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华裔杀手的末路(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简介:
      曾是法国雇佣兵且身怀绝技的华裔吉他手王龙受雇于纽约警方,专替警方除掉钻法律漏洞而侥幸逃出法律制裁的恶人。他的未婚妻苏丽塔是黑手党教父的小女儿,当教父病危决定把家产全部留给苏丽塔时,这让苏丽塔的亲哥哥菲利波十分不满而聘请杀手追杀苏丽塔。与此同时,王龙发现他这次暗杀的目标是昔日在战场上救过自己命的战友凌峰,还是北美华裔军火商。在金钱和情义面前,王龙选择了情义,与凌峰联手消灭了要致他们于死地的恶人。

剧情梗概:
      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教父鲁柏病危,为了弥补对小女儿苏丽塔的亏欠而在遗嘱中将所有家产全部划给苏丽塔。鲁柏的长子菲利波从律师比利的口中得知家父决定将所有家产全部划给亲妹妹苏丽塔时勃然大怒,丧心病狂的他毅然抛弃亲情顿起杀心,为争夺父亲的所有家产,他抓住比利曾经的犯罪把柄要挟比利不惜一切代价聘请杀手除掉自己的亲妹妹。当晚,比利雇佣的杀手闯入苏丽塔与她男友王龙的家里行凶,但杀手行刺未成反倒成了王龙的枪下鬼。
  曾是法国雇佣兵且身怀绝技的华裔吉他手王龙退役后被纽约警局局长唐纳德所雇用,专替警方除掉钻法律漏洞而侥幸逃脱法律制裁的恶人。王龙以开演唱会做掩护,暗地里扮起惩恶扬善的夜行侠。苏丽塔虽是鲁柏的小女儿,因不满父亲是作恶多端的黑手党教父愤而与父亲决裂,不顾父亲的反对而爱上了多才多艺且心怀正义的王龙,跟着他同甘苦、共患难,一起行侠仗义以洗清父亲的罪孽。
  唐纳德虽是纽约警局局长,穿着打扮绅士、道貌岸然,但实际上的他是被金钱熏软骨头而抛弃天职的警界败类。他暗地里与纽约各大犯罪集团相勾结,仗着自己局长的身份给犯罪份子做保护伞,从中捞取不义之财,等将犯罪份子的钱财榨干后,觉得无利可图了就命王龙杀人灭口,而自己却享用着不义之财逍遥法外。
  一天,王龙接到唐纳德的指示,让他除掉北美华裔军火商凌峰。凌峰与王龙曾是感情甚笃的战友,在一次打击IS恐怖组织的行动中,凌峰救过王龙的命。后来凌峰退役后走上了犯罪不归路,做起了贩卖军火的不法买卖。王龙念及旧情不忍对凌峰下手,但无奈迫于他与唐纳德所签订的受雇合同中的条款约束而不得已为之。
  凌峰正为走私大批军火而筹款,因为之前他的一个手下阿彪是警方的卧底线民,将内幕密报给唐纳德,让凌峰损失了走私军火的经费。凌峰知情后将阿彪除掉。而唐纳德却独吞了凌峰走私军火的这笔不义之财,但又担忧凌峰报复告发自己,于是就命王龙杀凌峰灭口。
  王龙与苏丽塔持枪冲进凌峰的豪宅,将凌峰的爪牙、生意合伙人打得落花流水、人仰马翻,凌峰携心腹阿杰趁乱逃至夏威夷。
  在夏威夷,已损失钱财和人马犹如丧家犬的凌峰决定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为了获取逃往别国隐居的经费,凌峰骗取了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而改行做正当生意的黑帮老大理查德500万美金,随后将其杀害灭口,因为理查德曾经是凌峰的生意合伙人。凌峰为了灭口不给警方留下任何缠上自己的罪证,于是决定将凡是与自己有过生意往来的黑帮头目全部铲除。
  唐纳德独吞赃款的不义之举已引起警方的注意,警方怀疑唐纳德与黑恶势力相勾结,从中捞取不义之财然后杀人灭口。老奸巨猾的唐纳德为了伪装自己的真面目而装模作样派遣反黑组的女警官莫娜与纽约探长马克思合作,前往夏威夷缉捕凌峰归案。另一方面,他悄悄来到夏威夷督促王龙尽快除掉凌峰。精明干练的马克思探长与莫娜一边加紧对凌峰的搜捕,一边暗中调查唐纳德并搜集其罪证,誓将这警界败类绳之以法。
  王龙与苏丽塔多次闯入凌峰所住的酒店客房却屡屡扑空。与此同时,菲利波接二连三派出杀手追杀苏丽塔,但都倒在了王龙与苏丽塔的枪口下。
  由于王龙接连暗杀失败而使唐纳德整日惴惴不安,他命马克思和莫娜停止缉捕凌峰的任务立即返回纽约接手新的案子。这从而加深马克思与莫娜对唐纳德的怀疑,他们假装离开夏威夷,为了不暴露自己而螳螂捕蝉,暗地里监视凌峰与唐纳德的一举一动搜集罪证,最后将其一网打尽。
  律师比利受菲利波之命来到夏威夷找到王龙,以金钱为诱惑试图说服王龙杀掉苏丽塔并告诉他:唐纳德正与菲利波合作。但正义的王龙拒绝了金钱的诱惑而选择了情义,同时也看清了唐纳德的真面目而大失所望。王龙为了不让已怀有身孕的苏丽塔受到刺激而伤及腹中胎儿,于是对她隐瞒了她哥哥菲利波为争夺家产而追杀她的实情。
  势单力薄的王龙为保护未婚妻苏丽塔将要面对一个势力极其强悍庞大的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组织,单凭着手里的一支枪几乎没有胜算。走投无路的王龙无奈之下决定放下与凌峰的成见,与凌峰携手除掉菲利波。凌峰出于朋友义气、念及曾经的战友情而决定帮助王龙。王龙与凌峰联手除掉了凌峰在夏威夷的军火代理商莫里亚蒂,消除了留给警方的最后罪证。
  王龙制造凌峰死亡的假象以此蒙蔽警方和唐纳德,为除掉菲利波的行动带来便利。但怀有身孕的苏丽塔来不及与王龙举行婚礼就被菲利波收买的警界败类唐纳德用炸弹炸死,悲痛欲绝的王龙与凌峰联手击毙了唐纳德。
  人面兽心、心狠手毒的菲利波得知亲妹妹已死亡,他通过律师比利将父亲的所有家产全部划在自己的名下。为了灭口,菲利波将装有炸弹和一摞摞白纸的皮箱奖赏给比利,并谎称皮箱内装着他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金钱。不知情的比利兴奋之余打开皮箱,箱内炸弹爆炸,比利当场被炸死。
  就在菲利波与其西西里家族成员举行宴会狂欢的当天夜晚,满腔怒火并已返回纽约的王龙与凌峰持枪杀到,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罪恶的菲利波惨死在王龙的枪口下。这时,纽约探长马克思和搭档莫娜带队包围了菲利波的豪宅,在警方发出最后通牒后,王龙与凌峰将枪口相互对着胸膛同时扣动了扳机,自我了断一生。

人物小传:
王龙——男,美籍华裔,曾是法国雇佣兵且身怀绝技,虽然表面上是名多才多艺且拥有众多粉丝的吉他手,但实际上是纽约警局局长唐纳德•波比所雇用的杀手,专替警方除掉钻法律漏洞而侥幸逃脱法律制裁的恶人,让正义得到伸张。他以开演唱会做掩护,暗地里扮起惩恶扬善的夜行侠。
  凌峰——男,美籍华裔,北美军火商,以贩卖军火为生。曾是法国雇佣兵且身怀绝技,与王龙是同壕战友,感情甚笃。后来退役后走上了犯罪不归路,做起了贩卖军火的非法买卖。
  鲁柏•帝阿诺——男,盘踞在纽约市的意大利裔西西里黑手党教父。在生命因疾病垂危时,为了弥补对小女儿苏丽塔•帝阿诺的亏欠而在遗嘱中将所有家产全部划给苏丽塔•帝阿诺。
  菲利波•帝阿诺——男,鲁柏•帝阿诺的长子,意大利裔西西里黑手党帝阿诺氏家族的一把手。因不满父亲将家产全部划给亲妹妹苏丽塔•帝阿诺而丧心病狂抛弃亲情,心生杀念,不惜代价聘请杀手除掉与自己一块长大并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妹妹。
  比利•文森特——男,菲利波•帝阿诺的律师。
  苏丽塔•帝阿诺——女,鲁柏•帝阿诺的小女儿,菲利波•帝阿诺的亲妹妹,王龙钟爱的未婚妻。因不满父亲是作恶多端的黑手党教父愤而与父亲决裂,不顾父亲反对爱上了多才多艺且心怀正义的王龙,跟着他同甘苦、共患难,一起行侠仗义以洗清父亲的罪孽。
  唐纳德•波比——男,纽约警局局长,还是被金钱熏软骨头且抛弃天职的警界败类、蛆虫。
  马克思•佩恩——男,纽约探长,精明干练,身手不凡。
  莫娜•萨克斯——女,纽约反黑组的警官。
  杨叔——男,美籍华裔,凌峰军火走私集团的合伙人。
  阿彪——男,美籍华裔,凌峰的手下,杨叔的儿子。
  阿杰——男,美籍华裔,曾是法国雇佣兵,跟了凌峰十年的心腹,忠心耿耿。
  理查德•威尔森——男,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改行做正当生意的黑帮老大,居住在夏威夷檀香山富人区,曾经还是凌峰的军火生意合伙人。

