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华裔女警Ⅲ屠虎斩蛟(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简介:
    在美国洛杉矶市,一个拥有庞大资金的黑社会组织控制了警察局,他们非法制造、走私贩卖军火无恶不作,将这座原本和谐安宁的城市变成了一座布满暴力邪恶的犯罪之城。由于警察局绝大部份警员都与黑社会同流合污而导致郑莉的大学同窗校友又是同仁的白玉龙在调查黑社会的途中遇害。为了让正义得到伸张,悲愤的郑莉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以暴制暴,铲除罪恶,她在有良知警员的暗中相助之下,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狂乱之街,开始了惩恶行动。

剧情梗概: 
    郑莉因在一次抓捕军火商的行动中,表现出色而被提升为探长。洛杉矶各个警局很欣赏郑莉那高超的十八般武艺,于是郑莉就被调到洛杉矶警局开设武术培训班,培训洛杉矶警员。郑莉在洛杉矶遇到了大学同窗校友还是同胞同仁的白玉龙。
  白玉龙在一次调查当地军火商的过程中,因不幸被警局内的内鬼班尼出卖而当场被抓住并惨遭杀害。狡猾的军火商头目李奇竟伪造白玉龙醉驾送命的假象以此蒙蔽调查的警员。
  李奇表面上是名成功的商人、大慈善家,还是名武术界的稀有人才,功夫超群,出类拔萃,他本人在洛杉矶也名声赫赫,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在洛杉矶还经营着一家“吸血夜总会”,其性质就是典型的色情夜总会。由于李奇对中国文化和武术特别热爱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所以他的夜总会里每天晚上都播放着中国流行的小黄歌《小蛮腰》(365秒让你受不了,站在麦上顶你继续我的小蛮腰)、《小莫骚麦》、《绝对诱惑女人叫》等等。但此人实际上是名军火商,靠制造、贩卖军火维生,他还拥有一座制造军火的地下兵工厂,私下里将军火贩卖给恐怖组织、好战份子大发横财,而且在洛杉矶警局里也有被他收买的警察,比如班尼。
  郑莉坚信白玉龙是被人杀害而不是醉驾送命,因为白玉龙生前告诉郑莉自己已戒酒。郑莉调查白玉龙遇害的现场搜出一枚“吸血夜总会”的卡片开始怀疑该夜总会的老板李奇,于是郑莉就以卧底的身份前往李奇的夜总会里调查线索。但不幸的是,由于郑莉太出名,身份很快被识破,于是调查因此中断。
  白玉龙曾经的搭档美籍白人罗莉得知白玉龙遇害而从西雅图赶回洛杉矶决心帮助郑莉,她伪造驾照(美国的身份证就是驾照)以打工者的身份卧底在李奇的夜总会里做酒保,同时暗中秘密调查线索。
  在调查的途中,罗莉发现李奇的公关小姐祖蒂与李奇常因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针锋相对、摩擦不断甚至愈演愈烈。罗莉凭着做警察多年观察人的经验来分析,这个祖蒂并不是很情愿做李奇的公关小姐,她是个很注重尊严和贞洁的女孩,但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些关于李奇的一些罪证。于是罗莉和郑莉私下通过与祖蒂接触交谈得知害死白玉龙的真凶是李奇以及李奇非法制造、走私贩卖军火的罪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李奇的手下保镖史坦钠和朱莉发现祖蒂与郑莉会面并拍了照,于是可怜善良的好女孩祖蒂惨遭灭口。除此之外,白玉龙的上司汤姆竟是李奇的后台保护伞,.于是罗莉的警察身份因汤姆的告密而被识破并惨遭杀害,但所幸的是面对着生命倒计时的罗莉拼劲力气给郑莉打手机说出了汤姆是被李奇收买的警界败类还是保护伞后因流血过多而英勇殉职。
  面对着白玉龙、罗莉和祖蒂的遇害,愤怒又失去理智的郑莉展开了复仇,用自己的方式来以暴制暴、铲除罪恶,她单枪匹马搞毁李奇的地下兵工厂杀死了李奇,就在她前往汤姆的住宅制裁汤姆时,畏罪的汤姆在家中饮弹自尽。

剧中人物:
郑莉:女,美籍华裔女警,在纽约市警局任职。不仅精通各类枪械的使用,而且武艺十分高强,身手不凡,打击犯罪份子也毫不逊色,尽显中华汉唐大将之风范,名声响遍了整个美国。不管在哪,永不忘自己是名中国人。
  布朗·查克:男,纽约市警局局长,郑莉的顶头上司。脾气虽然火爆,但对郑莉十分欣赏也十分器重,常常把郑莉当作自己的左膀右臂。
  李奇·布拉姆:男,表面上是名成功的商人、大慈善家,还是名武术界的稀有人才,功夫超群,出类拔萃,他本人在洛杉矶也名声赫赫,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在洛杉矶还经营着一家“吸血夜总会”。由于对中国文化和武术特别热爱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所以他的夜总会里每天晚上都播放着中国流行的小黄歌《小蛮腰》、《小莫骚麦》、《绝对诱惑女人叫》等等。但此人实际上是名军火商,靠贩卖军火维生,还拥有一座制造军火的地下兵工厂,私下里将军火贩卖给恐怖组织、好战份子大发横财,而且在洛杉矶警局里也有被他收买的警察,最后难逃正义的制裁。
  史坦纳:男,李奇·布拉姆的四大保镖之一,壮得像头牛,蠢得像头猪,功夫也不错。
  茱丽:女,李奇·布拉姆的四大保镖之一,美若天仙、身材火辣但狠辣有余,功夫也不错。
  宫本:男,美籍日裔,李奇·布拉姆的四大保镖之一,空手道、合气道黑带冠军。
  乔治:男,李奇·布拉姆的四大保镖之一,欧洲重量级拳击手。
  汤姆·格兰德:男,洛杉矶警局刑警队队长,还是被李奇·布拉姆收买的警界败类,为了金钱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出卖同僚害同僚遇害,畜牲不如,最后畏罪在家吞枪自杀。
  班尼·森特:男,洛杉矶警官,还是被李奇·布拉姆收买的警界败类,跟上司汤姆·格兰德一类。
  白玉龙:男,美籍华裔,洛杉矶警官,郑莉大学时的同窗校友更是同胞同仁,因在调查李奇·布拉姆的途中,被畜牲不如的警界败类班尼·森特出卖遇害。
  严兰:女,美籍华裔,白玉龙的妻子。
  罗莉·吉尔:女,西雅图警官,白玉龙曾经的搭档。
  南希:女,李奇·布拉姆资助的大学生。
  祖蒂·弗瑞斯:女,“吸血夜总会”的陪侍小姐,李奇·布拉姆的工具,说得客气点是公关。
  吉姆:男,“吸血夜总会”的常客,和祖蒂·弗瑞斯的关系不错。
  阿布都尔:男,基地组织骨干成员,还是李奇·布拉姆的大客户。
  泰勒·理查德:女,洛杉矶市记者,新闻频道的主持人。

剧本正文:
场次1 纽约市,废弃工厂内 夜
  出场人物:军火商头目、金三角毒枭头目、郑莉、纽约警察们、军火商头目的手下、金三角毒枭头目的手下
  
  【废弃工厂内停放着三辆黑色汽车。(车内坐着军火商头目及其手下。)】
  【另外三辆黑色汽车径直开进废弃工厂内,并停下。(车内坐着金三角毒枭头目及其手下,他们都是亚洲人。)】
  【金三角毒枭头目及其手下下车。】
  【军火商头目及其手下下车。】
  【金三角毒枭头目与军火商头目走到桌边,军火商头目对金三角毒枭头目作出握手的手势。金三角毒枭头目对军火商头目打着拜佛的手势,然后伸张右手表示请,最后二人坐下。】
  【金三角毒枭头目对手下打响指。】
  【金三角毒枭头目的手下A手提两只大皮箱放在桌上,并打开了皮箱。两只皮箱内整齐的装满了一叠叠的大面额美金。】
  金三角毒枭头目(对军火商头目):这是1000万美金,金三角急着要货,我今天必须见到货。
  【军火商头目用眼神示意金三角毒枭头目看身后。】
  【金三角毒枭头目转身看见一辆大卡车开来并停下。】
  【军火商头目的手下A、B打开大卡车的车后厢铁门,一具死尸倒出来。】
  【军火商头目、金三角毒枭吃惊的站起来,他们各自的手下都纷纷拔出了枪。】
  军火商头目(表情惊恐):这是怎么回事?
  【郑莉双手持枪走出大卡车的车后厢。】
  军火商头目(愤怒对郑莉吼道):你是谁?
  郑莉 (对众人):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就是华裔女警郑莉。你们完了,投降吧。
  金三角毒枭头目(拔出手枪顶着军火商头目的眉心,愤怒道):他妈的,你居然敢出卖我竟叫来条子,你去死吧。(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军火商头目的脑袋开花,倒地毙命。】
  【郑莉趁乱跳出卡车的车后厢,手举双枪,左右开弓,与军火商头目的手下、金三角毒枭及其手下展开激烈枪战......】
  【一番激战后,郑莉消灭了军火商头目的手下和金三角毒枭的手下,同时用中国功夫干掉了金三角毒枭。】
  【这时,警鸣长笛,8辆警车开到,下来30名全副武装的纽约特警。】
  郑莉(对纽约特警们亮出警徽):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我已经自行解决了。
  纽约特警A(对郑莉):给我们留下什么了?郑警官。
  郑莉:尸体,赃款和满满一辆卡车的军火。
  
