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亲情无价(微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梗概:
    故事发生在一个命运多舛的周氏家庭里,该家庭有一对年迈的周氏父母亲,父母亲膝下有一对龙凤胎儿女们,长子周翔和儿媳李琳共同打理着自己的小酒楼,该酒楼名为“翔琳酒楼”,是以周翔和李琳这对小夫妻俩的名字共同取的。由于长子周翔出人头地早有出息、也有能力挣钱养家糊口以及对父母亲尽份孝心,于是周氏老两口就把所有的关爱都倾注在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小女儿周彤的身上,尤其是对小女儿周彤的婚姻大事严格把关,总觉得许多小女儿的追求者都配不上自己的掌上明珠,但是周氏老两口不知道的是小女儿周彤已经背着他们跟比自己大十岁而且又离过婚的中年男子李骄壮谈起了恋爱。周彤深爱着她的男朋友李骄壮,虽然这对小情侣交往的时间并不长久,但是这感情却升温得很快,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于是周彤就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李骄壮去见自己的父母亲谈谈自己的婚事该怎么办。可是满心欢喜的周彤却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与父母亲的碰面竟然会给自己的人生、生活甚至于整个周氏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周彤的母亲是个传统又守旧的完美主义者,因李骄壮曾经离过婚而且又比周彤大十岁而坚决反对小女儿周彤与李骄壮的婚事,这让周彤感到很无奈,但又无可奈何、一筹莫展。
    哭诉无门又走投无路的周彤找到自己的亲哥哥周翔,希望亲哥哥周翔能出面帮着自己给父母亲说说好话进而同意自己与李骄壮的婚事。本来周翔也不同意自己妹妹周彤与李骄壮的婚事,但得知妹妹周彤竟怀上了李骄壮的孩子后并把这事告诉了父母亲。周翔的所作所为并不是故意去气自己的父母亲,而是希望父母亲能同意妹妹周彤的婚事,毕竟这生米都煮成了熟饭,妹妹的怀孕是明摆在眼前的事实,谁都无法去改变,只能面对现实并接受这一切事实。
    周氏亲兄妹的母亲得知小女儿周彤怀孕的事实后不但不安慰、不理解、不接受甚至坚决不同意小女儿周彤与李骄壮的婚事,反而对周彤和李骄壮大发雷霆,然后就是一番各种臭骂甚至用各种难听又过激的话语去侮辱、刺激小女儿周彤。周彤是彻底崩溃了想跳楼轻生,但轻生未遂的周彤也不幸意外流产失去了孩子并被李骄壮狠心抛弃。原来李骄壮跟周彤结婚完全不是为了爱情、为了爱周彤,纯粹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续李家香火,因为在李骄壮的爱情价值观和世界观里,孩子才是第一位而不是周彤,这其实也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而且这种态度才是对周彤最大的伤害。
    一向深爱着李骄壮的周彤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种流产又被男友李骄壮抛弃的残酷现实而神经失常疯了,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神志模糊不清醒而且整天胡言乱语甚至做出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和事情出来的精神病患者。
    与此同时,周翔也不幸患上了尿毒症,急需换肾才能延续自己的生命,但奇迹的是妻子李琳的肾型竟与周翔相符,李琳完全可以尽到作为妻子的责任和爱去拯救生命垂危的丈夫周翔,但是李琳从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口中得知自己失去了一个肾而给自己的生活和饮食所带来的种种不便和影响后就狠毒抛弃了急需换肾被拯救的丈夫周翔。
    自私自利又毫无同情心和人情味的李琳于是想到了周彤,竟对周彤动起了邪念并打起了周彤的主意,就是说服公公婆婆让周彤捐出自己的肾来拯救自己的丈夫周翔,但遭到公公婆婆的极力反对。因为在周氏亲兄妹的父母亲看来,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无论伤了哪一块或是掉了哪一块都无比心疼,何况周彤现在患上了精神疾病也已经够惨也够可怜的了,这就是天下父母心。
    这公公婆婆不同意,李琳也毫无办法,于是李琳亲自找到周彤,试着说服周彤捐出自己的肾拯救自己的丈夫周翔。但让人感动流泪的是在周彤神志模糊不清的情况下竟同意捐出自己的肾拯救亲哥哥周翔,还把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也送给了哥哥保佑哥哥一生平安,这就进而诠释了亲情的无价也揭发了爱情的自私、虚伪与狭隘。
    有天周翔和其母亲在寻找妹妹周彤的过程中为保护横穿马路的妹妹而被私家汽车撞伤了腿住进了医院,但好在周翔的小腿骨有些撕裂未伤到骨头并无大碍,只是他所患的尿毒症会让他的腿伤恢复得比平常人慢。但就在周翔住院期间,让人可恨的是神志模糊不清的周彤被大嫂李琳以体检为幌子秘密将周彤骗进了医院,并利用金钱拉拢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给丈夫周翔做换肾手术,为保密起见不让丈夫和其公公婆婆知道这事,于是李琳让胡宁强医生谎骗周翔和其父母亲说是在外找到了合适的肾源。
    其实胡宁强医生对李琳的这一做法也确实深恶痛绝,但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自己应尽的天职,眼下燃眉之急还是救人要紧,于是胡宁强医生本着自己的天职为周翔做了换肾手术,这样一来周翔不仅获得了新生,同时周翔的父母亲和其妹妹周彤也有了坚强的依靠和照顾,然后再对周翔摊牌说明一切真相让周翔看清妻子李琳的真面目,至于他们小俩口的婚姻何去何从由周翔作出公正的决定。
    被蒙在鼓里且获得新生的周翔在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的口中得知一切真相同时看清妻子李琳的真面目后,愤怒的周翔当即与李琳离了婚绝不优柔寡断,同时把自己的名下酒楼无私转给了亲妹妹周彤作为回报和补偿并担负起了一辈子终身不娶照顾亲妹妹周彤和其父母亲的责任。

剧情简介:
    丈夫周翔不幸患上尿毒症,妻子李琳的肾型与周翔相符完全可以拯救自己的丈夫,但是李琳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失去一个肾从而给自己生活和饮食所带来的种种不便和影响后就狠毒抛弃了急需被拯救的丈夫。周翔的亲妹妹周彤因父母反对自己的婚事又被男友李骄壮抛弃而精神失常成了疯子、精神病患者,但让人感动的是在周彤神志模糊不清的情况下愿意捐出自己的肾拯救了亲哥哥周翔,进而诠释了亲情的无价也揭发了爱情的自私、虚伪与狭隘。

人物小传:
周翔:男,“翔琳酒楼”的老板,有一对年迈的父母亲和一个大学刚毕业不久且涉世未深的亲妹妹周彤。
李琳:女,周翔的妻子,自私、虚伪,狭隘。
周彤:女,周翔的亲妹妹,大学毕业不久且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很想结婚。
李骄壮:男,中年人,周彤的男友又比周彤大十岁,曾经离过婚,很想结婚要孩子而不是真心爱着周彤。
周氏亲兄妹的父母亲
胡宁强:男,肾外科专家、医生,心地善良,分得清是非善恶。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

剧本正文:
场次1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日

出场人物:周彤、李骄壮、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周彤和其男友李骄壮及其父母亲坐在客厅内。

周氏亲兄妹母亲(对李骄壮):骄壮啊,怎么没听我家彤彤说起过你呢?

周彤(抢先):妈,我们交往还没多久,所以就没跟你们说。

李骄壮(附和着):对对对,我跟彤彤是一见如故,再说我们的年龄也不小了,所以想早点把这婚事给办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皱眉):没认识多久就结婚,这也太快了点吧。

周彤:妈,这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了现在闪婚的人可多了去了,我们这算什么呀?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高兴瞪着小女儿):周彤,我在问李骄壮呢,你插什么嘴?去,去厨房削水果去。

周彤胆怯的看了看母亲,又无奈的看了看李骄壮,随后站起身走进厨房削水果。

李骄壮(严肃又诚恳对周氏亲兄妹母亲):伯母,其实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人做事都会仔细的考虑,所以说您就放心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眼神有点鄙夷看着李骄壮):是吗?那你今年多大啦?

