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风雨后的阳光心语(微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简要梗概:
  老实善良的乡下小伙苏欣阳打着光棍,他表兄通过关系给他介绍了名叫张珊珊的对象。苏欣阳一眼相中了张珊珊,却不知张珊珊是被她人渣闺蜜李琳用其裸照要挟进行诈骗敛财的工具。受李琳威胁操纵的张珊珊与苏欣阳假结婚,打着母亲生病急需手术费的幌子对苏欣阳一家进行诈骗。苏欣阳倾尽全力去帮助岳母甚至抵押上房子还卖了饲养的猪。苏欣阳的老实善良深深打动了张珊珊,张珊珊想终止这场骗局,于是对苏欣阳摊牌并与李琳鱼死网破。
  
详细梗概:
  老实憨厚,心地善良的乡下小伙苏欣阳已奔三还没娶妻成家,平时单身一人在家帮母亲务农尽份孝心。有天苏欣阳的表哥蒋文华不知从哪里认识了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又极为妖艳犹如妖精的女人李琳,李琳把自己的表妹张珊珊介绍给了苏欣阳。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老实憨厚的苏欣阳有些羞涩和紧张,就连说话也有点结巴,但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对张珊珊一见钟情了。然而张珊珊也看出苏欣阳老实憨厚对他倒也不反感,她之所以和表姐出来相亲主要是因为她母亲生病,正等着钱手术住院治疗。张珊珊希望苏欣阳能先给两万块钱彩礼作为她母亲治病的费用应应急并表态自己愿意嫁给苏欣阳,心地原本善良的苏欣阳爽快答应了张珊珊。于是苏欣阳则带着张珊珊和她表姐李琳回到了自己的家面见了母亲。
  欣阳母亲对张珊珊这儿媳妇也挺满意,但由于看不惯李琳的穿着打扮而使欣阳母亲有点接受不了从而间接使她对张珊珊也有了那么一点点的警觉,觉得张珊珊有点点不踏实,但考虑到救亲家要紧,于是欣阳母亲当即拿出两万块钱交给了张珊珊,这可是他们苏家一生的积蓄。张珊珊把钱交给了表姐李琳让她带回去给母亲做手术。
  就在苏欣阳一家送走李琳后,苏欣阳的表哥蒋文华劝苏欣阳今晚就把张珊珊给睡了,还叫他得学学隔壁村的朱家老大的做法,苏欣阳无论如何也不接受表哥蒋文华给自己出的这般馊主意,他训斥表哥:这不是不把人当人看吗。
  当晚,苏欣阳殷勤的给张珊珊铺着床,张珊珊害怕的缩在床头发抖,还以为苏欣阳要强行和自己发生性关系。可苏欣阳却默默打了地铺睡,把张珊珊一人丢在床上。原来苏欣阳的观念很传统,他决定等领了结婚证再和张珊珊更进一步发展关系,但站在门外偷听的欣阳母亲倒是很机警,随手将门反锁,防止儿媳妇半夜里逃跑。
  就在张珊珊正准备睡觉时,表姐李琳却突然发来手机短信让她先做一个勤劳贤惠的妻子遮人耳目以等候下一步指示。张珊珊只能按照李琳的指示去做。但欣阳母亲好像对张珊珊很警觉,谁知道张珊珊是不是在作秀骗人呢,悬着的心总是放不下。
  苏欣阳和张珊珊正式领了结婚证后,苏欣阳开心的哼着尹相杰的小曲《纤夫的爱》,张珊珊却不客气的指出他走调了,说完就给苏欣阳示范了一遍。张珊珊那动人的歌声让苏欣阳入迷且情不自禁的坐在张珊珊的身旁,张珊珊见苏欣阳木讷的样子,开始主动勾引他。苏欣阳面对着张珊珊的主动而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动手就真不是男人了,由于是第一次,苏欣阳有些害怕和羞涩,于是就偷喝了父亲生前留下的酒壮胆,果真与张珊珊发生了肌肤相亲之事。可是苏欣阳哪里知道,张珊珊一直没对他付出过真心,但眼见生米煮成熟饭,苏欣阳对张珊珊彻底放了心。但是欣阳母亲依然还是处处提防着张珊珊,按自己的话来说,她要等张珊珊生了孩子后才能彻底放心。
  第二天,张珊珊的表姐李琳来了电话,原来张珊珊的母亲手术费还差3000,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性命堪忧。苏欣阳主动扛起男人的责任想方设法凑足这3000块钱。张珊珊看到苏欣阳成功凑足这3000块钱后眼眶都红了流下了泪水,这么朴实无华且心地善良的好男人全世界打着灯笼都难找。
  一天,苏欣阳拿着张珊珊的手机在家开心玩游戏,欣阳母亲见张珊珊不在家感到有些奇怪,但从儿子口中得知她进城了却整个人都慌了,于是赶紧让儿子去追她,免得她跑了。但没想到皇帝不急太监急,因为苏欣阳压根不相信张珊珊会偷跑。欣阳母亲恨铁不成钢,赶紧叫上苏欣阳表哥蒋文华骑摩托车载她去镇上通往城里的客运中心车站寻找张珊珊。蒋文华在客运中心车站全寻遍也都没找到张珊珊。
  愤怒的欣阳母亲回到家里劈头盖脸对着儿子苏欣阳就是一顿臭骂,可没想到这时腰系厨式围裙的张珊珊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原来张珊珊原本是要去城里买菜给苏欣阳一家做一桌子美味可口的饭菜,但由于自己不熟悉乡下去城里的交通,怕迷路走失而在离村不远的小镇上买了些菜回来。
  张珊珊在菜地里干活时不小心崴伤了脚,苏欣阳见状赶紧背起张珊珊回到家里。可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为了给张珊珊买药,欣阳母亲都没钱买咳嗽药了,她只希望儿媳妇能快点好起来,原来欣阳母亲此时已经把张珊珊当成一家人了,这让张珊珊很感动,可糟糕不顺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蜂拥而来。
