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血溅寒山寺》编剧:李松
发布时间:2022-09-26     发布者:李松
浏览: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我国唐代大诗人张继这首流传千古的《枫桥夜泊》诗不但在国内家喻户晓,在东邻日本也是妇孺皆知。这首千古绝唱曾被编入日本小学课本,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日本人。

天皇敕命掠诗碑

1937年12月13日,日寇的铁蹄践踏南京。南京城陷落的消息传到苏州后,当时盘踞在苏州的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欣喜若狂,他亲率百余护卫策马狂奔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前与另8名日本人合影。非常“酷爱”《枫桥夜泊》诗碑的松井石根,与日本天皇裕仁的叔父、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中将私交甚厚,并深得裕仁天皇的宠信,他深知裕仁天皇和朝香宫鸠彦也非常“酷爱”《枫桥夜泊》诗,为了邀宠,他立马通过特快甲等特急军邮将这张照片寄给裕仁和朝香宫鸠彦。

果不出松井石根所料,裕仁天皇接到他寄来的照片后,大喜。翌日,裕仁天皇在御前会议结束时,就单独召见了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表示他想一睹苏州寒山寺《枫桥夜泊》诗碑的“真容”。天皇还说,从放大后的照片来看,《枫桥夜泊》诗碑选材精良、金相玉质,只有沐浴洗尘、坐卧3日凝视于碑,焚香参禅去“参悟”斯碑,方可领略“碑里碑外”之妙谛。说到这里,裕仁天皇缓缓靠在龙椅上,双目半睁半闭,幽幽叹道:“可惜东京远离姑苏,恐怕(我)今生今世是难睹这一千古奇碑的真容了……”

多田骏见天皇谈到《枫桥夜泊》诗碑时充满着憧憬,忙启奏道:“陛下,您想圣目亲睹《枫桥夜泊》诗碑有何难哉?只要您下一道诏书,敕命松井大将把《枫桥夜泊》诗碑从支那姑苏运往大日本,陛下岂不是可随意赏玩古碑了吗?”裕仁天皇闻奏大喜,当即敕命多田骏操办“运碑”一事。

当裕仁天皇掠碑的敕命通过电波传到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部时,松井石根大将傻了眼。阅历极其丰富的松井石根为何竟被“运碑”这么一件“小事”难住?因为,老谋深算的松井石根是个“中国通”,他深知苏州寒山寺内的《枫桥夜泊》诗碑在苏州乃至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如强行掠碑很可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激起民变,非常不利于建立“皇道乐土”的“帝国国策”,但作为臣子,天皇的敕命又不能违抗,怎么办?怎么办!

日酋密谋“天衣行动”

松井石根不愧为日本军界的“九尾狐”,他终于想出一条“两全其美”的“妙计”。松井石根一边电呈天皇言明“缓图”《枫桥夜泊》诗碑的重要意义,一边紧急召见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长谷川信彦,耳提面命“巧取”《枫桥夜泊》诗碑事宜。

经过一番密谋,1939年3月16日,受日寇控制的《苏州新报》在第2版刊发了一条新闻,这条新闻的主标题是《寒山寺碑运日》,副标题是《参加大阪东亚建设博览会》,文中写道:“日本朝日新闻社定期在大阪甲子园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兹悉该社此次举办之展览会中,除陈列名贵出(展)品外,并以唐代诗人张继所咏之《枫桥夜泊》诗闻名中外,因此圆(寒)山寺之名随之大噪,至阳春三月,来苏州踏青寻芳之骚人墨客,亦以一临斯地凭吊为幸,而东邦人士旅苏(州)者亦糜(靡)不前往一游为畅,故特在会中(址)仿照寒山寺假造一所,为逼真起见,将寒山寺碑即日搬运赴沪,再转运至大阪陈列,届时东邻友邦人士之未履中土者,得能摩挲观赏,用意良善,并闻此碑一俟大会闭幕再行运归原处,是则东渡后之寒山寺碑将益增其声价矣!”
联系方式:
0.24475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