李骄壮(犹豫了会儿,表情有点尴尬):我今年36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惊讶):什么?36?那么大的年龄还没结婚。

周氏亲兄妹父亲(对老伴儿):老伴儿啊,现在的孩子结婚都结得早,咱们家的老大翔子不是35才和琳儿结的婚吗?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耐烦):我说老头子,可是咱们的彤彤才26岁,这年龄相差也太大了点吧,整整十年啊。

李骄壮:其实我离过一次婚,但是我没孩子。

周氏亲兄妹母亲(震惊看着李骄壮且提高嗓门):什么?你离过婚?

周彤(不高兴走出厨房对母亲):妈,你别用老眼光来看人行不行?现在离婚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回应小女儿):周彤,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了解一下李骄壮的情况你就不高兴了,那何必带他回来见我们呢?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事我就不管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站起身回卧室,重重关上了门。

尴尬的周彤与李骄壮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场次2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外,楼下小区一角   日

出场人物:周彤、李骄壮

周彤满脸不高兴的站在李骄壮的面前。

周彤:大壮,我说你刚才怎么跟我爸妈说你离过婚的事情啊?

李骄壮:我可不会撒谎,这事儿瞒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再说了现在要不把话说清楚,那以后落下矛盾,岂不害了我自己吗?

周彤(满不在乎):那好,那我去医院把孩子给打掉,这婚我就不结了,我们分手吧。(转身离去)

李骄壮(急忙上前拉着周彤的手):别别别。(严肃而又真诚)彤彤,我这不是说着气话嘛,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周彤惬意的一笑。

李骄壮:这孩子你千万得给我保住了,我们李家可是三代单传,咱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以前我那前妻沈媛媛就是不会生孩子,所以我妈就硬逼着我们离婚,本来没打算这么快叫你进门的,你看这不听说你怀了咱们李家的骨肉才松的口吗。你要真把孩子给做没了,那我怎么向我爸妈交代呢?所以这孩子啊你指定得给我们李家保住了。

周彤(笑着):看把你给吓得,我是在逗你呢,毕竟这是咱们的孩子,我怎么能忍心打掉呢?不过现在这样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估计今天很难说动我爸妈。(沉思了会儿)这样,我待会儿去求求我哥周翔,让我哥去说说看,你就先回去静候佳音吧。

李骄壮:行吧,也只有这样了。

 

场次3   同场次1   日

出场人物: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卧室内:

周氏亲兄妹父亲坐在老伴儿的面前。

周氏亲兄妹父亲:我说老伴啊,其实我看李骄壮这孩子除了离过婚外,其它也还可以。

周氏亲兄妹母亲:我说老头子啊,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那李骄壮一看就是公子哥,花花肠子多还又离过婚,鬼知道是为什么而离婚。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怕没责任心,难道你就放心把咱们的亲闺女小棉袄彤彤交给这种人吗?

周氏亲兄妹父亲(沉思了会儿而点点头):那倒也是,只不过彤彤她...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高兴打断老头子):甭管她,她就是一时糊涂,咱们这做父母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开导开导她,给她正正方向,不然到头来吃亏的准是她。

周氏亲兄妹父亲(附和着):你说彤彤这孩子,什么人不好找啊,却偏偏找个离过婚的人。

周氏亲兄妹母亲(附和着):就是。

 

场次4   翔琳酒楼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少数顾客们

周翔站在柜台前一边使用计算器算着账、一边用笔记着账本。

周彤(走到哥哥的跟前):哥,哥...

周翔(抬头看了看妹妹,又继续忙活着):老妹,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你刚大学毕业不久不去找工作跑哥这来干嘛?

周彤:哥,我想找你帮个忙。

周翔:行,只要在哥的能力范围之内就一定尽力帮助你。你说吧,什么忙?

周彤:哥,请你先把你手里的活给放一放,咱们坐下说好吗?

周翔:好嘞。

周翔放下手里的活与妹妹周彤走到一空席桌前坐下。

周翔:什么事啊?老妹。

周彤:哥,是这么一回事儿,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叫李骄壮,我想跟他结婚。

周翔(笑了笑):我还以为多大事呢,合适就结呗,哥支持你。(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周彤:可是爸妈不同意呀,就因为他离过婚而且年龄比我大十岁。

周翔(吃惊):什么?离过婚?而且年龄还比你大十岁?瞧你这傻大妹真是缺心眼,别说爸妈不同意了,就连我这个做亲哥哥的也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再说你长得那么漂亮、可爱又乖巧,找什么样的不行却偏偏找个离过婚的还比你大十岁的中年人。

周彤(表情委屈):哥,人家李骄壮哪点不好了?长得高高大大的挺精神又帅气,还很体贴,对我又特别好,我就是想嫁给他。(拉着哥哥的手摇着、央求着)哥,算妹妹求你了,你帮我跟爸妈说说吧。

周翔(推开妹妹的手,态度坚决):得了吧老妹,既然咱爸妈都不同意,我去说也是白搭。

周彤:哥,你就算不为我着想,你也该为你外甥着想吧。

周翔(震惊的看着妹妹):周彤,你说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怀上孩子了?

周彤不敢看着哥哥周翔的眼神而默默的点点头。

周翔(愤怒):我说你这傻妹妹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这么缺心眼呢?未婚先孕是伤风败俗,你知道吗?你懂吗?亏你还是大学生,这二十多年的书你真是白读了。

周彤一直低着头沉默着,随后表情委屈再次拉着哥哥的手摇着、央求着。

周彤:哥,算我求你了,你就帮我说说吧。(表情似哭非哭)

周翔一脸尴尬又无奈的看着妹妹周彤不知说什么好而无奈叹气抹了抹自己的脸。

 

场次5   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翔与母亲行走在街道上。

周翔:妈,妹妹彤彤这事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和爸还能怎么管呢?

周氏亲兄妹母亲:我看李骄壮这人靠不住,再说了他们交往没几天就结婚,这也太快了吧,还是多了解了解好。

周翔(犹豫了会儿):妈,我就这么跟您说吧,彤彤已经怀孕有孩子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震惊看着长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周翔(表情难堪):我说妹妹彤彤已经怀上孩子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这,这,这...(被气得捂着胸口差点晕倒)

周翔(急忙扶住母亲):妈,妈,你没事吧?不要紧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捂着胸口喘着气,愤怒着):真是气死我了,你把周彤马上给我叫回来,还有把那姓李的也一起给我叫回来,看我今天怎么治他们。

周翔:行行行,我马上给你叫去。妈,我先扶你回家休息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捶着胸口愤怒的骂骂咧咧):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就生了周彤这么一个妖女出来?害人害己,真是作孽啊。

 

场次6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骄壮、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周翔、周彤、李骄壮、周氏亲兄妹父母亲都一起坐在客厅内。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瞪着李骄壮):李骄壮,今天把你叫来是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李骄壮:伯母,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别叫我伯母,谁是你伯母?别对我乱认亲戚。(手指着李骄壮的鼻子,声色俱厉)李骄壮,我告诉你,我不同意你和我小女儿周彤的婚事,请你以后别再来纠缠、骚扰我们家周彤。

周彤(站起身,委屈看着母亲):妈,你这是干什么呀?

