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老爹家的庭院静悄悄(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简要介绍:
    故事发生在1947年秋的延安保卫战期间,在陕北前进村,国民党一支侦察小分队进驻到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里,国民党军官王鹏飞年轻干练又忠于职守,而杨爱武老爹则倔强、固执还有点狡黠,一场特殊的战争在他们之间展开。通过两人的几番较量,代表了当时国军中的厌战和追逐功利的两种心态,同时也揭示了战争的终极走向,对国共内战有着深刻的反思。 

详细介绍:
    故事发生在1947年秋的延安保卫战期间,在陕北前进村,一个大雾弥漫的早晨,上了年纪且一头白发的杨爱武老爹和老伴向兰送走了最后撤离的儿子杨锦强和儿媳陈丽娟,领着孙子杨成龙又默默地回到自己殷实的家的庭院里。
    前进村的老百姓们为了躲避国民党司令胡宗南的军队的侵扰而都撤离了前进村,可杨爱武老爹却离不开自己温馨的家和爱的小庭院,因为杨爱武老爹有他的一套生活哲学,在他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里:自己是靠双手在黄土地里抠日月过日子,既不靠我解放军也不靠国民党蒋匪军,有什么害怕的呢?
    有天,正当杨爱武老爹看着小孙子杨成龙与饲养多年的老黄狗在一起玩耍嬉戏的时候,国民党一支精干的侦察小分队进了前进村并在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里安营扎寨。国民党该支侦察小分队为首的军官王鹏飞年轻干练又忠于职守,而杨爱武老爹则倔强、固执还有点狡黠,一场特殊的战争在他们俩人之间展开。
    国民党该侦察小分队一进来就开枪打死了杨爱武老爹饲养多年的爱犬老黄狗并当场扒皮炖了吃肉,老黄狗那凄厉的惨叫声以及国民党蒋匪军的枪声似乎震响在杨爱武老爹的心头上。这是国民党一支执行特殊使命的侦察小分队,深入我党陕甘宁边区腹地是为搜寻转战中的我党中央的踪迹。这支侦察小分队里有一个叫乔正英的老马夫领着他可怜巴巴的儿子乔志豪,还有两个青年女兵苏秀琴和唐敬瑶,杨爱武老爹默默地观察着这些人。
    在首蓿地,杨爱武老爹知道了老马夫乔正英的身世,对他产生了同情,国民党士兵中普遍厌恶这场战争以及对和平的向往。传令兵黄毅斌与孤儿出身的漂亮女兵唐敬瑶偷偷恋爱,俩人密谋私逃远走高飞,但他们的行动却不幸被军官王鹏飞发现。
    王鹏飞为杀一儆百,对他们二人施以酷刑,传令兵黄毅斌不堪人格侮辱冲向王鹏飞欲拼命,但被王鹏飞开枪打死,杨爱武老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而感到非常震惊。
    唐敬瑶苦苦哀求老马夫乔正英设法帮她逃跑,老马夫乔正英想到了杨爱武老爹。
    在水神庙里,老马夫乔正英哀求杨爱武老爹把有关这支国民党侦察小分队的情报想方设法通知我解放军游击队,在乔正英看来,因为只有当了解放军的俘虏,他儿子乔志豪和唐敬瑶才会得救。
    杨爱武老爹趁着深夜跑到苜蓿地报告了我解放军游击队大队长吴东君,杨爱武老爹不能事先泄露自己的心计。很快,我解放军游击队包围了杨爱武老爹家的小庭院,在摸掉几个哨兵之后,枪声四起,王鹏飞负隅顽抗,企图炸毁电台,但他无法逼近被火力封锁了的窑洞。王鹏飞冲入草棚逼老马夫乔正英冲出去,乔正英为保护自己的独苗乔志豪而死在不长眼睛的枪林弹雨之中。为救王鹏飞军官,女兵苏秀琴用枪逼迫唐敬瑶冲出去以吸引我解放军游击队的火力,唐敬瑶从苏秀琴的口中得知自己所深爱的传令兵黄毅斌死去的消息后而精神失常,被王鹏飞一枪打死。王鹏飞冲入杨爱武老爹家的窑洞中企图劫持杨爱武的小孙子杨成龙作为掩护自己逃出我解放军游击队包围圈的人质,杨爱武老爹一记木棍把王鹏飞打倒在地成了我解放军游击队的俘虏,国军也全军覆没。
    战斗圆满结束了,杨爱武老爹掩埋了老马夫乔正英与女兵唐敬瑶的尸体,默默地送独子杨锦强参加了我解放军,以迎接新中国胜利的曙光。

剧中人物:
杨爱武:男,陕北前进村村民,六十多岁快七十了。倔强、土气,固执还有点狡黠。
向兰:女,六十多岁,杨爱武老爹的老伴儿。
杨锦强:男,三十多岁,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向兰的儿子。
陈丽娟:女,三十多岁,杨锦强的媳妇儿。
杨成龙:男,6岁,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向兰的小孙子,杨锦强与陈丽娟的小儿子。
吴东君:男,三十多岁,我解放军游击队队长。
王鹏飞:男,三十来岁,国军侦察小分队的长官,军衔排长,年轻干练又忠于职守。
乔正英:男,50多岁,国军侦察小分队的老马夫。
乔志豪:男,14岁,国军侦察小分队的小马夫,乔正英的独苗苗。
苏秀琴:女,国军侦察小分队通讯兵。
唐敬瑶:女,国军侦察小分队通讯兵。
黄毅斌:男,国军侦察小分队传令兵,唐敬瑶爱慕的对象。

剧本正文:
1、

开场白:

    1946年6月,国民党秃驴蒋介石撕下和谈的面具,对我各个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我人民解放军在党中央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英勇而坚决地展开了自卫作战,八个多月来共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敌人70多万人。1947年3月,损兵折将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被迫放弃全面进攻,调集精兵强将重点进攻我山东解放区和陕甘宁边区,胡宗南调集了二十多万大军对我陕甘宁边区采取合围态势,战争一触即发,一场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艰苦卓绝的战斗即将拉开了帷幕。

 

2、陕北前进村山路上,清晨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杨锦强、陈丽娟

杨爱武老爹抽着烟斗与老伴儿向兰和小孙子杨成龙目送着儿子杨锦强和儿媳陈丽娟离去,陈丽娟骑在毛驴上,杨锦强牵着毛驴朝前走,中途时不时的回头念念不舍看着父母亲和小儿子杨成龙。

 

3、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

杨爱武和老伴儿向兰、小孙子杨成龙回到自家庭院,杨成龙与爷爷杨爱武饲养多年的老黄狗玩耍着,杨爱武和老伴儿向兰坐在一起。

向兰:(对杨爱武)你好烦人呀,此日子过不够,一村人都跑光了,有今儿没明的,安的什么心思?你就不能安生点儿?

