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生龙活虎小英雄(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简短梗概:
  一二八事变后,日寇加紧了侵占上海的步伐,为了荼毒中国人的身心及摧毁中国军队的斗志,为将来大日本帝国皇军侵占上海扫清障碍、铺平道路。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居川受命威逼上海威义堂堂主龙九贩卖鸦片、经营烟馆,但遭到龙九的严词拒绝。居川请来意大利飞刀手金毛,美国搏击手黑豹,善于一刀流的师兄弟坂田和铃木暗杀了龙九并血洗威义堂。爱国志士青年杜杰杀了这四大杀手后闯入居川的府邸杀了居川和他妹妹樱子,自己被宪兵打死。
  
详细梗概:
  日本陆军曾经断言,中华民族是个受鸦片中毒很深而不能自拔的民族,中国只要有百分之四十的吸毒者,那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自一二八事变后,日寇加紧了侵占上海的步伐,为了荼毒中国人的身心及摧毁中国军队的斗志,为将来大日本帝国皇军侵占上海扫清障碍、铺平道路。于是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居川和其亲妹妹樱子受裕仁天皇之命在上海贩卖鸦片、经营烟馆,上海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居川和樱子这对亲兄妹曾经是裕仁天皇身边的亲信随从,还是武艺高强的忍者,他们兄妹感情甚笃,原本有着美好的人生和未来,但由于遭受军国主义思想的毒害洗脑而使他们兄妹误入歧途,分不清是非黑白和人间善恶而彻底坠入军国主义黑暗罪恶的深渊里。
  来自太行山的爱国有志青年杜杰刚到上海因误会而结识了正直正义的华北青年全武,二人为了生存而在乡下给人挑大粪。不料却遇到上海威义堂堂主龙九的二把手毛六的手下牛老二收地盘费,向来不畏惧恶势力的杜杰凭着一身高超的武艺教训了牛老二和其狗腿子们。脸上挂着彩的牛老二找到毛六连连诉苦。
  毛六因滥收地盘费而被威义堂堂主龙九警告,走投无路的毛六在牛老二的怂恿下投靠了日本人居川。而居川是个聪明人,正想借用毛六之手除掉龙九,让毛六坐上龙九的位子,这样自己就可以利用毛六在整个上海滩贩卖鸦片、经营烟馆荼毒中国人的身心和摧毁中国军队的斗志以完成裕仁天皇交给自己的任务。于是毛六在居川的撑腰下暗杀龙九,杜杰和全武挺身而出成功救下龙九反将毛六和牛老二杀死,清理了门户败类。杜杰和全武也正式加入威义堂成了龙九的左膀右臂。
  恼羞成怒的居川请来善于飞刀的意大利杀手金毛、善于搏击格斗的美国杀手黑豹、善于一刀流的同门师兄弟坂田和铃木暗杀龙九并给龙九下请帖谈判。
  在谈判中,居川威逼龙九在上海贩卖鸦片、经营烟馆,但遭到龙九的严词拒绝,于是龙九就被金毛、黑豹、坂田和铃木合力暗杀并血洗了威义堂。与此同时,坂田和铃木受居川之命在上海贩卖起鸦片并大肆经营烟馆。
  悲愤的杜杰发誓要为龙九报仇,他与全武合力杀死了坂田和铃木并火烧了鸦片和烟馆,同时用计除掉了意大利杀手金毛和美国杀手黑豹。
  由于居川在中国贩卖鸦片的计划彻底破产还损兵折将,震怒不已的裕仁天皇召居川和樱子这对亲兄妹回国接受处置。杜杰得知消息后为报龙九之仇心切而单枪匹马闯入居川的府邸赤手空拳运用一身的中国功夫将居川和樱子一齐击毙,而自己却被日本宪兵包围。随后,龙九的亲弟弟龙为民带着威义堂的全国弟兄和全武赶到现场,他们与杜杰站在一起誓与日本宪兵决一死战,英勇不屈。为首的日本宪兵军官山田大佐拔出武士刀一声令下,将杜杰、全武、龙为民及其威义堂的所有弟兄全部打死。数月后,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中国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人物小传:
杜杰:男,来自太行山的爱国有志青年,拥有一身好武艺,心怀正义,爱打抱不平,特别憎恨日本人。
  全武:男,来自华北的爱国有志青年,杜杰在上海因误会而结识的好友。虽然自身的武艺不如杜杰,而且胆子也有点小,但也心怀正义,爱打抱不平,也特别憎恨日本人。从他开始修理杜杰、拿棍打死日本人居川的同门师弟铃木以及修理欺负侮辱咱们中国人和祖国母亲的意大利老外就可以看出其本质。
  龙九:男,上海威义堂堂主,心怀正义,重江湖义气、善恶分明,心地善良且有颗中国心。
  龙为民:男,龙九的亲弟弟,绰号双龙头。
  毛六:男,龙九的二把手,靠压榨同胞收取地盘费来维持生计,自己也不务正业,极度贪财,有奶便是娘。后被龙九正色警告后而投靠了日本人居川,在居川的撑腰下暗杀龙九失败后被杜杰打死。
  牛老二:男,毛六的手下狗腿子,对毛六惟命是从,最终难逃正义的制裁。
  居川:男,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曾经是裕仁天皇身边的亲信随从,还是武艺高强的忍者。日本陆军曾经断言,中华民族是个受鸦片中毒很深而不能自拔的民族,中国只要有百分之四十的吸毒者,那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自一二八事变后,日寇加紧了侵占上海的步伐,为了荼毒中国人的身心及摧毁中国军队的斗志,为将来大日本帝国皇军侵占上海扫清障碍、铺平道路。于是居川和其亲妹妹樱子受裕仁天皇之命在上海贩卖鸦片、经营烟馆。
  樱子:女,居川的亲妹妹,曾经也是裕仁天皇身边的亲信随从,还是武艺高强的忍者。她与哥哥居川感情甚笃,按理说他们亲兄妹原本有着美好的人生和未来,但由于遭受军国主义思想的毒害洗脑而使他们兄妹误入歧途,分不清是非黑白和人间善恶而彻底坠入军国主义黑暗罪恶的深渊里。
  金毛:男,意大利杀手,擅长飞刀,百发百中,爱好赌博。
  黑豹:男,美国杀手,黑人,善于搏击格斗,爱好勇斗狠。
  坂田:男,居川的同门师兄弟,还是忍者,擅长一刀流。
  铃木:男,居川的同门师兄弟,还是忍者,擅长一刀流。
  小汪子:男,龙九的三把手。
  山田大佐:男,日本宪兵队队长。
  山田大佐的副官A
  意大利老外

剧本正文:
场次1   上海,外白渡桥   日

出场人物:杜杰、来来往往的上海市市民们

【主镜头对准上海外白渡桥全景定格。】 

开场白:日本陆军曾经断言,中华民族是个受鸦片中毒很深而不能自拔的民族,中国只要有百分之四十的吸毒者,那它必将永远是日本的附属国。自一二八事变后,日寇加紧了侵占上海的步伐,为了荼毒中国人的身心及摧毁中国军队的斗志,为将来大日本帝国皇军侵占上海扫清障碍、铺平道路。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居川和其亲妹妹樱子受裕仁天皇之命在上海贩卖鸦片、经营烟馆,上海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主镜头松格,对上海外白渡桥上的景进行特写:车水马龙、汽车和黄包车一辆接一辆。人头攒动、熙熙嚷嚷,好不热闹。】

【镜头移至我们的主角杜杰进行全身特写:他年轻英俊、身强力壮,穿着一身简朴短装并背着布包在外白渡桥上气宇轩昂的行走着。】

【片头主题曲《小英雄闯上海》响起,然后屏幕现字:演员表、职员表和剧组工作人员介绍等等。】


场次2      上海,小巷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

(电影正式开始)

【杜杰走进这条小巷内被手持大棒子的青年全武拦住。】

杜杰(打量着全武):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全武(怒目):干什么?老子今天非打死你这色鬼不可。

杜杰(一脸茫然):你说什么?

【全武挥舞着大棒子朝杜杰打去...杜杰连连躲闪。】

杜杰(趁势抓住全武的大棒子,质问道):朋友,你要再不收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全武(毫不示弱道):有本事尽管来吧。

杜杰:好,那就别怪我奉陪到底了。(松开手,摆出架势)

【全武操着大棒子朝杜杰奔去...没几个回合,就被杜杰打倒在地,杜杰用腿压在全武的背上。】

杜杰:朋友,现在你该说清楚了吧。

全武(愤愤不平道):说什么?你自己想一想,你强奸了那么多良家妇女,你简直跟禽兽一样,难道不该打吗?

杜杰:朋友,我看你是误会了,我从来就没有强奸过妇女,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哼,莫名其妙,无理取闹,如果我要是你说的强奸良家妇女的禽兽,我早就把你给打死了,这样自己就少了心腹之患,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不是?(松开腿放开了全武,并把全武从地上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

全武(沉默了会儿):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冒失了。

杜杰:没关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全武:最近我们这个巷子里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所以我躲在这里准备抓他。你刚到上海吗?

杜杰:是呀。

全武:又是一个想用拳头来闯天下的人。

杜杰:对,我相信凭我的本事在这遍地是黄金的上海滩一定能闯出一点名堂出来。

全武:你的想法太天真了,在上海滩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只有两种人才能生存。

杜杰:哪两种?

全武:一是有钱,钱滚钱。二是有势力打出天下的人。像我们这样既没钱又没势力,想打出天下太难了。

杜杰:兄弟,事在人为啊。

全武:现在的你就跟我当初到上海一样,满怀着抱负,可是这一年来的教训,我实在受够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杜杰:我叫杜杰,来自太行山。你呢?

全武:我叫全武,来自华北,就住在这巷子里。你住哪儿呢?