剧本正文:
场次1 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吉他手A、B、观众们
  
  【身着皮夹克、弹着吉普森牌电吉他的王龙与未婚妻苏丽塔•帝阿诺在林肯表演艺术中心举办演唱会。吉他手A、B为他们助阵。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正站在台上唱着他们的原创爱情歌曲《一生一世牵挂你》。台下站满了为他们喝彩的观众们。】
  王龙(唱):黑黑天上,没有星星,长长路上,夜雾蒙蒙。想你、念你,都是你的梦。捧着你的脸庞,看着你的眼睛,想念着你的夜,多少寂寞多少冷。想念着你的夜,多少往事已远去。纵然是时光消逝,也要永远牵着你温暖的手从容走一生。
  苏丽塔•帝阿诺(唱):黑黑天上,没有星星,孤独梦里,冷冷清清。想你、念你,默默把你等。贴紧你的胸口,亲你的身上疼。想念你的夜,多少雪飘多少风。想念你的夜,多少泪水已成冰。纵然是天寒地冻,也要牵挂住这曾经温馨的梦境。
  (备注:《一生一世牵挂你》这首歌也是鄙人原创的,如果看客喜欢这首歌想买下,请与鄙人联系,大家都中国人,请勿做出有损中华民族美德的事,谢谢,我指的是抄袭盗用。)
  
  场次2 纽约西奈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日
  出场人物:鲁柏•帝阿诺、比利•文森特、孔蒂、艾米
  
  【年老沧桑且一头白发、脸上布满皱纹的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教父鲁柏•帝阿诺正躺在病床上凝望着天花板,他的表情看上去是多么的憔悴,像是在担忧着什么。整个病房内除了他那急促的呼吸声外,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站在病床旁且身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艾米正使用诊听器诊听着鲁柏•帝阿诺的心脏跳动情况。】
  【一身西装革履、提着男士公文包且相貌儒雅并戴着眼镜的律师比利•文森特和一身西装革履的孔蒂站在教父鲁柏•帝阿诺的病床旁,正焦急的看着面容憔悴的教父鲁柏•帝阿诺。】
  【艾米一脸愁容的取下诊听器,绝望的朝比利•文森特和孔蒂摇着头。】
  鲁柏•帝阿诺(气息微弱道):比利,我知道我不行了,我想立一份遗嘱。我死后请把我的所有家产全部转给我的小女儿苏丽塔,我就没什么遗憾了。
  【比利•文森特从公文包里拿出纸和笔递给鲁柏•帝阿诺。】
  鲁柏•帝阿诺(接过笔和纸,对身旁的孔蒂道):孔蒂,你一定要找到我的小女儿,告诉她,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想好好的弥补她。
  孔蒂:放心吧教父大人,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找到小姐的。
  【鲁柏•帝阿诺面带笑容点点头,动笔写着遗嘱。】
  
  场次3 纽约长岛汉普顿区,菲利波•帝阿诺的豪宅内 日
  出场人物:菲利波•帝阿诺、比利•文森特、鲁皮诺、庞奇内罗、黑手党成员A、B
  
  【这是一栋靠海的豪华别墅,相貌年轻英俊且穿着打扮绅士的菲利波•帝阿诺双手背在身后,站在自家的露台上看着前方的大海。他的身后站着他的得力手下鲁皮诺与庞奇内罗。】
  【律师比利•文森特在两名西装革履且戴着墨镜的黑手党成员的陪同下来到露台。】
  黑手党成员A(对菲利波•帝阿诺道): 大少爷,比利•文森特律师来了。
  菲利波•帝阿波(转过身,微笑着看着比利•文森特,作出“请”的手势):请坐吧,比利。
  比利•文森特:谢谢。(坐下)
  【菲利波•帝阿诺朝黑手党成员A、B挥手。】
  【两名黑手党成员离去。】
  菲利波•帝阿诺(坐在比利•文森特的面前):你想喝点什么?
  比利•文森特:一杯白兰地。
  【菲利波•帝阿诺对身旁的鲁皮诺点点头。】
  【鲁皮诺给比利•文森特倒上了一杯白兰地。】
  比利•文森特(抿了口白兰地,对菲利波•帝阿诺道):大少爷,教父的病情严重,看样子是不行了。
  菲利波•帝阿诺:谁都无力回天了吗?
  比利•文森特(托了托眼镜,叹气道):心脑科专家艾米医生对这种大面积心肌梗塞也无能为力了。
  菲利波•帝阿诺(满不在乎道):比利,我并不关心我家父的病。
  比利•文森特:那你关心什么?
  菲利波•帝阿诺:作为家父的长子,我所关心的是家父的家产到底留给谁,我想知道遗嘱的内容。
  比利•文森特:按照遗嘱规定,你妹妹苏丽塔•帝阿诺将拥有你家父所有的家产。
  菲利波•帝阿诺(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我好歹也是我家父的一把手。
  比利•文森特:六年前你妹妹因不满你家父是恶贯满盈的西西里教父,而且她不顾你家父的反对而爱上了弹吉他卖唱的华裔歌手王龙,后来你妹妹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跟着王龙远走高飞了。我想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菲利波•帝阿诺:是啊,堂堂的意大利西西里帝阿诺氏家族的千金怎么能嫁给一个弹吉他卖艺的中国流浪汉?这要是传出去都让人笑话。
  比利•文森特:不过这对教父来讲无论如何也是个遗憾,也许他这样做是为了弥补这种感情。
  菲利波•帝阿诺(愤愤不平道):不,这个家业应该归我,我作为这个家的长子,家父的一把手,才是最该继承家父家产的人。我那不争气的妹妹只不过是忤逆我家父、背叛家族的逆子,她有什么资格?我家父也许是吃药吃糊涂了,竟把家产留给她,凭什么?(捏起拳头砸了下桌子)
  比利•文森特:我非常理解你的愤怒,可是我爱莫能助。
  菲利波•帝阿诺:别说你爱莫能助。我亲爱的比利•文森特律师,我想知道作为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官包庇毒品走私在这个国家里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比利•文森特神色显得慌张。】
  菲利波•帝阿诺:别慌,据我所知5年前你在迈阿密做警官时给一个搞毒品走私的人充当保护伞,后来你从中捞取了不少油水,如果我把这事抖露给警方,恐怕你会老死在监狱里。
  比利•文森特:你真是个恶魔,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能瞒得过你的事。那好吧,你说,你要我做什么?
  菲利波•帝阿诺:任何一个和我争夺家父财产的人,都没有理由再活下去。
  比利•文森特(震惊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杀掉你亲妹妹?
  菲利波•帝阿诺:当然,杀手的佣金我来支付。
  比利•文森特(震惊道):你疯了吧?她可是你的...
  【菲利波•帝阿诺对比利•文森特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比利•文森特知趣的停住了口。】
  菲利波•帝阿诺:我不会破费你用命换来的那几个钱的,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要不然的话,你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
  比利•文森特(一脸无奈道):好吧,我答应你。
  菲利波•帝阿诺:在我家父的重症监护室内,除了你和艾米医生外,还有谁在场?
  比利•文森特:孔蒂,你也知道他是你家父的心腹。
  菲利波•帝阿诺(对鲁皮诺和庞奇内罗命令道):鲁皮诺,庞奇内罗,你们分别除掉孔蒂和艾米,要尽快,别让我妹妹知道家父遗留家产的事。记住,要让他们的死看起来像是意外,一定要干净利落,不要给我留下任何麻烦。
  【鲁皮诺和庞奇内罗对菲利波•帝阿诺点点头。】
  比利•文森特:菲利波,你的确是个恶魔,为了家产竟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毒手,你这样的人在这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出第二个来。
  菲利波•帝阿诺(冷笑道):谢谢你的夸奖,我就是这样的人。
  
  场次4 纽约唐人街,王龙的住宅内、外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杀手A、B、C、D、E、黑手党成员A
  
  内景:
  【一身西装革履的王龙回到家里。他脱下西装来到衣柱前,将西装挂在衣柱上。】
  【拿着手枪的苏丽塔•帝阿诺悄悄来到王龙的身后,将枪口顶在王龙的后脑勺。】
  苏丽塔•帝阿诺:别动。
  王龙:我投降。(举起双手,紧接着迅速转身踢飞苏丽塔•帝阿诺手里的枪,赤手空拳与苏丽塔•帝阿诺展开较量)
  苏丽塔•帝阿诺(三下五除二将王龙击倒,笑道):你出手总是比我慢,不过你永远是师父。
  王龙:不,确切的说是丈夫。
  【苏丽塔•帝阿诺紧拥着王龙,王龙也紧拥着苏丽塔•帝阿诺。】
  王龙:苏丽塔,我们的经纪人刚才告诉我,这次演出结束之后,我们又会得到一大笔钱。你打算怎么支配它呢?
  苏丽塔•帝阿诺:王龙,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对钱越来越淡漠了。只要我们两个能在一起,一辈子都这样的在一起就足够了。
  王龙:对不起。
  【苏丽塔•帝阿诺的手机响起...】
  苏丽塔•帝阿诺:我去接个电话。(放开王龙,拿出手机接听手机)喂...
  菲利波•帝阿诺(话外音):我亲爱的妹妹,猜猜我是谁。
  苏丽塔•帝阿诺(兴奋道):哥哥菲利波,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最近还好吧?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大哥大的菲利波•帝阿诺。地点:书房内。】
  菲利波•帝阿诺:当然,我作为你的亲兄长难道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你一下吗?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呢?
  苏丽塔•帝阿诺(话外音):还是老样子,四处演出,四海为家。
  菲利波•帝阿诺: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已经派人专程去祝贺了,马上就到。(坏笑着)
  【镜头回至苏丽塔•帝阿诺。】
  苏丽塔•帝阿诺: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你永远是我亲爱的哥哥。对了,老爸还在生我的气吗?
  【手机听筒内传来急促的“嘟嘟嘟”声音...】
  【苏丽塔•帝阿诺皱着眉头放下手机。】
  王龙:怎么了?
  苏丽塔•帝阿诺:我哥哥的手机可能没电了,他刚才给我打电话就是问候我近来怎么样。对了,今天是我的生日,要不是我哥哥提醒我,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王龙(拍了拍额头):瞧瞧我这记性都忘记你的生日了,要不今晚我请你在外面吃个饭,顺便给你买几件你喜欢的衣服,给你开开心心过生日。
  苏丽塔•帝阿诺:好啊。不过请等一等吧,我哥哥已经派人给我专程送来祝贺了,马上就到。
  外景:
  【五名西装革履的杀手走到王龙的住宅外,他们纷纷掏出了枪,其中一名杀手伸手按门铃。】
  内景:
  苏丽塔•帝阿诺(听见门铃声,对王龙道):一定是我哥哥的人来了。(前去开门)
  外景:
  【杀手们听见房屋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而拉枪机,将枪口对着门。】
  内景:
  【王龙隐约听到房屋外传来拉枪机的声音而急忙冲上前扑倒苏丽塔•帝阿诺。】
  【枪声响起,房门被打成了马蜂窝。】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急忙扑入掩体内隐蔽,并拔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拉枪机顶上躺火等待着杀手。】
  【五名杀手踹门冲了进来,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操枪还击...一番激烈枪战后,这五名杀手纷纷被击毙。】
  王龙:他妈的,到底是谁在追杀我们?不会是你哥哥吧?
  苏丽塔•帝阿诺(严肃回应道):这不可能,我哥哥决不是那样的人,我从小和他一块长大,他很爱我的。
  【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黑手党成员A手捧着一把香石竹(康乃馨)走进一片狼藉且满是弹孔的房屋内,他环顾了下四周,故作惊讶道:“上帝呀,这里发生了什么?”】
  【王龙将枪口顶在黑手党成员A的太阳穴上,厉声质问道:“你大概走错房间了吧?先生。”】
  黑手党成员A(故作惊慌):别开枪,别开枪,我受菲利波之命给苏丽塔小姐送去生日礼物,请问她住在这吗?
  王龙(看了眼苏丽塔•帝阿诺,放下枪):是的。
  苏丽塔•帝阿诺(对黑手党成员A道):我就是苏丽塔•帝阿诺。
  黑手党成员A:这是你哥哥菲利波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双手将香石竹递向苏丽塔•帝阿诺)
  苏丽塔•帝阿诺(接过香石竹):谢谢。
  【黑手党成员A瞟了眼五名杀手的尸体快步走出住宅。】
  