周翔(也站起身,帮着妹妹说话):妈,你这话说得别那么绝。

周氏亲兄妹母亲(未理会儿女,毫不示弱站起身,怒瞪着李骄壮):李骄壮,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

周彤:妈,我不同意,我爱跟谁结婚是我的自由。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瞪着小女儿):周彤,你要是跟李骄壮结婚,除非我死了。

周翔(表情难堪对母亲):妈,您看您这话说得真是有点过了,我们和爸听着也难受呀。

李骄壮(表情难堪对周氏亲兄妹母亲):伯母,哦不,阿姨,可是彤彤已经怀上我们李家的孩子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态度坚定、语气强硬):李骄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不会同意你和我家周彤的婚事。你们交往才多久?你知道吗?对于一个大学刚毕业不久的黄花大姑娘来说没有结婚就怀上孩子,那就是伤风败俗、败伦丧德。再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还离过婚,都可以做周彤他干爹了,你别想拿孩子来威胁我,孩子可以打掉,我绝不会同意把我女儿周彤嫁给你们李家,我更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的,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周彤(绝望无助哭泣着):妈,你这是怎么了?你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呢?李骄壮他哪里不好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周彤,你给我过来。(将周彤拉在自己的身边,怒瞪着李骄壮指着房门)李骄壮,你给我滚,请你滚出我们周家。

李骄壮(着急):阿姨,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我跟周彤是一见钟情、两情相悦,谁也没强迫谁,而且我...

周翔(打断李骄壮):行了行了行了,(上前拍着李骄壮的肩膀)大兄弟大兄弟,别说了别说了昂。这样,你今天先走,改天再来说吧,通融一下,通融一下昂。

周翔拉拽着李骄壮走出了家门。

周彤(哭泣着对母亲):妈,你不能这样啊,我求求你别这样好吗?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活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的不依不饶):你这死丫头,妈什么时候不为你着想了?昂?想死?想死还不容易吗?跳楼吃老鼠药随便你,就怕你以后跟了李骄壮生不如死。你看看你自己,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妖女出来?害人害己,真是作孽,你还是你吗?你还是我女儿吗?早知当初,我就该在你生下来的时候一屁股把你给坐死得了。

周氏亲兄妹父亲实在是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老伴儿用各种难听又过激的话语去侮辱、刺激小女儿周彤而站起身,愤怒敲击着桌子劝着老伴儿。

周氏亲兄妹父亲:老太婆,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啊?周彤她再有错,但她也毕竟是我们周家的血脉亲骨肉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看了看老头子自知理亏,拉拽着小女儿的手):走,你这不孝的死丫头跟我进屋去。

周彤(挣脱开母亲的手,崩溃着):妈,我哪儿都不去,我就是要跟李骄壮在一起。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但不理解小女儿周彤的苦衷而态度坚定、声色俱厉):你必须跟我进屋去,哪也不许去。(再次拉拽着小女儿的手往卧室里拽)

周彤用力挣脱开母亲的手跑向阳台,做出跳楼轻生的动作。

周彤(愤怒对母亲):妈,你要再这样逼我,我就不活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着急劝小女儿):周彤,你快下来,你不要命了啊。

周氏亲兄妹父亲(也着急劝小女儿):孩子啊,咱们有话都好好说,你千万别干傻事出来啊,你总得为我们作为父母亲着想吧。

周彤(失去理智崩溃愤怒着):爸,妈,你们为我周彤着想过吗?你们还当我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吗?居然骂我是害人害己的妖女,还说要一屁股把我给坐死,(表情狰狞、态度坚定)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这样逼我,我就不活了。

周氏亲兄妹父亲(悲痛看着小女儿):彤儿,我的孩子,你妈说的是气话你别当真,毕竟你也是从你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你也是我作为父亲手心手背上的肉啊,不管伤了哪一块,我都心疼啊,你别做傻事啊,我求求你,求求你。

楼下的周翔和李骄壮听见周彤过激跳楼轻生的言语而跑来看到正欲跳楼轻生的周彤。

周翔(担忧又愤怒的朝妹妹喊着):周彤,你在干嘛?你疯啦?别做傻事让我们担心。

周彤听见哥哥周翔的怒喊声而朝哥哥周翔看去。

周氏亲兄妹父亲趁着小女儿周彤看着亲哥哥周翔不注意也未来得及回应而强行将周彤从阳台上拉拽下来,不料周彤的腹部碰着了放在阳台上的花盆,周彤捂着腹部大声呻呤着。

 

场次7   医院,手术室外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骄壮、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医生ABC

周翔、李骄壮、周氏亲兄妹父母亲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

周氏亲兄妹母亲(忍不住大声武气骂李骄壮):姓李的,你给我家周彤灌了什么迷魂药了?害得她非要嫁给你。

周翔(表情难堪):妈,别吵,这里是医院,还嫌不够乱吗?

李骄壮尴尬的低下头。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瞪着李骄壮一言不发。

这时,医生A走出手术室。

周翔(急忙问着):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医生A:手术刚做完,孩子没保住,你们太不小心了。

李骄壮(惊讶):什么?孩子没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瞪了李骄壮一眼,对医生A):那我女儿没事吧?

医生A:身体伤害比较大,她需要好好调养,等过两三年后再要孩子吧。

李骄壮:什么?两三年?那她还怀得上吗?

医生A:要是再怀孕是比较困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对李骄壮):姓李的,你什么意思?你只顾关心你的孩子,从没见过你关心过我女儿,你这人也太自私太恶毒了吧,这就是你们李家人的臭德性吗?

周翔(表情难堪握着母亲的手央求着):妈,别吵别吵,(对母亲打着拜佛的手势)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这里是医院,禁止大声喧哗。

周氏亲兄妹父亲(急忙圆场对医生A):谢谢你了医生。

医生A走进手术室与医生B、医生C推着刚手术完的周彤回病房。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急忙跟着医生走向周彤的病房。

李骄壮傻傻的站着沉默着。

周翔(对李骄壮):你是选择跟我们去病房呢还是想继续留在这?

李骄壮:彤彤她哥,我有事想跟你说。

周翔:什么事?

李骄壮:我们出去说吧。

 

场次8   医院,住院楼外的一角   日

出场人物:周翔、李骄壮

周翔与李骄壮站在一起。

周翔:怎么啦?

李骄壮:彤彤她哥,事情到了这地步,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你看彤彤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再说你们周家也绝不会同意我和彤彤的婚事,所以请你转告彤彤,以后我...

周翔(打断李骄壮):李骄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彤彤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的关心和照顾,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也不能说走就走。

李骄壮(愤怒对周翔):我不负责任?活生生未出世见光的小生命被你们给弄没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负责任。

周翔:那是意外。

李骄壮:意外?我看你们就是存心的,弄下这烂摊子还要我来给你们擦屁股,你们姓周一家人都一个德性,死皮赖脸的。当初要不是彤彤硬说有了、硬逼着我回来跟她结婚,我才不会来呢,现在我们李家和你们周家也算扯平了。

周翔:你混蛋。(愤怒打了李骄壮一拳)

李骄壮捂着被打出血的脸,怒视了周翔一会儿后转身离开了。

 

场次9   医院,周彤的病房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身着病员服且面容憔悴并布满泪痕的周彤倚靠在病床床头,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坐在小女儿周彤的病床边。

周氏亲兄妹母亲(对小女儿):彤彤,爸妈都是为了你好,现在孩子没了,你就和那个男人断了吧。

周彤未理会母亲,回避着母亲看着自己的严肃眼神而偷偷的抽泣着。

这时,周翔走进妹妹周彤的病房。

周彤(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对哥哥):哥,李骄壮呢?

周翔(犹豫了会儿,强挤出笑容):妹妹啊,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躺下躺下,乖,听话。

周彤(听哥哥话而躺了下来):哥,李骄壮怎么不来看我呢?

