情一一展露在观众面前。他不是一个完美者,但他是真实的,他用质朴的言行温润身边人的心灵,涤荡着自己前行的脚步。
与以往某些农村题材“苦情戏”不同,《桃花溪来个了年轻人》将时尚、青春、励志等元素熔于一炉,以轻喜剧的风格让观众达到笑中有泪的观感,把观众代入到剧情之中,真实反映落实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工作一线的现实情况,树立乡村振兴第一书记勇于担当、忠诚奉献、敢于和腐败分子做斗争的良好形象,表达乡村干群致富奔小康的迫切愿望和对党的感恩之情,展现乡村振兴工作的艰辛与喜悦,再现干群一致、团结一心奔小康的时代画卷。
本剧素材源于现实、贴近生活、合乎逻辑。我们将以巧妙的构思,展现新旧观念的碰撞、灵与肉的撞击,在弘扬时代精神的同时给观众以心灵上的启迪。
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打造一部出类拔萃的现实主义题材大剧,从众多同类剧中脱颖而出,以保障收视,不辜负投资方对我们的信任与期待。

人物小传
蔡宝强:男,26岁,中共党员,县农业局技术科长,科技项目带头人,阳光机智、善于思考,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婚礼前夕,他接受组织委派,来到故乡桃花溪村担任乡村振兴第一书记,但工作中出现的阻力,让他在工作中难以全面施展。经过分析,蔡宝强意识到自己所遇的几重困难除自然因素外,大多都有同事王凯的影子。调查发现,王凯热心帮助自己的背后隐藏着来自副县长郑爱民的不良目的。蔡宝强从问题的源头入手,巧妙利用王凯与郑爱民的关系,为村民解决实际困难,化解了自己与部分村民之间的矛盾,并利用王凯对取代自己成为第一书记的觊觎,在与王凯的一系列周旋中,巧用妙计,使王凯原形毕露,郑爱民的腐败问题也浮出水面,被隔离审查。阻力消除,蔡宝强和女友的矛盾随之化解,甩开膀子,带领村民发展休闲旅游项目,终使桃花溪村走上小康之路。
乔雪:女,25岁,某私立高级中学教师,蔡宝强的女友。性格内向、有主见,对自己的职业和前途有长远规划。她有爱耍性子的小毛病,同时也有温暖人心的小可爱。在蔡宝强遭遇挫折后,她出于为蔡宝强的前途考虑,要求蔡宝强回城,被拒后,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到桃花溪希望小学担任辅导员,试图“感化”蔡宝强,使之回城。其间,一度与蔡宝强产生感情危机。当她看到蔡宝强所做的成绩,发现他经过历练,更加成熟,毅然在桃花溪和蔡宝强安家。
王凯:男,30岁,蔡宝强的同事,外表和善,内心阴暗。因为暗恋乔雪,王凯施展手段,在蔡宝强遇到困难时,作为蔡宝强的助手来到桃花溪,处处给蔡宝强的工作设置障碍,致使蔡宝强的工作一度陷入困境。为了彻底整垮蔡宝强,进而得到乔雪,他机关算尽,致使乔雪和蔡宝强分手。当他看到蔡宝强在逆境中崛起,意识到自己的恶行终将败露时,开始了最后的疯狂,阴谋即将得逞,准备潜逃时,却发现落入蔡宝强布置的“罗网”,绝望中,向相关部门自首。
牛丽丽:女,25岁,桃花溪“村花”,性格外向,头脑灵活,敢做敢当,做事风风火火。她和蔡宝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她喜欢蔡宝强,在蔡宝强回村担任第一书记后,牛丽丽处理掉自己在城里的商铺,回村,成为蔡宝强的坚定支持者。因为与蔡宝强来往频繁,牛丽丽在村民中烙下了破坏蔡宝强和乔雪感情的“第三者”形象,也因此与乔雪产生矛盾。当她意识到蔡宝强真正爱的人是乔雪时,为了蔡宝强的幸福,毅然放手,全身心地协助蔡宝强开展工作。
