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被遗忘的木棉花(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简介:
    身在泰国的国民党93师后裔张忠华为了回到渴望已久的祖国家乡而替泰国政府卖命做雇佣兵活捉当地华裔大毒枭李腾发,因为泰国政府答应张忠华所提出的移居中国的条件作为回报,只要张忠华能成功活捉李腾发移交泰国政府处置就帮张忠华一家和其战友移居中国。经过一番血与火的拼杀,最终张忠华和其战友不负众望而成功活捉李腾发移交泰国政府处置而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

剧情梗概:
    身在泰国的张忠华是国民党93师的后裔,还是一名骁勇善战、身怀绝技的中国勇士,为了生存而替泰国政府卖命做雇佣兵,由于厌倦一生悬命、刀口舔血的雇佣兵生涯而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过安宁、平静的日子,远离这充满战乱、血雨腥风的是非之地。
  有天张忠华接到泰国政府的委托活捉当地的华裔大毒枭李腾发,张忠华对泰国政府提出移居中国的条件作为回报,泰国政府欣然答应,只要张忠华能成功活捉李腾发移交泰国政府处置就帮张忠华一家和其战友移居中国。
  张忠华带着自己的四名同胞战友张邦伟、朱毅斌、范仁杰和金朝贵向大毒枭李腾发的老巢发起了进攻,他们提前布置好地雷,装备好子弹,雄赳赳气昂昂的发起了进攻。在火焰枪、榴弹枪和手雷的火力压制下,张忠华一行人很快就歼灭了敌方并成功地抓获了大毒枭李腾发,但不幸的是张邦伟在与毒枭的作战中壮烈牺牲。张忠华和其余三名战友不敢恋战,他们押上李腾发立刻驾车逃离了这块水深火热的是非之地。
  张忠华想顺路接上自己的妻子秀兰和儿子大龙,等向泰国政府交差复命之后就直接回到祖国,不料张忠华的妻儿已被李腾发的部下劫持,好在张忠华和儿子大龙配合默契,趁李腾发的部下不备使用匕首挨个手刃了敌人。
  张忠华救下了妻子秀兰和儿子大龙后继续驾车向泰国政府驻地进发,却没注意到李腾发悄悄在半道上留下了标记,他把佛牌项链吊坠扔在了路边。迎面追来的李腾发的部下果然发现他的佛牌项链吊坠而联系李腾发所雇佣、豢养的私人雇佣军在各个交通要道设关卡拦截张忠华等人。
  车行驶至半道,坐在副驾座的张忠华用望远镜看到前方设关卡检查车辆和车内人员的正是李腾发的麾下雇佣军,张忠华等人警觉的将车停在路边查看情况并研究着怎么冲出关卡。可身后的一辆私家汽车因刹车故障失灵加上车速又太快却径直的撞了过去,这一撞不仅差点撞死李腾发的麾下雇佣军司令多吉,三名反应慢又来不及躲避的雇佣兵活活的被汽车撞死,不是脑袋开花脑浆满地就是肚子开花五脏六腑全流出,死相极惨。愤怒的多吉命令士兵当场将司机拖下车来直接开枪射杀,车内的一对金发碧眼的外国夫妻向多吉解释说他们是对从法国来去泰国旅游的夫妻,因为刚才刹车故障失灵而且车速又太快刹不住车才会撞过来,并不是故意冒犯。但是生性残暴、杀人如麻的多吉却丝毫不予理会和理解,直接拔出自己的手枪一枪爆头射杀了这名外国男子。外国女子见状被吓得惊声尖叫而逃跑,多吉操起狙击枪瞄准外国女子的后脑勺正要扣动扳机,一旁的张忠华实在是看不惯多吉的残暴、灭绝人性,于是果断出手相助,他拿起狙击枪一枪射瞎了多吉的一只眼睛将其干翻在地,然后在其弟兄们的火力掩护之下成功的救回外国女子,趁雇佣军不备并火速冲出关卡逃离。
  被张忠华射瞎一只眼睛的多吉哪里受过这等侮辱,他随即找到了被当地老百姓称呼为“毒龙族”的土著民,威胁他们尽快找到并除掉张忠华一行人救下昔日的主子李腾发,否则就将他们统统杀光。多吉还杀死了两个土著民将他们的尸体挂在树上任凭乌鸦啃食以作警告。
  看着同伴的尸体,土著民的首领西纳瓦因惧怕多吉的生性残暴、杀人如麻而不得不答应了多吉的要求,由于对地理、地形十分了解和熟悉,土著民很快就发现了张忠华等人的行迹,随后走水路将张忠华等人包抄。张忠华一行人瞬间陷入了“毒龙族”的土著民的包围中,好在他们有枪傍身,很快就把毒龙族土著民纷纷击退,正当张忠华准备杀死毒龙族土著民首领西纳瓦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爱子大龙不见了,于是他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长矛去寻找大龙,毒龙族土著民首领西纳瓦也躲过了一劫。原来多吉在他们与毒龙族土著民的混战中趁机抓走了大龙,企图放火烧死大龙以报当时张忠华射瞎他一只眼睛的仇。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好在聪明的大龙利用其父亲张忠华教给他求生的方法而刨坑用泥土把自己掩埋起来,成功的在大火中活了下来。父子俩相拥而泣,紧紧的抱在一起。
  张忠华一行人押着大毒枭李腾发继续步行向泰国政府驻地进发,当他们来到一片丛林时,不料却被在这里装死尸的李腾发的部下偷袭,朱毅斌壮烈牺牲,张忠华和其余的同胞战友消灭了李腾发的部下并为朱毅斌简单的安葬之后便继续出发前行。
  张忠华一行人来到一个堆满军火和炸弹的小木屋,张忠华却发现原来这小木屋的主人竟是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又是同胞的好战友赵毅。张忠华把目前的遭遇告诉了赵毅,赵毅听后表示一定会帮张忠华逃离此地,因为这些年来,赵毅自己已经囤积了大量的军火和炸弹让张忠华大可放心,不必担忧。
  就在第二天,多吉带着麾下军队和李腾发的部下包围了小木屋,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杀死张忠华一行人并救下昔日的主子李腾发。在多吉一声令下之后,所有人朝小木屋发起进攻。虽然正邪双方人数差距巨大,但好在赵毅储备了大批的军火和炸弹,打退了多吉麾下军队和李腾发部下的三次进攻,死伤惨重。但是随着战斗时间的延续,张忠华等人渐渐落入了下风,范仁杰和金朝贵也壮烈牺牲,小木屋也被炸毁。张忠华拜托赵毅带着自己的妻儿和李腾发离开,为掩护赵毅等人撤退而自己留下来打掩护,引爆了提前布置好的炸弹。一声巨响之后,大批的雇佣兵和李腾发部下被炸死。但是多吉的部下士兵人数众多,死了一批就会有另一批补上来,他们将张忠华包围起来。残暴的多吉为报一眼之仇而用针线硬生生的将张忠华的眼睛缝了起来,然后又命令自己麾下士兵将张忠华用绳索吊挂在半空中,妄图晒死张忠华。
  大龙担心父亲张忠华的安危,他不顾众人的阻挠一个人跑回小木屋再次引爆了炸弹,巨大的声响也成功吸引了多吉和其士兵的注意,纷纷朝小木屋赶去查看情况,大龙则趁机救下了父亲。
  看着浑身是血的父亲,大龙一边流泪,一边把那些沾血的针线取了下来。与此同时,赵毅等人也遭到李腾发部下的袭击,甚至还强暴污辱了赵毅的未婚妻黎树美,只有赵毅一人侥幸逃了出来。赵毅和张忠华成功汇合之后,赵毅说自己早已厌倦这种流落异乡又充满战乱的生活,他要张忠华替自己好好活下去,说完就点燃了身上的炸弹奋不顾身的冲进敌营和李腾发的部下同归于尽。
  看着昔日的战友一个个的死去,张忠华的心里十分难受,就在这时候,多吉挟持着大龙再次杀了过来,悲愤的张忠华此刻怒气冲天,他愤怒的咆哮着就朝多吉冲了过去,俩人扭打在一起。多吉捡起一旁的木棍把张忠华重重打倒在地,然后一记左勾拳直打得张忠华口吐鲜血、眼冒金星。而张忠华也不甘示弱,找准时机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拳打爆了多吉最后一只眼睛成了瞎子,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多吉疼得捂着被张忠华打瞎的最后一只眼睛嗷嗷惨叫,顿时丧失了战斗力。张忠华乘胜追击捡起地上的枪将多吉击毙。
    浑身伤痕累累的张忠华在爱子大龙的陪同下一起将大毒枭李腾发带上了小木船移交泰国政府处置。泰国政府也未食言,最终张忠华和其妻儿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人物小传:
张忠华: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还是一名骁勇善战、身怀绝技的中国勇士,为了生存而替泰国政府卖命做雇佣兵。由于厌倦一生悬命、刀口舔血的雇佣兵生涯而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过安宁、平静的日子,远离这充满战乱、血雨腥风的是非之地,于是答应泰国政府要求替泰国政府活捉当地一名华裔大毒枭李腾发交由泰国政府处置,因为泰国政府答应张忠华能成功活捉李腾发移交泰国政府处置就帮张忠华一家和其战友移居中国的条件。
朱毅斌: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张忠华的麾下战友。
张邦伟: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张忠华的麾下战友。
范仁杰: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张忠华的麾下战友。
金朝贵: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张忠华的麾下战友。
大龙:男,10岁,张忠华的爱子。
秀兰:女,张忠华的妻子。
秀兰的父亲(大龙的外公)
赵毅:男,国民党93师的后裔,张忠华的麾下战友。
黎树美:女,华裔泰国人,赵毅所钟爱的未婚妻。
李腾发:男,泰国华裔大毒枭。
多吉:男,泰国本地人,李腾发所雇佣、豢养的私人雇佣军司令,生性残暴、杀人如麻。
李骄鹏:男,李腾发的义子又是李腾发的得力心腹。
西纳瓦:男,泰国本地“毒龙族”土著民的首领,善于狩猎。
外国夫妇俩。

