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让青春化茧成蝶(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简短梗概:
  该剧讲述了一个关于青春和成长的故事。四位处于青春叛逆期的青年在生活当中横冲直撞,惹是生非,爱挥动着拳头,头脑当中没有承担法律责任的概念,他们也不关心他们的未来。就在他们的青春处在最张扬的时间里却戛然而止,而随之到来的是让他们猝不及防的残酷现实。
  
  详细梗概:
  陆娜是个性格倔强、执着,要强的女孩,但是命运多舛。陆娜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因难产去世,是父亲一手把她抚养长大。陆娜有个比自己大三岁的亲哥哥叫陆晋,由于陆晋处在青春的叛逆期中,年少轻狂的他不爱学习也不求上进,把在校园里学习知识的大好时光用作混日子,经常纠集一帮好哥们到处惹是生非。于是父亲就把重望寄托在小女儿陆娜的身上,希望陆娜能考上大学,为家里争口气。陆娜与哥哥陆晋在全市声名狼藉的“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校园里充斥着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恃强凌弱,抽烟酗酒等不良气息,而且老师也不管,所以这所学校被称为成长快乐中学,是对混日子,不求上进也不学无术的不良高中生的讽刺。
  陆晋有三个关系如铁的铁哥们儿,一个叫谢金伟,绰号“疯狗”,爱冲动、讲义气,是陆晋的童年发小也是离婚重组家庭的孩子,与陆晋感情甚笃。谢金伟与爱他的奶奶相依为命。另一个叫赵辉,绰号“熊瞎子”,相貌儒雅戴着一副眼镜,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也挺书生气而且富有才艺,按理说他不该与不学无术的陆晋混在一起。为此陆娜还问过赵辉原因,赵辉总是回答说大家在一块好玩。但是陆娜觉得赵辉是有所隐瞒。最后一个叫余涛,绰号“小屁孩”,家里是开小卖部的,曾经混迹街头的流氓总是欺负他,让他从家里偷吃的,于是他就跟了陆晋混,走路都是横着的。
  这四位青年都十八九岁的年纪,他们把陆娜都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看待,非常的疼爱。他们都正处在青春的叛逆期中,在生活当中横冲直撞,惹是生非,爱挥动着拳头,头脑当中没有承担法律责任的概念,他们也不关心他们的未来。
  在陆娜18岁生日那天,一向喜欢陆娜的谢金伟大胆向陆娜表白。陆娜接受了谢金伟并沉浸在和谢金伟的两情相悦之中,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暗念自己的赵辉的异样表情和举动。赵辉为了表达自己对陆娜的情感而在身上纹下陆娜最喜欢的康乃馨。当赵辉听到陆晋正式宣布陆娜和谢金伟的恋情,看到陆娜幸福的表情,心里则是打翻了五味瓶,非常的苦闷,但考虑到谢金伟是自己的好哥们,念及兄弟情义的他只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就在陆娜18岁生日宴会结束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他们各自的命运。
  在码头上,喝醉酒的陆晋趁着酒劲拿弹弓欺负年轻女孩裴琳,裴琳叫来男友朱强及其帮手与陆晋一伙打了起来。在打斗中,朱强用刀刺死陆晋,谢金伟为替陆晋报仇,将朱强刺成重伤。随后谢金伟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而朱强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这就是所谓的年少轻狂,谢金伟和陆晋把这种冲动当作勇敢,把义气看成是正义,最终由一个无聊的恶作剧演变成了悲剧。曾经拥有过美好回忆的四个年轻伙伴从此互相告别,当然他们也告别了青春,他们要开始面对的是生活的现实和各自不同的命运挑战。
  痛失哥哥而高考落榜的陆娜在一家餐馆里找到了工作,开始挣钱养活自己并照料着谢金伟的奶奶的生活。
  厨师李兵垂涎陆娜的美色,揩油不成而强行将陆娜强暴。赵辉看到这种情形,觉得自己应该去保护陆娜并大胆对陆娜表白。陆娜心里其实明白赵辉对她好,但是她觉得谢金伟为了替哥哥陆晋报仇而入狱,总不能对不起谢金伟。于是陆娜念及情义而拒绝了赵辉,坚决等待谢金伟出狱。陆娜这一决定对赵辉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为了留个念想,赵辉在陆娜的身上纹上了康乃馨,随后渐渐淡出了陆娜的生活在一家汽修厂里做汽修工,开始挣钱养活自己。
  四年后,陆娜终于等到了谢金伟出狱,虽然她的父亲强烈反对她与谢金伟的婚事,但是性格倔强的陆娜还是坚决嫁给了谢金伟,并与谢金伟在外面租房子居住远离了多管闲事的父亲。
  余涛凭着勤奋努力、脚踏实地开了家运输公司成了大老板,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虽然学业未成但事业有成。谢金伟在余涛好心好意的帮助下得到了份做搬运工的工作,但这让谢金伟心里十分不满,觉得余涛是看不起自己,回到家里却向陆娜倾倒心里苦水,抱怨连连。
  离开陆娜的赵辉碰巧在汽修厂里遇到裴琳,裴琳因赵辉救过自己而对赵辉十分倾心,然而裴琳就是当年让男友朱强刺死陆晋、报警抓谢金伟的女人。
  谢金伟看到赵辉与裴琳在一起十分气愤,认为这是对去世的陆晋和其他哥们的背叛,他不顾兄弟情份在公共场合里与赵辉大吵起来并大声告诉赵辉:自己与陆娜已结婚。而且谢金伟对赵辉脚踏实地打工挣钱努力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而不屑一顾,愤怒的他还把赵辉与裴琳之间的感情告诉给了陆娜和余涛,导致陆娜对赵辉也产生了成见。
  出狱且婚后不久的谢金伟觉得不管是工作,友情还是爱情,没有一件事让他顺心,而且他很多疑,总是觉得陆娜与赵辉有着无耻的一腿,然后又觉得余涛看不起他给他安排做搬运工的工作,甚至与陆娜也是摩擦不断。其实在四年前的那场打斗中,谢金伟跟哥们陆晋的那种无聊、冲动也是激化矛盾导致悲剧的重要原因。谢金伟不但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一个清醒的、理智的认识,反而怨天尤人却拒绝反省自己,也不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却总是沉浸在回忆当中,活在过去,不愿面对现实活在当下及接受命运的挑战,就像个未脱离青春稚气的小孩子,而且他把所有遇到不顺心的事都怪罪在他人身上,总是觉得他人亏欠了自己。
  听到陆娜与谢金伟结婚的消息,成熟睿智、敢于面对现实活在当下的赵辉与裴琳结婚走到了一起,过上了平静的日子。而谢金伟与陆娜之间却因为谢金伟的种种抱怨、多疑和消极而暗潮汹涌。
  一天,谢金伟无意得知厨师李兵强暴陆娜的事情,愤怒的他殴打了李兵而加入暴力讨债公司,动用拳脚帮人讨债,将心里的所有怒火发泄在欠债人的身上。
  赵辉找到陆娜,希望陆娜能劝回谢金伟,让他别再踏入过去青春稚气的生活而再将自己送进监狱。但这让刚回到家的谢金伟对赵辉产生了误解。崩溃的谢金伟奔出家,却遭到欠债人的殴打,赵辉挺身而出却不幸遇刺身亡。谢金伟对赵辉心怀愧疚,他选择离开了陆娜。

人物小传:
陆晋:男,19岁,在全市声名狼藉的“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年少轻狂、处在青春叛逆期的他不爱学习也不求上进,把在校园里学习知识的大好时光用作混日子,经常纠集一帮好哥们到处惹是生非,唯恐天下不乱。最后却因自己年少轻狂、愚昧无知而被人用刀刺死,生命之花刚想好好的绽放就永远凋零。
  陆娜:女,16岁,陆晋的亲妹妹,比陆晋小三岁,也在“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与她哥哥同班。性格倔强、执着、要强,但是命运多舛,在她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因难产去世,是父亲一手把她抚养长大。由于她哥哥陆晋处在青春的叛逆期中,年少轻狂,爱惹是生非,愚昧无知,于是她的父亲就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能考上大学,为家里争口气。
  陆先生:陆娜与陆晋的父亲。
  谢金伟:男,18岁,绰号疯狗,陆晋的铁哥们之一,陆娜的男友,爱冲动、讲义气,在“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与陆晋是同班同学。既是陆晋的铁哥们又是童年发小,感情甚笃,也是离婚重组家庭的孩子,与爱他的奶奶相依为命。后因替陆晋报仇将人刺成重伤而触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出狱后的他却总是沉浸在回忆当中,活在过去,不愿面对现实活在当下及接受命运的挑战,像个未脱离青春稚气的小孩子,而且他把所有遇到不顺心的事都怪罪在他人身上,总是觉得他人亏欠了自己。
  余涛:男,18岁,绰号小屁孩,陆晋的铁哥们之一,在“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与陆晋是同班同学。家里是开小卖部的,曾经混迹街头的流氓总是欺负他,让他从家里偷吃的,于是他就跟了陆晋混,走路都是横着的。自从陆晋被人刺死后,他凭着勤奋努力、脚踏实地开了家运输公司成了大老板,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
  赵辉:男,18岁,绰号熊瞎子,陆晋的铁哥们之一,在“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与陆晋是同班同学。相貌儒雅戴着一副眼镜,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也挺书生气而且富有才艺,暗恋着陆娜,还在身上纹下陆娜最喜欢的康乃馨以表达对陆娜的情感。自从陆娜痛失哥哥嫁给谢金伟后,成熟睿智、敢于面对现实活在当下的他与裴琳结婚走到了一起,并在一家修车行里任职汽修工,脚踏实地打工挣钱努力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
  裴琳:女,21岁,对赵辉十分倾心,最终与赵辉走到了一起。

