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婚姻的灵药(微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一句话故事:
    一名妻子因怀疑丈夫有外遇而雇佣私家侦探监视丈夫的一切活动,后来她误会了丈夫而明白信任是经营婚姻的灵药。

剧情梗概:
    年近四十的肖丽跟她的丈夫马国华经营着一家名为“华丽洗车行”,这家洗车行的店名是以他们夫妻俩的名字共同取的。这对夫妻俩很和睦,日子红红火火、生意也不错。不过有一次朋友聚会,肖丽看到丈夫马国华的生意朋友们竟然带着自己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而且还是在瞒着妻子的情况下来参加聚会,甚至连自己的外甥女唐敬瑶竟然是丈夫马国华的生意好友杨国忠的小情人,这一下子就打破了这个家庭原有的幸福和平静。从此也让肖丽产生了种种不安和莫名的焦虑,而一种女人的直觉似乎也正在提醒着她,在丈夫马国华老实本份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马国华是个白手起家、吃尽人生酸甜苦辣的老实商人,为人本份,但也免不了在生意场合上结识各色各样的生意朋友们,但因这次出乎意料的朋友聚会却让马国华尴尬不已,在肖丽眼里则是如临大敌,外甥女唐敬瑶的出现以及她与杨国忠的亲密举动更让她犹如五雷轰顶。
    于是就在第二天,愤怒的肖丽亲自找到杨国忠,要求杨国忠远离自己的外甥女唐敬瑶,否则就告他性骚扰少女。就在肖丽离开时,却碰到前来找杨国忠的老同学陈思萍,从他们激烈口角争执中,肖丽从而得知自己昔日的老同学陈思萍竟是垃圾人渣杨国忠的前妻。看到老同学陈思萍还和杨国忠相往来,俩人还为孩子的事情吵嘴,肖丽则认为这两个人还有戏,于是一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在她脑海中逐渐形成。
诸位看官老师们别以为肖丽约昔日老同学陈思萍去西海岸咖啡厅喝咖啡是单纯为了聊聊天、叙叙旧、拉拉家常什么的,其实肖丽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己心里所打的这小算盘而已,肖丽想试探陈思萍是否有意跟杨国忠复婚,这样她就可以把自己的外甥女唐敬瑶从杨国忠的魔爪中拉回来。于是肖丽本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劝老同学陈思萍与杨国忠复婚,好让外甥女唐敬瑶断了这念头。可是让肖丽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劝说成功,反倒让陈思萍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所换来的教训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反而还给她洗了脑。陈思萍的字字句句都包含着血与泪的控诉,这让肖丽感到不安,眼前陈思萍这活生生的例子,不由得让肖丽心中发紧陷入到了婚姻的恐惧当中,于是她脑海里恍惚的都是丈夫马国华与年轻貌美小情人亲昵的情景,她每晚趁丈夫马国华睡得如死猪般香甜时偷偷查看丈夫马国华的手机以及QQ微信,她甚至开始对丈夫马国华所相识、相熟的女性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对号入座起来。
肖丽不想辜负为丈夫马国华所付出的青春以及自己年轻时的省吃俭用为丈夫马国华年轻时创业的所付出而利用丈夫马国华现在的所有积蓄大肆挥霍购买国外奢侈名牌服饰,甚至无礼要求丈夫马国华给自己买房。马国华因出于对妻子肖丽良心的爱而无任何怨言很爽快的答应了妻子肖丽买房的要求,然而对妻子肖丽利用自己的私人积蓄大肆挥霍而选择包容和理解。可是肖丽却并不领情和理解丈夫老马对自己良心的爱与付出,她认为丈夫老马这样做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没有任何错。
售楼小姐谢政欣不仅年轻貌美而且说起话来又娇滴滴的带有粘粘的磁性,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个人一听就会浑身上下都酥了瘫倒在地。这让马国华和肖丽的心是“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马国华担忧的是妻子肖丽误会谢政欣是故意说话娇滴滴在勾引自己从而引起妻子肖丽的误会。而肖丽则担忧的是丈夫马国华经不住谢政欣的诱惑而被谢政欣勾走他的心、他的魂而与她在一起甚至嫌弃自己年老珠黄与自己离婚。好在头脑清醒自律知进退的马国华不想妻子肖丽误会而主动要求妻子肖丽看房并借口自己的洗车行临时有事而离开,毕竟一个大男人插在其中也尴尬,正好自己的妻子肖丽和谢政欣也都是女同志,只不过年龄相差大而已,然而两大女同志商量着怎么买房以及谈好价格也确实不难为情,何况她们又不是对恶心的同性恋。可没想到的是马国华这匆匆忙忙的离开而使妻子肖丽加深对丈夫马国华的怀疑,觉得他心里越有鬼很明显是在躲避。
由于受到外甥女唐敬瑶的刺激跟昔日老同学陈思萍亲身经历的洗脑影响,这让肖丽现在变得有点草木皆兵,只要看到自己丈夫老马和比自己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说话哪怕稍加一点点儿亲密,肖丽这心里就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主要还是酸、苦、辣混合一体,于是一股无名火立即涌满心间,随时都得爆发犹如不稳定的火山一样。夫妻俩原本高高兴兴的去看房子,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而这售楼小姐谢政欣天天面对着看房买房的顾客们并迎来送往,社交和观人、识人的经验那是当然十足,那可是一颗玲珑七巧心,非常精明。谢政欣一眼就看出来了马国华是个有钱且性格懦弱怕妻子的主,她也看出来了肖丽的确有点年老色衰,而自己不甘平庸一辈子做售楼小姐。于是谢政欣就想趁此机会巴结马国华、打动马国华与自己在一起改变自己不如意的生活现状而隔三差五给马国华打电话借口马国华去看房而趁机对马国华搔首弄姿、暗送秋波。其实谢政欣爱的不是马国华,而是马国华的金钱。
    马国华虽然是个性格懦弱老实怕妻子的主,但他也不傻、头脑也不糊涂,他很快就看出了谢政欣的意图也明白她心里的意思,于是处处躲避谢政欣并要求妻子肖丽去看房,害怕让妻子误会从而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加上肖丽平时对丈夫老马的疑神疑鬼,这就让肖丽误以为丈夫老马想念谢政欣,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老马当场无语。就在这天晚上,肖丽趁丈夫老马熟睡时偷偷查看起老马的手机,果然发现售楼小姐谢政欣在一天之内居然给老马打了十几个电话,这肖丽肺都气炸了,她掀开被子将丈夫老马拉拽下床将老马一顿臭骂,什么难听骂什么,一字一句都不漏全招呼到老马的身上去了,将老马骂得个狗血喷头。面对着妻子肖丽的无理取闹和大声武气的骂骂咧咧,马国华选择了隐忍,也不敢放一个闷屁出来,因为自己毕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也没对不起妻子肖丽,身正就不怕影子斜,上梁正就不怕下梁歪,任凭妻子随意发泄。老马选择沉默不反驳的这一态度反倒让妻子肖丽更加肯定丈夫马国华绝对和谢政欣有无耻肮脏的一腿,因为沉默就表示着默认。肖丽开始打算着和丈夫马国华离婚。
    第二天,肖丽找到姐姐肖红诉苦,并把自己打算离婚的想法告诉了姐姐肖红。肖红劝慰肖丽:离婚必须要有证据,万一马国华和谢政欣真的没有什么的话,这要是传出去会让别人笑话,岂不自己打了自己的脸,还给自己招来一身腥。肖红的这一番劝慰的话提醒了肖丽,于是肖丽雇佣以前的另外一个老同学胡帅斌做自己的私家侦探,全天24小时监视丈夫马国华的一切活动,拿贼拿赃,捉奸拿双,只要抓到证据,自己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和丈夫马国华离婚。肖丽把丈夫马国华这么多年来努力为自己、为这个家庭的付出忘了个干干净净,夫妻之间连个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马国华实在是无法忍受谢政欣的纠缠,于是决定在妻子肖丽生日那天把房子买下,给妻子个惊喜以此证明自己一辈子爱着妻子肖丽。为了买房看房谈价格,当然老马也免不了和谢政欣接触和应酬,但这都被胡帅斌用照相机拍了下来。
肖丽看到照片气得双手发抖,恨死谢政欣这个小妖精小狐狸精,她本想拿着这些照片和马国华离婚,但又觉得谢政欣这么快就和自己的丈夫勾搭上了而间接侮辱了自己是个又老又丑又没人要的黄脸婆。这愤怒的肖丽为了出这口恶气却因自己的一念之差而命令胡帅斌把谢政欣痛打一顿,然后拿着这些照片作为证据再和老马离婚也不迟。而与此同时,肖丽的外甥女唐敬瑶那边也出了状况,花心的杨国忠其实在外另有情人刘玲,于是愤怒的唐敬瑶当天与杨国忠分道扬镳。
    胡帅斌出于同学义气果真叫来绰号“大家姐”的社会小太妹李雅音将谢政欣打成了轻伤住院。后来肖丽在自己生日那天看到丈夫老马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房产证明书而明白自己误会了丈夫,也明白信任是经营婚姻的灵药。由于肖丽、胡帅斌、大家姐李雅音因触犯故意伤害罪而纷纷落网受到法律的制裁,后悔也晚了。

剧中人物:
马国华——男,经营着一家“华丽洗车行”,性格懦弱,老实本份。
肖丽——女,马国华的妻子,家庭主妇。
肖红——女,肖丽的亲姐姐,离婚家庭主妇。
唐敬瑶——女,肖红的女儿,肖丽的外甥女。
谢政欣——女,售楼小姐。
杨国忠——男,XX公司的老板,马国华的生意好友。
周建军——男,XX公司的老板,马国华的生意好友。
郑世贵——男,XX公司的老板,马国华的生意好友。
李腾发——男,XX公司的老板,马国华的生意好友。
陈思萍——女,杨国忠的前妻,肖丽的老同学。
胡帅斌——男,肖丽的老同学。
刘玲——女,杨国忠的新欢。
大家姐——女,真名李雅音,社会不良小太妹。
旁白

剧本正文:
场次1   “华丽洗车行”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员工们

【华丽洗车行的员工们正在忙活着,穿着一身运动休闲服的马国华正双手背在身后巡视着正辛勤敬业洗车的自己的员工们。】

【就在这时,马国华的手机响起...】

马国华(拿出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接听手机):喂,小杨啊...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且一身名牌西装革履的杨国忠。地点:杨国忠的办公室内,时间:日(白天)。】

杨国忠:马大哥,好久不见,忙着发财呀?