杜杰:目前还没有着落。对了,你知道在哪能租到房子?最好是便宜一点的。

全武:这你可问对人了,我呢住的是公共宿舍,是全上海最便宜的,我带你去看看。

杜杰:谢谢你啊。

 

场次3      上海,一农户住宅外      夜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牛老二、牛老二的手下跟班5名、一位村民

【赤裸着上身的杜杰挑着猪大粪来到田边,用勺挖着猪大粪浇灌着农作物。】

【全武正坐在一旁悠闲的抽着香烟看着杜杰。】

全武:阿杰,你可真能干呀,从早到晚一点都不累。

杜杰:只要想想多浇一桶就可以多赚一点钱,这样你就不会觉得累了。

全武:照这样下去,没多久你就可以成家娶老婆了。

【这时,牛老二和其手下跟班5名正对一位村民收取地盘费,而且态度蛮横。】

杜杰(指着牛老二等人问全武):全武,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全武(顺着杜杰手指的方向看到牛老二等人回应道):收地盘费的。

杜杰:地盘费?

全武:是啊,每个月的今天都要上交三块大洋。

杜杰:为什么?我们每个月辛辛苦苦熬夜卖命,一个月下来还赚不到十个大洋呢。

全武:可是要是不交的话,那我们就没有赚大洋的机会了。

【牛老二和其手下跟班5名走到全武的面前。】

牛老二(厉声道):全武,过来。

全武(急忙灭掉香烟、屁颠屁颠跑到牛老二的面前,毕恭毕敬拿出自己三枚硬币递向牛老二):牛二爷好,这是我这个月的三块大洋,望您老笑纳。

牛老二(接过大洋,笑道):嗯,你很听话讨我喜欢。(怒视着杜杰)喂,你的呢?

杜杰:没有。

牛老二(怒吼道):你说什么?

全武(急忙对牛老二奉承道):牛二爷息怒,息怒,他是新来的,还没到月啊。

牛老二:去你妈的(抬手一拳打在全武的面门上),没到月也要交,难道等到下个月一块交吗?

杜杰(毫不示弱回应道):下个月也没有。

牛老二(怒瞪着杜杰,大声武气道):你他妈说什么?有种就再说一遍。

杜杰(双手叉腰、毫不畏惧):你别想从我身上拿走一分血汗钱。

牛老二:呵,乳臭未干的小赤佬,蚂蚁叼个石链子嘴劲倒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保住你的血汗钱,(对狗腿子们)你们给我打。

【牛老二的狗腿子们气势汹汹奔向杜杰,但都被杜杰一一打倒在地。牛老二摩拳擦掌奔向杜杰,也被杜杰三下五除二打倒。】

牛老二(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怒瞪着杜杰):好小子算你狠,你他妈走着瞧。(狼狈逃走)

【牛老二的狗腿子们紧紧跟在牛老二的身后。】

杜杰(环顾四周未发现全武,喊道):全武,全武,全武...

【全武从猪圈里爬出来。】

全武(奉承道):哇,阿杰,想不到你真能打群架呀。

杜杰:我从小就爱打群架。

全武:打得真棒,不像我全武,虽然名字叫全武,可我看见他们就浑身发抖。

杜杰:别装了。

全武:不过呢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杜杰:怕事就不惹事,惹事就不怕事。

 

场次4      上海,毛六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毛六、牛老二、毛六的手下A、B、牛老二的手下5名

【脸上挂着彩的牛老二与手下们站在毛六的面前,毛六身后左右两边站着两名手下。】

牛老二(一脸委屈诉苦道):六爷,据说那小子是从太行山来的,名叫杜杰,刚到上海不久。

毛六(一脸鄙夷看着牛老二):哼,你们连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都对付不了,往后我还能指望你们干什么?都他妈是一群废物点心。

牛老二:不是的,实在是那小子太厉害了。

毛六(怒拍桌子站起来):不管什么原因,我绝不容忍任何人破坏我的规矩,否则我让他横着被人抬出上海滩。

牛老二(奉承道):是是是。

 

场次5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日

出场人物:龙九、毛六、龙九的手下若干名

【容貌威武如獬豸的龙九坐在龙椅子上抽着烟斗,他的前方左右两边站着他的手下若干名,好不威风。】

【毛六一人走进威义堂大堂面见了龙九。】

毛六(双手抱拳):九爷,我来了。

龙九(怒视着毛六,语气严厉):毛六,亏你还有脸来见我。

毛六:九爷召唤,小的怎敢不来呀?

龙九:哼,不必客气了,我问你,是谁叫你去收地盘费的?

毛六:九爷,我去收地盘费是因为堂里不够开销,所以我...

龙九(打断毛六):好了好了,别装了,收地盘费是绝对不可以的,你应该知道我们威义堂一向有一个严格的宗旨,那就是锄强扶弱,主持正义,使我们上海的老百姓能够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毛六:可是弟兄们的开销...

龙九(再次打断毛六):住口,弟兄们的开销由我姓龙的负责,用不着你多事。你的想法我非常了解,我老实告诉你,要想发财动别的点子,不要在堂里动脑筋。好了,去吧。

 

场次6      上海,百乐门夜总会内      夜

出场人物:毛六、牛老二、女歌手、顾客们

【毛六与牛老二坐在吧台前喝着酒水。】

【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歌手站在台上唱着周璇的歌曲《花好月圆》。歌词: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双双对对,恩恩爱爱。这园风儿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满人间。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双双对对,恩恩爱爱。这园风儿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满人间。】

毛六(突将酒杯砸在地上,拳头怒砸吧台,气势汹汹、骂骂咧咧道):他妈的,这个老不死的满嘴仁义道德,照这样下去,难道叫我们喝西北风啊?

牛老二:六爷,是不是又挨骂了?我早就对你说过了,老头子有钱不在乎,咱们不收地盘费的话那不早饿死了。

毛六: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呀,我们要是少了这笔收入的话,那以后还怎么混呢?照这样下去,我们还有什么意思呢?

牛老二(眯着眼沉思了会儿):干脆我们就离开他,投靠日本人好了。

毛六:办法倒是不错,可问题是以日本人现在的势力在上海能斗得过威义堂吗?

牛老二(不屑道):管他呢,让他们去拼,到时候咱们来个渔翁得利。

毛六(沉默了会儿):嗯,我们就这么决定了。

 

场次7   驻华日本领事馆,居川的住宅客厅内   夜

出场人物:居川、毛六、牛老二

【这是一间具有日本古风味的和式客厅。身着日本和服、木屐的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居川与毛六、牛老二盘腿坐在榻榻米前。】

居川(拿起酒杯对毛六和牛老二):来,各位干杯。

【毛六、牛老二纷纷拿起酒杯、异口同声道:“干杯。”】

【居川与毛六、牛老二将酒一饮而尽。】

居川(放下酒杯对毛六道):怎么样?毛六,你们决定了没有?

毛六(表情有点难堪且吞吞吐吐):我,我,我们...我们...

居川:你应该知道,一旦杀了龙九,所有的一切都由你来掌管了。

毛六:居川太君,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怕一旦杀了龙九,那威义堂所有的弟兄都会出来报仇啊,因为威义堂不仅在整个上海甚至在全国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件事还是忍耐一下吧。

居川:难道你想一辈子当奴才吗?

毛六:不不不。

居川:那不就结了。你们中国有句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毛六:我懂,可是我怕以后...

居川(打断毛六):只要你肯跟我合作,一切问题我都会帮你解决,包括龙九在内。

毛六:居川太君,你的意思是杀了他,对吗?

居川:对,只要是阻碍我们控制上海的任何人,我们一律要铲除掉。

 

场次8      上海郊外,一农户住宅外      夜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龙九、小汪子、日本忍者若干名、龙九的手下A、B(其中一名是司机,叫永辉)

【赤裸着上身的杜杰、全武正用大勺舀着大粪浇灌着农田。】

全武(抱怨道):真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开什么酒会啊?害得咱们今天晚上没得赚。

杜杰:总不能让咱们挑着大粪在酒店里走来走去的吧。

全武:为什么不可以呀?有本事就夹紧屁眼子别拉,那我就服气了。

杜杰:你不要发牢骚了。

全武: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啊?

【这时,一辆卡车开来并停在农田旁,下来若干名身着中山装、表情冷酷且拿着武士刀的日本忍者,他们都是居川的手下,奉命在这截住龙九的轿车并刺杀龙九。】

日本忍者A(操着日语):龟田君,你确定龙九的车从这经过吗?

日本忍者B(操着日语回应道):毛六给我们提供的信息错不了,因为他很了解龙九。

日本忍者A:很好,你们现在假装修车静待龙九,见机行事。

【除了日本忍者A望风,其余的日本忍者开始假装修车。】

全武:听口音好像是日本人。

杜杰(怒视着不远处的日本忍者):哼,他们肯定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看一定有鬼。

【一辆小轿车打着远光车灯正缓缓开来,车内后驾座坐着威义堂堂主龙九,他的身旁坐着心腹手下小汪子,一名手下负责开车,另一名手下坐在副驾座上。由于日本人的卡车挡住了前行的道路,负责给龙九开车的司机不得已把车停下。】

【几名日本忍者仍装模作样的修着车,日本忍者A握着刀柄正缓缓拔出武士刀准备见机行事。】

龙九:永辉,怎么突然停车了?。

龙九的手下A(司机永辉):九爷,前面的卡车好像坏了。

龙九:问问他们要不要帮忙。

龙九的手下A:是。(下车,来到正假装修车的日本忍者的面前)兄弟,要不要我帮忙啊?

日本忍者A(迅速拔出武士刀,操着日语怒吼着):去你妈的支那猪。(抬手一刀砍下了龙九手下A的一只手)

龙九的手下A(捂着被砍断且血喷不止的手朝龙九的小轿车大喊道):是日本人,日本人,保护九爷,保护九爷…

【日本忍者A抬手又复一刀砍掉了龙九手下A的脑袋,对其余正在假装修车的忍者们发号施令:“武士们,杀了他们。”】

【其余的日本忍者纷纷拔出寒光闪闪的武士刀跟着日本忍者A气势汹汹的朝龙九的小轿车奔去。】

杜杰(着急):全武,我们去帮忙。

全武:阿杰,你疯了吧?你明明知道我不能打群架,你叫我去帮忙岂不是让我白白去送死呀?