杨成龙在与老黄狗玩耍的过程中发出了笑声。

向兰:(对小孙子)看把你给高兴得还笑了,这一村人都跑了,就你最高兴。

杨爱武:这年月跑有什么用?山沟河汊哪个野枪子儿不吃人?人活靠地,生死在天。

向兰:(叹气道)咱家大强几回要跟八路军走,你还拿刀要砍他的腿呢。

杨爱武:谁叫咱老杨家时代单传就这一个壮实的儿子?

向兰:大强要跟八路军走我还放心呢,你看,他跑到山沟里躲去了,谁知道会遇上什么事。要是遇上敌人…

杨爱武:(不高兴地打断老伴儿向兰)敌人,敌人,敌人怎么啦?一无是处还是三头六臂?我不靠共产党八路军也不靠国民党蒋匪军,我就靠我这双手在黄土里抛日月,胡宗南他就是个鬼,还有这镇妖的河神呢。

这时,老黄狗朝着庭院外发出了吼叫声“汪、汪、汪…”。

杨爱武警惕的看着庭院外,杨成龙慌忙跑到奶奶向兰的跟前,向兰紧紧抱着小孙子杨成龙。

杨爱武:(对老伴儿向兰和小孙子杨成龙)有人来了,你们快进屋去,快。

向兰抱着小孙子杨成龙慌忙进窑洞。

杨爱武:(对吼叫不止的老黄狗)大黄,你也快进屋,别叫了。(驱赶着老黄狗进屋)撅、撅、撅…

老黄狗听话地跑进屋,杨爱武老爹关上了房屋(窑洞)门。

 

4、陕北前进村山路上,日

出场人物: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黄毅斌、国军班长ABC、国军炊事班班长、国军士兵30多人

国军排长王鹏飞走在最前方带领着下属通讯兵苏秀琴、唐敬瑶、马夫乔正英、乔志豪、传令兵黄毅斌、国军班长ABC、国军炊事班班长、国军士兵30多人正朝杨爱武老爹家走去。

 

5、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黄毅斌、国军班长ABC、国军炊事班班长、国军士兵30多人

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外传来国军班长A的声音,而杨爱武老爹正坐在窑洞前镇定的抽着烟斗。

国军班长A:报告排长,这家好像有人。

王鹏飞:进去看看。

国军班长ABC持枪冲进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紧随其后的是持枪的王鹏飞。

国军班长A:(对杨爱武)还有人吗?都出来。

杨爱武老爹悠闲地吧唧吧唧抽着烟斗,未理会国军班长A。

王鹏飞:(愤怒地对杨爱武老爹)听见没有?叫人都出来,再不出来开枪了。

向兰抱着小孙子杨成龙走出窑洞。

向兰:(对王鹏飞等人)家里就我们三没别人。

杨爱武老爹饲养多年的老黄狗冲出屋,一边吼叫着一边朝国军班长A扑去。国军班长A眼疾手快扣动扳机朝老黄狗开枪射击,老黄狗中枪倒地,惨叫不止但未死去。国军班长A又朝老黄狗补了几枪,这老黄狗的惨叫声和巨大的枪声重重打在杨爱武老爹的心口上,没响起一声枪声,杨爱武老爹浑身都会颤抖一下,杨爱武老爹愤怒的瞪着这帮国军士兵一言不发并捏紧了拳头。

王鹏飞:(对国军班长ABC)一班二班三班,给我彻底搜查。

国军班长ABC:(异口同声)是。

国军班长A:(持枪搜索完所有窑洞对王鹏飞)报告排长,所有窑洞空无一人。

国军班长B:(跑到杨爱武家的窑洞上遥望远方,回头对王鹏飞)报告排长,这里可以看到全村。

国军班长C:(站在杨爱武老爹家的马棚顶上遥望远方,回头对王鹏飞)报告排长,从我这里可以从河道望出去很远很远。

王鹏飞:好,就在这安营扎寨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们的通讯站。(朝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外喊着)所有弟兄们,你们都进来吧。

通讯兵苏秀琴、唐敬瑶、马夫乔正英、乔志豪、传令兵黄毅斌、国军炊事班班长、国军士兵30多人纷纷走进杨爱武老家的庭院里安营扎寨。

王鹏飞:(走到杨爱武的跟前)老爹,我叫王鹏飞,是这支侦察小分队的长官,也就是排长。你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暂时借用下你的庭院和空窑,(指了指杨爱武老伴儿抱着孙儿所走出的窑洞)这间就给你们三留着。

杨爱武老爹未理会王鹏飞,吧唧吧唧抽着烟斗。

王鹏飞:怎么?你听不懂我的话?

杨爱武老爹仍未理会王鹏飞,仍吧唧吧唧抽着烟斗。

王鹏飞:(踢了踢被打死的老黄狗将狗拿起)哟,这狗还真肥啊,好重啊。(对所有下属)兄弟们,今天晚上有狗肉吃了。

王鹏飞的所有下属:(兴奋地异口同声道)好好好。

王鹏飞:炊事班。

国军炊事班班长:(小跑到王鹏飞的跟前敬礼)到。

王鹏飞:今晚把这狗给炖了,犒劳犒劳弟兄们。

国军炊事班班长:(拿过死去的老黄狗再次敬礼)是。(离去)

王鹏飞:(从怀里拿出些大洋放在杨爱武老爹的面前)老爹,这是我赔你的狗。(说罢离去)

杨爱武趁王鹏飞未注意到自己而将王鹏飞的大洋掀在地上。

杨爱武:(对身旁的老伴儿向兰和小孙子杨成龙)咱们进屋去,让他们瞎折腾。

杨爱武和老伴儿向兰还有小孙子杨成龙纷纷进屋并关上了门。

乔正英:(抚摸着杨爱武家的马槽)这马槽还不错。(对小儿子乔志豪)小豪子,你把马栓在这。

乔志豪:好嘞。(去拴马)

