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英雄老张家(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一句话故事:
抗战期间,老渔民张拥海和膝下爱子们与日军进行英勇斗争,他们冒死救出被押往刑场的地下党员并严惩了汉奸。

剧情梗概:
抗战期间,在山东威海小渔村有个朴实憨厚的老渔民叫张拥海,靠打鱼为生。张拥海有四个儿子,老二张英虎是反日本法西斯的地下党员。老三张英豪虽是医生,但实际上的他也是地下党员,跟着二哥张英虎一起投身革命,消灭小鬼子,光复我大中华。老四张英杰也积极参加党的地下活动。但惟独大儿子张英龙堕落为国家和人民的叛徒、狗汉奸。
张英虎经常带着战友们袭击驻华日军机关、工厂和仓库。由于张英龙的告密,党的地下组织遭到破坏。
正当张拥海一家在抢救受伤的游击队员罗礼银时,张英龙又去告密。在日军前来搜捕的紧急关头,张英豪挺身代替罗礼银就捕。
日军大佐宫崎密谋将张英豪等地下党员押到刑场处决。张英虎等人在游击队的配合下,在路上拦击全歼了日军并营救了全体战友,惩处了叛徒、狗汉奸张英龙。
游击队员们唱着战歌,开始向大山里转移。在游击队的队伍中,有了张拥海的身影。

剧本主题:
该剧将敌我矛盾放置在一个普通平凡的革命家庭里,将亲情和国家及民族大义相对立。激烈的战斗场面和矛盾心理也有不俗的表现,老大张英龙的叛徒形象将这类型人物苟生自利的劣根性暴露出来。

人物小传:
张拥海——男,山东威海小渔村的老渔民,朴实憨厚,靠打鱼为生。
张英龙——男,张拥海的大儿子,由于不求上进、看重个人利益和追求糜烂的生活而堕落为国家和人民的叛徒、狗汉奸。
张英虎——男,张拥海的二儿子,反日本法西斯的地下党员。
张英豪——男,张拥海的三儿子,虽是医生,但实际上的他也是地下党员,跟着二哥张英虎一起投身革命,消灭小鬼子,光复我大中华。
张英杰——男,张拥海的小儿子,积极参加党的地下活动。
向兰——女,张拥海的老伴,也是张拥海膝下四子们的母亲。
老曹——男,山东威海小渔村的村民,张拥海的邻居。
罗礼银——男,地下党员。
郭旭——男,地下党员。
陈涵秋——男,地下党员,还是山东威海小镇上书报亭的老板。
苏红——女,地下党员。
苏红的母亲
宫崎——男,日军大佐,驻山东威海侵华日军的司令官。。
齐藤——男,日军上尉,宫崎的助手。
佐佐木——男,日军军曹。
长谷川——男,日军军曹。
任洪昌——男,狗汉奸,宫崎的狗腿子。

剧本正文:
场次1   小渔船上   阴天

出场人物:张拥海、张英豪、张英杰

【抗战期间的一个午后,在靠近山东威海的大海上,天空乌云密布,一只小渔船在平静的海面上缓缓的驶着。渔船上,老渔民张拥海坐在船尾抽着烟斗正在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讲着一个老爷子的故事。张拥海的三儿子张英豪坐在中间一边划着船浆,一边和坐在船头的四弟张英杰专心的倾听着。】

张拥海:一个犯人押过来了,他铐着手铐,戴着脚镣,小鬼子把他推上了刑场,摘下蒙在他头上的黑布,这个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张英豪:为什么?

张拥海:因为这犯人不是他们要抓的地下党员徐茂林,而是一个给小鬼子看监狱的中国老爷子。

张英豪:多了不起,真是个英雄。那后来呢?

张拥海:小鬼子发疯似的跳起来,用鞭子往老爷子的脸上拼命的抽。(模仿小鬼子严厉的语气)“你说,徐茂林在哪儿?”(平静道)老爷子回答说“你打吧,你顶多把我打死,只要徐茂林和他的那些同伴们都能活着,为了祖国母亲的自由和独立,我宁可牺牲我自己。”为首的小鬼子军官一刀砍下去,突然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也被吓得两眼发直了,被砍下的那个鬓发花白的人头,像活着一样在微笑。

张英豪:真是了不起。

【这时,天上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暴雨即将来临。】

张拥海:你们撒网。

张英杰:爸,你看天。

张拥海(果断道):你们撒好啦?

【张英豪和张英杰开始向海里撒着渔网,张拥海划着船浆掌握着小船的方向。】

【天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小船在风浪中剧烈的颠簸着。大雨中,张拥海奋力地划着船浆以稳定小渔船,张英豪和张英杰则快速地收着撒下的渔网。】

 

场次2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外   夜

出场人物:向兰、王大婶

【天黑了,大雨还在下个不停。在山东威海靠海边的一个小渔村里,张拥海的老伴儿向兰见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儿子出海打渔还没有回来,心里十分焦急。向兰举着马灯站在自家的门口朝大海的方向张望着。随后,她披上一块雨布,提着马灯冒着大雨朝海边走去。向兰来到了海边,举着马灯朝大海方向望去,只见大海上除了风浪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这时,同村的王大婶打着雨伞走到了向兰的身边。】

王大婶:怎么了向大婶儿?他们还没回来?

向兰(担心地):怕出什么事儿了。

王大婶:别着急向大婶儿,他们会回来的,你家老张可是个有经验的老渔民啊。

向兰:他们还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呢。

王大婶:他们会去避风的,就会回来的。走吧,你别太担心了。瞧你,浑身都湿透了。(挽着向兰的手往回走去)

向兰:这场该死的暴风雨,我家老大和老二也没回来,他们能上哪儿呢?

 

场次3   山东威海小镇上,酒吧内、外   夜

出场人物:张英龙、吴雪、日军海军士兵、任洪昌、顾客们

内景:

【在山东威海一小镇上的一个酒吧里,顾客们都在尽情的饮酒和说笑。张拥海的大儿子张英龙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叼着烟,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这时,从他对面不远处的餐桌上传来了陪酒女郎吴雪的淫荡笑声。】

【张英龙顺着笑声望去,只见吴雪手里夹着香烟和一名日军海军士兵一边喝着酒、一边调着情。】

吴雪(淫荡的笑):哈哈哈哈…

【日军海军士兵和吴雪的举动让有些醉意的张英龙看不下去了,他用力的摔碎酒瓶子,站起身来晃晃悠悠朝他们走了过去。张英龙走到日军海军士兵和吴雪的面前,将正在亲热的他俩拉开。】

张英龙:吴雪,跟我走。(强行拉起吴雪)跟我走,听见了吗?

【张英龙的举动让日军海军士兵非常气愤,他一把抓住了张英龙的双手并用力一推,将张英龙推翻在地。倒在地上的张英龙气急败坏地举起了身边的一把椅子,欲砸向日军海军士兵。这时,张英龙的好朋友又是大汉奸的任洪昌上前一把抱住了张英龙。】

任洪昌:张英龙,干什么你,发疯了?

【张英龙因喝醉了酒而站立不稳的丢掉了举着的椅子。】

任洪昌:冷静点儿,快回家吧,你该歇歇了。(搀扶着张英龙朝酒吧外走去)

外景:

【张英龙醉熏熏的走出了洒吧,他冒着大雨一路踉踉跄跄的朝家走去。】

 

场次4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家外   夜

出场人物:张拥海、向兰、张英龙、张英虎、张英豪、张英杰

家外:

【张英龙走进自家的院子并推门走进了屋子。】

家里:

【张英龙关上门走进客厅,只见自己的父母和三弟张英豪、四弟张英杰正围着火炉吃着晚饭。张英龙用醉眼看了看他们,便走到墙上的衣帽钩前脱着被雨淋湿的衣服并将湿衣服挂了上去,然后用毛巾擦着自己头上的雨水。擦完后,他脱掉自己湿透的皮鞋、丢掉手里的毛巾并走到墙边的床前,脱着身上湿透的内衣。坐在一旁吃饭的张拥海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张英龙:“怎么还要我喂你不成?过来吃。”】

张英龙:这个我不吃。

张拥海:别人都在吃嘛。

张英龙:我不吃,我看见这些咸鱼就腻透了。(躺到了床上)像打鱼这个倒霉的行当,哼,连根上吊的绳子都买不起。

张拥海(愤怒的扔掉吃饭的筷子,怒瞪着大儿子张英龙):什么?(猛地站起来走到了张英龙的床边)你敢再说一遍?你戏老爸的这个行当,啊?那你去找一个好的行当吧,我的少爷,你不需要靠别人来养活你。

张英龙:爸,我...