  李琳又传来消息说张珊珊的母亲已做完手术了,但组织切片发现是乳腺癌,还得做根治手术,目前还差两万块钱。为了救岳母,苏欣阳决定把自己与母亲居住的房子给抵押了,再把家里饲养的猪也卖了,最后找表哥蒋文华再借点。
  就在苏欣阳找表哥蒋文华借钱时,蒋文华觉得这事有点诡异不对劲,张珊珊家天天来要钱,可为什么张珊珊的父亲甚至是她的亲戚朋友们也从不来个电话说声最起码的谢谢,这最起码也是做人的礼仪道德,怕不是来诈骗的,于是蒋文华劝苏欣阳多个心眼,不要被骗了。
  可苏欣阳始终坚信张珊珊不是那样的人,目前救人要紧,为此欣阳母亲也把自己的私房钱和传家宝玉手镯都拿了出来。蒋文华趁机提议让苏欣阳和张珊珊回娘家看看,实际上是想让苏欣阳摸摸张珊珊的家底。
  于是苏欣阳和张珊珊来到城里找到了李琳,李琳开了间宾馆客房接待他们俩,等明早就一齐赶去医院看望张珊珊的母亲。李琳为了感谢苏欣阳这阵子的张罗而决定买些酒菜回来款待苏欣阳。就在李琳出门时,张珊珊按照李琳的指示趁苏欣阳不备将昏迷药下在苏欣阳的酒水里。李琳买好酒菜回来后,苏欣阳还傻傻的和李琳把酒言欢,丝毫没注意到坐在身旁的张珊珊一脸担忧。苏欣阳和李琳吃喝了一阵后,李琳突然说自己喝得太猛想去洗手间呕吐。心地原本善良的苏欣阳给李琳倒了杯热开水也走进洗手间给李琳捶背让李琳喝喝热开水暖暖胃。张珊珊趁机拿出药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倒在李琳的酒水里。苏欣阳和李琳回来后,李琳再次举起酒杯向苏欣阳敬酒,苏欣阳考虑到李琳是女士还是自己媳妇的亲表姐,酒量不好,于是他一把抢过李琳的酒杯将下有昏迷药粉的酒水一饮而尽,他劝李琳不要再喝了,自己替他喝就行。随后苏欣阳将自己的那杯酒水也一饮而尽,这让张珊珊很无奈。没一会儿,药性发作,苏欣阳昏倒在椅子上。李琳则趁机抢走了藏在苏欣阳裤裆里的所有钱财,然后将他五花大绑起来,临走时吩咐张珊珊别忘了将他手机也带走。
  原来李琳与张珊珊根本就不是表姐表妹而是闺蜜,李琳是个爱慕虚荣、拜金主义、不务正业、不学无术、不求上进,醉生梦死的渣女垃圾心机婊。李琳因伤害真心爱自己的男友周翔而被周翔抛弃,后在网络上做主播靠别人的打赏来赚钱坐吃等死、虚度自己一生,后因她的号被人举报而被封。走投无路又死性不改的李琳残忍用昏迷药将她多年好闺蜜张珊珊放倒而偷偷拍下张珊珊的裸照,并利用裸照要挟张珊珊与苏欣阳假结婚进行诈骗。张珊珊迫于无奈,只能照办,于是就走进了苏欣阳的世界,以家里母亲生病为幌子而不停的诈骗苏欣阳一家的钱财。心地原本善良的苏欣阳因相信张珊珊的为人、本质和人品而没把母亲和表哥蒋文华对自己的忠告和建议当回事,并倾尽自己全力真心真诚去帮助张珊珊,后来欣阳母亲也对张珊珊伸出了援手并真心把张珊珊当做自己的家人。苏欣阳和其母亲的朴实无华和善良本质深深打动了张珊珊,特别是苏欣阳真是全世界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男人、真正的男子汉,她冰冷的心渐渐被苏欣阳融化。原本不忍心骗取苏欣阳一家钱财的张珊珊暗暗决定向苏欣阳摊牌并与李琳鱼死网破。
  张珊珊摸出苏欣阳的手机藏在苏欣阳的屁股下,然后撒下善意的谎言告诉李琳:苏欣阳今天没带手机出门。诈骗女头目幕后人李琳信以为真让张珊珊赶紧撤离去机场,说完自己却急匆匆的离开了客房,张珊珊故作慌张随手打翻了一个啤酒瓶将碎玻璃踢向苏欣阳,以便苏醒后的苏欣阳用地上的碎玻璃隔断绳子发现屁股下的手机报警,最后张珊珊回头担忧的看了眼处于昏迷之中的苏欣阳而离开了客房。
  张珊珊和李琳一路来到机场准备远走高飞,但就在等航班的时候,警察突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抓捕了她们。原来张珊珊看着李琳随带行李有点多,如果自己借口上洗手间,那么李琳一人就要负责看行李走不开,于是张珊珊趁机借口自己闹肚子就去了机场洗手间。在洗手间里,张珊珊悄悄给苏欣阳打手机摊牌坦白了一切并告诉了自己和李琳的方位让苏欣阳马上报警,不要犹豫,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能放过诈骗女流氓头子李琳。此时的苏欣阳早已苏醒并用玻璃割断了绳子找到自己的手机正接听着张珊珊的手机。
  一切真相大白后,苏欣阳哭了,但为了抓捕犯罪诈骗女头目李琳,他最终按照张珊珊的指示拨打了110报案。张珊珊由于是从犯协助李琳犯罪诈骗已触犯了法律,罪不容诛。泪流满面被戴上手铐的张珊珊回头看了赶到机场的苏欣阳最后一眼让苏欣阳忘了自己,而自己已泣不成声。苏欣阳亲手抹擦着张珊珊脸上的泪水,阳光的笑着说出了风雨后的阳光心语:“珊珊,我愿意等你回来,我们一家都愿意等你,其实你为人、本质和人品都不坏,我早已看出,下辈子我还娶你爱你。”

人物小传:
苏欣阳:男,老实憨厚,心地善良的乡下小伙,现在已奔三。
  苏欣阳母亲
  蒋文华:男,苏欣阳的表哥,与苏欣阳同村。
  张珊珊:女,原本善良且本质和人品不坏的女孩子,后因被爱慕虚荣、拜金主义的渣女闺蜜李琳利用自己的裸照要挟而无奈与老实憨厚、心地善良的乡下小伙苏欣阳假结婚,在李琳的幕后操纵下,张珊珊以其母亲生病需要医药费为幌子而不断诈骗苏欣阳一家的钱财。
  李琳:女,张珊珊的垃圾闺蜜又是渣女,爱慕虚荣、拜金主义不说,就连穿着打扮花枝招展又极为妖艳犹如妖精,正好符合她自己的形象。