牛耕田:男,50岁,牛丽丽的父亲,外号“牛老倔”,性子急,脾气倔、认死理、爱面子,是桃花溪传统老旧思想的代表人物,自认自己是牛姓本家的“掌舵人”,时时“摆谱”。因为蔡宝强的工作没有满足他的要求,他开始向蔡宝强发难,并对女儿牛丽丽与跟蔡宝强来往不满,以为蔡宝强利用牛丽丽来跟自己作对,处处与蔡宝强为敌,并倔强地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村民利益,给蔡宝强的工作制造了不少麻烦。最终转变,全力支持蔡宝强的工作。
牛满山:男,40岁,桃花溪村主任,性格暴躁、蛮横、直接,说一不二专横跋扈的外表下,有一颗淳朴善良的心。他喜欢用强势解决村民之间的纠纷,动辄使用武力。他曾被村民认为是桃花溪村最公正的人,但被王凯蒙蔽利用,时时与蔡宝强作对。觉醒后,改变工作方式,重新获得了村民的尊重与信赖。
吴运杰:男,26岁,桃花溪村民,侦察兵出身的复员军人,与蔡宝强是同学、“发小”。他性格外向、机智、豁达,充满青春朝气,是新一代农村青年的典范。吴运杰喜欢牛丽丽,却发现牛丽丽喜欢的人是蔡宝强,但他相信蔡宝强不会背叛乔雪,依然关心呵护牛丽丽,最终与牛丽丽擦出爱情火花。
郑爱民:男,58岁,鲁安县副县长,分管乡村振兴工作,表面温和谦逊,平易近人,实际是隐藏在组织中的一条蛀虫,是蔡宝强“乡村振兴”路上看不见的对手。当他发现蔡宝强在调查自己的腐败行为时,设局诬陷蔡宝强贪污公款,为自己树立反腐英雄的正面形象,却被蔡宝强抓住把柄,被有关部门隔离审查。
李大辉:男,23岁,桃花溪村民。青春、时尚、前卫、有头脑、有理想。街舞爱好者,朝气蓬勃、有活力。李大辉在听说蔡宝强回到桃花溪担任乡村振兴第一书记后,放弃在城里的调酒师职业,回到桃花溪。在支持蔡宝强工作的同时,以特立独行的方式改造村里几个“二流子”。
牛有钱:男,28岁,滑头、懒惰,擅耍嘴皮子,典型的“二皮脸”,后在李大辉的改造下,戒除恶习学做农家菜,开起农家宴,终于名副其实,有钱了。
蔡天佑:男,30余岁,光棍、懒汉,经常耍无赖。他和牛有钱是桃花溪的一对活宝,后在蔡宝强开导和帮助下,改掉恶习,走上致富路。
杨二宝:男,28岁,好喝酒、善吹牛,醉酒后经常惹是生非,属于村民们惹不起绕着走的人物,在蔡宝强的帮助下改过自新,成了桃花溪村的致富能手。
牛算盘:男,45岁,桃花溪村会计,说话有些神神叨叨,讲迷信。因迷恋邻村一位寡妇,被王凯利用,给蔡宝强的工作制造了不少麻烦。
蔡二爷:男,80岁,桃花溪村老革命,身体硬朗,爱管“闲事”,每次管闲事都能管到点子上,村民十分信服,是桃花溪最受尊敬的人。
村两委成员蔡立春、牛保国、王大花,村民潘玉莲、大强、牛有劲、秀英,乔雪父母,王凯的亲信江峰,工程师李安平,农业局赵局长等次要人物若干。

故事大纲
鲁安县农业局技术科长蔡宝强和女友乔雪正在筹备婚礼,突然接到上级指示,到故乡桃花溪村担任乡村振兴第一书记,蔡宝强收拾行装,“走马上任”。
根据桃花溪村相对封闭的现状,蔡宝强向村民们郑重承诺,一个月内将桃花溪通往集镇的土路拓宽、修整为柏油路,方便村民出行和游客进山。接下来,蔡宝强找到主管乡村振兴的副县长郑爱民,要求拨款修路,因这条路不在规划项目中,被拒。蔡宝强多方筹款并拿出结婚用的钱,经过一番努力,路修好了。
第一炮打响,信心满满的蔡宝强想到了一个更大胆的乡村振兴项目:在风景秀丽的桃花溪建设以吃、住、游、娱、购一体化的乡村旅游特色服务体系,使桃花溪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蔡宝强将自己的设想向郑爱民做了汇报,得到郑爱民的首肯,但由于县里财政紧张,郑爱民要求蔡宝强自行筹措启动项目建设的首笔资金。蔡宝强回到桃花溪村,立即书写自筹资金报告,报请镇政府和县政府相关部门批准后,村两委发动群众,筹集到了一笔资金。