老张(愤怒的打断张英龙):别再多说了,你好好的给我听着,如果两个星期之内,你还找不到一个工作的话,就像码头搬运工这类正当工作你都找不到,那就别再跨进我们老张家的门。(说完走进里屋并重重关上了门)

【看着张拥海连饭都没有吃完就愤怒的离开了,母亲向兰和两个儿子都气愤的转过头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张英龙。】

【通过父亲的一顿训斥,醉熏熏的张英龙也清醒了过来,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沮丧地走进卧房。】

卧房内:

【张英龙走到床前,一边叼着烟、一边拉开窗帘朝窗外望去。只见自己的二弟张英虎正往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埋着什么东西,埋好后又将一个铁皮水桶压在了上面。看着这一切,张英龙用力地抽着烟,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神情。这时,他的三弟张英豪和四弟张英杰吃完饭走了进来,他俩一声不吭的脱着衣服,准备上床睡觉。张英龙转过头来看了看他俩,然后吹灭挂在墙上的马灯,叼着烟躺到了床上。】

【张英虎轻轻的推开门走进了家门,然后摄手摄脚的走进了卧房,脱掉衣服和张英豪睡在了一张床上,还没有睡着的张英豪一看见二哥回来,便急忙跟他打招呼:“二哥...”】

张英虎(让三弟不要说话,打着“嘘”的手势):嘘。

【张英豪心领神会朝张英虎笑了笑,便和二哥一起睡了起来。】

 

场次5   山东威海小镇上,书报亭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英虎、陈涵秋、郭旭、罗礼银

外景:

【张英虎拎着包来到镇上路边的一个书报亭窗口,与书报亭老板又是地下党的陈涵秋接头。】

张英虎(与陈涵秋握手):你好老陈,大家都来了吗?

陈涵秋:来了。

张英虎:那好。

【张英虎朝书报亭里走来,陈涵秋则转身给他打开书报亭的门。】

内景:

【张英虎走进书报亭后,只见地下党郭旭和罗礼银都坐在里面。】

张英虎(说着接头暗语):消灭小鬼子。

郭旭、罗礼银(异口同声回应接头暗语):光复我中华。

张英虎(放下提包,朝窗口外看了看便坐了下来):我说同志们,今天你们找这样一个不安全的地点来碰头是不够妥当的。

陈涵秋:我刚才还在说呢,我们无论如何得换个地方,可是他们不同意,他们还笑话我,说我天生是兔子胆。

【张英虎、郭旭、罗礼银都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罗礼银(对陈涵秋开着玩笑道):我说老陈,关于这一点你得承认,每次我把传单交给你的时候,你都怕得发抖。(笑)

郭旭(附和道):我看老陈大概是有点贫血症。(笑)

张英虎: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对郭旭)郭旭,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郭旭:一切顺利,就剩下去拆印刷机了。印刷厂和印刷车间的钥匙,同志们已经交给我了,可以说,万事俱备,就等待行动了。

张英虎:同志们,要知道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可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是抢手摇油印机,这一次是抢大型印刷机。为了保证我们的行动取得胜利,每一个细节都要仔细讨论。不过得换一个安全的地点,大家同意吗?

【大家点点头都表示同意。】

张英虎:好,那就抓紧时间。

【大家都站了起来,开门先后离开书报亭。】

 

场次6   山东威海乡下,苏红的家里、家外   日

出场人物:张英豪、苏红、苏红的母亲、张英虎

外景:

【张英豪背着挎包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来到了地下党员苏红的家外,他轻轻推开了院子的木门走了进去。】

内景:

【在院子里,他碰到了正在凉晒粮食的苏红。】

张英豪(热情的对苏红打着招呼):你好苏红。

苏红(回过头来看到张英豪笑道):你来啦英豪,我妈等了你好久了。

张英豪:注射器煮过了吗?

苏红:煮过了。

【张英豪正要朝苏红母亲的屋子走去,被苏红叫住。】

苏红(笑道):你那包鼓鼓囊囊的是什么?是不是显得你了不起?

张英豪(笑道):你提醒得好。(从挎包里拿出纱布和药品)

苏红:这是什么?

张英豪:给山里游击队的药品。你把包腾出来,要是这儿有传单就放点进去。(将挎包交给了苏红)

苏红(接过挎包):以后你可不能这样大意了。

张英豪(抓着自己的头皮摆出苦瓜脸):我早料到你会训我的。

苏红:好了好了,你给我妈打针去吧,我去给你把包准备好。

张英豪:哎。

内景:苏红母亲的卧房。

【张英豪轻轻推门走进了苏红母亲的卧房,只见生病的苏红母亲正躺在床上。】

张英豪:苏大娘,你好点了吗?

苏红的母亲:好点啦,可是我还不能起床呢。

张英豪:你放心,你过几天就好了。(走到桌前开始准备打针用的注射器和药水)

苏红的母亲:你给我打得慢一点儿。

张英豪:苏大娘,你相信我好了。

【张英豪准备好后,拿着注射器和消毒棉球走到了苏红母亲的床前。】

张英豪:不过这个宝贝针头是长了点儿。(说罢便坐在苏红母亲的床前,往她手臂上打针。很快,针打完了,拔出针头)不疼吧?祝你早日健康。

苏红的母亲:谢谢你,我的孩子。

【张英豪站起身来,将注射器放回桌上的铝盒子里。这时,苏红夹着张英豪的挎包推门走了进来。】

苏红:大夫,好了吗?

张英豪:好了。(对苏红的母亲)再见苏大娘。

苏红的母亲:再见。

外景:

【张英豪随苏红走到了外面并随手关上屋门,苏红将装有传单的挎包递到了张英豪的面前:“给你,别忘了我提醒过你的话。”】

【张英豪笑着接过挎包挎在了自己的肩上,并与苏红告别。】

张英豪(举起右拳):消灭小鬼子。

苏红(举起右拳):光复我中华。

【张英豪大步朝院子外走去。】

苏红家外:

【张英豪开门走到院子外,在巷子里正好碰到了二哥张英虎。】

张英虎:三弟,碰到你太好了,你能不能帮个忙啊?

张英豪:行啊。

张英虎:你到曹大叔家去,把他大车借来,晚上要用,别让人知道,懂吗?

【张英豪点了点头。】

张英虎:你把大车拉到小山那儿去。

【张英豪又点了点头,并高兴地和二哥拥抱在了一起。】

张英虎(笑)这下可高兴了,啊?

【张英豪和二哥分手后,沿着巷子大步朝前走去。】

 

场次7   山东威海,小镇上   日

出场人物:张英豪

【张英豪挎着挎包行走在镇上的大街小巷里,他一边走着,一边往住户家的门缝里塞着传单。他走到一个买小商品的店铺前,趁老板不在将传单压在了几件小商品下。他走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轿车旁,见车窗没有关,便将一张传单放了进去,谁知车里的一条宠物狗朝他狂吠了起来,将张英豪吓了一大跳。】

 

场次8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   日

出场人物:张拥海、老曹、张英豪

【在老张家的院子里,张拥海和邻居老曹正坐在一棵大树下的小桌前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

张拥海:我说老曹,难道小鬼子连一头毛驴都认不出来吗?

老曹:怎么分得清呢?天那么黑,小鬼子刚觉得乱草堆后头有个东西在动,吓得就喊“哎,站住。”当然,这可怜的畜牲是不懂日本话的,所以它草没吃着,倒吃了一颗枪子儿啊。(笑)

【张拥海笑。】

【张拥海和老曹碰了一下杯并饮了一口酒。】

张拥海:小鬼子赔钱了没有?

老曹:哼,还赔钱呢,小鬼子烧光了多少村子,烧了还不就烧了。我告诉你,宪兵司令部的监狱里都满了,这我亲眼看见的,因为我每天都要赶着大车给他们送吃的,我一看到那么多精壮年轻小伙子关在监狱里,心里就难受。

【老曹正说着,突然看到张英豪挎着挎包走了过来。】

张英豪(友好的对老曹打着招呼):你好曹大叔。(对父亲)爸,你也在呀。

老曹(站起身来与张英豪握手):你好啊,孩子。

张拥海(对三子道):来干嘛?

张英豪:没什么,我想要借用曹大叔的大车把堆在医院里不用的废箱子运走。

老曹:那行啊。(说完带着张英豪朝拴在院墙边一棵树下的白马走去。走到树下解开了马的缰绳)大车就在路边儿,要不要我帮你套马?

