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二十四集民俗惊悚悬疑短剧《诡镇怪谈之血咒》
发布时间:2022-11-07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一句话故事:
小镇上百年前曾发生的诡异之事再现,一个疯女人留下的血书诅咒,更将小镇推向万劫不复,而惊悚迷雾之中,若隐若现的是人性心魔。

故事亮点:
本剧虽属民俗志怪类题材,但本质上却无神无鬼,强调一切鬼神皆由心生,有效地避免审核红线;
故事背景依托历史大事件,却从人性角度切入,挖掘人性的复杂,在人物的情感抉择中弘扬人性的光辉,有别于单纯的渲染惊悚、人物扁平的同类剧作;
故事诡异离奇,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将传说、志怪、降头等民俗异事完美结合,悬疑、惊悚气氛贯穿始终,令人欲罢不能;
堪比短剧版的《兴安岭猎人传说》、《山村狐妻》、《鬼吹灯系列》

故事类型:
民俗、惊悚、悬疑、爱情

集数、时长:
24集,每集10分钟

人物小传:
胡正坤:男,二十三、四岁,胡母之子,胡李镇上唯一的警察。为人刚正不阿,会点功夫,立志护卫乡亲铲除罪恶。为人至孝,重情重义,心肠较软,但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因受过胡长善的恩德,对其十分敬重,暗恋胡娟儿却不敢表白。对李兴宗父子极为厌恶,在诡事发生后与杨南联手探案,极为钦佩他的能力,对其深信不疑。但在得知胡长善、杨南的罪行后,恪守原则,欲将二人绳之以法。

胡娟儿:女,十七岁,胡长善的孙女。性格开朗活泼,为人真诚善良,嫉恶如仇。崇拜自己的爷爷,对爷爷从前的恶行,以及与李兴宗、李振祖的关系一无所知。在与胡正坤的接触过程中,逐渐对他生出情愫,并在大是大非面前与他共进退。

杨  南:男,二十七、八岁,真名王小虎,杨南反读便是“南洋”谐音。十五岁时被胡长善卖至南洋,侥幸没有成为苦力,跟随巫师学了高明的降头术,回来矢志杀死胡长善报仇,但却阴差阳错为胡长善所救。在恩与仇的矛盾纠葛之际,疯女人的惨死,让他坚定了令胡长善遭受报应的信念,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仇之路,最终却因人性的光辉,选择了宽恕。沉默寡言、惜字如金。

胡长善:男,五十五、六岁,脸上有一颗痞子。胡娟儿的爷爷,李兴宗的父亲、李振祖的爷爷。当年靠贩卖人口发财,长子惨死后,担心遭到更大的报应,于是入为“胡”姓来到胡李镇,与李兴宗、李振祖互不相认,并开始广作善事,但内心的邪恶令他再度犯下血案,终于惹来杨南的无情报复,最后为了保全家人,自杀而死。

李振祖:男,十九岁,李兴宗的儿子,胡长善的孙子。因不知晓与胡家的真正关系,垂涎胡娟儿美色,为霸占胡娟儿搞出扑朔迷离之事。生性残忍好色,鱼肉乡里,胡作非为,最后被胡正坤送入大狱。

李兴宗:男,三十七、八岁,胡长善的儿子、李振祖的父亲。听从父亲的指示与其互不相认,并将此关系对儿子秘而不宣。虽然明知道其父希望他低调作人,但却因骨子里的嚣张跋扈,在镇上横行无忌,纵容儿子为祸百姓,最后成了杨南复仇的祭品。

