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祖国母亲的木棉花(抗日题材微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介绍:
    抗战期间,我党地下组织得知日本法西斯畜牲准备在尚河村附近的一座被掏空的大山里建立一个大型军火库,我党地下组织政委派遣英勇游击队员林红军和吴震霖化为民工打入鬼子工地,以实现炸毁鬼子军火库的计划。军火库完工后,鬼子加紧往里面运输弹药,林红军和吴震霖也准备趁上工时把定时炸弹带进基地去,正碰上鬼子搜查甚紧,林红军设法将鬼子的视线引到自己身上而惨遭鬼子的毒打。林红军和吴震霖共同出主意,想办法,想用一种纤维树皮作为缓慢的定时导火线来引爆。有一次,林红军进入鬼子的地道仓库,干掉了鬼子卫兵点燃连接弹药箱的土导火线,同时还击毙鬼子少佐以顺利完成引爆任务。正当大家要离开时,鬼子发现了被杀的少佐和卫兵就疯狂下令,不查出凶手就把全部民工扣下断伙食和水严刑逼供,期间不许任何人下工。林红军知道军火库马上就会引爆,为了保护同志和群众的生命,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挺身而出,承认自己就是凶手,敌人放走了民工,而他和敌人在军火库的巨大爆炸声中同归于尽,在这场大爆炸中同时炸死了鬼子一个师团的兵力一万多人,大快人心。林红军为祖国母亲的光复解放而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剧中人物:
赵书贞: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政委,英勇果断,绝不拖泥带水。
林红军: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成员。
吴震霖: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成员。
陈涵秋: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成员。
吴顺友: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成员。
杨爱武:男,八路军领导中国共产党游击队的成员。
小兰:女,林红军的初恋,居住在尚河村。
王诺臣:男,帮日本鬼子打前锋的伪军连长,虽表面上是名大汉奸,但做汉奸也有他心里的苦衷,也特别关心他的部下。
松本:男,日军大佐,占领我国某地的司令官。
齐藤:男,日军少佐,驻守尚河村军火库的日军司令官,但军衔没有松本大。
三岛:男,日军上尉,齐藤的副官。

剧本正文:
1、河畔,日,内

出场人物:赵书贞、林红军、吴震霖

赵书贞、林红军、吴震霖坐在河畔边。

赵书贞:这帮日本法西斯已经卸了三个月的弹药了,炸弹、炮弹、枪支弹药啥的,日夜不停的卸,那是一座坐落于尚河村的军火库,非常牢固,戒备森严,它的周围拉了三层铁丝网,架了七挺重机枪,还驻守着一万多兵力,相当于一个团,我们要想端掉它是很困难的。

林红军:这些难不倒我们。

赵书贞:我不是这个意思。

吴震霖:都准备好了吗?

赵书贞:那有我们一个小组,陈涵秋、何顺友负责,这两个孩子都很可靠,就是愣了点。

林红军:政委,再加上杨爱武大叔,他是一个爱国又有智谋的老人,来自东北,亲自目睹了小鬼子在东北罄竹难书的罪行。

赵书贞:嗯,我们必须要搞到定时炸弹,同时把伪军连长王诺臣给争取过来,因为只有他才能帮我们搞到定时炸弹。

吴震霖:就是那个被日本女人迷得丢了魂、熏软了骨头又数典忘祖的伪军官?

赵书贞:就是他,但话不能这么说,这个人很正派,我了解他,他也痛恨日本法西斯,他绝不会迷恋日本女人。

吴震霖:我不同意,人心隔肚皮,就连空气都充满着火药味,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搞不好会更坏事。

林红军:政委,他跟军火库有什么连系吗?

赵书贞:倒也没什么连系,伪军不能接近军火库,但他能帮我们搞到定时炸弹,到时由我做通他的思想工作。他现在居住在一家日本人开的小旅馆,名叫宫崎旅馆,里面住着小鬼子高级军官和伪军各级军官,今天晚上我去找他。