张英豪: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套。

老曹:哦。

【张英豪从老曹手里接过马的缰绳,牵着马朝院子外走去。】

张英豪:再见,爸。

【老曹送牵着马的张英豪走到院子门口,张英豪打开了院子的门。】

张英豪:曹大叔,你别送了,去陪我爸吧。

老曹:哎,路上当心点,孩子。

张英豪:好勒。

【张英豪牵着马出院子后,突然停下了脚步。】

张英豪:曹大叔,差点忘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传单)这给你。

老曹:这是什么?

张英豪:我在门口捡到的。

老曹:哦,那一定是电费单子了。

张英豪:再见。

老曹:再见。

【张英豪关好院子门离开了,老曹拿着传单一边叼着烟斗看着,一边回过头来朝张拥海坐的桌前走来。】

老曹:哎,老张,你帮我看看吧。你是知道的,我的眼睛不行啊。(拿着传单走到了张拥海的面前,将传单递给了他,随后坐了下来)

【张拥海仔细地看着。】

老曹:这是一张电费单子吧?

张拥海:你说什么?我的老弟,这是传单。

老曹(惊讶地):传单?

张拥海:嗯,号召我们团结起来打小鬼子。你在哪儿捡的?

老曹:你儿子给的,他说他在门口捡到的,我看说不定就是他自己扔的吧?

张拥海:张英豪?可他还是个孩子呢。

老曹:我的船长,今天大家都在进行斗争,大人、孩子都动起来了。

 

场次9   山东威海乡下,山路上   夜

出场人物:张英豪、张英虎

【黑夜里,张英豪赶着马车行走在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张英虎从路边的树丛里走了出来。】

张英豪(停下马车):是你吗?二哥。

张英虎(低声道):别大声嚷嚷,快下车,你回去吧。

张英豪:这么说,你就让我干这么点儿事?

张英虎(苦笑道):你还以为我要让你去开大炮轰小鬼子的宪兵司令部?

张英豪:至少我也可以放放哨嘛。

张英虎:你还是回去吧,听话三弟。

【张英豪极不情愿地跳下马车,张英虎接过缰绳,站到了马车上。】

张英虎:你已经干了不少了,回去吧。(赶着马车)走,驾,驾...

【张英虎驾着马车朝前面走去,并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张英豪站在原地,不舍的目送着二哥驾车的背影。】

 

场次10   山东威海小镇上,一条小巷子里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陈涵秋、苏红、郭旭、罗礼银

【黑夜里,张英虎驾着马车行走在通往日军印刷厂的巷子里。在一个巷子口,陈涵秋和苏红走出来跟在了马车的后面。马车继续向前行驶着,在前面巷子门洞等候的郭旭和罗礼银也走了出来,在前面开着路并警戒着。】

 

场次11   山东威海小镇上,日军印刷厂内、外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陈涵秋、苏红、郭旭、罗礼银、日军士兵们、日军巡逻队

外景:

【郭旭和罗礼银悄悄来到了日军印刷厂的一个巷子拐角处,他俩看到了日军巡逻队正从前面走过。待日军巡逻队离开后,郭旭和罗礼银迅速跑向日军印刷厂的围墙。随后,张英虎和陈涵秋也跑向了印刷厂的围墙。苏红在巷子里照看着马车并警戒着。】

【在罗礼银的协助下,张英虎用石头轻轻敲掉了围墙顶上的碎玻璃,然后翻了进去。随后,罗礼银、陈涵秋和郭旭也都翻进了围墙。】

内景:

【张英虎一马当先,悄悄来到日军印刷厂的门卫值班室窗户外,他探头朝值班室里望去,只见一名值班的日军士兵正趴在桌上睡觉,墙上还挂着一支三八步枪。张英虎低着头从窗台下悄悄通过窗户来到了印刷厂的大门前,他掏出准备好的钥匙打开门后,带领着罗礼银、陈涵秋和郭旭走了进去。】

【张英虎持盒子炮在印刷厂的楼道里走着,当走到楼梯口时,他向郭旭、罗礼银和陈涵秋示意了一下,郭旭便打着手电和罗礼银、陈涵秋朝楼上走去,张英虎则在楼下值班室的门外警戒。】

【郭旭、罗礼银和陈涵秋上到二楼后,在楼道里找到了一个电闸箱。郭旭打开电闸箱的门,罗礼银和陈涵秋快步朝二楼宪兵值班室走去。郭旭看到他俩准备好了以后便扭掉了电源保险,值班室顿时漆黑一片,正在值班室里打着扑克的两名值班日军士兵见电灯熄灭,便骂骂咧咧的发着牢骚。】

日军士兵A:八嘎,怎么回事儿?停电啦?

【日军士兵B急忙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站到椅子上对电灯进行查看。这时,罗礼银和陈涵秋持盒子炮闯了进来。】

罗礼银:举起手来,快下来。

【两名值班的日军士兵乖乖的举起了双手,陈涵秋和罗礼银上前将他们牢牢的绑在了椅子上,郭旭走进来取下了挂在墙上的三八步枪。】

【在一楼值班室,值班日军士兵C持着手电筒打开门朝外面走去,刚走出门就被隐蔽在门外的张英虎用盒子炮枪柄击倒在地。】

【张英虎用准备好的钥匙从里面打开了印刷厂院子的大门,他走出了大门,朝外面张望着。这时,苏红牵着马车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并走进了印刷厂的院子,张英虎迅速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在印刷厂的院子里,郭旭、陈涵秋和罗礼银开始将拆卸的印刷机零部件往外搬着。苏红牵着马车走过来后,张英虎和苏红将印刷机的零部件往马车上放着。当郭旭和陈涵秋从厂房里搬出一件印刷机零部件放到马车上后,外面突然传来日军巡逻队的脚步声,大家立即停下了手里的活并警惕的朝印刷厂的门外张望去。】

【日军巡逻队沿着围墙朝印刷厂的大门走来,张英虎持盒子炮悄悄走到大门后,密切注视着外面的动静。日军巡逻队走到印刷厂的大门前停下脚步,他们点燃香烟后便离开大门继续朝前走去。】

【日军巡逻队离开后,张英虎带领着大家继续往马车上放着印刷机的零部件。全部装好后,张英虎将一块篷布盖在了马车上,然后他朝院子的大门走去。郭旭走上前牵着马,罗礼银驾着大车,陈涵秋和苏红跟在车后,一起朝院子大门外走去。】

 

场次12   同场次10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陈涵秋、苏红、郭旭、罗礼银、日军巡逻队

【黑夜中,罗礼银驾着马车行驶在巷子里。张英虎、郭旭、陈涵秋和苏红坐在大车上。当大车走到巷子的一个拐弯处时,迎面碰到了日军巡逻队并发现了他们。罗礼银果断地猛的抽了马一鞭子,将马车赶进了右边的一个巷子里,日军巡逻队持枪朝他们追了过来。罗礼银扬鞭驾着马车在巷子里飞快的跑着,日军巡逻队持枪在后面拼命地追着。在一个拐角处,张英虎跳下了马车,朝后面追来的日军巡逻队投掷了一枚手榴弹并向他们开枪射击,以掩护马车的撤离。】

 

场次13   日军宪兵司令部,宫崎大佐的办公室内   夜

出场人物:宫崎大佐、齐藤、任洪昌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坐在桌前的宫崎大佐拿起了电话,汉奸任洪昌和日军上尉齐藤站在一旁。】

宫崎大佐(接听电话):喂...什么...真见鬼,大声点儿,我听不清楚...(猛地站了起来)印刷厂?卫兵呢?他们干什么吃的...八嘎,你们总想找种种借口推卸责任,我要送你们上军事法庭。(气急败坏放下电话,在办公室里背着手快步来回踱着步)这还得了?共产党在我们鼻子底下把我们的印刷厂给抢了,总有一天也能把宪兵司令部给炸了。

任洪昌:宫崎先生...

宫崎大佐(愤怒的打断任洪昌):还什么先生呢,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共产党的传单满天飞,暗杀、行刺、油库爆炸?(走到办公桌前)明天我得向冈村宁次大将报告,叫我跟他说什么?说共产党不断地袭击我们,说我们光会吃闲饭?

任洪昌:我想报告您,有那么个人,我保证这个人肯定能替我们搞出一批共产党。

宫崎大佐(将信将疑):真的?

【任洪昌神秘地点了点头。】

宫崎大佐(取下眼镜):他叫什么?