  场次5 纽约唐人街街道 夜
  出场人物:黑手党成员A
  
  【黑手党成员A走出公寓来到街道,回头看了眼公寓,确定没人跟在自己身后而拿出手机按键拨打手机。】
  黑手党成员A:大少爷,他们失手了。
  
  场次6 纽约市,地下停车场内 日
  出场人物:王龙、唐纳德•波比、唐纳德•波比的专车司机
  
  【一身嬉皮士打扮的王龙骑着川崎Versys 300X摩托车来到地下停车场停下,环顾着四周。】
  【唐纳德•波比坐在一辆凯迪拉克古董加长型汽车内,他放下车窗朝王龙招手。】
  【王龙看见唐纳德•波比,熄火拔钥匙下摩托车,打开车门坐进唐纳德•波比的凯迪拉克古董加长型汽车内。】
  王龙:我没弄明白,到底是谁在追杀我们?
  唐纳德•波比:恐怕你永远也弄不明白。你为我们警方工作,黑道上的人都非常的恨你,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我不再给你派任务。
  王龙:想杀谁?说吧。
  唐纳德•波比:你和你的好友曾经在法国当过雇佣兵,在一次打击IS恐怖组织的行动中,他救过你的命。
  王龙:你说的是凌峰?
  唐纳德•波比:是的。不过我不难为你,如果你不忍心下手,我就找别人干。
  王龙:为什么要杀他?
  唐纳德•波比:他退役后走上了犯罪不归路,做起了贩卖军火的非法买卖,成了北美军火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警方不便对他下手。
  王龙:不,我不会杀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杀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是与我同战壕的战友。曾经我们在中东的一次行动中,被IS恐怖份子包围,我的腿被打断了,是他背着我冲出去的,不然我的脑袋会被那些杂碎活生生的割下来,现在回想起我都后怕,我想这事你应该了如指掌,所以我绝不会杀我的救命恩人。
  唐纳德•波比(叹气道):凌峰销售的那批军火看来还得继续杀害无辜的人了。
  王龙(沉默了会儿):告诉我,什么时候动手?
  
  场次7 纽约拉奇蒙特,凌峰的豪宅外、内 日
  出场人物:凌峰、阿杰、杨叔、阿彪、凌峰的爪牙及其生意合伙人、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外景:
  【十余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枪手守在凌峰的豪宅外。】
  【这时,开在前方的兰博基尼Aventador LP720—4停在凌峰的豪宅外,跟在这辆兰博基尼后的是3辆清一色的梅赛德斯奔驰W124。】
  【坐在兰博基尼内的凌峰与其心腹阿杰率先下车,随后坐在梅赛德斯奔驰W124汽车内的枪手们纷纷下车,他们都清一色的西装革履并戴着墨镜。枪手们跟着凌峰和其心腹阿杰径直走进豪宅。】
  内景:
  【凌峰的生意合伙人十余名坐在会议桌前,他们都是美籍华裔。】
  【凌峰走到会议桌的主席位,环顾了下在坐的生意合伙人后坐下。他的心腹阿杰站在他的身旁。】
  凌峰(飘了眼阿彪,对年长且坐着轮椅的杨叔道):杨叔,这次买卖需要的一大笔钱我想不成问题了吧?这可是你的宝贝儿子阿彪亲手操办的。
  杨叔:峰哥,这一时还难以解决啊。
  凌峰:阿彪这孩子很能干,这次如果仅仅是弄不到钱还好说。可阿彪没有想办法积极去弄钱,相反的是,他把我们组织的秘密出卖给了唐纳德•波比,害得我们损失了一大笔钱。那个纽约警察局局长我想你们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他仗着局长的身份给我们充当保护伞从而在我们的身上榨取了多少油水,而现在他知道我们无利可图了就想把我们一脚踢开。我这不是耸人听闻吧?
  杨叔(怒视着儿子阿彪,质问道):阿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彪:爸,我不知道,这与我无关,我确实不知道。
  【阿杰怒视着阿彪而拔出了枪。】
  【凌峰急忙朝阿杰摆手。】
  【阿杰收起了枪,怒视着阿彪。】
  凌峰(笑对阿彪道):阿彪,别害怕。(严肃对杨叔道)杨叔,养不教父之过,你可是我们组织的老前辈,也是我生意的合伙人。看在我死去的老爸面子上,我饶了你这一回。不过你儿子阿彪,无论如何我都要处死。(眼睛因愤怒而眯成了一条直线)
  阿彪(对凌峰央求道):老大,饶了我吧,我是一时糊涂,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眼里流露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凌峰(面无表情回应道):不会有下一次了。(对杨叔)杨叔,考虑到你儿子阿彪还太小,害怕触电,我就不对他施以电刑处置。(掏出枪顶上膛火,将枪滑到杨叔的面前)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一枪下去什么都结束了,总比坐电椅慢慢承受痛苦好。
  【杨叔极不情愿的拿起枪,表情悲痛的看着儿子阿彪不忍下手而犹豫起来。】
  阿彪(央求道):爸,别杀我,我可是你的儿子啊,求求你,求求你。(对凌峰央求道)老大,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因强烈恐惧而尿裤子)
  凌峰(朝杨叔怒斥道):动手,还犹豫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把你也干掉陪你的儿子?
  【杨叔在凌峰的死亡威胁下而缓缓举起了枪,对着阿彪。】
  【求生欲望强烈的阿彪转身就跑,却被凌峰的两名枪手抓住并架住了他的双手。】
  【阿彪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浑身瘫软。】
  【杨叔闭上眼睛朝儿子阿彪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阿彪胸膛中弹倒下。】
  外景:
  【蒙面、一身黑衣且手持M16突击步枪和乌兹冲锋枪的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联手消灭了守在凌峰豪宅外的枪手,径直杀进凌峰的豪宅。】
  内景:
  【一番激烈的枪战后,凌峰的生意合伙人包括杨叔及其爪牙全部被打死,凌峰和心腹阿杰趁乱逃脱。】
  
  场次8 纽约,中央公园内 日
  出场人物:王龙、唐纳德•波比
  
  【王龙与唐纳德•波比漫步在中央公园内。】
  唐纳德•波比:王龙,凌峰和他的军火走私集团虽然已经大伤元气,但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据我掌握的消息,他带着心腹阿杰逃到夏威夷去了,我估计他要干一笔大的买卖想东山再起,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啊。亲爱的王龙先生,你要到夏威夷去,无论如何都要把凌峰给干掉。
  王龙:唐纳德局长,我是真的不忍心再下手了。
  唐纳德•波比:我理解你,如果换作我,我也会像你一样不忍心再下手的。
  王龙:我真是不忍心再去杀自己昔日对我有救命之恩的战友,不然我会欠下一笔良心债的。
  唐纳德•波比:凌峰罪大恶极,你同我们警方合作,不就是为了惩恶扬善吗?你说呢?
  王龙:唐纳德局长,你让我再想想。
  唐纳德•波比:我还要告诉你,你和我是签订合约了的,如果你违约,我就把你和你的行为抖露给全纽约各大帮派,恐怕到那时候,你和你钟爱的未婚妻苏丽塔将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你们愿意吗?
  王龙(表情变为难堪,情绪激动道):什么时候去夏威夷?
  唐纳德•波比:最好现在。
  
  场次9 纽约市,大街上 日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阿蕾莎、西蒙、玛丽、乔伊、围观市民们、纽约警察们
  