  场次2 纽约市警局,布朗·查克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布朗·查克
  
  【一身警服的郑莉走进布朗·查克的办公室内。】
  布朗·查克(满面笑容的对郑莉):郑莉,干得不错,你是名了不起的中国人。(对郑莉竖起大拇指)
  郑莉(微笑):你过奖了,局长。
  布朗·查克:请坐吧。
  郑莉(坐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布朗·查克(拿出探长警徽递给郑莉):先恭喜你,你升为探长了。
  郑莉(兴奋):非常感谢。
  布朗·查克:还有,你要被调到洛杉矶第一分局,开设武术培训班,培训那的警员,让他们跟你一样棒。
  郑莉:什么时候走?
  布朗·查克:明天早上,我已帮你订好机票了。
  郑莉:我真舍不得你们。
  布朗·查克:我们也是,不过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郑莉笑而不语。】
  布朗·查克:祝你好运,我们会想你的。
  郑莉:谢谢局长,我也是。
  
  场次3 纽约市,一家酒吧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纽约警员10名、酒保、顾客们。
  
  【郑莉和纽约警员10名在酒吧内喝酒。】
  纽约警员A(对郑莉):郑警官,祝贺你升为探长。
  纽约警员B:来,让我们大家敬郑探长一杯。(举杯)
  【纽约警员们齐举杯,异口同声道:“干杯。”】
  郑莉(举杯):谢谢大家,干杯。(将酒一饮而尽)
  【纽约警员们都将酒一饮而尽。】
  纽约警员C(对郑莉):郑莉,我们都舍不得离开你。
  郑莉:我也是。不过我走后,你们都有机会升为探长的。(笑)
  纽约警员D:说得对,你要是可以那谁都行。(笑)
  
  场次4 洛杉矶,国际机场跑道上 日
  
  【一架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市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场次5 洛杉矶,警局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汤姆·格兰德、白玉龙、班尼·森特、洛杉矶警员们
  
  【一身警服的郑莉径直走进洛杉矶警局。】
  【洛杉矶警员们都在忙碌着。】
  郑莉(对洛杉矶警员A):对不起劳驾,打扰一下,我来找汤姆·格兰德队长。
  洛杉矶警员A(打量了郑莉一番,眼里流露出惊讶,紧接着用手指着身穿西服的人):他就是。
  郑莉(微笑):谢谢。(转身走向汤姆·格兰德)
  洛杉矶警员A(拍着洛杉矶警员B的肩膀):嘿,丹尼。
  洛杉矶警员B:怎么了?尼尔。
  洛杉矶警员A(手指着郑莉的背影,小声道):看到那位华裔女警了吗?我敢保证她就是奉命来培训我们的郑莉。
  洛杉矶警员B(吃惊):你确定?她就是郑莉?
  洛杉矶警员A:是的,我确定,错不了。
  洛杉矶警员B:真是荣幸之至。她可是位了不起的大英雄啊,她的名声在黑白两道都如雷贯耳,不仅在整个美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家喻户晓的大英雄。
  郑莉(走近汤姆·格兰德):汤姆·格兰德队长,我是郑莉,奉命来这开设武术培训班。
  汤姆·格兰德(惊讶地打量了郑莉一番):原来你就是郑莉,上帝呀,今天能有缘见到你,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热情与郑莉握手)
  郑莉:我也是,队长。
  汤姆·格兰德:我听过很多你的故事,很传奇。
  郑莉(笑):您过奖了。
  汤姆·格兰德: 我们是个好团队。(对白玉龙作出介绍的手势对郑莉)这位是白玉龙,也是位不错的华裔警官,他会带你熟悉一下。
  白玉龙(看着郑莉,惊喜不已):郑莉。
  郑莉(看着白玉龙,兴奋激动):玉龙,是你。(与白玉龙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好久不见。
  白玉龙:我也是。
  汤姆·格兰德: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
  白玉龙(得意):是的,我和郑莉是大学同窗校友,更是同胞同仁。
  汤姆·格兰德:原来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对郑莉)我们一会儿聊吧。
  郑莉:好的。
  【汤姆·格兰德离开。】
  白玉龙 (对郑莉):恭喜你升为探长了。
  郑莉:谢谢,你混得也不错嘛。
  白玉龙:哪有,成天忙得酒也戒了。
  郑莉:这很好。
  白玉龙:你也教我几招中国功夫让我也威风威风。
  郑莉:那你就多学着点。
  白玉龙:说得对,没错。
  
  场次6 洛杉矶警局内,走廊上 日
  出场人物:郑莉、白玉龙、班尼·森特
  
  【郑莉、白玉龙在走廊上行走着。】
  郑莉(对白玉龙):严兰还好吧?
  白玉龙:她很好,知道吗?她经常提起你,也常常对她的朋友讲述你打击罪犯的传奇故事。
  郑莉(笑):嫂子也太抬举我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只是在尽一位做警察的天职而已。
  白玉龙(笑):你就是太谦虚了。
  【班尼·森特从档案室里走出,正巧与郑莉、白玉龙撞个正着。】
  班尼·森特(对郑莉):你就是华裔女警郑莉吧?
  郑莉(微笑):是的,您好。
  班尼·森特:您好,我叫班尼·森特,见到你很高兴。
  郑莉:我也是。
  白玉龙(没好气的对班尼·森特):班尼,有消息吗?
  班尼·森特:什么也没有,回头见。(离开)
  郑莉(对白玉龙):他混得不赖。
  白玉龙:是啊,管理层的。(表情没有开始时那么高兴自然。)
  郑莉:怎么了?玉龙。
  白玉龙:没什么,真没什么。
  郑莉:你确定?
  白玉龙:是的,我确定。
  郑莉:今晚你、我、严兰一块吃饭庆祝一下。
  白玉龙:今晚不行。
  郑莉:为什么?好了,我请客。
  白玉龙:不是,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忙,你自己转转行吗?
  郑莉:当然可以。
  白玉龙:那么回头见。(转身离开)
  郑莉:好的,你忙吧。(看着白玉龙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玉龙今天到底怎么了?鬼鬼祟祟的一点也不自然。(摇头叹气)
  
  场次7 洛杉矶郊外,李奇·布拉姆的豪宅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记者A、泰勒·理查德
  
  【李奇·布拉姆手持日本木剑与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四人展开激烈较量......】
  【记者A举起摄像机进行摄像。】
  泰勒·理查德(手持麦克风对着摄像机作报道):李奇·布拉姆先生,24岁就取得了令很多商界人士羡慕的骄人成绩,不仅如此,他还是名大慈善家,武术界的稀有人才,他还设立了奖学金,以此来激励更多的同龄人。
  李奇·布拉姆(一一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击败,得意道):要是玩真的话,你们都死定了。
  泰勒·理查德(对李奇·布拉姆进行采访):李奇先生,你的成功秘诀是什么?
  李奇·布拉姆:运气和决心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还有我父亲这个榜样。
  泰勒·理查德(对着摄像头):我们都说现在的父母和孩子之间很难沟通,相信布拉姆父子会带给我们些启示。我是泰勒·理查德,新闻频道。
  
  场次8 同场次7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
  
  【三辆黑色奔驰汽车停在豪宅外,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四人站在汽车旁。】
  【一身西装革履的李奇·布拉姆走出豪宅。】
  李奇·布拉姆(对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今晚你们都给我机灵点,别出任何差错。(上车)
  【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纷纷上车。】
  【三辆奔驰汽车驶离豪宅。】
  
  场次9 洛杉矶,一家酒吧外 夜
  出场人物:白玉龙、班尼·森特
  
  【身着便衣的班尼·森特一人走出酒吧,环顾四周后驾驶着一辆汽车驶离酒吧。】
  【白玉龙驾驶着另一辆汽车在后紧紧跟着班尼·森特。】
  
  场次10 班尼·森特的汽车内 夜
  出场人物:班尼·森特
  
  【驾驶着汽车的班尼·森特透过后视镜发现白玉龙正驾车跟踪自己,自言自语道:“又是你这条中国狗,今晚你他妈的死定了。”】
  
  场次11 洛杉矶市,体育馆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洛杉矶警员20名
  
  【洛杉矶警员20名身穿白色练功服、腰系黑色腰带盘腿坐在地上。郑莉双手背在身后,笔直的站在台上。】
  郑莉(对大伙儿):武术最强大的一面其实是精神,只有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对手身上才可以快速制胜,不需要用枪,只是用拳脚。好,谁愿意上来试试?
  【5名洛杉矶警员赤手空拳与郑莉展开较量,但都被郑莉轻松击倒。】
  郑莉:看,防守时掌握平衡非常重要。
  【洛杉矶警员A冷笑。】
  郑莉(对洛杉矶警员A):怎么了?大卫。
  洛杉矶警员A:我们穿的这东西就像睡衣一样,看着真好笑。
  【洛杉矶警员们都忍不住发出了笑声。】
  【郑莉勉强的笑了笑。】
  洛杉矶警员A(对郑莉):我想问问怎样一招拿下对手?
  郑莉:拿下对手的招式有很多种,关键是你喜欢哪一种。
  洛杉矶警员A(拔出枪抽出弹匣,将枪口顶着郑莉的脖子):那么像这样呢,你怎么办呢?
  郑莉(用膝盖猛顶洛杉矶警员A的下体,迅速夺过他手里的枪将他击倒,将枪口顶在他的脑门上开着玩笑道):怦,你死定了。
  洛杉矶警员A:好吧,我算服了你了,你厉害。
  郑莉(将洛杉矶警员A扶起并将枪还给他,对大伙儿):这就是拿下对手的一种招式,如果对手离得很近,要想拿下对手,反应得要快,出手也要迅速。好了,现在你们以两人为一组开始练习,我来作指导。
  