林红军:政委,我们陪你去吧。

赵书贞:不用,人多了反而累赘,搞不好会弄巧成拙,还是我去吧。(紧握着林红军、吴震霖的手,语重心长)林红军,吴震霖,我的孩子们,我不管你们对王诺臣这人怎么看,但他有着民族自尊心,他也是反对日本法西斯的爱国军官之一,这一点就很难得,当然他加入小鬼子的伪军也有他说不出的苦衷,你们要相信我。我们与小鬼子的斗争就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爱国军官,不管他是做什么的,这也是毛主席的号召和留给我们的语录,因此我们要坚决端掉小鬼子修建在尚河村的军火库,裕仁天皇妄想把我祖国母亲变为他的殖民地,他们建立军火库就是为了他的目的,所以我们要坚决挖掉这个毒瘤,永远的消灭它。党中央永远和你们战斗在一起,我相信你们大家能够去承担如此艰巨的任务,这点我是非常羡慕的。孩子们,同志们,任何事实都已经充分证明任何困难都吓不到我们祖国母亲的儿女和爱国主义者以及尊敬的爱国英雄们,毛主席的光辉号召和语录一直引导着我们向前进。

 

2、宫崎旅店王诺臣的客房,夜,内

出场人物:赵书贞、王诺臣

赵书贞站在王诺臣的面前。

王诺臣:杀害无罪的士兵,这太不人道了。

赵书贞:小鬼子的军火库储存了成千上万的军火,用来屠杀我们的人民,这人道吗?

王诺臣:我不会去杀人。

赵书贞:那你的黄皮军服是干什么的?不要闭着眼睛、昧着良心逃避现实了,小鬼子正利用你们同胞来屠杀我们的同胞。

王诺臣:战场不一样,都是为了斗争。

赵书贞:那你为了谁而斗争?为自由?为人民?还是为了替小鬼子卖命?

王诺臣:我仇恨小鬼子,当兵的没有罪,头子有罪。

赵书贞:头子在日本东京策划,可兵却在我们的国土上乱杀人。

王诺臣:他们被迫,怕死。

赵书贞:他们为了自己可以这样,难道我们就无权保护我们的祖国母亲和祖国母亲的儿女们?

王诺臣:我不责备你,我不能杀人。

赵书贞:说穿了王诺臣,你缺少勇气。

王诺臣:请你解释,你怎么决定到这来的?

赵书贞: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为了我党和人民,我们可以贡献出自己的生命来保卫我们的祖国母亲和儿女们。

王诺臣:你没想到我随时可以拉响警报逮住你。

赵书贞: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会有损你一生的名誉。

王诺臣:我不是胆小鬼,共产党代表同志,请你相信。

赵书贞:我不是一般的共产党代表同志,我就是共产党八路军政委赵书贞。

王诺臣:(吃惊又兴奋)原来你就是老赵。知道吗?小鬼子正到处抓你呢,而你却在他们的鼻子底下活动,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但我不是个胆小鬼,我同情我的兵,每次大扫荡遭遇八路军、共产党游击队和国军的时候,那些士兵们一片鬼哭狼嚎的,你有没有听过他们的那种惨叫声?

赵书贞:你应该懂得恨什么,我们恨日本法西斯给我们的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你说惨叫,那我想请问你,你听过那些被炸毁家园、失去亲人又无助的人民的哭喊声吗?你见到过还是在襁褓中的婴儿失去双亲被遗弃路边的惨象吗?(摸着自己的良心)扪心自问,你见过吗?我们要战胜苦难,铲除日本法西斯毒瘤,小鬼子的军火库就是奴役和压迫我们人民的工具,我们必须要端掉它,不然我们就无法生存下去,摸着你的良心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对不对,老王。

王诺臣:(沉思良久)那你要我做什么?我定会尽力而为。

 

3、市区宪兵司令部会议室,日,内

出场人物:松本、日军各级军官

松本站在台上正慷慨激昂的发言,他的下方坐着日军各级军官。

松本:大日本帝国的精英们、武士们,共产党给我们帝国带来了极大的危害,重要的军事物资在我们的基地不翼而飞,其中包括定时炸弹。事情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共产党强盗们要用定时炸弹摧毁我们的军事基地,特别是我们修建在尚河村的军火库。所以我们要以牙还牙,给他们以更沉重的打击。中国的土地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国土,自从我们踏上了它,中国的土地就永远属于我们的。(高喊)天皇万岁。

日军各级军官:(齐高喊)天皇万岁。

 

4、尚河村林红军的家,日,内

出场人物:赵书贞、林红军、吴震霖、陈涵秋、何顺友

赵书贞将一枚定时炸弹用布包好交给了陈涵秋。

赵书贞:陈涵秋,保重。

陈涵秋:政委,我一定完成任务,绝不辜负你和党的一片心思。(与赵书贞拥抱)

 