马国华(话外音):发什么财呀,就守个小洗车行糊糊口罢了。

杨国忠:马大哥,我给你说,今天晚上我搞了一个小型聚会,就在龙门大酒楼,你可一定要来,没你就不热闹了。

马国华(话外音):行,一定来。

杨国忠:哦对了,记得把嫂子也带上。

【镜头回至马国华。】

马国华(笑道):行行行,好。

杨国忠(话外音):那就这样吧,今晚见。

马国华:今晚见。(挂断手机,收起手机)

 

场次2   龙门大酒楼内   夜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杨国忠、唐敬瑶、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马国华生意场上的好友们)以及他们各自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ABC

内景:龙门大酒楼一楼大厅内。

【马国华正一边看着手表一边等待着妻子肖丽。】

【龙门大酒楼一楼大厅内正播放着Shakin·Stevens(希金斯·史蒂文斯)演唱的爱情歌曲《because I love you》(因为我爱你)。中英文歌词:If I got down on my knees and I pleaded with you。(如果我跪下双膝,向你乞求宽恕)If I crossed a million oceans Just to be with you。(如果我横越亿万个海洋,只为与你相守)Would you ever let me down,If I climbed the highest mountain。(你是否依然会让我失望,如果我攀上最高的山峰)Just to hold you tight,If I said that I would love you。(只为了紧抱着你,如果说我都深爱着你)every single night,Would you ever let me down。(每一个孤单的夜,你是否依然会让我失望)Well I'm sorry if it sounds kinda sad,It's just that Worried。(哦抱歉这些话听起来有点伤感,只因为我很担心)So worried that you let me down,Because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担心你会让我失望,因为我爱你,爱你,爱你)So don't let me down,If I swam the longest river just。(所以别让我失望,如果我游过最长的河流)to call your name,If I said the way I feel for you。(只为了呼唤你的名字,如果我说对你的感觉)would never change,Would you ever fool around。(永远不变,你是否觉得被愚弄)Well I'm sorry if it sounds kinda bad,just that Worried。(哦抱歉这些话听起来有点伤感,只因为我很担心)I'm so worried that you let me down,Because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担心你会让我失望,因为我爱你,爱你,爱你)Well I'm sorry if it sounds kinda bad,Just that Worried。(哦抱歉这些话听起来有点伤感,只因为我很担心)I'm so worried that you let me down,Because I love you,love you。(担心你会让我失望,因为我爱你,爱你,爱你)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因为我爱你,爱你,爱你)】

【不一会儿,穿着打扮简朴的肖丽走进龙门大酒楼一楼大厅来到丈夫马国华的面前。】

肖丽(表情难堪道):老公,这么大的场面你怎么不提前给我说一下呢?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合适吗?土里土气的。

马国华(笑道):有啥不合适的,还什么土里土气都来了。没事儿,都是一些生意上的老朋友,走吧。

内景:一间用餐包厢内。

【这间用餐包厢内正播放着美国乡村著名歌手杰逊·多诺文(Jason·Donovan)的歌曲《雨中节奏》(Rhythm Of The Rain),歌词:Listen to the rhythm of the falling rain,Telling me just what a fool I've been.I wish that it would go and let me cry in vain,And let me be alone again.The only girl I care about has gone away.Looking for a brand new start,But little does she know that when she left that day.Along with her she took my heart.Rain please tell me, now does that seem fair,For her to steal my heart away when she don't care,I can't love another when my heart is somewhere far away.The only girl I've cared about has gone away.Looking for a brand new start,But little does she know that when she left that day.Along with her she took my heart.Rain won't you tell her that I love her so,Please ask the sun to set her heart aglow,Rain in her heart and let the love we knew start to grow.Listen to the rhythm of the falling rain,Telling me just what a fool I've been.I wish that it would go and let me cry in vain,And let me be alone again.Ooh listen to the falling rain,Pitter patter Pitter patter。翻译中文歌词:听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它好像在说我是个傻瓜。我真希望雨能停下来,让我无望地哭泣,让我再次孤身单影。我唯一在乎的姑娘已经离去,去寻找她的新生活。然而她不知道当她离去的那天,她将我的心带走。雨呀请你告诉我,那样公平吗?她带走了我的心居然毫不在乎,我无法再爱别人,我心已远远漂向异地。我唯一在乎的姑娘已经离去,去寻找她的新生活。然而,她不知道, 当她离去的那天,也将我的心带走。雨呀,你就不能告诉她 我多么地爱她,请让太阳燃起她心中的爱苗, 让雨滋润她的心田。让我们爱情之花重新盛开。听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它好像在说,我是个傻瓜。我真希望雨停下来。让我无望地哭泣, 让我再次孤身单影。哦,听那雨声, 噼哩啪啦。】

【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马国华生意场上的好友们)以及他们各自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ABC们正一边尽兴的划着拳喝着酒...】

周建军(带着醉意与自己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A划着拳):两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飞呀叉叉,飞呀叉叉...

【周建军的小情人A输了。】

周建军(得意的大笑):哈哈哈哈...小宝贝儿,你又输了,喝。

周建军的小情人A(生气嘟起小嘴撒娇道):哎呀大哥哥,你真讨厌,一点都不让着我。

周建军(坏笑道):别娇气啦,快喝快喝。愿赌服输,死而无怨嘛。

【周建军的小情人A极不情愿的端起酒杯将酒水一饮而尽。】

【周建军拍手叫好。】

【不一会儿,马国华和妻子肖丽走进这间用餐包厢。】

杨国忠(看了眼肖丽,表情立即变为吃惊,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故作热情道):哟,马大哥,大嫂,你们来啦。

马国华(也热情的笑着回应道):哎。

杨国忠:来来来,快请坐,请坐。

马国华:哎。(对妻子肖丽)老婆,坐坐坐。(抽出椅子作出请的手势让妻子肖丽坐下)

【肖丽坐下。】

【马国华也给自己抽出椅子坐下。】

【肖丽看了看坐在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他们身旁的年轻貌美的女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表情变为疑惑。】

【马国华也看了看坐在生意好友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他们身旁的年轻貌美的女子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表情也变为疑惑。】

杨国忠(看到马国华、肖丽夫妻的眼神和表情所流露出的异样而看出其中端倪,于是再次故作热情友好转移话题对马国华、肖丽夫妻道):瞧,都等你们半天了。马大哥,这家酒楼有很多海鲜,我知道你和嫂子爱吃海鲜,可我又不会挑,你替我去看看吧。

马国华(笑道):我也不会挑。

周建军(急忙打着圆场对杨国忠):就是就是,要不你和马大哥一起去挑吧。

杨国忠(犹豫了会儿):好。(对马国华)马大哥,咱俩看看去,走吧。(站起身)

马国华:好好好。(也站起身,对妻子肖丽)老婆,你在这坐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马国华和杨国忠一起走出用餐包厢去挑选海鲜。】

周建军(嬉皮笑脸的对肖丽客气道):大嫂,吃菜吃菜,喜欢吃什么随便夹,随便点千万别客气。

肖丽(看了看坐在周建军身旁的小情人,随后质疑的看着周建军):周建军,坐在你身旁的是你什么人呀?这么年轻貌美还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你怎么不带你老婆来呀?

周建军(表情难堪的与自己的小情人面面相觑而明白肖丽已经看出端倪,于是再次嬉皮笑脸撒谎道):大嫂,她是我的妹妹,你别误会。

肖丽(苦笑道):妹妹?误会?自从我通过我家老马认识你开始到现在,以我对你家庭的了解来看你是家里的独苗,你好像还没有妹妹吧?难不成你这个妹妹是你捡来的?

【周建军埋着头不敢正视肖丽的眼睛而沉默不语。】

肖丽(提高音量质问道):还是你包养的狐狸精?

周建军的小情人A(毫不示弱站起身回应肖丽):我说这位大姐,你这么说话就太过份了,什么狐狸精?老娘今天告诉你,(指了指在坐的郑世贵和李腾发所包养的小情人对肖丽道)我和我的这帮姐妹们就是在坐的各位哥哥们的新欢,他们愿意把我们当作红颜知己亲妹妹来看待对待,再说了全天下的所有男人中谁没有个红颜知己啊?(提高音量对肖丽质问道)你能保证你的男人没有吗?

周建军(摆出一副苦瓜脸拉了拉自己小情人A的手):咪咪,我的姑奶奶,坐下坐下,少说几句少说几句,我求求你(对小情人A作出“拜佛”的手势)。

【周建军的小情人A满脸不高兴的坐下,愤怒的眼神时不时的瞟着肖丽。】

周建军(故作不客气训斥小情人A):你这是干嘛呀?喝多啦还是疯啦?怎么能这样跟大嫂说话呢?难道你想砸我饭碗不成?(站起身满脸赔笑对肖丽作出“拜佛”的手势)大嫂,实在是对不起,咪咪她还年轻不懂事也不太会说话,对不住了对不住了。(豪爽的拿起一瓶北京二锅头对肖丽)大嫂,为了赎罪,我自罚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子正要喝酒)

肖丽(忙摆手,豪不客气也毫不让步道):不用了,这瓶自罚酒你还是对你老婆喝吧,何况我和你非亲非故,只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

【周建军吃了闭门羹不说话,他的小情人A(咪咪)拉了拉他的手劝慰道:“你没听到吗?怎么那么傻呀?给我坐下。”】

【周建军放下手里的一瓶二锅头并坐了下来。】

肖丽(愤怒的手指着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以及他们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道):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是背着自己的老婆带着自己暗地里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狐狸精来参加杨国忠举行的朋友聚会,我说得没错吧?