任洪昌:张英龙。

 

场次14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家外   日

出场人物:张拥海、向兰、张英龙、张英豪、张英杰、张英虎

内景:

【第二天,阳光明媚。在张拥海家的院子里,张拥海带领着张英龙、张英豪、张英杰三个儿子正补着破损的渔网,自己则叼着烟斗用刷子给小渔船刷着桐油。这时,张英虎顺着院子栏栅朝家走来,他推开院子的木门走了进来。正在补渔网的张英龙看到二弟后,停下手里的活钻过渔网,面对着自己的父亲阴阳怪气道:“夜猫子可回窝了。”】

【张拥海听到后只是回头看了张英虎一眼并没有吱声,而张英龙却挡在了张英虎的面前。】

张英龙:老二,你听我说,你再干这些荒唐事,总有一天连护着你的人也跟着你倒霉。(说完便看了父亲一眼)

【张拥海听到老大的这一席话,气愤地扔掉了手里的刷子,从木柱上取下一块擦布,一边擦着手、一边快步朝屋子里走去。张拥海走到屋子门口高喊着自己的老伴儿:“向兰,给我们拿点吃的来。”说完在门前取下一件衣服。】

【向兰开门走了出来:“船修好了?”】

张拥海(穿着衣服):我去打鱼。(对老三和老四)张英豪、张英杰,你们快把绳子拿来。快点儿,真是见鬼。

【张英豪和张英杰听到后,急忙朝家跑去拿绳子。张拥海怒气冲冲的从张英龙和张英虎面前走过后停下了脚步:“张英龙,张英虎,你们把渔网拿着。”说完便拿着烟斗朝院子外走去。】

【张英龙和张英虎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后便走到栏栅旁扛起了渔网,一前一后的朝院子外走去。张英龙和张英虎一边跟着父亲朝海边走着,两人一边拌着嘴。】

张英龙:张英虎同志,昨晚会上有什么决定啊?是不是想打垮小鬼子啊?

张英虎:你够了吧。

张英龙(指了指走在前面的父亲):你怕他了吧?

张英虎:我是不愿意跟他争,可我敢肯定总有一天他会理解我的。

张英龙:是吗?

张英虎:爸是在为我们担心,奇怪的是你。

张英龙(停下脚步转过头):你们才奇怪,都像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张英虎:全体人民都成了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张英龙:人民?真是笑话。你们这伙人凑在一块儿连饭都吃不饱,还成天想着要打垮日本人呢。

张英虎:这话从哪儿学来的?从酒吧里?

张英龙:我告诉你,跟我说话要有分寸。(说完便转身扛着渔网朝前走着)

【张英虎紧随其后。】

张英虎:张英龙,念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上我不想跟你吵嘴,可是你得醒醒,该是你改变这种糜烂生活的时候了。

张英龙:好啊,你想教训我?

张英虎:你该看看,全体人民都起来斗争了,而你…

张英龙(打断二弟):这你管不着,共产主义和小鬼子,我谁都不要,我要我的利益。

张英虎:听着张英龙,我希望我们能走在一条道上。

张英龙(转过身来):我不愿意,别来这一套。(将扛着的渔网扔到了地上)你走开。

【走在前面的张拥海见状,拿着烟斗转身走到张英龙和张英虎的面前:“又再搞什么鬼?”】

张英龙(率先道):他想把我变成跟他一块儿搞斗争的同志。

张拥海(对张英虎):你睁开眼睛看看,别再傻了,到了该拿枪的时候,我还能拿。

张英龙:就是这么说嘛,可他听不进。

张拥海(对张英龙):你住口,没你说话的份儿。

张英龙:为什么?我又怎么啦?

张拥海:你要的是另外一套,你就爱吃喝玩乐,可是对祖国母亲,你根本就不关心。

张英龙:爸...

张拥海:住口,你爱的只有你自己。你听着张英龙,你可以不爱我,(指着走过来的老伴向兰)可以不爱这个为你吃尽苦头的妈妈,你这个可恶的畜牲,可是你要爱祖国母亲。你听着,你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你要爱你的祖国母亲。你要想正正当当的活着,就应该这么做。(说完便含着烟斗,扛起被张英龙扔在地上的渔网,又一把拿过张英虎肩上的渔网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大步朝海边走去)

张英虎:张英龙,咱们打渔去吧。

【张英龙斜看了张英虎一眼,转身离开了海滩。张英虎和两个弟弟一起朝父亲站的海边走去。】

【站在家门外楼梯上的张英龙看着父亲和弟弟们在海边忙碌的身影,只见他们拉着渔网正朝海里走去。】

 

场次15   山东威海小镇上,酒吧内   夜

出场人物:张英龙、任洪昌、日军海军士兵、掌柜、顾客们

【张英龙坐在餐桌前拿起杯子就要喝,可杯子已经空了,身无分文的他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喝酒、用餐。一个坐在他不远处的日军海军士兵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鸡腿和饮着酒水,这让他不停的咽着口水。这时,日军海军士兵吃完盘子里的食物,站起身来走到柜台前向掌柜要食物,掌柜递给了他一盘鸡肉,在他付款的时候,一叠钱掉落在了地上,日军海军士兵并未发觉。张英龙看到了日军海军士兵掉在地上的钱,等日军海军士兵离开后,他先用脚去够那地上的钱,可够不着,之后他佯装系鞋带子,想顺手捡起地上的钱。当他刚要伸手捡那地上的钱时,一只脚踩在了他的手上,他抬头一看,是任洪昌。】

任洪昌(冷笑):哈哈…已经惨到了这种地步了。

张英龙:老任,今天我到处找过你。

任洪昌:真的吗?等一下。(对掌柜)掌柜的。

掌柜:任大老板,请问你要什么?

任洪昌:给我们来两碟下酒菜,一瓶白酒,送到里边儿一间。

掌柜:好嘞。

任洪昌(拍着张英龙的肩膀):来,咱们到里边儿去。

【张英龙站起身来跟着任洪昌一起走进酒吧的一个里间,他俩在桌前坐了下来。这时,掌柜用托盘端着两碟下酒菜和一瓶白酒走了进来,并将下酒菜和白酒整齐的放在了桌子上。】

掌柜:您还要点儿什么吗?任大老板。

任洪昌:暂时不要什么了。

【掌柜端着托盘走了出去,任洪昌给自己和张英龙各倒了一杯酒。】

任洪昌:好吧,祝你工作有很大成就,干杯。

【两人碰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张英龙(疑惑地):工作?在哪儿?

任洪昌(用手绢擦着嘴):邮政局的邮差,每月20块大洋。

张英龙:哼,那里有这么大工钱的邮差?

任洪昌(倒着酒):在邮政局的会计那儿,你每月拿5个,其余的嘛,(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给你。嘿嘿…(一边笑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圆鼓鼓的布袋)这是给你的。(递到张英龙的面前)这笔是预支。

【张英龙接过钱后,将其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任洪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协议书放在了张英龙的面前。】

任洪昌:请你签个字。齐藤上尉跟我说了,我以前借给你的钱就作为你送给他那两份情报的报酬。今后你就单独跟我联系。

张英龙(喝了一口酒):真的吗?

任洪昌:真的,齐藤跟我说让你帮个忙,因为他是你的好朋友。

张英龙:真的?

任洪昌:当然,我跟你有交情嘛。

张英龙:老任,你骗不了我,(站起身来走到一边)我很了解你干得那一行。

任洪昌(阴笑着站起来走到张英龙的身边):你这个家伙真厉害。

张英龙:你别笑,话得说明白。

任洪昌:那好吧,你别这么着急嘛,我跟你合伙做笔好生意。

张英龙:得有条件。

任洪昌:说吧,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

张英龙:除了工钱,我每替你们效劳一次,就得拿一次报酬,这可是个冒险的生意。

任洪昌:你签字吧我的哥们,不必再计较这些小事了。(将一支钢笔递到张英龙的面前)

【张英龙看完协议书后,便拿起笔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将协议书递给了任洪昌,打开布袋倒出大洋,一枚一枚的数着。】

 

场次16   地下室内   早晨

出场人物:郭旭、罗礼银

【郭旭正在用手摇油印机不停地印着传单,罗礼银则将印好的传单往一个麻袋里装着。最后一摞传单印好后,罗礼银拿起来看着传单油印的效果。这时,郭旭擦着手走到罗礼银的面前:“老罗,怎么样?”】

罗礼银:还可以。

郭旭:你送传单给张英虎的时候可别忘了,问问他有没有把开支部会议的地点和日期通知过区代表?

