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死在花下的风流鬼(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简介:
      声誉日隆,家庭美满的中年政府官员李奇厌倦了波澜不惊、循规蹈矩的生活,总是觉得自己的日子缺了那么点激情,希望哪天能与年轻漂亮的女士发生点浪漫,以此调剂一下他觉得有些枯燥乏味的生活,就因为这些因素从而导致身为官员的李奇成了好色之徒。但不幸的是因为自己一时的头脑发热碰到玩仙人跳的诈骗团伙从而给自己惹来了一大堆被敲诈勒索的麻烦,最终却落得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活活被吓死在妓女床上的可悲下场。

剧情梗概:
      中年政府官员李奇工作顺利,声誉日隆,家庭美满,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年到中年的他厌倦了波澜不惊、循规蹈矩的生活,总是觉得自己的日子缺了那么点激情,希望哪天能与年轻漂亮的女士发生点浪漫,以此调剂一下他觉得有些枯燥乏味的生活,就因为这些因素从而导致身为官员的李奇成了好色之徒。
  无巧不成书,有天,李奇在工作期间竟忙里偷闲偷偷看起三点全露的色情杂志。突然,一个叫姜娜的陌生女孩发了条手机短信到他的手机上,而且短信又带着诱惑而来,李奇的激情随之而来,同时他的麻烦也跟着而来。电话里姜娜那娇柔甜美的声音让李奇心花怒放、浮想联翩,他隐约期待着浪漫的到来。可上帝有时就爱跟世人开玩笑。很快,这个名叫姜娜的女孩便主动对李奇发出了见面的邀请,姜娜的突然造访让李奇十分兴奋,这似乎让他找回了年轻时的感觉,他也有了更多的期待。李奇应邀面见了姜娜,眼前这个年轻漂亮、身材姣好的大美女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内心不禁起了波澜,并迅速与姜娜建立起了关系,幻想着能与她有着浪漫、刺激的一夜情。而姜娜此时对李奇的心思也心领神会,故意欲情故纵以此顺利进行她和她的同伙们预谋已好的敲诈计划。喜剧的是天真单纯又傻得可爱的李奇却懵然不知姜娜是在玩仙人跳,总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当天晚上,李奇请姜娜吃饭,饭席间,姜娜故意把李奇灌醉并用花言巧语诱导李奇去开房。被酒精麻痹大脑的李奇经不住诱惑就真的带着姜娜去开房。
  客房内,姜娜的主动也超出了李奇的预料,兴奋过度的李奇扑向姜娜正要在床上翻云覆雨。突然,姜娜的同伙阿涛和阿城闯了进来,拍下了李奇与姜娜的不雅照。姜娜谎骗、恐吓惊慌失措的李奇说阿涛和阿城是她前男友杨斌的手下,而杨斌是混黑社会,做事心狠手辣也从不考虑后果。不知内情的李奇却信以为真而无可奈何。
  那天因为相机卡内存已满,照片根本就没有拍下,而杨斌其实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靠与同伙玩仙人跳的方式诈骗钱财来维持生计,但李奇又不知情。奸诈的杨斌正是抓住这点而不放弃他的敲诈计划。
  很快,李奇的噩梦就来了,杨斌打来电话威胁李奇交出100万,否则他就把手里的照片贴到李奇所在的市政府单位和他家的周边,让他的同事、家人一起来看看。不知情的李奇受到惊吓,只得乖乖屈服。
  一番讨价还价后,价钱最终降到68万,尽管如此,这个数目还是让李奇很为难,李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可事到如今,后悔也没用了,他只能用这68万买个教训,以后再也不敢了。
  当晚,李奇久久不能入眠,毕竟这68万对他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再说自己也不是一个有钱的商人。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李奇正考虑着该不该告诉妻子艳红自己被敲诈的事,如果不说,这么一大笔钱他是不可能从家里拿出的。但是如果选择坦白,又该如何对妻子解释自己出轨的事情呢?思来想后,李奇还是决定想方设法凑足这笔钱,尽量不要让妻子知道,不然自己将面临着丢掉饭碗、遭人嘲笑、妻离子散的悲剧。
  李奇瞒着妻子艳红打电话给亲朋好友借钱,谎称自己在上海看上了一栋靠海的别墅想把它买下来。最后李奇还是凑足了68万给杨斌汇了过去。他幻想着自己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但是这伙骗子根本就没有拍下任何照片,又去哪里找这些所谓的照片给他呢?虽然花掉了68万,但李奇依然没有买来安宁。