在蔡宝强的带领下,桃花溪村开始了项目建设的第一道工序。不想,工程开工没几天,这笔款项不翼而飞。考虑到一旦报案,此事将被村民知晓,那样的话项目的建设将无限期搁置。蔡宝强决定瞒着村民,在安排复员军人吴运杰负责调查这笔款项的去向的同时,筹措资金,继续开工,但所需资金依旧短缺。
蔡宝强在农业局的同事王凯了解到桃花溪面临的困境,找到蔡宝强,提出帮桃花溪引进一个致富项目,蔡宝强不假思索地同意了王凯的建议。因为这个项目与村民牛耕田发生利益冲突,遭到牛耕田的强力阻拦。王凯了解到这一情况,要求上级下派他到桃花溪,协助蔡宝强解决问题,得到批准。
王凯来到桃花溪,许诺牛耕田从项目中获利。牛耕田心动,支持这个项目。项目进入筹备阶段时,牛耕田发现村民们的集资款下落不明,找到蔡宝强,大闹村委会,几名村民闻讯,纷纷赶到村委会,质问蔡宝强。王凯介绍来的投资方发现村里财务管理混乱,出于慎重考虑,撤资,离开桃花溪。
就在蔡宝强感到失落,同时对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区的建成产生动摇之时,某农业科技公司的老总来到桃花溪,许以高薪,聘请蔡宝强加盟这家公司。乔雪闻听此事,联想到蔡宝强在桃花溪遇到的种种困难,担心他继续呆在桃花溪会影响前程,要求蔡宝强跳槽。“开弓没有回头箭”——蔡宝强立下誓言,不完成乡村振兴任务,决不离开桃花溪!在村前的桃花溪边,蔡宝强激情飞扬地对乔雪许下承诺:完成乡村振兴任务后,就回城与乔雪完婚。

休闲乡村旅游工程所需资金数额不菲,县上财政困难,无力支持,工程仅靠一己之力无法完成,这让蔡宝强感受到自己所肩负的担子之艰巨与重大。
迟迟不见工地继续开工,村里的那笔失踪的集资款再次被村民们提起,蔡宝强在疲于应付的同时多方奔走筹集款项,但却未能如愿。
漫漫长夜,蔡宝强无法入眠,他在村前的桃花溪边坐了一夜,直到东方破晓也没能想出如何解决资金问题,使工地重新开工的办法。
继续留在桃花溪,还是一走了之?就在蔡宝强犹豫彷徨之时,在县城做生意的“村花”牛丽丽带来了一位有合作意向的企业老板。经过考察,这位老板看好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项目。在牛丽丽的配合下,蔡宝强和这家企业的有关人员经过几轮谈判,达成合作意向,合同签订后拿到了合同约定的首笔投资款。
休闲乡村旅游项目工程恢复施工,但这笔刚刚到账的资金对于整个工程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下一笔投资款项因对方财务突然出现状况,毁约。蔡宝强正在为接下来的工程资金犯愁,吴运杰送来了桃花溪的传统美食,桃花饼。蔡宝强在品尝过桃花饼后,灵光闪现,决定把自己投资股票的钱拿出来,建一家村办企业,生产桃花饼,赚钱建休闲乡村旅游项目。部分村民对桃花饼项目有异议,蔡宝强向他们宣讲“供给侧改革”的好处,但他们依旧无法理解。
蔡宝强顶住压力,食品厂建厂投产。蔡宝强利用电脑、手机,以“直播带货”方式推销桃花饼。很快,订单雪片般飞来,食品厂开始盈利。
蔡宝强趁热打铁,利用食品厂扩大规模,需要大批工人这一理由,召回了几十名在外地打工的桃花溪村民,安排一部分村民在食品厂工作,将另一部分村民带到工地,向他们宣讲建设休闲乡村旅游体的好处,得到大家的认可。这一举措,彻底解决了工程用工问题。蔡宝强抖擞精神,继续进行施工。