【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表情难堪的低下头沉默不语。】

肖丽(仍愤怒道):看看你们,简直就是一桌子的狗男女,没有廉耻不知羞耻,成何体统?你们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老婆吗?要是你们的老婆知道了会怎么样?你们想过后果没有?别以为我缺心眼看不出来,从我一进门看到这帮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狐狸精们就觉得不对劲。看看我家老马一天结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纯粹一帮狐朋狗友,地痞流氓,三妻四妾的地主流氓大老爷,我呸...(一口唾沫吐在一碗紫菜鸡蛋汤里,随后怒视着周建军、郑世贵和李腾发又带着些许鄙夷的神色)在小年轻堆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肖丽今天就代小年轻们送给你们,算是给你们这帮狗男女贺喜了。那就是糟老头子坏得很,包藏淫欲还清高自许,没有廉耻不知羞耻。

外景:龙门大酒楼走廊上。

【杨国忠急忙拉住马国华。】

杨国忠(摆出一副苦瓜脸道):马大哥,我亲爱的哥,你怎么把大嫂给带来啦?

马国华;不是你在电话里说让我把嫂子给带来的吗?

杨国忠:我是让你...哎哟坏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叹气道)瞧瞧我这脑子,怪我没在电话里说清楚,我是让你把你包养的小情人给带来。

马国华(震惊);啊...

杨国忠(故作镇定):算了算了。(谨慎道)马大哥,这大嫂她不会介意吧?

马国华(苦笑道);杨国忠,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啊?再说我马国华像你吗?还有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他们吗?你可是把我给害苦了,怪不得我一进包厢就看到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像这样的场面你让我和我老婆情何以堪?我老婆还以为我马国华一天尽是结交些狐朋狗友呢,你这倒是说得过去,可是我和我老婆呢?你举行这样的朋友聚会,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就不怕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的老婆知道了杀了你、剁了你,吃了你吗?(严肃正经道)我今天正式告诉你,以后像这样的聚会别叫我,在我马国华眼里和心里只有我老婆肖丽一人。

杨国忠(苦瓜似的表情对马国华双手抱拳赔礼道歉):马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真的错了,但我们都是创业成功人士,难免会想尝尝鲜,这也是人之常情呀,望你和大嫂多多包涵。

马国华(指了指杨国忠,愤怒道):你说你小子,你这让我...

【未等马国华把话说完,杨国忠的手机突然响起...】

杨国忠(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对马国华):马大哥,我那位也快到了,都给我来电话了,要不你这就回包厢陪陪嫂子免得尴尬,我让服务员上这里的特色海鲜,越多越好,总之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承担。

马国华(愤怒又鄙夷的看着杨国忠):行行行,看看你办的事,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臊得慌,你可真是的。

杨国忠(唯唯若若):是是是。(接听手机)喂,小宝贝,你在哪呢...你都到啦,那行,我出门来接你,等我昂。(走出龙门大酒楼)

【马国华一边摇头叹气、一边走回包厢。】

龙门大酒楼,用餐包厢内:

【马国华走进包厢坐在妻子肖丽的身旁。】

【Air Supply的歌曲《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让爱一切成空),中英文歌词:I know just how to whisper我明白如何轻声细语,And I know just how to cry也明白如何哭喊,I know just where to find the answers我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答案,And I know just how to lie也知道怎样撒谎,I know just how to fake it我知道如何捏造事实,And I know just how to scheme也知道如何策划阴谋,I know just when to face the truth我明白何时该面对真相,And then I know just when to dream然后,我明白何时该去作梦,And I know just where to touch you我知道该触摸你的哪里,And I know just what to prove也知道该证明什么,I know when to pull you closer我明白何时该将你拉近一点,And I know when to let you loose也明白何时该放手,And I know the night is fading我明白夜晚已尽,And I know the time's gonna fly时间逐渐飞逝,And I'm never gonna tell you everything I've gotta tell you而我绝不会告诉你任何该告诉你的事,But I know I've gotta give it a try但我知道该试试看,And I know the roads to riches我知道致富之道,And I know the ways to fame也知道成名的快捷方式,I know all the rules and then I know how to break'em我清楚所有的游戏规则,也知道如何打破规则,And I always know the name of the game我总是知道游戏的名称,But I don't know how to leave you但我不知道如何离开你,And I'll never let you fall我永远不会让你跌倒,And I don't know how you do it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让爱一切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 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一切都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 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一切都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让爱一切成空,Everytime I see you all the rays of the sun每一次我看见你,所有的阳光,Are streaming through the waves in your hair像波浪般流泻过你的发间,And every star in the sky天上的每一颗星,Is taking aim at your eyes like a spotlight都像聚光灯一样对准了你的双眼,The beating of my heart is a drum and it's lost我的心跳,像是迷失的鼓,And it's looking for a rhythm like you寻觅着和你一样的节奏,You can take the darkness at the pit of the night你可以从夜之坑洞中汲取黑暗,And turn into a beacon burning endlessly bright将它转化为燃烧着无尽光亮的信号灯,I've gotta follow it 'cause everything I know而我必得追随着它,因为我所知道的一切,Well, it's nothing 'till I give it to you如果没有给你的话,都是徒然,I can make the runner stumble我能够让跑者摔倒,I can make the final block我可以发动攻势,And I can make every tackle at the sound of the whistle也可以阻挡进攻,在哨声响起之际,I can make all the stadiums rock我能够让整个运动场沸腾起来,I can make tonight forever我能够让今晚成为永恒,Or I can make it disappear by the dawn或者,我能让它在黎明前消失,I can make you every promise that has ever been made我能为你实现每一个许过的承诺,And I can make all your demons be gone我能为你驱走所有的恶魔,But I'm never gonna make it without you但是没有你,我绝不会去做,Do you really wanna see me crawl难道你真的要看我在地上爬,And I'm never gonna make it like you do我绝对不会像你一样,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让爱一切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 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一切都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 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一切都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 out of nothing at all一切成空,一切都成空,Out of nothing at all让爱一切成空。】

马国华(笑着对妻子肖丽打着招呼):老婆,我来啦。

【肖丽未作出回应,愤怒的眼神直盯着桌面。】

【马国华尴尬看了看在坐的生意好友周建军、郑世贵和李腾发以及他们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的尴尬表情和眼神就觉得不对劲也立马明白了什么。】

周建军小情人A(打着圆场对马国华):杨哥哥呢?

马国华(陪着笑脸回应道):哦,那个他帮我去挑海鲜了,一会儿就回来。

肖丽(怒拍桌子朝丈夫马国华怒吼道):马国华,你好好看看你所结交的这帮狐朋狗友,你可真不害臊。

马国华(表情难堪劝慰妻子肖丽):我的姑奶奶,你别生气少说几句,一会儿吃完饭咱就走,反正咱也不花钱,不吃白不吃。

【这时,穿着打扮花枝招展的唐敬瑶和杨国忠走了进来。】

唐敬瑶(娇滴滴对在坐的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以及他们所包养的年轻貌美小情人道):周哥,郑哥,李哥,各位姐妹们我来啦。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来晚啦,呆会儿我自罚三杯。

肖丽(看到自己的外甥女竟是这副打扮而且还和杨国忠在一起顿时震惊不已,同时心里的无名火顿时涌上心间):唐敬瑶,你怎么会在这?

唐敬瑶(回头看到姨妈肖丽在场也震惊不已):姨妈,你怎么会在这?

杨国忠(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小情人唐敬瑶和大嫂肖丽):大嫂,原来你们是亲戚?

肖丽(怒视着杨国忠):岂止亲戚,唐敬瑶是我亲姐姐肖红的闺女,还是我的外甥女,亲上加亲。(怒视着外甥女唐敬瑶质问道)唐敬瑶,你怎么会跟杨国忠这种人渣在一起?

唐敬瑶(表情难堪走到姨妈肖丽的面前,拉了拉姨妈肖丽的手):姨妈,姨妈,有什么不满等咱们吃完饭回家再说好吗?