剧本正文:
场次1 XX宾馆,一间双人间客房内 日
  出场人物:李琳、张珊珊
  张珊珊坐在床边正玩着手机游戏消消乐。
  这时,打扮得花枝招展又极为妖艳犹如妖精的女人李琳走出洗手间看到张珊珊正玩着手机而不知她正玩着手机游戏消消乐,还以为她要打电话报警,于是怒不可遏快步走到张珊珊的面前,抓扯着张珊珊的头发大声武气质问道:“张珊珊,给谁打电话呢?”
  张珊珊(委屈道):没没没,我在玩游戏消消乐呢,不信你看看吧。。
  李琳(一把抢过张珊珊的手机,看到张珊珊确实玩着游戏消消乐,随后将手机扔向张珊珊,指着张珊珊的鼻子声色俱厉道):张珊珊,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乖乖的配合好我,咱们的日子都好过。如果你要是胆敢背叛我报警,我就把你的那些裸照公布于整个网络并贴遍你家的小区让你无法做人。
  张珊珊(表情似哭非哭,撩了撩头发):我都听你的,你咋说我咋办。
  李琳:行了,一会儿男方来领人,别忘了管我叫表姐,就按我遍的说。还有,到时你得给我自然点,别他妈的玩委屈坏了我们的好事。
  
  场次2 城里,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蒋文华
  苏欣阳与表哥蒋文华行走在城里街道上。
  蒋文华:老弟,调整下状态,别紧张放松点。你要自信,要自信知道吗?
  苏欣阳:知道。
  蒋文华:你到那了可得说话,不能像根木头似的往那一杵,啥话也不说,你得说话,听见没?
  苏欣阳:听见了。
  蒋文华:另外到那去呀,你得多留点神,别跟个缺心眼傻人似的,这么多彩礼可不能让人给骗了。来,咱们现在先活动活动嘴皮子,就像这样(抖动着舌头和嘴皮子)得得得得得得……
  
  场次3 同场次1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蒋文华、张珊珊、李琳
  李琳前去开门,看到苏欣阳和蒋文华站在门外。
  蒋文华(笑对李琳):琳姐,我们来了。
  李琳(高兴道):哎呀,这么早,我正要去接你们呢。(往蒋文华背后看了看,皱眉道)你表弟呢?
  蒋文华:他也来了,在这呢。(拉着苏欣阳站在李琳的面前)
  苏欣阳(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你好琳姐,我……我……我就是苏……苏……苏欣阳。
  李琳(与苏欣阳握手):你好你好,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我是张珊珊的表姐李琳,快请进快请进。
  苏欣阳:哎。
  蒋文华(表情因表弟苏欣阳紧张说话结巴而有点尴尬,对李琳解释道):对了琳姐,那个我表弟今天有点紧张也不好意思,所以说起话来就有点结结巴巴的,让你见笑了。
  李琳(豪爽拍着胸脯道):没事儿没事儿,我不会见笑的,你们都屋里坐,屋里坐。
  蒋文华:哎。
  苏欣阳:哎。
  苏欣阳和表哥蒋文华走进客房面见了张珊珊。老实憨厚的苏欣阳有些羞涩和紧张,但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对张珊珊一见钟情了。然而张珊珊也看出苏欣阳老实憨厚,对他倒也不反感,
  李琳:都请坐都请坐,别傻站着。
  苏欣阳和表哥蒋文华坐在床边。
  李琳: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朝张珊珊作出介绍的手势对苏欣阳和蒋文华)这位是我表妹张珊珊。(朝苏欣阳作出介绍的手势对张珊珊)珊珊,这位是你新丈夫也是我表妹夫苏欣阳。
  张珊珊(故作热情和友好与苏欣阳握手):你好。
  苏欣阳(颤抖着手与张珊珊握手):你好。
  张珊珊(皱眉道):怎么你的手在抖?是冷吗?
  蒋文华(抢先道):不不不,我这老弟就是因为紧张而手发抖,他不是冷,见笑见笑。(出于礼仪而无奈笑了笑)
  张珊珊也笑了笑。
  蒋文华(对苏欣阳):老弟,说说话呀,别紧张别紧张。
  苏欣阳(深呼吸并咽了咽口水使自己放松,不一会儿道):那个,俺家的情况我表哥大华也都跟你们说了,我娘呀就是岁数大了点,身体也不好,我就是一堆一块儿也没啥隐瞒的。要是相中了就算是缘份,要是没相中也没啥,再怎么也不能太委屈了不是。
  李琳(高兴道):好好好。(对张珊珊)珊珊,中意了就赶紧把身份证给人看看,抓紧时间。
  张珊珊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李琳。
  李琳(将身份证递给苏欣阳):来,这是张珊珊的身份证,你们都看看。
  苏欣阳和表哥蒋文华看着张珊珊的身份证。
  李琳(对苏欣阳):大兄弟,这情况呢我跟你表哥蒋文华也说了,我舅妈等着钱住院,犯老病了。这不舅舅介绍嘛,这大老远的我们才来相亲的,可是舅舅介绍的那个猴头巴相的,流里流气,珊珊没相中。巧了正碰上文华,这不把你介绍来了。你看,你俩也真是有缘份,要是没啥意见这事咱就定了,过完彩礼立马你就把人领走。
  