故事大纲
民国初年,天下不靖,胡李镇因地处偏远穷困匪盗不及,倒也相对安生。胡李镇有两家大姓:胡姓和李姓,小镇也因此得名。
胡正坤是小镇的一名警察,这天下午,有人在山林里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四十多岁男性,身上遍体鳞伤,但奇怪的是,表情极为欢畅,似乎经历了无比美妙之事。
当晚,胡正坤巡视小镇之时,听到一所废弃房中有女子妖媚之声,闯入时发现有人逃走,他追之不及,见衣衫不整、昏迷在地的女孩儿竟然是胡娟儿,不由得大惊失色。
十七岁的胡娟儿是胡长善的宝贝孙女,而胡长善家财豪富乐善好施,是远近有名的大善人。胡正坤早就对胡娟儿心生爱慕,但因其家贫寒自惭形秽,不敢宣之于口,没想到今晚却无意中救了她。
胡正坤将胡娟儿送回家中,胡长善正设宴为杨南送行。二十七、八岁的杨南是生意人,三个月前途经此地时,被人抢劫重伤险些丧命,为胡长善所救,在李家养伤至今方愈准备离开。见胡娟儿如此模样,李南却直言不讳,称此事必与李振祖有关。
李振祖的父亲李兴宗十二年前迁入本镇,仗着财雄势大,很快成为可与胡长善一较短长的大户。李兴宗对胡长善还算尊敬,但对别人却飞扬跋扈,屡屡干出欺压良善之事。李振祖年不过二十,已是镇上一霸,半个月前,他竟然借酒调戏胡娟儿。胡长善找上李兴宗理论,李兴宗不敢得罪万家生佛般胡长善,痛打了李振祖一顿,并逼他给胡娟儿道歉。只是胡长善不欲声张此事,所以竟然连胡正坤都不知道。
正当三人都以为是李振祖所为时,胡娟儿悠悠醒来,说出经历之事。当晚他去酒馆听书,回家时只觉一阵阴风袭来,眼前的街道景观竟然变成了荒郊野岭,各种诡异之声不绝于耳,一只血狐狸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变成一个翩翩佳公子,在公子魅惑的目光下,她情迷意乱,竟然任他宽衣解带,然后昏了过去。
胡李镇原本叫作“狐狸镇”,早年间有狐妖作崇,为首的便是一只血狐狸,后来被得道高僧铲灭,又改名为胡李镇。那个诡异死去的男子与胡娟儿之事均是怪异无比,难道是血狐狸再度现世?
李南走南闯北见识极广,不肯相信此无稽之谈,决心暂不离开,与胡正坤一起调查李振祖。这时一个女乞丐来到镇上,她四十多岁,脖子上有一处刀伤伤了喉管,说话含混不清。她突然之间变得疯狂,好不容易回复了神智,胡长善好心给她吃食,她竟然如见鬼魅,疯狂地攻击胡长善。看不下去的乡邻们制服了她,想将她赶出小镇。胡长善可怜她疯癫,想帮她却因她的仇视无法相帮,李兴宗主动向胡长善示好,收留了女乞丐,还说是成全胡长善的善心。但大家都议论说,李兴宗此举不怀好意,想利用女乞丐败坏胡长善的名声,胡长善却不以为意,说清者自清,他没做亏心事,当然不怕鬼叫门。
但又一件惊悚之事发生了。
痞子胡三突然发疯般,在光天化日之下砍死药店老板,并欲强奸老板娘,被胡正坤射杀当场,死前喃喃自语:胡娟儿,你跑不了的——
在他身上,搜出了胡娟儿当晚丢失的肚兜。而胡三的瞎眼老娘也说出了家里种种不干净之事,所有证据显示,胡三似乎迷失了心智,侵犯胡娟儿不果,又欲强奸药店老板娘之事。
而胡三与李振祖臭味相投,指向李振祖的证据,其实都是胡三所为。
侵犯胡娟儿的人找到了,但胡三为何会发疯?黄涛为何死状诡异?难道真是狐妖肆虐?小镇不由得人心惶惶。胡长善决定修建庙宇,请来高僧前来作法,杨南也留下帮助胡长善。
女乞丐再度狂性大发,逃出李兴宗家,却摔破了头而死,死前,似乎诅咒一般留下最后一段血书:胡长善、胡娟儿、李兴宗、李振祖,不得好死。
大家虽然奇怪为何这两家互相不对付的人,都在女乞丐诅咒之列,但女乞丐的留言谁会在意?胡正坤不想胡娟儿出事,他向李兴宗家询问女乞丐之事,结果一无所获。杨南却从李兴宗家的丫环口中得知,李家想法设法了解疯女人为何要攻击胡长善,但因女乞丐说话无人能懂,又不会写字,所以什么都没问出来。