为了解决挖掘机、风钻等机械设备,蔡宝强和牛丽丽来到城里找企业寻求赞助。王凯为追求到暗恋已久的乔雪,安排亲信跟踪……某日,王凯的手机里收到几张蔡宝强和牛丽丽的“亲密”照片,随后将这些照片展示给蔡宝强,以兄长的姿态,严厉谴责蔡宝强。蔡宝强一怒之下将照片发到了乔雪的手机上。乔雪连夜赶到桃花溪,逼令蔡宝强解释清楚他和牛丽丽之间的关系。不料,早已暗恋蔡宝强的牛丽丽向乔雪“发起挑战”。乔雪愤然向蔡宝强提出分手。村民们渴望致富的愿望让蔡宝强无法割舍这片热土,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更使他坚定了完成党交给自己的光荣任务的决心。乔雪见蔡宝强意志坚决,含泪离去。
为了拆散蔡宝强和乔雪,王凯施展计谋,取得了乔雪的好感,乔雪时时对蔡宝强的“倔劲”冷嘲热讽。蔡宝强开始意识到王凯的用意,决定加以利用。在与王凯一番“谈心”后,蔡宝强摸清了他与郑爱民之间的关系,借机向王凯“大倒苦水”。王凯感动之余,施展手段为桃花溪旅游项目争取到了一笔资金。
考虑到旅游景区需要修一条盘山路,蔡宝强请人设计了一张修路图纸。修路,加大了工程难度,不但需要大笔资金,还需要大量石子。
为不从桃花山采石,破坏自然景观,也为了节省开支,蔡宝强与村两委研究决定成立石子加工厂,开始对石料采购进行招标。
牛耕田为了竞标成功,在王凯的启发和暗示下,去村委会“查看”标底,被蔡宝强堵在办公室里。牛耕田不承认错误,信口开河,强词夺理。村民蔡天佑赶来,误以为牛耕田已经查看到标底,非要蔡宝强给个说法。蔡宝强找来村主任牛满山,出示贴着封条的标底档案袋,消除了蔡天佑的疑虑。
偷看标底就如打麻将“偷牌”,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牛耕田丢了脸,把怨气发泄在蔡宝强身上,发誓竞标成功,挽回面子。
尽管石子加工厂的审批手续还没办下来,但蔡宝强决定提前把招投标的工作做在前面,实行公开招标。信心满满的牛耕田没有中标,牢骚满腹。王凯找到牛耕田,明里安慰,暗中授计。牛耕田从王凯的话语中受到启发,以庆祝石子厂成立的名义燃起鞭炮,吓跑了村民潘玉莲放养的几只山羊。潘玉莲大闹工地,提出高价赔偿。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又因村委会同意牛耕田放鞭炮庆贺,蔡宝强决定给予赔偿。此事引起部分村民不满,一部分村民以出工影响孩子学业为由,拒绝出工。蔡宝强决定请乔雪辞职来桃花溪辅导学生学习,被乔雪婉拒。蔡宝强心情失落,徘徊在桃花溪边,赫然看到乔雪出现在面前。乔雪告诉蔡宝强,她决定来桃花溪,在村小学做一名辅导员。惊喜万分的蔡宝强不知道,乔雪有自己的打算,她想守在蔡宝强身边,“感化”蔡宝强,使之回城。
连续几天的暴雨使桃花溪新鲜果品滞销。乔雪联合某网站主播,举办公益直播,在解决了果农困难的同时,赢得了村民们的尊重。
郑爱民授意王凯向蔡宝强引荐有污染的项目,企图等矛盾爆发时把责任推到蔡宝强身上,欲从桃花溪赶走蔡宝强,将王凯扶上位,达到捞钱之目的。蔡宝强察觉到郑爱民与王凯的不良用意,决定利用这个机会,获得建设廊桥所必须的一笔费用。听说王凯介绍来的这个项目能给桃花溪村民解决不少实际困难,一向做事专横的村主任牛满山在王凯的迷惑下,瞒着蔡宝强和村两委,与投资方私下达成合作意向。王凯这么做是为了陷害蔡宝强挪用资金,蔡宝强心知肚明,在村民大会上“高度赞扬”王凯为了村民利益所做出的努力,同时拿出这个项目的污染治理成本与危害报告,以幽默诙谐的讲述,做通了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合作方因故意隐瞒污染,属于合同欺诈,终使这个项目流产。王凯达不到目的,气急败坏,决定再找机会给蔡宝强制造障碍,但他没有想到,蔡宝强早有防范。