  【留着一头蓬乱的长发、戴着一副眼镜的西蒙一手扣着女友玛丽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菜刀架在玛丽的脖子上,而且西蒙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凶恶再加上一头蓬乱的长发,就像是一位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站在他们二人的面前是围观的纽约市民和纽约警察们,还有便衣警官阿蕾莎和正在啃食着汉堡包的乔伊。】
  西蒙(一脸怒气的对玛丽):你说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还想怎么样?(对围观市民和纽约警察们比划着手里的菜刀,怒喊道)别过来,你们这群混蛋。
  【一身便衣的马克思•佩恩来到阿蕾莎的面前。】
  马克思•佩恩(看了眼西蒙和玛丽,对阿蕾莎道):阿蕾莎,这是什么情况?
  阿蕾莎:这小子叫西蒙,他的女友玛丽和另一个男生好上了,所以心里很不服气就劫持了玛丽。
  【马克思•佩恩藐视着西蒙,随后轻蔑的笑了笑,摇摇头。】
  阿蕾莎(对马克思•佩恩):对了探长,乔伊今天要请假,他的母亲生病了,他要回家照顾他的母亲。
  马克思•佩恩:乔伊呢?
  阿蕾莎(用眼神示意马克思•佩恩):就在那,啃着汉堡包呢。
  马克思•佩恩(顺着阿蕾莎的眼神看到了正在啃着汉堡包又穿着一身便衣的乔伊,随后胸有成竹的对阿蕾莎道):我有办法制服那小子了。(对阿蕾莎说着悄悄话)
  阿蕾莎•雷若(笑了笑):不错的激将法。(走向一身便衣的乔伊,对乔伊说着悄悄话)
  【乔伊表情严肃的点点头表示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西蒙(十分愤怒的对玛丽):我问你,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竟把你的魂都给勾走了,他有我帅气吗?有我对你那么好吗?你给我把他叫来,看我非亲手剁了他不可。(又对围观众人)你们都给我把他叫来,我要当场活刮了他。
  【马克思•佩恩径直走向西蒙。】
  西蒙(将手里的菜刀指向马克思•佩恩):小子,你别过来,别过来,你再敢前进一步我就杀了她。(将菜刀的刀刃架在玛丽的脖子上)
  【马克思•佩恩不想无辜的玛丽受伤甚至被害,于是停下了脚步。】
  西蒙(怒视着马克思•佩恩):你是谁呀?怎么?看上我女朋友了想来个英雄救美是吧?我告诉你,玛丽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把她给抢走。
  马克思•佩恩(看着仪表滑稽又可笑的西蒙,轻蔑的笑着):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拿着菜刀去劫持一个女人,像什么样?你不觉害臊我都嫌丢人。
  西蒙:小子,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爱。
  马克思•佩恩:我现在给你把他找来,你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杀了吗?
  西蒙:别以为我不敢,你去找啊,他妈的敢抢我的女人,看我今天亲手剁了他。
  马克思•佩恩(声色俱厉道):我看你那个熊样你就不敢,你就是一个地道的窝囊废。
  西蒙:小子,你他妈的说谁呢?有种你再说一遍试试,你信不信我把她杀了?(面目狰狞)
  马克思•佩恩(紧忙后退):别,有话好说。
  乔伊(对西蒙喊道):哥们,你太次了,你到底敢不敢呀?我们还急着上班呢,早餐都吃完了,你以为我们大家都想看你表演呀?就你这副模样,即使你去好莱坞做演员别让观众笑掉大牙甚至票房大跌。(故意大笑激怒西蒙)
  【围观的众人有的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西蒙(愤怒的回应乔伊道):谁说我不敢?(对众人)还有没有人出来维持正义了?
  乔伊(又对西蒙冷嘲热讽道):哥们,你算了吧,要我说你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无赖。(朝西蒙比着中指,又继续冷嘲热讽道)再说了你长得又难看,还留着一头女人的长发,就像是一个刚从精神病院偷跑出来的精神病患者。
  西蒙(怒瞪着乔伊):你这混蛋你他妈的有种就再说一遍试试,看我杀了她后再来杀你。
  马克思•佩恩(当场拍着胸脯对西蒙):哥们,别生气,我替你维持正义,刚才是谁在说你?你指给我看。
  西蒙(拿着菜刀指向乔伊,同时目光注视着乔伊):就是他,这个混蛋,我今天非剁了他不可。
  马克思•佩恩(慢慢靠近西蒙,手指着正在坏笑的乔伊,对西蒙):就是他,是吗?
  西蒙:没错没错,就是那混蛋。(目光注视着乔伊的同时手里的菜刀仍指着乔伊)
  【马克思•佩恩趁西蒙不注意,迅速夺过西蒙手里的菜刀将菜刀扔在地上,紧接着大展擒拿术将西蒙放翻在地,掏出一副手铐将西蒙的双手铐住。】
  西蒙(大喊):我爱你
  【几名纽约警察上前将地上的西蒙提起,牢牢架住他的双手,押着他迈向警车。】
  西蒙(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喊着):这就是爱情,你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
  【最终西蒙被押上了警车,警车驶离。】
  乔伊(走近马克思•佩恩):佩恩探长,身手还是那么非凡,回去后局长准给你记一功。
  马克思•佩恩: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谁让咱们是干这行的呢?对了乔伊,我听阿蕾莎说你今天要请假,唐纳德局长批准了吗?
  乔伊:当然,局长让我向你说一声。
  马克思•佩恩: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乔伊:半个月后吧。
  马克思•佩恩:好吧,下面的案子就交给我吧,回去后好好照顾你的母亲吧。
  乔伊:谢谢探长,那我走了。
  马克思•佩恩:再见。
  乔伊:再见。(离开)
  
  场次10 纽约,马克思•佩恩的住宅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
  
  【莫娜•萨克斯在洗手间内正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澡。】
  【一身便衣的马克思•佩恩回到家里,听见洗手间传来女人的哼歌声以及流水声而皱起了眉头,他拔出随身携带的枪,顶上躺火、提高警惕慢慢走向洗手间。】
  【莫娜•萨克斯关闭水龙头,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披着浴衣刚拉开浴帘,就看见将枪口对着自己的马克思•佩恩而被吓了一大跳。】
  马克思•佩恩(怒视着莫娜•萨克斯):别动,老实点。好大的胆子,居然偷到我家里来了,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家?
  莫娜•萨克斯(表情难堪道):你误会了,请你听我解释。
  马克思•佩恩: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知什么原因走错了房间,实在对不起。对吗?
  莫娜•萨克斯:可我并没有走错房间,虽然这个房间比我想象得更乱一些,我说得不是吗?
  马克思•佩恩:别对我甜言蜜语,虽然我是个光棍,但是对贼没什么好感,即使是个女人。
  【马克思•佩恩的手机响起。】
  马克思•佩恩(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不要乱动,否则对你没什么好处。(拿出手机接听手机)喂,局长...什么...(吃惊看着莫娜•萨克斯,不一会儿,冷酷的脸露出了笑容而放下了枪)我们正在谈话呢...我们谈得很愉快,我正准备给她煮点咖啡...好的,我们会合作愉快的,您老就放心吧,再见。(放下手机,表情带着歉意对莫娜•萨克斯道)闹了半天原来是误会一场。对不起,克里斯汀小姐。
  莫娜•萨克斯(笑着回应道):没关系。我的真名叫莫娜•萨克斯,克里斯汀是我小时候的乳名。唐纳德局长派我与你合作,前往夏威夷缉捕华裔军火商凌峰,我想局长在电话里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可以把枪收起来了吧?马克思探长。
  马克思•佩恩(收起枪,笑道):什么探长?那是唐纳德局长抬举了,不过和你相比,我们都一样,都是普通平凡的小警察。
  莫娜•萨克斯:可是局长把你吹得好神啊。我想不会因为你们是朋友,他就这么吹捧你吧?
  马克思•佩恩:他吹捧我?我可真是不胜荣幸啊,克里斯汀小姐。
  莫娜•萨克斯:我看你还是叫我莫娜吧,我觉得我老爸给我取的名字还不算难听。
  马克思•佩恩:莫娜小姐的名字确实不难听,可是我实在没有和女同行合作的经验,因为毕竟我曾经都是与男同行合作的。
  莫娜•萨克斯:我这次与你合作当然要秘密的进行。我们的局长极力向我推荐了你,说你能为我提供线索,并且能帮上我的大忙,我想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马克思•佩恩:不知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莫娜•萨克斯:我会告诉你的,不过我想先看看大探长的家是什么样子的。
  马克思•佩恩:那你的印象如何呢?
  莫娜•萨克斯:我刚进来时看到这里这么乱,我还真以为有个贼在我之前闯进来了。
  马克思•佩恩:但愿你没有报警。
  莫娜•萨克斯:我们已经互相谅解了,我说得对吗?(对马克思•佩恩作出握手的手势)
  马克思•佩恩:对,不打不成交嘛。(与莫娜•萨克斯握手)能与你合作我感到非常荣幸。
  