  贪婪的杨斌拿出一万分给了同伙姜娜、阿涛和阿城,将其余的钱全部占为己有。诈骗团伙内部的尔虞我诈似乎跟李奇没有任何关系,但杨斌诈骗成功后得意的到处吹嘘炫耀很快就带给了李奇另一个噩梦。一次饭席上,喝醉酒的杨斌告诉好友夏超敲诈政府官员李奇所有的经过,夏超吃惊的同时敬佩杨斌的胆识,决定效仿杨斌的做法从中捞一笔。
  一天,夏超给李奇发来手机短信说相机内存卡被他偷到,还为此受了伤,并要求李奇给他补助。
  看到手机短信的李奇意识到自己的噩梦又来了,但又不敢怠慢对方,于是他按照夏超的要求将1万块钱汇到了夏超的账户上希望能买回相机内存卡。但收到钱后的夏超未在约定地点露面,他又给李奇打电话谎称他的妻子病危急需手术,并向李奇索要60万作为医疗费。
  李奇隐约感到自己被骗,就在他打消顾虑、下定决心正要报警时,不料却突然得到升迁市长的消息,这一下就扰乱了李奇的内心也失去了自我判断力。如果这时候万一真有人把自己的不雅照公布出去,不仅升迁没戏还会面临着丢掉饭碗、遭人鄙视嘲笑甚至是妻离子散的困局。所以李奇一厢情愿地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敲诈者夏超的身上,希望能够把相机内存卡买回来换来自己的安宁和市长的位置。但让人捧腹的是不雅照根本就没有,无论花多少钱也买不到,而且李奇又懵然不知,于是他又开始想方设法的去凑钱。
  李奇对妻子艳红撒谎称资助武汉疫情灾区,不仅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还把自己的住房、车子也全变卖了,而自己也基本上被榨干了,但他最后得到的却是一张空空的相机内存卡。李奇以为夏超是在玩弄自己,但为了保住市长这个位置和自己仅有的家庭,愤怒的他按照夏超约定的地点足疗按摩店找到夏超理论。但夏超比杨斌更加贪婪无耻,他竟要求李奇最后再给他汇20万就交出相机内存卡。其实夏超另有打算,他拿到这最后一笔钱后就远走高飞。
  李奇面对夏超没完没了的敲诈已是心力交瘁。然而,敲诈的接力还在继续,李奇与夏超的谈话被按摩师洪杰听得一清二楚,而洪杰也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李奇的困境也不甘一辈子给人按摩,于是他冒充邮递员的身份打听到了倒霉鬼李奇的电话,决定狠敲他一笔后改行做生意。
  心力交瘁的李奇喝醉了酒回到家里自言自语发着牢骚,他的妻子艳红从李奇的话语中隐约感到李奇已被敲诈。在李奇酒醒后,面对着妻子的严厉逼问下,最终李奇说出了所有实情并乞求妻子的原谅,但重自尊心又愤怒的艳红不仅没原谅李奇的所作所为还与他离了婚,孩子也判给了自己抚养。李奇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了,只得独自去酒吧买醉麻痹自己。
  在酒吧里,李奇无意结识了一位叫米雪儿的妓女并向她倾诉心里的苦衷,但不幸的是这一切无意被来酒吧玩的洪杰看在眼里,洪杰敲诈李奇心切,就给李奇打来威胁电话威胁李奇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还拍了照,并要求李奇在规定的期限内将钱汇到自己的指定账户上。
  李奇的好心情顿时被破坏得干干净净,不过喝醉酒、胆子被壮大的他却不以为然,这点小插曲在他大脑里掀起的风浪一会儿就过去了。当晚,李奇在米雪儿的怂恿下进入酒店消遣,洪杰尾随其后。
  客房内,米雪儿正向李奇献着殷勤,李奇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洪杰打来的,洪杰恐吓李奇说如果在规定的期限内见不到钱,他就将照片交给纪检委。李奇被洪杰搞得心烦意乱而控制不住情绪在电话里大骂洪杰,而洪杰毫不含糊的回应李奇今天就将照片交给纪检委。
  李奇顿时惊慌起来,酒也醒了大半,如果纪检委看到这些不雅照,自己还有什么好果子吃。李奇的心情坏透了而且非常害怕,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但米雪儿不知情,米雪儿使出浑身解数要让李奇开心,终于把李奇弄上了床。
  上床不久,突然床头柜上的座机电话响了。李奇猛然撑起身,惊恐地睁大眼睛:“不能接,不要......”话未说完,李奇捂着腹部肝脏所在的位置而口吐白沫,头一垂压在了米雪儿的身上一命呜呼。
  米雪儿吓得大叫起来。酒店保安和警察赶到现场,发现李奇已经死了,他的眼睛张开着,满脸是恐惧的神情。
  其实那电话是总台服务小姐打来的,因为有客人要预定李奇这套客房,总台小姐想问问李奇第二天还住不住,李奇以为是纪检委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就这么个电话,竟然要了堂堂政府官员李奇的命,将他活活吓死在妓女的床上。