5、尚河村日军军火库,日,外

出场人物:林红军、吴震霖、陈涵秋、何顺友、杨爱武、三岛、日军宪兵们、中国民工们

林红军、吴震霖、陈涵秋、何顺友、杨爱武以及中国民工们正排着队依次进入日军工地正接受着搜身检查。

陈涵秋见势不妙,转身骑上自行车离开。

三岛:(朝陈涵秋大喊)嘿,站住。

陈涵秋骑车来到林红军和杨爱武的面前将被布包好的定时炸弹交给了林红军。

陈涵秋:我们被发现了,你们赶紧把定时炸弹给处理了,我负责引开小鬼子,别管我。(加速骑车离去)

日军宪兵骑着摩托车赶上陈涵秋将其抓住。

杨爱武趁机将定时炸弹埋在了土里。

 

6、尚河村日军宪兵司令部刑讯室,日,内

出场人物:齐藤、三岛、陈涵秋、日军宪兵打手AB

陈涵秋

陈涵秋的四肢被铁链绑住而被打得遍体鳞伤,他的面前正站着齐藤、三岛和日军宪兵打手AB。

齐藤:(托起陈涵秋的下巴)中国人,你倒挺会说话的嘛,还乞求我们的原谅,可你得交代清楚了,你为什么要慌忙骑上自行车逃跑?

陈涵秋:我妈生病了,我得回去看望她老人家。

齐藤:你是从家里来?

陈涵秋:从工棚来。

齐藤:是谁给你带的信?

陈涵秋:谁带的我忘了,我有健忘症。

齐藤:那你为什么面对着我们的宪兵追捕而不停下来?

陈涵秋:因为我当时没想到是追我,而且我妈病了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齐藤:你的嘴还挺能撒谎嘛,你以为你这样我就能相信你吗?支那猪、东亚病夫,我呸。(一口唾沫吐在陈涵秋的脸上,对日军宪兵打手AB发号施令)你们再给我继续往死里打,我就不信他不说实话。

日军宪兵打手AB:(齐声道)哈伊。(动手挥舞着鞭子鞭打着陈涵秋)

 

7、尚河村林红军的家,日,内/外

出场人物:赵书贞、林红军、吴震霖、何顺友、杨爱武

垂头丧气的赵书贞、林红军、吴震霖、何顺友、杨爱武坐在一起。

赵书贞:陈涵秋在宪兵司令部里受尽了折磨,但好在他一个字都没说。

林红军:这帮小鬼子真是太狡猾了。

吴震霖:(愤怒地)政委,会不会是王诺臣告的秘?我他妈的还真就一点都不相信他。

赵书贞:(严肃地)绝不可能是他,如果真是他的话,那昨天晚上我就回不来了。我估摸着小鬼子肯定是发现定时炸弹被盗从而加强了军火库的防备。

何顺友:现在我们的计划落空,那怎么炸掉军火库?我们还拿什么去炸?(叹气)

赵书贞:(打起精神,乐观地)别太消极了同志们,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共产党人、祖国母亲的儿女们,我们总会有办法的,咱都不能泄气呀。

杨爱武:(拍了拍额头,打了个机灵)对了政委,我倒有个原始的办法可以炸掉小鬼子的军火库。

吴震霖:(兴奋地)什么办法杨大叔?说说看。

杨爱武:我们可以用纤维树皮作为缓慢的定时导火线来引爆,再用火熔来点火,纤维树皮燃烧得慢,但是保险,一定能点燃火药。我父亲是名老猎人,他在我小的时候就教过我这个方法来生火烤肉。

赵书贞:有意思,咱们先试验一下。

院子内,杨爱武大叔用火熔将纤维树皮点燃,纤维树皮正缓慢的燃烧着。

赵书贞:(高兴地)行啊老杨,真有你的,但是我们需要火药聚集在小鬼子的迫击炮弹四周才能将军火库给炸掉,迫击炮弹就相当于我们的炸药,而纤维树皮就是引爆炸药的雷管。

杨爱武:(拍着胸脯)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制造,只要有木炭灰就行。

赵书贞:木炭灰有的是,我们在这的群众基础好,吴震霖同志就可以搞到。(对吴震霖)小吴,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但一定要在深夜完成,谨防鬼子发现起疑心。

吴震霖:没问题政委。

林红军:(对赵书贞)政委,这个任务就由我和杨大叔来负责完成,你和吴震霖、何顺友静候佳音吧。

赵书贞:好,多加小心,我们等你们平安回来。

 