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所居住的窑洞内景:

杨爱武老爹坐在床边吧唧吧唧抽着烟斗,向兰正烧火吹风做着午饭。

向兰:(对小孙子杨成龙)小龙,悄悄等着,饭一会儿就好。

杨成龙:嗯。

外景: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内。

国军班长A在架着电线时闻到烟火气味儿而捂着鼻子咳了起来,王鹏飞见状径直走进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所居住的窑洞。

内景: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所居住的窑洞。

王鹏飞:(泼水熄灭了灶炕内的烟火,愤怒地对杨爱武、向兰和小孙子杨成龙)从今天起,白天不能生火冒烟,(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四周堆满柴火和面粉土豆,怒瞪着杨爱武、向兰和小孙子杨成龙)记住,白天不能生火冒烟,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罢离去)

外景: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内。

王鹏飞走出窑洞正巧碰上通讯兵苏秀琴和唐敬瑶。

王鹏飞:(对苏秀琴)苏秀琴,师部联系了吗?

苏秀琴:报告排长,联系过了,一切正常。

王鹏飞满意的点点头朝马棚走去。

老马夫乔正英安顿好了马匹看到王鹏飞走来而严肃庄严敬礼。

乔志豪:报告排长,牲口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王鹏飞:好,要防备突发情况。

乔志豪:是。

王鹏飞离去。

 

6、陕北山路上,日

出场人物:杨锦强、陈丽娟

杨锦强牵着毛驴行走在山路上,陈丽娟坐在毛驴上一路闷闷不乐,杨锦强停下脚步看着陈丽娟。

杨锦强:丽娟,你这是怎么啦?瞧你闷闷不乐的样子。

陈丽娟:咱们的孩子杨成龙还那么小不跟咱们走,这叫我怎么放心得下?

杨锦强:(叹气道)小龙是我爹的宝贝心肝儿,他不放心咱,遇上这种老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陈丽娟:我看不是老人太犟,杨家就你一个,你扛枪走了,老人能放心吗?

杨锦强:有啥不放心的?我看都是你们老的不依、小的不行。你睁眼看看现在,像我这样壮实的后生钻山溜沟逃命的有几个?就算我活下来了,以后谁又能看得起我呢?(沉思了会儿)我还是找三叔去,先跟他干干游击队也成。

 

7、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夜,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黄毅斌、国军班长ABC、国军炊事班班长、国军士兵30多人

国军炊事班班长正煮着狗肉(杨爱武饲养多年的老黄狗),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黄毅斌、国军班长ABC以及国军士兵30多人捧着盛着米饭的铁制饭盒围坐在大铁锅前正等着吃狗肉。

王鹏飞径直走进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所居住的窑洞。

 

8、陕北前进村、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所居住的窑洞,夜,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王鹏飞

杨爱武正坐在炕上吧唧吧唧抽着闷烟,向兰与小孙子杨成龙正躺在炕上熟睡着。

王鹏飞:(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对杨爱武)把灯点上。

杨爱武点燃了煤油灯。

王鹏飞:(笑对杨爱武)老爹,怕我们吗?(坐在炕床边)我们也是人,没什么可怕的,共产党八路军做宣传吓得老百姓都跑了,弄得我们连他们的影儿都见不着,你老人家好,还留了下来。你看,我们一不撵你,二不抢你,三不打你骂你,以后我们要合作呀。你叫你老伴儿起来,以后你们夜里做饭白天吃,白天不能生火冒烟,这是打仗没办法,委屈你们啦,以后还少不了麻烦你们呢。你看我们不像宣传那么坏吧?

杨爱武老爹板着愤怒地表情抽着闷烟,愤怒的眼神注视着别处未理会王鹏飞。

王鹏飞无奈离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向兰:(醒来对杨爱武)我醒着呢。

 

9、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另一个窑洞(国军通讯站),夜,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黄毅斌、国军通讯兵若干名

王鹏飞坐在炕上手写着战报,苏秀琴、唐敬瑶、国军通讯兵若干名正接听着电台。

黄毅斌:(走进窑洞来到王鹏飞的跟前敬礼)报告。

王鹏飞:(将写好的战报递给黄毅斌)去报告师座,目前还没有发现可疑信号,我们继续日夜监听。

黄毅斌:(接过战报揣入怀里,再次敬礼)是。(转身离去)

 

10、陕北前进村小河内,夜

出场人物:黄毅斌、黄毅斌的副手

黄毅斌和其副手骑着马在小河里行走着,由于小河里全是石头,马蹄碰到石头而发出很大的声响。

黄毅斌:妈的,这鬼地方连河里尽是石头,听着多吓人,还会引来共匪。

黄毅斌的副手:咱们朝庄稼地走。

 

11、陕北前进村、苏秀琴与唐敬瑶所住的窑洞(杨爱武老爹家的窑洞),夜,内

出场人物:苏秀琴、唐敬瑶

苏秀琴、唐敬瑶正睡在一起。

苏秀琴:一路上黄土真够呛,可这小院还不错,这么恬静、优雅,我一来这就喜欢了,你呢?

唐敬瑶:我也喜欢,要总是在这就好了,听不到枪声炮声,好像不是在打仗。

苏秀琴:总在这我可不干,我还想继续上学呢。对了敬瑶,你以后打算干什么?还当兵吗?

唐敬瑶:不知道,我不知道以后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该到哪儿去。

苏秀琴:(叹气)算了,刚才听到马蹄声,你又为黄毅斌担心了吧?不过你比我强,心里还有个黄毅斌。

唐敬瑶:我从小受人欺负,这里只有黄毅斌同情我、照顾我,一听到他去送战报,我就提心吊胆。

苏秀琴:这该死的排长,老是这么冷淡,他的心就像是铁铸的。

 

12、陕北前进村、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居住的窑洞,夜,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

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向兰坐在一起,杨成龙躺在炕上熟睡着。

向兰:这都是些什么兵?岗啊哨啊,男啊女啊,不像个打仗的样儿。你说他们是做什么的?

杨爱武:做什么的?谁知道啊?