剧本正文:
场次1 “成长快乐中学“的操场上 日
  出场人物: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低年级的学生A、B、C、D、E、其他同学们
  【现在上的是体育课,着装朴素、相貌文静俊美且年仅16岁的陆娜坐在校园操场上一长条椅子上正看书温习着功课。】
  【低年级的学生A、B、C、D、E正在操场上打着篮球。除此之外,操场上有的学生正抽烟酗酒闲聊着、有的还打着扑克牌、有的正一边看着色情书籍,有的男学生与女同学不顾公共场合正拥抱亲吻亲热着...由此可见,这座学校的校风是多么的不正。】
  陆娜(话外音):我叫陆娜,是个性格倔强、执着,要强的女孩子。在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因难产去世,是我父亲一手把我抚养长大。
  【这时,陆晋捧着篮球来到操场上,他的身后跟着他的铁哥们谢金伟、赵辉、余涛。他们都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打扮有点古惑。】
  【镜头切至陆晋,定格。】
  陆娜(话外音):我哥哥叫陆晋,比我大三岁,由于处在青春的叛逆期中,年少轻狂的他不爱学习也不求上进,把在校园里学习知识的大好时光用作混日子,经常纠集一帮好哥们到处惹是生非。于是我父亲就把重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希望我能考上大学,为家里争口气。
  【镜头切至谢金伟,定格。】
  陆娜(话外音):谢金伟,绰号“疯狗”,是我哥童年发小,他爸妈离婚后都各自重组家庭不要他了,他与爱他的奶奶相依为命。我觉得他长得特别帅,也特别义气,具有好莱坞大片里英雄的架势。
  【镜头切至赵辉,定格。】
  陆娜(话外音):这位相貌儒雅,戴着眼镜的是赵辉,绰号“熊瞎子”,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也挺书生气而且富有才艺,按理说他不该与我哥混在一起。我还问过他原因,他总是说大家在一块好玩。但我觉得他是有所隐瞒。
  【镜头切至余涛,定格。】
  陆娜(话外音):余涛,绰号“小屁孩”,家里是开小卖部的,曾经混迹街头的流氓总是欺负他,让他从家里偷吃的,于是他就跟了我哥混,走路都是横着的。
  陆晋(将篮球砸向低年级同学A,板着一张冷酷的脸怒吼道):给老子滚开,这场地现在是我们的了。
  低年级同学A(毫不示弱回应道):你以为你是谁呀?别以为你们是高年级的人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低年级的学生B、C、D、E走到陆晋等人的面前,表情愤怒并瞪着陆晋等人。】
  陆晋(看着低年级的学生B、C、D、E而不屑的笑了笑,随后声色俱厉道):我看你们这帮混小子欠揍,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们怎么做人。(对身旁的谢金伟、赵辉、余涛)给我打。(率先动手与低年级的学生A打了起来)
  【谢金伟、赵辉、余涛纷纷与低年级的学生B、C、D、E打了起来...】
  陆娜(话外音):我与我哥还有他的铁哥们在全市声名狼藉的“成长快乐中学”就读高中,校园里充斥着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恃强凌弱,抽烟酗酒等等不良气息,而且老师也不管,所以这所学校被称为成长快乐中学,是对混日子,不求上进也不学无术的不良高中生的讽刺。
  
  场次2 陆先生(陆娜与陆晋的父亲)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
  
  陆晋的卧室内:
  【陆晋与谢金伟、赵辉、余涛享受着枪与玫瑰摇滚乐队演唱的歌曲《Nightrain》。音乐播放器还是日本老式双卡录音机。】
  陆娜(话外音):终于挨过了高考,他们四个没一个考上大学,随便找份工作接着一起玩,直到我复读结束,准备高考的那一年。
  【这时,歌曲《Nightrain》播放完毕。下一首歌播放的还是枪与玫瑰摇滚乐队演唱的歌曲《Paradise》。】
  谢金伟(对余涛):余涛,换首歌去。
  陆晋(附和道):就是,换首带劲点的。
  【余涛从凌乱的音乐磁带中翻找出黑人歌手Jimi•Hendrix的专辑。他关闭录音机抽出磁带,将Jimi•Hendrix的专辑磁带放入录音机内,按下播放键,Jimi•Hendrix的热门歌曲《Voodoo chile》播放起来。】
  余涛(对大伙儿道):Jimi•Hendrix的《Voodoo chile》怎么样?咱们跳起来。(扭动着身躯跳起舞来)
  【伴随着激情澎湃的音乐节奏,陆晋、谢金伟、赵辉都纷纷扭动着身躯,跳起舞来。】
  谢金伟(突然捂着肚子装作肚子痛):我肚子疼,去上个厕所。
  【陆晋朝谢金伟挥手,示意让他去上厕所。】
  【谢金伟走出陆晋的卧室关上门,悄悄走进陆娜的卧室。】
  陆娜的卧室内:
  【陆娜正坐在书桌前抄写着英语单词。】
  【谢金伟走到陆娜的面前:“娜娜,干嘛不过去玩啊?你哥在那都玩疯了。”】
  陆娜:我要做作业呢,我这次要是再考不上大学,我爸非杀了我不可。
  谢金伟:应付应付不就得了吗,就算考不上大学也不是你的错呀,你说是不是?(看着单词作业本)写什么呢?English?
  陆娜:嗯。
  谢金伟:糊弄老师我有一套,来两根笔。
  【陆娜从笔筒里拿出两支笔递给谢金伟。】
  【谢金伟手握着三支笔在单词作业本上工整的写下三行且不凌乱的英语单词,得意的对陆娜道:“你看,省时又省力。”】
  【陆娜露出了笑容。】
  谢金伟(含情脉脉的看着陆娜):娜娜,我喜欢你。(正要拥吻陆娜)
  陆娜(表情带着歉意推开谢金伟):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这可是在我家里,所以我们都还是低调点吧。
  【谢金伟微笑着对陆娜点点头。】
  
  场次3 赵辉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赵辉
  
  客厅内:
  【赵辉使用针和蓝色墨汁在自己的胸前纹下了康乃馨的图案。】
  
  场次4 “天使大排档”餐厅内 夜
  出场人物: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顾客们、服务员若干名
  
  【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坐在一起。】
  陆晋(对服务员A道):服务员,给我们来五份天使鲁肉饭和一箱啤酒,快点啊。
  谢金伟(环顾了下四周):这家店人还挺多的,味道应该不错。
  陆晋(对大伙儿):今天是我妹妹的生日。
  余涛:晋哥,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也就是说咱们的妹妹娜娜已经18岁了,长大成人是大姑娘了。(对陆娜)娜娜,你有没有男朋友啊?你看看我长得怎么样?(自信的抹了抹头发)
  谢金伟(对余涛调侃道):就你那样长得跟头大老母猪一样。(笑)
  【陆晋、赵辉、陆娜都笑了起来。】
  余涛(尴尬的回应谢金伟):你才大老母猪呢。
  陆晋:余涛,我妹妹能看得上你呀?别逗了。
  谢金伟(附和道):就是。对了,大老母猪,今天可是娜娜的生日,你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啊。
  余涛:表示是不是?告诉你,我有礼物。(将手伸进怀里,故意装作惊喜)哇,哇,哇...(伸出空手无奈笑道)走得太急忘了买了。
  陆娜(叹气道):真扫兴。
  【陆晋、谢金伟、赵辉都纷纷摇头叹气。】
  余涛:伟哥,你的礼物呢?
  谢金伟:问着了。
  余涛:还真有?
  谢金伟:那当然。(拿出一条已包装折叠好的围巾打开,对大伙道)看看这是什么?这围巾上还缝有娜娜最喜欢的康乃馨呢,是我让店员专门缝上的。(对陆娜道)娜娜,喜欢吗?
  【陆娜兴奋的点点头。】
  谢金伟:我给你披上。(给陆娜披上围巾)真漂亮。
  陆娜(感激道):谢谢你。
  谢金伟:不客气。
  余涛:让我摸摸。(伸手去摸围巾)
  谢金伟(推开余涛的手):你摸我不就行了吗?
  余涛:我摸你还不如把手砍了。
  陆晋(对大伙儿道):对了,给大家宣布个事,我妹妹跟谢金伟谈恋爱了。
  【赵辉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表情变为苦瓜脸,因为赵辉一直暗恋着陆娜。】
  余涛:真的假的?
  谢金伟(得意的对余涛):真的,千真万确,你没有机会了。(给了陆娜一记热吻,严肃对陆晋发誓)晋哥,我保证以后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一定会让她幸福快乐的,绝对不会让人欺负她。
  陆晋:好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余涛(看着愁眉苦脸的赵辉):熊瞎子,怎么回事啊?大家都那么高兴,就你一副苦瓜脸,你有礼物没有啊?
  谢金伟(附和道):就是啊。
  赵辉:嗯。
  余涛(故作便秘的表情):嗯,嗯,嗯...便秘啊?到底有没有礼物?快拿出来。
  【赵辉拿出一支口琴。】
  谢金伟:这不是你妈送你的口琴吗?你不会把这口琴送给娜娜吧?
  余涛:你这太吓人了。
  赵辉:我想吹首歌送给娜娜。
  陆娜:好啊。
  谢金伟:咱们呱唧呱唧。(鼓掌)
  【陆娜、陆晋、余涛纷纷鼓掌。】
  【赵辉吹起了生日歌。】
  谢金伟(对陆晋):晋哥,你猜我这围巾花了多少钱?
  陆晋:算上人工费,估计好几十块钱吧。
  谢金伟:不止,还有服务费呢。
  陆晋:好兄弟,你对我妹妹真是太用心了。
  余涛:晋哥,你说我追娜娜还有机会没有?
  谢金伟(回应余涛):你一边去,你没看见我跟娜娜恋爱了吗?你哪里还有机会?
  【谢金伟、余涛、陆晋正兴奋的谈着话,而陆娜完全沉浸在与谢金伟的两情相悦之中完全忽视了正用口琴吹着《生日歌》的赵辉,仿佛赵辉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空气,可有可无。】
  