剧本正文:
场次1

开场白:

身在泰国的国民党93师后裔张忠华为了回到渴望已久的祖国家乡而替泰国政府卖命做雇佣兵活捉当地华裔大毒枭李腾发,因为泰国政府答应张忠华所提出的移居中国的条件作为回报,只要张忠华能成功活捉李腾发移交泰国政府处置就帮张忠华一家和其战友们移居中国。于是张忠华带着一队国民党93师后裔同仁战友张邦伟、朱毅斌、范仁杰和金朝贵展开了活捉大毒枭李腾发的特别军事行动。

 

场次2   泰国郊外,大毒枭李腾发的基地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张邦伟、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李骄鹏、李腾发的手下们

张忠华带着自己的四名同胞战友张邦伟、朱毅斌、范仁杰和金朝贵向大毒枭李腾发的老巢发起了进攻,他们提前布置好地雷,装备好子弹,雄赳赳气昂昂的发起了进攻。

在火焰枪、榴弹枪和手雷的火力压制下,张忠华一行人很快就歼灭了敌方并成功地抓获了大毒枭李腾发并用警用手铐将他拷了起来,但不幸的是张邦伟在与毒枭的作战中壮烈牺牲。

张忠华和其余三名战友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不敢恋战,他们押上李腾发立即坐上苏联露天吉普车驾车逃离了这块水深火热的是非之地。

 

场次3   汽车追逐战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李腾发的手下们

张忠华等人驾车行驶在犹如羊肠子般的山路上,李腾发的部下也驾车在后持枪对张忠华的吉普车猛追猛打...