向兰:大强他三叔老吴在的话到能说个明白。

杨爱武:别胡说了。

向兰:胡说?老吴什么不知道呀?还是共产党八路军呢。

杨爱武:你叨叨他做什么?只求老天爷保佑咱们孙儿杨成龙平安无事吧。

向兰:哼,谁知道老天爷会安什么心呐。哎,那个当官的像是满通人情的。

杨爱武:(大声武气)通个屁,把我的狗都啃了,连人都不是,还以为赔几块破大洋就没事了,我就不吃他这套。

向兰:(担忧地)哎哟喂我的老杨,你可小声点儿,就不怕他们听见啊?

 

13、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国军士兵AB

杨爱武老爹吧唧吧唧着烟斗与向兰、小孙儿杨成龙坐在一起。苏秀琴、唐敬瑶正洗着脸。乔志豪正给马匹喂着苜蓿,乔正英捧着一把大红枣走到向兰的面前。

乔正英:(将大红枣放在向兰的面前)他大婶,来,给孩子吃。

向兰:他大叔,你尝尝吧,这树上多的是。(捧着大红枣走到苏秀琴和唐敬瑶的跟前)孩子们,你们都来吃枣吧。

苏秀琴、唐敬瑶面面相觑后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接过了大红枣。

苏秀琴:(感激地)谢谢奶奶。

唐敬瑶:(感激地)谢谢奶奶。

王鹏飞:(走出窑洞来到苏秀琴和唐敬瑶的跟前,怒瞪着苏秀琴和唐敬瑶)想吃枣?拿钱买。

向兰:(对王鹏飞)这枣子谁都能尝的,不兴买。

王鹏飞:(未理会向兰,仍怒瞪着苏秀琴和唐敬瑶)苏秀琴、唐敬瑶,现在你们听我命令把枣都放下,向老人家敬礼赔情。

苏秀琴和唐敬瑶胆怯的放下了大红枣,对向兰庄严的敬了个军礼。

一旁的杨爱武老爹实在是看不下去王鹏飞的霸道专横,只见他放下烟斗站起身,随手拿起一个大木棍走到一枣树旁,带着愤怒的情绪用木棍用力拍打着枣树,枣树上的大红枣纷纷掉落下来,满地都是。

王鹏飞:(板着愤怒地表情欲言又止,随后嬉皮笑脸走到杨爱武老爹的跟前)老爹,你这是在诱惑我们,那好吧,我代表我全体士兵们接受你老人家的厚赠。(转过头对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弟兄们,都来吃枣,我批准了,每个人都来尝尝,别忘了给站岗的弟兄留一些。

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都犹豫着,不敢去捡地上的大红枣。

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捡呀,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批准啦。

苏秀琴、唐敬瑶弯下身蹲在地上捡着地上的大红枣。

乔正英:(对儿子乔志豪道)小豪子,我们的排长都批准了,你也去捡吧。

乔志豪捡着地上的大红枣。

杨成龙:(捡起地上一颗大红枣热情的对唐敬瑶)大姐姐,我喂你一个。(喂向唐敬瑶)

唐敬瑶咀嚼着大红枣。

杨成龙:甜不?

唐敬瑶:(笑道)真好吃,你们家的枣子真甜。小龙龙,你到大姐姐的窑洞去玩吧,大姐姐那有好多好吃的,都给你吃好吗?

杨成龙:可是我爷爷奶奶不让。

唐敬瑶:你爷爷奶奶不会说你的,走吧,跟大姐姐走。(牵着杨成龙的小手走进自己和苏秀琴所居住的窑洞)

这一切都被国军士兵A、B看在眼里。

国军士兵A:(对国军士兵B)你看这唐敬瑶,她怎么和孩子这么亲热呀?

国军士兵B:你是不知道,她是孤儿,记忆里只有这么一个小弟弟,到现在不知死活、下落不明。

国军士兵A:(摇头叹气)可怜的唐敬瑶。

 

14、陕北前进村、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居住的窑洞,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王鹏飞、乔正英

杨爱武老爹挑着两桶水走进自家的窑洞,未等他将水倒入水缸内,王鹏飞和乔正英走了进来。

王鹏飞:(对杨爱武道)老爹,和我的老马夫老乔去山上给我们的牲口弄点苜蓿行吗?自愿也好,算钱也可以,随你呀。

杨爱武老爹沉默起来。

乔正英帮忙将这两桶水纷纷倒入了水缸内。

乔正英:(对杨爱武老爹道)老乡,走吧。

 

15、陕北前进村、苜蓿地,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乔正英

乔正英跟着杨爱武老爹走向苜蓿地。

乔正英:(环顾了下四周赞叹道)你们这地方真不错,山好水好人更好。

杨爱武:(鄙夷的看着乔正英)你们那地方不好?

乔正英:比这还好,一年四季青山绿水,出门就是一条江,清清透透的,渔舟,竹筏...

杨爱武:(打断乔正英)那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

乔正英未回应杨爱武老爹而坐在地上叹气着。

杨爱武老爹见状也坐在乔正英的身旁,吧唧吧唧抽着烟斗。

 

16、陕北前进村、小树林,日,内/外

出场人物:杨锦强、吴东君、黄毅斌、黄毅斌的副手

外景:

黄毅斌和其副手正往营部(杨爱武老爹家)里赶,这都被埋伏在小树林内的杨锦强、吴东君看在眼里。

内景:

杨锦强:(对吴东君)你看三叔,你把枪借给我,让我去把那两匹马给弄来。

吴东君:现在我们是执行任务,就是地上有黄金也不弯腰,继续侦察。

杨锦强:(表情难堪回应着)是。

 

17、陕北前进村、苜蓿地,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乔正英

杨爱武和乔正英正砍着苜蓿。

乔正英:(对杨爱武)你儿子当了共产党八路军,你儿子怕我们抓俘虏逃了?

杨爱武:(不耐烦的抓起一把苜蓿对乔正英)砍下的苜蓿够了吧?

乔正英:(停下手里的活坐在地上,叹气道)穿这身皮啊谁都信不过,其实百人百姓哪能都一个样?我这一家都死光了,日本人的炮弹炸了房子,一次死了娘儿五口,我带着我唯一的命根子乔志豪逃荒出来,沦落为国军马夫,要不是为了这独苗苗,我早都…(再次叹气)

杨爱武:(将烟斗递向乔正英)给。

乔正英:(摆摆手道)当兵的怕火,戒了。

杨爱武老爹无奈的抽着自己的烟斗。

 

18、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向兰、杨成龙、黄毅斌、黄毅斌的副手、王鹏飞

王鹏飞正坐在杨爱武家的庭院一角吃着美国罐头,杨成龙因为年纪小不懂事而毫不惧怕的跑到王鹏飞的跟前。

杨成龙:叔叔,你在吃什么?好香呀。

王鹏飞:(友好热情道)是美国罐头,你也吃点,叔叔喂你。(用筷子夹起一块牛肉喂向杨成龙)

杨成龙咀嚼着。

王鹏飞:(笑道)好吃吗?