周翔:哥看李骄壮有点伤心,哥就让他先回去了。妹妹,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给养好,少让哥和爸妈操心。(对父母亲)爸,妈,刚才我跟医生谈过了,妹妹没事儿,住一个星期的院就可以出院了。对了妈,你跟我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场次10   医院,住院楼外的一角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周翔、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翔与母亲站在一起。

周翔(愤愤不平):李骄壮这个王八蛋居然提出分手跑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跑了?我第一眼看这人就不地道,彤彤还把他当宝似的。

周翔:妈,不是我说您,有的时候你办事也是有点过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视着长子):周翔,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我错了?当初我就说过这人靠不住,是你妹妹硬要嫁给他的。哦对了,还有你,你不也帮着他们说话吗,现在坏事了都赖在我头上了,我看啊你妹妹现在这个样子你还不是有责任。

周翔:是,我是有责任,但是现在关键的不是责任不责任的问题,而是彤彤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那我们该怎么办?反正纸里也终究包不住火,况且彤彤现在是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我们不得不注意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真是作孽呀。

 

场次11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日

出场人物:周彤、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彤的卧室内:

身着睡衣的周彤正翻找着自己的手机。

周氏亲兄妹母亲端着一碗荷包蛋走进小女儿卧室,看着周彤在翻找着东西而皱着眉头。

周氏亲兄妹母亲:彤彤,你怎么才躺一会儿就下床啦?你出院不久就该多休息,多调养。

周彤未理会母亲,依然在翻找着自己的手机。

周氏亲兄妹母亲:你在翻找什么呀?

周彤:妈,我手机呢?

周氏亲兄妹母亲(愣了一会儿):那天摔坏了,你哥拿去修去了。

周彤:哦。

周氏亲兄妹母亲:坐下坐下,把荷包蛋吃了。

 

场次12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的楼下小卖部外   日

出场人物:周彤、小卖部老板娘王婶、周氏亲兄妹母亲

穿着睡衣的周彤来到这家小卖部外。

周彤(对小卖部老板娘王婶):王婶,我打个电话。

周彤说完拿起公用座机电话话筒,拨号给男友李骄壮打电话。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给谁打电话呀?彤彤。

周彤:我的一个朋友。

李骄壮接听了电话。

李骄壮:(电话画外音)喂,谁呀?

周彤:喂大壮,我是彤彤,你现在在哪儿啊?

镜头切换至正在接听手机的李骄壮。地点:茶楼内。

李骄壮(愤怒着):你别缠着我行不行?我那天在医院不是都跟你哥周翔说了吗?请你以后就别再来烦我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镜头回至周彤。

周彤(委屈流着泪):大壮,你这是怎么了?

李骄壮:(电话画外音)哼,你还好屁意思来问我?我看你们姓周的一家人都有神经病吧?那天你哥打我,我没找他算账就是好的了。周彤,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从今以后请你别再来烦我了,我也不会再见你,总之你好自为之吧,再也不见。

李骄壮挂断了手机,座机听筒传来急促的“嘟嘟嘟”声。

周彤因接受不了被李骄壮抛弃的残酷现实而神经失常疯了,成了精神病患者。只见周彤一边疯笑着手舞足蹈、一边自言自语且胡言乱语。

周彤:叫公子莫生气,且听奴家说根底,小奴花容月貌好,自小嫁给你做妻,愿和郎君白头老,比翼双飞枝连理。可恨你这负心汉,抛弃糟糠我不依,抛弃糟糠我不依...(疯笑着)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担忧又不理解的看着周彤):彤彤,你怎么啦?彤彤,彤彤...

周彤未理会小卖部老板娘王婶,她仍然一边疯笑着手舞足蹈、一边自言自语且胡言乱语朝街道上走。

这时,周氏亲兄妹母亲下楼找着小女儿周彤。

周氏亲兄妹母亲(一边走、一边着急的环顾四周喊着):彤彤,彤彤,周彤...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彤彤她妈,彤彤刚才在我这打了个电话后,人就不对劲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她给谁打电话了?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她说是她的一个朋友,我还听见她在电话里叫他大壮。

周氏亲兄妹母亲(震惊):坏了,坏了,这下坏了,她人呢?

小卖部老板娘:她往街道上走了,你快去看看吧。

 

场次13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客厅内:

头发蓬乱、满脸灰尘的周彤拿着一个苹果不停蹭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母亲的嘴,疯言疯语。

周彤:大壮,来,吃苹果,你不是说你最爱吃苹果了吗?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正表情伤痛的看着已经神经失常成了疯子、精神病患者的小女儿。

周彤:大壮,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放下苹果,站起身走向厨房)

周氏亲兄妹父亲(拉着小女儿的手,表情伤痛):孩子,孩子,别忙活了昂,今天爸来给你们做饭,爸知道你和大壮喜欢吃什么,你去休息吧,听话,乖昂。(系上厨式围裙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周彤(开始疯笑着手舞足蹈,自言自语又胡言乱语):叫公子莫生气,且听奴家说根底,小奴花容月貌好,自小嫁给你做妻,愿和郎君白头老,比翼双飞枝连理。可恨你这负心汉,抛弃糟糠我不依,抛弃糟糠我不依...(一边疯笑着、一边转着圈圈)

这时,周翔和妻子李琳回到父母亲家里,看着妹妹周彤正开心的转着圈圈且自言自语又胡言乱语而皱起了眉头。

周翔(表情茫然对母亲):妈,妹妹这又怎么啦?

李琳(附和着):怎么啦?妈。

周氏亲兄妹母亲(悲痛):翔子啊、琳儿啊,这可怎么办啊?彤彤,她疯了。

李琳(吃惊):什么?疯了?

周翔: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今天上午,妈上了一会儿厕所,彤彤就跑出去了,听你王婶说她在你王婶那儿给李骄壮打了个电话后就变成这样了。

周翔(看着妹妹疯了而悲愤):妈,可能是彤彤突然知道这个消息而受了刺激,都是李骄壮那小子给害的,如果中国没有法律,我非剁了这小子不可。(捏起拳头砸了下桌子)

 

场次14   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周翔、李琳、来来往往的行人们

周翔与妻子李琳行走在街道上。

周翔:琳儿,跟你商量个事儿,我妈跟我说她和爸住的老房子准备翻修,想搬过来住一段时间。

李琳(吃惊):搬过来?那就是说你妹妹彤彤也要过来?

周翔:是。

李琳(摆出一副苦瓜脸):能不能不让他们搬过来呀?

周翔:那你让他们住哪儿啊?

李琳:租房子住呀。

周翔(苦笑):租房子?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爸妈年龄都这么大了,再说了左邻右舍要是知道了不笑话我们不孝才怪,那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尤其是我,我还怎么在社会上做人啊?

李琳:那你妹妹过来也是一个麻烦呀。

周翔:行了行了,住段时间他们就走了,忍忍吧。

 

场次15   春天花园公寓,周翔与李琳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的母亲

客厅内:

周彤穿着嫂子李琳的比基尼内衣内裤还开心的拿着嫂子李琳的香水在客厅内喷来喷去并疯言疯语。

周彤(一边喷着香水很享受闻着、一边开心的疯言疯语):大壮,这是我们的新家,你闻闻香不香呀?(享受的闻了闻)哇哦,好香啊,真的好香好香。(在四周喷着香水)我要把我们的新家变为香香的。(疯笑着)

这时,李琳回到家里,看着妹妹(小姑子)周彤正穿着自己的比基尼内衣内裤还喷着自己的香水,表情顿时阴云密布。

李琳(愤怒上前从妹妹周彤手里夺过自己的香水,大声武气怒斥着):周彤,你知不知道这瓶香水多贵呀?还是你哥从法国巴黎给我买回来的,你看看你穿的露的,还是你哥送我的比基尼套装,这像什么话呀?(朝厨房怒吼着)妈,妈,你赶紧出来,出来呀...