坐在后驾座上的张忠华的部下朱毅斌、范仁杰持枪还击并用火焰枪和手雷作掩护,最终消灭了前来追击的李腾发的部下,李腾发的部下车毁人亡。

 

场次4   泰国美斯乐村,李忠华的家内   日

出场人物:秀兰、大龙、秀兰的父亲(大龙的外公)

秀兰正在收拾着行李,大龙帮着母亲秀兰一起收拾着行李,他们住宅的一面墙壁上挂着国民党蒋介石的肖像和一面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国旗,以此证明张忠华是国民党蒋介石93师的后裔,也是名中国人。

大龙:(对母亲秀兰)妈,爸爸回来了没有?

秀兰:(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随口答着)还没有。

秀兰的父亲:(叼着烟斗走到秀兰的跟前,叹气道):他说十二点回来,可是到现在连个人影也没看见,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大龙:(表情有点不服气回应外公)外公,我爸爸他很准时的,他从来没有骗过我们。

秀兰的父亲:(念在大龙年纪小未理会外孙大龙,愤愤不平对秀兰)人家出钱,他就出命,简直是笨蛋。为什么还这么喜欢打仗呢?这跟国民党秃驴蒋介石有什么区别?真不愧是国民党蒋介石93师的后裔。说得文明点,张忠华可以去耕田嘛。秀兰,我的亲闺女,我还真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等他猴年马月呢?你姐姐死了那么久了,我倒希望你能好好的嫁个人,过点好日子,那我死也瞑目了,当初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叹了声气,吧唧吧唧着烟斗抽着烟离开)

 

场次5   吉普车内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

金朝贵驾驶着吉普车在羊肠般式的山路上行驶着,张忠华坐在副驾座上。李腾发坐在后驾座中间,他的身旁左右两边坐着持枪且全副武装的朱毅斌和范仁杰,

张忠华正把子弹一颗一颗上在一支散弹枪里。

李腾发:你们跑不掉的,泰国政府给你们多少钱尽管说好了,要黄金的话我就给你们黄金。只要放了我,你们还可以有条生路,我奉劝你们别跟我作对,因为这一带是我的地盘,你们输定了。

朱毅斌:(鄙夷对李腾发)李腾发,我这半辈子从来没有失败过,大不了跟你的狗腿子们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李腾发:(不屑笑着)我奉劝你们最好三思而后行,因为我的人可不是吃素的。

朱毅斌朝李腾发的面部吐了一口痰。

张忠华:(上好子弹顶上膛火对驾车的金朝贵)老金,去美斯乐。

金朝贵:是,队长。

 

场次6   泰国美斯乐村,李忠华的家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大龙、秀兰、秀兰的父亲(大龙的外公)、李腾发的手下若干名

内景:

一名持枪的李腾发手下走进屋站在大龙、秀兰和秀兰父亲的面前,由于他背对着阳光,所以看不见面貌。

秀兰:忠华,是你吗?

李腾发手下A二话未说,抬手一枪击毙了秀兰的父亲。

秀兰:(扑在父亲的怀里哭喊着)爸,爸...

大龙:(也扑在外公的怀里哭喊着)外公,外公...

秀兰:(怒瞪着李腾发手下A)你杀了我爸,我要跟你拼命。(拿起一支扫帚用力打着李腾发手下A)

就在这时,李腾发其余手下若干名冲进屋,持枪将秀兰和大龙纷纷劫持。

大龙:(朝母亲哭喊着)妈,妈,救我,救救我...

秀兰:(宁死不屈、毫无畏惧怒瞪着李腾发的手下)我警告你们这帮畜牲,你们想怎么伤害我都可以,就是不准伤害我儿子,不然老娘豁出命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

外景:

金朝贵驾车来到张忠华的家外停下。

张忠华:你们等我一下。

张忠华拿着散弹枪下车走进屋。

内景:

张忠华刚进屋看到被劫持的妻子和儿子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李腾发的手下A用枪顶住了太阳穴。

李腾发的手下A:别动,把枪扔了。

大龙:(朝父亲哭喊着)爸爸...

秀兰:(朝丈夫哭喊着)忠华...

张忠华扔下了手里的散弹枪。

李腾发的手下A:你当我傻吗?还有一支。

张忠华慢慢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扔在地上。

李腾发的手下A:张忠华,你只要放了我们的李将军,我就把你的妻子和儿子统统还给你,你们还可以过你们的太平日子。不然的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妻子和你的儿子。

大龙朝父亲张忠华使了个眼神。

张忠华心领神会朝儿子大龙点点头。

大龙狠狠咬了李腾发手下B一口,张忠华趁李腾发的手下们不备,快速使用匕首挨个手刃了敌人。

秀兰:(扑入丈夫的怀里)忠华,忠华...

大龙:(扑入父亲的怀里)爸爸,爸爸...

张忠华:你们没事吧?

秀兰:没事。

张忠华:(抹擦着妻子秀兰脸上的眼泪)不哭了,我们快走吧。

秀兰:等等...

张忠华:怎么了秀兰?