杜杰(愤怒道):别废话,你不去我去,真他妈的窝囊废。(操起挑大粪的扁担朝日本忍者奔去,与日本忍者打了起来)

【全武看着杜杰操着扁担毫无畏惧的大战日本忍者,感觉杜杰刚才说的话有点伤害自己的自尊,于是操起舀大粪的大勺愤愤不平道:“哼,谁说我是窝囊废?我今天就证明给你阿杰看看我全武是不是窝囊废。”挥舞着大勺冲向日本忍者,竭尽全力用大勺打倒一名日本忍者后打开车门坐进龙九的小轿车里,满脸堆笑对龙九道:“老爷子,你不用怕,我是中国人,是来保护你的。”】

龙九(感激道):谢谢你呀小兄弟。(耸了耸鼻子闻到了大粪的味道而表情难堪捂着鼻子)

全武(苦笑道):对不起啊老爷子,我是挑大粪的粗人,身上实在是太臭了影响了你,我还是去活动活动筋骨吧。(对小汪子)哥们儿,你保护你们的老爷子,这由我来顶着。

小汪子:好。

全武(打开车门下车,举起大勺怒视着正与杜杰激烈对战的日本忍者们怒吼道):小日本,全武大爷我跟你们拼了。

【其中一名日本忍者听见全武的怒吼声而回过头来怒瞪着全武,操起武士刀怒吼着朝全武奔去。】

全武(惊恐,慌忙丢下大勺):还是算了吧,我还是躲着看好戏吧。(说罢急忙钻到龙九的小轿车底下)

【这名日本忍者看到全武钻到龙九的轿车底下躲起来而露出屁股,操着日语怒骂道:“废物,典型的东亚病夫。”骂完后操着武士刀奔向杜杰。】

【杜杰武艺高强,操着扁担纷纷击中四名日本忍者的头部、太阳穴、颈部和脖子要害处打死了他们。】

【坐在小轿车里的龙九全看在眼里,满意的点点头道:“嗯,好身手,英雄出少年。”说罢竖起大拇指。】

日本忍者A(对其余忍者们大声命令道):这个中国人太厉害,不能硬拼,我们快走,快走。(狼狈坐进卡车正驾座上,发动引擎)

【其余的日本忍者像丢盔弃甲吃了败仗的土匪强盗而狼狈钻进卡车的后斗篷。】

【卡车加速开走。】

杜杰(丢下扁担,环顾四周又不见全武,大声喊道):全武,全武,全武...

全武(从龙九的轿车底下钻出来,站在杜杰的面前):你叫什么叫?我不是在这吗?

杜杰(愤怒的抓着全武的衣服):好小子,竟躲在了汽车屁股底下,你还真能躲呀,由我一个人去做拼命三郎跟日本人拼命。

全武(挣开杜杰抓着自己衣服的手,不服气道):谁说我能躲?我是在保护老爷子的生命安全。

杜杰(怒瞪着全武):你...

龙九(打断杜杰):对,幸亏有这位小兄弟帮忙,不然我还真危险。(下车站在杜杰和全武的面前)

全武(附和道):对吧?我说得一点都不错。

杜杰(叹气回应全武):好,这次算你对,我们走。

龙九:两位小兄弟请留步。

杜杰:老爷子,您有什么事?

龙九(朝杜杰和全武双手抱拳):多谢二位拔刀相助,敢问你们二位的大名是...

全武(抢先道):我叫全...

杜杰(打断全武回应龙九):老爷子,碰巧碰上谈不上谢字,至于姓什么叫什么,那就...

龙九(打断杜杰):碰巧碰上了总是有缘,交个朋友总可以吧?

杜杰:我叫杜杰,来自太行山。

全武:我叫全武,来自华北。

龙九:好,现在天很晚了,明天一早我们在全上海有名的和平饭店碰面,一切由我来请客,到时我们好好聊聊,怎么样?

杜杰:这...

全武(打断杜杰回应龙九):好啊,我们还正想和您老人家好好聊聊,另外尝尝和平饭店的特色菜。

龙九:好,明天见,到时我们不见不散。

 

场次9      上海,和平饭店外、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龙九、小汪子、上海和平饭店的用餐顾客们

外景:

【小汪子站在和平饭店大门外等待着杜杰、全武。】

【没一会儿,杜杰和全武来到和平饭店大门处。】

小汪子(对杜杰和全武双手抱拳道):二位英雄,九爷已经在内堂恭候,请。(作出里面请的手势)

内景:

【杜杰和全武跟在小汪子的身后。】

全武(对杜杰小声道):阿杰,我现在觉得我有点像大人物了,走起路来都有点轻飘飘的。

杜杰:你别不要脸了,人家老爷子才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呢,不然不会请我们到这来了。

【杜杰和全武跟着小汪子来到龙九所坐的餐桌前,餐桌上整齐有序的放着和平饭店的特色菜(本帮鳝丝、片皮鸭、水晶河虾仁、樱桃鹅肝、蟹粉豆腐煲、黑金雪花牛肉粒、上海油爆虾、松子桂鱼、上海小笼包和申城熏鲳鱼等等)和一瓶法国人头马。】

小汪子:九爷,他们来了。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道:“老爷子好。”】

龙九:你们好。(对小汪子)小汪子,你回去吧。

小汪子:是,九爷。(离开)

龙九(笑对杜杰、全武):欢迎欢迎,二位兄弟请坐。(作出请的手势)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道:“谢老爷子。”纷纷坐下。】

龙九:咱们今天只是随便聊聊家常,二位兄弟请不要客气。

杜杰:老爷子,您放心,我杜杰生来就是个粗人,不懂得客套二字。

全武(附和道):对,我全武也是个粗人,只会在乡下挑大粪赚些大洋。

龙九:小兄弟,不要急,有话慢慢说嘛。

全武:咳,我没什么要说的,我只想知道您老到底是谁,为什么大家都对您如此的尊敬?

龙九:哦,那都是兄弟们捧我龙九的场啊。(无奈笑了笑)

全武(震惊的同时浑身上下猛的颤抖了一下,并大叫了一声):啊,原来您就是全上海大名鼎鼎的威义堂堂主龙九爷啊?

龙九(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哈...不错不错,这是鄙人。

全武(摆出一副苦瓜脸并拍打自己额头):哎呀,我的妈呀。(对龙九双手抱拳)九爷,怪我眼睛不亮没认出您老来,对不起对不起,还望您老人家多多恕罪。

龙九:小兄弟,不认识我并不为过呀。

全武:可是我还在您老人家面前胡言乱语呢,其实您哪需要我们的保护呀,只要您老人家跺跺脚,全上海都要震它三天三夜呢。

龙九(苦笑道):小兄弟,你言重了。(突然严肃道)不过我听行里人说你们刚来上海不久。

杜杰:不是,全武比我早来三四年,我是刚刚到这来的。

龙九:二位还习惯吗?

杜杰:出外跑生活,无所谓习惯不习惯。

龙九:嗯,你的想法很对,不过以你们二位的功夫来看,实在是埋没人才呀。

杜杰:功夫只是用来锻炼身体的,并不能靠它来混饭吃的。

龙九:我有几处生意正缺人手,二位如果愿意,那...

全武(抢先道):那好呀,那咱们...

杜杰(急忙打断全武):全武,你别说话。(对龙九)九爷,您老的意思我们明白,我们昨天晚上出手相助并非需要您老的提拔,我们是靠劳力赚钱的,心安理得,不欠一个人情,所以九爷您老的心意我们兄弟二人心领了。(出于感恩的礼仪而对龙九抱拳)

龙九:好,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们二位小兄弟,但是你们今后有任何困难,只要你们看得起我,可以随时来找我。

杜杰:谢了。

全武:谢了。

龙九(拿起桌上的筷子):我们吃菜吧,今天你们就敞开肚皮吃,当自家一样。

【杜杰和全武纷纷拿起筷子。】

 

场次10      上海,中山公园内一角      日

出场人物:杜杰、樱子

【身着素色旗袍的樱子坐在小河边撒着小黄米喂着河里的鱼儿。】

【着装简朴的杜杰来到樱子的身旁坐下。】

杜杰(一脸歉意对樱子):对不起樱子小姐,让你久等了。

樱子(笑了笑并抹了抹头发):没关系,我也才到一会儿。你一定饿了,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从挎包里拿出用布包着的生鱼片递给杜杰)

杜杰(打开布看到生鱼片,惊喜道):哇,生鱼片。(闻了闻)好新鲜,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在上海,生鱼片可是难得的补品啊,很难买到的。

樱子(微笑道):你不要再客套了,那天在巷子里多亏你救了我,我反而还打了你一巴掌,我真是不识好歹。

闪回(樱子的回忆):

场次11      上海,小巷子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樱子

【杜杰挑着大粪行走在小巷子里。一身穿着打扮高贵的樱子朝杜杰迎面走来。】

【这时,一根倒下的木桩正要砸向樱子。】

【杜杰不顾一切扑倒樱子,倒下的木桩正结结实实砸在了杜杰的后背上。杜杰惨叫一声后还被樱子打了一记耳光,因为樱子以为杜杰是流氓,想在光天化日下占自己的便宜。】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杜杰(不在乎的笑了笑):幸亏那天有你那一巴掌,要不然的话我们就不会认识了。告诉我,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樱子: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哥哥。

杜杰:你真幸福,有那么多亲人在身边,不像我。对了,你祖上是哪里人?