杨成龙:真好吃。

王鹏飞:(从自己的军需包内拿出个美国罐头递给杨成龙)这个给你了。

杨成龙:叔叔,我不要。

王鹏飞:收下吧,听叔叔话。

杨成龙:好吧。(接过美国罐头跑向奶奶向兰)

这时,黄毅斌和其副手回来,下马拿着一份书信走到王鹏飞的跟前。

黄毅斌:(庄严对王鹏飞敬礼)报告排长,我们回来啦。(将书信递给王鹏飞)这是师座的指示。

王鹏飞:(接过书信看了看,满意地对黄毅斌和其副手)很好,弟兄们都辛苦啦。(看见黄毅斌的马上伏着两只鸡,一手将鸡提起)哟,这可是好东西呀。

黄毅斌:从老百姓那捡的。排长,这都留给你吧,你的任务特殊重大,不像我们跑来跑去的。

王鹏飞:(笑道)你可不能说我敲诈啊。

黄毅斌:瞧你都说哪儿去了?反正都是老百姓的,不给白不给。

向兰鄙夷的看着王鹏飞和黄毅斌及其副官。

 

19、陕北前进村、苜蓿地,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杨爱武、乔正英

杨爱武和乔正英背着砍好的苜蓿下山。

 

20、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乔正英、王鹏飞

杨爱武和乔正英回到自家的庭院,杨爱武放下苜蓿后无意在地上发现鸡毛和鸡骨头而愤怒的沉默起来。这时,王鹏飞走到杨爱武的跟前。

王鹏飞:(友好热情地拍了拍杨爱武的肩膀)老爹,你是我所遇见的最好的老百姓,真正的陕北人啊。(说罢,走向自己的窑洞)

杨爱武看着地上的鸡毛和鸡骨头气得捏起了拳头。

 

21、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另一个窑洞(国军通讯站),夜,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苏秀琴、唐敬瑶、国军通讯兵若干名

王鹏飞正写着电报,苏秀琴拿着一纸条捂着肚子走到王鹏飞的跟前,将纸条递给王鹏飞。

王鹏飞接过纸条查看着,只见苏秀琴的纸条上工整的写着“排长,我来月假了,请你批准我休假。”这段句子。

王鹏飞:(撕了苏秀琴所写的纸条对苏秀琴道)你身体不好,去休息吧,我来接替你。

苏秀琴:(感激地)谢谢排长。

 

22、陕北前进村、杨爱武与老伴儿向兰居住的窑洞,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乔志豪

向兰将炒好的大红枣喂向孙儿杨成龙。

向兰:好吃吗?小龙龙。

杨成龙:好吃。

向兰:去,叫那个小马夫乔志豪也来尝尝。

杨成龙:哎。(跑出屋叫小马夫乔志豪)

杨爱武:(不高兴对老伴儿向兰)哼,多管闲事。

向兰:这么小的娃娃出来打仗,你也不可怜可怜?每天尿炕,给他多吃些红枣,慢慢病就好了。

杨爱武:(满不在乎道)好了又能怎么样?他能把战火给熄了?你这人,真是死心眼。

这时,杨成龙牵着小马夫乔志豪的手走进窑洞。

向兰:(捧着一把大红枣用布包着并双手递给小马夫乔志豪)孩儿,这枣儿要趁热吃,吃完夜里不尿炕。

乔志豪:(双手接过大红枣,感激道)谢谢奶奶。(离去)

 

23、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马棚,日,内

出场人物:乔正英、乔志豪

乔志豪:(捧着大红枣站在父亲的面前)爸,你吃枣。

乔正英:(轻抚着儿子的脸庞)孩子,你吃吧,这是观音菩萨娘娘显圣,你小子会大难不死、大有前程的,吃吧。

 

24、陕北前进村、小河边,夜

出场人物:唐敬瑶、黄毅斌、王鹏飞

唐敬瑶与黄毅斌坐在小河边。

唐敬瑶:(对黄毅斌)你在想什么?

黄毅斌:我在想我家里的老母亲,想我的家乡。

唐敬瑶:毅斌哥,有件事我想了好久了。

黄毅斌:什么事儿啊?

唐敬瑶听见草丛里传来声响而惊慌。

唐敬瑶:什么声音?

大胆的黄毅斌拨开草丛一看是一支蚂蚱。

黄毅斌:(笑对唐敬瑶)是只蚂蚱。

唐敬瑶:毅斌哥,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黄毅斌:去哪儿啊?

唐敬瑶:回你的老家,我跟你到乡下去。

黄毅斌: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要不然我们…

这时,唐敬瑶和黄毅斌的身后传来清晰的清咳声。

唐敬瑶转身一看是王鹏飞而害怕发出尖叫声,黄毅斌看到王鹏飞而甘愿受罚低着头,

王鹏飞:(对黄毅斌和唐敬瑶发号施令)立正,向后转,目标营地,齐步走。

黄毅斌与唐敬瑶迈着正步走向营地,王鹏飞跟在他们身后。

 

25、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夜,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唐敬瑶、乔正英、黄毅斌、国军班长ABC、国军士兵30多人、杨爱武、向兰、杨成龙

黄毅斌与唐敬瑶迈着正步走进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王鹏飞也跟着走进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国军班长ABC与国军士兵30多人正坐在一起闲聊着。

王鹏飞:(提高音量对在场所有士兵发号施令)全体起立。

国军班长ABC与国军士兵30多人纷纷起立呈立正姿势站好。

王鹏飞:全体集合…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全体排成两路纵队面对面站好…

杨爱武老爹与向兰、杨成龙所居住的窑洞内:

杨爱武:(急忙放下烟斗来到窗户前往庭院看了看,回头对老伴儿向兰道)他们要开拔了。

向兰:谢天谢地。(也走到窗户前透过窗户往外看)