秀兰未回答而伤心哭泣着。

大龙:(对父亲)爸爸,外公死了,妈妈想你安葬外公。

张忠华:大龙,你和你妈妈赶紧去收拾东西,我去给你外公安葬。

外景:

张忠华抱着大龙牵着妻子的手上吉普车。

范仁杰:(看到大龙高兴的打着招呼)大龙,那么长时间没见都长胖了。来,让范叔叔亲一下。(亲吻了下大龙的脸庞)

李腾发趁众人不备,将随身携带的佛牌丢出车外。

金朝贵驾驶着吉普车离去。

 

场次7   吉普车内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大龙、秀兰

出于父爱,张忠华亲着儿子大龙。

大龙:爸爸,你的胡子扎得我好痛,你该剃胡子了。

张忠华笑着挠儿子大龙痒痒。

大龙:啊,好痒啊好痒啊,不要啊,不要啊...

看着父子俩这么亲热,秀兰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场次8   同场次6   日

出场人物:李骄鹏、李腾发的手下们

李腾发的儿子李骄鹏带着父亲的手下来到张忠华的住宅外,李骄鹏捡起地上的佛牌皱眉沉思了会儿。

李骄鹏:(对父亲李腾发的手下A)洛桑,快通知副将军多吉,让他调动全部人手在各个交通要道设关卡拦住他们。

李腾发的手下A:是。

 

场次9   泰国郊外,湖畔边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范仁杰、金朝贵、李腾发、大龙、秀兰

张忠华等人坐在湖畔边吃饭休息。

张忠华:(指着前方的一座大山对大伙儿)过了这座山,前边就是泰国政府了。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喝点水吃点东西。

李腾发趁大伙儿不备而悄悄丢下了随身携带的一枚佛牌。

范仁杰将一筒竹筒饭递给朱毅斌。

朱毅斌:(拿着竹筒饭掰开一看,看见里面是白白的大米而摆出一副苦瓜脸抱怨着)怎么又吃竹筒饭?我还以为是竹筒烤肉呢。天天吃这个腻不腻呀?就连我大便也都是竹筒饭的气味。

范仁杰:(不高兴的看着朱毅斌)老朱,这可是咱们祖国的大米饭,对于我们华夏民族、炎黄子孙来说,大米饭就是我们的祖国母亲、衣食父母,你可以不吃,但别侮辱。(抢过朱毅斌手里的竹筒饭)拿来吧,不吃我吃,我还饿得慌呢。

金朝贵正一边做着黑椒牛扒、一边自言自语。

金朝贵:这黑椒牛扒可真好吃啊,(放着佐料)加点大蒜,加点盐,加一点黑胡椒,最后再加一点点米酒去去腥,瞧,黑椒牛扒就做好啦。

朱毅斌:(走到金朝贵的面前,很享受的闻了闻黑椒牛扒)哇哦,真是太香了。

金朝贵:(捂着朱毅斌的鼻子)闻闻闻,闻你个头啊,你小子想跟我抢吃的啊?一边凉快去吧你。(推了下朱毅斌)

朱毅斌:哎,老金,你小子这就不够意思了,怎么说咱们好歹也是兄弟一场啊,难道让我吃一口都不行啊?

金朝贵:吃吃吃,吃你个头啊,这是给咱们队长和大嫂大龙吃的,你还是去梦里吃吧你。(拿着做好的黑椒牛扒走向张忠华和其妻儿)

朱毅斌:(哭丧个脸)我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呀?

张忠华一家坐在河边吃着竹筒饭,大龙看到父亲背上的伤疤而含泪抚摸着父亲背上的伤疤。

大龙:爸爸,痛吗?

张忠华:不痛。

秀兰:(含泪对张忠华)忠华,这些年来你为我们娘俩儿受苦了。

张忠华:(紧握着妻子秀兰的手)秀兰,咱们今天就可以回到祖国,往后咱们一家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再也不会让你和大龙担心了。

金朝贵端着做好的黑椒牛扒走到队长张忠华和其妻儿的面前。

金朝贵:队长,大嫂,大龙,这是我给你们做的黑椒牛扒,快趁热吃吧。

大龙:(接过黑椒牛扒,感激道)谢谢金叔叔。(闻了闻黑椒牛扒)好香啊。

金朝贵:多吃点,大龙。(离去)

大龙:(对父母亲)爸爸,妈妈,我们一起吃吧。

张忠华:好,大龙真乖。这牛扒有点烫,爸爸吹一吹喂你。

张忠华拿出军用匕首切下一小块牛肉,吹了吹喂向儿子大龙。

大龙:(满脸幸福咀嚼着)谢谢爸爸。

张忠华:好吃吧?

大龙:好吃。

张忠华切下一小块牛肉,吹了吹喂向妻子秀兰。

张忠华:秀兰,来。

秀兰:(满脸幸福咀嚼着)很好吃,谢谢忠华。

这时,李腾发的手下和其收买、豢养的雇佣军持枪并提高警惕地正朝湖畔边摸来。

朱毅斌:(正巧看到李腾发的手下和其雇佣军而朝范仁杰和金朝贵大喊)老范,老金,你们赶紧押上李腾发快上车,他的人追来了。我去通知队长。(急忙跑向张忠华)

范仁杰和金朝贵顾不上军粮,直接押着李腾发坐上吉普车。

朱毅斌:(气喘呼呼的跑到张忠华一家的面前)队长,队长,李腾发的人追来了,还有他所收买、豢养的雇佣兵。

张忠华:(当机立断)我们赶快离开这。

张忠华与妻儿、朱毅斌快速坐上吉普车离开。

 

场次10   吉普车内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李腾发

金朝贵驾驶着吉普车快速在崎岖不平又犹如羊肠子般的山路上行驶着。

 

场次11   泰国郊外,多吉设下的关卡检查站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李腾发、多吉、外国夫妇、多吉的士兵们

内景:

一身军装、戴着一副墨镜且威风凛凛的雇佣军司令多吉正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一旁监视着自己的麾下士兵们正检查过往的车辆和乘车人员,妄图揪出张忠华等人救下自己的昔日主子李腾发。

外景:关卡检查站100米开外。

金朝贵驾车正行驶在山路上,身后的一辆私家汽车因刹车故障失灵加上车速又太快无法刹车而不停的按着喇叭,这辆私家汽车内坐着一对来自法国的外国夫妇和一名本地司机。

金朝贵:(对张忠华)队长,后面有辆私家车不停在按喇叭。

张忠华:让他先走。

金朝贵:是。(打方向盘让出路来)

这辆私家汽车径直又快速的朝前方驶去。

张忠华:(朝金朝贵大喊)快停车。

金朝贵急刹车将车停下。

金朝贵:怎么了队长?