8、尚河村刘兰父母亲的家,夜,内

出场人物:刘兰、刘刚、刘兰的父母亲

刘兰的父亲正坐在桌前一边喝着闷酒、一边吃着下酒菜花生米,刘兰的母亲正坐在一旁织毛衣,刘兰的哥哥刘刚正一边翘着看着二郎腿、一边潇洒的吹着口哨。

刘兰的父亲:(正闹心而朝大儿子刘刚怒拍桌子)刘刚,你别弄出声音来,烦死人了。

刘刚放下报纸停止吹口哨,这时,家外传来小鬼子摩托车和卡车的声音。

刘刚:(转移话题对父母亲)今天晚上绝对出事了,这么紧张。

刘兰的父亲:这帮小鬼子成天不是乱抓人就是乱放枪,关我们老刘家屁事。刘兰呢?

刘刚和其母亲不知道在问谁而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刘兰的父亲:(怒瞪着刘兰的母亲)傻老婆子,我在问你话呢,刘兰呢?

刘兰的母亲:我怎么知道?大概是去找同志们去了。

刘刚:爸,我找找她去。

刘兰的父亲:你还嫌不够丢人吗?那丫头把咱们老刘家的脸都丢尽了。

刘刚:爸,她是跟同志们在一起,我找找她去。

刘兰的父亲:得了得了,你还是在家呆着吧。

刘兰的母亲:老刘,吃点馒头暖暖胃吧。

刘兰的父亲:(愤怒地)吃毒药啊?

这时,刘兰回到家里。

刘兰:爸,妈,哥哥,我回来了。

刘兰的父亲:(朝刘兰怒吼着)刘兰,你给我过来。

刘兰:(战战兢兢走到父亲的跟前)爸,什么事?

刘兰的父亲:上哪去了?

刘兰:和同志们在一起,因为街上有小鬼子的巡逻队,所以就回来晚了。

刘兰的父亲:(愤怒地)和同志和同志,白天不够你疯的,晚上还出去丢人现眼,没看外面在干什么呢?

刘兰:在斗争,人人都在参加,只有我们刘家袖手旁观。

刘兰的父亲:(怒瞪着妻子)死老婆子,你听听你听听,你的丫头在外面竟学会教训起自己的爸爸来了,这都是你惯的。

刘刚:爸,这也不能怪妹妹,都是那共产党林红军挑拨的。

刘兰的父亲:我都不愿意看到他,活像个叫花子,还给小鬼子当搬运工去。(不屑的“切”了一声)

刘刚:那是人家的事情,再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刘兰的父亲:(怒对妻子)死老婆子,你听听你听听,你的崽子们都在胡说些什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刘刚:这都是林红军教唆的。

刘兰的父亲:你别提那个畜牲。

刘刚:可那是你未来的女婿呀。

刘兰的父亲:我都烦透他了,我不能把我女儿嫁给他,一辈子也不。

刘兰:(毫不示弱对父亲)别人就算再好,我也不嫁。

刘兰的父亲:你还敢嘴硬。(操起酒杯朝小女儿刘兰砸去)

酒杯正砸中刘兰的额头,鲜血流了下来,刘兰委屈的抽泣着。

刘兰的母亲:(急忙放下毛衣上前抱着小女儿刘兰)兰儿,兰儿,我可怜的孩子你没事吧?

刘刚:(也急忙上前抱着妹妹进行安慰)妹妹,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刘兰的母亲:(愤怒地对刘兰的父亲怒吼着)我告诉你死老头子,如果我家兰儿要是被你打出什么毛病出来,我跟你没完。

 

9、尚河村刘兰父母亲的家,黄昏时分,外

出场人物:林红军、小兰

林红军和初恋刘兰见了面,二人随即拥抱起来。

林红军:小兰,明天我和杨大叔要出任务了,等抗战胜利后,我会亲自娶你,你一定要等我。

刘兰:(点点头)嗯。什么任务?

林红军:炸掉小鬼子的军火库。

刘兰:(流下泪水)这太危险了,我不让你去。

林红军:小兰,你要相信我,我福星高照,等完成了这次任务,我有订婚礼物送给你。(抹擦着小兰脸上的泪水乐观地)不哭嘛傻丫头,我和杨大叔不会有事的,都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游击队员了,我们一定能活着回来。

刘兰:(两眼泪晶莹且担忧)多加小心,我一定要看着你们活着回来。

林红军:(自信满满拍着胸脯)一言为定。

二人再次紧紧相拥。

 

9、尚河村日军军火库,日,内/外

出场人物:林红军、吴震霖、何顺友、杨爱武、松本、齐藤、三岛、日军宪兵们、中国民工们

林红军、吴震霖、何顺友、杨爱武和中国民工们正排着队依次进入日军工地正接受着搜身检查。

当检查到杨爱武大叔时,日军宪兵A指着杨爱武所提着的麻袋质问着。

日军宪兵A:这个是什么的干活?