周氏亲兄妹母亲(快步走出厨房来到客厅):怎么啦?怎么啦?

李琳(愤怒):你好好看看你女儿现在这个样子,穿着翔子送我的比基尼套装不说,还拿着翔子送我的香水到处乱喷像什么话呀?

周氏亲兄妹母亲(见状而抱着小女儿,抚摸着小女儿的头发):彤彤,彤彤,别闹了别闹了,这是你哥和你嫂子家,听话点听话点,不然你哥和你嫂子会不高兴的,听妈话听妈话,别闹了别闹了。

李琳(怒视着周氏亲兄妹母亲):妈,彤彤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竟穿成这样,虽然说咱们都是自家人,可万一家里要是来个客人看到她穿成这样而且还疯言疯语的怎么办?那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

周氏亲兄妹母亲:我带她回房穿衣服去,这就去这就去。(对小女儿)彤彤乖,彤彤乖,我们回房穿衣服去,穿衣服去,不然你哥和你嫂子会生气的,听话听歌,乖昂。

周彤:香香,香香,我要喷香香,我要喷香香。

周氏亲兄妹母亲:那是你嫂子的香香,你的香香在屋里,在屋里。(拉拽着小女儿回卧室)

李琳怒视着周彤和其母亲的背影而愤怒的喘着粗气,并看了看自己香水的容量。

 

场次16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内   日

出场人物:周彤、保安杨大叔、看热闹的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若干名

身着嫂子李琳睡裙的周彤拉着春天花园公寓小区保安杨大叔的衣服不放并疯言疯语,他们二人的周围围着看热闹且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若干名。

周彤:大壮,大壮,你怎么不回家呀?你知道吗我好想你呀?

保安杨大叔(一脸茫然看着周彤):你谁呀?你谁呀?你想干嘛呀?我姓杨,不是什么姓大的大壮,你认错人了吧我的小姐?

周彤:不不不,你就是大壮,我没认错人,我在家里等你好久了,跟我回家吧,我爱你,大壮。

保安杨大叔(无奈拿出对讲机呼叫):小王,小王,你快过来,我被一个疯子给缠上了,就在301号3单元一楼大门处,我一个人又对付不了,最好多叫些女同志来。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A(指了指周彤,问身旁看热闹的左邻右舍):这女的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B:不知道呀,我也从来没见过。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C:她怎么了呀?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A: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吧,你看看她都穿成这样也不怕害臊。

 

场次17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电梯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翔和其母亲正乘坐电梯前往一楼。

周氏亲兄妹母亲:你爸出去买菜,我就给花浇点水那工夫,你妹妹彤彤就不见了。

周翔:妈,你别着急,估计彤彤现在走不了多远,也就在这附近,咱找找,实在不行就报警。

 

场次18   同场次16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周氏亲兄妹母亲、保安杨大叔、看热闹的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若干名

周彤(仍拉着保安杨大叔的手疯言疯语):大壮,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宝宝好乖呀?你怎么不跟我回家看看你的宝宝呀?

保安杨大叔(再次使用无线电对讲机崩溃的求救着):小王,你现在在哪儿啊?我说你快点过来呀,你怎么慢吞吞的?不然我怎么脱身呀?

周翔和其母亲出电梯走出301号3单元一楼大门就看到妹妹周彤拉着保安杨大叔的手不放还疯言疯语,洋相出尽。

周翔(急忙上前拽开妹妹的手):彤彤,不许你这样,快放手,放手。

周翔母亲也急忙上前抱住小女儿周彤。

周彤(挣脱母亲的手,情绪激动):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我要跟李骄壮在一起,我就是要跟李骄壮在一起,谁也别想阻止我们拆散我们。

周翔(急忙抱住妹妹):彤彤,我是你哥哥周翔啊,我亲爱的妹妹,你冷静,冷静...

周彤冷静了下来。

周翔:妹妹,李骄壮在上班呢,他现在在工作,你不要去影响他,如果你爱他就不要去影响他,不然他会被扣工资会被考核的。

周彤(质疑的看着亲哥哥):他在上班吗?(又看了看保安杨大叔)

周翔(表情故作严肃认真):对对对,他在上班,上班。李骄壮现在在做保安,他真的在上班。

周氏亲兄妹母亲(附和着):彤彤,你哥说得对,李骄壮真的在上班,上班。

周彤(傻笑着):上班好,上班好,给我和宝宝挣钱花。

周氏亲兄妹母亲拉拽着小女儿周彤回家。

周翔(表情愧疚对保安杨大叔):实在对不起杨大叔,对不起对不起,我妹妹彤彤她脑子有点问题,(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请您多包涵,多包涵。

保安杨大叔(松了口气,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春天花园公寓小区居民A(对周翔):你妹妹脑子有问题可要看好了,要不哪天把房子烧了可怎么办?赶快送精神病医院吧。

周翔(表情难堪回应着):好好好。

 

场次19   翔琳酒楼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李琳、顾客们

周翔捂着自己的腰与李琳坐在柜台前。

周翔:琳儿,我跟你说啊,你不知道今天我妹妹可把我这脸给丢尽了。

李琳:她又怎么了?

周翔:穿着你的香奈儿牌睡衣满公寓小区跑,扭着保安杨大叔的手不放硬把他当成李骄壮,当时街坊邻居都在那看笑话、看热闹,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搞得我和我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琳(愤怒着):我说你这妹妹整天疯疯癫癫的,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她再这样下去,我们俩人的脸往什么地方搁啊?(斩钉截铁)要不这样,咱们回去跟爸妈商量一下,把她送去精神病医院吧,这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能解决麻烦啊。

周翔:说什么呢你?你以为我没这么想过吗?可那是我的亲妹妹呀,都一个妈生的养的,再说就算我们小俩口同意,可是爸妈那儿也不会同意呀。

李琳:可是我们把她送去精神病医院也是为她着想为她好呀,这是在帮她治病呀。你去说说,去试着说说看,別犟啦我求求你了。(对丈夫周翔打着拜佛的手势)

周翔沉默不语,表情有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腰部低声呻呤着。

李琳:我说你这一直捂着腰干嘛呀?

周翔:我这腰这两天一直疼,然后做什么事情吧,精神总是都不集中,老是精神恍惚的。

李琳:改天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周翔:行,我先进休息室躺一会儿昂,你帮我招呼招呼客人们。

李琳:好嘞,我扶你吧。(搀扶着捂着腰部的周翔去休息室)

 

场次20   春天花园,周翔与李琳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客厅内:

周氏亲兄妹父亲戴着老花镜在看着报纸,周氏亲兄妹母亲正喂着小女儿周彤吃着水果。长子周翔和李琳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周翔(对父母亲):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儿,您们看,彤彤现在脑子也不好使,老跟着你们住呢你们也费神,再说你们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要不咱们这样,把她送到医院吧。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视着长子周翔):医院?你说的是精神病医院吧?

周翔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周氏亲兄妹母亲(态度坚定):不行,我不同意,彤彤不能去那种地方。

周氏亲兄妹父亲:就是,我也不同意,再说彤彤去了那种地方准得吃亏。

周翔:爸,妈,你们看她现在一天稀里糊涂的啥都不知道,这万一哪天要是出点什么事儿,那怎么办呢?再说了你们都不是医生,我也不是医生,咱们把她送到医院去还不是为了给她治病呀。

李琳(附和着):就是呀。爸,妈,这彤彤在家里边穿着我的比基尼乱喷我的香水小打小闹就算了,可万一哪一天把房子给烧了,我们大家不都得跟着遭殃吗?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行了李琳,周彤是我的亲闺女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说不行就不行。

周翔:妈,不是我们嫌弃我们的妹妹彤彤,我们是真心为大家好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别说了周翔,反正啊我和你爸就是不同意这个事。你现在还没有孩子,等你有了孩子之后,你就会理解我们作为父母亲的心。

李琳:爸,妈,我们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你们把周彤接过来住。

周氏亲兄妹母亲(怒瞪着儿媳李琳):李琳,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嫌弃我们了?