樱子(表情立即变得难堪而沉默了会儿):这个将来你就会知道的。

 

场次12      上海,毛六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毛六、杜杰、牛老二、毛六的狗腿子若干名

【毛六坐在桌前正玩弄着一堆女人的金银首饰,由此可见毛六这人贪财而且还穿着一身洋装,从他坚持收取地盘费不顾龙九大爷的警告而投靠日本人居川与龙九大爷作对已将他贪财的本质彻底暴露无遗。】

【牛老二带着杜杰走进客厅来到毛六的桌前。】

牛老二:六爷,杜杰来了。

毛六(放下手里的金银首饰,抬头看着杜杰一脸堆笑):哦,原来是杜兄弟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失礼失礼。(作出请的手势)请坐请坐。

杜杰(未坐下,没好气的回应毛六):毛六,有什么事你快说,不必跟我讲客套,我还要赶着去干活呢。

毛六:杜老弟不要心急嘛,咱们都是自己人,你还会怕我陷害你吗?(站起来走到杜杰的身旁将手搭在杜杰的肩上)咱们先坐下说,坐坐坐。

【杜杰坐下、毛六也坐下。】

杜杰:我想那倒不至于,我姓杜的不值得你算计,你就开门见山直说吧,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毛六:好,那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我今天找你来当然有事了,我听我兄弟说九爷让你去帮忙,被你给拒绝了。

杜杰:拒不拒绝与你无关,你问这个干什么?

毛六:我告诉你,在我们上海有个迷信的说法是被人家当面拒绝了会倒霉的。

杜杰(不屑道):哼,鬼才相信。

毛六:哎,我说杜兄弟,你可要知道各地的风俗习惯不同,这俗话说得好:所谓入乡随俗。万一九爷出了什么事,你不仅担当不起也不会心安的吧。

杜杰(沉默了会儿):嗯,这倒是有点道理。

毛六:为了扫除九爷的霉头,你应该送一份礼去冲洗。你说对不对呀?

杜杰:那要我送什么呢?

【毛六拍拍手。】

【毛六的手下A提着一篮子水果放在桌上。】

毛六:我的意思是送这一篮子水果给他,他老人家一向爱吃水果,他一定会收下的。这样既不会使你有拍马屁的嫌疑,更不会使你拿不出手,这样一来岂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杜杰:这一篮子水果多少钱?

毛六:哎,杜兄弟,你问这个干什么呀?谈钱伤感情啊。

杜杰:好吧,那我就先记下这一笔水果钱,以后奉还。我现在就把这一篮子水果送到九爷那去。

毛六:也好吧。(对牛老二)牛老二,你负责开车送这位杜兄弟一程。

牛老二:是。

毛六(作出请的手势):杜兄弟请。

【杜杰提着这一篮子水果跟着牛老二离去。】

【毛六看着杜杰离去的背影阴险的笑着。】

 

场次13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日

出场人物:龙九、杜杰、小汪子、威义堂的伙计们

【龙九与杜杰坐在一起,桌上放着毛六的一篮子水果。小汪子和威义堂的伙计们双手背在身后笔直的站在一旁。】

龙九:.大家都是自己人还这么客气,就太不应该了。

杜杰:一点小意思还请九爷不要见笑。

龙九:这怎么会呢?你今天特地提着一篮子水果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对小汪子)小汪子,你削两个梨,让我跟杜兄弟爽爽口。

小汪子:是,九爷。(从水果篮子里拿出两个梨正要去削)

【杜杰看见放在水果篮子里的定时炸弹,急忙抱着水果篮子奔出威义堂,将装着定时炸弹的水果篮子抛向无人烟的花丛里。】

龙九(追出威义堂):杜兄弟,杜兄弟,你这是在干嘛?

杜杰:九爷趴下。(扑倒龙九)

【装在水果篮子里的定时炸弹爆炸,所幸的是无人受伤。】

杜杰(扶起龙九):九爷,你没事吧?(拍了拍龙九身上的灰)

小汪子(怒瞪着杜杰):好小子,你他妈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来行刺我们九爷。(对手下)兄弟们,把他抓起来,实施家法处置。

【威义堂的伙计们上前将杜杰五花大绑,杜杰也未反抗。】

龙九(厉声道):你们都住手,不可对杜兄弟无礼。

小汪子:可是九爷,他是来行刺你的呀。

龙九:我相信杜兄弟不会的,如果真是那样,杜兄弟刚才就不会提醒我了也不会护着我了。我虽是将要入土之人,但我还没老糊涂,能看清世间善恶黑白。

【小汪子犹豫着。】

龙九(提高音量):小汪子,还不赶快放开杜兄弟?

小汪子:是,九爷。(对手下)你们都放开他。

【威义堂的伙计们给杜杰松绑放开了杜杰。】

龙九(将手搭在杜杰的肩膀上,真诚道):杜兄弟,你不要害怕,请你把真相说明一下。

杜杰(表情难堪,吞吞吐吐):这...这...这...(表情变为愤怒)毛六,你好毒啊。

 

场次14      上海,毛六的住宅内、外      日

出场人物:龙九、杜杰、小汪子、毛六、牛老二、毛六的手下若干名、龙九的手下若干名

内景:

【龙九、杜杰、小汪子和其龙九手下若干名气势汹汹快步走到毛六的面前。毛六的身旁站着牛老二和其手下若干名。】

毛六(看着龙九未被炸死,立即慌张起来,紧接着强挤出一副别扭难看的笑容):九爷,你怎么来了?

杜杰(手指着毛六和牛老二,愤怒道):哼,你们这两个败类逃不了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龙九(怒视着毛六,语气严厉):毛六,你这无耻之徒。

牛老二(恶人先告状):九爷,这些事跟我无关,都是毛六他...

毛六(打断牛老二):牛老二,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事到如今你他妈还想吞得一干二净,做梦啊,要不是当初你怂恿我跟日本人勾结,我怎么会有今天?

牛老二(未理会毛六,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对龙九):九爷,你别听他的,他是恶人先...

龙九(打断牛老二):够了,光棍早入一人领投,像你们这样狗咬狗,哪称得上是光棍呢?(怒视着毛六,提高音量愤怒道)毛六,你有任何不服大可以向我直言,我不会强留你的。可你为什么跟日本人勾结来残害自己的同胞呢?

毛六(自知理亏难以洗清自己,穷途末路而露出凶恶的面目):龙老头,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听你的任何教训了。

杜杰(怒吼道):毛六,你今天跑不了了。

毛六(对身旁的手下发号施令):兄弟们,你们别管我,都给我上。

【毛六的手下们正要蠢蠢欲动。】

小汪子(上前,手指着毛六的手下们厉声道):你们他妈的谁敢妄动,竟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我们的九爷都认不出来了吗?不想死的话就乖乖滚到一边去凉快,不然家法处置。

【毛六的手下们纷纷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九爷饶命,九爷饶命。”】

【毛六见自己大势已去,慌忙跳窗逃离,杜杰跳窗紧追毛六。】

【牛老二正要撒腿就跑,小汪子一个箭步冲近牛老二来了一记扫堂腿将牛老二扫倒在地。龙九的手下们冲上去将牛老二五花大绑起来。】

龙九:带回去执行家法。

外景:

【杜杰紧追毛六来到一片空地上。】

毛六(停下脚步转身面向着杜杰,嬉皮笑脸):杜兄弟,我毛六可对你不错,你怎么能向着外人啊?

杜杰(怒目):哼,当你利用我的时候,你可想到这些?

毛六(表情突然布满阴云):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摆出架势)

杜杰(也摆出架势):接招吧。

【两人大秀功夫打了起来,没几个回合,毛六被杜杰打倒在地,而且还被打得口吐鲜血。】

毛六(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央求道):杜兄弟,你就饶了我吧。

杜杰:可以,跟我回去见九爷。

毛六:我回去一定会被碎尸万段的。

杜杰:那也是你自找的,活该。

毛六(苟延残喘嘴壳硬,怒视着杜杰):姓杜的,你可知道狗急了会跳墙。

杜杰:哼,我今天倒想看看你这喂不饱的恶狗怎么跳墙。

【毛六气势汹汹奔向杜杰,杜杰迎战毛六,没几个回合,毛六被杜杰活活打死。】

 

场次15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外      夜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龙九、小汪子、威义堂的伙计们

外景:

【小汪子站在威义堂大门处,他前方左右两边并列站着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小汪子前方不远处站着杜杰和全武。】

小汪子:金富皇道日,龙门大吉昌。兄弟来结义,安设忠义堂。

【杜杰、全武走近小汪子。】

小汪子:两位兄台到此何事?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答道:“投奔梁山。”】

小汪子:投奔梁山做什么?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答道:“结仁结义。”】

小汪子:你们是自愿来的还是他人劝你们来的?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答道:“自愿来的。”】

小汪子:是文静还是武静?

全武:我全武是文静。

杜杰:我杜杰是武静。

小汪子:好,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下面就让我亲自领教领教这位杜兄台的武艺。

杜杰(对小汪子双手抱拳):汪前辈,后生得罪了。

小汪子:请吧。(摆出架势)

【杜杰也摆出架势,紧接着两人展开较量…一番激烈的拳拳到肉、脚脚穿心的肉搏战后,杜杰击败了小汪子。】

小汪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果然英雄出少年,好武艺。(对杜杰竖起大拇指,随后朝身旁的一名威义堂伙计命令道)打开忠义门,迎接新贵人。

【威义堂的伙计打开了威义堂的大门,杜杰、全武走进威义堂。】

内景:

【容貌威武如獬豸的龙九坐在龙椅子上抽着烟斗,他的前方左右两边站着他的手下若干名,好不威风。】

【杜杰、全武走近龙九双手抱拳:“参见九爷。”】

龙九:杜杰,全武,为我威义堂流下你们的热血表明忠诚。

【一名威义堂的伙计端着放着一碗清酒和一把匕首的盘子来到杜杰、全武的面前。】

【杜杰拿起匕首,毫不犹豫的划破了自己的食指,将流出来的鲜血滴在这碗清酒里,随后将匕首递给全武。全武拿着匕首也毫不犹豫划破了自己的食指,将流出来的鲜血也滴在清酒里。全武端着这碗沾着血的清酒饮了口递给杜杰,杜杰也饮了口将清酒递向龙九。】

龙九(接过清酒将酒一饮而尽,摔破酒碗,表情严肃的看着杜杰和全武):以后你们就是我威义堂的人,也是我龙九的义子、左膀右臂。往后不准有反叛之心,否则,家法处置。

【杜杰、全武异口同声道:“谢九爷。”】

 

场次16      驻华日本领事馆,大门口处      日

出场人物:居川、樱子、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一身西装革履且一脸愤怒的居川和其一身中山装的忍者手下若干名站在领事馆的大门口处。】

【一辆黄包车停在驻华日本领事馆大门口处,一身素色旗袍的樱子下黄包车走到亲哥哥居川的面前。】

樱子:哥哥,你找我?