  场次11 夏威夷檀香山,理查德•威尔森的住宅外、内 日
  出场人物:凌峰、阿杰、布兰妮•威尔森、理查德•威尔森
  
  外景:
  【凌峰与阿杰来到理查德•威尔森的住宅外。】
  【凌峰伸手按门铃。】
  【貌美如花、衣着光鲜亮丽的布兰妮•威尔森打开了房门,看到面无表情的凌峰与阿杰站在门外。】
  布兰妮•威尔森:先生,请问你们找谁?
  凌峰:如果我没找错的话,你就是理查德•威尔森的夫人布兰妮吧?多年未见,夫人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貌美如花。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我是凌峰,你丈夫曾经是我军火生意的合伙人。我们今天来是找你丈夫叙叙旧。
  布兰妮•威尔森(不耐烦道):可是我丈夫不在家,你们还是走吧。(正要关门)
  【凌峰挡住布兰妮•威尔森关门的手。】
  【阿杰拔出了枪、顶上膛火,怒视着布兰妮•威尔森。】
  布兰妮•威尔森(惊慌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凌峰:请原谅我的莽撞,夫人。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撒谎的人。(手指着停放在不远处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对布兰妮•威尔森道)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应该是你丈夫的座驾吧?好阔气呀,看来你丈夫是越混越好了,再说你们女人是不会开专属男人的汽车的。我的直觉告诉了我,你丈夫现在正在屋里不是洗漱就是享受着你做的早餐。如果夫人不介意的话,我倒真想进屋跟你丈夫好好的聊一聊。(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布兰妮•威尔森(看了眼拿枪在手的阿杰正怒瞪着自己,无奈道):好吧,请进吧。
  【凌峰与阿杰走进理查德•威尔森的住宅。】
  内景:
  【身着一身睡衣的理查德•威尔森与妻子布兰妮•威尔森坐在一起,他们夫妻二人的面前坐着凌峰和阿杰。】
  理查德•威尔森(表情难堪的对凌峰道):凌峰,不是我不讲交情,自从我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后来到夏威夷檀香山,办了一家正经公司做正当生意,钱投进了不少,可利还没回来一分。
  布兰妮•威尔森(附和道):就是。
  凌峰(板着一张冷酷严肃的表情):理查德,我想你也知道我这人的性格和脾气,因为你曾经毕竟是我军火生意的合伙人,我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缺少耐心,也不喜欢伪君子的男人跟我哭穷,如果按照我的性格和脾气,那我可是用枪作为回应。我只是向你借500万,你要知道我只是借用,可不是不还啊,再说了我曾经对你们这些生意合伙人什么时候食言过?你听清楚,我只是借。
  理查德•威尔森:凌峰,你我算是多年的至交了,我了解你的性格和脾气,可我现在确实有我的难处,如果我要是有...
  凌峰(打断理查德•威尔森):我再说一遍,既然你了解了我的性格和脾气,那就明天这个时候就乖乖把钱给我准备好,一分不少,别跟我玩花样。你别以为你躲到夏威夷伪装成正经商人改行做正当生意就能洗清你曾经的罪孽吗?自从你踏入这行的第一天起,你这双手永远也洗不干净了。理查德,你我都是聪明人,我是对你了如指掌才会来找你,如果你真的有你的难处,买不起劳斯莱斯幻影,那我就不会找你了。我最想杀的人就是欺骗我的人,这你应该懂。照我说的办,记住,明天这个时候我一定要拿到钱,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场次12 檀香山威基基度假酒店,客房内 日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王龙正一边弹着吉普森牌的电吉他、一边哼唱着《一生一世牵挂你》的歌曲。】
  【身着浴衣的苏丽塔•帝阿诺走出洗手间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王龙的身边。】
  苏丽塔•帝阿诺(对王龙道):你能肯定凌峰会去找理查德吗?
  王龙:唐纳德局长的判断从来没有失误过。理查德曾经是凌峰的军火生意合伙人,后来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后改行做正经生意赚了一大笔钱,还买了辆劳斯莱斯幻影。而且在纽约损失钱财和人马的凌峰犹如丧家犬,也急需用钱,他能不去找理查德吗?
  苏丽塔•帝阿诺:可是万一凌峰不去找理查德,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王龙:这是唐纳德局长的命令。
  苏丽塔•帝阿诺:唐纳德,唐纳德,到处都是唐纳德,就连屋中的空气都有他,我是越来越讨厌他,自从我们为他工作以来,我们连一点做人的自由都没有,你说是这样吗?
  王龙:我们和唐纳德是签订了合约的,只能听从警方的安排。我们虽为唐纳德做事,但也是为警方做事,他代表警方付给我们酬金。何况我们现在也需要用钱,而且...
  苏丽塔•帝阿诺(打断王龙):不,王龙,如果仅仅是为了钱,我就不会离开我父亲和我哥哥四处飘荡了,我就是想脱离我父亲的罪恶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王龙:可是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有自己的摇滚乐队做掩护,我们也在帮助警方消灭那些因证据不足而无法拘捕的黑势力,用独特的方式铲除邪恶,伸张正义。
  苏丽塔•帝阿诺:可无论如何,我觉得唐纳德这人靠不住。
  王龙:是啊,在这尔虞我诈、人心叵测的世界上,除了你和我,还有谁能靠得住呢?忙忙碌碌、你争我夺,到头来还不都是人财两空吗?你说是吗?
  苏丽塔•帝阿诺:王龙,我们干脆早点脱身吧,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我们去米兰,那到处都是香石竹,我最喜欢的花。我们在米兰买栋房子,我再为你生孩子,我们安安静静的生活,好吗?
  王龙:只要你能幸福快乐就好,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场次13 同场次12 深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黑手党杀手
  
  内景:
  【正搂着苏丽塔•帝阿诺熟睡的王龙因内急而穿鞋下床去上厕所并随手关上洗手间的门。】
  外景:
  【身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杀手走到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所住客房的房门前,先是环顾了下四周,确定四周没人注意到自己后而从怀里掏出一支安上消音器的柏莱塔92f手枪,随后使用房卡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内景:
  【已方便完正在洗手间内洗手、洗脸的王马龙听见客房房门关上的声音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备注:住过酒店的人都知道,客房内的洗手间的门是完全封闭式的,当洗手间的门关上,在里面打开了灯,洗手间外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洗手间内是开着灯还是关着灯。)
  【王龙关闭水龙头和洗手间内的灯,轻轻打开洗手间的门蹑手蹑脚的走出洗手间,看见身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杀手站在床边正举着手里的枪对正在熟睡的苏丽塔•帝阿诺行凶。】
  【情急之下,王龙扑倒这名杀手,将他的枪踢向一边,赤手空拳与他打了起来...苏丽塔•帝阿诺被惊醒。】
  【一番激烈的打斗后,苏丽塔•帝阿诺操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花瓶砸晕这名杀手,王龙拧断这名杀手的脖子解决了他。】
  苏丽塔•帝阿诺(皱眉对王龙道):是凌峰派来的人吗?
  王龙:我们不可能这么早暴露。
  苏丽塔•帝阿诺:上次我过生日的那天晚上,再加上今天这个杀手,你不觉得奇怪吗?
  王龙:看来是有人在追杀我们?
  
  场次14 檀香山郊外,一废弃房屋内 日
  出场人物:凌峰、阿杰、布兰妮•威尔森
  
  【布兰妮•威尔森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惊恐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凌峰与阿杰。】
  【凌峰拿出手机拨通理查德•威尔森的电话。】
  凌峰:理查德,布兰妮在我手里,我对你说过你的妻子很漂亮,真乃人间尤物。如果我用刀划破她的脸蛋,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
  
  场次15 夏威夷,理查德•威尔森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理查德•威尔森、理查德•威尔森的助理
  
  【坐在办公桌前的理查德•威尔森正在接听着座机电话。】
  【座机电话的听筒内传来布兰妮•威尔森的惨叫声...】
  【理查德•威尔森表情焦虑的放下电话,仰天长叹。】
  理查德•威尔森的助理:老板,报警吧。
  理查德•威尔森:你真是人头猪脑,如果报警惹怒了凌峰,那我的妻子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是了解凌峰的。通知财务部,准备500万美金。
  
  场次16 檀香山富人区,理查德•威尔森的住宅外 日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黑手党杀手A、B、C、D、E
  
  【一辆黑色雪弗兰停在理查德•威尔森的住宅外。雪弗兰汽车内坐着身着黑衣的王龙和苏丽塔•帝阿诺。】
  苏丽塔•帝阿诺(对王龙道):你相信这样守株待兔会有结果吗?
  王龙:苏丽塔,你应该相信我的直觉,再说我的直觉从未骗过你。准备行动。(戴上头套将面部遮住,拿出MP5拉枪机顶上躺火)
  【苏丽塔•帝阿诺也戴上头套将面部遮住,拿出一挺乌兹冲锋枪拉枪机顶上躺火。】
  【一辆越野型菲亚特汽车驶在雪弗兰汽车旁,坐在车内的意大利黑手党杀手A、B、C、D操枪朝王龙、苏丽塔•帝阿诺开火...】
  【王龙、苏丽塔•帝阿诺急忙趴下隐蔽,雪弗兰汽车的车身被打成马蜂窝,车窗也被打碎。】
  【王龙急忙发动引擎,脚踏油门驾驶着汽车朝前方疾驰。】
  【菲亚特汽车在后紧追不舍,一边追着、一边朝雪弗兰汽车开枪射击。】
  【坐在副驾座上的苏丽塔•帝阿诺持枪还击。】
  【雪弗兰汽车的车胎被打爆,王龙急刹车,雪弗兰汽车冲进一座郊外的仓库里。】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持枪下车,隐蔽在掩体内。】
  【菲亚特汽车驶进这座仓库,车内的黑手党杀手A、B、C、D、E包括驾驶员持枪下车。】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与黑手党杀手A、B、C、D、E打起了伏击战...一番激烈的枪战后,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联手击毙了黑手党杀手。】
  【王龙从一名被击毙的黑手党杀手身上搜出一包万宝路72smini香烟而皱起了眉头。】
  苏丽塔•帝阿诺:他们都是凌峰的人吗?
  王龙:不是,从这包万宝路72smini香烟可以肯定他们是欧洲人,确切的说是意大利黑手党。
  苏丽塔•帝阿诺(皱眉道):到底是谁在追杀我们?我记得我们这几次的行动中没有得罪我父亲的组织。
  王龙:我也是一头雾水,等我们刺杀凌峰成功后,唐纳德局长或许会为我们解开这谜底。
  