李琳故意低头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周氏亲兄妹母亲(对老伴儿):老头子,我们收拾东西马上走。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回屋收拾行李。

周翔: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未回应长子周翔,周彤则看着哥哥周翔傻笑着不说话。

周翔(愤怒手指着妻子李琳):李琳啊李琳,你真是不会说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摇头叹气)

李琳满不在乎的双手抱在胸前笑了笑。

 

场次21   翔琳酒楼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李琳、顾客们

柜台内:

李琳(看着丈夫周翔贴着创口贴又流血不止的手指担忧着):翔子,你的手指怎么啦?

周翔:今早上我在厨房帮主厨邓师傅切菜不小心给弄破了,血一直在流。

李琳:怎么会一直流血呢?

周翔:我也不知道。(恶心干呕)

李琳:你怎么啦?怎么啦?(给丈夫周翔倒了杯水,拿起水杯)来来来,喝点水喝点水。

周翔喝完这杯水又恶心干呕起来。

李琳:要不今晚打烊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周翔:嗯。

 

场次22 医院,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的办公室内、外 夜

出场人物:李琳、胡宁强、周翔

内景:

李琳与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面对面坐着。

胡宁强(将周翔的体检报告单递给李琳):你丈夫得了尿毒症,要马上住院治疗。

李琳(不相信的看着丈夫体检报告单,震惊看着胡宁强医生):什么?尿毒症?尿毒症?

胡宁强(严肃认真点点头):是的,尿毒症,我们的诊断没有错。

李琳:那,那,胡医生,能治好吗?

胡宁强:现在治疗这病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透析,二是肾移植,但是医疗费用会很高。

李琳:钱不是问题。医生,关键是哪一种治疗方法能让我丈夫活的时间更长。

胡宁强:这要根据个人的体质来决定,透析的话百分之六十的患者可以活到五到六年,肾移植可以活十年左右。

外景:

李琳将丈夫周翔的体检报告单递给丈夫周翔而失声痛哭起来。

周翔(看了看自己体检报告单而乐观笑了笑,拍了拍妻子李琳的肩膀):别哭了,别哭了琳儿。人的命天注定,谁也改变不了。走,咱们回家,回家。

 

场次23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日

出场人物:李琳、周彤、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客厅内:

李琳(跪在公公婆婆的面前哭泣着):爸,妈,我求求你们救救周翔,你们要是不救他的话,他就活不成了。

周氏亲兄妹父亲(扶起儿媳李琳):闺女,快起来快起来,这到底怎么啦?

周氏亲兄妹母亲(附和着):翔子到底怎么啦?

李琳(抹了抹泪水):翔子,翔子他得了尿毒症,他必须得换肾才能活下去,这要是没有肾的话,他就活不了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痛哭着):天哪,我的天哪,这都是怎么了?我们周家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对待我们这辈子的周家?(叹气)唉...

李琳: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说,如果能换肾的话,翔子最多可以活十年,如果没有肾可以换,他,他,他...(泣不成声)

周氏亲兄妹母亲:那我的肾可不可以给翔子?

周氏亲兄妹父亲:我也愿意把我的肾给翔子,只要能够救翔子,我什么都愿意付出,再说我们都活了那么大岁数也差不多了。

李琳:爸,妈,你们年纪已经大了,这种手术的风险性很高,不过我倒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合不合适。

周氏亲兄妹母亲:什么想法?你快说。

李琳(拉着小姑子周彤的手):彤彤可以,彤彤可以配型的,要不让她去。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行,我不同意。

李琳:为什么不同意啊?周翔也是你们的亲生儿子,你为什么不同意呀?彤彤现在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去了换一个肾又不会死,为什么不行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闭嘴。我告诉你,李琳,你想救翔子我理解,毕竟翔子也是我亲生儿子,可是周彤现在患上了这种病已经够惨了也够可怜了,要是周彤少了一个肾,那她还怎么活呀?她也是我的亲生女儿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呀,我这当妈的坚决不同意。

周氏亲兄妹父亲:就是啊李琳,在我们作为父母亲看来,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伤了哪一块或者是少了哪一块,我们都无比心疼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李琳,你回去,这事没法谈。

 

场次24   同场次23   夜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邻居吴婶

内景:

周翔、周彤、李琳坐在客厅的餐桌前。

周彤正开心的用筷子插着自己的耳朵和鼻孔,李琳正鄙夷厌恶的看着小姑子周彤,周翔正以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周彤而没注意到李琳看周彤的眼神。

周氏亲兄妹母亲(走出厨房对长子周翔):翔子,医院确诊了吗?

周翔:妈,咱不说这个了,我和琳儿今天来就是想吃你们做的饭菜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好,你们先坐会儿,我去帮你爸的忙,菜一会儿就好。(走向厨房)

李琳(看着婆婆走进厨房后小声对小姑子):彤彤,彤彤,我是你嫂子李琳呀,嫂子说了要给你买好吃的。(拿出一盒德芙牌巧克力递给小姑子周彤)来,这是嫂子给你买的德芙牌巧克力,可好吃了,你拿着吃,千万别客气。

周彤(打开盒子拿出一枚巧克力,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嗯,好吃好吃。

李琳:好吃是吧?

周彤(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开心的点点头):嗯,真好吃真好吃,谢谢嫂子。

周翔看着妹妹周彤而露出久违的笑容。

李琳(看了看丈夫周翔的表情而对小姑子周彤):彤彤,嫂子问你个问题,你喜不喜欢你哥哥周翔?

周彤(点点头而开心):喜欢,喜欢,我哥哥对我最好了。(对亲哥哥周翔)对吧哥哥?

周翔微笑着对妹妹周彤点点头。

李琳(对小姑子周彤):现在你哥哥周翔生病了,需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救他的命,你愿意给他吗?

周彤:我愿意给我哥哥,(摘下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递向哥哥周翔)哥哥,这是妹妹的心意,给你拿去治病。

周翔(微笑着接过妹妹的观音菩萨吊坠):谢谢妹妹的心意,那哥哥就毫不客气收下啦,妹妹乖。(抚摸着妹妹的头发)

周彤:哥哥也乖,妹妹祝你早日康复。

李琳(着急的对小姑子):彤彤,你哥哥他要的是你的肾,你的肾,你哥哥现在患上了尿毒症急需换肾才能活下去,你知道吗?知道吗?

周彤:肾。(对哥哥微笑着)哥哥,我有我有,只要哥哥你喜欢我的肾,我都愿意给你。

周翔因为自己亲妹妹周彤在神志模糊不清的情况下同意捐出自己的肾拯救自己而感动流下了泪水,妹妹周彤这一言语和举动进而诠释了亲情的无价,确实让人感动流泪。

李琳(兴奋着):真的吗彤彤?

周彤:真的,因为我喜欢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给他。

周翔(哭泣着紧握着妹妹的手):妹妹乖,哥哥爱你。(给了妹妹一个感激的吻)

(备注:周翔所亲吻的是妹妹周彤的脸庞,妹妹的嘴才是妹夫亲的。)

周彤:我也爱哥哥。(也给了哥哥一个吻)

(备注:周彤所亲吻的也是哥哥周翔的脸庞。)

周氏亲兄妹母亲(愤怒的将一盘炒好的素菜砸在饭桌上,怒瞪着李琳):李琳,你想干什么?你太过份了。(指着房门怒吼)你们都给我滚出去,马上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周翔(站起身拉着妻子李琳):李琳,我们走吧。

李琳(挣脱丈夫周翔的手):去哪儿啊?