肖丽(声色俱厉道):不行,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去,看看你打扮得跟个妖精似的,你妈要是知道了不把你给打死才怪。(拉拽着外甥女唐敬瑶)走,跟我回去见你妈去,走。

杨国忠(急忙上前对肖丽劝道):大嫂大嫂,等吃完饭再走吧,我让服务员都把海鲜订好了。

肖丽(怒视着杨国忠):吃什么饭啊?看看你们这一桌子的狗男女,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你所谓的朋友聚会就是小情人跟渣男的聚会,成何体统?还把我外甥女唐敬瑶给牵涉进来,这顿饭我恶心我嫌脏我吃不下去。(拉拽着外甥女唐敬瑶)唐敬瑶,跟我回去见你妈去。

唐敬瑶(挣扎着想挣开姨妈肖丽的手):姨妈姨妈,你别这样冲动嘛,你弄疼我的手了。

马国华(也劝慰道):老婆老婆,你别生气冲动,等吃完饭再走嘛,这都是朋友啊。

肖丽(朝丈夫马国华怒吼道):你还好屁意思说是你的朋友,你怎么不把你的小情人给带来让我看看长什么样。马国华啊马国华,从你认识的这帮狐朋狗友开始,我算是看清楚你了,你就是个人渣,跟杨国忠、周建军、郑世贵,李腾发一个德性。如果唐敬瑶换作是你的外甥女,你能不生气冲动吗?这顿饭我是吃不下去了,如果你不嫌恶心反胃那你自己吃去好了。(猛拉拽着外甥女唐敬瑶)唐敬瑶,跟我走。

杨国忠:大嫂大嫂,我送送你吧。

肖丽:打住吧。(手指着杨国忠的鼻子愤怒道)杨国忠,我肖丽今天告诉你,我不管你跟我外甥女唐敬瑶是什么关系,只要我肖丽没死,你就别想打我外甥女唐敬瑶的任何主意,你这人渣给老娘听清楚了,老娘我可不是生在平常人家的,一点也不含糊,老娘我也不怕你们这帮猪狗不如的臭男人,别到时候惹得老娘性起你可别后悔找老娘来抱怨。(怒对外甥女唐敬瑶)唐敬瑶,跟我走。(用力将外甥女唐敬瑶拉拽出用餐包厢)

马国华(伸出被气得颤抖不止的手指着杨国忠,愤怒道):杨国忠啊杨国忠,你瞧瞧你办的事,你才是我的大哥,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叫你一声杨大哥。这下好了吧,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是我不是你,你可真把我给害苦了你,我也不得不考虑考虑我和你的关系了。(说完摔门离去)

【杨国忠灰头土脸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仰望着天花板不知所措。】

旁白:马国华是个白手起家、吃尽人生酸甜苦辣的老实商人,为人本份,但也免不了在生意场合上结识各色各样的生意朋友们,但因这次出乎意料的朋友聚会却让马国华尴尬不已,在肖丽眼里则是如临大敌,外甥女唐敬瑶的出现以及她与杨国忠的亲密举动更让她犹如五雷轰顶。

 

场次3   肖红的家里   夜

出场人物:肖丽、肖红、唐敬瑶

客厅内:

【肖红打开房门看到自己一脸不高兴的闺女唐敬瑶和自己的亲妹妹肖丽站在门外。】

肖红:你俩怎么在一起呀?

【唐敬瑶未回应母亲而是横冲直撞进入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在胸前生着闷气。】

肖丽(对肖红):姐,你好好看看你女儿,你可是不知道,你可得好好管管了。

唐敬瑶:我妈她知道。

肖红(表情茫然):到底怎么了?怎么一个个火爆爆的?

肖丽:你问她。

肖红(看了看表情愤怒的女儿唐敬瑶,对妹妹肖丽到):咱们进屋坐下慢慢说。

【肖丽毫不客气进屋来到客厅,坐在外甥女唐敬瑶的身旁。】

【肖红关上门也走进客厅坐在妹妹肖丽的身旁。】

肖丽(对姐姐肖红道):姐,是这样的,今天我跟我家老马一起出去吃饭,你可不知道,一桌子的狗男女,最后啊...

唐敬瑶(愤怒的打断姨妈肖丽):姨妈,你至于这么说话吗?什么狗男女啊?

肖红(未理会女儿,对妹妹肖丽道):瑶瑶是不是跟一个姓杨的在一起?

肖丽(惊讶):姐,原来你知道。

肖红(叹气道):就为这事,我差点跟她断绝关系。我管了,可是没用,我嘴皮子都说破了。

肖丽:我说姐,那个姓杨的比我们家老马小不了几岁,瑶瑶跟他在一起不说像亲闺女,那怎么也是两代人,要真成了一家人,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姐弟恋呢。

唐敬瑶(怒视着姨妈肖丽):姨妈,你至于说话这么难听吗?有那么夸张吗?

肖红(怒对女儿唐敬瑶):你姨妈说得没错。

唐敬瑶(满不在乎道):那我也没错,杨国忠是离了婚的,我和他是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再说了现在老夫少妻那可是时尚,是流行,懂吗?瞧瞧你们都过时了,永远活在原始时代。

肖红(无奈的对妹妹肖丽):你听听你听听,她一套一套的,咱们可说不赢她。

唐敬瑶:行了妈,我的事你们俩就别管了。(怒视着姨妈肖丽)我说姨妈,人家杨国忠除了离过婚、岁数大了点外,人家哪点不好了?光那资产也比姨夫强十几倍吧。

肖丽:就凭前面那两点,你就是不能跟他在一起。

唐敬瑶:姨妈,我也想找个处男,我也想找一个年纪跟我一样大的,可是跟了他们,我只能天天挤公交车,连吃个肯德基那都算大餐了。是,我要是眼光好找一潜力股,那也得培养个十年八年的吧,就像姨妈您这样。那万一我眼光要是不好找一个不成器的,还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还得跟着认栽啊。我妈不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吗?

肖丽(语重心长道):丫头,我跟你妈都是过来人,难不成还会害你啊?

唐敬瑶:懒得跟你们说了,我洗澡去。(站起身走进洗手间兑洗澡水)

肖红:你看看,她能活活把你给气死。

肖丽:瑶瑶这说不通,明天我亲自找杨国忠去。

 

场次4   杨国忠的公司,杨国忠办公室内、外   日

出场人物:杨国忠、肖丽、陈思萍

内景:

【杨国忠正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办公。】

【办公室内突然传来急促又毫无礼貌节奏的敲门声。】

杨国忠(放下手里的笔,皱着眉头抬起头朝办公室门道):进来。

【一脸怒气的肖丽打开门径直走进杨国忠的办公室走到杨国忠的面前怒视着杨国忠。】

杨国忠(立即赔着一副难看别扭的笑脸):哟大嫂,是你啊,来来来,请坐请坐。

肖丽:不用了,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杨国忠:大嫂是为唐敬瑶的事来的吧?

肖丽:我肖丽这个人向来心直口快,我就开门见山吧。杨国忠,我不管你再有钱再怎么样,你跟我家外甥女唐敬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杨国忠:大嫂,唐敬瑶是个好女孩,只要我们两个两情相悦,我能给她幸福,你真没有必要强行干涉我们。

肖丽:我警告你杨国忠,这事我还就是管定了。你最好远离唐敬瑶,否则我就上法院告你性骚扰少女,到时你收到法院传票可别怪我没有事先警告你,我可是认真的。

【这时,陈思萍走了进来。】

杨国忠(看到前妻陈思萍而惊讶):思萍,你怎么来了?我在接待客人呢,你先去休息室等我。

肖丽(看到以前的老同学陈思萍也面露吃惊,话外音):陈思萍,你怎么会在这?(说话)没事儿,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怒视着杨国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杨国忠:那好,大嫂,您慢走。

【肖丽径直走出杨国忠的办公室未离开,而是站在门外偷听着杨国忠与昔日老同学陈思萍之间的谈话。】

杨国忠:你又有什么事?

陈思萍(怒视着杨国忠质问道):杨国忠,我问你,昨天你带儿子去哪了?

杨国忠:我就带去玩玩,怎么啦?这你也要干涉?

陈思萍(愤怒激动道):儿子才多大?你带他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别以为我不知道。

杨国忠(也不甘示弱愤怒道):什么乌七八糟?这是社会,每个人都要走向社会的。儿子总会长大走向社会,提前带儿子出去见识见识有什么不好?再说我有错吗?

陈思萍(因愤怒而将眼睛眯成一条直线直视杨国忠):你就是有错,大错特错,就你这副德性不配做父亲,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把儿子的抚养权给争取过来。杨国忠,你真是个人渣,甚至人渣都不如。

旁白:肖丽一眼就认出杨国忠的前妻竟是自己的老同学陈思萍,看到老同学陈思萍还和杨国忠相往来,俩人还为孩子的事情吵嘴,肖丽则认为这两个人还有戏,于是一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在她脑海中逐渐形成。

外景:杨国忠的公司,走廊上。

【陈思萍行走在走廊上正巧与等候在此的肖丽撞个正着。】

肖丽(试探道):陈思萍。

陈思萍(仔细打量着肖丽,高兴道):肖丽。哎哟,我刚才看到你是觉得挺面熟的,瞧瞧我这记性(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肖丽(高兴笑道):好久不见了,老同学。

陈思萍:是呀。

肖丽:我们找个地方叙叙旧吧。

陈思萍:好啊,走吧。

 

场次5   西海岸咖啡厅内   日

出场人物:肖丽、陈思萍、顾客们、旁白

【肖丽、陈思萍这对老同学坐在一起喝着咖啡。】

【咖啡厅内播放着Billy·Joel的歌曲《Let it be》,歌词: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当我发觉陷入苦恼的时候)Mother Mary comes to me(母亲玛利来到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在我黑暗的时刻里)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她就站在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当世上所有心碎的人们)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都同意)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虽然他们也许分手了)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他们仍然有机会可以明白)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是的,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when the night is cloudy,(当夜晚乌云密布)There is still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有道光芒依然照耀着我)Shine on until tomorrow,let it be.(直到明日,让它去吧!)I wake up to the sound of music(我在音乐声中醒来)Mother Mary comes to me(母亲玛利来到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

肖丽:我说你也太好欺负了吧,这说离就离。

陈思萍:那小妖精啊把他的魂都勾没了,我能怎么样?她年轻、有脸蛋、有身材,而我呢?给你打个比方说吧,这20岁的女孩就是价值连城的珍珠,男人都在抢。而我们呢就是煤球,为家庭燃烧自己,烧完了就被老公撂一边了。

肖丽:这话不能这么说,凭什么你用花般的年龄陪着他度过什么也没有的岁月,到凋败的时候他就在外面寻花问柳?