罗礼银:好。

郭旭(疲惫地坐在了床上):我现在最大的需要是睡觉。(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罗礼银将手里的传单放进麻袋后,又放了一点其他的东西盖在上面,然后给郭旭掩了掩被子:“好吧,那你乖乖的睡一觉吧。”说完背起麻袋朝地下室上面走。】

 

场次17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   日

出场人物:罗礼银、向兰、张英龙

【罗礼银背着麻袋朝张拥海的家走来,他推开门走进了院子,只见向兰正在院子里洗着衣服。】

罗礼银(友好打着招呼):你好大婶儿。

【罗礼银的到来,让正在屋外镜前刮胡子的张英龙看到了,他立刻警觉起来,他一边从镜子里偷看着罗礼银所背的麻袋,一边偷听着他和母亲的对话。】

向兰:你好小伙子。

罗礼银:令郎张英虎在家吗?

向兰:他出去了,有事儿吗?

罗礼银:我有东西交给他。

向兰:就放在这儿吧,等他回来我会交给他的。

罗礼银:不了不了,我还有话跟他说。

向兰:那好吧。

罗礼银:再见。

向兰:再见。

【罗礼银说着便转身背着麻袋朝外走去,张英龙转身看着罗礼银离去的背影,急忙用毛巾擦掉脸上的肥皂沫,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罗礼银跟了过去。】

 

场次18   山东威海乡下,苏红的家外

出场人物:罗礼银、张英龙

【罗礼银背着麻袋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行走着,张英龙则抽着烟在后面悄悄的跟踪着。罗礼银走到苏红的家门前,轻轻推开门走进院子里。张英龙在墙上按熄了烟头,便迅速离开了。】

 

场次19   山东威海小镇上,酒吧内   日

出场人物:张英龙、任洪昌

【张英龙急急忙忙地走进酒吧,来到了正在餐桌前写着东西的任洪昌面前并凑到他的耳边,向他透露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任洪昌听到后立即站起身来走到柜台前,拿起座机电话往日军宪兵司令部拨打电话。】

任洪昌:喂,宫崎先生,报告你,有个重要的情报。

 

场次20   日军宪兵司令部,宫崎大佐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宫崎大佐

【宫崎大佐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接听着任洪昌打来的电话,一边在纸上记录着。】

宫崎大佐:地点...(眉开眼笑)呦西,你的功劳大大的。

 

场次21   山东威海乡下,苏红的家里   日

出场人物:苏红、苏红的母亲、罗礼银、日军军曹长谷川、日军军曹佐佐木、日军士兵们

【苏红送背着麻袋的罗礼银来到院子门口,她打开院子的木门,朝外观察了一下,然后示意罗礼银可以走了。】

罗礼银(举起右拳):消灭小鬼子。

苏红(举起右拳):光复我中华。

【罗礼银背着麻袋离开了,苏红关上院子的门,拿起一个藤筐收着已经凉晒好的衣服。收好衣服后,她端着衣服推门走进了母亲的房间,只见母亲还躺在病床上。】

苏红的母亲:衣服已经干了吗?

苏红:是的,妈。我这就烫,马上就送出去。

苏红的母亲:好的。

【苏红将装有衣服的藤筐放在门口的矮柜上,拿出一块布铺在了地板上,然后从门外拿进来一个熨斗,开始对收进来的衣服进行熨烫。突然,院子外传来了急促的砸门声。苏红急忙放下手里的衣物,悄悄跑出屋门在墙角朝院子外望去,只见院子的木门被外面狠狠地砸着。她转身跑到了母亲的屋子门口,向躺在床上的母亲叮嘱着:“妈,我得把罗礼银带来的传单藏好,我不叫你开门,你千万别开。”】

【苏红便从屋子里抱出一摞传单跑到了自家的后院,她搭上木梯,将传单一叠一叠的藏到了房沿里。这时,她病重的母亲也走了过来,帮助她一起藏着传单。传单藏好后,母亲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苏红则放倒木梯,迅速离开了后院。】

【院子的木门被砸开了,齐藤拿着王八盒子带领着两个日军军曹和一小队的日军士兵闯了进来,他们刚走到苏红母亲的屋门前,苏红母亲从屋里走了出来。】

齐藤(大声武气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开门?

苏红的母亲:我在生病,我是从床上硬撑起来的。

齐藤(语气和目光严厉道):老东西,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这时,苏红从隔壁屋子里也走了过来。】

苏红:妈,什么事?

齐藤:有什么可紧张的?(对身旁站着的两名军曹下命令)佐佐木、长谷川,看住这姑娘,别让她跑了。

日军军曹佐佐木、长谷川(异口同声道):哈伊。(他们持着王八盒子站在了苏红的身边)

齐藤(对士兵们):你们几个给我里里外外的搜,要全都翻个底朝天。

【日军士兵们开始对苏红的家进行全面搜查。一名士兵走进了苏红母亲的屋子,翻箱倒柜的搜查着,并将床也掀翻了。另一名士兵在藏传单的后院搜查着。齐藤带领着一名士兵在苏红的屋子里搜查着。这时,在后院搜查的士兵拿着一摞传单走到了齐藤的面前:“报告齐藤上尉,这是我在屋沿下面搜到的。”】

【齐藤从士兵的手里拿过几张传单看着,看完后,他拿着传单背着手走出了屋子,来到苏红的面前:“姑娘,我劝你放老实点儿,别再装模作样的啦。现在我们已经拿到了你确凿的罪证。”说完便将搜到的传单展示在苏红的面前,然后对看守着苏红的两名军曹发号施令:“给我带走。”】

【佐佐木和长谷川驾着苏红往外走去。苏红母亲见状,急忙冲了过去,被齐藤拉住。】

苏红母亲(哭喊着):苏红,我的孩子啊...

【苏红被两名军曹押走了。】

 

场次22   日军宪兵司令部,宫崎大佐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宫崎大佐、苏红、齐藤、日军打手A、B

【头发零乱、满脸鲜血的苏红坐在办公桌前,她的身后站着齐藤和两名留着日本西瓜发型又肥胖的日军打手。这时,宫崎大佐拿着一叠传单走到苏红的面前。】

宫崎大佐:姑娘,你得明白,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你说,这些传单在哪儿印的?你们支部有哪些人?领导是谁?

【苏红没有开口,这让宫崎大佐暴跳如雷:“问你话,你就得回答。”说完,气急败坏地拿着手里的传单在苏红的脸上狠狠地抽打了几下,鲜血从苏红的嘴角流了下来,但她仍坚强的不吱声。】

宫崎大佐:你是打定主意不回答喽?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共产党员的决心能坚持到多久?(走到齐藤的面前)齐藤上尉,从头再来,把你们的本领都使出来,怎么也得撬开她的嘴。

齐藤:哈伊。(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两名打手)

【两名日军打手走过来左右架着苏红走了出去,齐藤也随后跟了出去。】

 

场次23   日军宪兵司令部,刑讯室内   日

出场人物:苏红、宫崎大佐、齐藤、日军打手A、B

【苏红被两名日军打手押进了刑讯室,他们将她吊在了房梁上。随后走进来的齐藤脱掉自己的外罩挂在了墙上衣帽钩上,然后从旁边的墙上取下一根皮鞭并对苏红狠狠地抽打着。苏红宁死不屈,一声也不吭。这时,宫崎大佐走了进来。】

宫崎大佐:停。

【齐藤停住了手。】

宫崎大佐(走到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苏红面前):这就是你顽固不化的后果,想活命就开口。

【苏红吃力抬了一下头怒瞪了宫崎大佐一眼便昏迷了过去。宫崎大佐托起她的下额,看了看昏死过去的苏红。】

宫崎大佐:齐藤,泼水,等她醒过来后再收拾她。

齐藤:哈伊。

【宫崎大佐朝刑讯室外走去,齐藤则端起一桶水朝苏红的头上泼去。】

 

场次24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外   日

出场人物:张拥海、张英虎、罗礼银

【清晨,罗礼银焦急地敲着张拥海家的门,张拥海开门走了出来。】

罗礼银:你好张大叔,令郎张英虎在家吗?

张拥海:在。

罗礼银:请你叫他出来一下。

张拥海:你不进来坐坐?

罗礼银:不了,我没空。

【张拥海回到了屋里,罗礼银则走到了院子里,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用火柴点燃后一边抽着烟,一边焦急的等待着。这时,张英虎开门穿着衣服从屋里走了出来。】

张英虎:老罗,什么事儿?

罗礼银:有要紧事跟你说。(四下张望了一下)这儿不行。

 

场次25   山东威海,海岸边   日

出场人物:张英虎、罗礼银

【张英虎与罗礼银朝海边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聊着。】

罗礼银:今天一大早,小鬼子突然闯到我家里,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张英虎:是吗?

罗礼银:我怀疑敌人盯上我们了。

张英虎:这怎么可能?