  场次17 檀香山希尔顿度假村酒店,3012客房外、内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外景:
  【身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王龙与身着酒店清洁工制服的苏丽塔•帝阿诺来到3012客房外。他们先环顾了下四周,确定四周没人注意到自己后掏出手枪并安上消声器。】
  苏丽塔•帝阿诺:你确定凌峰住这吗?
  王龙:唐纳德局长所提供的情报向来准确无误,这点我可以用我人格来担保,行动吧。(使用铁丝打开了3012客房房门,冲了进去)
  【苏丽塔•帝阿诺也冲了进去。】
  内景:
  【3012客房内空无一人,他们却扑了个空。】
  苏丽塔•帝阿诺:见鬼,我们扑了个空。
  王龙(眯着眼沉思了会儿):我知道凌峰在哪,我们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场次18 檀香山富人区,理查德•威尔森的豪宅内、外 夜
  出场人物:凌峰、阿杰、理查德•威尔森、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内景:
  【理查德•威尔森打开了一只大皮箱,皮箱内装着一叠叠贴着银行封条的大面额美元钞票。】
  理查德•威尔森:凌峰,这是500万,一文不少。
  【凌峰对阿杰使了个眼神。】
  【阿杰用验钞机检查着钞票,随后对凌峰点点头。】
  凌峰:谢谢你理查德,这是我求你办的最后一件事,以后我不会再麻烦你了,你可以安静的生活了。
  理查德•威尔森:我也谢谢你的理解,自从我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后是真的不想再干了,我也有我想要追求的生活。你能不能把我的妻子还给我?我的孩子们不能没有妈妈,我也不能没有我妻子。
  凌峰:别急理查德,布兰妮在天堂等着你。
  理查德•威尔森(震惊道):什么?天堂?你...你...你杀了她?
  凌峰:别激动,你很快就会与她团聚了。
  【阿杰拔枪击毙理查德•威尔森。】
  【就在凌峰与阿杰正要离开时,蒙面、黑衣,持枪的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冲了进来,朝凌峰、阿杰射击,阿杰反应慢被打成了马蜂窝。凌峰迅速钻入掩体拔枪还击。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朝掩体射击...情急之下,凌峰掏出随身携带的手雷,拔掉引爆环扔向王马龙与苏丽塔•帝阿诺。】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迅速抱头匍匐,手雷爆炸。】
  【凌峰提起装钱的皮箱跳窗逃离。】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持枪去追,就在他们刚骑上川崎牌摩托车时,驾车逃离的凌峰再次朝他们扔了个手雷。】
  【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弃车再次抱头匍匐,手雷爆炸,摩托车也被炸毁。】
  王龙(爬起来,急忙搀扶起苏丽塔•帝阿诺):苏丽塔,你没事吧?
  苏丽塔•帝阿诺(拍了拍身上的灰,回应道):我没事,他妈的这家伙真够厉害的,看来这钱我们是有命挣没命花呀。
  
  场次19 夏威夷警局,拳击室内 夜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夏威夷警官A、B、C、D、E
  
  【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身着护具正与身着护具的夏威夷警官A、B、C、D、E打着拳击。】
  【马克思•佩恩一记重拳将夏威夷警官A击倒。】
  夏威夷警官A(从地上爬起来,对马克思•佩恩道):佩恩探长,你今天下手也太狠了。
  莫娜•萨克斯:等一等。(走到马克思•佩恩的面前)看样子你这位散打高手在这里没有对手。
  马克思•佩恩: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碰到的最后一个对手是你?
  莫娜•萨克斯:我想试试。
  马克思•佩恩:请吧。
  【马克思•佩恩被莫娜•萨克斯击倒。】
  马克思•佩恩:还挺厉害,再来。
  【马克思•佩恩再次被莫娜•萨克斯击倒。】
  【夏威夷警官A、B、C、D、E都发出了笑声还鼓掌,有的正小声说着风凉话。】
  莫娜•萨克斯(对马克思•佩恩道):对不起,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丑,明天我请你喝咖啡。
  
  场次20 檀香山皇家夏威夷中心二楼,咖啡厅内 日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顾客们
  
  【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正喝着咖啡。】
  马克思•佩恩: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莫娜•萨克斯:真不知道你的工作习惯是遇到了难破的案子竟拿自己的同仁撒气。
  马克思•佩恩:我已经习惯被人挖苦了,不过即使这样,我也很感谢你。
  莫娜•萨克斯:感谢我?
  马克思•佩恩:因为在你把我击倒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拿出王龙举办演唱会宣传单递向莫娜•萨克斯)看来我们得看一场摇滚乐演出了。
  
  场次21 檀香山,布莱斯戴尔中心体育场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吉他手A、B、观众们
  
  【身着皮夹克、弹着吉普森牌电吉他的王龙与未婚妻苏丽塔•帝阿诺在布莱斯戴尔中心体育场举办演唱会,他们站在台上还是唱着他们的原创爱情歌曲《一生一世牵挂你》,吉他手A、B为他们助阵。】
  【台下站满了为他们喝彩的观众们。】
  
  场次22 檀香山,太平洋国家纪念公墓外 日
  出场人物:王龙、比利•文森特
  
  【王龙来到太平洋国家纪念公墓外面见了正坐在长条椅子上正看着报纸的比利•文森特。】
  王龙:您就是比利•文森特律师吗?
  比利•文森特(放下报纸打量了王龙一番,回应道):是的,是我,苏丽塔不知道我给你打电话吧?
  
  场次23 檀香山,布莱斯戴尔中心体育场化妆室内 日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苏丽塔•帝阿诺
  
  【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与正在化着妆的苏丽塔•帝阿诺谈着话。】
  苏丽塔•帝阿诺:不知道,除了演出外我对其他的人和事不感兴趣。
  马克思•佩恩:苏丽塔小姐,上周星期二你去过拉奇蒙特吧?
  苏丽塔•帝阿诺:听说那里的风景不错,依山傍水还是富人区,可惜还没抽时间去。
  马克思•佩恩:很遗憾,让你错过了目睹一场枪战的机会。
  苏丽塔•帝阿诺:枪战?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因心里紧张而把口红往脸上涂)
  莫娜•康维兹(皱眉道):你大概弄错了吧?口红是不能往脸上涂的。
  
  场次24 同场次22 日
  出场人物:同场次22
  
  王龙:我真是不敢相信,菲利波竞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毒手,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那三次追杀我们的人是菲利波指使你干的。
  比利•文森特:哥哥杀妹妹这并不奇怪,为了钱,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也是有的吗?
  王龙:你是在说我吗?
  比利•文森特:唐纳德先生的话不会有假吧?
  王龙(皱眉道):唐纳德•波比?
  比利•文森特(托了托眼镜):是的。
  王龙:不,这不可能。我要去找他,一定要找到他,他不该这么做,我们是签订了合约的,你知道吗?
  比利•文森特:年轻人,你过于相信合约了,合约在金钱面前不就一张废纸吗?金钱会改变一切,也会让一切都颠倒过来。
  王龙:不,我要让他先颠倒,是他出卖了我。
  比利•文森特:别天真了,唐纳德先生在警界里、社会上的地位那么高,你能把他怎么样呢?再说现在他和菲利波大少爷已经联手合作了。在我们这个国家里,这两个人一旦联手,将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而且很快你就会接到唐纳德先生让你杀死苏丽塔的指令。
  王龙:什么?让我杀死苏丽塔?
  比利•文森特:这就是说你将成为亿万富翁,拥有着一生一世都花不完的钱,这总比你做一辈子的职业杀手要强吧?怎么样年轻人?
  
  场次25 夏威夷檀香山哈利库拉尼酒店,游泳馆内 夜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
  
  【身着泳衣的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坐在泳池边。】
  马克思•佩恩(对莫娜•萨克斯道):想出来了吗?苏丽塔为什么否认去过凌峰的住宅?
  莫娜•萨克斯:只有一种解释能说得通,她和凌峰的枪战有着直接联系。
  马克思•佩恩:你还真聪明。对了,刚才我又重新查过资料了,我发现这两年多在纽约有一批黑帮头目不明不白的被杀,如果仅仅用我们的上司唐纳德•波比来解释是黑帮间的火并黑吃黑,我觉得这未免过于牵强了。
  莫娜•萨克斯:其实我这次的任务不仅是抓捕凌峰,还要秘密调查唐纳德•波比。
  马克思•佩恩:我们的上司是很神秘,可你要知道那些恶人被杀时,王龙的摇滚乐队都恰好在当地演出,实在有点太巧了。如果把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一起,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唐纳德与纽约各大黑恶势力相勾结,仗着自己局长的身份给犯罪份子做保护伞,从中捞取不义之财,等将犯罪份子的钱财榨干后,觉得无利可图了就命王龙杀人灭口,而自己却享用着不义之财逍遥法外,所以凌峰就是最好的例子。目前我们只有抓住凌峰才能彻底掌握唐纳德的罪证。
  【莫娜•萨克斯点点头。】
  【这时,莫娜•萨克斯的手机响起...】
  【莫娜•萨克斯接听手机...】
  莫娜•萨克斯:莫娜•萨克斯...你是谁...什么地方...好的,我马上过去。(放下手机对马克思•佩恩道)探长,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约我们在海滩与他见面,说是给我们想要的东西。
  马克思•佩恩(皱眉道):这个神秘人说话的声音怎么样?
  莫娜•萨克斯:他开启了变音功能,我也听不出来,不过他的语气有点急促。
  马克思•佩恩(皱眉沉思了会儿):我们马上赶过去。
  
  场次26 檀香山,海滩 夜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
  
  【身着便衣的马克思•佩恩驾车与莫娜•萨克斯来到海滩,下车。】
  马克思•佩恩(环顾了下空无人烟的海滩四周,皱眉道):我感觉这地方暗藏杀机,四周说不定有数支枪口正对着我们。提高警惕,做好应战准备。(拔出格洛克手枪,顶上躺火)
  【莫娜•萨克斯也拔出枪,顶上躺火。】
  【这时,莫娜•萨克斯的手机响起...】
  莫娜•康维兹(拿出手机,接听手机):我们到了...
  凌峰(话外音):你不该带陌生人来和我见面。(已开启了变音功能)
  莫娜•萨克斯:请你听我说...
  凌峰(话外音):什么都不要说了,即使这样我也不会让莫娜小姐白跑一趟。在你前方的休息椅子上有一个漂流瓶,瓶子里有你们所需要的一切。
  【莫娜•萨克斯的手机听筒传来急促的“嘟嘟嘟”声音。】
  莫娜•萨克斯(放下手机对马克思•佩恩道):我们去前面的休息椅看看。
  【莫娜•萨克斯与马克思•佩恩来到一张休息椅旁,看到了放在椅子上的玻璃漂流瓶,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瓶子内装着已折叠好的小纸条。】
  【莫娜•萨克斯与马克思•佩恩面面相觑后拿起这漂流瓶,打开盖子,拿出已折叠好的小纸条打开看了起来。】
  