陈思萍:这女人40和男人40那可太不一样了,这男人啊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尤其是男人一有钱,什么苍蝇蛾子都往他身上扑,这就是这个社会,这就是现实,这也是我的亲身经历。

肖丽:好歹你们夫妻这么多年,即便离了婚,那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离了婚还可以复婚嘛。不为别的,为了孩子。

陈思萍:女人到了这个年纪还剩下什么呀?至少得给自己留点尊严吧。你能忍受你的老公整天整天的不回家,回来过后就是满身刺鼻的香水味,领口上还印着别人的口红印吗?(叹气道)离了好,这样每天晚上我就不用担心他又躺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寻欢作乐了。肖丽,我们都是多年的老同学了,我也算是个过来人,给你做个反面教材吧。你呀不要成天到晚的为他节省,到商场尽买一些名牌奢侈品,你帮他省钱存钱到头来全花到别的女人身上去了,最后你一分都没得到,还不如趁这机会自个潇洒去。

肖丽:我家老马长得歪瓜裂枣的,也没谁看得上他。

陈思萍:谁看他那张脸啊?那些女孩看什么呀?不就是钱吗?顾名思义就是说看他戴什么表,用的什么手机,开什么牌的车,住的什么房子。所以你醒醒吧。

旁白:诸位看官老师们别以为肖丽约昔日老同学陈思萍去西海岸咖啡厅喝咖啡是单纯为了聊聊天、叙叙旧、拉拉家常什么的,其实肖丽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自己心里所打的这小算盘而已,肖丽想试探陈思萍是否有意跟杨国忠复婚,这样她就可以把自己的外甥女唐敬瑶从杨国忠的魔爪中拉回来。于是肖丽本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劝老同学陈思萍与杨国忠复婚,好让外甥女唐敬瑶断了这念头。可是让肖丽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劝说成功,反倒让陈思萍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所换来的教训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反而还给她洗了脑。陈思萍的字字句句都包含着血与泪的控诉,这让肖丽感到不安,眼前陈思萍这活生生的例子,不由得让肖丽心中发紧陷入到了婚姻的恐惧当中,于是她脑海里恍惚的都是丈夫马国华与年轻貌美小情人亲昵的情景,她每晚趁丈夫马国华睡得如死猪般香甜时偷偷查看丈夫马国华的手机以及QQ微信,她甚至开始对丈夫马国华所相识、相熟的女性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对号入座起来。

 

场次6   法国“香奈儿品牌”旗靓店内   日

出场人物:肖红、肖丽、收银员

【肖红、肖丽这对亲姐妹在看着衣服。】

【法国“香奈儿品牌”旗靓店内正播放着美国民歌《哦,苏珊娜》。中英文歌词:I come from Alabama,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m going to Louisiana,My true love for to see,It rained all night,The day I left,The weather it was dry,The sun so hot,I froze to death。Susanna, don't you cry。Oh, Susanna,Oh don't you cry for me,I come from Alabama 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 came from Alabama,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m going to Louisiana,My true love for to see,It rained all night,The day I left,The weather it was dry,The sun so hot,I froze to death。Susanna, don't you cry。Oh, Susanna Oh don't you cry for me,I come from Alabama 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 come from Alabama 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m going to Louisiana My true love for to see。It rained all night The day I left,The weather it was dry,The sun so hot。I froze to death。Susanna, don't you cry Oh, Susanna Oh don't you cry for me,I come from Alabama,With my banjo on my knee,I come from Alabama With my banjo on my knee。中文翻译歌词: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要赶到路易斯安娜为了寻找我朋友,晚上起程大雨下不停但天气还干燥,烈日当空我却心冰冷。苏珊娜别哭泣,噢苏珊娜你别为我哭泣,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昨晚上更深人已静,我沉睡入梦境,在梦中见苏珊娜漫步下山来相迎。她嘴里吃着荞麦饼但两眼泪晶莹,我离开故乡来找你,苏珊娜,别哭泣。哦,苏珊娜,你别为我哭泣,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我要赶到路易斯安娜为了寻找我朋友,晚上起程大雨下不停但天气还干燥,烈日当空我却心冰冷,苏珊娜别哭泣,噢苏珊娜你别为我哭泣,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我来自阿拉巴马带上心爱的五弦琴。】

肖丽(随手拿起一件新衣服对肖红):姐,你觉得这件好看吗?

肖红(看了看新衣服):好看。

肖丽:我也觉得不错。(对收银员)收银员,这衣服我买了,开单吧。

收银员:好勒。(接过衣服开单)

肖红:我说老妹,你今天中头等彩票啦?这么阔气。

肖丽:我呀算是想开了,你说我这么省吃俭用的把钱节约下来干什么?年轻的时候跟着马国华省吃俭用一起创业,我算是度过了苦尽,把甘来留给后人,我傻呀?

肖红:你这思想转变得也忒快了点吧。

肖丽:我去找了杨国忠,你猜我碰到谁了?他前妻,可这更巧的是他前妻居然是我的老同学陈思萍,你还记得不?人家可是跟我掏心窝了。

肖红:她怎么说?

肖丽:怎么说?你那宝贝闺女可是拆散人家家庭的刽子手,好在人家不知道唐敬瑶是我的外甥女,要是知道啊连杀了我的心都有。

肖红:瑶瑶这孩子可真不懂事,都是我把她给惯坏了。

肖丽:姐,你说这天下的男人是不是各个都不可靠啊?

肖红(叹气道):反正你姐夫老唐我是没有靠住,这不还没有发财呢就跟其他女人跑了。

肖丽:买,这衣服就更得买了,衣服比男人靠得住。

肖红:你们家老马这么实诚,你瞎操心什么呀。

肖丽:这钱呀得攥紧点,放银行也不安全。

 

场次7   马国华、肖丽夫妇家里   夜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

客厅内:

【马国华、肖丽正坐在一起。】

马国华:买什么房子啊?不是说好了吗?够住就行了。

肖丽:现在咱们孩子上大学去了,这要是如果孩子回来了呢?再过两年结婚了,再添了外孙,你说那个时候不就挤了吗?

马国华:那不还早着吗?

肖丽(有点不高兴):还早?你非得等到房子涨价了再去买?我不管,明天你就是千忙万忙你也得陪我去看。

马国华:我的姑奶奶,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

肖丽:你说你好歹也是个老板,你说这钱你不花,累死累活图个啥呀?再说了过两年这房子一增值不比存银行强啊。

马国华:行行行,你就别唠叨了,明天咱去看。

【肖丽看到丈夫马国华被自己说得屈服而得意的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场次8   XX售楼部,新房样品房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售楼小姐A

客厅内:

【马国华、肖丽夫妻俩在售楼小姐A的带领下看着新房样品房。】

售楼小姐A(对马国华):马先生,房子您已经看过了,还满意吗?我们现在正在办理贵宾卡,如果您前一百位订房的话,我们有三万多的优惠。

肖丽(对丈夫马国华):老马,你觉得怎么样?我感觉还可以,要不咱们就订这儿吧,现在订还可以便宜三万多块钱呢。

马国华:便宜什么呀?我看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就那么回事,住这啊始终没住咱家那方便。

售楼小姐A:马先生,我们这里的价格你可以再去比一比。

马国华:我觉得很一般,这离我们家远,你说开车又费油,走路又费劲。

肖丽(沉默了会儿):也是啊,确实不太方便。

马国华(附和道):就是。

肖丽:要不我们再比较比较?

售楼小姐A:好,你们再去看看吧。

肖丽:再见。

售楼小姐A:再见。

【马国华、肖丽夫妻俩离去。】

 

场次9   景园售楼部,一楼接待大厅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谢政欣

【马国华、肖丽夫妇正在景园售楼部,一楼接待大厅内看着新房所在小区的模型板图。】

马国华:这是最后一站了,一会儿我洗车行还有事呢。

肖丽(不高兴的看着丈夫马国华):你什么意思啊?花的是你的钱你都不上心,你是压根就不想买还是应付我呢?

【马国华低着头无言以对。】

【这时,穿着打扮时尚前卫又年轻貌美、身材姣好的售楼小姐谢政欣走到马国华、肖丽夫妇的面前热情道:“您们好,二位是来看房的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肖丽:我们已经来过了,有人跟我们介绍过了,我主要是带我老公再来看一下。

谢政欣:哦,那您们填资料了吗?

肖丽:没有啊。

谢政欣(拿出一份资料递向马国华、肖丽夫妇):这样,您们先填一份资料吧,到时买房的时候还可以送礼品呢。

肖丽(对马国华):老马,你填吧。

马国华:好好好。(接过资料动笔填资料)

谢政欣:我还是再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像我们这些小区最大的优势就是交通四通八达,大型超市就好几个呢。(指着新房所在小区的模型板图)你们看,这是健身房,这是幼儿园,这是医院等等都有,还有我们这离轻轨、公交车站特别近,步行5分钟就到了。

肖丽(对丈夫):老马,你觉得怎么样?

马国华(笑道):我觉得听她这么一介绍觉得还可以。

肖丽:我也觉得不错,只是我觉得离我们的洗车行远了点。

马国华:人家不是说了吗?有轻轨和公交车站,你还操心什么呀。(笑对谢政欣)你看我这个人平常也不爱开车,这坐轻轨和公交上下班既经济又环保。

谢政欣(笑道):像您这样的大老板能有这样的环保意识真是心怀天下呀。

旁白:售楼小姐谢政欣不仅年轻貌美而且说起话来又娇滴滴的带有粘粘的磁性,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个人一听就会浑身上下都酥了瘫倒在地。这让马国华和肖丽的心是“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马国华担忧的是妻子肖丽误会谢政欣是故意说话娇滴滴在勾引自己从而引起妻子肖丽的误会。而肖丽则担忧的是丈夫马国华经不住谢政欣的诱惑而被谢政欣勾走他的心、他的魂而与她在一起甚至嫌弃自己年老珠黄与自己离婚。好在头脑清醒自律知进退的马国华不想妻子肖丽误会而主动要求妻子肖丽看房并借口自己的洗车行临时有事而离开,毕竟一个大男人插在其中也尴尬,正好自己的妻子肖丽和谢政欣也都是女同志,只不过年龄相差大而已,然而两大女同志商量着怎么买房以及谈好价格也确实不难为情,何况她们又不是对恶心的同性恋。可没想到的是马国华这匆匆忙忙的离开而使妻子肖丽加深对丈夫马国华的怀疑,觉得他心里越有鬼很明显是在躲避。

谢政欣:那我带你再去看看样板房吧。

马国华(爽快道):行。

肖丽(怒视着丈夫吃醋道):马国华,你不是还有事吗?