  场次12 洛杉矶,白玉龙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严兰
  
  【严兰一人坐在客厅内,她表情忧郁,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枚相框,相框里镶着严兰与白玉龙的合影。】
  【严兰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手机听筒里传出女服务员那温柔的声音:“您好,机主不在,有事请留言。”】
  【严兰挂断手机,再次拨打。】
  【听筒里还是传出女服务员的声音:“您好,机主不在,有事请留言.”】
  【严兰挂断手机,将手机扔在一边,表情极为沮丧。】
  
  场次13 洛杉矶市,地下车库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白玉龙、班尼·森特
  
  【班尼·森特开着汽车来到地下车库,白玉龙在后跟着。】
  【地下车库内停放着李奇·布拉姆的三辆奔驰汽车。】
  【班尼·森特将车停下,下车。】
  【李奇·布拉姆、茱丽、宫本、乔治等人纷纷下车。】
  【白玉龙将车停在一处,坐在车内拿出一副照相机进行拍照取证。】
  李奇·布拉姆(对班尼·森特):背后有人跟着你吗?
  班尼·森特:有一条阴魂不散的中国狗。
  李奇·布拉姆:别担心,我的人会好好照顾他的。
  【史坦纳拿着枪顶着正在拍照取证的白玉龙的太阳穴。白玉龙停止拍照,放下照相机。】
  史坦纳:中国佬,出来,老实点,快。
  【白玉龙拿着照相机下车。】
  【史坦纳夺过白玉龙手里的照相机和随身携带的手枪,将他带到李奇·布拉姆的面前。】
  白玉龙(怒是着班尼·森特):班尼,我早就料到局里的内鬼是你,还有谁卷进来?你到底要祸害多少名纯洁的警察?告诉我。
  班尼·森特:可惜你没机会知道了。
  白玉龙:我发誓会把你们都绳之以法的。
  李奇·布拉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我亲爱的中国朋友,真是不幸。(对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做你们该做的。
  【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四人对白玉龙摆出架势,看样子他们要与白玉龙来一场赤手空拳的较量。】
  【白玉龙毫不示弱也毫不畏惧,赤手空拳与他们四人展开较量。】
  【由于白玉龙没有武术功底,很快就被他们四人打倒在地。】
  【史坦纳举起拳头,照着白玉龙的后背就是一阵乱打。】
  【白玉龙当场口吐鲜血。】
  李奇·布拉姆(对史坦纳):史坦纳,够了。
  【史坦纳停住了手。】
  李奇·布拉姆(对茱丽):茱丽,弄得妥当一点,让他看起来像是意外死亡。
  【茱丽从奔驰车内拿出一瓶伏特加,史坦纳掰开白玉龙的口,茱丽将伏特加酒朝白玉龙的口里灌了下去。】
  
  场次14 洛杉矶,公路边 夜
  出场人物:白玉龙、茱丽、宫本、乔治
  
  【茱丽驾驶着白玉龙的汽车停在公路边,副驾座上坐着醉醺醺的白玉龙。宫本驾驶着另一辆奔驰车跟在茱丽身后并停下,副驾座上坐着乔治。】
  【茱丽、宫本、乔治下车,宫本、乔治将白玉龙从车里抬出,将他放在他车的正驾座上。】
  白玉龙(因喝了酒而神志不清醉醺醺道):你们告诉李奇,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我不会威胁到他的,我还有我的父母在中国,我还有妻子严兰,你们叫李奇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快跟他说。
  【宫本用力扭断白玉龙的脖子,白玉龙当场毙命。】
  【茱丽、宫本、乔治三人将白玉龙的汽车从公路边推下。公路边是悬崖。】
  茱丽:再见了中国佬,回你的中国去吧。
  【茱丽、宫本、乔治坐上奔驰汽车离开。】
  
  场次15 洛杉矶,体育馆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洛杉矶警员20名,严兰
  
  【洛杉矶警员20名正在练习着擒拿术,郑莉在一旁作动作指导。】
  【郑莉的手机突然响起......】
  郑莉(接听电话):您好。
  严兰(话外音):郑莉,我是严兰,白玉龙在你那吗?
  郑莉:他不在这。
  严兰(话外音):真见鬼,他会在哪呢?
  郑莉(表情担忧):出什么事了?大嫂。
  【镜头切换至正在接听电话的严兰,地点:白玉龙家里。】
  严兰(表情忧郁):他一整天都没回家,打他电话又没人接,我往局里打电话,局里的人却不知道他去哪,我以为他在你这学习武术。真要把我给急死,你说他会去哪呢?
  【镜头回至郑莉。】
  郑莉:大嫂,你别着急,玉龙可能外出办案不方便接电话,他不会不回来的,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别太担忧。
  严兰(话外音):好的。(挂电话)
  郑莉(挂手机,对警员A):大卫,你知道白玉龙去哪了吗?
  洛杉矶警员A (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他没对我说。
  郑莉(皱着眉头,不一会儿对大伙儿):我们今天先练到这吧,大家也辛苦了,冲个凉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上班呢。
  
  场次16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夜总会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祖蒂· 弗瑞斯、酒保、顾客、舞娘、南希、吉姆
  
  【三名穿着性感养眼的舞娘在台上跳着乱人眼球又风骚的舞蹈,台下的顾客们一面喝着美酒、抽着香烟,一面欣赏舞娘跳舞。】
  【夜总会内正播放着苏仨唱的小黄歌《小蛮腰》,歌词:三百六十五秒,让你受不了,站在麦上顶你,继续我的小蛮腰,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摸着你的腰,哦绝对受不了。你的小蛮腰,真的好苗条,下面那个宝贝请你接接好,真的好想要,好想小蛮腰,摸着他的腰,哦绝对要高潮。真的好想要,摸着你的腰,哦想高潮。不要放着衣,来束鲜花让我嗨起来就好,真的好想要,围向小蛮腰,摸着你的腰,哦绝对要高潮。真的好想要,你的小蛮腰,下些那些宝贝请你接接好,听好,爱的不得了,围向小蛮腰,爱自逼,想高潮。小蛮腰受不了,摸着你的腰,绝对想高潮,哎,哟,啊,我要。真的好想要,好想小蛮腰,摸着你的腰,啊真的受不了,围向小蛮腰,真的想高潮,你要,过来,摸着我的腰,真的受不了,围向小蛮腰,摸着他的腰啊绝对要高潮,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微笑,我要,想高潮。真的好想要,真的想高潮,摸着他的腰哦绝对受不了,真的好想要,围向小蛮腰,她的腰好苗条,她的嘴像樱桃,啊,我要,小蛮腰。】
  【祖蒂·弗瑞斯坐在吧台前喝着美酒、抽着香烟,坐在她旁边的是顾客吉姆。】
  祖蒂·弗瑞斯(对吉姆):你叫什么?
  吉姆:吉姆。你在这工作多久了?开心吗?
  祖蒂·弗瑞斯:有时开心,有时不开心,但不少小恩小惠。
  吉姆:我能想得到。
  祖蒂·弗瑞斯:能想到什么?
  吉姆:看你表情就知道你今天的心情很好。
  祖蒂·弗瑞斯(笑):是的,的确很好。
  【镜头切换至李奇·布拉姆。】
  【李奇·布拉姆面带微笑一一给顾客们打招呼。】
  【茱丽、宫本、乔治走进夜总会来到李奇·布拉姆的面前。】
  茱丽(对李奇·布拉姆):老板,都办妥了。
  李奇·布拉姆:很好,拔掉这颗眼中钉能让我们清静,省得夜长梦多。
  南希(走近李奇·布拉姆,面带微笑):您好,李奇先生。
  李奇·布拉姆(微笑回应南希)您好,南希。(对茱丽、宫本、乔治)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茱丽、宫本、乔治纷纷离开。】
  南希:李奇先生,多亏你的资助才让我念完书。
  李奇·布拉姆:不用客气,当作礼物吧。
  南希:我欠你太多了。
  李奇·布拉姆:好吧,想报答我就帮我做件事情,这需要个女孩,能哄客人高兴的。
  南希(一脸吃惊的看着李奇·布拉姆):什么?
  李奇·布拉姆:南希,看你想哪去了,我说的不是妓女,只是能和客人们聊得来的,听到什么消息能马上通知我,就这样。这一点要优先考虑。
  南希:恐怕得花些功夫,还得先考察一下。
  李奇·布拉姆:好吧。
  南希:什么时候要?
  李奇·布拉姆:最好现在。(对南希伸出手)
  【南希微笑、热情的挽着李奇·布拉姆的手。】
  【中东人阿布都尔和4名手下正在喝着美酒,他们都穿着一身西装。】
  【李奇·布拉姆和南希走来。】
  李奇·布拉姆(与阿布都尔握手):阿布都尔先生,欢迎你来美国,这香槟是为你接风洗尘的,有人一直想见见我们最大的生意赞助商。(朝南希作出介绍的手势对阿布都尔)这位是南希,我资助的大学生。
  阿布都尔(与南希握手):幸会幸会。
  南希(微笑着对阿布都尔):您好,阿布都尔先生。
  李奇·布拉姆(对阿布都尔):周六南希会参加我们的酒会,希望你赏光。
  阿布都尔:到时我一定捧场。
  李奇·布拉姆:失陪一下。(离开)
  【南希坐在阿布都尔的身旁。】
  【祖蒂·弗瑞斯正与吉姆喝着美酒,李奇·布拉姆迎面走来。】
  李奇·布拉姆(对祖蒂·弗瑞斯):祖蒂,我有话对你说,你跟我来一下。
  吉姆(看了眼李奇·布拉姆,对祖蒂·弗瑞斯):祖蒂,这位是谁?
  酒保(抢先回应吉姆):李奇·布拉姆,这的老板,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他吧。
  吉姆(吃惊):我的上帝呀。
  李奇·布拉姆 (对吉姆):你好像喝了不少呀,我会让人给你叫车,酒钱记我帐上。
  吉姆:您太客气了,李奇先生。
  【李奇·布拉姆将祖蒂·弗瑞斯带到一处。】
  祖蒂·弗瑞斯:新来的那个是谁?
  李奇·布拉姆:南希。怎么了?
  祖蒂·弗瑞斯:很多人都喜欢那类。
  李奇·布拉姆:别在南希身上浪费时间,我还有更重要的客人需要你陪。
  祖蒂·弗瑞斯:我还有事。(正要离开)
  【李奇·布拉姆拉着祖蒂·弗瑞斯的手。】
  祖蒂·弗瑞斯(用力挣脱李奇·布拉姆的手):听着,我今天晚上没有心情陪客。
  李奇·布拉姆(表情立即变得阴冷):你好自为之。
  祖蒂·弗瑞斯:不用你教我怎么做。(离开)
  史坦纳(走来,对李奇·布拉姆):老板,她很倔,是吗?
  