周翔:我们走,回去,让爸妈和妹妹静静,走。

李琳:我不,我不走,我今天偏不走。

周翔(失去耐性对妻子李琳怒吼):行了,我们走。(拉着李琳的手用力将李琳拽出家门)

外景:走廊上。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依不饶追出家门,愤怒对长子和儿媳训斥着):看看你们当哥当嫂子的,妹妹疯了你们不管,现在你有病了就来想起妹妹打起妹妹的主意了?

李琳(毫不含糊大声武气回应婆婆):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啊?你说一个疯子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啊?啊?

邻居吴婶(走下楼对李琳):李琳,你这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呀?有你这么对婆婆说话的吗?没大没小,目无尊长,这成何体统?

李琳(愤怒且情绪激动):吴婶,你来评评理,周翔得了尿毒症,他需要直系亲属的配型来换肾,我小姑子周彤都答应了同意了,可妈现在却阻拦着,你说一个精神病患者重要还是一个能挣钱养家糊口的儿子重要啊?啊?你倒说说看。

邻居吴婶:挣钱不挣钱的我们不管,可是我觉得在任何一个作为父母亲的心里,儿女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你觉得你有钱了,你的命就比别人金贵?何况我也是做母亲的。

周翔(乐观的对邻居吴婶):吴婶,您说得对,我们都错了,其实这事我也想明白了,人的命天注定,谁也改变不了,就算我换了我妹妹的一个肾,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妈,吴婶,以后我不想这事了,我们走了。(拉拽着妻子李琳)

李琳(挣扎着):老公,你...

周翔(愤怒):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们走。

 

场次25   周翔与李琳的家里   夜

出场人物:周翔、李琳

卧室内:

周翔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妹妹周彤送给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而流着泪陷入了回忆。

闪回(周翔的回忆):

场次24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里   夜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邻居吴婶

内景:

李琳(对小姑子周彤):现在你哥哥周翔生病了,需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救他的命,你愿意给他吗?

周彤:我愿意给我哥哥,(摘下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递向哥哥周翔)哥哥,这是妹妹的心意,给你拿去治病。

周翔(微笑着接过妹妹的观音菩萨吊坠):谢谢妹妹的心意,那哥哥就毫不客气收下啦,妹妹乖。(抚摸着妹妹的头发)

周彤:哥哥也乖,妹妹祝你早日康复。

李琳(着急的对小姑子):彤彤,你哥哥他要的是你的肾,你的肾,你哥哥现在患上了尿毒症急需换肾才能活下去,你知道吗?知道吗?

周彤:肾。(对哥哥微笑着)哥哥,我有我有,只要哥哥你喜欢我的肾,我都愿意给你。

周翔因为自己亲妹妹周彤在神志模糊不清的情况下同意捐出自己的肾拯救自己而感动流下了泪水,妹妹周彤这一言语和举动进而证明了亲情的无价,确实让人感动。

李琳(兴奋着):真的吗彤彤?

周彤:真的,因为我喜欢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给他。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刚洗完澡身着睡袍的李琳走进卧室看着丈夫周翔流着泪而神色担忧。

李琳(对丈夫周翔):翔子,你怎么啦?怎么哭了?在想什么呀?

周翔将妹妹彤彤送给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戴在自己身上,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周翔:没想什么,我就是觉得我妹妹彤彤太可怜了。

李琳(坐在床边对丈夫周翔):你妹妹这样成天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是挺可怜的。再说你妹妹对你这么好,都愿意把肾给你了,可是你妈就是拦着不同意,她到底还是不是你亲妈?

周翔(表情悲痛):行了琳儿,别说了,那是我亲妹妹,要怪就怪我自己命不好,不怪任何人。

 

场次26   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家的楼下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氏亲兄妹父亲、邻居AB

周翔拿着房产证正等着买菜回家的父亲。

不一会儿,周翔的父亲提着买好的菜走来正回家。

周氏亲兄妹父亲(撞见长子周翔而打着招呼):翔子。

周翔(看见父亲而亲切回应):爸。

周氏亲兄妹父亲:你怎么在这呢?怎么不进屋呢?

周翔:爸,我想了想,这房产证还是你交给我妈算了。(将房产证递向父亲)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给你和妈买的尽份孝心,这么多年来都怪我一直在打理我的生意就没时间照顾你们父母亲,我也挺愧疚的。今儿我就不进屋了,免得我妈看见我生气。

周氏亲兄妹父亲:我的傻儿子啊,那事儿你妈是生气,但过了就算了,你毕竟也是咱们老周家人的血脉亲骨肉呀。我的儿啊,这房产证你要交就亲自交给你妈去吧,同时也让你妈高兴高兴从而化解你们母子间的矛盾,你说这何乐而不为呢?

周翔(犹豫了会儿,随后惬意一笑):哎,爸,你说的也是。

周氏亲兄妹父亲(高兴着):儿啊,跟我回去吧。你知道吗?你妈天天想念着你而做着你最爱吃的清蒸黄花鱼和糖醋排骨,所以我每天都买着黄花鱼和排骨。

周翔(会心一笑后强行提过父亲所买的菜):爸,我帮你提菜吧,这些菜都很重。今晚我给你和妈揉揉肩捶捶背。

周翔提着父亲所买的菜跟着父亲上楼。

这对父子俩温暖的举动都被邻居AB看在眼里。

邻居A:其实周翔挺有孝心的。

邻居B:就是啊,可惜害了这种病,实在是太可惜了。

邻居A:可惜可惜,真是可惜。(摇头叹气)

 

场次27   同场次26   日

出场人物:周氏亲兄妹母亲、小卖部老板娘王婶

周氏亲兄妹母亲正一边东张西望的寻找着小女儿周彤、一边喊着周彤的名字。

周氏亲兄妹母亲:周彤,周彤,周彤...

可四周却没人回应。

周氏亲兄妹母亲来到小卖部。

周氏亲兄妹母亲(着急对小卖部老板娘王婶):他王婶,你有没有看到周彤?

小卖部老板娘王婶(表情无奈而摇着头):没有啊。

周氏亲兄妹母亲(着急):这可怎么办啊?(对四周喊着)周彤,你在哪啊?周彤,周彤...

 

场次28   翔琳酒楼外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翔与母亲走出翔琳酒楼。

周翔: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妈。

周氏亲兄妹母亲:你说你妹妹到底到哪儿去了?几条街我都找遍了,可就是不见人。

周翔:是不是又找李骄壮去了?

周氏亲兄妹母亲:不可能呀,自打她脑子不清楚以后,她就不记得李骄壮上班的地方了。

周翔(皱眉沉思了会儿):哦对了,她肯定去我家公寓小区找那保安杨大叔去了,因为离得近,她肯定知道路。

周氏亲兄妹母亲: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拍了拍自己额头)瞧我这破记性。

周翔:妈,这样,我去找妹妹,你进去休息休息。

周氏亲兄妹母亲:那怎么行?我们还是一块儿去吧。

周翔:行,走走走。

 

场次29   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周氏亲兄妹母亲

周翔和其母亲正看到妹妹周彤正横穿马路。

一辆私家汽车正一面朝周彤驶来、一面按着喇叭。

周翔(担心又着急朝妹妹大喊):彤彤,小心车。(不顾一切朝周彤跑去)

周氏亲兄妹母亲被吓得一边跺脚尖叫着、一边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看即将发生的悲剧。

幸好周翔跑得快撞开妹妹周彤保护了妹妹,但私家汽车来不及急刹车而将周翔撞倒在地。

周翔抱着被撞伤的腿呻呤着。

 