  场次27 檀香山,警局内 夜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
  
  【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正面对面的坐着。】
  马克思•佩恩:想不到这个神秘人给我们提供了唐纳德所有的犯罪证据,可惜的是逮捕、起诉他还为时过早,需要有凌峰的口供作为佐证才能彻底将他定罪,而且我敢肯定这个神秘人就是凌峰,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与唐纳德鱼死网破。
  莫娜•萨克斯:没想到调查刚有眉目,唐纳德局长就要把我们召回纽约接手新的案子。
  马克思•佩恩:这并不奇怪,因为唐纳德的所有底细都暴露了,正因为是这样才不让我们继续缉捕凌峰。
  
  场次28 檀香山威基基度假酒店,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王龙正在接听手机...苏丽塔•帝阿诺坐在王龙的身旁看着电视。】
  王龙:好的,我马上过去。(放下手机,神色凝重)
  苏丽塔•帝阿诺:谁来的电话?看你这么严肃。
  王龙:唐纳德局长刚下飞机。
  苏丽塔•帝阿诺:她来干什么?他是不是信不过我们?
  王龙:可能是他太急于求成,亲自出马,前来督战。
  苏丽塔•帝阿诺:他这样急于让我们除掉凌峰,可能是有什么把柄在凌峰的手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替别人灭口吗?王龙,我凭直觉感到唐纳德这个人靠不住。
  王龙:众所周知,凌峰也不是什么好人,走私军火,你知道他所贩卖的那批军火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吗?再说了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靠得住呢?
  苏丽塔•帝阿诺:王龙,你别不信,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确的。
  王龙:我不是说过了吗?干完这次,我们就离开唐纳德去过我们想过的生活,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苏丽塔•帝阿诺:王龙,我怀孕了。
  王龙:真的?
  苏丽塔•帝阿诺:嗯哼。
  王龙(兴奋的欢呼着):太棒了,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哦也。
  
  场次29 同场次27 夜
  出场人物: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
  
  【莫娜•萨克斯正在看着一份资料而皱起了眉头。】
  马克思•佩恩:我说莫娜小姐,干脆我们都提出辞职算了,咱们联手办个私人侦探社,那多自由啊。
  莫娜•萨克斯:我想你该看看这个。(将手里的资料递向马克思•佩恩)
  马克思•佩恩(接过资料看了起来,愤愤不平道):什么?秘密调查非法?还要追究责任?这也太过份了吧。
  莫娜•萨克斯:这并不奇怪,唐纳德手里的钱能改变法律。
  马克思•佩恩:我看我们最好假装离开夏威夷,秘密监视唐纳德和凌峰的一举一动,最后将其一网打尽。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吗?
  
  场次30 檀香山,伊奥拉尼皇宫(Iolani Palace)外 夜
  出场人物:王龙、唐纳德•波比
  
  【王龙站在唐纳德•波比的面前。】
  唐纳德•波比:怎么样?想好了吗?
  王龙:不要让我为难。
  唐纳德•波比:苏丽塔已经没用了,我们完全可以把人情卖给菲利波。你看这一行不就是为了钱吗?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呢?
  王龙:不,我不能。
  唐纳德•波比:你给我说实话,你真的爱上苏丽塔了?
  王龙: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爱了,我告诉你,我快要当父亲了。
  唐纳德•波比:那又怎么样?
  王龙:什么?怎么样?我不能杀自己的孩子,绝对不能。(正色道)不管是谁再让我这么干,我就先杀了他,不管他是谁,明白吗?
  
  场次31 夏威夷檀香山,Roys Waikiki餐厅内 夜
  出场人物:凌峰、王龙、顾客们
  
  【凌峰与王龙面对面的坐着。】
  凌峰:你怎么知道我在夏威夷?
  王龙(笑着回应道):因为你喜欢看我的演出,还是我的忠实粉丝。
  凌峰(笑了笑):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王龙:一个流浪的歌手四处漂泊,四海为家,这你是知道的。你呢?
  凌峰:都一样。从中东回来的那些弟兄,不是给人当保镖就是做杀手。活着的时候吃喝玩乐,死的时候哪个不是血肉横飞?惨啊。
  王龙:还不是为了钱。
  凌峰:他妈的钱,为了弄点钱,阿杰死得更惨,被人用枪打成了马蜂窝,惨不忍睹。他跟了我整整十年,对我忠心耿耿,他妈的我要抓住打死他的人,非把他剁成肉泥不可。
  王龙:峰哥,人的命天注定,谁也无能为力。
  凌峰:不,我就不信。老弟,求你一件事。
  王龙:你说吧。
  凌峰:我想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去自己喜欢的国家找个女人安安稳稳过完后半生,但现在我要除掉莫里亚蒂•史汪,他是我在夏威夷最后的军火代理商,手里掌握了许多我的致命罪证,如果他被警方逮捕会牵扯到我,甚至影响我今后的生活,所以我想除掉他。现在阿杰死了,无奈求你当个帮手。
  王龙(表情难堪、吞吞吐吐):我...我...
  凌峰(打断王龙):怎么老弟?不同意吗?
  王龙(真诚道):不,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发过誓要报答你,了了我这辈子的心愿。
  凌峰:谢谢你。(端起酒杯):来,我们干一杯。
  王龙(未端起酒杯,神色凝重的对凌峰道):峰哥,这事完后我也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
  凌峰:你尽管说,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就一定全力以赴的帮你。
  王龙:谢谢你。(端起酒杯与凌峰碰杯)
  
  场次32 夏威夷威基基酒店,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
  
  【王龙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苏丽塔•帝阿诺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王龙,表情布满了担忧。】
  王龙(双手抚着苏丽塔•帝阿诺的双肩):苏丽塔,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别太担忧了,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拥抱着苏丽塔•帝阿诺)
  【苏丽塔•帝阿诺拥抱着王龙,流下了泪水。】
  
  场次33 夏威夷檀香山,码头上 日
  出场人物:凌峰、王龙、莫里亚蒂•史汪、查尔斯•史汪、莫里亚蒂•史汪的手下们
  
  【凌峰站在莫里亚蒂•史汪、查尔斯•史汪的面前,史汪氏兄弟的身后站着手下若干名。】
  莫里亚蒂•史汪:凌峰,真没有想到你也有求我的时候。
  凌峰:笑话,定金我已经付了,我出钱你出货,咱们公平交易,并不是谁求谁。
  莫里亚蒂•史汪:你是这一行的龙头老大,什么都是你说了算。而我,只不过是你生意的代理商,而且我也很愿意和你合作。不过这价钱还得再翻一倍,你交的那几个定金还远远不够我们兄弟几个吃喝玩乐的。
  凌峰:莫里亚蒂,你这么做可是坏了道上的规矩,我告诉你,和我交易最好讲究些,当年要不是我扶你一把,恐怕你到现在还在码头上做苦力。
  查尔斯•史汪:讲究?我们没杀你就够讲究的了。
  凌峰:查尔斯,我是在和你的蠢猪哥哥谈买卖,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少插嘴。
  查尔斯•史汪(拔出枪指着凌峰):好大的口气,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码头上传来一声枪响。】
  【史汪氏兄弟及其手下回头看到王龙手持M203站在一旁。】
  王龙:谁敢再动刀动枪的,我就把你们都炸成碎片。
  莫里亚蒂•史汪(神色慌张起来,对查尔斯•史汪道):把枪收起来。
  【查尔斯•史汪收起枪。】
  莫里亚蒂•史汪(表情带着歉意对凌峰道):凌峰,有话好商量。
  凌峰:莫里亚蒂,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如果你不想让你和你的蠢猪弟弟都变成碎片,最好乖乖的告诉我,我想要的货在哪。
  莫里亚蒂•史汪:货就放在老地方,你可以派人去取。
  凌峰:谢谢。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干这行到头来都是血肉横飞,所以我想奉劝你和你蠢猪弟弟,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匍匐到一旁)
  【王龙发射出榴弹。】
  【史汪氏兄弟来不及躲避,当场被榴弹炸死。他们的手下有的被炸死,有的侥幸活了下来,但都被凌峰与王龙持枪消灭,一个活口都没留。】
  