  场次17 警车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大卫(洛杉矶警员A)
  
  【大卫驾驶着警车在公路上行驶着,郑莉坐在副驾座上。】
  【车内无线电传出女警员的声音(话外音):“所有分队注意,所有分队注意,三号公路悬崖下方发现一辆汽车残骸,经证实死者是华裔警官白玉龙,所有分队待命,验尸官正前往现场。”】
  郑莉(惊讶):我的上帝呀,真不敢相信。(对大卫)大卫,我们去现场。
  大卫:好的。
  郑莉(表情沮丧):真见鬼。
  
  场次18 案发现场 日
  出场人物:郑莉、大卫、班尼·森特、洛杉矶警员们和验尸官(法医)
  
  【郑莉和大卫来到了现场,下车。】
  【现场围满了警员和验尸官。】
  班尼·森特(看见郑莉):你来干嘛?郑莉。
  郑莉:刚听到消息,怎么回事?
  班尼·森特:好像是白玉龙自己的问题。
  郑莉:什么?
  班尼·森特:酒后驾驶引发车祸送命。
  郑莉:他说戒酒了。
  班尼·森特:是吗?他说的话多了去了。(手指着汽车残骸)你看,证据就在那里。
  郑莉(走向汽车残骸,对警员和验尸官们):对不起,借个过。
  【正在现场调查取证的警员和验尸官们纷纷让开。】
  【郑莉检查汽车正驾座,并搜到一瓶未喝完的伏特加和一张印有“吸血夜总会”字样的卡片。】
  班尼·森特(走近郑莉):怎么样?
  郑莉:这不对劲。
  班尼·森特:他酒瘾又犯了,很多人都这样,戒了又犯。
  郑莉:可是为什么?
  班尼·森特:我也不知道,白玉龙最近心情很烦,他没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说原因,谁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郑莉:真见鬼。
  班尼·森特:现场没有别的证据显示是别的原因。
  郑莉:是啊,你说得对,我们回局里见。(离开)
  
  场次19 洛杉矶警局,汤姆·格兰德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汤姆·格兰德、警员保罗。
  
  【郑莉与汤姆·格兰德面对面坐着。】
  汤姆·格兰德(对郑莉):不可否认,白玉龙是名好警察。
  警员保罗(走进办公室,对汤姆·格兰德):队长,一会儿有个会议。
  汤姆·格兰德:谢谢你,保罗。
  警员保罗:不客气。(离开)
  汤姆·格兰德(对郑莉):他的确喝醉了,而且因为这个送了命。
  郑莉:他说他戒酒了,队长,我相信他,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汤姆·格兰德: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干我们这行最难的就是必须面对失去好兄弟的痛苦。
  郑莉:听着,我相信他。
  汤姆·格兰德:验尸官出具的报告没有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面对一切现实和白玉龙的葬礼,他的葬礼将在明天上午举行,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先让自己冷静下来,你也别忘了你来这里的任务和职责,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回纽约的。
  郑莉:冷静?可是队长......
  汤姆·格兰德(对郑莉摆手,打断郑莉):好了,我开会就要迟到了。(站起来)就这样吧,探长。(离开办公室)
  
  场次20 洛杉矶,白玉龙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严兰
  
  【郑莉、严兰坐在客厅内。严兰的眼睛红肿,脸上还有泪痕。】
  郑莉 (对严兰):这不像意外。大嫂,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他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严兰:据我对他的观察了解,他最近的心情不太好,两周前他回家像是有心事,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有人插手干涉他的案子,我再问他就什么也不说了。
  郑莉:是什么人?
  严兰:他不愿意对我说,还说我知道了对我会有生命危险,我以为结束了。郑莉,你一定要帮我找到真相。
  郑莉:我会的,大嫂。我绝不会让白玉龙死得不明不白。
  严兰:对了,白玉龙有个贴心搭档,她叫罗莉·吉尔,是个美国人。白玉龙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她肯定会回洛杉矶的,如果你们能在一起合作的话,就尽量合作,一起找到真相。
  郑莉:我知道了,放心吧。
  
  场次21 洛杉矶,体育馆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大卫、洛杉矶警员19名
  
  【大卫、洛杉矶警员19名正在练习着擒拿术、格斗术。郑莉手拿着印有“吸血夜总会”字样的卡片,皱起了眉头。】
  郑莉(对大卫):大卫,你来一下。
  大卫(停止动作,走近郑莉):什么事?
  郑莉:大卫,你知道吸血夜总会的老板是谁吗?
  大卫:当然知道,李奇·布拉姆,洛杉矶赫赫有名的大慈善家,还是名武术界的稀有人才,功夫超群,在洛杉矶无人不知。
  郑莉:还有呢?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大卫:他有四大保镖,都是功夫很高的狠角色。第一个是史坦纳,壮得像头牛,蠢得像头猪,但拳头很有杀伤力。第二个是茱丽,一个女人,美若天仙、身材火辣但狠辣有余,至今还是单身。(笑)我估计没有哪个男人敢娶她,除非那男人疯了。第三个是宫本,美籍日裔,空手道、合气道黑带冠军。第四个是乔治,欧洲重量级拳击手。(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继续说道)李奇·布拉姆的夜总会里的顾客基本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有的还是政治界的人物,大多都是他的朋友,而且此人特别喜爱中国文化和武术,就连他的夜总会里每天都播放中国流行的小黄歌。我和我同事文尼有两次去过那消费,酒水卖价高不说,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同的舞娘跳着令人激动的舞蹈,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
  
  场次22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夜总会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酒保、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洛杉矶警察5名、顾客们、舞娘们、班尼·森特。
  