外景: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内。

国军班长们和国军士兵们面对面的站成两排,中间是一条一米多宽的过道,黄毅斌与唐敬瑶正站在这过道前。

王鹏飞:(对众人)传令兵黄毅斌、士兵唐敬瑶男女偷情密谋私奔,军法不容,为整肃军纪使全体知廉耻忠职守不敢再犯,当他们经过你们面前的时候,每人必须在他们的脸上摸一下以示羞耻。(对黄毅斌和唐敬瑶)现在听我的口令,黄毅斌、唐敬瑶,你们拉起手来穿过队伍,齐步走。

黄毅斌和唐敬瑶无奈拉起手,慢慢朝前走穿过队伍,国军班长们和国军士兵们每人都在他们的脸上摸了一下。

唐敬瑶实在承受不了这种人格侮辱而当场晕了过去。

黄毅斌:(看见唐敬瑶晕倒在地而崩溃的朝王鹏飞冲去)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吧,给你打,给你打,你打死我,打死我,我不活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打,你打…

王鹏飞三拳两脚将黄毅斌打倒在地,不料黄毅斌的太阳穴正巧碰在了石阶上当场死去。王鹏飞不依不饶的拿出鞭子鞭打着已经死去了的黄毅斌。

乔正英:(实在看不下去冲出马棚跑到王鹏飞的跟前,拉着王鹏飞的手)排长,好了好了,别再打了,别打了…

王鹏飞:(怒气未消,将鞭子递给乔正英,怒吼着)你来打。

乔正英犹豫了起来。

王鹏飞:(提高音量)你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呀。

国军班长们和士兵们也都看不下去而纷纷朝王鹏飞跪下了,老马夫乔正英也跪了下来。

王鹏飞:(惊慌)你们在干什么?都站起来,站起来,解散。

国军班长们和士兵们纷纷站起来解散,一名国军班长上前检查了下黄毅斌的尸首。

国军班长A:(小声地对王鹏飞)排长,黄毅斌死了,他的太阳穴磕在了石阶上。

王鹏飞:抬出去找个地方埋了,这件事不许声扬出去,要稳固军心。

国军班长A:是。

 

26、陕北前进村山路上,夜

出场人物:国军士兵AB

国军士兵AB抬着黄毅斌的尸首行走在山路上。

国军士兵A: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把他送到总部卫生队吧。

国军士兵B:他不行了。

国军士兵A:放下来看看吧。

国军士兵AB放下黄毅斌。

国军士兵A:(摸了摸黄毅斌劲部动脉而长长叹了声气)毅斌兄弟,没想到你就这么走了。(摘下帽子低头默哀)

国军士兵B也摘下帽子低头默哀。

 

27、陕北前进村、国军哨岗,阴,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国军AB

阴云密布的天空正下着倾盆大雨,国军士兵A与国军士兵B正站在哨岗内避雨闲聊。

国军士兵A:三十万正规军老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转,我问你,咱们的电台挤到敌人的缝里干什么来了?

国军士兵B:你说呢?

国军士兵A:说不准,莫非是干扰?跟踪敌台?我想一定是搜索共产党中央机关的方位。

国军士兵B:现在敌我靠得太近,随时都可能完蛋,你得多留个神昂。

这时,穿着雨衣的王鹏飞冒着大雨来到国军哨岗外停下脚步,国军士兵AB看到王鹏飞而纷纷走出哨岗庄严的对王鹏飞敬礼。

王鹏飞:(笑对国军士兵AB)弟兄们辛苦啦。昨天夜里我处事急躁,还望大家多多包涵,如果纪律不严,就会贻误整个战局的大事儿,希望我们看在党国大业的份上能够精诚团结。

国军士兵A:请长官进去避雨。

王鹏飞:你们还是站岗吧,快进去。

国军士兵A、国军士兵B:(异口同声)是。(纷纷走进哨岗)

王鹏飞:黄毅斌的事情我原来的意思是让你们送卫生队,你们怎么能擅自处死呢?

国军士兵A、国军士兵B表情茫然面面相觑。

王鹏飞:好了好了好了,我已经禀告上司,黄毅斌是暴病死亡,请求给他的家属抚恤照顾,考虑到唐敬瑶的情况呢也不处份你们,为了稳住军心,你们对唐敬瑶说黄毅斌在卫生队,情况很好。

国军士兵A、国军士兵B:(异口同声)是,黄毅斌在卫生队,情况很好。

王鹏飞:很好。(离去)

 

28、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唐敬瑶、苏秀琴、国军士兵AB

唐敬瑶愁眉苦脸的坐在杨爱武老爹家的庭院内一角盼着黄毅斌归来,但她不知道黄毅斌已死。

苏秀琴:(走来,坐在唐敬瑶的身旁)敬瑶,你得振作起来,万一再出个什么差错,你可真活不成了。

唐敬瑶沉默不语,表情流露出丝丝忧伤。

国军士兵AB走到唐敬瑶的跟前。

国军士兵A:(对唐敬瑶)敬瑶,黄毅斌在卫生队,情况很好,他带话叫你放心。

苏秀琴:(开心地对唐敬瑶)你听见了吗?敬瑶。

唐敬瑶:(喜笑颜开)嗯。

 

29、陕北前进村、苜蓿地,日,内

出场人物:杨锦强、吴东君

杨锦强与八路军游击队队长吴东君坐在一起。

杨锦强:这是我家的地,没准儿是我爹老糊涂,砍苜蓿伺候着敌人啊。(叹气道)这种老人,你说气人不气人?

吴东君:看着苜蓿像是刚砍过的,你们家苜蓿地怎么离家这么远啊?

杨锦强:还有近的,虽然小点,但苜蓿长得也不错。

吴东君:那他们为什么到这来砍苜蓿呢?(沉思了会儿)我们就在这等你爹,敌人主要靠马来行军传令,他们既然砍了第一回,必定来砍第二回、第三回。

杨锦强:什么?等他?一个再糊涂不过的老人。

 

30、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王鹏飞

杨爱武正帮着老马夫乔正英喂着马,王鹏飞背着双手走到杨爱武的跟前。

王鹏飞:老爹,你想得很周到啊,比马夫老乔还在行,我很感谢你啊。

杨爱武:庄稼人,粪土当家,只要是老老实实务农的,都懂这个。

王鹏飞:未必吧,这座山上就有苜蓿,你为什么带着马夫跑那么远去砍呢?