  场次4 乡下苏欣阳家,客厅内、外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蒋文华、苏欣阳母亲、张珊珊、李琳
  内景:
  苏欣阳母亲(给李琳发喜糖):她表姐,来,吃喜糖。
  李琳(轻轻推开苏欣阳母亲的手):婶子,别忙活了,外边面包车在等着呢,我急着汇钱去。
  苏欣阳(对母亲):那妈赶紧把那两万块钱拿出来吧,毕竟治病要紧。等啥时候表姐再来了,咱再好好招待也不迟。
  苏欣阳母亲(叹气道):这有啥呀都别有病,遭罪呀。(对李琳)她表姐,你等着啊,我给你拿钱去。(走进自己的卧室拿钱)
  蒋文华(走进客厅对苏欣阳道):老弟,东西都买好了昂。
  苏欣阳:好好好。
  苏欣阳母亲(双手拿着用红布包的两万块钱现金走出卧室来到李琳的面前):她表姐啊,这是两万块钱,也是咱们苏家所有的积蓄。(双手将钱递向李琳)
  蒋文华(急忙劝道):舅妈,那个按照规矩咱们得把钱给人家张珊珊。
  李琳(附和道):对对对,给珊珊,给珊珊。
  苏欣阳母亲:不好意思啊,她表姐。(双手将钱递向张珊珊)
  张珊珊(双手接过钱,微笑道):谢谢婆婆。(将钱递向李琳)姐,赶紧把这钱给咱妈汇过去吧,等以后生了一男半女了,再带着女婿阳阳去见她老人家。
  李琳(接过钱):老妹,舅妈那儿你放心,医生说了是良性肿瘤,只要手术割除了就没大碍了。你呀还是安心地在这陪着妹夫阳阳好好过日子吧。(对苏欣阳母子和蒋文华道)那我现在先走了昂,我还急着汇钱去,往后再来,再来。
  苏欣阳母亲:那是,那是,那我就不强留了。你看这头一次登门提亲,连饭都没吃,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呀。
  李琳:没有没有,张珊珊能找到你们这样的好人家,我李琳就放心了,咱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常来常往,以后有空我再来昂,那我就先走了。
  苏欣阳母亲:慢走,慢走啊。
  苏欣阳:表姐,那我们送送你吧。
  李琳:哎。
  外景:
  苏欣阳母子、蒋文华、张珊珊送着李琳。
  蒋文华则趁着舅妈(苏欣阳母亲)与李琳谈话时而拉住表弟苏欣阳的手。
  苏欣阳:干啥呀?哥。我在送表姐呢。
  蒋文华(严肃道):我说老弟,你今天晚上就把张珊珊给睡了。
  苏欣阳:不行不行,这结婚证还没领呢。
  蒋文华:啥证不证的呀?那领了你的彩礼那就是你的人。你看隔壁村的朱家老大朱老大怕新媳妇跑了,晚上睡觉把他新媳妇的衣服都给扒光了锁柜子里头,钥匙交给老妈把着,你也得学学朱老大提防着点,听见没有?
  苏欣阳(摆出一副苦瓜脸):我说哥,你这不是拿人不当人看吗?(严肃的摆摆手)不行不行,这我做不到。
  蒋文华(着急道):你听人劝吃饱饭,听我的没错,再说表哥我蒋文华啥时候害过你呀?是吧?
  
  场次5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的卧室内、外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苏欣阳母亲
  内景:
  苏欣阳殷勤的给张珊珊铺着床,张珊珊害怕的缩在床头发抖,还以为苏欣阳要强行和自己发生性关系。可苏欣阳却默默打了地铺睡,把如花似玉的媳妇张珊珊一人丢在床上。原来苏欣阳的观念很传统,他决定等领了结婚证再和张珊珊更进一步发展关系。
  外景:
  苏欣阳母亲站在儿子卧室门外透过门缝一边偷听着儿子与张珊珊的谈话,一边偷看着他们。
  内景:
  苏欣阳:珊珊,你早点睡吧,都累了一天了。
  张珊珊:你就睡那了?
  苏欣阳:嗯。
  张珊珊:你还是上炕睡吧。
  苏欣阳:可咱还没领结婚证呢,明天咱就去领证去,等领了证再说吧,快睡吧。
  外景:
  苏欣阳母亲悄悄将房门锁上转身离开,可她没走几步却因咳嗽病突发而忍不住咳了起来。
  苏欣阳(听见母亲的咳嗽声,站起身走向房门):妈,妈,什么事啊?(开门时发现自己卧室房门被母亲从外锁上了,表情哭笑不得道)妈……你咋把门给锁了?这是啥事啊这叫?妈,妈……
  张珊珊(对苏欣阳):行了,别喊了,锁了就锁了吧,谁花钱娶媳妇不怕财去人空的?再说了,这门要是不锁,婆婆也睡得不踏实不是吗?
  苏欣阳(叹气道):这是啥事啊这叫?
  淡出。
  淡入:苏欣阳的卧室内,深夜。
  此时的苏欣阳正呼呼大睡还打着呼噜,毫无困意的张珊珊正玩着手机。突然,李琳给张珊珊发来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哄乐男人,摸清家底。”随后张珊珊删除了李琳的短信。
  
  场次6 乡下苏欣阳家,院子内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苏欣阳母亲
  张珊珊在水井边正手洗着苏欣阳的衣服,苏欣阳和其母亲正坐在一旁谈着话。
  苏欣阳(得意道):妈,你看这儿媳妇咋样?还给我洗衣服呢,你满意吗?高兴吗?
  苏欣阳母亲(白了张珊珊一眼,回应儿子道):就怕是装相的,提亲的那天你没看她表姐李琳的穿着打扮?奇装异服、浓妆淡抹跟个妖精似的,真让人受不了,张珊珊也好不到哪里去。等给你生了孩子后那才是真心的,(叹气道)这没孩子啊,我这心里不托底呀。
  
  场次7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的卧室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
  苏欣阳和张珊珊正式领了结婚证后,苏欣阳开心的哼着尹相杰的小曲《纤夫的爱》。
  张珊珊:老公,你唱错了,走调了。
  苏欣阳:媳妇,我没唱错呀,也没走调呀。
  张珊珊:你就是唱错了走调了。
  苏欣阳:那你唱一个对的。
  张珊珊:那你听好了昂。(开始唱着尹相杰的小曲《纤夫的爱》)
  张珊珊那动人的歌声让苏欣阳入迷且情不自禁的坐在张珊珊的身旁。
  苏欣阳:媳妇,还是你唱得好听,我爱听。
  张珊珊(见苏欣阳木讷的样子,开始主动勾引他):老公,你碰过女人吗?
  苏欣阳:没有,我一次都没有。
  张珊珊:那你想不想和我肌肤相亲?
  苏欣阳面对着张珊珊的主动而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动手就真不是男人了,由于是第一次,苏欣阳有些害怕和羞涩,于是就偷喝了父亲生前留下的酒壮胆,果真与张珊珊发生了肌肤相亲之事。
  淡出。
  淡入:苏欣阳的卧室内,深夜。
  此时的苏欣阳正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还打着呼噜,毫无困意的张珊珊正玩着手机。突然,李琳给张珊珊发来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白天手机交给他们,取得信任。”随后张珊珊删除了李琳的短信。
  