王凯的挑拨,加上他人的证言,使乔雪坚信牛丽丽和蔡宝强来往密切。为了挽回感情,乔雪逼令蔡宝强在“留在桃花溪和回城”之间做出选择。
此时的蔡宝强雄心万丈,依然选择留在桃花溪。心灰意冷的乔雪收拾行李,默默地离开了桃花溪。
入夜,蔡宝强徘徊在桃花溪边,思潮起伏,回想起自己和乔雪从相识到相爱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忍不住泪流面目……
经过一番艰苦努力,那条盘山路终于修好了,但温泉等几个项目出现资金短缺,处于“无米下锅”的状态。
思来想去,蔡宝强决定以集资入股年终分红的方式筹措资金。上报给镇、县两级政府的集资报告很快批了下来。桃花溪村的老革命蔡二爷带头捐款,带动了牛耕田和大批年轻人纷纷响应,桃花溪村民捐款热情高涨。郑爱民来到桃花溪,得知景区后期工程资金还有缺口,答应蔡宝强缺口的资金政府支持。资金问题得以解决,王凯以自己有原材料进货渠道为由,主动承揽采购业务,在拿出“业绩”后不久,木料、水泥等建材随即涨价。蔡宝强意识到供应商提价的要求没那么简单,深入市场展开调查,摸清市场上原材料的真实价格,开始注意王凯。王凯意识到不妙,暗示供应商向蔡宝强行贿,遭到蔡宝强的拒绝。在郑爱民看来,蔡宝强的做法就是与自己作对。为了掩盖贪腐罪行,郑爱民招来王凯……王凯在郑爱民的授意下,不但挥汗如雨地在一线劳动,还积极联系材料供应商、沥青铺设施工队到工地洽谈价格,暗中虚增数量,模仿蔡宝强签字,企图栽赃蔡宝强,没成想却被蔡宝强将计就计,稀里糊涂地搭上了自己的一笔赃款。
蔡宝强察觉到施工材料虚增,意识到王凯存在贪腐行为,决定采取“外松内紧”的策略,表面迷惑王凯,暗地里展开对他的调查。
经过吴运杰的一番努力,那笔“失踪款”的下落被查到,蔡宝强同时获取了王凯参与这笔款项失踪案的事实。
害怕真相被揭穿,王凯与郑爱民联手上演了一出“双簧”戏,村民筹集的那笔工程款被“追”了回来——郑爱民树立了廉政爱民的形象,王凯也在村民中建立了威信。郑爱民和王凯的拙劣表演瞒不过蔡宝强、牛丽丽、吴运杰等年轻人,他们相互配合,让郑王二人刚刚树起的良好形象渐渐坍塌。
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项目建设间隙,蔡宝强对食品厂生产的桃花饼进行技术改良,食品厂的效益越来越好。此时,桃花溪茶厂也建好了,通过广交会,桃花溪生产的玫瑰茶远销韩国、日本,还清了贷款,村民们领到了实实在在的票子。通过建桃花饼厂、玫瑰花茶厂,桃花溪的村民完全理解了“供给侧改革”的好处,全力支持蔡宝强提出的建立以“美哉乡村”为主题的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项目。乔雪亲眼看到蔡宝强取得的成绩并得到村民的尊重与信赖,辞职来到桃花溪,组织村里的妇女创办自媒体,把桃花溪的新鲜事推广出去,宣传桃花溪,同时开办网店,专卖桃花溪土特产和绿色食品,为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项目筹集资金。
为了更快更好地为桃花溪农副产品打开销路,蔡宝强和乔雪决定举办一场网上公益直播。番薯干、蜂蜜、土鸡、土鸡蛋、茶叶、米酒、桃花溪笋干酱等桃花溪土特产在网上密集亮相。其间,蔡宝强信心满满地向观众介绍这些美食背后的营养价值和口味亮点,六个小时之内,几千件商品被一抢而空。

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项目建设即将完工,村民们开办起家庭旅馆、饭店、酒吧,用上了智能机器人,桃花溪村“高大上”起来。