  场次5 码头上 夜
  出场人物: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裴琳、中年男子、朱强、朱强的帮手A、B
  
  【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来到码头上。】
  谢金伟(捡起地上的一瓶空啤酒瓶对大伙儿):咱们玩打弹弓吧,谁要是输了,下次打架谁冲第一,怎么样?
  陆晋:没问题,摆上。
  【谢金伟刚把啤酒瓶摆上,却听见一对男女吵架声。由于好奇心的驱使,谢金伟顺着声音看见一名年轻貌美、穿着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孩裴琳正与一名中年男子争吵着。中年男子三十多岁左右,穿着打扮正式。】
  谢金伟(对身旁的陆娜、陆晋、赵辉、余涛道):你们快来看呀,一对狗男女在吵架,真精彩。
  【陆娜、陆晋、赵辉、余涛都由于好奇心的驱使,顺着谢金伟手指的方向看到裴琳正与中年男子争吵着。】
  裴琳(情绪激动):我不想再和你过下去了,我已有个男朋友叫朱强,我们分手吧。
  中年男子(毫不含糊道):分手就分手,我早就不想和你过了,你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说完骑上摩托车离开)
  陆晋(坏笑着对谢金伟):谢金伟,把弹弓拿过来。
  【谢金伟把弹弓递向陆晋。】
  【陆晋接过弹弓,捡起地上一石子作为子弹,拉弦打中裴琳的屁股。】
  【裴琳捂着屁股发出了一声惨叫:“啊”。愤怒的环顾着四周。】
  【陆晋、谢金伟大笑起来,唯独赵辉、余涛与陆娜没有笑出来。】
  陆娜(大声训斥哥哥道):你发什么神经病?
  陆晋(一脸不在乎道):没事,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
  裴琳(捂着屁股怒视着陆晋等人,知道是他们干的忍不住怒骂道):你们这帮有娘养没娘教的臭流氓。
  【陆娜表情带着歉意走向裴琳。】
  谢金伟(朝陆娜的背影道):娜娜,你别去。
  陆晋(对谢金伟):让她去,让她去,我妹妹就爱多管闲事。
  陆娜(走近裴琳真诚道):对不起,我哥哥喝醉了酒闹着玩的。有没有伤到你啊?
  裴琳:有。
  陆娜:伤到哪了?
  裴琳(抬手打了陆娜一记耳光):装什么装?你自己不会看吗?
  谢金伟(看着陆娜被打,怒骂道):他妈的,这贱货敢打我女朋友。(冲向裴琳,抬手打了她一记耳光)爽吗?
  裴琳(捂着被打的脸,怒视着谢金伟):你这臭流氓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毫不示弱的与谢金伟撕打起来)
  余涛(急忙上前拉开谢金伟和裴琳,对谢金伟):伟哥,算了算了,消消气,消消气。
  赵辉(真诚的对裴琳道):小姐,我们哥几个今天喝多了闹着玩的,但不是故意的,我代我哥们向你道个歉,对不起。这事就算了吧。
  裴琳(态度强硬):没那么容易,你们这帮臭流氓分明就是故意的。我告诉你们,有本事就都别走,都给我等着。(转身离开)
  谢金伟(朝裴琳的背影怒吼道):不走就不走,有种你叫人来。
  余涛:伟哥,别再闹了,咱都回去吧。
  谢金伟(推开余涛怒骂道):去你妈的,娜娜受到欺负我能不管吗?你要想回去就滚。(愤愤不平的对陆晋)晋哥,娜娜可是你亲妹妹,你能咽下这口气吗?
  陆晋(板着一张愤怒的脸):等着他们。
  谢金伟(怒视着余涛):你呢?
  余涛(表情难堪):晋哥,伟哥,我妈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谢金伟(朝余涛怒骂道):没睾丸的孬种,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余涛(无奈的看着陆娜):娜娜,你劝劝你哥,再说这事本来就是我们做得不对。
  陆娜(态度坚决):我不走。
  谢金伟(搂着陆娜):不愧是我谢金伟的女人,等他们来了,我让他们加倍还给你。
  余涛(对赵辉):熊瞎子,你说句话啊。
  赵辉(沉默了会儿):我也不走,我留下。
  余涛(吞吞吐吐):我...我...我...(叹气)
  【这时,裴琳带着现任男友朱强及其两名助手走到陆晋等人的面前。朱强也是个中年人。】
  裴琳(愤怒的指着陆晋等人):就是他们。
  朱强(分别打量了陆晋等人一番,板着一张冷酷且充满杀气的表情指着他们):你们刚才谁欺负我女朋友了?站出来。谢金伟(毫不示弱的站出来):是我,怎么了?
  【朱强走近谢金伟打了他一记耳光。由于力度大,谢金伟当场倒地,嘴角流出了鲜血。】
  【赵辉扶起谢金伟。】
  【余涛拉着冲动的陆晋。】
  谢金伟(推开赵辉,擦着嘴角上的血,毫不示弱的走近朱强):王八蛋,有种你弄死我。
  【朱强一脚将谢金伟踹到在地。】
  赵辉(走近朱强):朋友对不起,这事是我们一时头脑发热做得不对,你打也打了,气也消了,这事就算了吧。
  朱强:去你妈的混蛋。(朝赵辉的面部挥拳)
  【赵辉被打倒在地,眼镜也被打飞。】
  【陆晋失去理智推开余涛冲向朱强与其打了起来。】
  【朱强的两名助手与余涛、谢金伟打了起来...】
  【赵辉由于是高度近视眼,没有了眼镜看不清一切事物,像个瞎子,此时的他正眯着眼睛摸着地面寻找着自己的眼镜。】
  【陆晋将朱强扑倒在地,双手死死掐着朱强的脖子。】
  【朱强从裤包里掏出刀子,刺向陆晋的太阳穴。】
  【陆晋发出了一声惨叫“啊”。由于这一刀是致命刀,陆晋的眼睛顿时翻白,脑浆混合着鲜血顺着刀柄流了出来,倒在朱强的身上顷刻毙命。】
  【朱强看到陆晋被自己刺死,他慌忙的丢下刀正要逃跑。】
  【陆娜扑向哥哥的尸体,放声痛哭并大声呼喊着哥哥的名字...】
  【谢金伟看到陆晋被朱强刺死,愤怒的他不顾一切击倒朱强的一名助手,捡起地上的刀刺中朱强的腰部。】
  【朱强捂着被刺中的腰部倒地呻呤着...】
  【朱强的两名帮手看到朱强倒下,撒腿逃跑。】
  【谢金伟已慌了神,明知杀人偿命,他慌忙的丢下刀正要逃跑,被裴琳抓住:“你不要跑,你不要跑,你等着判死刑吧。”】
  【谢金伟掐着裴琳的脖子怒吼道:“我掐死你这个贱货。”】
  【赵辉已摸到了眼镜戴上,看见谢金伟正掐着裴琳的脖子而拼命拉开谢金伟并抱着失去理智的谢金伟对裴琳大喊道:“你快走,走,走。”】
  【裴琳捂着脖子咳着嗽逃离了码头。】
  
  场次6 公路上 夜
  
  【三辆警灯闪烁、打着警鸣的警车驶向码头。】
  
  场次7 陆先生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陆娜、陆先生
  
  客厅内:
  【表情悲痛的陆先生看着儿子陆晋的遗像。】
  卧室内:
  【陆娜正坐在床上低声抽泣着,因为痛失亲哥哥。】
  陆先生(走进卧室,对女儿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陆娜(擦着泪水回应父亲道):我不想读书了。
  陆先生(愤怒道):不读算了,我看你读书就是浪费时间,浪费老子的钱,去年就不该让你去复读。你和你哥成天就知道给老子添乱,老子没时间陪你们耗了,我不用挣钱了吗?陆晋死了也好,让阎王爷替老子管去。
  
  场次8 墓园内 日
  出场人物:赵辉、陆娜
  
  【赵辉站在陆晋的墓碑前默哀着。】
  【身着黑色外衣和裙子且手捧着一把黄百合鲜花的陆娜来到哥哥的墓碑前。】
  【赵辉看到陆娜而亲切的打着招呼:“娜娜。”】
  陆娜(点点头回应赵辉,将黄百合鲜花放在哥哥的墓碑前):哥,我要出去打工挣钱了。
  赵辉(对陆娜):你干嘛不读书?
  陆娜:反正也考不上大学,再复读也没用。我哥已经走了,谢金伟又进了监狱,他只有一个奶奶,我得挣钱养她。
  赵辉:可你还是个小孩,他奶奶的事就交给我吧。
  陆娜:你跟他非亲非故的。
  赵辉:那你呢?
  陆娜:我是他女朋友。
  