  场次8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家的院子内、外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苏欣阳母亲
  内景:
  苏欣阳母亲坐在大门处一边洗着菜、一边清理菜叶,时不时的瞟着张珊珊。
  张珊珊回避着婆婆那不信任又带着厌烦的眼神正给花儿浇着水。
  不一会儿,苏欣阳母亲因内急想去上厕所,在去厕所之前将家里的大门锁上。
  外景:
  回家的苏欣阳发现大门从里面被锁上而皱着眉头。
  苏欣阳(拍着门大喊):开门,开门,这大白天的锁门干嘛呀?
  张珊珊(走到门前):门是妈锁的。
  苏欣阳:妈呢?
  张珊珊:妈在上厕所呢。
  苏欣阳(苦笑道):我这老妈整天就知道疑神疑鬼的,什么事啊这叫,这要是传出去都让人笑话。媳妇,我把钥匙给你扔过去啊,你给我开门。
  张珊珊:哎。
  苏欣阳拿出钥匙将钥匙扔进自家院子内,张珊珊捡起钥匙给苏欣阳开了门。
  
  场次9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母亲的卧室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苏欣阳母亲
  苏欣阳母亲(一把抢过儿子手里的钥匙,生气训斥儿子):你怎么能把钥匙交给她呀?我的傻儿子。
  苏欣阳:妈,你怎么一天到晚跟防贼似的?再说她都把手机交给我了,咱还有啥不放心的呢?
  苏欣阳母亲:等生了孩子我就放心了,这要是没孩子呀,栓不住。
  苏欣阳:那也不能一天到晚总看着呀?这锁着多难受啊?
  苏欣阳母亲:你甭管。这不看着锁着,我这心里能踏实吗?
  张珊珊的手机响起……
  苏欣阳(拿出张珊珊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对母亲道):妈,表姐来电话了,我给媳妇送过去。
  
  场次10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的卧室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
  苏欣阳拿着张珊珊的手机走到张珊珊的面前,将手机递向张珊珊。
  苏欣阳:媳妇,你表姐来电话了。
  张珊珊:哦,你接吧。
  苏欣阳:行。(接听手机)喂,表姐……珊珊在跟前呢,你说……好好好,我尽力而为。(脸色越发凝重而放下了手机并挂断手机)
  张珊珊:咋啦?是不是我妈开刀有啥事啊?
  苏欣阳:表姐说现在还差三千,做不了手术也住不了院,表姐怕咱妈的病情变坏了。
  张珊珊的表情充满了忧虑,一言不发。
  苏欣阳:媳妇,你别担心,我已经答应表姐了,明天就把钱给她汇过去。
  张珊珊:你哪这么多钱啊?
  苏欣阳:咱没办酒席,也没给你买新衣裳,这就省了2000块钱,然后我再去借一借。等我把钱凑齐了,你就把钱给汇过去,让咱妈做手术住院。
  张珊珊:老公……(抽泣着)
  苏欣阳(紧紧抱着张珊珊):不哭嘛媳妇,没事儿,就算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场次11 同场次10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苏欣阳母亲
  苏欣阳正躺在炕上玩着张珊珊的手机。
  这时,苏欣阳母亲走进儿子的卧室。
  苏欣阳:妈,你回来啦?
  苏欣阳母亲:哎。张珊珊呢?
  苏欣阳:她去城里了。
  苏欣阳母亲(震惊又愤怒):啊……我的小祖宗哎,我说你怎么这么缺心眼啊?
  苏欣阳(乐观道):没事儿,妈。她说她去城里买菜,今晚亲自下厨给我们全家露一手呢,你看她手机都在我这,她没什么事瞒我。
  苏欣阳母亲(着急且情绪激动道):你懂个屁呀,那是障眼法。你还不快去追去,再晚了就追不上了。
  苏欣阳:我不去,反正她又跑不了。
  苏欣阳母亲:好,好,好,你不去啊,我找人追去。(快步走出卧室)
  苏欣阳(摆出苦瓜脸朝母亲背影喊道):我说老妈,你这么闹腾出去丢不丢人啊?
  苏欣阳母亲没理会儿子,而是小跑出家门。
  
  场次12 仁和镇,建设银行外 日
  出场人物:张珊珊、摩的司机
  买好菜提着菜的张珊珊给李琳汇了钱后走出建设银行,来到一摩的司机的面前。
  张珊珊:师傅,请问去前进乡多少钱?
  摩的司机:15块。
  张珊珊:好,走吧。(坐上摩托车)
  摩的司机发动引擎前往前进乡。
  
  场次13 仁和镇,客运中心车站外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母亲、蒋文华、来来往往的乘客们
  蒋文华在客运中心车站全寻问了一遍也都没找到张珊珊,他垂头丧气的走出客运中心车站来到正看着摩托车的舅妈(苏欣阳母亲)面前。
  苏欣阳母亲:怎么样?找到了吗?
  蒋文华:没有,她彻底跑了。
  苏欣阳母亲(伤心的嚷道):天哪,天哪,我们老苏家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真是作孽啊,作孽啊。
  
  场次14 乡下,苏欣阳家的大院子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苏欣阳、苏欣阳母亲、蒋文华、张珊珊
  苏欣阳正挑着潲水喂着猪。
  蒋文华和舅妈(苏欣阳母亲)回到家里对苏欣阳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蒋文华(愤怒道):苏欣阳,还有心思干活哪?你媳妇都跑了,你妈差点被你气死,你说怎么办吧?骂你傻,骂你蠢,骂你缺心眼也是在表扬你。
  苏欣阳母亲(既愤怒又伤心朝儿子骂骂咧咧):苏欣阳啊苏欣阳,你个混小子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你看看你媳妇都跑了,这倒好了,鸡也飞了蛋也打了,人财两空啊。你表哥骂得对,你就是傻,你就是蠢,你就是缺心眼活该单身一辈子。
  苏欣阳傻笑着不说话。
  蒋文华(愤怒道):你还好意思笑,你还幸灾乐祸,我舅舅恐怕要被你给气活从坟里爬出来揍你。
  这时,腰系厨式围裙、拿着大号汤勺的张珊珊走出厨房来到苏欣阳母亲和蒋文华的面前,微笑道:“妈,表哥,准备吃饭了。”
  苏欣阳母亲(吃惊的与侄子蒋文华面面相觑,随后满脸堆笑):吃饭吃饭,我还真饿了。
  蒋文华(也笑道):我也是,我想尝尝弟媳的厨艺。
  苏欣阳(仍傻笑着对母亲道):妈,我没骗你吧?珊珊不会跑的,毕竟是我媳妇,也是咱们老苏家的人。
  苏欣阳母亲:就你皮。
  