人物小传:
李奇——男,政府官员。相貌儒雅又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他工作顺利,声誉日隆,家庭美满,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年到中年的他厌倦了波澜不惊、循规蹈矩的生活,总是觉得自己的日子缺了那么点激情,希望哪天能与年轻漂亮的女士发生点浪漫,以此调剂一下他觉得有些枯燥乏味的生活,就因为这些因素从而导致身为官员的他成了好色之徒。不幸的是因为自己一时的头脑发热碰到玩仙人跳的诈骗团伙从而给自己惹来了一大堆被敲诈勒索的麻烦,最后却落得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活活被吓死在妓女床上的可悲下场。
  姜娜——女,社会闲散人员,靠与同伙玩仙人跳的方式诈骗钱财来维持生计。
  艳红——女,李奇的妻子,家庭主妇。
  杨斌——男,社会闲散人员,诈骗团伙小头目,与姜娜一伙。
  阿涛——男,社会闲散人员,杨斌的诈骗团伙成员。
  阿城——男,社会闲散人员,杨斌的诈骗团伙成员。
  夏超——男,社会闲散人员,杨斌的好友。
  洪杰——男,足疗按摩师。
  米雪儿——女,酒吧妓女。
  旁白

剧本正文:
场次1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一身西装笔挺、相貌儒雅又戴着一副眼镜的中年政府官员李奇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着一本三点全露的色情杂志。】
  【突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李奇拿起自己的手机看到陌生的手机号发来了一条短信,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他打开收件箱,却看到了这样的一条带着诱惑的短信:“在干什么呢?宝贝。”】
  【李奇以为是对方不小心发错了信息,他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
  【不一会儿,手机短信提示音又突然响起。】
  【李奇拿起手机打开短信收件箱看短信,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信息,短信内容是:“怎么不回答我?害羞吗?”】
  【李奇显得很不以为然,他放下手机继续看着色情杂志。】
  
  场次2 市政府外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李奇、姜娜、旁白
  
  【提着公文包的李奇走出市政府正要驾车回家,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又再次响起。】 
  【李奇停下脚步,从腰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短信收件箱看信息,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短信内容是:“对不起,发错了。”】
  【李奇被搞得不耐烦,他抹了抹脸,托了托眼镜,按键给这陌生号码回复信息。】
  李奇(话外音):你是谁?我和你认识吗?
  【不一会儿,陌生的号码回复了信息过来,短信内容是:“不告诉你,你猜。”】
  李奇(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拨通这陌生的号码):喂,你好…
  【镜头切至年轻漂亮、穿着打扮时尚前卫且正接听着手机的姜娜。地点:街道上。】
  姜娜:你好,真对不起,你的手机号码跟我的一个好朋友就差一个数字,我本来是想给他发短信的,没想到却发到你这儿来了。
  【姜娜说话的声音十分娇柔甜美,表情也充满了妩媚。】
  李奇(话外音):没事,没事。
  姜娜:我叫姜娜,在一家娱乐公司里做礼仪模特。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惊喜道):原来你是做模特的,那你一定很漂亮了。对了,你在哪家娱乐公司高就呢?
  姜娜(话外音):我在北京华谊娱乐公司。
  李奇(羡慕道):那家公司不错,名气很大。平时工作忙吗?
  姜娜(话外音):不怎么忙,我刚毕业不久,算还在实习吧。
  李奇:不错不错,挺清闲的。那有空你就来上海玩吧。
  姜娜(话外音):你住在上海吗?
  李奇:是的,我叫李奇,在市政府里工作,职位是科长。你没事有空就过来玩吧,我招待你,你说好不好?
  姜娜(话外音):好的,有时间我一定去。
  李奇:那一言为定,我可是认真的,小美女,你可不能蒙我哦。
  姜娜(话外音):一言为定。对不起,我现在还有点事,以后聊,我先挂了。
  李奇:好,再见。(放下手机,看着手机屏幕,自言自语道)姜娜,模特,有点意思。
  旁白:电话里姜娜娇柔甜美的声音让李奇心花怒放、浮想联翩,他隐约期待着浪漫的到来。
  
  场次3 同场次1 日
  出场人物:李奇、旁白
  
  【李奇坐在办公桌前正埋头办公。】
  旁白:很快,这个名叫姜娜的女孩便主动对李奇发出了邀请。
  【这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李奇放下手里的笔,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收件箱看到姜娜发来的短信。】
  姜娜(话外音):我来上海了,你现在忙吗?方便接待一下吗?姜娜。
  李奇(兴奋的按键回复信息,一边回复信息、一边自言自语道):当然方便,小宝贝,下午6点在中山公园等我。
  