马国华(反应过来):哦对对对。这样吧,那我现在回洗车行,你喜欢你就看着办吧。

肖丽:这会儿怎么那么爽快了呢?(话外音)看你那色咪咪的样子,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马国华:你不是喜欢吗?

肖丽(愤怒道):我看是你喜欢吧,我觉得不怎么样。(转身离去并碰了下丈夫)

马国华(朝妻子背影抱怨道):你看你这人,我这积极点,你又有意见了。(叹气道)这女人怎么这么善变呢?(不好意思的对谢政欣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啊。

谢政欣(笑道):没事没事。

【马国华去追妻子肖丽。】

旁白:由于受到外甥女唐敬瑶的刺激跟昔日老同学陈思萍亲身经历的洗脑影响,这让肖丽现在变得有点草木皆兵,只要看到自己丈夫老马和比自己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说话哪怕稍加一点点儿亲密,肖丽这心里就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主要还是酸、苦、辣混合一体,于是一股无名火立即涌满心间,随时都得爆发犹如不稳定的火山一样。夫妻俩原本高高兴兴的去看房子,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而这售楼小姐谢政欣天天面对着看房买房的顾客们并迎来送往,社交和观人、识人的经验那是当然十足,那可是一颗玲珑七巧心,非常精明。谢政欣一眼就看出来了马国华是个有钱且性格懦弱怕妻子的主,她也看出来了肖丽的确有点年老色衰,而自己不甘平庸一辈子做售楼小姐。于是谢政欣就想趁此机会巴结马国华、打动马国华与自己在一起改变自己不如意的生活现状而隔三差五给马国华打电话借口马国华去看房而趁机对马国华搔首弄姿、暗送秋波。其实谢政欣爱的不是马国华,而是马国华的金钱。

 

场次10   华丽洗车行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员工们

【马国华正一一巡视着正在忙活着的员工们。】

【突然马国华的手机响起...】

马国华(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而皱起眉头并接听手机):喂...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谢政欣。地点:景园售楼部一楼大厅内。】

谢政欣:您好马先生,我是景园售楼小姐谢政欣,我们刚才见过面的。

马国华(话外音):哦,是你呀,你好你好。

谢政欣:您刚看那房还满意吗?

马国华(话外音):还可以。

【镜头回至马国华。】

谢政欣(话外音):那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一下样板间吧?这个比平面图要更直观一些。

马国华:这样吧,我看我太太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让她来看,我现在正忙着呢。

谢政欣(话外音):那行,这是我的手机号,您要是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马国华:好。(挂断手机收起手机,自言自语道)要求和想法。(摇摇头笑了笑)

 

场次11   XX酒店,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杨国忠、唐敬瑶

【杨国忠、唐敬瑶正睡在一起,唐敬瑶依偎在杨国忠的怀里。】

唐敬瑶:老公,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杨国忠:我这刚从坟墓里逃出来,你让我透透气再说吧。

唐敬瑶:你可不能把我跟那个黄脸婆比。

杨国忠:好好好,结。等我把手头事情忙完以后,咱们就结婚,行了吧?

唐敬瑶:这还差不多,那我要鸽子蛋。

杨国忠:好,听你的。到时候你这十根手指我全给你戴满。

唐敬瑶(激动道):真的吗?老公。

杨国忠:真的。

唐敬瑶:老公真是太好啦。(满心激动地给了杨国忠一个吻)

 

场次12   同场次10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员工们

【马国华正一一巡视着正在忙活着的员工们。】

【突然马国华的手机响起...】

马国华(接听手机):喂...

谢政欣(话外音):马先生您好,我是谢政欣,您看今天都周末了,您有空吗?我给您安排一下。

马国华:哦,今天我可能没时间啊。

谢政欣(话外音):那您什么时候有空呢?

马国华:这样吧,我让我老婆来看,她有时间。还有,我们家事也都是我老婆做主。

谢政欣(话外音):马先生,您真是个好老公啊。这样,您以后随时可以过来找我。

【马国华表情有点难堪挂断手机,皱眉沉思着。】

 

场次13   马国华、肖丽夫妇家里   夜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

【马国华、肖丽夫妇坐在一起。】

马国华(对妻子肖丽):老婆,明天你去景园售楼部看房,就是售楼小姐谢政欣负责接待我们的那个,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肖丽:怎么不是我和你呢?

马国华:行,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看房。

肖丽:哎哟喂,这么积极干什么?你不就是想念谢政欣想看到她吗?

马国华:我说老婆,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尽胡思乱想呢?我和谢政欣真没什么,她只不过是个售楼小姐在尽职而已,再说我这积极点,你又有意见。算了算了,你爱买不买,你爱胡思乱想就胡思乱想,我睡觉去,困了。(说完走进卧室睡觉)

【肖丽趁机从丈夫老马的外套里拿出老马的手机翻看起手机...】

【肖丽看到一个在一天之内打来十几次的陌生手机号而眉头紧皱,她按耐不住心里的无名火朝这个手机号拨打了过去,手机听筒里传来景园售楼小姐谢政欣那娇滴滴的声音。】

谢政欣(话外音):喂,您好马总,喂,喂,怎么不说话呢?我是景园售楼小姐谢政欣呀,你不记得我了吗?喂,喂...

【这肖丽肺都气炸了,只见她愤怒的挂断手机,拿着丈夫老马的手机径直快步走向卧室。】

卧室内:

【肖丽掀开被子将睡熟的丈夫老马拉拽下床:“马国华,你给我下来。”】

马国华(睡眼朦胧茫然道):我的姑奶奶,你又怎么啦?

肖丽:装,你就给我装吧你,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你就给我勾搭上了。

马国华:我勾搭上什么了?我勾搭上谁了?你可给我说清楚了。

肖丽(将手机上谢政欣的手机号码展示在丈夫老马的眼前):你给我好好看看。说吧,这号码是谁的?你给我老实交代,就一天的时间给你打了十多个电话。

马国华(接过自己手机看着号码):咳,我以为是多大事呢,这是景园售楼小姐谢政欣的电话,她不停的给我打电话目的是催我去看房子,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肖丽(双手插腰怒瞪着丈夫):是吗?那她为什么不给我打却偏偏给你打呢?

马国华:在景园看房的那天,你不是让我去填资料吗?我当时留的是我的手机号码啊。

肖丽:呵,你当我傻呀?那女孩不就是比我年轻漂亮点,腿比我长点,胸比我大点,屁股也比我翘点,你这就把持不住啦?

马国华:我说你在瞎想些什么呀?我是那种人吗?

肖丽:你不是吗?那售楼小姐谢政欣不是说你心怀天下吗?我也觉得你心怀天下,心怀天下所有年轻貌美的姑娘,尤其是谢政欣。

马国华:我的姑奶奶,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立马给谢政欣打电话问问,我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睡觉睡得安,我上梁正不怕下梁歪,我身正就不怕影子斜。

肖丽:问?你让我怎么问?难不成我还客客气气的问她小狐狸精您好,你是怎么勾搭上我老公的是吗?

马国华:肖丽,我觉得你是更年期到了,成天就知道胡思乱想,我要睡觉别来打扰我,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看房,正好对证下我和谢政欣的关系。

肖丽:马国华,我警告你,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就别想睡你的美容觉。

马国华:我和你说不清楚,我去咱女儿房间睡去。(摸着自己的良心)总之我还是那句老话说回来,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睡觉睡得安,我上梁正就不怕下梁歪,我身正就不怕影子斜。你这人啊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你要是不去当编剧,娱乐圈真是觉得太可惜了。(走出卧室走向女儿的卧室)

肖丽(愤怒的朝丈夫怒吼道):马国华,你这人渣不如的玩意儿,老娘要和你离婚。

 

场次14   法国“香奈儿品牌”旗靓店内   日

出场人物:肖丽、肖红、收银员

【肖丽、肖红正在看着衣服。】

【正播放着林忆莲的歌曲《至少还有你》。歌词: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直到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为了你,我愿意。动也不能动,也要看着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我怕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只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在那里。】

肖红:什么?你要和你家老马离婚?

肖丽:对,反正我主意已定,非和他离婚不可,我再也不和这个负心的狗东西过一起了,我受够了,今天非得多花他的钱才可解我心头之恨。

肖红(语重心长道):老妹,离婚必须要有证据,这万一马国华和谢政欣真的没有什么的话,这要是传出去会让别人笑话,你岂不自己打了自己的脸,还给自己招来一身腥。

旁白:常言道,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姐姐肖红的这一番劝慰的话提醒了肖丽,于是肖丽雇佣以前的另外一个老同学胡帅斌做自己的私家侦探,全天24小时监视丈夫马国华的一切活动,拿贼拿赃,捉奸拿双,只要抓到证据,自己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和丈夫马国华离婚。肖丽把丈夫马国华这么多年来努力为自己、为这个家庭的付出忘了个干干净净,夫妻之间连个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场次15   华丽洗车行,马国华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朱毅斌

【马国华、朱毅斌正坐在一起。】

马国华:朱毅斌,根据新来的员工反应,咱们洗车的设备出现了触电的情况,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处理好,这万一要是把人给电伤电死,家属一旦起诉法院,我和你都脱不了干系,你都是华丽洗车行的老员工了,还是主任,我希望你能尽责,否则别怪我砸你饭碗。

朱毅斌:我知道了马总,下来我会维修更换洗车设备。请问马总还有别的吩咐吗?