  场次15 乡下,苏欣阳家的菜地内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
  张珊珊正接听手机。
  李琳(话外音):听好了啊,再抠出一笔钱赶快撤。
  张珊珊:他们家都落好几处饥荒了,实在是抠不出钱了。
  李琳(话外音):那就让他们借,实在不行明天我打电话跟他们说。你得配合好,苏欣阳人傻实诚好骗,我告诉你啊,要是演砸了,当心你的后果。
  张珊珊:哎呀,实在是借不到了。
  苏欣阳(一边喊着张珊珊、一边朝菜地走来):珊珊,媳妇,珊珊,媳妇……
  张珊珊:苏欣阳来了,我得先挂了。(挂断手机并收起手机朝苏欣阳走去,却不小心崴了脚而痛苦呻呤着)
  苏欣阳(急忙跑向张珊珊):媳妇,你的腿咋了?
  张珊珊:是脚,我的脚崴了。
  
  场次16 乡下,山间小路上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
  苏欣阳背着张珊珊跑着往家里赶。
  
  场次17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的卧室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苏欣阳母亲
  张珊珊躺在炕上,苏欣阳拿出跌打损伤膏药片正给张珊珊换药。
  苏欣阳:来,把这药换上,这是咱们卫生所新进的跌打损伤膏药片,妈连咳嗽药都没买就给你买了这个,换上吧。
  张珊珊:不用了不用了,这个也是刚换上的,等过了药劲再说吧。
  苏欣阳:哎呀,还是换上吧,听话媳妇。
  张珊珊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沉默同意苏欣阳给她换药。
  苏欣阳给张珊珊换了药。
  张珊珊:妈呢?
  苏欣阳:在炖乌鸡汤呢。
  苏欣阳母亲(端着一锅乌鸡汤走进卧室放在桌上):乌鸡汤来了。(对张珊珊)珊珊,赶紧趁热喝一碗吧,我在刘医生那儿买了好几种补药呢。
  张珊珊:妈,你还没有买止咳药呢。
  苏欣阳母亲:哎呀,都老毛病了,吃药也不管用。妈倒是惦记你呀少受点罪,早点好。
  
  场次18 乡下苏欣阳家,客厅内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苏欣阳母亲
  苏欣阳正接听电话,苏欣阳母亲和张珊珊坐在一起。
  苏欣阳:好好好,一定一定。(挂断手机)
  张珊珊(对苏欣阳):咋的啦?表姐说啥呀?是不是我妈开刀又有啥事啊?
  苏欣阳:表姐说咱妈的肿瘤切片化验结果出来了,是乳腺癌,得做根治手术,现在还差两万块钱。表姐还说家里的房子已经押了4000了,还差16000,让咱们想想办法。
  张珊珊(哭泣道):天哪,去哪儿弄这么多钱啊?
  苏欣阳:珊珊,媳妇,你别哭,咱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这个钱给凑上。
  苏欣阳母亲(叹气道):这可是救命的钱啊,得想法儿,咱们都得想法儿。可,有啥法儿可想呢?
  苏欣阳:咱也把房子给押了,再把家里饲养的那两头半大的猪给卖了,再不行咱就高利贷借钱去,我就不信了,我这就找我表哥押房去。(正要离开)
  张珊珊:等等老公。
  苏欣阳停下脚步,看着张珊珊。
  张珊珊:要是把房子给押了,那以后我们还过不过日子了?
  苏欣阳母亲:房子必须押,救亲家母的命要紧。(对儿子)阳阳,你去吧。
  苏欣阳:哎。(离开)
  
  场次19 乡下,蒋文华家外 日
  出场人物:苏欣阳、蒋文华、张珊珊
  苏欣阳怒气冲冲走出表哥蒋文华家,蒋文华追了出来拉住苏欣阳的手:“苏欣阳,我说你是饭吃多了还是脑袋被屁股夹了?那房子能随便押给别人吗?她家怎么老要钱啊?你不觉得这事有点诡异不对劲吗?张珊珊家天天来要钱,可为什么张珊珊她爸甚至是她的亲戚朋友们也不来个电话说声最起码的谢谢,这最起码也是做人的礼仪道德,怕不是来诈骗的,这是不是变着法骗你家钱呢?”
  苏欣阳(愤怒道):蒋文华,你别瞎说,我们都已经……(犹豫了会儿)她现在是我的人了。
  蒋文华(也愤怒道):你的人?那村头老秦的媳妇怀孕,肚子比篮球还大,不还是跟别人跑了吗?
  苏欣阳:她肯定不是骗子,我相信珊珊的为人、本质和人品。
  蒋文华:你就是让她给迷得鬼迷心窍了你。
  苏欣阳:你少放那滋溜屁。
  蒋文华:谁放滋溜屁啊?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苏欣阳:我就不相信,人心都是肉长得,她就算是块冰,我们娘俩也该把她捂化了。
  苏欣阳和表哥蒋文华吵嘴的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张珊珊看见听见,她回想起李琳对她说的话。
  李琳(话外音):张珊珊,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乖乖的配合好我,咱们的日子都好过。如果你要是胆敢背叛我报警,我就把你的那些裸照公布于整个网络并贴遍你家的小区让你无法做人。
  