张忠华拿出军用望远镜看到了前方关卡检查站的旗帜,那是一面骷髅头和匕首交叉的旗帜。

张忠华:(将望远镜递向金朝贵)你看看前方关卡检查站的那面旗,那是李腾发的雇佣军司令多吉设的卡。

金朝贵:(使用望远镜看到了旗帜,对张忠华)不如硬冲吧?队长。

张忠华:不行,这帮雇佣军可不是一帮乌合之众,我怕伤着秀兰和大龙。

范仁杰:(揪住李腾发的衣服将他提起)队长,反正这个王八蛋现在在我们手里,不如拿他做挡箭牌冲过去,我就不信多吉敢向他昔日的主子开枪。

张忠华:不行,万一交起火来走了火怎么办?我们还拿什么向泰国政府交代而回到祖国?子弹可不长眼睛啊。

朱毅斌:(摆出苦瓜脸抱怨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样才叫行呢?

张忠华:冷静,冷静,我现在在想办法。

载着外国夫妇的私家汽车因刹车故障失灵加上车速又太快刹不住车而径直的朝多吉所设的关卡检查站撞了过去,这一撞不仅差点撞死多吉,还撞倒了多吉的军旗,三名反应慢又来不及躲避的多吉麾下士兵活活的被汽车撞死,不是脑袋开花脑浆满地就是肚子开花五脏六腑全流出,死相极惨。

愤怒的多吉士兵们纷纷持枪蜂涌般将这辆私家汽车团团围住。

多吉的士兵A:(将枪口对准司机,骂骂咧咧)他妈的王八蛋,敢撞我们的军旗和我们的弟兄,会不会开车?(打开车门)你给我下来,下来。(愤怒的将司机拖下车去)

多吉的士兵B:(打开后驾座的车门,凶神恶煞的对车内外国夫妇)还有你们都下来,快下来,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去,妈的。

多吉的士兵BCD愤怒的将这对外国夫妇拉拽下车。

私家汽车司机:(神色恐惧、浑身颤抖对多吉的士兵A进行解释)对不起长官,我的刹车坏了,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外国男子:(也神色恐惧、浑身颤抖对多吉的士兵B进行解释)各位长官们,我们的车真的是刹车坏了,真不是故意的,我们是从法国来贵国旅游的,真的别无任何歹意。

多吉的士兵B:(不依不饶的骂骂咧咧)他妈的,外国人就可以横行霸道啊?

多吉的士兵A:妈的王八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撞我们的军旗不说还撞死了我们三个弟兄,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我们的大旗和我们的弟兄。(对身旁的两名士兵发号施令)康巴尔,甲瓦,你们给我把他按住。

多吉的士兵EF背起枪上前将私家汽车司机的双手牢牢按住。

多吉的士兵A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大砍刀。

私家汽车司机:(痛哭着大声求饶)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求求你,求求你...

多吉的士兵A一刀下去,砍下了私家汽车司机的头颅。

外国女子:(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捂住了双眼)哦,上帝啊,他们好残忍。

外国男子:(对妻子)我早就叫你别跟我一块来,可你就是不听。

外国女子:为什么我不能到这里来?

面无表情的多吉双手背在身后走到这对外国夫妇的面前。

多吉的士兵A:(对外国夫妇)这是我们的司令多吉,你们去跟他解释。

外国男子:(拿出自己的护照对多吉)长官,长官,我相信你是明白事理的人,我们的车确实是刹车坏了,并不是故意去撞你们的军旗和你的人。(双手将护照毕恭毕敬的递向多吉)这是我的护照,我们是从法国来贵国旅游的,真的只是旅游,别无任何歹意,你别多想,今天真的是刹车坏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放了我们吧。

多吉:(歪起一边嘴角露出了邪笑)你倒挺会说话的,快张开你的嘴,快。

外国男子:(神色惊恐)你要干什么?

多吉:(怒吼着)快张开你的嘴,不然我就杀了你和你的妻子。

外国男子浑身颤抖着慢慢张开了嘴。

多吉迅速拔枪扣动版机朝外国男子的嘴巴射击,子弹当场打穿了外国男子的嘴,鲜血直喷。

朱毅斌:(看不下去,愤怒对张忠华)队长,我们动手,宰了这群畜牲。

张忠华:算了,不要节外生枝,这就是多吉的性格。

外国女子亲眼见到自己的丈夫被多吉射杀而吓得惊声尖叫而逃跑,多吉操起狙击枪瞄准外国女子的后脑勺。

大龙:(也实在看不下去多吉的天性残暴而紧握着父亲的手)爸爸,你还是救救那位外国阿姨吧,她好可怜,我们带她一起走。(眼里流露出同情的泪水和渴望)

就在多吉正要扣动扳机时...