  场次9 李先生经营的餐厅内 日
  出场人物:陆娜、李兵、李先生
  
  【腰系厨式围裙的陆娜正收拾着顾客吃剩饭菜的餐桌。】
  【李先生站在餐厅外抽着香烟。】
  【身着厨师制服的李兵伸出流氓的手摸了下陆娜的屁股。】
  陆娜(转过身,抬手给了李兵一记耳光,怒骂道):臭流氓。
  李兵(捂着被打的脸怒吼道):你疯了吗?敢打我。
  李先生(灭掉香烟走进餐厅来到陆娜和儿子的面前):怎么了?
  李兵(对父亲道):爸,她打我。
  李先生(怒视着陆娜):陆娜,你为什么打他?
  陆娜(情绪激动回应道):他摸我屁股。
  李兵(理直气壮道):我摸你怎么了?
  李先生(对儿子道):好了好了,你拿着扫帚去扫扫地。
  【李兵拿起扫帚扫着地。】
  李先生(对陆娜):陆娜,下来我说他,去干活吧。
  
  场次10 街道上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陆娜、赵辉
  
  【陆娜与赵辉行走在街道上。陆娜的表情看上去很不高兴,因为今天在餐馆里被人揩油。】
  赵辉:娜娜,明天有人打电话让你去送餐,你想办法让那臭流氓李兵跟你一块儿去,后面的事你就别管了。
  
  场次11 一条小巷内 日
  出场人物:陆娜、李兵、赵辉、赵辉的两名伙计
  
  【陆娜提着快餐快步走进这条小巷。】
  【累得气喘呼呼、满头大汗的李兵抱着两箱啤酒跟在陆娜的身后,还时不时的带着暧昧朝陆娜喊着:“陆娜,你等等我啊,你别走那么快呀。陆娜,你等等我啊,我喜欢你...”】
  【陆娜经过赵辉和其两名伙计。】
  【赵辉拿着一口黑色塑料袋从后套住李兵的头部,与其两名伙计对李兵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李兵抱着头求饶道:“求求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陆娜看着李兵正被修理而捂着嘴笑着。】
  赵辉(停住了手,拿起一根钢管顶着李兵的头部):开始数数,自己数一百下,数完了再站起来,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李兵(急促的数数):1、2、3、4...
  赵辉(踹了李兵一脚):他妈的慢点数,数那么快是不是想死啊?(用钢管猛戳了下李兵的头部)
  李兵(浑身发抖,声音哆嗦慢慢数着数)1、2、3、4...
  【赵辉对正捂着嘴笑的陆娜使了个眼神。】
  陆娜(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李兵仍然声音哆嗦着数着数...】
  【赵辉对身旁两名伙计使了个眼神。两名伙计离开。】
  【赵辉牵着陆娜的手跑出小巷。】
  
  场次12 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赵辉、陆娜
  
  【赵辉牵着陆娜快乐的在街道上奔跑着。】
  
  场次13 李先生经营的餐厅内 夜
  出场人物:李先生、陆娜
  
  【陆娜站在一脸怒气的李先生的面前。】
  陆娜:李兵怎么样了?
  李先生:你们两个一块儿出去,他被打成那样你就没看见是谁干的?
  陆娜:我当时提着快餐走在前面,突然就听见后面一阵稀里哗啦乱响,然后李兵就开始喊救命了。我吓得不敢吱声。
  李先生:那你看清打人的那人长什么样了吗?
  陆娜:他们当时蒙着脸,我没看见。
  李先生(愤愤不平道):老子要不是怕麻烦,耽误我挣钱,我非报警抓住这些打人的小流氓不可。(捏起拳头砸了下桌子)
  
  场次14 街道上 夜
  出场人物:赵辉、陆娜
  
  【赵辉与陆娜漫步在街道上。】
  陆娜:他没有报警,他嫌麻烦,怕耽误了他做生意。
  赵辉:只要他没怀疑你就行。
  陆娜:反正我领了工钱就不干了。
  赵辉:领了吗?
  陆娜:还没呢,明天吧。谢谢你。
  赵辉:我真想再狠一点,直接废了他。
  陆娜:这么惩罚他也够了吧。
  赵辉:对了,明天我想请你吃个饭,因为明天是你的生日。
  陆娜:也是我哥的祭日,这生日我不想过了。
  赵辉:你哥生前那么疼你,每一年都会给你过一个开开心心的生日。今年也一样,我给你过,这样你哥也会含笑九泉。
  【陆娜微笑着对赵辉点点头。】
  赵辉:那咱们想想,明天怎么过?
  陆娜:好。
  
  场次15 赵辉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赵辉
  
  客厅内:
  【赵辉抚摸着胸前康乃馨刺青露出了笑容。】
  
  场次16 李先生经营的餐厅内 日
  出场人物:李先生、陆娜
  
  【陆娜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的钟。】
  【李先生提着一份快餐走出厨房来到陆娜的面前。】
  李先生:陆娜,你把这快餐给我儿子送过去。
  【陆娜因厌恶李兵,表情流露出难堪,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后继续看着钟。】
  李先生:怎么?不停的看钟有事吗?这样,你把快餐送了,完了你就可以下班了,明天我再放你一天的假,就这样吧。
  陆娜:老板,我这个月的工钱什么时候给呀?
  李先生:放心,等你回来我就给你,快去吧。
  
  
  场次17 李兵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陆娜、李兵
  
  客厅内:
  【头上缠着医疗纱布且脸上挂着彩的李兵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内传来敲门声。】
  【李兵前去开门,看见提着快餐的陆娜站在门外,脸上立即流露出笑容:“陆娜,进来陪我一起看电视吧。”】
  陆娜(不耐烦回应道):我没空,这是你爸给你准备的粮食。(将快餐扔到李兵的脚边,转身正要离开)
  李兵(抱住陆娜):陆娜,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陆娜(挣扎着):你干什么?放手,放开我,放开我。
  【李兵不顾脚下的快餐被自己踩烂,抱着陆娜走进自己的卧室。】
  【卧室内传出衣服被撕烂的声音以及陆娜的求救声、惨叫声和李兵做爱发出的呻呤声...】
  
  场次18 一家饰品店内 日
  出场人物:赵辉、店主
  
  【赵辉看着摆放在货架上各式各样的水晶玫瑰而皱起了眉头。他来到柜台前对店主道:“老板,请问你们这有没有水晶康乃馨?”】
  店主(表情带着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不过我们可以为你定做。
  赵辉:那就帮我定做一份吧。对了,麻烦你在水晶康乃馨上刻上陆娜这两个字,谢谢。
  店主:好的,没问题。
  
  场次19 墓园内 夜
  出场人物:赵辉
  
  【赵辉捧着水晶香石竹在陆晋的墓碑前来回踱步等着陆娜。】
  【赵辉看了看手表而拿出手机,按键给陆娜打电话。】
  【手机听筒内传来女服务员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赵辉放下手机,皱着眉头沉思了会儿离开墓园。】
  
  场次20 陆先生的住宅外、内 夜
  出场人物:赵辉、陆娜
  
  内景:
  【头发蓬乱、面容憔悴的陆娜裹着被子坐在床上。】
  外景:
  【赵辉捧着水晶康乃馨来到陆先生的住宅外。赵辉敲门道:“娜娜,是你在里面吗?娜娜,娜娜...”】
  内景:
  【陆娜放声痛哭起来。】
  外景:
  赵辉(听到陆娜的哭声而敲着门):娜娜,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到底怎么了?开门啊。
  陆娜(哭喊道):你走,你走。
  赵辉(焦急道):你先开门啊,你到底怎么了?
  陆娜(哭喊道):我恨你们。
  赵辉(焦急的拍打着门):娜娜,你到底怎么了?开门啊。娜娜,娜娜,娜娜...(用身子撞门)
  【门被撞开。】
  内景:
  【赵辉奔进屋,看到正伤心哭泣的陆娜,担忧道:“娜娜,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陆娜伤心的哭泣着,未回应赵辉。】
  【赵辉紧紧抱着陆娜。】
  淡出。
  淡入:陆娜的卧室内,清晨。
  【面容憔悴的陆娜依偎在赵辉的怀里。】
  【赵辉拿起陆娜书桌上的一把弹簧刀正要走出屋。】
  陆娜(急忙拉着赵辉):你要干什么?
  赵辉: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李兵。
  陆娜:杀人是要偿命的。
  赵辉(毫不含糊道):偿命就偿命,我不怕枪毙。
  陆娜(央求道):不值得,不值得,你不要为我这么做。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不要去,不要去,我求求你,求求你。
  【赵辉看着陆娜央求的表情和眼神而动了恻隐之心,将弹簧刀扔向一边,对陆娜道:“我不去了,我不去了。”】
  陆娜:这件事你不要告诉谢金伟,求求你不要告诉他,他如果知道了会不要我的。
  赵辉:我要你,我娶你。娜娜,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嫁给我。(解开衣扣露出胸前康乃馨的刺青)你看,我把你最喜欢的康乃馨都纹在我身上了。在你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就已经把这朵康乃馨纹上了,表明你在我心里。在你生日那天我就想对你表白,可是...但是今天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真的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陆娜:赵辉,我不能答应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哥走了,你经常照顾我,可是我是谢金伟的女朋友,我替他照顾他奶奶的时候,他奶奶已经把我当成她的孙媳妇了。
  赵辉:可是谢金伟还要在牢里呆四年。
  陆娜:那我就等他四年。谢金伟是因为我和我哥才进监狱的,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不能对不起他,所以我一定会等他的。如果一个人可以愿意为你去死,那么我相信他是真心的。
  【赵辉听到陆娜作出的这一决定而深受打击,他转过身去默默的流着泪。】
  淡出。
  淡入:陆娜的卧室内。
  【赵辉用针和蓝色墨汁在陆娜的手臂上纹好了康乃馨图案的纹身。】
  赵辉(流着泪,悲痛的对陆娜道):娜娜,你记住,你现在身上有跟我一样的纹身,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在你身边守护你。
  【陆娜也流下了泪看着赵辉。】
  陆娜(话外音):虽然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永远不能触碰的伤疤,但我开始越发勇敢,继续好好生活,等待谢金伟出狱。赵辉出现在我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之后就没再见了。
  