【马国华的手机响起...】

马国华(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随后对朱毅斌道):通知老王把午饭做丰盛点招待新员工,你去忙吧。

朱毅斌:好勒。(站起身离开办公室并随手关上了门)

马国华(接听手机):喂您好...

谢政欣(话外音):您好马先生,我是景园售楼小姐谢政欣,您太太今天有空吗?我们新出了一套样板房想您太太过来看看。

马国华:我这正忙着呢,

谢政欣(话外音):没事没事,我等你们,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行。

马国华:行吧,那我今天下午就过来,谢谢你的尽职和尽责,再见。

谢政欣(话外音):再见。

【马国华挂断手机、放下手机,无奈摇头叹气。】

 

场次16   景园售楼部,一楼大厅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谢政欣、胡帅斌

【马国华与谢政欣见面。】

【胡帅斌躲在暗处正用照相机偷偷拍照。】

谢政欣:马总,你来啦?

马国华:嗯。

谢政欣(向一旁作出“请”的手势):来,这边请吧。

【马国华跟着谢政欣走向新房样板间。】

谢政欣:今天给你看一下我们新出的新房样板间。

胡帅斌(拿出手机给肖丽拨打电话):喂,丽姐,姐夫哥来看房子了。

 

场次17   景园售楼部,新房样卧室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谢政欣、旁白

【马国华跟着谢政欣来到新房样板房卧室内。】

谢政欣(率先坐在床上):马总,你看这张床特别舒服特别软,而且我们这个户型它最大的优势就是卧室,因为它是靠中庭的,睡觉特别安静。(站起身上前拉着马国华)来,马总,你坐下来试一试,体验一下,真的特别舒服特别软。

【马国华因尴尬、不好意思而畏畏缩缩的坐在床上,看马国华那动作、那姿势,就好像谢政欣是吃人的女妖精女妖怪。】

谢政欣(趁机对马国华搔首弄姿、暗送秋波):马总,你要是买这房的话,这床垫可以申请送给你的,这市场价要卖一万多呢。(慢慢将腿搭在马国华的腿上)来,你躺着会更舒服的。(抱着马国华正要将马国华往床上摁)

马国华(急忙推开谢政欣站起来而急忙后退,慌慌张张道):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挺好挺好,这房子的确不错。

【这时,马国华的手机响起...】

马国华(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表情难堪的接听电话):喂,老婆...

肖丽(话外音):你在哪?

马国华(吞吞吐吐):我...我...我在...(突然灵机一动对妻子肖丽编了个善意的谎言)我刚刚一个客户的车才洗好,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我正开着他的车把车还给他呢。

肖丽(话外音):是吗?那个客户是个女的吧?

马国华:不是不是,老婆,我现在正开着车呢,不然被交警查到要扣分,我得挂了。(挂手机,收起手机)

谢政欣(对马国华眉目传情):马总,你觉得这房怎么样啊?

马国华:这房挺好挺不错的。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继续看。

谢政欣:那我送送你吧。

马国华: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慌慌张张快步走出卧室离开样板房)

【谢政欣看着马国华那滑稽可笑的离开动作而坏笑个不停。】

旁白:虽然马国华没有做亏心事,但心里还是有些心虚,他怕肖丽又因为一些杯弓蛇影的东西误会自己,而且他也看出来,谢政欣如此主动是别有用心。之后的几天谢政欣依旧隔三差五给马国华打电话,马国华都没敢接。

 

场次18   华丽洗车行内、外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谢政欣、胡帅斌、员工们

外景:

【谢政欣来到“华丽洗车行”外,她先是看了看门店名而走了进去,但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胡帅斌用照相机拍了下来。】

内景:马国华的办公室内。

【马国华坐在办公桌前正埋头办公。】

【这时,谢政欣走了进来亲切的对马国华打着招呼:“马总。”】

马国华(抬头看到谢政欣吃惊道):哟,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谢政欣:这两天给你打手机你都不接,所以我只好亲自登门拜访了。

马国华:我这不忙吗?没听到手机铃声。

谢政欣(笑道):没事儿,我就是过来给你送我们楼盘的新资料。(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资料双手递向马国华)

马国华(接过资料):谢谢,坐坐坐。

谢政欣:谢谢。(坐在马国华的面前)

马国华:你看看你,你干嘛非走这么远来送资料呢?

谢政欣:没事儿,我顺便嘛。对了马总,我刚路过的时候看到有个咖啡厅挺不错的,要不我们一块儿喝杯咖啡吃个便饭吧,我请客。

马国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而将资料放在一边,双手托着额头,话外音):这姑娘还铁定不走了,工人看到了还不说闲话呀,这要是万一传到我老婆的耳朵里,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打发她走。

谢政欣:怎么样?马总。

马国华(回过神来,强挤出笑容):这样吧小谢,还是我请客吧。

谢政欣:行。

马国华:走吧。

外景:

【马国华与谢政欣一起走出华丽洗车行朝餐厅走去。】

【胡帅斌一边跟在他们身后,一边偷偷拍照。】

 

场次19   “台湾天使卤肉饭”餐厅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谢政欣、胡帅斌、顾客们

【马国华、谢政欣正吃着卤肉饭。】

【胡帅斌正坐在暗处偷偷对马国华和谢政欣二人拍照。】

【餐厅内播放着加拿大歌后席琳·迪翁的爱情歌曲《if you asked me to》。中英文歌词:if you asked me to 若你要我去(爱你),Used to be that i believed in something 曾经相信着一些事,Used to be that i believed in love 曾经相信着爱情,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ve had that feeling 那是很久以前的感觉了,I could love someone 可以去爱,I could trust someone 可以去相信,I said i'd never let nobody near my heart again darlin' 亲爱的我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走进我的心,I said i'd never let nobody in 我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住进我的心,But if you asked me to 但若你要我去(爱你),I just might change my mind 我会立刻改变主意,And let you in my life forever 让你永远在我的生命里,If you asked me to若你要我去(爱你),I just might give my heart 我会奉上我的真心,And stay here in your arms forever 永远待在你的怀抱里,If you asked me to 若你要我去(爱你),If you asked me to 若你要我去(爱你),Somehow ever since i've been around you 自从陪伴在你身边,Can't go back to being on my own 不想再回到一个人的世界,That i've found my home 我找到了我的家,That i'm finally home 那是我最后的家,I said i'd never let nobody get too close to me darling亲爱的我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靠近我,I said i needed, needed to be free 虽然我说过需要自由,(but if you asked me to...)但若你要我去(爱你),Asked me to, i will give my world to you baby 让我去(爱你),我会给你我的整个世界,宝贝,I need you now 我现在需要你,Ask me to and i'll do anything for you baby, for you baby 让我去(爱你),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宝贝,If you asked me to 若你要我去(爱你),I'd let you in my life forever 我会让你永远在我的生命里,If you asked me to...若你要我去(爱你)。】

马国华:这里饭菜味道不错,你觉得怎么样?

谢政欣:还行。

马国华:这样吧,那你快点吃,我还有事呢。

谢政欣(不高兴的看着马国华):怎么啦?凳子都没坐热你就要赶我走呀。其实,你有没有感觉到我...

马国华:感觉到什么?(打个机灵)哦,你说那房子,我们不打算买了。

谢政欣(皱眉道):你们?是你老婆不让买吧?马总,真没看出来你挺怕老婆的呀。(对马国华眉目传情)但我觉得怕老婆的男人才最有魅力呢,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

马国华(表情变为难堪):你先吃着,我去趟洗手间。

谢政欣:行。

【马国华站起身走向洗手间。】

 

场次20   一条小巷子内   日

出场人物:肖丽、胡帅斌

【肖丽看到自己丈夫老马与谢政欣在一起的照片气得双手发抖,恨死谢政欣这小妖精小狐狸精。胡帅斌正站在肖丽的身旁。】

胡帅斌:丽姐,这俩人的关系不一般啊,而且这女的特别主动。后面几张是他们昨天去银行的时候拍的。

肖丽:之后呢?

胡帅斌:之后没跟上,跟丢了。

肖丽:这两个人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了?(愤怒质问胡帅斌)胡帅斌,你说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跟个人都跟不上?