居川(语气严厉质问道):你去哪啦?

樱子:我去庙里烧香了,请求神灵保佑我们兄妹的任务早日成功,好早点回到日本去。

居川(怒不可遏):八嘎,你敢撒谎骗我。(抬手打了妹妹一记耳光,手指着妹妹)樱子,我警告你,以后不许你和那臭小子碰头。

樱子(捂着被打的脸):为什么?难道我交男朋友都不可以吗?你这样做太霸道了。

居川:霸道?我们作为天皇陛下的忍者就不能讲私人感情,更何况你约会的是一个中国人。你要明白,中国人都是我们的敌人,再说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我希望你不要破坏我们忍者的规矩。你明白吗?樱子。

樱子(沉默了会儿):我明白。

 

场次17      驻华日本领事馆,居川的会议室内      日

出场人物:居川、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身着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的居川和其忍者手下若干名坐在会议室内,居川坐在主位上。】

居川:中国人毛六和牛老二已经死了,武士们,从现在起,我们只有自己靠自己了。等美国和意大利的杀手还有我的两个同门师兄弟一到,我们就下请帖邀请龙九到这里来谈判,到时候杀他个措手不及。

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异口同声道):哈伊。

 

场次18      驻华日军大使馆,内院一角      日

出场人物:居川、金毛、黑豹、坂田、铃木、居川的忍者手下们

【身着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的居川盘腿坐在榻榻米前,他的身后站着四名忍者手下,他们都身着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并背着武士刀。】

【一名身着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的忍者走到居川的面前,单腿跪在地上:“报告居川武官,四位高手已经到了。”】

居川:快快有请。

居川的忍者手下A:哈伊。(朝着大门喊道)有请四位高手。

【身着西装的意大利飞刀手金毛、美国搏击手黑豹和身着日本和服、木屐且拿着武士刀的坂田、铃木一齐来到居川的面前。(备注:意大利飞刀手金毛是欧洲白种人且留着一头金色的波浪形长发。美国搏击手黑豹是黑种人。坂田、铃木是日本人,还是居川的同门师兄弟,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

【金毛、黑豹、坂田、铃木向居川鞠躬异口同声道:“居川武官你好。”】

居川(非常高兴):哈哈哈哈...欢迎欢迎,四位总算到了。

铃木:师兄邀请,我们怎敢不来呢?

坂田(看了看身旁的金毛和黑豹,对居川道):师兄,这两位是?

居川:哦,这一位是美国杀手黑豹,善于搏击格斗。这第二位是意大利杀手金毛,擅长飞刀,百发百中。你们四位一路上辛苦了,请先休息休息,我已给你们安排好了住房,晚上我给各位接风洗尘,顺便瞻仰一下四位的功夫。

黑豹:居川武官不必跟我们客气了,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试试我们的功夫也是应该的。

金毛:居川武官不要忘了请我们来的目的。

居川:好,那我现在就拭目以待吧。

黑豹(看着金毛、坂田和铃木):我们四个人哪一个先上?

金毛(拿出一支尖利的飞刀):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就先试试我的飞刀吧。

黑豹:那我就不跟你争了,我去准备一下。

居川(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金毛脱下西装,他的衬衣上别着20余支尖利的飞刀。一名忍者朝左右伸展双手、双腿向左右两边弯曲着蹲着马步站在金毛的面前,他的头顶、双手、双腿上放着苹果。金毛拔出数支飞刀掷向这名忍者,所掷出的飞刀全部刺中苹果。数名忍者拿着苹果朝金毛扔去,金毛一边掷出飞刀一边躲闪扔过来的苹果,但掷出的飞刀全部刺中了苹果,一个不剩。】

居川(一边大笑、一边拍着手):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西式飞刀果然不错。

金毛(向居川鞠躬):谢谢居川武官。

【这时,赤裸着上身且肌肉和青筋向外暴突的黑豹走到居川和金毛的面前。】

金毛(对黑豹道):黑豹,你觉得我怎么样?

黑豹:不错不错,现在该我了。(对身旁的日本忍者道)你们都来吧。

【数名赤手空拳的忍者将黑豹围起来,黑豹毫无畏惧也不屑道:“你们都小心点,十秒钟之内要你们好看。”说罢,摆出架势。忍者们大玩空手道、合气道和柔道与黑豹展开激烈肉搏…十几个回合后,居川的忍者们全被黑豹击倒在地。】

黑豹(对居川道):居川武官,你花了这么多钱把我们都请了来,你认为值不值得?

居川(大笑):哈哈哈哈...非常值得,非常值得,你们先去休息休息吧。

黑豹(对被自己击倒的忍者们):对不住了东洋朋友们。(离去休息)

居川(对坂田):坂田,你的一刀流现在练得怎么样了?

坂田:师兄,这光说没有用,你叫上几个师弟来陪我玩玩。

居川:好。(对忍者们命令道)你们都给我上。

【忍者们拔出武士刀将坂田围起来。】

坂田(神色坚定拔出武士刀摆出架势):各位师弟们,那我对不住了,来吧。

【忍者们操着武士刀迎战坂田,坂田也操着武士刀回击着…一番刀光剑影的刀刃战后,坂田击败了忍者们,潇洒的将武士刀插入刀鞘。坂田未真正杀死忍者们,只是划破了他们的忍者制服。】

居川(再次大笑):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大师弟的一刀流果然练得炉火纯青,可以称的上是快如闪电。

坂田:多谢师兄夸奖。

居川(对铃木):二师弟铃木,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了。

【还像刚才的那个场景,忍者们操着武士刀迎战铃木,铃木也操着武士刀回击着…一番刀光剑影的刀刃战后,铃木击败了忍者们,潇洒的将武士刀插入刀鞘。也未真正杀死忍者们,也是划破了他们的忍者制服。】

居川(拍着手):非常好,非常好。现在有了你们四位协助,我简直是如虎添翼。龙九,这回你可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对一名忍者手下)田中,下个请帖给龙九。

 

场次19   驻华日本领事馆,居川的会议室内、外   日

出场人物:龙九、杜杰、全武、小汪子、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居川、金毛、黑豹、坂田、铃木、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内景:

【龙九与一身西装革履且抽着雪茄烟的居川面对面的坐在会议室内谈判。龙九的身后站着杜杰、全武、小汪子、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居川的身后站着身着中山装且拿着武士刀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龙九(怒拍桌子对居川道):居川,你给我听好了,我龙九绝不同意你们在上海贩卖黑土,你们日本人在上海包赌包娼,我威义堂一概不问,要是你们敢在上海贩卖黑土,残害我同胞,我姓龙的绝饶不了你们这帮日本畜牲。

【居川像个小女孩子样嘟着嘴、怒瞪着龙九一言不发。镜头对准居川那愤怒的表情进行特写并拉近。】

龙九(站起身,对身后的手下):弟兄们,我们走。

【龙九、杜杰、全武、小汪子和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名居川的忍者手下伸手拦住。】

居川的忍者手下A:站住支那猪,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杜杰二话不说三下五除二将居川的忍者手下A击倒,并抬起他朝坐在会议桌前的居川砸去…居川急闪,怒瞪着龙九、杜杰等人。】

杜杰(打开会议室的门,对龙九作出请的手势):九爷,请。

【龙九率先走出会议室,杜杰、全武、小汪子及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跟着龙九走出会议室。】

驻华日本领事馆,内院一角:

【龙九、杜杰、全武、小汪子及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走出日本领事馆建筑来到停车处,就遭到金毛、黑豹、坂田和铃木的伏击…金毛朝龙九掷出数枚飞刀刺中了龙九,龙九口吐鲜血,紧握着身上的飞刀怒瞪着金毛。紧接着金毛朝小汪子掷出数枚飞刀并刺中了小汪子,小汪子当场毙命。黑豹大展搏击格斗术击杀了威义堂数名伙计。坂田、铃木大展一刀流大肆砍杀其余威义堂的伙计。杜杰急忙将负刀伤的龙九抱上汽车,同时自己也坐上汽车,朝不知所措而且被吓傻了眼的全武大喊:“全武,快开车,我们离开这。”】

【全武这时才回过神来,急忙坐进汽车发动引擎,给油、脚踏油门、挂快档加速冲出日本领事馆。】

【此时,金毛、黑豹、坂田和铃木已将威义堂的伙计全部杀死并朝龙九的汽车追去。】

【这时,居川和其忍者手下若干名走出领事馆建筑朝金毛、黑豹、坂田和铃木喊道:“不要追了,我看龙九这次活不了了,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大笑:“哈哈哈哈...”】

 

场次20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日

出场人物:龙九、杜杰、全武、威义堂的伙计们

【杜杰背着龙九和全武回到威义堂。】

全武(对威义堂的伙计们):九爷受伤了,快准备桌子。

【威义堂的伙计们抬来了一张长方桌。】

【杜杰将龙九放在桌上。威义堂的伙计们看着龙九身负刀伤且频临死亡而悲痛喊道:“九爷,九爷,九爷...”】

杜杰:全武,你快去叫医生。

全武:哦。

龙九(拉着杜杰的手,气息微弱道):杜兄弟,别管我,我活不了了,就是把医生叫来也没用了。

【全武愣住了,不知所措。】

杜杰(握住龙九的手):九爷,你别胡说,我相信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我们所有兄弟都需要你,需要你。(看着全武傻愣着,怒吼道)全武,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医生啊。

全武:哦,好。(跑出威义堂叫医生)

龙九(眼神无力的看着杜杰和威义堂的弟兄们):我的好兄弟们,你们都凑过来一点,我有话对你们说。

【杜杰和威义堂的伙计们都凑近龙九。】

龙九:你们要记住,决不能让日本人在上海贩卖黑土,记住,记住。

杜杰:九爷,你放心,我跟弟兄们绝不容忍日本人在上海胡作非为。

龙九:好,好,这我就放心了。(从衣包里掏出一枚怀表递给杜杰)杜兄弟,你把我的怀表交给我弟弟龙为民,他在崇明岛,绰号双龙头,你一定要找到他,告诉他我已遭遇不测,让他来领导全国的威义堂弟兄,与日本人决一死战。(口吐鲜血,闭目驾鹤西去)

杜杰(悲痛喊道):九爷,九爷,九爷...