  场次34 货船上,一船舱内 日
  出场人物:王龙、凌峰
  
  【凌峰用铁锹撬开一货箱,货箱里装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和弹药。】
  凌峰(对王龙道):这批货足够我们除掉菲利波了。王龙,这次我帮你除掉菲利波后就金盆洗手不干了,找个女人稳稳当当过完后半辈子。人这东西就是怪,为了几个追命的钱毁了一辈子,非到临死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这一辈子杀了多少人,被别人追杀了多少次,都记不清了,就像上了弦的钟表,不停的走,到今天突然感觉累了,该歇歇脚了。
  【王龙的手机响起...】
  【王龙拿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唐纳德•波比打来的而按下挂号键将手机揣入怀里。】
  凌峰(皱着眉头看着王龙):谁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不接?
  【王龙表情变为难堪,未作出回应也未正视凌峰。】
  凌峰: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老弟。
  【王龙沉默不语。】
  凌峰: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情绪和口气有点激动)
  王龙(犹豫了会儿,回应道):是唐纳德•波比打来的电话。
  凌峰(吃惊):什么?原来你就是唐纳德•波比所雇佣的杀手?你怎么和我也做起买卖了?
  王龙:什么也别说了,你我都明白,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到最后还不是血肉横飞。阿杰是我打死的,对不起了峰哥。(低头认罪)
  凌峰:我一直觉得我身后有一个身手熟悉的人在追杀我,但没想到是你,王龙。今天我不会让你失望,死在自己战友手里总比死在仇人手里痛快。再说干我们这行的,从干上的第一天起,自己的灵魂不就死了吗?现在在你面前的不过是具没有灵魂的臭皮囊。(拿出枪,顶上膛火递向王龙)动手吧,这次我成全你。
  王龙(未接过枪,表情带着愧疚看着凌峰):峰哥,其实我厌倦了做杀手的日子,我不会杀你,毕竟你救过我的命,不然我会欠下一笔良心债的。从我接到刺杀你的指令时我就不忍下手,但我与唐纳德签订了合约,如果我违约,他就会把我的身份抖露给全纽约各大黑恶势力,那样我和我的未婚妻苏丽塔就会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我这样做也是实属无奈。不过今天能和你走到一起,化敌为友,我真的很高兴。峰哥,我们也该换种生活了。
  凌峰:老战友,我没看错你,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今天我能听到你说的这些话,我真的很欣慰。可是你这样做,该怎么对唐纳德交代呢?
  王龙(微微一笑):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就是爱看好莱坞的动作电影,有时会佩服演员们的演技。为了把戏演得逼真骗过唐纳德和缉捕你的警方,所以我们只有上演一场瞒天过海之戏。他们知道你死了,谁还会在乎你的案子?因为没有了线索,这样我们就可以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
  凌峰(微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还是我以前的战友,一辈子都是。
  王龙(也微笑回应道):现在我们就把戏演好。
  淡出。
  (屏幕黑屏后,一声枪声响起“砰”。)
  
  场次35 檀香山威基基度假酒店,客房内、外 日
  出场人物:王龙、苏丽塔•帝阿诺、酒店服务生
  
  内景:
  【面容憔悴、脸上有泪痕的苏丽塔•帝阿诺正站在窗前凝望着大海。】
  【手捧着一束香石竹的王龙回到客房,看见苏丽塔•帝阿诺正站在窗前背对着自己而亲切的打着招呼:“苏丽塔,我回来了。”】
  【苏丽塔•帝阿诺转过身,看着王龙。】
  王龙(看到苏丽塔•帝阿诺脸上的泪痕且面容憔悴而放下手中的香石竹,双手抚着苏丽塔•帝阿诺的双臂):你怎么哭了?
  苏丽塔•帝阿诺:你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一个人站在窗前听着海浪的声音,有时听到肚子里的孩子在问我:妈妈,你是怎么了?是啊,我是怎么了?六年前,我对我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这辈子决不为钱活着,可到头来却成了钱的奴隶,四处漂泊,唱歌演出,提心吊胆,被雇杀人,歌唱完了,随着掌声来的是钱,枪声响了,随着惨叫和鲜血来的是钱。王龙,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王龙:苏丽塔,我们结婚吧。
  【苏丽塔•帝阿诺感激的拥吻着王龙。王龙也拥吻着苏丽塔•帝阿诺。】
  【这时,王龙的手机响起...】
  王龙(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皱着眉头对苏丽塔•帝阿诺道):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走出客房关上门)
  外景:
  【王龙正在接听着手机。】
  王龙:唐纳德,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已帮你除掉了凌峰,我们的雇用合同到此为止。另外我还要告诉你,苏丽塔不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她6年前就离开她的父亲跟了我,她父亲的所有罪恶跟她毫无关系,我真的很爱苏丽塔还有我那未出世的孩子,我不会再为你办事了,也请你不要再提什么警方,因为我已看透你了,你虽然穿着打扮绅士、道貌岸然,但实际上的你是被金钱熏软骨头而抛弃天职的警界败类。
  唐纳德•波比(话外音):我非常感谢你的夸奖,那我祝你们幸福长久。
  王龙:再见。(放下手机,回到客房关上门)
  苏丽塔•帝阿诺:谁来的电话?
  王龙:没什么。苏丽塔,我现在就去教堂,今天下午我们就结婚。
  苏丽塔•帝阿诺(吃惊):今天下午结婚?
  王龙:对,我去请牧师主持我们的婚礼,我一会儿就回来。(亲吻了下苏丽塔•帝阿诺,走出客房)
  外景走廊上:
  【一名服务生手捧着百合花经过王龙。】
  【王龙停下脚步,转身疑惑的看着这名服务生。】
  【服务生按着王龙与苏丽塔•帝阿诺所住的客房门铃。】
  【苏丽塔•帝阿诺打开了房门。】
  服务生:请问您是苏丽塔•帝阿诺小姐吗?
  苏丽塔•帝阿诺:对,就是我。
  服务生:这是唐纳德•波比先生送给您的百合花,听说您要结婚了,特地给您送来祝福。
  苏丽塔•帝阿诺:谢谢。(接过百合花)
  闪回(王龙的回忆):
  比利•文森特:再说现在他和菲利波大少爷已经联手合作了。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王龙(朝苏丽塔•帝阿诺喊道):苏丽塔,把花扔掉。(跑向苏丽塔•帝阿诺)
  【装在百合花里的炸弹顿时爆炸,苏丽塔•帝阿诺和服务生当场被炸死。】
  【王龙抱着苏丽塔•帝阿诺的尸首泣不成声。】
  
  场次36 夏威夷檀香山,海滩 日
  出场人物:王龙、唐纳德•波比、凌峰
  
  【面容憔悴的王龙坐在海滩上,眼神无力的凝望着大海。】
  【唐纳德•波比来到王龙的面前。】
  唐纳德•波比:你找我有事吗?
  王龙(站起身,怒视着唐纳德•波比,悲愤道):你这个刽子手,杀了我的爱妻苏丽塔,杀了我未出世的孩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正要掏枪)
  唐纳德•波比(迅速拔出枪指着王龙):别动,跟我玩这个你还嫩了点。
  【这时,一声枪响传来...】
  【王龙与唐纳德•波比回头看到持枪的凌峰。】
  唐纳德•波比(一脸吃惊的对凌峰道):你这混蛋不是死了吗?(怒瞪着王龙道)王龙,你竟敢欺骗我。
  凌峰(怒视着唐纳德•波比):唐纳德,我完全可以在背后开枪杀了你,可惜我没有这种习惯,我们这样面对面的交手,会显得公平些。
  【唐纳德•波比正要举枪,就被眼疾手快的凌峰开枪击毙。】
  
  场次37 纽约长岛汉普顿区,鲁柏•帝阿诺的豪宅内、外 日
  出场人物:菲利波•帝阿诺、比利•文森特、黑手党成员A
  
  别墅露台上:
  【比利•文森特站在菲利波•帝阿诺的面前。】
  比利•文森特:大少爷,事情已经结束了。你父亲的家产已经全划在你的名下。
  菲利波•帝阿诺:不,还没有结束,我答应过你。(拍拍手)
  【黑手党成员A提着两只大皮箱放在比利•文森特的面前。】
  菲利波•帝阿诺:这些钱是你应该得的,
  比利•文森特:这...这些钱是给我的?
  菲利波•帝阿诺:是的,我菲利波•帝阿诺是个守信用的人。比利,放心拿去吧,这些钱足够你用上一辈子了。
  比利•文森特:真是谢谢你。
  外景:
  【比利•文森特提着这两只大皮箱走到自己的汽车前,打开副驾座的车门正要将皮箱放进车里,但由于兴奋心的驱使,他打开了其中一只皮箱,装在皮箱内的炸弹顿时爆炸,比利•文森特当场被炸死,装在皮箱内的白纸满天飞。】
  
  场次38 同场次37 夜
  出场人物:王龙、凌峰、菲利波•帝阿诺、马克思•佩恩、莫娜•萨克斯、菲利波•帝阿诺的爪牙及其家族成员、NYPD特警和纽约警官们
  
  【菲利波•帝阿诺与其西西里家族成员举行宴会狂欢。】
  【满腔怒火并已返回纽约的王龙与凌峰持枪杀到菲利波•帝阿诺的豪宅...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罪恶的菲利波•帝阿诺惨死在王龙的枪口下。】
  【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带队赶到菲利波•帝阿诺的豪宅,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菲利波•帝阿诺的爪牙及其家族成员的尸体以及被子弹打得满目疮痍的各种家具摆饰。】
  NYPD特警A:上帝呀,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都死了。
  莫娜•康维兹:探长,他们都是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帝阿诺家族的人。
  马克思•佩恩:队伍不要乱,我们提高警惕、保持队形往里走。
  【马克思•佩恩与莫娜•萨克斯带队来到别墅的露台看到王龙与凌峰。】
  【NYPD特警和纽约警官们将王龙与凌峰包围了起来。】
  NYPD特警A:别动,举起手来。
  NYPD特警B:NYPD,老实点。
  马克思•佩恩(对王龙与凌峰发出最后通牒):你们已经被包围,马上放下武器,双手抱头投降,不许轻举妄动,何去何从你们自己考虑,我们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考虑。我再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马上放下武器,双手抱头投降,不许轻举妄动,何去何从你们自己考虑。
  王龙(环顾了下四周的NYPD特警和纽约警官们,对凌峰道):他妈的,看样子我们今天谁都走不了了。
  凌峰: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王龙:没了。峰哥,你救过我的命,又帮我除掉了菲利波替苏丽塔报了仇,咱俩谁也不欠谁的了。可是苏丽塔一个人在天堂里会寂寞的,需要我的照顾,而且我要亲眼看着我们的宝宝出世。你呢?
  凌峰: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好兄弟,记得我对你说的话吗?死在自己战友手里总比死在仇人手里痛快,我们一起上路吧。
  【王龙与凌峰将枪口相互对着胸膛同时扣动了扳机,自我了断一生。】
  
  全剧终
联系方式:
0.29451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