持着狙击枪的张忠华站在外国女子的面前。

张忠华:(大喊)趴下。

外国女子机智的趴下,张忠华一枪射瞎了多吉的一只眼睛将其干翻在地,然后在其弟兄们的火力掩护之下成功的救回外国女子,趁雇佣军不备以榴弹和手雷作掩护并火速冲出关卡检查站逃离。而多吉则捂着被打瞎的右眼趁乱逃跑。

 

场次12   泰国郊外,毒龙族村落内   日

出场人物:多吉、西纳瓦、多吉的士兵们、西纳瓦的族人们

右眼戴着黑色眼罩的独眼龙多吉和其士兵们将毒龙族全部族人统统包围了起来,两名毒龙族的族人被倒吊在一棵树上。

多吉:(对毒龙族部落首领西纳瓦)西纳瓦,我很尊敬你们族人,在很多族人之中,你们毒龙族是最好的追捕手。我们的将军李腾发被抓,所以我想请你们帮我追踪一个人,一个绝不简单的中国人,他叫张忠华,你们很容易认识他的。我可以失去一只眼睛,但是绝不能失去我的尊严,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假如你们不肯合作,我将把你们全部杀光,就像杀蝼蚁一样容易,听见了没有?

多吉当场命令一名麾下士兵开枪射杀了被倒吊在树上的两个毒龙族的族人,任凭乌鸦啃食其尸体以作警告。毒龙族部落的首领西纳瓦同情的看着乌鸦啃食的两名族人尸体而欲言又止,无可奈何的摇头叹气。

 

场次13   泰国郊外,恐龙谷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外国女子、李腾发

金朝贵驾车刚来到恐龙谷时,吉普车突然停了下来。

朱毅斌:老金,干什么停车呀?是不是车子坏了?

金朝贵:(叹气道)没有汽油了,我们下车走吧。

张忠华等人下车,押着李腾发步行朝前走。

外国女子:(感激的对秀兰)谢谢你们救了我。

秀兰:不用客气。

外国女子:我叫蒂娜,你叫什么?

秀兰:秀兰。

大龙:(对外国女子微笑着)老外阿姨,我叫大龙。

外国女子:(对大龙微笑着)真乖,很高兴认识你们。

朱毅斌:(一边行走着,一边表情茫然环顾着四周)队长,这是哪儿?

张忠华:恐龙谷,离泰国政府驻地100公里,还要经过一片沼泽地过条河才能到达。

朱毅斌:(不高兴的抱怨着)这泰国政府可真是折磨人,打扫厕所给人家做保姆擦屁股的这些破事尽是让我们中国人来做,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狡猾的李腾发趁朱毅斌在抱怨不备时,悄悄扔下了随身携带的一副佛牌,但没注意走在后面的大龙,大龙捡起了佛牌。

就在这时,走在最后面负责断后的金朝贵和范仁杰突然开火击毙了沿途追来的李腾发部下和其雇佣军。

金朝贵:(愤怒地)妈的,这些家伙的鼻子简直比狗还灵。

李腾发:(得意的笑道)我早就说过,在我的地盘你们是跑不掉的,这到处都是我的人。。

大龙:(将佛牌递向李腾发)叔叔,这是不是你丢的?

李腾发大吃一惊,看了看张忠华等人,随后带着愤怒的眼神看着大龙。

大龙:你的佛牌到处乱扔,佛祖不会保佑你的,快收起来吧。

金朝贵:(愤怒的抓着李腾发的衣服,怒不可遏)你妈的个王八蛋,我是说我们走到哪儿,他们就追到哪儿,原来是你乱扔佛牌给他们通风报信,看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张忠华:(急忙制止金朝贵)老金,别冲动,你作为大龙喜欢的叔叔之一,我不想你在我孩子面前打人树立了一个坏榜样,你给我冷静点。

金朝贵:(冷静了下来,但仍喘着愤怒的粗气怒瞪着李腾发)狗杂碎,等大龙不在的时候,看我非揍死你不可。

张忠华:老金,给我彻底在他身上搜搜,看看还有什么。

金朝贵:是。(将李腾发的浑身搜了个遍,最终搜出三张佛牌)除了这三张佛牌外,别无他物了。

张忠华:老金,大龙,你们把佛牌都交给我。

大龙、金朝贵都将佛牌交给了张忠华,张忠华将这三张佛牌埋进了土里,出于对佛祖的尊重而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场次14   泰国郊外,沼泽地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外国女子、李腾发、西纳瓦、毒龙族的族人们

张忠华一行人来到沼泽地瞬间陷入了“毒龙族”土著民的包围中,好在他们有枪傍身,同时外国女子也持枪加入了战团,很快就把毒龙族土著民纷纷击退。

正当张忠华准备杀死毒龙族土著民首领西纳瓦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爱子大龙不见了,于是他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长矛去寻找大龙,毒龙族土著民首领西纳瓦也躲过了一劫。

原来多吉的手下士兵在他们与毒龙族土著民的混战中趁机抓走了大龙。

 

场次15   泰国郊外,野草丛内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大龙、秀兰、朱毅斌、多吉、多吉的士兵们

多吉企图放火烧死大龙以报当时张忠华射瞎他一只眼睛的仇。

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好在多吉料到大龙活不成而与士兵离开,聪明的大龙利用其父亲张忠华教给他求生的方法而刨坑用泥土把自己掩埋起来,成功的在大火中活了下来。

张忠华与妻子秀兰和朱毅斌赶来,看到大龙成功活了下来,父子俩相拥而泣,紧紧抱在一起。

 

场次16   泰国郊外,丛林内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外国女子、李腾发

张忠华等人押着李腾发行走在丛林内,不料却遭到李腾发的部下和其雇佣军的伏击,范仁杰英勇战死。

朱毅斌将范仁杰埋葬后为他举行了一场简单的葬礼,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朱毅斌:(哭喊着)老范,范仁杰,我们在你的坟前撒满了菊花种子,以后你不会再寂寞了,你看见了菊花就好像看见了我们一样。(怒瞪着李腾发)你这个畜牲王八蛋,是你害死了范仁杰,我要替他报仇,我要杀了你。(冲向李腾发)

张忠华:(急忙拉着朱毅斌)老朱,你冷静,冷静...