  场次21 监狱外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屏幕现字“四年后”。】
  【陆娜披着谢金伟曾经送她的围巾站在监狱外等待着即将出狱的谢金伟。】
  【监狱大门打开,胡子拉碴且留着圆平头发型的谢金伟走出监狱。】
  【陆娜上前与谢金伟紧紧相拥。】
  【谢金伟也紧紧拥抱着陆娜。】
  
  场次22 陆先生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陆娜与谢金伟回到家里,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陆娜带着谢金伟走进自己的卧室,床上放着可爱的一对情侣公仔,墙壁上还贴着爱情主题的情侣墙纸,而且贴得也整齐规范不凌乱。】
  【陆娜对谢金伟微微一笑。】
  【谢金伟心领神会的抱着陆娜亲吻起来...】
  淡出。
  淡入:陆娜的卧室内,夜。
  【身着睡裙的陆娜与赤裸着上身的谢金伟躺在床上。】
  谢金伟(看着陆娜手臂上康乃馨的刺青):娜娜,你干嘛纹纹身呀?
  陆娜:闹着玩的。
  谢金伟:对了,熊瞎子好像也有纹身,你见过没有?
  露娜:是吗?可我没注意。
  
  场次23 修车厂内 日
  出场人物:裴琳、赵辉、修车工若干名
  
  【穿着打扮妖艳且年轻貌美的裴琳坐在休息椅子上,她的表情布满抱怨。她的身旁停放着她心爱的座驾宝马。】
  【身着修车工制服的赵辉走到裴琳的座驾前,瞟了眼裴琳:“你好小姐,你的车出什么问题了?”打开汽车的引擎盖并戴上手套。】
  裴琳(抱怨道):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半天都没人帮我看车。
  赵辉(因出于歉意而正视着裴琳):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太忙了。(说完表情流露出吃惊)
  【裴琳仔细看着赵辉,表情也流露出了吃惊。】
  闪回(裴琳与赵辉共同回忆):
  场次5 码头上 夜
  出场人物:陆娜、陆晋、谢金伟、赵辉、余涛、裴琳、中年男子、朱强、朱强的帮手A、B
  【谢金伟掐着裴琳的脖子怒吼道:“我掐死你这个贱货。”】
  【赵辉已摸到了眼镜戴上,看见谢金伟正掐着裴琳的脖子而拼命拉开谢金伟并抱着失去理智的谢金伟对裴琳大喊道:“你快走,走,走。”】
  【裴琳捂着脖子咳着嗽逃离了码头。】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裴琳(吃惊道):是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赵辉(表情流露出丝丝不悦,未正视裴琳回应道):记得。
  裴琳:你们那帮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你没什么事吧?我前男友朱强被你兄弟用刀捅伤后被判了死刑。你恨不恨我呀?
  赵辉:我干嘛要恨你?
  裴琳:可是我找我前男友朱强杀了你兄弟。你这意思是不恨,是吗?那你那天为什么要救我?
  赵辉:救你?我那是为了我兄弟谢金伟。
  裴琳:他好像是被判了四年,今年该出来了。
  赵辉:你能不能安静点?我现在在工作,咱们能不能言归正传?说吧,你的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
  裴琳:不明原因怠速老是不稳。
  【赵辉认真的检查着发动机。】
  裴琳(看到赵辉认真敬业的样子而微微一笑):喂,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酷酷的很招人喜欢?
  赵辉(关上引擎盖,转移话题道):好了,你的车的问题我大概都了解了,你明天来取车吧。
  裴琳:什么?明天?那我今天怎么回去呀?要不你送送我吧?
  【赵辉未理会裴琳而走向一边。】
  裴琳(紧跟着赵辉):你留个电话吧,再不然你把你名字告诉我,要不明天我取车找谁呢?你说是不是?我叫裴琳,你呢?
  赵辉(不耐烦的随口回应道):赵辉。
  裴琳:赵辉,我想请你吃个饭。
  【赵辉一脸无奈的走向员工休息室。】
  裴琳(朝赵辉的背影喊道):你是不是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那我以后天天来找你,反正我每天都闲着呢。
  
  场次24 陆先生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先生、陆娜
  
  【陆先生推搡着谢金伟:“你这囚犯什么都没有,你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家,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女儿。”】
  谢金伟:叔叔,你别激动,我是真心喜欢陆娜。
  【陆娜回到家里,看见父亲正推搡着谢金伟皱眉道:“你们在干什么啊?”】
  陆先生(对女儿):你回来得正好,你说,他拿什么娶你?工作?房子?钱?(鄙夷的对谢金伟)你有什么?我辛辛苦苦养了我女儿22年,我容易吗?我不求她给我找个金龟婿,可也不能给家里带个坐过牢的累赘回来。
  陆娜(毫不含糊的对父亲道):我长这么大你管过我吗?我现在要跟谢金伟结婚你也管不着。
  陆先生(愤怒道):可以,我不管你,你跟他走,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陆娜:走就走。(拉着谢金伟的手)我们走,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住。
  谢金伟:娜娜,等等。(对陆先生道)叔叔,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还坐过牢。我求求你,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让陆娜过得好。
  陆先生:好个屁。(怒视着女儿)老李的儿子李兵哪点不好?做生意开餐馆,虽然挣钱不多,可也不少。
  陆娜(怒瞪着父亲):不要再说了。
  陆先生:我就说了。老李找过我,让我...
  陆娜(打断父亲):你不要再说了。(崩溃的抱着头奔出家)
  【谢金伟追了出去。】
  
  场次25 婚纱店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谢金伟与陆娜正拍着婚纱照、结婚照。】
  
  场次26 墓园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身着婚纱服的陆娜挽着身着礼服的谢金伟的手站在陆晋的墓碑前。】
  陆娜:哥,我嫁给了谢金伟,还搬出了家远离了多管闲事的父亲在外面租房子居住,你应该放心了吧。
  谢金伟:晋哥,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娜娜幸福的。
  
  场次27 余涛的运输公司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余涛、接待小姐
  
  接待大厅内:
  【着装简单朴素的谢金伟正坐在接待大厅内。】
  【一身西装革履、提着男士公文包的余涛走进公司接待大厅。】
  谢金伟(看见余涛站起身,兴奋激动的打着招呼):余涛。
  余涛(回头看到谢金伟,兴奋激动的回应道):伟哥。(与谢金伟握手)好兄弟,好久不见了,你近来还好吧?
  谢金伟:好久不见也没见你进去看过我啊。
  余涛(表情难堪):你刚才也看见了,我这生意忙,实在对不住你了。(作出“请”的手势)好兄弟,坐坐坐。
  【谢金伟坐下,余涛也坐下。】
  谢金伟(打量着余涛):余涛,看你这身穿着打扮和架势已不是当年的小屁孩了,我应该尊称你大老板才是呀。
  余涛(苦笑道):哎哟喂,我说伟哥,你就别埋汰我了行吗?(严肃道)伟哥,咱们毕竟是多年的好哥们了,你从里面出来总得有个人帮帮你,你也知道我开的这家运输公司是个小公司,规模不大,毕竟新开没多久,人差不多都齐了,不过缺少个搬运货物的,你看合不合适?
  【谢金伟的表情流露出丝丝不悦,觉得余涛看不起自己而给他安排做搬运工的工作。】
  余涛(看着谢金伟那不悦的表情心领神会,握着谢金伟的手真诚道):伟哥,你别多想,我知道我这样做委屈你了,但是你又不会开车,还没有驾照,你就先帮着卸卸货,然后我再帮你转正。
  谢金伟(微微一笑):没事,我干了。
  余涛(高兴道):谢谢你看得起我,改天我再请你吃饭。(对接待服务小姐)小陈,给我们来两杯香槟。
  【接待服务小姐给余涛和谢金伟倒了两杯香槟。】
  余涛(端起酒杯):来,谢金伟,为了你出狱,咱们哥俩干一杯。
  谢金伟(也端起酒杯):好,干一杯。
  【二人将香槟一饮而尽。】
  