罗礼银:想到这事儿,我就非常难过。我感到苏红她…

张英虎(打断罗礼银):这不可能,苏红绝不会干这种卑鄙的事儿。

罗礼银:我也不愿意这样想,可在这种情况下要考虑到各种可能。

张英虎:苏红不是那种屈膝投降的人,这我了解她。不过…假使…(坚定地)不,这决不可能。

罗礼银:张英虎,现在没有时间来研究这个,必须通知郭旭,他还待在老地方,那儿还有一部分器材,昨晚我们来不及转移。我想去通知他,不过小鬼子正在追捕我。

张英虎:那我去。

罗礼银:你也得小心点儿,我看今天晚上的会应该取消。

张英虎:正相反,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会更有必要开。不过地点应该换一下,这件事还得通知陈涵秋,这个任务我交给张英杰。

 

场次26   山东威海小镇上,书报亭外、内   日

出场人物:张英龙、任洪昌、张英杰

外景:

【晌午,张英杰快步来到了镇上大街旁的书报亭,他从窗口朝里面望着,发现里面没有人。张英杰的举动被街对面餐馆里监视书报亭的任洪昌和张英龙看在了眼里。】

任洪昌:张英杰也是他们一伙的?

张英龙:我想不会。

任洪昌:那他鬼鬼祟祟在那儿干嘛?

【张英龙和任洪昌继续监视着张英杰的一举一动,只见张英杰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书报亭前转悠着,他走到书报亭门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并从门下面塞了进去,然后迅速离开。】

【张英杰离开后,任洪昌和张英龙从餐馆里走了出来并来到书报亭的门外。任洪昌拿铁丝轻而易举打开了书报亭的门,和张英龙走了进去。任洪昌从地上捡起纸条打开看着。】

任洪昌(读着纸条):今晚9时在教堂开会。(思考片刻后对张英龙)咱们快走,别留下任何痕迹。

【任洪昌说着便将纸条放回到地上,和张英龙迅速走了出去,锁好了门。】

 

场次27   日军宪兵司令部,宫崎大佐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宫崎大佐、任洪昌、齐藤

【宫崎大佐坐在沙发上听完任洪昌和齐藤的报告后,得意地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齐藤、任洪昌和张英龙坐在一旁。】

宫崎大佐:很好,你们的发现非常重要,尽管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会,去参加的是哪些人?不过信的内容给我们提供了开会的时间和地点的可靠情报,所以不能错过时机,你们要采取一切措施把他们包围住。可是要注意,一切行动都应该绝对的秘密。

 

场次28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家外   夜

出场人物:张英龙、张英虎、向兰、张英豪、张英杰

内景:

【张英虎正坐在母亲身边大口的吃着晚饭,母亲给他倒了一碗白开水。】

向兰:再添点儿吧。

张英虎:不了,我实在吃不下了,妈。

向兰:我多盼望你能够跟大家一块儿吃顿饭。(将一块大锅饼放在张英虎的碗里)

【这时,张英龙推门回来了。】

向兰(对张英龙):你也来吃吧。

张英龙(回应母亲):妈,你出去一下。

【向兰站起身走了出去。张英龙站在窗前不停的划着火柴点香烟。】

张英虎(对张英龙):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我们就像敌人一样对立下去?

【张英龙抽着烟拉开窗帘一角朝窗外看着。张英虎见张英龙不吱声,便用毛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拿起自己的外套一边穿着,一边准备出门。】

张英龙:张英虎。(走到张英虎面前)这么晚你去哪儿?

张英虎:我有事儿。

张英龙:别牵连进去,不然你要倒霉的。

张英虎:什么?

张英龙:你就别问了,别去参加活动。

张英虎: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张英龙:有人盯梢。

张英虎:你怎么知道?

张英龙:你听着就是了,别人你甭管。

张英虎(抓着张英龙的双肩):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英龙:反正我知道,我看见了。

张英虎:你撒谎,你编出这套来吓唬我,可是我不怕。(便开门走了出去)

【张英龙抽着烟在屋子里焦急地踱着步。他快步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并用力的开着窗户,可窗户怎么也打不开,他干脆砸破了玻璃,朝走出院子的张英虎高喊着:“张英虎,张英虎...”】

【张英虎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朝前走着。张英龙急忙开门朝外面跑去。在门口正好碰到回来的张英豪和张英杰。张英龙用力推开他俩,跑着打开院子的木门朝张英虎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外景:

【张英龙终于追上了正在前面走的张英虎:“张英虎。”】

【张英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张英龙跑到了他的面前:“你不能去教堂。”】

张英虎(惊讶地):什么?不能去哪儿?

张英龙:你不能去开会。

【张英虎不想跟张英龙多纠缠,转身就要走,被张英龙阻拦:“你去哪儿?”】

张英虎(厉声地):我去哪儿,你管不着。(转身要离开,被张英龙拽住)

张英龙:站住,你想去通知他们?你放明白点儿,那些人别想跑得了。

张英虎:无耻。(扇了张英龙一记耳光,转身要走,被张英龙死死的抱住)

张英龙:你想去通风报信?办不到。

张英虎(挣脱着):滚开,你跟我滚开。(一记重拳将张英龙打倒在地上的水坑里,然后迅速朝教堂方向跑去)

【张英龙抬起头来,无奈地看着迅速消失在黑夜中的张英虎。】

 

场次29   山东威海,教堂内、外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罗礼银、郭旭、陈涵秋、日军士兵们

外景:

【罗礼银第一个来到了教堂外,他翻过教堂的围栏,朝教堂里走去。他刚走过一段树丛,埋伏在树丛后的日军士兵们就露出头来,他们密切注视着罗礼银的举动。罗礼银穿过教堂里的一片墓地,刚刚走进开会的一个木板房子里,埋伏在墓地里的日军士兵们就露出了头。】

内景:木板房子内。

【走进木板房的罗礼银拿出一支烟用火柴点燃,他刚抽了一口,就觉察到外面有动静,他走到木板墙前,从木板的缝隙朝外看去,只见大量日军士兵持着三八步枪在月光下朝木板房包围过来。罗礼银迅速推开木板房的房顶并将头探了出来,他看到四周都是埋伏的敌人,同时他看到郭旭和陈涵秋结伴也朝教堂走了过来。这时,跑步前来的张英虎掏出盒子炮朝天上连开数枪报警。郭旭和陈涵秋听到枪声后,纷纷掏出盒子炮以防不测并迅速离开了。枪声让埋伏的敌人措手不及,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张英虎就向他们投掷了一颗手榴弹,随着爆炸声,几名日军士兵应声倒地。罗礼银趁此机会迅速爬上了木板房顶,迅速朝教堂外跑去,敌人对他穷追不舍。】

外景:

【在教堂的墓地里,罗礼银一边向追击的敌人射击,一边朝教堂外跑去。对射过程中,罗礼银不幸右胸中弹,他捂着受伤的胸部继续朝教堂外跑去。这时,张英虎从树后闪了出来,朝追击的敌人又投掷了一颗手榴弹,将追击的敌人炸倒并掩护了罗礼银的脱险。】

 

场次30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家外   夜

出场人物:张拥海、向兰、张英豪、张英杰、罗礼银、张英龙、齐藤、日军士兵们

内景:

【张拥海拿着烟斗站在自家的窗前,听着外边响起的枪声。向兰和张英豪、张英杰两个儿子都在家里。张英豪坐在床上整理着药品。向兰和张英杰坐在地上整理着渔网。】

张拥海(转过身来愤愤不平道):这些个畜牲小鬼子,整天在这儿乱放枪,要不就是乱抓人。张英龙和张英虎现在在什么鬼地方?

张英杰:不知道。

张拥海(对老伴向兰):老年人的话,他们就是不肯听。

【这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向兰:回来了。

【张拥海走过去打开了家门,只见罗礼银倒了进来,张拥海急忙搀扶住了他。】

张拥海:张英豪。

【张英豪和张英杰急忙跑了过来,张英豪托起了罗礼银。】

张英豪(对张英杰):把药包拿来,再打盆水。

【向兰急忙关上家门,张英豪和父亲一起将昏迷的罗礼银抬到了里屋的床上躺了下来,张英豪脱下了罗礼银的衣服,检查着他右胸上的伤情。张英杰拿着药包走了进来,将药包放在了桌上。这时,向兰端着一盆水走了过来,张英豪急忙拿过一把椅子,张拥海从老伴手里接过盆子放在了椅子上。张英杰拿起一块纱布,在盆子水里浸了浸给罗礼银擦拭着伤口。】

张拥海:张英杰,去把窗户关上。

【张英杰快步走了出去,关上了外面屋子的窗户并拉上了窗帘。他正要走进里屋,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张英杰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到了门后。】

张英杰:是谁?