场次30   医院,周翔的病房内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医生

腿上缠着医疗绷带的周翔躺在病床上,周彤和其父母亲坐在周翔的病床前,医生站在周翔的床头。

医生:周翔,你就是小腿骨有些撕裂未伤到骨头,并无大碍。只是你的尿毒症会让你的伤恢复得比平常人慢,所以你应该多注意休息,好好调养。

周翔:好,谢谢您医生。

医生:不客气。(离开)

李琳急匆匆赶到病房,担心的看着丈夫周翔。

李琳:翔子,你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周翔(乐观的笑着):没事,又没骨折,医生说就是我小腿骨有些撕裂未伤到骨头,并无大碍,躺段时间就好了。别担心,别担心。

李琳(对公公婆婆):爸,妈,你们都看见了,周翔也是你们的亲生儿子,你们怎么能这么忍心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爸,妈,就算以前我们有什么不对都是我们的错,我们给你们赔不是,但我求求你们救救周翔。

周氏亲兄妹母亲:李琳,爸妈都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彤彤现在这样子,我们作为父母亲的也有责任,我和你爸年纪都大了,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善待彤彤。

周翔:妈,其实自从我得了这病以后,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其实换不换肾对我来讲都无所谓了,真的。你说换一个肾,也就是多活几年,不换吧,做透析也一样能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打理着我自己的生意,对你们二老也没怎么照顾,总是感觉亏欠了你们,所以我想了想,你们说我赚那些钱干嘛呀,其实我赚这些钱不就为了我们这一家人幸幸福福、高高兴兴的生活吗?是吧?妹妹彤彤也就让她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成长吧,那是最好的了。

李琳:不,不要,翔子...

周翔(打断妻子李琳对父母亲):咱们一家人只要能在一起,能快乐,能健康,那才是最重要的。我相信琳儿也会同意我的想法的。

 

场次31   同场次30   日

出场人物:周翔、胡宁强、医生AB

正在住院期间且躺在病床上调养的周翔正乐观的一边看着杂志《故事会》,一边哼着尹相杰的小曲《纤夫的爱》。

不一会儿,周翔的手机响起...

周翔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接听电话。

周翔:喂,妈...

周氏亲兄妹母亲:(电话画外音)翔子啊,这可怎么办啊?你妹妹又走丢了,我和你爸都找不到啊包括你们所住的春天花园公寓小区,我们全都找遍了连保安也全都问遍了,可就是没找到你妹妹啊,你说这可怎么办呀?

周翔(着急):妈,你们都别着急,你看我现在腿又负了伤又在住院,没法帮你们找妹妹,琳儿又在打理酒楼走不开。这样,你们再找找看,如果你们今天晚上找不到妹妹就报警,让警方帮忙找找看,你们在找妹妹的同时多注意安全。

周氏亲兄妹母亲:(电话画外音)现在只有这样了,我们再找找看吧,先挂了。

周翔:哎。

周翔手机听筒传来急促的“嘟嘟嘟”声。

周翔将自己手机扔在一边,由于担忧走失妹妹周彤的安危而愤怒、用力将杂志《故事会》蜷缩、折叠扔砸在一边,正要下床。

这时,胡宁强医生在医生AB的陪同下走进周翔的病房内。

胡宁强(对周翔):周翔,我们已经为你找到合适的肾源了,可以马上为你进行换肾手术,(拿出手术同意书递向周翔)这是手术同意书,你的妻子李琳已经为你签字了而且手术费用都你妻子承担。

周翔吃惊的接过手术同意书翻阅看了看以及妻子李琳的提前签字。

周翔:可是我妹妹却走丢了,在没找到我妹妹的情况下,我还怎么能安心的进行手术?在我小时候,我爸妈对我的教导是如果有天我妹妹突然走丢了,找不到妹妹就不能回家吃饭睡觉,你这让我还怎么手术?

胡宁强(表情难堪又欲言又止,镇定着):周翔,我还是劝你做这个手术吧,毕竟我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我自己应尽的天职,眼下燃眉之急还是救你要紧,如果你同意,这样一来你不仅获得了新生,同时你的父母亲还有你亲妹妹也有了坚强的依靠和照顾,我希望你能答应,再说我相信你妹妹能找到,上天对每个人还是公平公正的。

周翔沉默了会儿而点点头。

 

场次32   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夜

出场人物:周翔、李琳、周氏亲兄妹父母亲

刚做完换肾手术的周翔躺在重症监护室内,李琳和周翔的父母亲坐在周翔的病床边陪伴着周翔。

周翔(表情担忧且气息微弱对妻子和父母亲):妹妹找到了吗?

周翔父母亲流着泪摇摇头,李琳敷衍又没流眼泪而摇着头。

周翔:你们要报警,一定要报警把妹妹给找到,我一定要见到她。(低声抽泣着摘下妹妹送给自己的观音菩萨吊坠)要不是妹妹送我这观音菩萨吊坠保佑我,我就不会有今天,你们一定要把妹妹给找到。(泣不成声)

 

场次33   医院,住院楼外的一角   日

出场人物:周翔、周彤、进进出出的医生和身着病员服的病人和其家属

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周翔正在做扩胸运动时与身着病员服的亲妹妹周彤撞个正着而震惊。

周翔(跑到妹妹的身前抱着妹妹的双肩):彤彤,你怎么会在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哥和爸妈还有你嫂子都找了你快半个月了甚至还报了警,你到底是怎么了?

周彤(看着哥哥傻笑着):哥哥,我这还不是为了救你呀?因为你是我哥哥,我爱你。

周翔(先是犹豫了会儿,紧接着震惊,浑身上下猛地颤抖了一下):什么?你说什么?为了救我?

周彤(平静傻笑着):对呀,妹妹答应过你给你一个肾。

周翔(双手紧抱着妹妹的双肩耸了一下):这到底怎么了?这到底怎么了?(强行撩起妹妹的病员服看到了妹妹腰部逢着线的手术刀痕而震惊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这到底怎么了?这到底怎么了?

 

场次34   医院,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的办公室内、外   日

出场人物:周翔、胡宁强

内景:

周翔与胡宁强面对面坐在一起。

胡宁强(神色愧疚):周翔,其实这事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在你患上尿毒症的时候,你妻子李琳来做过肾型匹配,但奇迹的是你妻子的肾型竟与你相符,李琳完全可以尽到作为妻子的责任和爱去拯救生命垂危的你,但是你妻子李琳得知自己失去了一个肾而给自己的生活和饮食所带来的种种不便和影响后就狠毒抛弃了急需换肾被拯救的你,于是对你亲妹妹周彤动起了邪念并打起了周彤的主意,但让人可恨的是神志模糊不清的周彤被你妻子以体检为幌子秘密将你妹妹骗进了医院,并利用金钱拉拢我给你做换肾手术,为保密起见不让你和你父母亲知道这事,于是李琳就让我谎骗你和你父母亲说是在外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其实我对李琳的这一做法也确实深恶痛绝,但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自己应尽的天职,眼下燃眉之急还是救人要紧,于是我就本着自己的天职为你做了换肾手术,这样一来你不仅获得了新生,同时你的父母亲和你妹妹周彤也有了坚强的依靠和照顾,然后再对你摊牌说明一切真相让你看清你妻子李琳的真面目,至于你们小俩口的婚姻何去何从就由你作出公正的决定吧。

外景:

周翔表情愤怒行走在医院走廊狭长的过道上。

周翔(话外音):被蒙在鼓里且获得新生的我在肾外科专家胡宁强医生的口中得知一切真相,同时看清妻子李琳的真面目后,愤怒的我当即与妻子李琳离了婚绝不优柔寡断,同时把自己的名下酒楼无私转给了亲妹妹周彤作为回报和补偿并担负起了一辈子终身不娶照顾亲妹妹周彤和其父母亲的责任。妹妹对我所做的一切诠释了亲情的无价也揭发了爱情的自私、虚伪与狭隘。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2788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