一天,蔡宝强从蔡天佑用无人机拍摄的视频中发现郑爱民和王凯在某私人会所收受贿赂的行为,开始着手调查他们的违法事实。
在审查休闲乡村旅游工程款项用途时,蔡宝强发现账目混乱,各种名目的钱款去向不明,为了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蔡宝强毅然走进县纪委的大门。
蔡宝强向纪委反映工程账目混乱一事被郑爱民获知,郑爱民恐慌之余,要求王凯抓住蔡宝强的“软肋”,迫使蔡宝强停止自己的行动。
王凯利用乔雪准备短期出国进修的机会,以帮助办手续为名,劫持乔雪到外地,以乔雪的安全为筹码要挟蔡宝强,企图使蔡宝强为自己“洗刷冤屈”。
蔡宝强识破了王凯的阴谋,为了使之受到法律的制裁,顺水推舟,答应了王凯提出的交换条件。
休闲乡村旅游区试营业前夕,蔡宝强被经侦机关传唤。王凯得知这个消息,自以为得计,信心满满地去找乔雪,却发现乔雪不见了。
预感到乔雪已被蔡宝强接走,自己的罪行即将败露,王凯盗取相关材料,以桃花溪村办企业的名义申请贷款,采用隐瞒欺诈等手段,在多家银行重复抵押骗贷,将几笔贷款转移,准备乘飞机潜逃国外。蔡宝强突然出现在机场,截住王凯。正义面前,王凯悔不当初,在蔡宝强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检察机关查明,一直以亲民爱民形象示人的郑爱民和王凯沆瀣一气,为了各自的利益,索贿受贿、巧立名目贪污公款,嫁祸蔡宝强。
郑爱民被隔离审查,蔡宝强的冤屈得以洗刷,同时得到上级的表彰,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体系顺利完工。
蔡宝强利用无人机在网上直播“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开业盛况,游客拍照、直播,网民浏览量激增,引来网红、网民前来打卡……
桃花朵朵,朝霞满天,桃花溪休闲乡村旅游区美景、美食,美名外扬,迎来一批又一批如潮水般的游客。

注:本剧本已通过广电总局备案公示,感兴趣的投资方拿到剧本后即可开机拍摄。

编剧于宁:山东青岛人,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编剧。2003年以ID“潮吧”发布网络小说,陆续出版长篇小说《老少爷们儿拿起枪》《决不饶恕》《下街往事》《草莽》《铁血江湖》等16部。2012年开始电影和电视剧本创作,作品有电视连续剧《追踪者》(谍战)《咱们成家吧》(都市),院线电影《浴血牛蹄岭》(战争),网络电影《决不饶恕》(动作)、《誓不低头》(动作)、《大侠贵姓》(喜剧),《荡寇》等多部小说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编剧陈长江:笔名慕容余华,辽宁大连人,大连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开往天堂的火车》、《天黑,请闭眼》、《谍战》、《凤凰男的故事》、《星海湾之恋》、《走来,走去》等多部文学作品。2013年开始电视剧和电影剧本的创作,独立完成电视连续剧剧本《谍战兄弟》、《凤凰男的故事》、《恋爱奇迹》等,曾参与创作电视连续剧《冷口关》、《咱们成家吧》,电影《大侠贵姓》、《决不饶恕》、《大师归来》等多部剧本的编剧工作。 
作品链接:http://www.wzbj1616.com/script_info/1162
联系方式:
0.25600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