  场次28 陆娜的租房内 夜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客厅内:
  【陆娜正看着电视。】
  【谢金伟一脸不高兴的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
  陆娜(亲切的打着招呼):回来啦。
  【谢金伟一言不发,板着不高兴的表情坐在陆娜的身旁。】
  陆娜(皱眉道):怎么了?不开心啊?
  谢金伟:哼,我算是看清楚了,人还真够意思,表面上对你称兄道弟,背后说你是傻子。
  陆娜:怎么了?
  谢金伟:今天小屁孩给我安排工作了。
  陆娜(兴奋道):小屁孩?是余涛吗?
  【谢金伟不屑的“哼”了一声。】
  陆娜:我都很久没见到他了。
  谢金伟(一脸不屑道):他现在可是大老板了,开了家运输公司,不是当年的小屁孩了。我今天见他那气场,足啊,就像见到大明星一样,还喝上香槟了,我跟他比起来我才是地道的小屁孩。
  陆娜:其实我觉得余涛人挺好的呀。你要是不想在他那干,那就另找份工作吧。
  谢金伟(愤愤不平道):为什么不干?赚钱的事干嘛跟钱过不去呀?我算是看清楚了,什么兄弟,什么义气,都他妈的瞎扯淡,现在有钱才是爷。
  陆娜:好了好了,别不开心了。那他给你安排什么工作了?
  谢金伟(不高兴的“哼”了一声):搬运工。
  
  场次29 超市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余涛、超市服务员
  
  【一身西装笔挺的余涛站在堆着一箱箱的啤酒旁对超市服务员:“把啤酒都放这行吗?”】
  超市服务员:行,往里面放。
  余涛:好的。
  【超市服务员整理着货架上的货物。】
  【满头大汗、气喘呼呼的谢金伟抱着一箱啤酒走进超市将这箱啤酒放好后捶了捶腰部,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余涛(对谢金伟道):伟哥,辛苦你了,就剩三箱了,搬完咱就收工。(走出超市)
  超市服务员(回头看到谢金伟):喂,你怎么把啤酒放这了?往里面搬,这是过道,挡道了你没看见吗?
  谢金伟:你刚才怎么不早说?我搬来搬去不累呀?
  超市服务员:我说这么多我还累呢。(双手插腰怒视着谢金伟)
  【谢金伟怒瞪着超市服务员,脸部肌肉抽动着。】
  超市服务员(毫不示弱道):你瞪什么眼睛?我怕你啊?
  余涛(急忙走进超市来到谢金伟和超市服务员的面前,看到他们那愤怒的表情茫然道):你们怎么吵起来了?
  谢金伟:这娘们故意找我茬。
  超市服务员(怒视着谢金伟,毫不含糊道):你不想干就别干,别出现在我眼前脏我眼睛。
  【谢金伟捏起拳头正要冲向超市服务员。】
  余涛(急忙拉着谢金伟):好兄弟,算了算了,忍忍。(又劝慰超市服务员)对不起,我兄弟今天心情不好,还望你多包涵。
  【超市服务员的表情流露出轻蔑和不屑而走向货架。】
  【谢金伟仍怒瞪着超市服务员,拳头仍然捏着。】
  余涛(再次劝慰谢金伟):伟哥算了,消消气,我们都是大度的男子汉,何必把关系搞得那么僵呢?
  谢金伟(大声武气的朝超市服务员怒吼道):你不就是个服务员吗?拽什么拽?老子当初混社会杀人的时候你还穿着尿不湿呢。
  余涛(急忙捂着谢金伟的嘴慌忙环顾四周,表情难堪道):好兄弟,这是公共场合,求求你消消气,消消气,求求你。
  
  场次30 修车行外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赵辉、裴琳
  
  【裴琳坐在自己的汽车内等待着赵辉下班。】
  【一身便衣的赵辉走出修车行。】
  裴琳(下车,上前拦住赵辉):赵辉,我都等了你三天了,给个面子吧。
  【赵辉的表情立即布满了无奈。】
  裴琳(苦笑道):我就是请你吃个饭而已,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况且我又不是吃人的母老虎,走吧。
  【赵辉犹豫着,一言不发。】
  裴琳: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天天缠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无奈的赵辉打开车门坐进裴琳的车内。】
  【裴琳坐上车,发动引擎驶向餐厅。】
  
  场次31 餐厅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谢金伟、赵辉、裴琳、餐厅服务员、顾客们
  
  【谢金伟抱着一箱啤酒放在餐厅的柜台前。】
  【裴琳亲热的挽着赵辉的手走进餐厅,与谢金伟擦肩而过。】
  【谢金伟看到裴琳与裴琳在一起还被裴琳挽着手,表情立即流露出愤怒,怒瞪着裴琳的背影陷入了四年前的回忆。】
  餐厅服务员A(对正陷入回忆、呆若木鸡的谢金伟):伙计,想什么呢?快点。
  谢金伟(回过神来回应道):好的。(走出餐厅继续搬着啤酒)
  【赵辉与裴琳来到一空位旁坐下。】
  【餐厅服务员B拿着菜单来到赵辉与裴琳所坐的餐桌前,打开菜单拿出笔:“先生、女士晚上好,请问你们想吃点什么?”】
  裴琳(回应餐厅服务员B):你问他吧。(看着赵辉)
  赵辉:我随便。
  裴琳(对餐厅服务员B道):那就点你们这的特色菜吧,再给我们来一瓶法国葡萄酒。
  餐厅服务员B:好的,请稍等。(离开)
  裴琳(对赵辉道):赵辉,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呀?
  【赵辉沉默着,一言不发。】
  裴琳:那你今年多大了?
  【赵辉仍然沉默着,一言不发。】
  裴琳:22?23?其实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也就三四岁吧。可我现在的男人比我大20岁呢,以前跟个骑摩托车的,现在跟个开劳斯莱斯的,你说照理说我该知足了吧?可我觉得心里老是不开心,我觉得我骨子里不是个爱钱的人,我跟那男人在一块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有老婆呢。
  【这时,一脸愤怒的谢金伟来到赵辉与裴琳所坐的餐桌前,怒瞪着赵辉:“熊瞎子,好久不见。”】
  赵辉:我当时去监狱看你,你一直都不愿意见我。
  谢金伟:我干嘛要见你?当初要不是因为这贱货报了警,我能进监狱吗?还有晋哥会死吗?你对得起晋哥对得起我们吗?
  【赵辉表情难堪,不知该作出什么样的回答。】
  【裴琳不屑的笑了笑。】
  谢金伟(板着愤怒的表情质问赵辉):熊瞎子,我问你,你是怎么跟她在一块?你们俩之前不会有一腿吧?
  赵辉(一脸无奈):阿伟,你想多了。
  谢金伟:我想多了?(笑了笑)那我再想想。哦,我明白了,当初兄弟们为你拼死拼活把她男人给你赶跑了,然后你再好心好意的英雄救美,最后顺理成章跟她在一块,我没说错吧?
  裴琳(毫不含糊的回应谢金伟道):没错,给人做了打手还不知道吧?最后坐牢的还是你。
  【谢金伟抬起手正要打裴琳一记耳光。】
  【裴琳毫不示弱的怒瞪着谢金伟。】
  赵辉(急忙拉住谢金伟抬起的手,对裴琳):裴琳,你别胡说。(对谢金伟道)阿伟,这是公共场所,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裴琳(拉着赵辉的手):不行,说好陪我吃饭的。
  谢金伟:哎哟喂,真够浪漫的。熊瞎子,我总算看透你了,你不用走,我走。你们这对狗男女吃这么好的晚餐,当心被噎死。(转身,正要离开)
  赵辉(再次拉住谢金伟的手):阿伟。
  谢金伟(带着情绪挣脱赵辉的手,未正视赵辉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和陆娜已结婚了。(走出餐厅)
  【赵辉正要走出餐厅。】
  裴琳(拉拽着赵辉的手):你不许去,哪也不许去,说好要陪我吃饭的,你可不能当个说话不算话的人让我鄙视你。
  【赵辉无奈的坐回位子。】
  
  场次32 陆娜的租房内 夜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谢金伟正喝着闷酒,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6瓶啤酒瓶。】
  【陆娜下班回到家里,看到谢金伟正喝着闷酒和茶几上的啤酒瓶,一脸不解道:“你怎么了?你这是在卖酒还是在喝酒呀?”】
  谢金伟(因喝醉而眼神黯淡的看着陆娜):娜娜,过来坐。
  陆娜(坐在谢金伟的身旁):别喝了,你都醉了。
  谢金伟:我没醉,我清醒得很,以前你哥在世的时候我就经常陪你哥喝酒,这6瓶啤酒不算什么,小意思。娜娜,我问你个问题,当初你哥陆晋、我、小屁孩余涛、熊瞎子赵辉,我们四个曾经在一块的时候,你干嘛选择我而不选择熊瞎子赵辉呢?
  陆娜:你今天搞这一出戏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
  谢金伟: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陆娜:我就是喜欢你呗。我喜欢你的帅气,喜欢你的狠劲,喜欢你的义气。
  谢金伟: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也狠不起来了。好不容易找余涛给我安排份工作,还他妈的被超市服务员找茬欺负、指手画脚,你还愿意跟我吗?
  陆娜:你是为了替我哥报仇,所以你才进去的。我和我哥欠你的情,我哥还不了,我来替他还。
  谢金伟:你的意思是为了报恩才跟我在一块?
  陆娜:你个傻蛋,不光是这样,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谢金伟:我问你,我进去这几年里,熊瞎子来找过你吧?
  陆娜:他帮过我很多。
  谢金伟:我知道他喜欢你,我早就知道。不过现在你成了我的老婆,他一定气个半死。他们现在谁都混得比我好,我就是一蠢蛋,兄弟义气顶个屁用。
  陆娜: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场次33 酒店,走廊上 夜
  出场人物:赵辉、裴琳
  