张英龙:是我,张英龙。快开门。

【张英杰打开了家门,张英龙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

张英龙:张英虎来过吗?

张英杰:没有。

【张英龙正要往里屋走去,被张英杰阻拦:“别进去。”】

张英龙:干嘛?(抓住张英杰的双臂)什么事瞒着我?

【张英杰胆怯地没有吱声,张英龙放开张英杰,轻轻推开了里屋的门,他看到了受伤躺在床上的罗礼银。这时的罗礼银正发烧说着胡话:“鬼子,鬼子。张英虎,别去那儿,别去那儿...”】

【看到这里,张英龙关门将头缩了回来,并朝外走去。】

张英杰(拉着张英龙的胳膊):你去哪儿?

张英龙(一甩手):你别管。(开门匆忙走了出去)

【张英杰关好门后,急忙走到里屋正在给张英豪打下手的父亲身边。】

张英杰:爸。

张拥海:什么事?

张英杰:我们得把罗叔转移出去。

张拥海:为什么?

张英杰(吞吞吐吐):我是怕…我是怕…张英龙…

张拥海(厉声地):不要说了,先救人要紧。

【张英豪还在不停的用棉纱给罗礼银清理着伤口,张拥海和老伴向兰都用忧虑的眼神看着受伤的罗礼银。这时,张英豪已经完成对罗礼银的伤口清洗和消毒,开始给他上药包扎着。向兰将用完的水盆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张英杰,张英杰将水盆端到了一边,然后转身走到了父亲的身后。这时,外面传来了卡车发动机的声音。】

外景:

【一辆日军卡车朝张拥海的家快速驶了过来。车停下后,齐藤指挥着日军士兵跳下车来,闯进院子包围了张拥海的房子。齐藤率领着日军士兵敲打着张拥海家的屋门。】

内景:

【张拥海和张英豪急忙将包扎好的罗礼银抬进了一个地窖里,张英豪留在地窖里照顾着罗礼银,向兰和张英杰密切配合,将所有与罗礼银相关的东西全部放进了地窖。之后,张英杰和父亲一起盖上了地窖上的木板,铺上地毯放上了桌子。】

张拥海(对老伴和张英杰):赶快收拾一下,我去把他们缠住。(便开门朝外屋走去)

【张英杰和母亲继续快速收拾着里屋的东西。】

【张拥海打开了外屋的门,日军士兵们闯了进来。】

张拥海:什么事?太君。

【齐藤走到张拥海的面前:“你就是老渔民张拥海吗?”】

张拥海:是的,是我。

【这时,张英杰和母亲从里屋走出来,站在了张拥海的身后。】

齐藤:你们家里窝藏了一个受伤的共产党员。

张拥海:太君,我们没有窝藏人。

齐藤:听着,我再说一遍,你们家窝藏了一个共产党员,只要你把他交出来,就跟你没关系了。

张拥海:太君,我也再跟你说一遍,我们家里没有窝藏任何人。

齐藤:我们的情报绝对可靠,那个受伤的人叫罗礼银。

日军军曹A(对齐藤):齐藤上尉,要不要彻底搜查?

齐藤:等等,那家伙跑不了。

【这时,日军军曹B从外面走了进来。】

日军军曹B:报告齐藤上尉,我看见里屋有个缠着绷带的青年。

齐藤:真的?(掏出王八盒子)跟我来。

【齐藤率日军士兵正要往里屋闯,被张拥海阻拦。】

张拥海:站住。(操起一根木棍)站住,谁敢进去?

齐藤:走开,要不我就开枪。

张拥海:你开吧,只要你的手不发抖。

齐藤(对身边的士兵高喊着):你们还等什么?

【日军士兵们冲上前来,与张拥海夫妇和张英杰拉扯缠斗在一起。就在这时,张英豪头上缠着带血的绷带开门从里屋站了出来。】

张英豪(高喊着):住手。

【正在与敌人拉扯缠斗的张拥海夫妇和张英杰都停了下来,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张英豪。他们知道张英豪的此举是为了掩护身负重伤的罗礼银。】

张英豪(对父亲):爸,共产党人是不会投降的。不过我要是再不出来,他们就会抓走你们的。(迈着坚定的步子从里屋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张英杰,便朝日军士兵走去)你们来吧,抓我吧,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罗礼银。

【两名日军士兵上前左右将张英豪的双手架住。】

【齐藤则如释重负的点燃了一支香烟。】

张英豪:我永远忘不了那个老爷子,他那被砍下的头,像活着一样在微笑。

齐藤:带走。

张英豪(回头看着父母亲和弟弟):爸妈,小弟,你们都要坚强些,原谅我今生不能对你们尽孝,来生我给你们做牛马,孝敬你们一辈子。(高喊着口号暗语)消灭小鬼子,光复我中华。

【张英豪被日军士兵们押了出去。】

 

场次31   地下室内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郭旭、陈涵秋

【在一个地下室里,张英虎正召集郭旭、陈涵秋开会。】

张英虎:同志们,这个事件应该作为一个教训,按说我们的保密工作应该做得更严密些。这件事,我应该负主要的责任。对于那些破坏我们组织的狗汉奸必须给予应有的惩罚,这是党的决定。

 

场次32   山东威海小镇上,酒吧内、外   日

出场人物:张英虎、郭旭、陈涵秋、任洪昌

外景:

【化装成医生的张英虎与郭旭坐在一辆由陈涵秋驾驶的马车上。马车在镇上的酒吧附近停了下来。张英虎和郭旭走下马车后,一前一后走进了酒吧。】

内景:

【张英虎快步朝二楼走去,而郭旭则在楼下接应。走到二楼一房间的房门前的张英虎径直拉门走进了日军设在这里的秘密情报站,只见狗汉奸任洪昌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报纸。张英虎快步走到了任洪昌的面前。任洪昌见势不妙,放下手里的报纸企图拿抽屉里的手枪。张英虎见状,迅速掏出盒子炮对准了任洪昌。】

张英虎:不许动,举起手来。

任洪昌(举起双手站了起来):我没干过坏事啊,我是一个好人啊,我…

张英虎(打断任洪昌):你是个狗汉奸,我执行人民的决定判处你死刑。(说罢,朝任洪昌连开三枪将其击毙)

外景:

【张英虎和郭旭走出酒吧,迅速坐上前来接应的马车并快速离开。】

【日军巡逻队举着三八步枪在军曹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冲进了酒吧。】

 

场次33   山东威海小渔村,张拥海的家里   夜

出场人物:郭旭、张英杰、张英虎、张拥海

【郭旭在外面轻轻敲着张英杰卧房的窗户。听到敲窗户声,生病躺在床上的张英杰咳嗽着从床上起来拉开了窗帘,只见郭旭站在窗外,他打开了窗户。】

郭旭:晚上好。

张英杰:晚上好。

郭旭:屋子里有别人吗?

张英杰:没有,干嘛?

郭旭:你二哥张英虎来了。

张英杰(高兴的):真的?

【郭旭向后面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张英杰关上窗户,披上衣服朝门口走来。这时,张英虎推门走了进来。】

张英杰(兴奋道):二哥。

【张英虎走上前,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弟弟张英杰。】

张英虎:怎么?你病了?(用手背贴着弟弟的额头)热得很高。

张英杰:不要紧的,有点不舒服。(说完便咳嗽了起来)

张英虎:快躺下,躺下。(搀扶着张英杰走到床边,拿下他披在身上的衣服,让他躺在了床上。他给弟弟掩好被子并坐在他的床头)

张英杰(抬起身子):你不走了吧?

张英虎:不,就得走,(看着门外)同志们在等着我,我在家里只能待几分钟。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爸妈呢?

张英杰:爸出海打渔去了,妈到药房给我卖药去了。

张英虎:告诉我,张英龙他回来过没有?

张英杰:自从出事以后,他再也不敢跨进家门了。

张英虎:这狗东西,我们找了他很久,可是没有找到他的窝。

【这时,外面传来了重重的开门声,原来是父亲张拥海打渔回来了。】

【张拥海扛着渔网走进家门后,将渔网扔在了地上,愤愤不平道:“该死的畜牲小鬼子,把海岸全都封住了,不让人靠近那儿,我这个老渔民就没事儿干了。”说罢拿出烟斗,推门走进了客房。】

张拥海:向兰啊,快拿点儿吃的来。(拿着烟斗从客房里走出来,抬头看到从里屋走出来的二儿子张英虎,微笑着)张英虎。(高兴的朝自己的儿子走了过去)

【张英虎也高兴的朝父亲走了过来,父子俩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张拥海:我的孩子啊,你变得多了。当然,拿枪杆子的生活使得你显老了。

张英虎:爸,家里情况怎么样?妈好吗?