杨爱武:(从麻袋里拿出一个大馒头回应着)太君,这是中国的馒头,我的干搬运军火的干活累了肚子饿,要吃吃馒头,这是我的老毛病了,有时馒头吃不完还可以分给工友吃,中国的馒头大大的好,要不我喂你吃一个。(故意拿出一块沾满煤灰的馒头凑到日军宪兵A的嘴边)米西米西。

日军宪兵A:(抬手打掉了杨爱武手里的馒头,吐了口唾沫怒骂着)八嘎,你的馒头脏脏的,我才不吃不吃,快滚快滚。

杨爱武:(故意唯唯若若,操着日语)哈伊哈伊。(离去)

林红军、吴震霖、何顺友经过小鬼子检查完毕没发现任何问题后而与杨爱武大叔扛着小鬼子一箱箱的军火搬入军火库。就在外景一个时候,林红军拿出一包美国骆驼牌香烟招呼着站在满载军火的卡车两旁的日军士兵。

林红军:(故意满脸堆笑、唯唯若若、低人下气的对日军宪兵AB)太君,这包香烟是我在战场捡来的,还是美国骆驼牌的香烟,你们尝尝看,千万不要客气啊。

日军宪兵AB看了看林红军,觉得林红军没有任何敌意而一把抢过林红军手里的香烟,点燃并大口大口吸了起来开始了闲聊。

杨爱武趁机将装着馒头和火药的麻袋里的馒头全拿了出来装在了自己备用的另一个麻袋里以此糊弄小鬼子,随后将装着火药的麻袋放在了一箱装着迫击炮弹的箱子里并做了记号,杨爱武扛着这只箱子走进了日军的军火库里。

林红军见状顾不上日军宪兵AB,也扛着一箱日军的弹药紧跟在杨爱武大叔的身后走进军火库。

在军火库内,日军宪兵C看到杨爱武大叔所扛着的军火箱子划着奇怪的符号而急忙将杨爱武拦下开始了询问。

日军宪兵C:(操着别扭的中文质问着杨爱武)你的抗的箱子上画着什么奇怪的符号?什么的干活?我的看不懂,你的能否解释一下吗?

杨爱武大叔面对着小鬼子的质问顿时懵了,一时半会儿不知作出如何解释,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而慌张了起来。

就在这时,走在杨爱武大叔身后的林红军见状,悄悄放下自己所扛着的军火木箱,一个箭步冲上前扑倒日军宪兵C,趁机夺下他所携带的日式短刃并一刀刺入了日军宪兵C的心窝并用力一搅杀死了他。

其他中国民工们见状而慌了起来。

林红军:(镇定道)各位乡亲们,我是共产党员林红军,你们都不要惊慌,装作自然一点,我们这次是有任务在身,希望你们不要破坏。

中国民工们很合作而扛起日军一箱箱的军火忙活着,林红军和杨爱武将日军宪兵C的尸体拖到暗处藏了起来。

林红军:(对杨爱武)大叔,火药呢?

杨爱武:(拍了拍自己所抗的箱子)都在这箱子里呢。(打开箱子拿出一麻袋火药)你瞧,都在这呢。

林红军:很好大叔,我们现在就开始动手。

林红军、杨爱武将火药全倒入小鬼子所装着一箱迫击炮弹内,用纤维树皮作为缓慢的定时导火线,杨爱武用藏在馒头里的火熔石点燃了纤维树皮,纤维树皮正慢慢燃烧着。

就在这时,三岛进入军火库内巡查着,却发现日军宪兵C不见了踪影,顿时大声武器质问着。

三岛:你们谁看见水田了?水田人去哪了?快回答。

中国民工们因惧怕日本鬼子而纷纷答道不知道。

三岛继续往军火库里走,却发现林红军和杨爱武正在放火,顿时拔出武士刀冲上前质问。

三岛:你们在做什么的干活?不知道这里是军火库严禁烟火吗?