【威义堂的伙计们也都悲痛的喊道:“九爷,九爷,九爷...”】

杜杰(紧握着龙九的怀表,悲愤道):九爷,你放心,我们不但不容忍日本人在我们中国贩卖黑土,我们还要为你报仇,杀光这群日本畜牲。

 

场次21      驻华日军大使馆,居川住宅客厅内      日

出场人物:居川、樱子、金毛、黑豹、坂田、铃木、日本歌舞伎、日本陪侍女、居川的忍者手下4名

【居川、樱子、金毛、黑豹、坂田、铃木盘腿坐在榻榻米前欣赏着日本歌舞伎的表演。居川与妹妹樱子坐在一起,坂田和铃木坐在一起,他们的身边都各自坐着一身和服的日本陪侍女。金毛和黑豹坐在一起,各自的身边也坐着一身和服的日本陪侍女。】

居川(十分高兴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好,很好,你们果然不负我所望把我的死对头给干掉了,谢谢你们。(端起酒杯)来,我们大家干一杯。

【樱子、金毛、黑豹、坂田、铃木都纷纷端起酒杯。】

居川:干杯。(将酒一饮而尽)

【樱子、金毛、黑豹、坂田、铃木都将酒一饮而尽。】

居川:谢谢意大利飞刀手金毛,还有美国杀手黑豹和我的两位同门师兄弟。

坂田:居川师兄客气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居川拍拍手。】

【居川的忍者手下4名各捧着一小木箱分别将木箱放在金毛、黑豹、坂田、铃木的榻榻米前并打开了木箱,木箱里装着大面额的纸制美元钞票。】

居川:这是你们的酬劳,每人十万美元。

铃木:居川师兄,姓龙的中国人已经死了,现在威义堂群龙无首,我们趁机杀他个片甲不留,彻底斩草除根,使他们永远不能翻身。

坂田:二师弟铃木说得对,我赞同。

居川:好极了,那就依你们的意思去干吧。(对金毛和黑豹)金毛,黑豹,你们的意思如何?

黑豹:只要价钱合适,没问题。

金毛:嗯哼。

 

场次22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金毛、黑豹、坂田、铃木、威义堂的伙计们

【金毛、黑豹、坂田、铃木正大肆屠杀威义堂的伙计们。】

 

场次23      上海,黄浦江岸边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威义堂的伙计小王

【杜杰、全武站在黄浦江岸边交谈着。】

全武:阿杰,现在九爷死了,我们群龙无首怎么办?

杜杰:不是群龙无首,只是要等双龙头大爷来。

全武:双龙头大爷?他又是谁呀?我怎么没听说过他?

杜杰:双龙头大爷是九爷的亲弟弟,叫龙为民。

全武:他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杜杰:他来了就不同了,到时候只要他登高一呼,我们全国威义堂的功夫高手都会集中到上海来,那样我们的实力才能和居川一决雌雄。

全武:那他到底什么时候来呀?

【这时,身负刀伤又血流不止的威义堂伙计小王跑到杜杰、全武的面前。】

威义堂的伙计小王:杜大哥,杜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快点回去吧。

杜杰:小王,怎么回事?不着急慢慢说。

威义堂的伙计小王:杜大哥,日本人快把我们威义堂的人杀光了,你快点回去吧。

 

场次24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

【杜杰、全武急匆匆赶到威义堂大堂,但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横七竖八威义堂伙计的尸体,整个威义堂也一片狼藉。】

杜杰(悲愤道):这帮畜牲,畜牲,典型的日本畜牲啊。(愤怒的高声呐喊)居川,我一定要杀了你这头日本畜牲。

 

场次25   驻华日本领事馆,内院一角   日

出场人物:居川、坂田、铃木、居川的忍者手下A

【一身和服的居川与同门师兄弟坂田、铃木坐在一起。】

居川:好极了,威义堂终于被我们彻底消灭了,哈哈哈哈...

坂田:这还不是师兄领导有方吗?

【居川的忍者手下A向居川走来,对居川说着悄悄话。】

居川(听后大笑):哈哈哈哈...我要的货物总算来了。(对坂田和铃木)坂田,铃木,现在整个上海都被我们所控制了,你们两个把所有的大烟馆都开起来。

【坂田、铃木异口同声道:“哈伊。”】

 

场次26   上海,日本人经营的烟馆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坂田、铃木、日本人、中国顾客们

【杜杰、全武来到日本人经营的烟馆,看见我同胞正抽着大烟(鸦片),杜杰怒不可遏吼道:“是中国人就给我出去,日本畜牲留下。”】

【有的胆小怕事的我同胞看见杜杰气势汹汹像是来踢馆,于是慌慌张张的跑出了烟馆,有的胆子大的我同胞不动于衷,正一边抽着大烟、正一边好奇的看着杜杰和全武。】

【面带怒色的日本掌管走近杜杰、全武,厉声道:“支那猪,你们想干嘛?最好别在这里闹事。”】

【杜杰怒骂道:“去你妈的日本畜牲。”骂完一记重拳将日本掌管打倒在地,几名日本服务员摩拳擦掌、气势汹汹朝杜杰、全武奔来,杜杰、全武赤手空拳与他们打了起来…】

【胆子大的我同胞被这激烈打斗的场面吓到了而纷纷丢下烟筒跑出烟馆。】

【一番激烈的打斗后,杜杰、全武纷纷将日本掌柜和服务员全部打死。就在这时,身着一身日本和服、木屐且拿着武士刀的坂田和铃木来到了烟馆面见了杜杰和全武。】

坂田(怒视着杜杰和全武):原来是你们这两个支那猪在这闹事。

杜杰:日本畜牲,我们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坂田: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好吧,既然你们这么不怕死,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大日本帝国一刀流的厉害。(拔出武士刀摆出架势)

【铃木也拔出武士刀摆出架势。】

杜杰:也好,我们今天就让你们这两头日本畜牲见识见识我大中华的功夫。(对全武)全武,记住我传授给你的功夫,注意隐蔽。

全武:嗯。

【坂田、铃木操着武士刀气势汹汹奔向杜杰、全武。杜杰、全武操起条凳学习成龙大哥电影《师弟出马》的招术迎战…杜杰对战坂田,全武对战铃木。由于全武的功夫底子不深,很快他手里的条凳就被铃木大卸八块。全武由于没有家伙对抗铃木,顿时慌了,急忙跑进烟馆厨房,铃木也操着武士刀追了进来。全武看到厨房灶台上放着一根木棍和一瓶海椒面,眼珠一转顿时有了对付铃木的主意。】

【铃木举起武士刀朝全武奔来,全武急忙操起瓶装的海椒面朝铃木的眼睛撒去,铃木捂住眼睛痛苦大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啊…”】

【全武趁机操起木棍朝铃木就是一顿乱打,最后一记闷棍打在铃木的太阳穴上,铃木发出一声惨叫,眼睛翻白当场倒地而亡。】

【此时,武艺高强的杜杰操着条凳将坂田成功击杀,脑袋也被条凳打开了花,白色的脑浆混合着鲜血流满整个面部。】

【全武来到杜杰的身旁。】

杜杰:全武,你负责的那头日本畜牲呢?

全武:放心吧,我已把他干掉了。

杜杰:真的?

全武:说瞎话是孙子,要不然我怎么会活着呢?

杜杰:真有你的,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有这本事。我们把这残害我们中国老百姓的烟馆给烧了。

全武:好。

【日本人经营的烟馆淹没在火海中。】

 

场次27      驻华日本领事馆,内院一角   日     

出场人物:居川、樱子、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一身和服的居川与一身和服的妹妹樱子坐在一起品着清茶。他们兄妹的身后站着身着中山装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这时,居川的一名忍者手下急匆匆跑到居川的面前:“报告居川武官,你两个师弟被杀了,烟管也被烧毁了。”】

居川(怒不可遏):八嘎。(将桌上的茶杯和盛着水果的水果盘全部掀在地上并站起来)可恶的支那猪敢杀我师弟烧我烟馆,我与他们势不两立,来人。

【居川身后忍者手下若干名包括前来报道的忍者手下全部集中在居川的面前。】

居川:你们把金毛和黑豹给我找来。

【居川的忍者手下们异口同声道:“哈伊。”】

 

场次28   驻华日军大使馆,居川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居川、樱子、金毛、黑豹

【居川与金毛、黑豹交谈着。】

居川: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

黑豹:没问题,我们就先走了。

【金毛、黑豹离开。】

【不一会儿,一身和服的樱子走进哥哥居川的办公室。】

樱子: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呀?

居川(拿起办公桌上的日式飞镖玩弄着):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把姓杜的支那猪给我找来。

樱子:我不会去的,要是去的话你自己去好了。

居川:哈哈哈哈...你以为没有你,我就找不到他了是吗?