  场次20 乡下,苏欣阳家的客厅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蒋文华、苏欣阳母亲
  张珊珊正在哭。
  苏欣阳(抱着张珊珊安慰道):媳妇,你别哭了,再哭哭坏了身子。咱那押房子的钱不都拿回来了吗?现在就差2000了,咱妈都已经去凑去了,今天晚上就能凑回来,明天早上就能把钱汇过去。再说……
  未等苏欣阳把话说完,苏欣阳母亲和表哥蒋文华已回来。
  苏欣阳母亲(对张珊珊打着招呼):珊珊……
  苏欣阳(乐观笑对张珊珊):你看咱妈都已经把钱拿回来了。
  苏欣阳母亲(拿出被小红布包起来的一千块钱递给张珊珊):珊珊呀,这一千块钱是我攒着打算买寿衣和骨灰匣子的(取下戴在手腕上的玉镯),这个玉镯是我们老苏家祖传的,是我妈给我的陪嫁,本打算等你生了孩子后再给你的,这你就拿去卖了吧,也许能卖个一千两千的。(将玉镯递给张珊珊)
  蒋文华:阳阳啊,舅妈的意思是想让你和弟媳回娘家一趟,这么着顺便认认家门,认认亲。(对苏欣阳母亲)是吧?舅妈。
  苏欣阳母亲:是是是,让你妈、老丈母娘认认这个穷女婿,让阳阳好好照顾你妈几天,尽尽孝。
  蒋文华:还有阳阳,出门在外小偷多,骗子也多,你这钱可得放好了。你这样,你把钱缝裤衩里,这样保险。
  苏欣阳:缝珊珊裤衩里不更安全吗?
  蒋文华:弟媳一个女人,你这缝得掏点东西多不方便,还缝人裤衩里,你这想啥呢?(笑)
  苏欣阳(笑):也是啊。
  珊珊和苏欣阳母亲也笑了起来。
  
  场次21 乡下苏欣阳家,苏欣阳的卧室内 深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
  苏欣阳睡得如死猪般香甜,呼噜声也大。
  不一会儿,张珊珊的手机响起……
  张珊珊睁开朦胧的睡眼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原来是李琳打来的,张珊珊急忙挂断手机。此时的苏欣阳没被手机铃声吵醒,张珊珊拿着手机悄悄下床穿鞋走出卧室。
  
  场次22 乡下苏欣阳家,猪圈内 深夜
  出场人物:张珊珊
  李琳(话外音):张珊珊,胆肥了是吧?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张珊珊:刚才他睡在我旁边,不方便。
  李琳(话外音):钱都凑齐了吗?
  张珊珊:凑齐了,不过他表哥和他妈提议让我们明天来找你去医院。
  李琳(话外音):你答应了?
  张珊珊:不答应不行啊,毕竟他也答应了。
  李琳(话外音):看来苏家的人也不傻嘛,已经引起他们的怀疑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实际上是想让苏欣阳来摸摸我们的家底,我们只有将计就计使出杀手锏了,然后坐飞机离开这里。对了,钱都在他身上?
  张珊珊:嗯,缝他裤衩里了。
  李琳(话外音):这么着,明天我们在小洞天宾馆汇合,我先提前给你们把房间开好,药粉我藏在枕头底下,然后我借口出去买下酒菜和酒。在我们吃喝的时候,我假装醉酒呕吐去洗手间,以我对苏欣阳的观察和了解来看,人头猪脑的苏欣阳肯定会搀扶我,最后你趁他不备将药粉下在他酒里。
  张珊珊(惊讶,目瞪口呆):你要毒死他?
  李琳(话外音):因为这么点钱搭条人命不值当,那是昏迷药,吃完了两个小时后他就能醒过来。
  张珊珊(皱眉):昏迷药?你当初就是对我用了这个东西后拍了我的那些照片?
  李琳(话外音):你什么意思啊?
  张珊珊: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再说了,那些照片不还在你那吗?我还能怎么着啊?
  李琳(话外音):我谅你也不敢怎么着。
  
  场次23 城里,小洞天宾馆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李琳
  李琳(打开了客房门作出请的手势对苏欣阳和张珊珊):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
  苏欣阳:哎。
  苏欣阳和张珊珊走进客房,李琳随手关上了客房门。
  李琳:随便坐,随便坐。
  苏欣阳:哎。
  苏欣阳和张珊珊坐在床边,李琳也坐在床边。
  李琳:那个由于你们到达城里已经是晚上了,今晚咱在这对付一宿,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医院。妹夫啊,你这些天一直在帮助我舅妈,我和珊珊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苏欣阳:表姐,你别这样客气,咱们都是自家人,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怪不好意思的。自从我和珊珊结婚成家后,珊珊的妈妈就是我妈妈,对我妈妈尽份孝心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嘛。哦对了表姐,那天你带着珊珊去我家提亲都没好好招待你,今晚我们请你吃饭,再好好喝一杯,权当喜酒了。
  李琳:可是城里的馆子太贵而且你手头又紧,也不容易,还是我来请吧。妹夫,那要不这样,我去外面买点下酒的卤菜和啤酒回来,咱们就在宾馆里整。现在因为我舅妈生病住院治疗不正需要钱吗?咱能省就省点,你说是不是?(对张珊珊)珊珊,是不是?
  张珊珊:是是是。
  苏欣阳:那好吧,全依表姐的意思,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李琳:那我去买了。(走出客房买下酒菜和酒)
  