  【裴琳搀扶着喝得烂醉如泥且走路踉踉跄跄的赵辉走向客房。】
  
  场次34 酒店,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赵辉、裴琳
   
  【裴琳搀扶着赵辉至床边。】
  【赵辉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并打起了鼾声。】
  【裴琳摘下赵辉的眼镜放在床头柜上,解开赵辉的衬衣扣子,发现赵辉的胸前纹着康乃馨图案的刺青。】
  
  场次35 陆娜的租房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背着挎包的陆娜回到家里走进卧室,看见谢金伟正躺在床上熟睡着。】
  陆娜(推着谢金伟):你快起来呀,现在都10点半了,我以为你起来了呢,余涛今天打了两个电话了。快点起来了,上班了。
  【谢金伟用被子蒙着头。】
  陆娜:你不起来我走了,真的走了,你待会要自己起来。
  【谢金伟未理会陆娜,翻身继续睡。】
  陆娜(坐在床边,对谢金伟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上班的时候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你不要一个人扛着,说出来我们一块分担嘛,我们一起养这个家呀。
  【谢金伟突然掀开被子起来,怒视着陆娜:“你什么意思?你也嫌弃我不能赚钱养家了是不是?”】
  陆娜: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谢金伟:一会儿我睡醒了就去赚钱好不好?你现在别来烦我。(倒床蒙被继续睡)
  【陆娜无奈的走出卧室关上门。】
  陆娜(拿出手机给余涛打电话):余涛,我是陆娜,小伟他今天生病了,要不你放他一天假吧,他明天就来上班...谢谢你理解。对了,我也想换个工作,你看你新开的餐厅需要人吗?
  
  场次36 酒店,客房内 日
  出场人物:赵辉、裴琳
  
  【赤裸着上身的赵辉与一身内衣的裴琳正躺在床上熟睡着。】
  
  【赵辉睁开朦胧的睡眼,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摸到放在床头柜上眼镜戴上,发现自己在酒店客房内而且还赤裸着上半身,他看见睡在身旁且身着内衣的裴琳而慌忙的穿鞋下床穿衣。】
  裴琳(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赵辉正慌忙的穿衣):你醒啦?
  赵辉(一边穿衣一边回应道):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喝醉了。
  裴琳(笑道):谁知道你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醉了。
  赵辉(生气道):你看我像是会演戏的人吗?
  【裴琳笑了起来。】
  赵辉(看见裴琳正在笑,情绪激动道):这是开玩笑的事吗?
  裴琳:我没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
  【已穿好衣服裤子的赵辉急忙走出房间。】
  裴琳(急忙穿鞋下床,将头探出房间对赵辉的背影喊道):赵辉,我喜欢你,你给我等着。
  【赵辉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裴琳。】
  【裴琳对赵辉微微一笑。】
  
  场次37 余涛经营的餐厅外 夜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余涛
  
  【谢金伟抱着一箱啤酒正要走进餐厅。】
  【碰巧陆娜走出餐厅与谢金伟撞个正着。】
  谢金伟:你怎么在这?
  陆娜:我想换个工作,所以就来余涛新开的餐厅做服务员,而且我们在一起工作,相互间也有个照应。
  谢金伟(放下啤酒,怒视着陆娜):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看我笑话?
  陆娜: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能胡思乱想呢?我就是想与你在一起工作,想照顾你。
  谢金伟(不耐烦道):行了,你别说了,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谁叫我没本事活得窝囊呢?我要是有了钱就不会做他妈的搬运工。
  【陆娜委屈的看着谢金伟不知作何回答。】
  【一身西装笔挺、手提着男士公文包的余涛走来,对谢金伟道:“伟哥,这么晚了还忙着呢?辛苦辛苦。”】
  谢金伟:你怎么来了?
  余涛:伟哥,咱们哥们是哥们,钱是钱,一码归一码,这工资是一点都不能含糊。(打开公文包拿出一枚牛皮纸信封)你瞧,这个月的工资特地给你送过来了,一分不少。(将牛皮纸信封递向谢金伟)
  【谢金伟接过信封,拿出工资数着。】
  陆娜:谢谢。
  余涛:你真是太见外了。
  谢金伟(不高兴的对陆娜):谢他干嘛呀?这是我该得的,他也该给,是不是?
  余涛(赔笑道):是是是,伟哥说的是。(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我前段时间碰见谁了?
  谢金伟:谁呀?
  余涛:熊瞎子赵辉。你们可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是修车厂机电组的组长了。
  谢金伟(没好气且不屑一顾道):咱们老说熊瞎子熊瞎子的,问题是他哪瞎呀?不就是眼睛近视戴副眼镜嘛,卡通里的小熊文尼也不是瞎子呀。我看瞎的是我们自己吧。
  余涛:伟哥,你这话我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啊?
  谢金伟:前两天我也碰到熊瞎子了,当时他跟一个女人在一块。你们猜猜那个女人是谁?
  余涛:谁啊?
  谢金伟:就是当年欺负娜娜,害死晋哥那个贱货,裴琳。
  余涛:我想起来了,就是娜娜18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们在码头因为她打的架。她现在和熊瞎子在一起呀?
  谢金伟(愤愤不平道):对呀,这就是所谓的兄弟,我笑了。这个贱货把晋哥害死了,还把我送进监狱整整坐了四年牢,他妈的。
  
  场次38 汽修行外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赵辉、裴琳
  
  【裴琳坐在自己的汽车内等待着赵辉下班。】
  【这时,一身便衣的赵辉走出修车行。】
  裴琳:赵辉,我想请你去看场电影。
  【赵辉未理会裴琳而朝前走。】
  裴琳(下车跟着赵辉):我在等你呢。
  【赵辉仍未理会裴琳。】
  【一辆大货车正缓缓驶来。】
  裴琳:我真的喜欢你,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裴琳来到路中央,面对着大货车站着。就在大货车按着喇叭正要撞上裴琳时,赵辉急忙上前将裴琳拉到街边。】
  【大货车急刹车停了下来。】
  大货车司机(将头探出车窗对裴琳怒骂道):你他妈有病啊?想死啊?(驾驶着大货车离去)
  裴琳(对赵辉道):赵辉,我是真的喜欢你,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赵辉回想起陆娜曾经对他说的话。】
  陆娜(话外音):如果一个人可以愿意为你去死,那么我相信她是真心的。
  
  场次39 裴琳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裴琳、赵辉
  
  【腰系厨式围裙的裴琳端着已做好的晚餐放在餐桌上,她拿出打火机点燃放在餐桌上蜡烛并倒上了两杯葡萄酒。】
  【赵辉回到裴琳的家里,看到裴琳给自己做的丰盛晚餐,感激的看着裴琳。】
  裴琳(看到赵辉回来,亲切的打着招呼):回来啦,来,赶紧尝尝我的手艺。
  【赵辉依然感激的看着裴琳。】
  裴琳:愣着干什么?吃饭啦。
  赵辉(走近裴琳,双手抚着她的双肩真诚道):裴琳,我们结婚吧。(拥吻着裴琳)
  【裴琳也拥吻着赵辉。】
  
  场次40 李先生经营的餐厅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李兵、李先生
  
  【身着厨师制服的李兵正坐在一空位上玩着手机。】
  【谢金伟抱着一箱啤酒走进来,对李兵道:“伙计,请问是你们这叫的啤酒吗?”】
  李兵:是的。
  谢金伟:啤酒放哪呢?
  李兵:放到厨房里吧。
  谢金伟:好的。
  【谢金伟抱着啤酒走进厨房将啤酒放好后走出厨房。】
  李兵(打量着谢金伟):哟,这不是“成长快乐中学”大名鼎鼎的“疯狗”谢金伟吗?你不记得我了?李兵,我们曾经是同校同学。
  【谢金伟未理会李兵,正要走出餐厅继续搬运剩下的啤酒。】
  李兵:陆娜是你老婆吧?四年前她在这做过服务员呢,她可真漂亮,细皮嫩肉的,白白嫩嫩的。
  谢金伟(愤怒的抓着李兵的衣领):你说什么?
  李兵(挣脱谢金伟的手,毫不示弱道):你拽什么拽?你娶的老婆还被我玩过呢。
  谢金伟:我操你妈的。(动用拳脚教训李兵)
  李兵(一边挨着打、一边大声呼喊着):爸,救命啊,救命啊,爸...
  【西装笔挺的李先生走进餐厅,看见儿子正被殴打而操起凳子砸向谢金伟,质问道:“你他妈想干嘛?”】
  
  场次41 陆娜的租房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陆娜
  
  洗手间内:
  【谢金伟正使用棉签沾着消毒酒精擦着额头上的淤青和血迹。】
  【陆娜站在谢金伟的身旁,担忧的看着他。】
  陆娜:我帮你。
  谢金伟(不耐烦道):行了行了。
  陆娜:我帮你。
  谢金伟(怒吼道):不用。
  陆娜:你怎么了?
  【谢金伟未理会陆娜。】
  陆娜:我把事情说给你听。
  谢金伟:打住,我什么也不想听,你走。(怒吼道)滚。
  【陆娜走出洗手间倚靠着墙壁,委屈的流着泪。】
  谢金伟(一口气将消毒酒精全饮进肚里,大口喘着气的同时将瓶子砸向镜子,崩溃的咆哮道):我真他妈的窝囊。
  