樱子:既然找得到那为什么叫我去?

居川:因为他是我们唯一的对头,叫你去是利用你的美色把他引来,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杀了他。

樱子:不行,我告诉你,杜杰是我真正喜欢的人,我相信杜杰是爱我的。哥哥,我求求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劝劝他,也许他会听我的话和我一起离开上海回到日本,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居川(怒吼道):住口,难道你想他跟我们回到日本吗?(愤怒的将手里的飞镖扔向一边)你要明白他可是我们的敌人,你别做梦了。我告诉你,天皇陛下派我们兄妹到上海来的目的不是叫你在这里谈情说爱的。

樱子:可是我是个女人啊。

居川:八嘎。(怒不可遏的打了妹妹一记耳光)樱子,你别忘了,你是忍者家族的一员,忍者的精神是大无畏的彻底牺牲为天皇陛下尽忠,男女都一样,你知道吗?

樱子(委屈的抽泣着):我知道了。

居川(立即喜笑颜开):这就对了,这才乖嘛,这才像我的亲妹妹嘛。快点去吧,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把他杀掉。

 

场次29   上海,杜杰的租房卧室内   夜

出场人物:杜杰、樱子

【杜杰与樱子同床睡在一起,杜杰打起了鼾声进入梦乡,而樱子却睡不着,她双手抱着头、无助的仰望着天花板回想起她哥哥的话语。】

居川(话外音):樱子,你别忘了,你是忍者家族的一员,忍者的精神是大无畏的彻底牺牲为天皇陛下尽忠,男女都一样,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把他杀掉。

樱子(看着进入梦乡的杜杰,话外音):我怎么能忍心下得了手呢?毕竟杜杰救了我。可是如果我不杀他,金毛也会杀他的。不如我把金毛的行踪留张纸条告诉他,让他先下手为强。

 

场次30   上海,意大利俱乐部内、外   夜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意大利老外们

外景:

【杜杰、全武来到意大利俱乐部外。】

杜杰(看了看俱乐部店门上方的意大利文字招牌对全武道):就是这。

【杜杰、全武走了进去。】

内景:

【杜杰、全武走进意大利俱乐部,原来这里是个赌场。这里的赌徒(顾客)大多都是意大利人,也有少数有钱、有身份而且穿着打扮绅士、体面的中国人。】

【一台老式留声机正播放着意大利男高音鲁奇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Pavarotti)的歌曲《女人善变》(《La Donna e Mobile》)。歌词:La donna e mobile女人啊爱变卦,Qual piuma al vento 像羽毛风中飘,Muta d'accento 不断变主意,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Sempre un amabile 看上去很可爱,Leggiadro viso 功夫有一套,In pianto o in riso 一会用眼泪,E menzognero 一会用微笑,La donna e mobile 女人爱变卦,Qual piuma al vento 她水性扬花,Muta d'accento 性情难琢磨,E di pensiero 拿她没办法,E di pensiero 拿她没办法,E di pensiero 哎!拿她没办法,E sempre misero 你要是相信她,Chi a lei S'affida 你就是傻瓜,Chi le confida 和她在一起,mal cautoil core! 不能说真话,Pur mai non sentesi 可是这爱情,Felice appieno 又那么醉人,Chi su quel seno 若不爱她们,Non liba amore! 空辜负了青春,La donna e mobile 女人爱变卦,Qual piuma al vento 像羽毛风中飘,Muta d'accento 不断变主意,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E di pensiero 不断变腔调。】

【杜杰、全武正要往里走就被一名意大利老外伸手拦下。】

意大利老外A:你们想干什么?

全武:我们的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

意大利老外A:就凭你们劣等低级的中国人?呸。(吐了口唾沫)

【意大利老外们发出了刺耳难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杜杰:喂,洋鬼子,这有什么不可以?

意大利老外A:到这里来吃饭的只有三种人,第一种是本会的会员。第二种是我们外国人。第三种才是你们这群劣等的中国人,你们这种打扮的不可以。

杜杰:原来你是嫌弃我们两个不够派头。

意大利老外A:Yes,我们这里是高级娱乐场所。东亚病夫和狗不能进来,你们两个就是东亚病夫。

【意大利老外们再次发出刺耳难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杜杰(怒不可遏,指着意大利老外A的鼻子大声武气道):洋鬼子,我他妈的郑重警告你,你侮辱我可以,就是不能侮辱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我今天就用我的拳脚教教你为人礼仪。(说罢朝意大利老外A挥重拳将其打倒在地)

【由于动静太大而惊动了俱乐部内的人,他们大多跑出了俱乐部,只有少数意大利老外留下与杜杰、全武打了起来…杜杰、全武将他们一一打倒在地。】

杜杰(脚踏躺在地上意大利老外A的胸脯):洋鬼子,我今天告诉你,我们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我现在才明白,像你们这群没有种的洋鬼子才是无胆病夫。

外景:

【巡捕房的人正朝意大利俱乐部赶来。】

内景:

全武:阿杰,巡捕房的人来了,快走。

外景:意大利俱乐部旁的一条小巷子内。

【杜杰、全武跑到这条小巷子内。】

全武:阿杰,我们还要不要进去啊?

杜杰:废话,别忘了金毛那家伙还在里面,不杀了他那才叫憋屈呢。

全武:可我们这样子怎么进去呀?

杜杰: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妙计。我们先回住的地方休息几天再说。

 

场次31      同场次30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金毛、意大利老外和有钱又爱好赌博的中国人们、俱乐部看场子的伙计A

外景:

【扮作西洋人并戴着墨镜的杜杰、全武来到意大利俱乐部外。】

【看场子的伙计A伸手将他们拦了下来。】

【杜杰不慌不忙从怀里拿出一张大面额的美钞递向看场子的伙计A道:“这是你的小费。”】

看场子的伙计A(见钱眼开,顿时喜笑颜开,立即作出请的手势):里面请,里面请。

杜杰:等等伙计,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看场子的伙计A:他是谁?

杜杰:来自意大利的金毛在里面吗?

看场子的伙计A:他在,他在。

杜杰:你给我指是谁,然后没你的事了。

看场子的伙计A:好好好,请吧,请吧。

内景:

【杜杰、全武跟着看场子的伙计A走进俱乐部。】

看场子的伙计A(指着不远处正玩着牌的金毛对杜杰和全武道):那个波浪形长发、脸上有刀疤的就是金毛。

杜杰(看到金毛,回应道):没你的事了。

【看场子的伙计A离开。】

【杜杰、全武走到金毛的身后,杜杰将手搭在金毛的肩膀上。】

【金毛回过头来,正以异样的眼神打量着杜杰和全武。】

杜杰:朋友,想不到今天幸运之神一直跟着你,我对你很感兴趣,想跟你玩两把。

金毛(笑道):好啊,没问题,请坐吧。

杜杰:这里太吵了,我们去会员室玩。

金毛:好。

会员室外:

【全武站在会员室门口处把风。】

会员室内:

【杜杰和金毛正坐在一起玩着牌。】

杜杰(出牌,露出短暂的笑容):你已输光了。(将国王牌扔在金毛的面前)

金毛(面带怒色怒骂道):他妈的,今天真不走运。(站起来正要离去)

杜杰:慢着,怎么?输了就想走耍无赖呀?你欠我20万的赌债怎么还呀?

金毛:你想我怎么还?

杜杰:很简单,明天一早在郊外的凉亭处有个日本人在做早操,然后你就杀了他,你欠我的赌债一笔勾销,咱们互不相欠。

金毛:OK,没问题。

 

场次32      上海郊外,一凉亭处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金毛

【身着日本和服、木屐的全武在练着柔道拳法,不一会儿停止了动作。】

全武(环顾了下四周,自言自语道):妈的,这洋鬼子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不知道阿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人影都不见一个,我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躲在一棵树后面的金毛朝全武掷出飞刀。】

【全武身中飞刀倒下。】

全武:我操,这洋鬼子好强的腕力呀,还好阿杰教我救命绝招。(敞开衣裳露出贴在胸前的大洋,原来飞刀刺在大洋上)宝贝们,我还真舍不得花掉你们。(撕下大洋亲了亲,站起来朝树吼道)喂,洋鬼子,我早就知道你躲在树后面,滚出来。

【金毛站出来,二话不说拔出身上的飞刀朝全武掷去。】

【眼疾手快的全武接住金毛的飞刀故意装作痛苦而倒下。】

全武:好险,阿杰算得可真准,幸好我接住了这洋鬼子的刀,不然我早就死悄悄了。可是阿杰叫我装死由他自己去摆平那洋鬼子,我只好装死了。好兄弟,如果你摆不平洋鬼子反而丢了性命就别怪我不义气了。(装死)

金毛:我金毛从来没有失过手。哈哈哈哈...(大笑)

【躲在另一棵树后面的杜杰奔向金毛,飞起一脚将金毛踹倒在地。】

金毛(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怒瞪着杜杰):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杜杰:我想见识见识你的西洋飞刀。(拿出一根木棍)

金毛(大笑):哈哈哈哈…你拿着木棍干什么?你要知道木棍是敌不过我的飞刀的。

杜杰:黄毛妖怪,我是用这根棍子来接住你的飞刀,来吧。

【金毛拔出飞刀朝杜杰掷去。】

杜杰(操着木棍接住了金毛的飞刀):雕虫小技,再来呀。

【金毛再次拔出飞刀朝杜杰掷去。】

杜杰(仍用木棍接住了金毛的飞刀,鄙夷道):啧啧啧,你这射木棍的功夫可真要命啊。

金毛:别得意,这次我一定会射中你。(聚精会神的看着杜杰,连续拔出飞刀朝杜杰掷去)

【杜杰一边躲闪、一边挥舞着木棍全接住了金毛掷来的飞刀,朝金毛嘲讽道:“哎哟喂,你的西洋刀法实在是太差劲了,跟你师娘学的吧?”】

【金毛恼羞成怒,伸手去拔身上的飞刀却没摸到刀子,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已没飞刀。】

杜杰(笑道):黄毛妖怪,这下你没刀了吧,我倒想看看你还拿什么跟我玩。

【金毛怒瞪着杜杰,被气得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杜杰:你的刀全在我这里,而我却一点屁事都没有,这是不是让你很失望也很不爽呀?