胡帅斌:这还用跟吗?肯定是开房做快活鬼去了呗。

【肖丽被气得双手发抖,紧紧握着照片而且表情和眼神都充满浓浓杀气。】

胡帅斌(劝慰道):丽姐,我看这女的就是欠教训,肯定是她先勾引姐夫哥的,要不我找人帮你收拾收拾她?帮你出出气。

肖丽:好,千万别失手。

胡帅斌:丽姐,我也是你多年的老同学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啊?我可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姐姐来看待,这事连我都看不下去了也无法忍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肖丽:好,去吧,尽情发挥。

胡帅斌:嗯。

 

场次21   一条胡同内   夜

出场人物:谢政欣、胡帅斌、“大家姐”李雅音、李雅音的女打手AB、旁白

【下班回家的谢政欣行走在这条胡同内。】

【跟在谢政欣身后的绰号“大家姐”社会小太妹李雅音和其两名女打手快步跑近李雅音将一口装米的麻袋扣在谢政欣的头上,紧接着拳脚交加将谢政欣痛打了一顿。】

旁白:胡帅斌出于同学义气果真叫来绰号“大家姐”的社会小太妹李雅音将谢政欣打成了轻伤住院。而与此同时,肖丽的外甥女唐敬瑶那边也出了状况,花心的杨国忠其实在外另有情人刘玲,于是愤怒的唐敬瑶当天与杨国忠分道扬镳。

 

场次22   超市内   夜

出场人物:唐敬瑶、杨国忠、刘玲

【花心的人渣杨国忠与新欢情人刘玲正在挑选着床上用品。】

【超市内播放着Billy·Joel的歌曲《Let it be》,歌词: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当我发觉陷入苦恼的时候)Mother Mary comes to me(母亲玛利来到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在我黑暗的时刻里)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她就站在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当世上所有心碎的人们)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都同意)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虽然他们也许分手了)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他们仍然有机会可以明白)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是的,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And when the night is cloudy,(当夜晚乌云密布)There is still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有道光芒依然照耀着我)Shine on until tomorrow,let it be.(直到明日,让它去吧!)I wake up to the sound of music(我在音乐声中醒来)Mother Mary comes to me(母亲玛利来到我面前)Speaking words of wisdom,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There will be an answer,let it be.(会有一个答案: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Let it be,Let it be(让它去吧,让它去吧!)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说着智慧之语:让它去吧)】

【正在逛超市的唐敬瑶正巧碰到杨国忠及其新欢情人刘玲,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唐敬瑶(愤怒的走到杨国忠的身前,一边推搡着杨国忠、一边怒骂道):你这人渣你不是出差了吗?你不是去上海了吗?这是上海吗?

刘玲(推了下唐敬瑶,愤怒的质问道):喂,你谁呀你?

唐敬瑶(毫不示弱的回应刘玲):关你什么事呀?(手指着杨国忠的鼻子大声武气质问道)杨国忠,你给我解释清楚了,说,怎么回事?这女的是谁?(指着刘玲)

【他们三人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杨国忠(愤怒的对唐敬瑶):你行了,你以为你谁呀你?你们女人不全都是冲着我有钱吗?你谁呀你?

唐敬瑶:骗子,人渣,卑鄙无耻下流。(重重给了杨国忠一记耳光后转身离开)

杨国忠(安慰着新欢刘玲):甭搭理她,我们继续看。

刘玲:你自己慢慢看吧,我也觉得你确实是个骗子,人渣,卑鄙无耻下流。(也重重给了杨国忠一记耳光后转身离开)

【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有的放声大笑起来。】

【尴尬脸红的杨国忠一下子低下了头。】

 

场次23   马国华、肖丽夫妇家里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肖丽、警官AB

客厅内:

【肖丽坐在茶几前默默的流着泪。茶几上放着自己丈夫马国华与谢政欣在一起的照片还有一份自己亲自起草的离婚协议书,协议书上的甲方签着肖丽的名字和其身份证号以及肖丽所按的指纹印。】

【不一会儿,马国华提着一盒生日蛋糕回到家里,他像往常一样对妻子肖丽打着招呼:“老婆,我回来啦。”】

【肖丽未回应丈夫老马,而是故作坚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随后拿起茶几上的照片朝老马的脸上砸去。】

马国华(被照片砸蒙了而摆出一副苦瓜脸):我的姑奶奶,你又怎么了?(将蛋糕和自己的公文包放在茶几上,弯下身捡起散落在地的照片并看了看,随后表情变为茫然的看着妻子肖丽)你这照片都哪来的?你跟踪我啊?

肖丽(怒视着丈夫马国华):姓马的,你真的变了,外面的那些狐狸精真的那么好吗?大染缸把你染得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你自己了吗?

马国华(撕毁照片,对妻子肖丽严肃道):肖丽,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我和谢政欣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发毒誓(作出发誓的手势),你爱信不信。

肖丽(愤怒的大声武气道):哼,我爱信不信?那好,那我问你,你要如果真的和那狐狸精没什么关系,那你俩在一起吃什么饭呢?去银行干什么?咱们户头上为什么平白无故少了50万?钱呢?在哪呢?是不是都被那姓谢的狐狸精全糟蹋光啦?(愤怒的手指着马国华的鼻子)我告诉你马国华,如果你今天不对老娘一一解释清楚,咱们就离婚。(拿起自己起草的离婚协议书扔向马国华)这是我起草的离婚协议书,上面有我的签字和我的指纹印,看看吧。

马国华(看了看妻子起草的离婚协议书哭笑不得,于是将这份离婚协议书放在一旁并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房产证明书递向妻子肖丽):钱都在这呢,一分不少,你看看吧。

肖丽(接过这份房产证明书翻开看了看,震惊道):你,你,你真把它给买啦?

马国华: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可现在好了,这有惊无喜了。

肖丽:你怎么不早说啊?

马国华:我的姑奶奶,我不知道你最近是怎么了,我平时说话都非常谨慎小心,我就怕你胡思乱想啊,你说你再这样下去,那这个家我都不敢回了。

肖丽:那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马国华:这是售楼小姐谢政欣自己找上门来的,本来她给我们介绍房子的时候挺热情的,咱也不好拒绝,我还想咱女儿在外面挺不容易的也是该买套房子,但我没想到谢政欣会赖着我呀,你说这事我哪敢跟你说呀?我要是一说,你就会胡思乱想的,我知道当初是你赌气不准买那房子,可是我觉得谢政欣那女孩挺不容易的,还有那地段也不错,于是我就自己拿主意把那房子给买了。为了买房看房谈价格,当然我也免不了和谢政欣接触和应酬。

肖丽:你怎么不早说呀?

马国华:我这不想给你个生日惊喜吗?

肖丽:你俩真的没什么吗?

马国华(再次作出发誓的手势):我马国华向你发毒誓,我和谢政欣真的没什么,如果我和她要是真的有什么的话,我就不会买下这房子了,(吞吞吐吐)甚至...甚至...甚至跟你离婚早和谢政欣过了。(害怕妻子肖丽生气而低下了头)

【肖丽被打动而掩面抽气起来。】

马国华(听到妻子肖丽的抽泣声这才敢抬起头看着妻子安慰道):好啦好啦老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点蜡烛唱生日歌。你呀真得改改你这个胡思乱想的毛病了,我给你说,(拿起妻子肖丽起草的离婚协议书撕个粉碎)外面的女孩再好再漂亮,我都不会要也看不上眼,我就爱你肖丽同志一人,你都跟了我半辈子了,也吃了不少的苦,以后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还是那句话说回来,咱家的事都你说了算。(正要动手打开蛋糕盒子)

【这时,客厅内传来门铃声。】

马国华(对妻子肖丽道):我去开门,说不定是咱家闺女请假回来给你过生日呢。(前去开门,看到身着制服的警官AB站在门外而一脸茫然)

警官A:请问这是肖丽家吗?

马国华:是,请问二位警官有什么事吗?

警官A:我们是公安第一分局的,我们怀疑肖丽跟一起雇人殴打他人的案件有关,希望她能够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马国华(苦笑道):这怎么可能呢?我老婆是个老实人,平时老实本份不惹事也没什么仇家,她能殴打谁呀?

肖丽(走到房门前对丈夫):老公,别说了。(正视着警官AB)警官,这事是我干的,是我让胡帅斌殴打了谢政欣,我承认我自己所犯下的罪过,我跟你们走。(伸出了双手)

【一副冰冷的手铐拷在了肖丽的手腕上。】

【马国华看到这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场次24   医院,谢政欣的病房内   日

出场人物:马国华、谢政欣

【身着病员服、头上缠着绷带且脸上挂着彩的谢政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

【马国华捧着一把水仙花和提着一篮子现买的水果走进谢政欣的病房。】

谢政欣(看到马国华没好气道):你来干嘛呀?

马国华(真诚道):我代我老婆来看看你,向你赔个礼道个歉,对不起了谢政欣。

【谢政欣没理会马国华,而是拿起一面镜子抚摸着脸上的淤青。】

马国华(将水仙花和一篮子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对谢政欣):好点了没有?

【谢政欣的表情变为不高兴,但未正视马国华。】

马国华(抽出椅子坐在谢政欣的病床边,诚恳道):谢政欣,我老婆她都是一时糊涂,我这次是真心代她向你赔罪。

谢政欣(愤怒的看着马国华):一时糊涂就找人把我打成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去上班?我还怎么去见人?

马国华:她都是太在乎我,也太在乎这个家了,所以一时冲动就没考虑后果才做出这种傻事来。

谢政欣(怒瞪着马国华,语气激动):冲动?我告诉你马国华,这事我跟她没完。

马国华(沉默了会儿):那你想要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谢政欣: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什么都答应我。

马国华(严肃道):对,是我自己说的不后悔,全为我老婆赎罪。

谢政欣:你们得赔我医药费10万。

马国华(爽快道):好。

谢政欣:还有,你老婆都把我打成这样了,我也不可能去上班,你还要赔我精神损失费20万。

马国华(再次爽快道):好,都没问题。

谢政欣:其实你对你老婆挺好的,你这又何必呢?她现在被关起来了,你就名正言顺找一个年轻貌美的,那不多好啊。

马国华(紧握着谢政欣的手语重心长道):姑娘,我今天对你掏心窝说出我的心里话,这患难夫妻才是真。没错,我老婆现在是老了,长得没以前好看了,脾气又不好,可是她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对我付出的那份情,我是一辈子无法忘记也还不完。姑娘,你以后会嫁人的也会慢慢变老,你会明白的。

 

场次25   人民法院外   日

出场人物:旁白

【主镜头对着人民法院定格特写。】

旁白:肖丽在自己生日那天看到丈夫老马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房产证明书而明白自己误会了丈夫,也明白信任是经营婚姻的灵药。由于肖丽、胡帅斌、大家姐李雅音因触犯故意伤害罪而纷纷落网受到法律的制裁,后悔也晚了。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5482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