朱毅斌:(已经失去理智)你别拉着我,别拉着我,让我杀了他,杀了他...

张忠华重重给了朱毅斌一记重拳,朱毅斌冷静了下来。

张忠华:(双手捧着朱毅斌的脸庞)老朱,你冷静,冷静...

朱毅斌泣不成声。

 

场次17   泰国郊外,平原上的小木屋内、外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秀兰、大龙、外国女子、李腾发、多吉、李骄鹏、西纳瓦、多吉的麾下士兵们、李骄鹏的士兵们(李腾发的手下)、西纳瓦的族人们

张忠华等人押着李腾发来到平原上的小木屋外。

张忠华:(对朱毅斌)老朱,你和我去小木屋看看什么情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开枪。

朱毅斌:是,队长。

朱毅斌和张忠华已秘密潜入到小木屋里,正看到一身军装且浑身已绑满炸药的赵毅正盘腿席地而坐在地上,他双眼禁闭。除此之外,整个小木屋内也装满了炸药。

赵毅:你们一开枪就同归于尽,这里四处都是炸弹,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朱毅斌:(提高警惕对张忠华)队长,他是个疯子,我们要多加小心。

张忠华:(眉头紧锁,试探地)赵毅,赵毅,是你吗?

赵毅:(听出张忠华的声音睁开眼认出了张忠华,兴奋地)张忠华,是你,我的好战友,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上前紧紧拥抱着张忠华)你还记得吗?我们作为雇佣军为了保卫祖国不受侵犯还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呢。你可真行,还没有被炸死。

张忠华:(笑着)老赵,你没死,我怎么敢死啊?

赵毅:这是迟早的问题啊。

张忠华:(对朱毅斌)这里没事了,叫他们进来吧。

朱毅斌:(朝屋外大喊)兄弟们,你们可以进来了,木屋的主人是我们队长的战友赵毅。

金朝贵等人押着李腾发进屋。

外景:

多吉和李腾发的儿子李骄鹏走到西纳瓦的面前。

西纳瓦:(对多吉和李骄鹏)根据我们族人的追踪,张忠华就在那所小木屋里,错不了。

多吉:(对李骄鹏)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并肩作战,因为我们是自己人而且有着共同的敌人。事成之后你们把我们的主子带走,把中国人张忠华交给我,由我任凭处置。

李骄鹏:好,一言为定,反正我们也恨他。(热情的与多吉握手)

 

场次18   同场次17   夜

出场人物:张忠华、赵毅、黎树美

张忠华与赵毅站在窗前闲聊着,赵毅的未婚妻黎树美端来一盘子水果走到张忠华和赵毅的面前。

黎树美:(热情地)请吃水果。

张忠华:谢谢。(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赵毅也拿了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黎树美离去。

赵毅:(对张忠华)你抓李腾发的报酬就是想带你妻儿和战友回祖国?

张忠华:嗯。

赵毅:你认为祖国很好吗?当初我们的父辈就是错跟了国民党蒋介石才使我们沦落到流浪异国他乡的地步,你能保证咱们的祖国人民不恨我们吗?

张忠华沉默不语。

赵毅:你去过祖国吗?

张忠华:没有。

赵毅:其实在哪都一样,到处都是乱哄哄的。

张忠华:祖国是我们的母亲,你为什么不回去?

赵毅:那你开始为什么不回去?

张忠华:因为我们是被祖国母亲遗忘的人,并不是被抛弃。

赵毅:我一定会帮你逃离此地,因为这些年来,我已经囤积了大量的军火和炸弹,你大可放心,不必担忧。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再说这些废话了,我们也难得相见,走,去喝一杯吧。

 

场次19   同场次17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朱毅斌、金朝贵、范仁杰、秀兰、大龙、外国女子、黎树美、李腾发、多吉、李骄鹏、西纳瓦、多吉的麾下士兵们、李骄鹏的士兵们(李腾发的手下)、西纳瓦的族人们

多吉带着麾下军队和李腾发的部下以及西纳瓦的土著民包围了小木屋,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杀死张忠华一行人并救下昔日的主子李腾发。在多吉一声令下之后,所有人朝小木屋发起进攻。

虽然正邪双方人数差距巨大,但好在赵毅储备了大批的军火和炸弹,打退了多吉麾下军队和李腾发部下的三次进攻,死伤惨重。但是随着战斗时间的延续,张忠华等人渐渐落入了下风,朱毅斌和外国女子也壮烈牺牲,小木屋也被炸毁。

张忠华拜托赵毅带着自己的妻儿和李腾发离开,为掩护赵毅等人撤退而自己留下来打掩护,引爆了提前布置好的炸弹。一声巨响之后,大批的雇佣兵和李腾发部下被炸死。但是多吉的部下士兵人数众多,死了一批就会有另一批补上来,他们将张忠华包围起来。

多吉:(对李骄鹏和西纳瓦)你们继续追击他们,把我们的将军救回来,我要慢慢弄死这中国人。

李骄鹏和西纳瓦各自带着自己的部下继续追击金朝贵、赵毅等人。

残暴的多吉为报一眼之仇而用针线硬生生的将张忠华的眼睛缝了起来,然后又命令自己麾下士兵将张忠华用绳索吊挂在半空中,妄图晒死张忠华。

多吉:(怒视着张忠华)以眼还眼这很公平,你很能忍受是不是?法国人可以挨一个小时,美国人三十分钟,我今天要看看你们中国人可以挨多少时候。

 

场次20   泰国郊外,小河边   日

出场人物:金朝贵、赵毅、黎树美、秀兰、大龙、李腾发

金朝贵、赵毅、黎树美、秀兰、大龙押着李腾发来到小河边。

金朝贵:这就是我们要到的地方,过了这条河就是泰国政府的驻地了。

大龙:怎么没有人来接应我们呢?