全武(拿着金毛的飞刀从地上爬起来站在杜杰的身旁):阿杰,他有些刀也在我手里。

金毛(怒瞪着全武):原来你没有死。

全武:呵呵...杀我全武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不过你今天死定了,洋鬼子。

金毛:你们到底是谁?

杜杰:黄毛妖怪,为了让你死得瞑目,你可给我听好了。我们今天是来跟你要血账的,还记得被你杀害的九爷吗?现在我就把你的刀全还给你,你可要接住了。

全武:阿杰,算我一个,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你传授给我的刀法。

杜杰:好,那就让我们一块儿送这黄毛妖怪回意大利老家去,准备好了吗?

全武:好了。

【金毛惊慌,撒腿转身就跑。】

【杜杰、全武朝金毛掷出数枚飞刀刺中了金毛的后背和后脑勺,金毛一声惨叫后倒地而亡。】

杜杰:好刀法,全刺中了要害。全武,你没白做我的徒弟,我也没白做你的师父。

全武(得意大笑):哈哈哈哈...

杜杰:我们走。

 

场次33      驻华日本领事馆,居川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居川、黑豹

【居川与黑豹坐在一起。】

居川:想不到金毛也会被他们给杀了。

黑豹:只怪他的功夫不够,除了飞刀没别的看家本领,所以才被他们杀了。

居川:你以为他们治不了你吗?

黑豹:中国有句古语: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居川:哈哈哈哈...好气魄,不过我给你一个忠告,赶快离开上海。

黑豹:为什么?

居川:因为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绝不会就此罢休,你留在这就多给他们一个报仇的对象。

黑豹:你要我离开上海,那你为什么留下?

居川:我不同,因为我不仅是驻华日本领事馆武官,还是日本的忍者。忍者的功夫是千变万化的,我相信他们奈何不了我。

黑豹:哈哈哈哈...我要让他们尝尝我的西洋拳。居川先生,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全都知道,你想我帮你杀他们两个,只要价钱合适包在我身上,我先走了。(起身离开)

 

场次34   上海,黑豹的住宅外院子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黑豹

【赤裸着上身的黑豹正击打着沙袋。】

【杜杰一人走到黑豹的面前。】

杜杰:黑豹,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黑豹(停止击打沙袋,回头看到杜杰,阴沉的脸露出笑容):哦,原来是你,久违了。

【杜杰摆出架势。】

黑豹:中国功夫。

杜杰:不错。

黑豹:我倒想见识见识。

杜杰:拿命来黑鬼。

【黑豹也摆出架势迎战杜杰…经过了一番拳拳到肉、脚脚穿心的肉搏战后,杜杰徒手击毙了黑豹。】

 

场次35   驻华日本领事馆,会议室内   日

出场人物:居川、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身着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的居川和其忍者手下若干名坐在会议室内,居川坐在主位上。】

居川:想不到黑豹也被杀死了,我本想亲自出马杀了支那猪杜杰和全武,可是由于我们在中国贩卖黑土的计划破产,天皇陛下召我们兄妹回国接受处置,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也是我最大的耻辱,可我身为天皇陛下的亲信随从,是绝不能忤逆天皇陛下的。武士们,我们撤回日本。

【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异口同声回应道:“哈伊。”】

 

场次36   上海,中山公园内一角   日

出场人物:杜杰、樱子

【樱子与杜杰相见。】

樱子:我知道你在这。

杜杰:金毛和黑豹都被我杀死了,只剩下居川了。

樱子:这么说你一定要杀了居川?

杜杰:对。

樱子:好,我告诉你,我是他的亲妹妹。

杜杰(惊讶):什么?你是他的亲妹妹?

樱子:是的。

杜杰: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是日本人?

樱子:我们兄妹是奉了天皇陛下的命令来到上海贩卖黑土的。

杜杰:那你跟我...

樱子(打断杜杰):我们现在是敌人。我再告诉你,我和我哥哥马上就要撤离上海回日本了。

杜杰:为什么?

樱子:因为我们在中国贩卖黑土的计划彻底破产,天皇要把我们兄妹召回国接受处置。你我下次再见面,恐怕就是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场次37      上海,黄浦江岸边      日

出场人物:杜杰

【杜杰站在黄浦江岸边眉头紧锁沉思着。】

杜杰(话外音):我万万没想到樱子居然是日本人,还是居川的亲妹妹。老天真是捉弄人,这样一来,我还怎么杀居川为九爷报仇?如果我和全武两个人去跟他们硬拼的话,全武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倒不如由我一个人去冒一下险,留下全武好等双龙头大爷来了共商大计。不过全武的个性我知道,他绝不会让我一个人去的,这该怎么办呢?有了,我用酒把他灌醉给他留一张字条,这样我就可以一个人去了。

 

场次38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日

出场人物:杜杰、全武

【全武被杜杰灌醉而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杜杰留下一张纸条给全武后离去。】

 

场次39   驻华日本领事馆,内院一角   日

出场人物:杜杰、居川、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

【一身西装笔挺、抽着雪茄烟的居川翘着二郎腿坐在藤椅子上,他的身旁左右两边站着忍者手下若干名。】

【杜杰一人走到居川的面前。】

居川(冷笑道):呵呵呵呵…支那猪杜杰,你终于还是来了。

杜杰(怒目):居川,我来是为了替九爷报仇,你今天跑不掉了。你要想回日本老家可以,把你的狗命留下,血债血偿。

居川:哦,是吗?(不屑大笑)哈哈哈哈...我到想亲眼见识见识你这头支那猪究竟有什么看家本领。(对身旁的忍者手下若干名命令道)你们都给我上。

【居川的忍者手下若干名拔出武士刀气势汹汹奔向杜杰,杜杰急忙摆好架势迎战…杜杰徒手击毙一名忍者后夺过他手里的武士刀将其余的忍者们全部砍杀,鲜血喷满了他的衣裳。】

杜杰(怒瞪着居川,怒吼道):拿命来,日本畜牲。

【居川一边阴笑着、一边触灭雪茄烟而拿起桌上已出鞘且寒光闪闪的武士刀站起身,摆出架势。】

【杜杰也高举着武士刀迎战居川…】

 

场次40   上海,威义堂大堂内   日

出场人物:全武、龙为民、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

【全武睁开朦胧的睡眼醒来看到杜杰留下的纸条,他拿起字条仔细的看着。】

杜杰(话外音):全武,当你看到字条时我去找居川讨还血债了,因为这头日本畜牲要回日本,我不想九爷死不瞑目。如果到天黑要是我还不回来就是遭遇到了不测,你哪里也别去,就在威义堂等候着双龙头大爷龙为民来了共商大计,为我们报仇雪恨,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切记,切记,再切记。杜杰亲笔。

【这时,龙为民带着威义堂的伙计若干名来到大堂。】

全武:你就是双龙头大爷龙为民吗?

龙为民:对,我就是。(双手抱拳)敢问小兄弟贵姓大名。

全武(焦急道):大爷,你终于来了,我是杜杰的朋友全武,你现在赶快去救杜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龙为民:小兄弟,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全武(将杜杰留给自己的字条递向龙为民):这是杜杰给我写的字条,他去找居川拼命去了。

龙为民(接过字条仔细看着,不一会儿神色凝重对身旁威义堂的兄弟们命令道):赶快赶往日本领事馆。

 

场次41      同场次39      日

出场人物:杜杰、居川、樱子、龙为民、全武、威义堂的伙计们、山田大佐、山田大佐的副官、日本宪兵大队

【杜杰与居川经过一番激烈的刀刃战后最终手刃了居川。】

【居川的亲妹妹樱子在领事馆建筑内透过窗户看见自己的亲哥哥居川被杜杰所杀,悲愤的她一边喊着:“哥…”一边操起武士刀化作一身忍者制服且头戴黑巾蒙面的忍者,跳出窗户朝杜杰奔来。】

【杜杰见还有敌人,于是持刀迎战樱子…经过一番激烈的刀刃战后,最终杜杰手刃了樱子,樱子临死前发出了惨叫:“啊…”】

【杜杰一听是女人的声音,撕下樱子的蒙面头巾,发现这名忍者原来是樱子。】

杜杰(震惊):樱子,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樱子:杜杰,我们有缘无份,你不要难过,谁叫我们是敌人呢而且肩负不同的使命。(死去)

【杜杰表情悲痛合上樱子的眼睛。】

【这时,龙为民、全武和威义堂的伙计们赶到日本领事馆面见了杜杰。】

全武(看着一身血污且伤痕累累的杜杰担忧道):阿杰,你没事吧?

杜杰(强挤出笑容):我没事,居川被我打死了,九爷终于可以瞑目了。

龙为民:好兄弟,你受苦了,我们离开这。

【龙为民与全武扶起杜杰正要走出日本领事馆,不料,山田大佐和其副官带着大批日本宪兵将他们团团包围。】

日军副官(检查了居川和樱子的尸体后对山田大佐道):报告山田大佐,居川和他妹妹樱子死了。

山田大佐(怒瞪着杜杰、全武、龙为民等人):八嘎,该死的支那猪敢杀天皇陛下的贴身心腹,我要你们都死,死。(愤怒的拔出武士刀)

龙为民(英勇不屈对大伙儿道):兄弟们,让我们跟小鬼子拼了,就算我们全部战死也值,不枉做中国人来世上走一遭。

山田大佐(挥舞着武士刀命令道):开火。

淡出。

【枪声、爆炸声和惨叫声响起。随后屏幕现字:数月后,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中国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30686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