杨爱武:嫌远就再别去了。

王鹏飞:不,我是问你为什么舍近求远?

杨爱武:近了就能砍?你们东奔西跑走哪吃哪,我们庄稼人有个老规矩,就是天塌下来不是自家的东西,也不能随便糟蹋。山上虽然苜蓿多,庄稼也多,各有各的主,哪能想砍就砍呢?

 

31、陕北前进村、小河边,日

出场人物:唐敬瑶、乔正英、乔志豪

唐敬瑶在河边洗着衣服,老马夫乔正英和乔志豪正给马匹洗着澡。

唐敬瑶:(停下手里的活对乔正英)乔大叔,你不愿意和我说话?

乔正英:(笑道)你没看我正忙着吗?

唐敬瑶:那我在岸上等你一会儿。(端着一盆洗好的衣服上岸坐在一石头上)

乔正英:(对儿子道)小豪子,你负责照看一下。(说罢离去)

乔正英上岸坐在唐敬瑶的身旁。

唐敬瑶:乔大叔,我没有亲人了,只有你能帮助我。过去我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这次还要跑,你帮我告诉毅斌哥,让他约个日子,我好跟他一起走。如果你不肯帮我,我就只有一死了。

乔正英:不,孩子,我们这身打扮、这副口音就是逃离队伍也逃不脱老百姓的手啊,他们都恨我们。你千万要听话,容大叔想想办法。

 

32、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马棚,日,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乔正英、乔志豪、杨成龙

乔正英正双手抱着头躺在苜蓿堆上沉思着,乔志豪与杨成龙正快乐的玩耍着。

乔志豪:小龙龙,你见过山鸡吗?

杨成龙:见过,我爸爸还要给我逮只大山鸡,红眼睛,铁爪爪,见了生人还咕噜咕噜的叫。

乔志豪:你爸爸在哪儿?能给我逮一只吗?

杨成龙:爷爷奶奶不让我对你们说我爸爸。

王鹏飞:(拿着一空罐头走了进来,怒视着乔志豪)乔志豪,这是你扔的罐头吗?

乔志豪:(战战兢兢)是。

乔正英:(急忙起身对王鹏飞)排长,你别见怪,我孩子小,什么都不懂。

王鹏飞:(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好了,如果敌人发现了得暴露我们的军事行动,下不为例。

乔正英:(唯唯诺诺)是是是。

王鹏飞离去。

 

33、陕北前进村水神庙,黄昏时分,内/外

出场人物:杨爱武、乔正英

外景:

杨爱武与乔正英坐在一起。

杨爱武:(指了指水神庙对乔正英)这个庙啊供奉的是东海龙王,很灵的,去病消灾,求子看病,有求必应。现在兵荒马乱的,神也不知道哪去了,老百姓的苦也不管了。(叹气,吧唧吧唧抽着烟斗)

乔正英:杨老爹,陪我进去磕个头吧,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内景:

杨爱武、乔正英站在一起。

乔正英:杨老爹,我不求神不拜佛,今儿求你就为了唐敬瑶,她昨天对我说我要是不帮她,她只有一死了之。可是我没法帮,只能求你送她出去。

杨爱武:(震惊)你疯啦?

乔正英:黄毅斌死了,那天夜里就被埋了,唐敬瑶要是有个长短,你老人家忍心吗?她还是个孩子啊,万幸的是唐敬瑶不知道黄毅斌死了,一旦知道了,我们救都来不及啊。行个好,带她走吧。

杨爱武:你好糊涂啊,我能带她到哪儿去?

乔正英:找老百姓,投八路军,共军优待俘虏,欢迎弃暗投明。

杨爱武:(满不在乎挥挥手)我是个老百姓,我怕打仗,怕杀人,怕听你们的话,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你是嫌我的磨难还少?

乔正英:我们这是个电台,有三十多号人,别的再没有预备队伍。你把这个信儿给八路军送去,八路军准会打来的,我们只有当了俘虏才会有活路。你听清楚了没有?

杨爱武老爹沉默着。

乔正英:你要是记不住啊,你把这个条条送去就行。(拿出一小纸条递向杨爱武老爹)

杨爱武老爹回避着。

乔正英:怎么给你说呢?这个电台执行的是机密任务,说走就走,再不报告就晚啦。只要把头儿抓住,八路军就什么都知道了。

杨爱武老爹仍回避着。

乔正英:我的老命不值钱,可你也得可怜可怜我家小豪子呀。杨爱武老爹,你怎么还不明白啊?

杨爱武:(挥挥手)我不明白,我不去找八路军,也不要你的什么条。(快步走出水神庙)

乔正英:(看着杨爱武老爹离去的背影)好吧,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对不住了杨老爹。

 

34、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乔正英、向兰、杨成龙

王鹏飞坐在杨老爹家的庭院一角悠闲的抽着烟,老马夫乔正英来到王鹏飞的跟前对王鹏飞说着悄悄话。

王鹏飞愤怒的眼神死瞪着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和孙儿所居住的窑洞。

老马夫乔正英说完悄悄话后默默离去。

王鹏飞站起身走进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和孙儿所居住的窑洞。

杨爱武老爹与老伴儿和孙儿所居住的窑洞内景:

向兰正编织着竹篮子,杨成龙则倚靠在奶奶向兰的腿旁熟睡着。王鹏飞一脸凶相走了进来看了看向兰,随后故意满脸堆笑蹲在向兰的面前。

王鹏飞:大娘,我们相处这么久了,你害怕我们呀?

向兰:不,不怕。

王鹏飞:就是嘛,我们也都是父母的儿子,换辈的讲兴许你是我母亲呢。

向兰:不敢不敢。

王鹏飞:共产党很精明,他们钻到深山沟里头宣传我们不好,其实你老人家不是都看见了吗?我们不也是披着皮一样的人嘛。对了,你儿子呢?

向兰:我没有儿子,小龙是我亲戚家的娃儿。

王鹏飞:你儿子投靠八路军了,而且他叫杨锦强,我没说错吧?

向兰:不,不是,我没有儿子,真没有儿子。

王鹏飞:你有,还是八路军。

向兰:没有没有,他爸爸不让,真没让他当。

王鹏飞:(笑道)大娘,瞧你都说漏嘴了,这么说没有儿子是假的了?