李腾发:不会有人来接应你们的。

大龙:我去救爸爸。

秀兰:大龙,你不要乱跑。

赵毅:不用担心,我会找到他的。如果我们都遭遇到了不测,你们就开枪打死李腾发,杀了他也是赚。(正要离去)

金朝贵:老赵,你到哪儿去?

赵毅:我去找张忠华,能把尸体找回来也好。(离开)

就在赵毅离开后,金朝贵等人就遭到李腾发部下李骄鹏的袭击,甚至还强暴污辱了赵毅的未婚妻黎树美,由于西纳瓦同情张忠华等人而未参与任何暴行,在这里他只是充当了一名过客而已。

金朝贵等人为了自保,将李腾发拿作人质。

 

场次21   泰国郊外,平原上的小木屋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大龙、赵毅、多吉、多吉的士兵们

外景:

大龙看到父亲正吊挂在半空中而点燃了一箱子的炸药。

多吉:没有人能挨得过三小时,你根本就不是人,我们的游戏不玩了,我要杀了你。(拔出枪正要朝张忠华射击)

大龙:(自言自语)炸,炸,快炸呀。

箱子内的炸药爆炸了。

多吉:(对士兵们)他们回来攻击我们了,快过去看看。

多吉的士兵A:是。

待多吉和其麾下士兵们纷纷跑过去后,大龙用小刀隔断了绳子和绑在父亲身上的绳子。

大龙:(含着泪)爸爸,我来救你。你没事吧?还能走吗?

张忠华:(咬咬牙)能。

大龙和父亲朝悬崖边跑去。

多吉:(回头看到张忠华父子俩逃跑的身影而怒骂着)他妈的,他跑掉了,你们这群该死的蠢猪都给我把他抓回来,快。

多吉带着士兵朝张忠华追去。

赵毅:(赶到这里看到张忠华的身影,庆幸地)谢天谢地,张忠华还没死。

 

场次22   泰国郊外,悬崖边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大龙、多吉、多吉的士兵们

张忠华和大龙跑到悬崖边,悬崖下方是一片湖。

张忠华(对儿子)大龙,别怕。(抱着儿子跳入湖里)

多吉和其士兵们追来,看到张忠华已跑掉而愤怒的朝天放枪,放声怒吼着。

 

场次23   泰国郊外,湖畔边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大龙、赵毅

张忠华和儿子大龙坐在湖畔边。

大龙:(对父亲)爸爸,你忍着点。

看着浑身是血的父亲,大龙一边流着泪,一边把那些沾血的针线一一取了下来。

这时,赵毅持枪赶来找到了张忠华。

大龙:(热情的打着招呼)赵叔叔。

赵毅:(热情回应着)大龙。

张忠华:(对赵毅打着招呼)老赵。

赵毅:(热情回应着)老张。

张赵战友二人亲热相拥。

 

场次24   泰国郊外,小河边   日

出场人物:张忠华、赵毅、金朝贵、秀兰、大龙、黎树美、李骄鹏、西纳瓦、多吉、李腾发、李骄鹏的部下们、西纳瓦的族人们

赵毅和张忠华父子成功汇合之后来到小河边,正看到李骄鹏的部下正对自己的未婚妻黎树美实施强暴。

赵毅:树美...(愤怒地)天呐,我的天呐。(举起枪正要冲过去拼命)

张忠华:(急忙拉住赵毅)老赵,别冲动,我有办法救下你未婚妻黎树美。

赵毅:(含泪对张忠华)好战友,再见了。

张忠华:再见?你这是什么意思?老赵。

赵毅:我爱我的祖国,其实我早已厌倦了这种流落异国他乡又充满战乱的生活,除了我的未婚妻黎树美外,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是你还有个儿子,你们都要替我好好活下去,平平安安回到祖国。

赵毅说完就点燃了身上的炸弹,他奋不顾身的冲进敌营紧紧抱住未婚妻黎树美与李骄鹏及其部下同归于尽。

在清理残敌的战斗中,金朝贵为掩护大嫂秀兰而不幸牺牲。

看着昔日的战友一个个的死去,张忠华的心里十分难受。就在这时候,多吉挟持着大龙再次杀了过来,悲愤的张忠华此刻怒气冲天,他愤怒的咆哮着就朝多吉冲了过去,俩人扭打在一起。多吉捡起一旁的木棍把张忠华重重打倒在地,然后一记左勾拳直打得张忠华口吐鲜血、眼冒金星。而张忠华也不甘示弱,找准时机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拳打爆了多吉最后一只眼睛成了瞎子,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多吉疼得捂着被张忠华打瞎的最后一只眼睛嗷嗷惨叫,顿时丧失了战斗力。张忠华乘胜追击捡起地上的枪将多吉击毙。

浑身伤痕累累的张忠华在爱子大龙和妻子秀兰的陪同下一起将大毒枭李腾发带上了小木船。

李腾发:(苟延残喘嘴壳硬)就算你把我交给泰国政府,你也没有成功,我坐牢只不过暂时失去了自由,可是你那些战友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张忠华一记重拳将李腾发打晕了过去。

这时,西纳瓦和几名族人也坐上了小木船。

西纳瓦:(对张忠华)勇敢的中国人,为了报答你不杀之恩,这一程由我们亲自护送你,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西纳瓦亲自划着小木船朝泰国政府的驻地驶去。

屏幕下方现字:

泰国政府也未食言,最终张忠华和其妻儿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711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