  场次24 城里,菜市场外 夜
  出场人物:李琳
  李琳提着买好的下酒菜卤菜和三瓶啤酒走出菜市场,她皱了皱眉头,随即拿出手机按键给张珊珊发手机信息。
  
  场次25 同场次23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张珊珊、李琳
  苏欣阳和张珊珊正看着电视等李琳回来。
  张珊珊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张珊珊拿出手机打开收件箱查看李琳发来的短信。
  李琳(话外音):珊珊,我刚才合计着如果我假装醉酒后,万一苏欣阳无动于衷的话,你就想方设法把他支开,一定要创造机会、抓住机会将药粉下在他的酒里。
  张珊珊(收起手机,悄悄摸到枕头下的昏迷药药粉藏在自己的裤包里,表情难过的看着苏欣阳):阳阳,你会一辈子都对我这么好吗?
  苏欣阳(也看着张珊珊):你这是怎么了?我这一辈子能娶到你,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苏欣阳发誓,我这辈子都会对媳妇好。如果我对你不好,我就出门被……
  张珊珊(急忙捂住苏欣阳的嘴):阳阳,不准你说丧气话。(放开手)我要是做了对不起你和咱妈的事,你们能不恨我吗?
  苏欣阳(无奈笑道):媳妇,怎么突然说这话呢?我相信……
  未等苏欣阳把话说完,房门的锁在响,买好下酒菜卤菜和三瓶啤酒的李琳已回来。
  淡出。
  淡入:城里,小洞天宾馆一间客房内 夜
  苏欣阳傻傻的和李琳把酒言欢并吃着下酒的卤菜,丝毫没注意到坐在身旁的张珊珊一脸担忧。
  就在苏欣阳和李琳吃喝了一阵后,李琳突然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自己的胃部故意打着干呕装作难受。
  苏欣阳(担忧道):怎么啦表姐?没事吧?
  李琳(开始故意喘着粗气模仿醉酒的样子敷衍道):喝得太猛,我想去趟洗手间唱唱哇啦歌。(一边捂着嘴故意打着干呕、一边快步走向洗手间)
  就在李琳去洗手间时而趁机向张珊珊使了个眼神。
  心地原本善良的苏欣阳给李琳倒了杯热开水也走进洗手间让李琳喝喝水暖暖胃并捶着李琳的后背。
  张珊珊趁机拿出药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将药粉倒在表姐李琳的酒水里。
  苏欣阳和李琳回来后,李琳再次举起酒杯向苏欣阳敬酒。
  苏欣阳(劝慰道):表姐,你是女同志又是我媳妇的亲表姐,况且你的酒量又不好,你是真的不能再喝了。这样,你就以水代酒,所有酒都由我来替你喝。(一把抢过李琳的酒杯将下有昏迷药粉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后将自己的那杯酒水也一饮而尽)
  张珊珊同情又担忧的看着苏欣阳不知所措。
  没一会儿,药性发作,苏欣阳昏倒在椅子上。
  李琳(试探性的一边叫着苏欣阳、一边摇着他的肩膀):欣阳,欣阳,苏欣阳……
  已处于昏迷之中的苏欣阳毫无反应。
  李琳(得意的对张珊珊道):珊珊,干得好,赶紧动手。
  李琳趁机抢走了藏在苏欣阳裤裆里的所有钱财,然后与张珊珊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并用胶布封住了他的嘴。
  李琳(对张珊珊):我去拿行李,今晚我们坐飞机离开。你赶紧搜搜他的身,看看他有没有带手机以防他醒来报警。
  张珊珊摸出苏欣阳的手机藏在苏欣阳的屁股下,然后对李琳撒下善意的谎言:“琳姐,他今天没带手机出门。”
  李琳:赶紧撤离去机场。(提着行李急匆匆离开了客房)
  张珊珊故作慌张而随手打翻了一个啤酒瓶,将碎玻璃踢向苏欣阳,以便苏醒后的苏欣阳用地上的碎玻璃割断绳子发现屁股下的手机报警,最后张珊珊回头担忧的看了眼处于昏迷之中的苏欣阳而离开了客房。
  
  场次26 城里郊外,西山机场候机厅内 夜
  出场人物:李琳、张珊珊、旅客们
  李琳、张珊珊正坐在西山机场候机厅内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着飞机,而且她们所携带的行李也有点多。
  张珊珊(放下手机,看了看行李而灵机一动故意装作肚子痛对李琳道):琳姐,我肚子不舒服要去趟洗手间。
  李琳(没好气道):你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挥挥手)去吧去吧。
  张珊珊:哎。(走向洗手间)
  
  场次27 西山机场,女士洗手间内 夜
  出场人物:张珊珊
  张珊珊走进洗手间进入一蹲位,随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苏欣阳打电话。
  
  场次28 城里,小洞天宾馆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苏欣阳
  已割断解绑绳子、撕下胶布的苏欣阳听见自己手机在响,他找到手机看着来电显示是李琳打来的而接听了手机:“喂,珊珊,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昏迷过去被人绑起来了?你现在在哪?我想和你谈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场次29 同场次27 夜
  出场人物:张珊珊
  张珊珊(一边接听手机、一边抽泣道):对不起阳阳,我骗了你,其实我和李琳根本就不是什么表姐表妹关系,而是闺蜜关系。李琳是个爱慕虚荣、拜金主义、不务正业、不学无术、不求上进,醉生梦死的渣女垃圾心机婊,她因伤害真心爱自己的男友周翔而被周翔抛弃,后在网络上做主播靠别人的打赏来赚钱坐吃等死、虚度自己一生,后因她的号被人举报而被封。走投无路又死性不改的她残忍用昏迷药将我放倒而偷偷拍下了我的裸照,并利用我的裸照要挟我与你假结婚进行诈骗,我实在是迫于无奈只能照办,于是我就走进了你的世界里,但在李琳的幕后操纵下而无奈以家里母亲生病为幌子不停诈骗你们一家的钱财。在你的世界里,你的朴实无华和善良本质甚至夫爱如钢深深打动了我,使我那颗冰冷的心渐渐被融化,我也谢谢你信任我、慷慨无私的爱我让我找回了真正真实的我自己。我原本不忍心骗取你们一家的钱财而暗暗决定向你摊牌说明一切真相并与李琳鱼死网破。亲爱的阳阳,如果你还爱我就请你马上报警不要犹豫,我和李琳现在在西山机场等着飞机,我宁可牺牲我自己为自己当初愚昧无知的行为而赎罪也不能放过诈骗女流氓头子李琳,我要为我的良心有个交代。快报警吧,别犹豫了,晚了就来不及了,如果你还爱我,就请你赶快报警。
  镜头切至:正接听手机的苏欣阳。
  一切真相大白后,苏欣阳哭了,但为了抓捕犯罪诈骗女头目李琳,他最终按照张珊珊的指示拨打了110报案。
  
  场次30 城里郊外,西山机场候机厅内 夜
  出场人物:李琳、张珊珊、苏欣阳、警官ABCD、旅客们
  就在李琳和张珊珊等航班的时候,四名警察突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抓捕了她们,一副副冰冷的手铐拷在了她们的手腕上。张珊珊由于是从犯协助李琳犯罪诈骗已触犯了法律,罪不容诛。泪流满面被戴上冰冷手铐的张珊珊回头看了赶到机场的苏欣阳最后一眼道:“阳阳,对不起,我是个罪犯不配做你的媳妇,忘了我吧。”说完已泣不成声。
  苏欣阳亲手抹擦着张珊珊脸上的泪水,阳光的笑着说出了风雨后的阳光心语:“珊珊,我愿意等你回来,我们一家都愿意等你,其实你的为人、本质和人品都不坏,我早已看出,下辈子我还娶你爱你。”
  张珊珊破涕为笑,笑得是多么的甜蜜。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1693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