  【夜总会内正播放着中国大陆的小黄歌《小莫骚麦》,歌词:大家好,我叫小莫,我今天夜里寂寞无奈想和你做爱,那就是现在,是不要失败,用你的舌头跟我一起澎湃,呃哼,报复行不行,在吃点冰激凌,满足我的高潮你不要喊停,我真的想要,你搂着我睡觉,摸着我的咪咪我就疯狂乱叫,我真的受不了,你不要跑掉,看到你的棒棒我就想吃掉,它真的好大,是用了什么料,进入我的身体让我呻吟尖叫,呃呃,好热,好热,我真的好热,这种感觉是真的很不错,你摸着我的腿,在亲着我的嘴,弄的人家妹妹是好多的水,呃呃,小象,小象 哼哼,我要我要,我要你楼着我的腰,我们一起飘,谁给我的感觉在拿双拖鞋,扔进我洞洞里,疼的我喊爷,你拿着快乐器,让我疼得脸发绿,不是妹妹不争气是真的好吃力,是青春长在,我感觉很无奈,给我高潮来做爱是真的很不奈,你吃片性药,然后在跟我干票,不是你要跟我闹是真的好奇妙,哦哦,现在看这里,我手里拿根笔,伸进你的屁眼里在倒点七喜,是这种感觉,得咬着拖鞋,拍着你的屁股嘴里喊着呀嘛嗲 哦、呃,啊...】
  【郑莉来到吧台前坐下。】
  酒保(对郑莉):您好小姐,想喝点什么?
  郑莉:一瓶鸡尾酒。
  酒保:好的。(拿出一瓶鸡尾酒开盖,递给郑莉)请慢用。
  郑莉:谢谢(将钱放桌上)不用找了。
  【郑莉一边喝着酒,一边环顾着四周。】
  酒保(对郑莉):第一次来?
  郑莉:对,我朋友经常来,跟我说过,也许你认识,他叫白玉龙,美籍华裔。
  酒保:没什么印象。
  【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走近郑莉。】
  史坦纳(对郑莉):要帮忙吗?中国佬。
  郑莉:什么意思?
  史坦纳:我们这里有很多常客,而且来这的人一向注重个人隐私,不像你们中国人。
  郑莉:这我都明白,就当是帮我个忙。他中等个,黑头发、黑眼睛...
  史坦纳(愤怒的打断郑莉):嘿,中国佬,你没懂我的意思,我们的人帮不了你。
  郑莉(鄙视对史坦纳):美国佬,你不该打断别人说话,这很不礼貌。
  史坦纳(摩拳擦掌):我想你应该回去了。
  郑莉:我还没喝完酒。
  史坦纳(将手搭在郑莉的肩上):把酒拿到大街上去喝,这不欢迎你。
  郑莉(推开史坦纳的手):别碰我,手拿开。
  史坦纳(又将手搭在郑莉的肩上):我就要碰你,你想怎么样?
  郑莉:你他妈的想来硬的吗?好,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赤手空拳与史坦纳展开较量)
  【两人打了起来…酒保急忙拨打911。】
  【一番激烈的较量后,郑莉击倒史坦纳。】
  【茱丽、宫本、乔治三人联合对付郑莉。猛虎难敌群狼,郑莉连连挨打,紧接着就被打出夜总会外。】
  【两辆警车开来,班尼·森特和5名警察下车。】
  警察A(拉起郑莉):起来中国佬,面朝墙站好,手放在头后面,十指交叉,老实点。(掏出一副手铐)
  班尼·森特(对警察A):放开她。
  警察A(不解道):为什么?
  班尼·森特: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华裔女警郑莉。
  警察A(吃惊):我的上帝呀。(放开郑莉)对不起郑警官。
  【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都露出吃惊的神色。】
  史坦纳(对茱丽、宫本、乔治):见鬼,她就是郑莉,真不敢相信。
  郑莉(疑惑的对班尼·森特):你怎么在这?班尼。
  班尼·森特:我怎么在这?应该我问你,郑莉。
  茱丽(对史坦纳):幸好她是郑莉。
  史坦纳:为什么?
  茱丽:打不赢也不算丢脸。(做鬼脸)
  
  场次23 洛杉矶,墓园内、外 日
  出场人物:郑莉、汤姆·格兰德、班尼·森特、严兰、洛杉矶警察10名、牧师一名。
  
  内景:
  【墓地上放着一口棺木,牧师在旁作祈祷。】
  【洛杉矶警察10名朝天鸣三枪。】
  【郑莉、汤姆·格兰德、班尼·森特庄严的向白玉龙的棺木敬礼。】
  【郑莉、汤姆·格兰德、班尼·森特、严兰走出墓园。】
  外景:
  郑莉(对严兰):大嫂,别太伤心了,节哀顺变吧。
  
  场次24 洛杉矶警局,档案室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警员A、警员B
  
  【郑莉正在操作计算机查档案,同时拿出“吸血夜总会”的卡片与档案进行核对。不一会儿,郑莉离开计算机,走近警员A。】
  郑莉 (对警员A):杰克,我想找份档案,祖蒂·弗瑞斯,5月6号被捕,谢谢。
  警员A(打开档案柜翻找档案,不一会儿对郑莉):什么也没有。
  郑莉:你确定?
  警员A:是的,我确定。
  郑莉:会在别处吗?
  警员A:这里是总部,这没有,其他地方也没有了。(无奈摊开双手)
  郑莉:好吧,多谢。
  警员A:不客气。
  警员B(走进档案室,对郑莉):郑警官,队长要见你,他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郑莉: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见他。
  
  场次25 洛杉矶警局,汤姆·格兰德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汤姆·格兰德
  
  【郑莉与汤姆·格兰德面对面坐着。】
  汤姆·格兰德(怒不可遏):郑莉,你哪根筋搭错了还是吃错药了,竟然大半夜跑到夜总会去闹事,谢天谢地,他们没打算起诉你。
  郑莉:我去找白玉龙死亡的线索。
  汤姆·格兰德:是吗?白玉龙喝醉了,浓度1.6,比规定值超出两倍,案子结了,就这样。你要再这么偏执胡来,到处惹事生非,那么就请你卷着铺盖、带着你那可笑的中国功夫统统滚回纽约去。门就在你后边,出去。
  郑莉(毫不示弱回应道):瞎嚷嚷什么呀?这里不就是洛杉矶嘛,有什么了不起?(站起身走出办公室)
  汤姆·格兰德(朝郑莉背影怒吼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场次26 洛杉矶,体育馆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
  
  【郑莉一人正愤怒的击打着沙袋。】
  罗莉·吉尔(背着行李包走进体育馆,看见郑莉正拼命击打着沙袋):大美女,沙袋都快被你打破了。
  郑莉(停止动作,上下打量了罗莉·吉尔一番):你是谁?
  罗莉·吉尔(对郑莉亮出证件):罗莉·吉尔,白玉龙曾经的搭档。
  郑莉(微笑着与罗莉·吉尔握手):您好。我叫郑莉,白玉龙的大学同窗校友。
  罗莉·吉尔(微笑):这我知道,严兰太太对我说过你,我还听过很多你的故事,你真了不起。今天能见到你,认识你,是我三生有幸。
  郑莉(对罗莉·吉尔抱拳):过奖过奖。你什么时候回的洛杉矶?罗莉。
  罗莉·吉尔:今天。我顺便去看了白玉龙的墓碑和严兰太太,可惜我错过了白玉龙的葬礼。
  郑莉:严兰还好吧?
  罗莉·吉尔:算是吧。
  郑莉:我们去喝一杯吧,我请客。行李放在我这,没事的。(笑)
  罗莉·吉尔(笑):好的,谢谢你。
  郑莉:不客气。
  
  场次27 洛杉矶,酒吧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酒保、顾客们
  
  【郑莉与罗莉·吉尔坐在一起喝着酒。】
  郑莉:罗莉,你与玉龙搭档多久了?
  罗莉·吉尔:两年半。
  郑莉:你们的关系很不错吧?
  罗莉·吉尔(笑):当然,在局里无人能比。
  郑莉:可后来你们为什么分开了呢?
  罗莉·吉尔(叹气,难过):一次任务中,我和玉龙奉命抓捕一名毒贩,但在抓捕过程中,我们损坏了很多公共设施,为此我们受到了记大过降级的处份,汤姆队长怕我们以后出任务再次损坏公物,于是就把我们分开了,我被调到了西雅图,玉龙则留在了洛杉矶,当时我真的舍不得离开,可又没办法。玉龙其实是个不错的中国人,很多方面我很欣赏,但人就是太老实。这一分离就是一年多,想不到他却出事了。
  郑莉:别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面对现实吧。
  罗莉·吉尔:我一直感觉玉龙死得蹊跷,所以我这次回来要查个水落石出,玉龙值得我这么做。
  郑莉:也值得我这么做。
  罗莉·吉尔:好吧,关于玉龙的死,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郑莉:我去过现场,感觉不太对劲。
  罗莉·吉尔:什么意思?
  郑莉:的确像酒后驾驶,但我相信玉龙他戒酒了,还有班尼·森特警官总是突然间出现,像个幽灵,我感觉局里有内鬼。
  罗莉·吉尔:我能帮什么忙?
  郑莉(拿出“吸血夜总会”卡片递给罗莉·吉尔):这是我在玉龙的车上发现的。
  罗莉·吉尔:吸血夜总会,你去查过啦?
  郑莉:可惜我暴露了身份,只怪自己太出名了。(苦笑)
  罗莉·吉尔(苦笑):好吧,我以服务员的身份去查查。
  郑莉:对了罗莉,你最好伪造一张驾照,以免你真实身份暴露,那样就麻烦了。
  罗莉·吉尔(笑):这我都知道,知道吗?你有时啰嗦得像个老太太。
  郑莉(笑):真的很像老太太吗?
  罗莉·吉尔(笑):没错,老奶奶。
  