胡正坤十分疑惑,女乞丐不会写字,她的血书如何写出来的?
高僧开始作法除妖,一时间小镇人心稍定。但随即丫环惨死家中,剖开了自己的肚子,肚子里有一个尚未成型的婴儿,她同样面带诡异的笑容。
胡正坤调查显示李振祖有杀人嫌疑,但是李振祖为何要杀死丫环?李振祖有两个女儿,想儿子都想疯了,只要丫环生出的是儿子,他就娶她做妾,此事镇上的百姓都知道,他没有杀死丫环的理由。
胡正坤一筹莫展,在杨南的建议下,两人假扮丫环的爱慕者,绑架了李振祖,逼问其丫环的真实死因。李振祖在酷刑之下连喊冤枉,二人无奈准备放人时,李振祖如同魔怔一般陷入狂乱之中,说出所有真相。丫环是他杀的,因为在逼供女乞丐时,丫环听明白了女乞丐含混不清的话:胡长善是个恶人,贩卖人口,掳走了她的儿子、丈夫。李兴宗为替胡长善保密,命他杀死了丫环。丫环死而含笑的原因,是李振祖用了拍花子使用的迷药,迷药的来源就是那个死在山林的男人。那个男人是人贩子,带着拐来的孩子路过此地,恰好被李振祖和胡三撞见,二人从他身上得到了迷药及配方,然后在他身上试验了迷药的效力并杀死了他。随后二人想得到更多迷药,去药店抓药配药,却惹起了药店老板的怀疑。李振祖想用迷药得到胡娟儿,结果被胡正坤撞破并追查不休,眼看真相即将败露,他以胡三瞎眼老娘性命威胁,胡三不得不舍命顶罪,强奸药店老板娘只是个幌子,主要目的是杀死二人灭口,防止配制迷药之事传出。
到此,大部分真相已经大白,但李兴宗为何要替胡长善保守秘密?他们之间究竟是何关系?女乞丐血书又是怎么回事?而如今李振祖又为何陷入魔怔之中,他说的一切是真的吗?
二人将李振祖带到胡长善面前,胡长善听闻一切,断然否认自己贩卖人口之事,他猜测是因为自己脸上的痣,疯女人将自己认成了另外之人。而李兴宗为了他不惜杀害疯女人,是因为他曾有大恩于李兴宗,因为此事极不光彩,所以胡长善一直替他保密,这也是李兴宗一直对他尊敬有加的原因,但李振祖不知此事,所以屡屡非礼胡娟儿。
胡长善请求二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过李振祖,毕竟他是李兴宗的独苗。胡正坤万万没有想到胡长善如此糊涂,当然不肯答应。但杨南认为此事尚有诸多未解之谜,况且胡长善对他恩重如山,如果胡正坤不肯听胡长善之言,他便不为胡正坤作证,没有他的支持,胡正坤的话将无人相信。
李振祖醒来,断然否认魔怔时的一切言语。胡正坤大怒之下,决定不顾一切说出真相,但胡长善称愿意将胡娟儿嫁给他,并劝说李兴宗父子离开此地,胡正坤一时间不知所措。
胡正坤思忖再三,向胡娟儿说明真相,决定宁可失去胡娟儿,也要为民除害,胡娟儿此时对他已经生出情义,虽不明白爷爷为何如此护着李兴宗父子,但决定支持胡正坤。此时李兴宗已经准备离开此地,胡正坤将其拦下,正准备说出真相时,李兴宗突然陷入狂乱,随后抽搐倒地,一只虫子从他的鼻孔中爬出。
在场之人混乱不堪,认为邪崇再现。李南恳求胡正坤即使为自己着想,也暂时不要惹祸上身,此事当中必然另有玄机。
大夫发现李兴宗的腹内生出无数虫子,用尽办法无计驱除。高僧装神弄鬼惹恼了李振祖,李振祖为了泄愤竟然欲杀高僧,高僧不得不交待,世上根本无妖,只是无知百姓既然相信,他当然顺水推舟大发其财。他更为保命说出自己的猜测:李兴宗应该是被人下了降头,中的是南洋巫师的蛊虫。
到底是何人暗算李兴宗?难道疯女人的诅咒真的要应验吗?胡长善也陷入惶恐之中,竟然大病卧床,杨南精心照顾他之余,千方百计聘请南洋巫师前来化解。不过数日,李兴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他竟然拼尽最后力气,要杀死亲生儿子李振祖,李振祖反抗之时,杀死了李兴宗,但这时他才骇然发现,自己的肚子里也有了虫子。