张拥海:她很苦恼。

张英虎:为什么?

张拥海:张英豪,我们老张家的小英雄被畜牲小鬼子抓走了。(叹气)唉...

张英虎:您放心,爸。我们肯定有办法把他和同志们营救出来。

 

场次34   阁楼内   夜

出场人物:张英虎、郭旭、罗礼银、陈涵秋

【陈涵秋正在打着八路军政委向各游击队下达的命令。】

八路军政委(话外音):日本法西斯野兽在山东共产党英雄儿女们的反击下受到致命打击。由于它遭到不断地失败,恼怒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野兽们为了进行报复,要把我们一些优秀的同志押解到刑场处决,我们要坚决粉碎法西斯的这一罪恶阴谋。消灭小鬼子,光复我中华。

 

场次35   日军宪兵司令部,宫崎大佐的办公室内   夜

出场人物:宫崎大佐、张英龙、齐藤

【宫崎大佐也收到了八路军政委向各游击队下达的命令,此时的他正看着电文。张英龙和齐藤分别穿着皇协军狗皮和日军军曹制服并站在一旁。】

宫崎大佐(愤怒的将电文揉成一团):哼,这帮土八路支那猪还想重复那次妇女示威游行的胜利,可这一次他们打错了算盘。(思考片刻后对张英龙和齐藤道)我们就在今天晚上把犯人押往刑场尽快处决。

 

场次36   阁楼内   夜

出场人物:张拥海、张英虎、郭旭、陈涵秋

【在一间阁楼里,郭旭正在调试着一部电台准备联络山东威海各部游击队一起行动将关押在监狱里的地下党同志给解救出来。张英虎、陈涵秋都围在一旁。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张英虎向陈涵秋示意了一下,陈涵秋起身打开了阁楼的门,张拥海匆忙走了进来。】

张拥海:听着孩子们,刚才老曹说小鬼子要用卡车把关押的地下党同志们拉到刑场处决。他们的路线要经过那座老桥。

张英虎:什么时候走?

张拥海:就在今天晚上,我们的同志乘坐有帆布篷子的卡车。

陈涵秋:这帮日本畜牲提前行动了,我们要在路上劫住他们。

郭旭:我们现在应通知威海各部游击队参与这次行动。

张英虎:等一等同志们。(思考着)劫住他们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能让车上的同志受到伤亡。(对父亲)爸,你说他们要经过那座老桥?

张拥海:对。

张英虎(对陈涵秋):老陈,我们还有没有烈性炸药去炸桥?

陈涵秋:炸药有的是。

张英虎:另外再通知各地方的游击队埋伏在老桥的附近,打个漂亮的伏击战,杀杀小鬼子的威风。(对郭旭)郭旭,你负责联络,开始吧。

【郭旭调试着电台准备联络山东威海各部游击队。】

张英虎:万一我们赶不到呢?不就把小鬼子放过桥了?

张拥海:对了,有一条近路,孩子们。

张英虎:什么?

张拥海:我送你们从海上过去。

张英虎:等一等,爸,你…

张拥海(打断二子):你爸我等了很久了。孩子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别再耽搁了。(朝阁楼外走去)

【张英虎、陈涵秋紧随其后。】

 

场次37   日军宪兵监狱外   夜

出场人物:张英龙、齐藤、苏红、张英豪、日军军曹、地下党员们、日军士兵们

【晚上,日军士兵们将张英豪、苏红等大批关押的地下党员从监狱里押了出来,他们被押出监狱后被一个个推上了一辆卡车。坐在前面轿车驾驶位的齐藤手里拿着香烟推开车门朝后张望着,之后他缩回了身子并关上了车门。坐在副驾驶位的张英龙一边抽着香烟,一边与齐藤交谈着。】

张英龙: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你我陪着把犯人押上刑场?我想有一卡车的宪兵也就足够了。

齐藤:我总觉得任洪昌被暗杀后,你一直都胆战心惊的。

张英龙:问题不在这儿。不过…

齐藤(打断张英龙):你很清楚,只有我们俩最熟悉威海的地理情况,再说谁又会料到在前面开路的是我们两个呢?

【这时,一名日军军曹拿着武士刀走到了轿车的窗前:“报告齐藤上尉,一切都准备好了。”】

【齐藤启动轿车,率先离开监狱。地下党员乘坐的卡车和一辆负责押车的日军卡车紧随其后。】

 

场次38   小渔船上   夜

出场人物:张拥海、张英虎、陈涵秋

【黑夜的大海上,张拥海和张英虎全力划着小渔船朝老桥方向驶去,船尾坐着陈涵秋。他们正划着,封锁海岸的日军探照灯突然从他们的船上照过。】

陈涵秋:发现我们了。

张英虎:我们撒网吧?

张拥海:这不要紧,大家趴下。

【张拥海说着便和张英虎、陈涵秋静静地趴在了小船上。等敌人的探照灯照过以后,张拥海抬起头来。】

张拥海:我们贴着海岸划过去。(便和张英虎一起划着船沿着海岸朝老桥方向划去)

 

场次39   道路上   夜

出场人物:齐藤、张英龙、苏红、张英豪、地下党员们、日军士兵们

【齐藤驾驶着轿车沿着道路朝老桥方向急速行驶着,张英龙神色紧张的一个劲儿抽着烟并时不时的朝后面看着,只见后面的两辆卡车紧随其后。】

【在押解地下党员的卡车上,几名日军士兵肩着枪也站在车上。】

 

场次40   山东威海,老桥附近   夜

出场人物:张英龙、齐藤、苏红、张英豪、张拥海、张英虎、陈涵秋、郭旭、日军军曹、游击队们、地下党员们、日军士兵们

【张拥海带领着张英虎和陈涵秋终于来到了老桥附近的海边上,他们迅速登上岸,顺着礁石爬上了老桥。张英虎和陈涵秋来到了桥下,张英虎将烈性炸药安放在了桥下,并从陈涵秋手里接过了雷管和导火索将其安装到了炸药里。之后,他俩牵着导火索迅速离开了老桥,埋伏在老桥不远处的礁石后。这时,张拥海也走了过来。一切准备就绪后,陈涵秋将点燃的一支香烟递给了身边的张英虎。张英虎接过烟后点燃了导火索,导火索迅速地向前燃烧着。这时,在前面开路的轿车快速朝老桥方向驶来,张英虎、陈涵秋和张拥海密切注视着敌人车辆行驶的动向。他们回头看了看导火索,发现导火索没有再继续燃烧,陈涵秋正要冲向前去,被张英虎拉住,只见导火索又继续向前燃烧了起来。】

【齐藤驾驶着轿车快速朝老桥驶来,导火索已经燃烧到了老桥下,就在齐藤驾驶着轿车来到老桥前时,“轰隆”一声巨响,老桥被炸毁了,齐藤来不及刹车,轿车坠落到桥下的海水里。张拥海和张英虎、陈涵秋从礁石后走了出来并朝老桥下看着,只见齐藤和张英龙的尸体在桥下的海水中漂浮着。】

张拥海:这是张英龙应该得到的下场,当我没有这个儿子。

【这时,跟在后面的两车卡车朝老桥方向驶了过来,埋伏在道路两侧的游击队员们对最后一辆卡车发起了攻击,一颗颗手榴弹投向了敌人。随后,游击队员们对敌人进行猛烈射击。敌人跳下车来企图负隅顽抗,和游击队员们战在了一起。张拥海也拿起了枪,不断向敌人射击。激战中,一名游击队员中弹负伤。在押解地下党员的卡车上,地下党员们开始与车上的日军士兵进行着搏斗,他们与日军士兵扭打在了一起。这时,张英虎和陈涵秋冲上了卡车,迅速击毙了车上的敌人。经过激战,全部的敌人被消灭了,被敌人押解的地下党员获得了营救。游击队员们高兴地跑到车前,与跳下卡车来的地下党员们一起欢庆营救战斗的胜利,他们热情地握手和拥抱着。】

【张拥海和跳下车来的苏红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之后,张英虎也和苏红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张英豪高兴地跑到父亲的面前并与父亲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游击队员们欢呼着,跳跃着,相互拥抱着…】

 

场次41   山东威海乡下,山路上   黎明

出场人物:张拥海、游击队员们

【游击队员们一边唱着战歌、一边向大山里转移。在游击队的队伍中,有了张拥海的身影。】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2109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