  场次28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夜总会内 日
  出场人物:罗莉·吉尔、酒保、史坦纳、茱丽。
  
  【罗莉·吉尔来到吧台前,面带微笑对正在擦着酒杯的酒保道:“您好。”】
  酒保:您好,我不想扫你的兴,夜总会要晚上才营业,现在才下午四点半,你晚上再来吧,小姐。
  罗莉·吉尔:没有关系,我是来找工作的,你们招服务生吗?
  酒保:要看情况。
  罗莉·吉尔:什么情况?
  酒保:能否胜任。
  罗莉·吉尔:考考我。
  酒保:迈代。
  罗莉·吉尔:白朗姆酒、橙汁、凤梨汁、石榴糖浆、最后兑黑朗姆酒。
  酒保:很好,下一个,长岛冰茶。
  罗莉·吉尔:五种烈酒,伏特加、朗姆、金酒、龙舌兰、可乐、柠檬汁,上面是白橙啤酒。
  酒保:甜饼怪物。
  罗莉·吉尔:可可奶油酱、薄荷奶油酱、伏特加,然后点火。
  酒保(笑):好极了,好极了,你真的很专业。
  【史坦纳、茱丽走来。】
  史坦纳(对酒保):你在笑什么?比利。
  酒保:史坦纳先生,我刚刚在给她面试呢,她做得很好。
  史坦纳:是不是最近忙不过来?
  酒保:不,只是周末的客人比较多,而且过几天还有几个酒会。
  史坦纳(对罗莉·吉尔):你叫什么?请说全名。
  罗莉·吉尔:乔安娜·琼斯。
  史坦纳:可不可以看看你的驾照呢?
  罗莉·吉尔:当然可以。(拿出驾照,递给史坦纳。)
  【史坦纳、茱丽看完驾照,递还给罗莉·吉尔。】
  史坦纳:乔安娜小姐,你以前在哪干?
  罗莉·吉尔:不固定,都在市中心。
  史坦纳:有我知道的吗?
  罗莉·吉尔:都没这有名,那你要是对我不放心,我可以......
  史坦纳(打断罗莉·吉尔):不,不,不用,看你今晚的表现就知道了,好的话就留你,好吗?
  罗莉·吉尔:好的。
  史坦纳(对酒保):比利,你带乔安娜小姐去熟悉一下,让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去吧。
  酒保:好的。(对罗莉·吉尔)乔安娜小姐,请跟我来吧。
  【罗莉·吉尔与酒保离开吧台。】
  史坦纳(对茱丽):茱丽,记下她的驾照号码了吗?
  茱丽:当然。
  史坦纳:你去查一查,看看是不是该死的条子。
  茱丽:没问题。
  
  场次29 洛杉矶,街道上 夜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行人
  
  【罗莉·吉尔坐在街边的椅子上。】
  【郑莉走来,坐在罗莉·吉尔的身旁。】
  罗莉·吉尔(对郑莉):你来得可真准时。
  郑莉:是啊,你也真会选地方。
  罗莉·吉尔:我今晚去上班。
  郑莉:很好,我的猜测应该没有错。
  罗莉·吉尔:怎么了?
  郑莉:严兰说玉龙最近情绪不好,因为有人插手他的案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局里的内鬼,我查了玉龙的文档,他逮捕过吸血夜总会的一个女孩,但很奇怪,总部里没有任何记录,肯定有人做过手脚,那女孩是关键,她肯定知道一切,如果她还在夜总会就找到她,我正要和她聊聊。
  罗莉·吉尔:那女孩叫什么?
  郑莉:祖蒂·弗瑞斯。
  罗莉·吉尔:好的,我会去查的。
  郑莉:多加小心。
  
  场次30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夜总会内 夜
  出场人物:罗莉·吉尔、李奇·布拉姆、祖蒂·弗瑞斯、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舞娘、酒保、顾客们、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4名手下、南希
  
  【夜总会内播放着小莫的色情歌曲《绝对诱惑女人叫》,歌词:嗯,啊,我要,搂紧我,抱着我,用你的舌头,啊,搅拌着我的舌头,来,亲爱的,向下,啊,宝贝,啊,来,来亲爱的,我的咪咪好痒,用你的舌头添着我的咪咪头,我的脚好麻。亲爱的,继续,我要,就是这样的感觉,好爽,向下,再向下亲爱的,给我,继续给我,来,我要,我要、宝贝,再向下,我双腿劈开,用你的舌头,舔我的大腿内侧,我喜欢你的舌头,在我的小裤裤,上面,不停的舔逗着我,宝贝,用你的嘴把我的小裤裤弄开,我喜欢你用舌头来舔我的阴道,啊,不行了,好嘛,再进去点,再来一点,不行了,我要你,再向下,我要嘛,好多水啊,好多好多水啊,我要,我要,来嘛,亲爱的给我,我不想你插进去,我只想要你的舌头,因为你的舌头就能给我我高潮,啊,哟,啊,好爽啊,再来一次,啊,啊,我要,啊,啊哈,亲爱的,好爱你,啊...】
  【三名穿着性感、魔鬼身材的舞娘在台上跳着舞,顾客们一面喝着酒、抽着香烟,一面看着舞娘热舞。罗莉·吉尔与酒保正忙着给顾客调酒、倒酒。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则站在一旁。】
  李奇·布拉姆(对史坦纳、茱丽):那个新来的,人有问题吗?
  茱丽:我查过,人没问题,她是名平凡的调酒师,以前在迈阿密工作过,还做过两年的服装设计师。
  李奇·布拉姆:那就好,只要不是条子就行,省得夜长梦多,我们去看看我们的大客户。
  【南希正陪着阿布都尔喝着酒,他们有说有笑,看起来很快乐。】
  【李奇·布拉姆与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走来。】
  李奇·布拉姆(对阿布都尔):我亲爱的阿布都尔先生,玩得尽兴吗?
  阿布都尔:还不错,我很喜欢这种气氛,这气氛在一片废墟的贝鲁特是没有的,还有南希也不错,只是音乐听起来有点别扭不搭调。
  李奇·布拉姆:对了,我还给你安排了个小节目,你肯定喜欢。
  阿布都尔:什么节目?
  李奇·布拉姆:这是个惊喜,只给我最特别的客人。
  【镜头切换至祖蒂·弗瑞斯。】
  祖蒂·弗瑞斯(来到吧台前,对罗莉·吉尔):一杯香槟,要最好的。
  罗莉·吉尔(倒香槟递向祖蒂·弗瑞斯):今晚玩得开心吗?
  祖蒂·弗瑞斯:是啊。(打量了罗莉·吉尔一番)你是新来的?
  罗莉·吉尔:对,第一天来,我叫乔安娜·琼斯。
  祖蒂·弗瑞斯:祖蒂·弗瑞斯,很高兴认识你。
  罗莉·吉尔(吃惊):我也是,你是舞娘吗?
  祖蒂·弗瑞斯:不,我不是舞娘,我是李奇·布拉姆的一个工具。
  罗莉·吉尔(表情不解):工具?
  祖蒂·弗瑞斯:交有用的人捞好处等等,我要清楚李奇的朋友想做什么,什么时候做,怎么做。
  罗莉·吉尔:他看上去人不错。
  祖蒂·弗瑞斯:李奇·布拉姆吗?(苦笑)是啊,你不知道他有多好。(喝酒)
  【李奇·布拉姆一把抢过祖蒂·弗瑞斯手里的酒杯。】
  祖蒂·弗瑞斯:见鬼。
  李奇·布拉姆(对罗莉·吉尔):你是乔安娜吗?别给这位女士酒了,她喝醉了。(对祖蒂·弗瑞斯)你过来,我有话说。(拉着祖蒂·弗瑞斯的手往外拽)
  【李奇·布拉姆将祖蒂·弗瑞斯拽到一边。】
  祖蒂·弗瑞斯(挣扎):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李奇·布拉姆(放手):有位要客需要你陪他聊聊。
  祖蒂·弗瑞斯:我看你是想让我跟他睡觉吧,勾引他,好让他迷上我?我真的受够了。
  李奇·布拉姆:你受够了?这所有的好处你也受够了吗?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让你退出你才能退出,明白吗?把嘴巴管好。
  祖蒂·弗瑞斯:知道了。
  史坦纳(走来,对李奇·布拉姆):老板,车已准备好了。
  李奇·布拉姆:我知道了。(对祖蒂·弗瑞斯)要当心,祖蒂。(捏了捏祖蒂·弗瑞斯的下巴)
  【李奇·布拉姆、祖蒂·弗瑞斯、史坦纳、茱丽、宫本、乔治、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4名手下、南希一行人走出夜总会。】
  罗莉·吉尔(对酒保):他们要去干什么?
  酒保:有点事要处理,但不是什么大事。
  罗莉·吉尔:希望祖蒂没事,她心情不太好。
  酒保:她不会有事的,只要不说不该说的话,当然,你也一样。
  【罗莉·吉尔无奈的对酒保摊开双手。】
  
  场次31 洛杉矶,废弃工厂外 夜
  出场人物:李安·布拉姆、史坦纳、宫本、乔治、南希、茱丽、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手下4名、祖蒂·弗瑞斯。
  