  场次42 余涛经营的餐厅内 夜
  出场人物:陆娜、赵辉、裴琳、顾客们
  
  【裴琳亲热的挽着赵辉的手走进余涛经营的餐厅,赵辉的另一只手提着一盒生日蛋糕。他们找了个空位坐下。】
  【身着服务员制服的陆娜拿着菜单来到赵辉与裴琳所坐的餐桌前:“两位想吃点什么?”】
  赵辉(吃惊的看着陆娜):娜娜。
  【陆娜瞟了裴琳一眼,怒视着赵辉。】
  裴琳(友好的对陆娜道):你就是陆娜呀,我听赵辉说过你们的事。你好,我是他妻子裴琳。
  【陆娜未理会裴琳,怒视了她一眼转身正要离开。】
  裴琳(对陆娜的背影道):今天是我生日,我要喝酒。
  赵辉(附和道):娜娜,那就来一箱啤酒吧。
  陆娜(怒瞪着赵辉):没有。
  赵辉:啤酒。
  陆娜:没有。
  裴琳(大喊道):老板,怎么连啤酒都没有呢?
  【陆娜愤怒的奔出餐厅。】
  【赵辉追了出去。】
  
  场次43 街道上 夜
  出场人物:陆娜、赵辉
  
  【赵辉追上陆娜,拉着她的手:“娜娜,请你听我解释。”】
  陆娜(挣脱赵辉的手,愤怒道):有什么好解释的?怎么?你是解释你是来施舍我和谢金伟的吗?
  赵辉:不是,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余涛新开的餐厅里做事。
  陆娜:你不知道是吧?你们想喝啤酒是吧?我这就给你们搬去,10箱20箱都行,喝死你们这对狗男女活该。 (转身正要走向餐馆)
  赵辉(拉着陆娜的手):娜娜,你别这样。
  陆娜(再次挣脱赵辉的手,愤怒的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赵辉(沉默了会儿):因为她跟你一样,倔强,执着,而且她爱我,也一直在等我,甚至为了我愿意去死。娜娜,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不起你和你哥还有谢金伟,但我并未放弃与你们的友情,毕竟我们都长大成人了,已不是四年前年少轻狂、愚昧无知的小孩子了,我们应该成熟睿智让自己的青春化茧成蝶,面对现实活在当下,对自己今后的人生负责。如果我们总是沉浸在回忆中活在过去,那我们的人生永远不会有阳光甚至会越来越幼稚。我在你哥的墓碑前说过这句话,你可能会不接受,但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慢慢就会明白的。
  
  场次44 裴琳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裴琳、赵辉
  
  【赵辉正用口琴给裴琳吹着《生日歌》。裴琳面前的餐桌上放着插着蜡烛的生日蛋糕。】
  
  场次45 同场次44 夜
  出场人物:裴琳、赵辉
  
  【赵辉与裴琳吃着晚饭。】
  裴琳:小辉,我对你说个事。
  赵辉:什么事?
  裴琳:谢金伟在给老疤做事。
  赵辉:老疤是谁?
  裴琳:就是我第一任的男朋友,四年前骑摩托车的那个。我听我朋友说刚好在他那看到谢金伟了。
  赵辉:阿伟在帮他做什么事?
  裴琳: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暴力讨债。要找点什么能打的人去干。
  【赵辉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到衣柱前取下外套披上。】
  裴琳:你干什么去?
  赵辉:我找陆娜去。
  裴琳:我跟你一起去。
  赵辉:裴琳,我喜欢陆娜已经是原来的事了,我现在娶了你,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绝不会让你失望,你放心吧。
  
  场次46 陆娜的租房内 夜
  出场人物:陆娜、赵辉
  
  【陆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客厅内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陆娜前去开门看到赵辉站在门外,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
  赵辉:娜娜,我听余涛说阿伟没在他那干了,我想知道的是阿伟最近在干什么?
  陆娜(不耐烦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正要关门)
  赵辉(挡住陆娜的手,焦急道):我求求你告诉我,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他在干什么,然后我就走。我能进来吗?
  陆娜:进来吧。
  【赵辉走进客厅。】
  陆娜:小伟昨天晚上喝醉了,很晚才回家。我问他跟哪些人在一块喝酒,他不说。
  赵辉:我听说阿伟现在在跟一些混的人替人暴力讨债,这可不行,你得劝劝他。
  陆娜:你怎么知道的?
  赵辉:是裴琳告诉我的。
  陆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赵辉:当然因为阿伟了,也是因为你。
  陆娜:为我?
  赵辉:四年前我们因为年少轻狂、愚昧无知而走错了人生之路,我不想阿伟重踏曾经错误的道路。如果他再次进了监狱,那你该怎么办?
  
  场次47 一条小巷子内 夜
  出场人物:谢金伟、欠债人、谢金伟的帮手A、B
  
  【谢金伟正对一名欠债人拳打脚踢。】
  谢金伟(边打边骂道):混蛋,让你不还钱,让你不还钱,让你不还钱。(停住手,抓着欠债人的头发声色俱厉道):记住了,以后没钱就别出来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要是还不上钱,我他妈的让你变废人。我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欠债人神色惊恐的对谢金伟点点头。】
  谢金伟(怒吼道):混蛋,大声回答我。
  欠债人(大声回应道):听清楚了。
  【谢金伟的手机响起...】
  谢金伟(拿出手机接听手机):干嘛...我在办事,马上就回去。(放下手机猛踹了欠债人一脚,对身旁两名帮手道)今天就到这,你们回去吧。(离开)
  【谢金伟的两名帮手也离开。】
  【被殴打且脸上挂着彩的欠债人拿出手机,按键拨打电话。】
  
  场次48 同场次46 夜
  出场人物:陆娜、赵辉、谢金伟
  
  【谢金伟回到家里看到赵辉,表情变为愤怒。】
  陆娜(对谢金伟打着招呼):你回来啦。
  谢金伟(未理会陆娜,怒瞪着赵辉):熊瞎子,你来干什么?(手指着挂在客厅墙上陆晋的遗像对赵辉)是来告诉晋哥你跟裴琳结婚了是不是?
  赵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谢金伟,我告诉你,干什么都别干违法犯罪的事。
  谢金伟:什么是违法犯罪的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只不过是帮别人讨讨债而已,怎么了?
  赵辉:谢金伟,你要是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陆娜怎么办?
  谢金伟(满不在乎道):陆娜?她怎么了?
  赵辉:你别这么一脸不在乎。
  谢金伟:我满不在乎?我在乎着呢。对了,你不知道陆娜之前被别人动过吧?
  赵辉:混账。(打了谢金伟一拳)
  谢金伟(捂着被打的脸,怒瞪着赵辉):你打我?你他妈的敢打我,王八蛋,我杀了你。(扑向赵辉撕打着赵辉,无意发现赵辉的胸前刺着康乃馨图案的刺青)你们俩身上都有这个东西。
  陆娜:不是,不是的。
  谢金伟(崩溃道):原来你们一直都在欺骗我。
  陆娜:小伟,你听我解释。
  谢金伟:听你解释什么?你解释除了你跟厨师李兵以外,你还跟他有一腿。
  赵辉:谢金伟,你混蛋。(再次打了谢金伟一拳)
  谢金伟(愤怒道):我操你妈的,我非杀了你不可。(再次撕打着赵辉)
  陆娜:(用力拉开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谢金伟,对赵辉道):赵辉,我和谢金伟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你走。
  谢金伟(挣脱陆娜的手):不用,我走,我走。(奔出家门)
  赵辉:谢金伟,你回来。(去追谢金伟)
  
  场次49 同场次47 夜
  出场人物:赵辉、谢金伟、欠债人、欠债人的帮手A、B、C、D
  
  【谢金伟跑进这条小巷,看到刚才自己所殴打的欠债人及其帮手A、B、C、D站在自己的前方而停下了脚步,而且他们的表情布满杀气。】
  欠债人(手指着谢金伟对身旁的四名帮手道):就是他打的我。
  【谢金伟明知猛虎敌不过群狼而掉头就跑。】
  【欠债人和其帮手追上谢金伟将他摁在地上,对他就是一番拳打脚踢。】
  【赵辉跑进这小巷里看到谢金伟正被人殴打,他挺身而出与欠债人和其帮手打了起来...】
  【欠债人扣住赵辉的脖颈,拔出匕首刺向赵辉的腹部。】
  【赵辉捂着流血的腹部倒下。】
  谢金伟(悲痛的大喊着):赵辉...
  【欠债人及其帮手们仓惶逃脱。】
  谢金伟(由于腿部受伤而拖着沉重的身子慢慢爬向躺在血泊中的赵辉):赵辉,赵辉,我的兄弟...(握住赵辉的手)
  赵辉(气息微弱道):我跟陆娜真的没有什么,晋哥也不是我害死的。谢金伟,你要放下过去,面对现实活在当下,让青春化茧成蝶,不要虚度自己的一生。(闭上双眼停止呼吸)
  【谢金伟悲痛的大声呼喊着赵辉。】
  
  场次50 墓园内 日
  出场人物:陆娜、裴琳
  
  【陆娜、裴琳站在赵辉的墓碑前默哀着。】
  陆娜(话外音):赵辉走了,跟我哥哥当初走的一样,突然地,毫无征兆。
  
  场次51 火车站内 日
  出场人物:谢金伟、形形色色的旅客们
  
  【背着行李包、拄着拐杖、脸上挂着彩的谢金伟一瘸一拐的走向站台...】
  陆娜(话外音):谢金伟因愧疚而选择离开我,他没有圆满赵辉的遗愿。走的那天,谢金伟说他受不了赵辉给他的压力。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0778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