杨成龙醒来,揉了揉眼睛看着王鹏飞一言不发。

向兰:没有,我真没有儿子。

王鹏飞表情立即阴云密布,他的手正慢慢摸向自己的配枪。

杨成龙:(吓得大喊)爷爷,爷爷,爷爷…

 

35、陕北前进村、山上苜蓿地,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吴东君、杨锦强

杨爱武老爹慌忙的朝山上苜蓿地跑去。

吴东君:(看到杨爱武老爹气喘呼呼的跑来对杨锦强)有人来了。

杨锦强:(认出自己的父亲而吃惊)果真是我爹来了,不,我不能见他。(跑着离去)

吴东君:(朝杨锦强的背影喊道)大强,大强…

杨锦强未理会吴东君。

杨爱武老爹跑到苜蓿地面见了吴东君,俩人紧紧抱在一起。

 

36、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一处窑洞(王鹏飞的住所),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苏秀琴

王鹏飞愁眉苦脸的坐在炕上发着呆,这时,苏秀琴走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

苏秀琴:(对王鹏飞)排长,你想和我说话?说吧。

王鹏飞:(愤怒地歇斯底里道)真见鬼了,这该死的窑洞就像是个牢房,这简直不是打仗,是禁闭是流放。这个荒凉、没有文明又叫人琢磨不透的地方让我都快憋死了。战争战争战争,这他妈的不叫战争。这个鬼地方让我睡不着觉,让我想要发疯。

苏秀琴看着自己的排长王鹏飞那么愤怒不知说什么好而选择了沉默。

王鹏飞:苏秀琴,我有个特殊任务要交给你。

 

37、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马棚,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乔正英

王鹏飞一脸愤怒地站在乔正英的面前。

王鹏飞:杨老头呢?

乔正英:好像是砍苜蓿去了。

王鹏飞: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出去?(抬手拍拍打了乔正英两个大耳刮子)

 

38、陕北前进村、苜蓿地山下,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王鹏飞、乔正英、杨爱武

王鹏飞与乔正英站在一起,王鹏飞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王鹏飞:在哪儿?

乔正英:(指了指前方的一座山)爬上这座山,苜蓿地就在山上面。

王鹏飞使用望远镜观察着山,正远远看见杨爱武老爹背着砍好的苜蓿缓缓下山。

 

39、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黄昏时分,内

出场人物:王鹏飞、乔正英、杨爱武

王鹏飞、乔正英回到杨爱武家的庭院。

王鹏飞:乔正英。

乔正英:到。

王鹏飞:等老头回来了叫他到我这来一下。

乔正英:是。

王鹏飞走进自己所居住的窑洞。

这时,杨爱武背着砍好的苜蓿回到自家庭院,乔正英帮着杨爱武老爹卸下砍好的苜蓿。

乔正英:杨老爹,我们的排长叫你。

杨爱武:(小声对乔正英)今天晚上八路军就会打来的,你和孩子最好呆在马棚里别出去。(走进王鹏飞所居住的窑洞)

王鹏飞所居住的窑洞内:

杨爱武老爹蹲在地上、神色淡定且悠闲的吧唧吧唧抽着烟斗。王鹏飞则背着双手在杨爱武老爹的面前走来走去,愤怒的眼神死盯着杨爱武老爹。

王鹏飞:(停下脚步怒瞪着杨爱武)老头,你儿子呢?

杨爱武老爹未理会王鹏飞,依然悠闲的抽着烟斗。

王鹏飞:我在问你儿子呢?(愤怒地将杨爱武老爹从地上提起)

杨爱武:(淡定道)跑了,一村人都跑了,他年纪轻轻的也跟着跑了。

王鹏飞:好哇,他跑得有道理。那你呢?谁让你一个人去砍苜蓿的?

杨爱武:一辈子做惯了,不砍苜蓿又没活做,闷得慌啊。

王鹏飞:你儿子当了八路军,你出去给他通风报信去了,对不对啊?

杨爱武:我儿子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他?我盼都盼不回来,还敢自己寻是非?我都六十多岁快七十的人了,能在你们年轻人面前说黄嘴?前进村有条乡俗,老不诓小,你不信…

王鹏飞:(满脸堆笑打断杨爱武老爹)好了好了好了,我也知道咱们中国有句古话讲小不犯老,作为军人,我是身不由己呀,有冒犯之处还望你老人家多多原谅。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未经我的许可,你和你老伴儿还有孙子一律不准走出这个院子,这是战争的需要。

杨爱武:(熄灭烟斗在自己的鞋子上擦了擦)你还有事吗?

王鹏飞:没了。

杨爱武老爹头也不回的离去。

 

40、陕北前进村小河边,深夜

出场人物:杨锦强、吴东君、八路军游击队若干名

吴东君带着杨锦强和八路军游击队若干名正朝杨爱武老爹家摸去。

 

41、陕北前进村、杨爱武家的庭院,深夜,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杨锦强、吴东君、王鹏飞、乔正英、乔志豪、苏秀琴、唐敬瑶、国军班长ABC、国军士兵30多人、八路军游击队若干名

我八路军游击队包围了杨爱武老爹家的小庭院,在摸掉几个哨兵之后,枪声四起,王鹏飞负隅顽抗,企图炸毁电台,但他无法逼近被火力封锁了的窑洞。王鹏飞冲入草棚逼老马夫乔正英冲出去并挟持乔志豪作为人质,乔正英为保护自己的独苗苗乔志豪而死在不长眼睛的枪林弹雨之中。为救王鹏飞,女兵苏秀琴用枪逼迫唐敬瑶冲出去吸引我八路军游击队的火力,唐敬瑶从苏秀琴口中得知自己所深爱的传令兵黄毅斌死去的消息后而精神失常,被王鹏飞一枪打死。王鹏飞冲入杨爱武老爹家的窑洞企图劫持杨爱武的小孙子杨成龙作为掩护自己逃出我八路军游击队包围圈的人质,杨爱武老爹一记木棍把王鹏飞打倒在地成了我解放军游击队的俘虏,国军全军覆没,战斗圆满结束。

 

42、陕北前进村、小树林,日,内

出场人物:杨爱武、向兰、杨成龙、杨锦强、吴东君、八路军游击队若干名

杨爱武老爹掩埋了老马夫乔正英与女兵唐敬瑶的尸体,默默地送独子杨锦强参加了我八路军,以迎接新中国胜利的曙光。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9728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