  【三辆黑色奔驰车停在货仓外。李奇·布拉姆、史坦纳、宫本、乔治、南希、茱丽、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手下4名、祖蒂·弗瑞斯纷纷下车。】
  李奇·布拉姆:阿布都尔先生,我们到了,请跟我来吧。
  【李奇·布拉姆、史坦纳、宫本、乔治、南希、茱丽、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手下4名、祖蒂·弗瑞斯走进货仓内,来到升降梯内。】
  李奇·布拉姆(笑对阿布都尔):我保证你会大吃一惊的。(按下升降梯的开关)
  【升降梯下降。】
  
  场次32 地下兵工厂内 夜
  出场人物:李安·布拉姆、史坦纳、宫本、乔治、南希、茱丽、阿布都尔、阿布都尔的手下4名、祖蒂·弗瑞斯、生产制造军火的员工50余名。
  
  【升降梯的门打开。】
  【李奇·布拉姆一行人和阿布都尔一行人来到了兵工厂。】
  【兵工厂内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军火,还有坦克、装甲运兵车和苏式吉普车,除此之外,50名员工正在忙碌的生产制造军火。】
  阿布都尔(吃惊得睁大眼睛对李奇·布拉姆):我的真主啊,这就是你给我安排的小节目?
  李奇·布拉姆:嗯哼,还不错吧?
  阿布都尔:很不错,这样的场合观看这样的小节目的确让人振奋,心情舒畅。当然啦,我也没白认识你这位生意合作伙伴。
  李奇·布拉姆:你要的货物我已安排上船了,海关方面我已搞定,一周后你的货就可以平安无阻的到达贝鲁特。看在你我多年老朋友的份上,我给你七折优惠。
  阿布都尔(笑):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可真够大方的,和你做生意非常愉快。
  李奇·布拉姆:我也是,你的胃口也不小,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客户。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两道美式开胃菜,希望你能赏光。(对南希、祖蒂·弗瑞斯)美女们,你们今晚就好好伺候伺候阿布都尔先生,他明天要回贝鲁特,记着要把我们的客人给招待好。
  南希(微笑着对李奇·布拉姆):没问题。
  祖蒂·弗瑞斯(表情不耐烦):我知道了。
  李奇·布拉姆(对阿布都尔):我让宫本和乔治送你们回酒店,今晚请尽情的享受吧。
  
  场次33 奔驰汽车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莉、
  
  【史坦纳驾驶着奔驰汽车在公路上行驶着。茱莉坐在正驾座上,李奇·布拉姆坐在后驾座上。】
  李奇·布拉姆(对史坦纳和茱莉):我觉得祖蒂·弗瑞斯有点不可靠,这段时间你们要看好她,别让她给我们惹出什么麻烦来。如果她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杀了她,一定要干净利落。
  史坦纳:老板,长痛不如短痛,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做掉她。今晚就让她好好的快活快活,明天我们就送她去见耶稣。
  李奇·布拉姆:史坦纳,你也太心急了吧,还是给她留点余地好,她对我们来说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的利用价值。
  茱莉(笑对李奇·布拉姆):老板,你可真是个怜香惜玉的好男人。
  
  场次34 洛杉矶,XX酒店外 日
  出场人物:祖蒂·弗瑞斯、罗莉·吉尔、史坦纳、茱莉。
  
  【酒店外停放着一辆黑色奔驰,车上坐着史坦纳和茱莉。他们正密切的注意着进进出出酒店的人。】
  【此时,祖蒂·弗瑞斯面容沮丧的走出酒店,眼神无助的环顾着四周,她的嘴角上有着淤青,像是被人揍过,除此之外,她的眼角下有着泪痕,看样子刚才好像是伤心哭过。这时,罗莉·吉尔正站在酒店外,看见祖蒂·弗瑞斯一个人站在那,于是走近祖蒂·弗瑞斯。】
  罗莉·吉尔(看见祖蒂·弗瑞斯嘴角上的淤青和眼角下的泪痕,皱眉道):祖蒂,你的脸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祖蒂·弗瑞斯(忍不住抽泣起来):那个杂种打了我,我真是受够了,我不想再生活在李奇的阴影下。
  罗莉·吉尔:他是谁?李奇吗?
  祖蒂·弗瑞斯:不,他是阿布都尔,基地组织的骨干成员,还是李奇的大客户。昨晚李奇竟要求我跟他睡觉。
  罗莉·吉尔(拿出一张纸巾递给祖蒂·弗瑞斯):别伤心难过了,擦擦眼泪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祖蒂·弗瑞斯接过纸巾,擦着眼泪。】
  罗莉·吉尔:我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她需要你的帮助。我向你保证,我们能将李奇·布拉姆绳之以法。
  祖蒂·弗瑞斯(吃惊):什么?你们能将李奇·布拉姆绳之以法?我的上帝呀,你们到底是谁?
  罗莉·吉尔:去了你就知道了,请跟我走吧。我以我人格向你保证,我们决不会伤害你的。(拦下一辆出租车)
  【罗莉·吉尔与祖蒂·弗瑞斯坐上出租车,出租车离开。】
  【黑色奔驰车内,史坦纳对茱莉说道:“茱莉,跟着她们。“】
  【茱莉发动引擎,驾驶着奔驰车跟踪出租车。】
  
  场次35 洛杉矶,咖啡厅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祖蒂·弗瑞斯、史坦纳、茱莉、顾客们
  
  【咖啡厅内,郑莉、罗莉·吉尔、祖蒂·弗瑞斯坐在一起喝着咖啡。史坦纳和茱莉正坐在暗处,茱莉对郑莉、罗莉·吉尔、祖蒂·弗瑞斯三人进行拍照。】
  罗莉·吉尔(朝郑莉作出介绍的手势对祖蒂·弗瑞斯):祖蒂,这位就是郑莉。
  【郑莉微笑着对祖蒂·弗瑞斯点点头并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祖蒂·弗瑞斯(打量了郑莉一番,吃惊):上帝呀,原来你就是郑莉?
  郑莉(微笑着回答):怎么了?不像吗?假了包换。
  祖蒂·弗瑞斯:不不不,只是这让我很吃惊,居然能在洛杉矶见到你。
  【郑莉微笑着对祖蒂·弗瑞斯点点头。】
  罗莉·吉尔(对祖蒂·弗瑞斯):其实我也是名警察,我真名叫罗莉·吉尔,白玉龙曾经的搭档,后来被调到了西雅图任职,自从白玉龙出事后,我就特地赶了回来,誓要找到真凶,替白玉龙报仇。
  祖蒂·弗瑞斯(吃惊):我的上帝啊。
  郑莉(表情严肃的对祖蒂·弗瑞斯):听着祖蒂,我们今天找你来是完全没有恶意的,你也不要害怕,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忙。我怀疑白玉龙的死与李奇·布拉姆有关,可就是找不到证据。请你把李奇的事全都告诉我们,只要你知道的,就全都告诉我们,我不可以让我的同胞同仁死不瞑目。
  祖蒂·弗瑞斯(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我说,我全说,但你们要保证我的安全。
  郑莉:放心吧,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这也是我们的天职。
  祖蒂·弗瑞斯:李奇·布拉姆表面上是名成功的商人、大慈善家,但实际上他是名军火商,靠贩卖军火维生,还会中国功夫。他还拥有一座制造军火的兵工厂,私下里将军火贩卖给恐怖组织、好战份子,大发横财,而且在洛杉矶警局里也有被他收买的警察。
  罗莉·吉尔(严肃的对祖蒂·弗瑞斯):被收买的警察都有谁?
  祖蒂·弗瑞斯:这我就不知道了,白玉龙早就怀疑李奇正在做不法的买卖,曾经暗中调查过李奇,可就是找不到证据,没想到他却遇害了。
  罗莉·吉尔:不管他们是谁,他们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
  郑莉(对祖蒂·弗瑞斯):你知道李奇的兵工厂在哪吗?
  祖蒂·弗瑞斯:当然,我去过那个地方,南郊废弃工厂地底下。
  郑莉:听着祖蒂,你现在马上离开洛杉矶,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来办。今天我们和你见面,李奇可能知道了,你父母都住这吗?
  祖蒂·弗瑞斯:不,我父母很早的时候就过世了。
  郑莉:真是抱歉。
  祖蒂·弗瑞斯:没关系,虽然一个人但我过得很自在。
  郑莉:祖蒂,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今天晚上你就离开这,直到这件事结束。我会帮你预定机票。
  祖蒂·弗瑞斯:去哪?
  郑莉:纽约,我有很多朋友在那,他们会照顾你的。
  
  场次36 洛杉矶,祖蒂·弗瑞斯的住宅外 日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祖蒂·弗瑞斯
  
  【一辆出租车停在祖蒂·弗瑞斯的住宅外。】
  祖蒂·弗瑞斯:到了,就是这。(下车)
  郑莉:祖蒂,你在家好好休息,今晚我们送你去机场。多保重。
  祖蒂·弗瑞斯:谢谢,我会的。(走进住宅)
  【出租车离开。】
  