林红军:(对杨爱武小声道)我们干了他。

杨爱武站起身猛地按倒三岛,林红军操起日式短刃抬手两刀结果了三岛。

林红军:(对杨爱武)我们赶紧把小鬼子的尸体藏在明处,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行动。

林红军和杨爱武将三岛的尸体托在了明处,就在这时,军火库外响起了铃声,原来这是中国民工下班的铃声。

林红军和杨爱武跟随着中国民工走出军火库。

日军宪兵D走入军火库巡查时却发现了三岛的尸体而急忙拨打军火库内的手摇电话。

日军宪兵D:齐藤少佐吗?我是小笠原,我们的上尉三岛被杀了。

齐藤:(话外音)八嘎,赶紧拉警报将所有中国民工全部扣押,一个也不能放过,我要向松本大佐汇报。

日军宪兵B:哈伊。(挂断电话奔出军火库)

一辆轿车和两辆满载着日军士兵的卡车在军火库外停下,松本和两名副官以及日军士兵几十名下车将林红军、杨爱武、吴震霖、何顺友以及中国民工们全团团包围了起来。

松本:(怒瞪着林红军、杨爱武、吴震霖、何顺友以及中国民工们)今天有人杀了我们的上尉三岛,我相信你们自己会找出杀人凶手的,到底是谁杀了我们的上尉三岛?你们说吧,不要害怕,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会保护你们的,不说话不找出杀人凶手,你们谁也别想活着出去。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也绝不会向你们提供任何食物和水,我就不信你们能扛到第二天凌晨时分。

林红军:(话外音)时间不多了,这座军火库就要化为灰烬,为了保护群众和人民的生命安全,我只有挺身而出了。(对站在身旁的杨爱武)杨大叔,替我照顾好我的初恋小兰,(拿出一张绣着“喜”字的手绢递给杨爱武)你告诉她,这绣着喜字的手绢是我亲自给她绣的,也是我送她的订婚礼物。

杨爱武:孩子,你要干啥?

林红军:为了保护群众和人民的生命安全,我只能挺身而出了。

杨爱武:(拦住林红军)孩子,别干傻事,你给我好好呆着。

林红军:(强行挣脱杨爱武的手)杨大叔,记住我对你说的话,不然我会死不瞑目的。(走出人群径直走到松本的面前)松本,我是中国人林红军也是共产党员,你的上尉三岛是我杀的。

松本:(疑惑看着瘦弱的林红军)你?不会吧?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都是训练有素的武士精英,我就不信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能徒手干掉我们的上尉三岛,肯定有人帮你,告诉我还有谁?

林红军:(面不改色)没别人了,就我一个人。

松本:你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上尉?

林红军:因为他侮辱了我的人格。(得意笑了笑)

松本:谁看见了?

林红军:没人看见,你们的上尉总是跟踪我,还侮辱我的人格,所以我一气之下就动手杀了他。

松本:就为这个?(冷笑着)谁会信这种事?

林红军:我们中华民族不能忍受任何外来侵略者的屈辱。(对身后的吴震霖、杨爱武、何顺友以及中国民工们)乡亲们,你们能忍受吗?

中国民工们:(齐声高喊)不能,不能,不能。

松本:(对身旁的齐藤)现在凶手已经出来了,给我把他带走。(对中国民工们)现在你们这群肮脏窝囊的支那猪、东亚病夫可以滚蛋了。

吴震霖、杨爱武、何顺友以及中国民工们恋恋不舍的看着林红军而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10、尚河村日军基地齐藤少佐的办公室,日,内

出场人物:松本、齐藤、林红军、日军打手AB、日军宪兵E

林红军宁死不屈、气宇轩昂的站在松本、齐藤的面前,他的身后左右两旁站着日军打手AB。

日军宪兵E前来报道。

日军宪兵E:报告松本大佐,军火库卫兵也被杀了。

松本:下去吧。

日军宪兵E:哈伊。(离开)

松本:(怒瞪着林红军)军火库卫兵谁杀的?

林红军:也是我。

松本:他也侮辱了你吗?嗯?

林红军:不。

松本:(朝林红军怒吼着)你在我的军火库里都干些什么了?

林红军:我告诉你,我们的中华土地上绝不允许有日本法西斯毒瘤,我们要消灭你们。(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挂钟而闭上了眼睛)

 

11、尚河村日军军火库,日,外

出场人物:驻守军火库的日军士兵们

尚河村日军军火库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也摧毁了尚河村日军宪兵司令部,林红军和松本、齐藤也同归于尽,在这场大爆炸中同时炸死了日军一个师团的兵力一万多人,大快人心,林红军为祖国母亲的光复解放而贡献出了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7599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