胡正坤无意中发现,疯女人死前曾见过杨南,再查下去,更发现杨南竟然是从南洋回来的人,他的名字倒过来念便是“南洋”,难道,他才是诸恶之源?
面对他的质询,杨南反问他知道当时为何宁可与他反目,也要支持胡长善?因为他和胡正坤私刑逼供李振祖之事,已因胡娟儿之故泄密,胡长善暗中通知了李兴宗,李兴宗率人潜伏于外,如果胡正坤坚持说出真相,李兴宗便会动手杀死他们二人。
胡正坤这才知道,若不是杨南机警,反口支持胡长善,或者二人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但胡长善到底为何如此维护李兴宗?杨南长叹一声说出真相:女乞丐的话是真的。十五年前,胡长善专事贩卖人口之事,将青壮男丁卖至南洋,女乞丐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知道胡长善拐走了自家男人、儿子,并因为胡长善脸上的痣认出了他。李兴宗之所以帮胡长善灭口,是因为李兴宗是胡长善的亲儿子。
胡长善恶事做尽发财之后,却被仇家杀死长子,也就是李秀儿的父亲。他深恐报应继续找上门来,于是洗手不干,改为“胡”姓来到胡李镇定居。他从事拐卖行当之时,十几年没有回家,所以李振祖并不知道他是自己的祖父,李兴宗也在他的授意下迁来此地,但装作互不相识,就是防着有一天仇家上门,就算胡长善不能免祸,也可为李家留下李兴宗父子的血脉。而胡娟儿是胡长善长子之女,当时尚且年幼,所以并不知此事。
而杨南十五岁时被胡长善拐至南洋,但他幸运地被一个巫师看中,教了他降头之术。当他回国之后,才知道父母家人均已惨死,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胡长善。他发誓找到胡长善报仇,结果阴差阳错被胡长善所救。而在养伤期间,他看到胡长善修桥铺路、施粥放粮救济穷人,心里矛盾不堪,最终决定放下仇恨饶他不死。
但女乞丐认出了胡长善,胡长善授意李兴宗杀死她灭口,被他听到,他这才知道,胡长善仍然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更得知了李兴宗父子和胡长善的真实关系。他想救女乞丐,但已经晚了,于是假借女乞丐之手下留下血书,从那时起,他便彻底走上复仇之路。他不想简单地杀死李家人,他想让胡长善的恶行大白于天下,并一点点体味到亲人死去的痛苦。
所以,他怂恿胡正坤绑架李振祖,并施展降头迷其心智,让其说出实情。又用蛊术为李兴宗父子下了蛊虫,他要在胡长善痛失亲人后,再亲口向他说出真想,了结他的狗命。
胡正坤虽然同情杨南,但杨南毕竟犯了罪,他要将他绳之以法。杨南却告诉他,说胡娟儿身上的蛊虫也将发作了。胡正坤如遭雷击不知所措。
胡长善知道自己的报应到了,为了救回李振祖的性命,他公开向小镇百姓说出了自己所有的罪恶,恳求暗中算计他的人放过他的亲人,他愿意一死赎罪,随后他划开了自己的脖子。
大仇得报,杨南却失魂落魄,他没有想到,如恶魔心肠的胡长善也有亲情,而他毕竟还救了自己的性命,自己真的要继续报复下去吗?
胡正坤向他承诺,李振祖会受到法律的惩罚,而胡娟儿是无辜的,求他放过胡娟儿。杨南惨笑着告诉他,说他并非不明是非之人,怎会伤害胡娟儿?他根本没给李秀下蛊虫。杨南解除了李振祖的降头,胡正坤亲手将李振祖送入大牢之中。
杨南悄然离开小镇,从此不知所踪。
联系方式:
0.24118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