  场次37 出租车内 日
  出场人物:郑莉、罗莉·吉尔、司机
  
  【出租车在洛杉矶郊外的公路上行驶着,郑莉、罗莉·吉尔坐在副驾座上。】
  郑莉(对罗莉·吉尔):罗莉,今晚我去李奇的兵工厂寻找证据,然后交给联邦调查局。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罗莉·吉尔:嗯。
  
  场次38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豪宅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布拉姆、史坦纳、茱莉、宫本、乔治、汤姆·格兰德
  
  书房内:
  【李奇·布拉姆正写着中国的毛笔字。宫本和乔治分别站在李奇·布拉姆的身旁,他们面无表情,双手背在身后,好似一尊尊塑像。】
  【史坦纳手拿着照片和茱莉走进李奇·布拉姆的书房内。】
  史坦纳(对李奇·布拉姆):老板,我们拍到了一些你感兴趣的照片。(将手里的照片放在桌上)
  茱莉(对李奇·布拉姆):这块绊脚石是时候除掉了,不然我们会很麻烦。
  李奇·布拉姆(放下手里的毛笔,拿起桌上的照片看着照片,表情流露出丝丝愤怒):好吧,你们就除掉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省得给我们添麻烦。
  【一辆汽车开来停在李奇·布拉姆的豪宅外。】
  【汤姆·格兰德下车,径直走进李奇·布拉姆的豪宅。】
  茱莉(透过窗外对李奇·布拉姆):老板,我们的保护伞来了。
  【汤姆·格兰德来到李奇·布拉姆的书房。】
  李奇·布拉姆(对汤姆·格兰德):汤姆队长,我正要找你。(将照片递给汤姆·格兰德)我的手下偷拍到了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这个中国人也插进来了。
  汤姆·格兰德(看着照片十分吃惊):该死,罗莉怎么会在这?
  李奇·布拉姆(一脸疑惑):罗莉?她是谁?
  汤姆·格兰德:她全名叫罗莉·吉尔,白玉龙曾经的搭档,也是名警察。
  史坦纳:见鬼,我们都被她骗了。
  李奇·布拉姆:这件事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最后就剩下一个节目了。尤其是那个中国人,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干掉以绝后患,不然我们都会很麻烦。
  
  场次39 洛杉矶,祖蒂·弗瑞斯的住宅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祖蒂·弗瑞斯、史坦纳、茱莉
  
  【祖蒂·弗瑞斯正在收拾着行李。安静的客厅内突然传来门铃声。】
  【祖蒂·弗瑞斯去开门,门打开后看见史坦纳和茱莉面露杀气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祖蒂·弗瑞斯(一脸茫然的对史坦纳和茱莉):你们有事吗?
  【史坦纳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安上消声器。】
  祖蒂·弗瑞斯(十分恐慌):你要干什么?史坦纳。
  史坦纳(将枪口对准祖蒂·弗瑞斯):老板叫我们来问候你。(扣动扳机)
  【祖蒂·弗瑞斯倒在血泊中。】
  
  场次40 洛杉矶,吸血夜总会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罗莉·吉尔、史坦纳、茱莉、酒保
  
  【吧台前,酒保正用抹布擦着酒杯。史坦纳和茱莉坐在吧台前喝着酒。穿着打扮绅士的罗莉·吉尔来到吧台前。】
  罗莉·吉尔(对史坦纳):找我有事吗?史坦纳。
  史坦纳(目无表情):我们的大老板要见你。
  【茱莉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杀气瞪着罗莉·吉尔。】
  罗莉·吉尔(瞟了茱莉一眼,对史坦纳):到底什么事?
  史坦纳(掏出手枪指着罗莉·吉尔):去了你就知道了,跟我们走吧,你要是敢乱动就打死你。
  
  场次41 洛杉矶郊外的一处废墟外、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史坦纳、茱莉、罗莉·吉尔、汤姆·格兰德、李奇·布拉姆
  
  外景:
  【一辆黑色奔驰汽车来到废墟外,罗莉·吉尔、史坦纳、茱莉下车,走进废墟内。】
  内景:
  【汤姆·格兰德和李奇·布拉姆正站在废墟内等候。】
  罗莉·吉尔(看见汤姆·格兰德正站在李奇·布拉姆的身旁,吃惊道):队长,是你。
  汤姆·格兰德:我早就跟你说过,李奇·布拉姆先生在洛杉矶可是很有势力的。
  罗莉·吉尔:原来你被李奇收买了,这么卑鄙的事你怎么能做得出来?你还是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吗?
  汤姆·格兰德:这有什么稀奇的,这样才能赚到钱嘛。我做警察那么久,难道就只为了区区四万年薪吗?
  罗莉·吉尔:还有谁卷进来?
  汤姆·格兰德:你永远不会知道。(拔出枪朝罗莉·吉尔扣动扳机)
  【罗莉·吉尔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中。】
  【史坦纳、茱莉、汤姆·格兰德、李奇·布拉姆离开了废墟。】
  【罗莉·吉尔的右手微微颤动,吃力睁开了眼睛,使劲吃奶的力气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场次42 洛杉矶,体育馆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郑莉、班尼·森特、宫本、乔治、
  
  【穿着一身李小龙ASICS制服的郑莉正将一副照相机和几枚飞镖放在一只小型行李包内。这时,郑莉的手机突然响起。】
  郑莉(拿出手机接听电话):罗莉。
  【镜头切换至罗莉·吉尔,此时的罗莉·吉尔气息微弱,声音有气无力的说着:“是汤姆·格兰德,汤姆·格...”话未说完,当场断了气。】
  【镜头回至郑莉。】
  郑莉(十分焦急):罗莉,你怎么了?说话,罗莉,你在哪?
  【这时,班尼·森特、宫本、乔治三人走进体育馆。】
  班尼·森特(幸灾乐祸的对郑莉):她死了,你再怎么嚷嚷都没用,真是可怜。
  郑莉(放下手机,怒视着班尼·森特、宫本、乔治等人):你们这些混蛋,你们杀了她?
  班尼·森特:没错,她太爱多管闲事,所以她只能是这个结果。还有你的同胞白玉龙,真是不幸。
  郑莉(表情极为愤怒):那祖蒂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班尼·森特(在胸前划十字):你很快就会见到她。(拔出枪指着郑莉)
  宫本(对班尼·森特):班尼,把枪放下,对付她不需要用枪,我们就足够了。(不屑的对郑莉)听说你的中国功夫很不错,在美国的名声也很响亮。我和乔治正想向你讨教讨教,看看你究竟是浪得虚名还是名不虚传。
  郑莉(摆出架势,毫无畏惧):不怕死就尽管来吧。
  【宫本和乔治赤手空拳与郑莉展开了激烈较量......一番激烈较量后,郑莉击毙了宫本和乔治。】
  【班尼·森特举起枪朝郑莉开火,郑莉侧翻身子躲避射来的子弹钻入一处掩体里,用飞镖干掉了班尼·森特。】
  
  场次43 李奇·布拉姆的地下兵工厂 夜
  出场人物:史坦纳、茱莉、生产制造军火的员工50余名。
  
  【郑莉悄无声息的干掉了把守废弃工厂的三名枪手,来到了李奇·布拉姆的地下兵工厂。不料,史坦纳、茱莉发现了郑莉,同时制造军火的员工50余名各个手持扳手、铁棍、铁链和榔头将郑莉包围住。】
  史坦纳(一脸鄙夷的对郑莉):中国佬,我早就料到你会来这里寻找证据,可惜呀,你今天死定了。(对员工们)都给我上。
  【这50名员工气势汹汹的奔向郑莉,郑莉大展中国功夫,赤手空拳与这50名手持家伙的员工展开了激烈肉搏......最后郑莉力歼了群魔。】
  【此时,史坦纳和茱莉与郑莉赤手空拳展开了激烈较量,邪不胜正,一番激烈的较量后,郑莉击毙了史坦纳和茱莉,并用C4炸药炸毁了李奇·布拉姆的地下兵工厂。】
  
  场次44 洛杉矶,李奇·布拉姆的豪宅内 夜
  出场人物:郑莉、李奇·布拉姆、李奇·布拉姆的手下30名
  
  【郑莉手持双枪杀入李奇·布拉姆的豪宅内,一番激烈枪战后,郑莉击毙了李奇·布拉姆的所有手下,并用中国功夫干掉了李奇·布拉姆。】
  
  场次45 洛杉矶,汤姆·格兰德的住宅内、外 夜
  出场人物:汤姆·格兰德、郑莉
  
  内景:
  【汤姆·格兰德坐在书房内的沙发上抽着香烟,目光呆滞的看着桌上的相框,相框里镶着一身警服的他与妻子和儿女们的合影。桌上还放着一支手枪。】
  外景:
  【郑莉驾驶着一辆吉普车来到了汤姆·格兰德的住宅。】
  内景:
  【汤姆·格兰德站起身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看见郑莉。】
  外景:
  【郑莉下吉普车,拔出手枪顶上膛火,径直走近汤姆·格兰德的住宅门前,按门铃。】
  内景:
  【汤姆·格兰德回到桌前坐下,拿起桌上的手枪,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顶上膛火,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全剧完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2076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