  场次4 中山公园外、内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李奇、姜娜、阿涛、阿城、旁白
  
  外景:
  【穿着性感外露、浓妆艳抹的姜娜挎着一副香奈儿品牌的手提包站在中山公园外。她看上去格外漂亮妖艳又性感迷人,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动。】
  【姜娜的旁边不远处站着两名穿着打扮古惑的青年阿涛和阿城,他们正闲聊着。阿涛的脖子上挂着一部佳能牌照相机。】
  【这时,一身西装笔挺、提着公文包的李奇来到中山公园外,看到了漂亮妖艳又性感迷人的姜娜,满面春光的他立即整理了下自己的着装和领带走了过去。】
  李奇(笑对姜娜):请问你是姜娜吗?
  姜娜(微笑着回应道):是的,你就是李奇科长吧?(声音娇柔甜美)
  李奇(兴奋):是我是我,你的声音比电话里还好听,还有,你可真漂亮,犹如仙女下凡。
  姜娜(笑着回应):谢谢,谢谢。(抹了抹头发)
  李奇:不客气。我现在带你去公园溜达溜达。
  姜娜:好啊。
  李奇(对姜娜作出请的手势):请。
  内景:
  【姜娜手挽着李奇的胳膊逛着公园。】
  【阿城和阿涛尾随其后,阿涛拿起随身携带的照相机对他们二人偷偷拍照。】
  旁白:姜娜的突然造访让李奇十分兴奋,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似乎又让他找回了年轻时的感觉。逛完公园,李奇的内心又起了波澜,他有了更多的期待。而姜娜此时也似乎对他的期望心领神会。
  
  场次5 火锅店内、外 夜
  出场人物:李奇、姜娜、阿涛、阿城、顾客们
  
  内景:
  【李奇与姜娜正坐在一起享用火锅和美酒。】
  【阿涛和阿城坐在距离李奇与姜娜不远的一处座位上正偷偷的拍着照。】
  姜娜(对李奇):李科长,我们俩真的好有缘份。要不是我发错了短信,我们还不认识呢。
  李奇:可不是吗?
  姜娜(端起酒杯):李科长,我敬你一杯。
  李奇(连忙端起酒杯):好,为了我们的缘份,干杯。(与姜娜碰杯,将酒一饮而尽)
  姜娜(给李奇倒酒):李科长,你可要多喝点,毕竟我们也难得认识。
  李奇:那是当然。
  姜娜(再次端起酒杯):来,再干一杯。
  李奇:好。(再次酒杯,与姜娜碰杯)干杯。(将酒一饮而尽)
  外景:
  【喝得烂醉如泥的李奇在微有醉意的姜娜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走出火锅店。】
  【阿城和阿涛也跟了出来,站在火锅店旁的一个阴暗角落里观察着他们二人。】
  李奇(醉醺醺且口齿不清的对姜娜道):姜娜,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姜娜(故作醉醺醺的回应道):我家离这远着呢。
  李奇:不是在北京吗?我有车,送你去机场方便。
  姜娜:只是我公司在北京,但我家在崇明岛,离这远着呢。再说你又喝了酒,开车会被查酒驾的。
  李奇(吃惊):原来你也是上海人。
  姜娜:李科长,你看今天下午我们都玩得挺累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李奇:那怎么办呢?
  姜娜:这附近有没有宾馆呀?我就住一晚上,明天下午就回去。你看明天是星期天,我休假不上班又不用早起,还可以睡个懒觉呢。(打了个哈欠)
  李奇:哎哟哟,看你困得都打哈欠了。行,离这不远就有家宾馆,走,我送你去。(搂着姜娜的腰,踉踉跄跄的走向宾馆)
  【阿涛和阿城在后悄悄跟着李奇和姜娜。】
  
  场次6 宾馆,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姜娜、阿涛、阿城、旁白
  
  内景:
  【姜娜搀扶着烂醉如泥的李奇走进客房来到床边,李奇由于喝醉了酒而一头倒在床上开始打盹。】
  姜娜(悄悄走到客房门前,对站在门外的阿涛和阿城小声道):他醉得像头不省人事的猪,一会儿你们见机行事。
  【阿涛和阿城对姜娜点头示意。】
  姜娜(将客房门虚掩着来到床边,轻轻摸着正打着盹的李奇的脸,故意娇滴滴道):李科长,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洗个澡,然后给你个惊喜。(给了李奇一个热吻)
  李奇(立即来了精神,兴奋道):好,好。
  【姜娜走进洗手间,开始脱衣、放水,洗澡。】
  【由于洗手间的墙是一面透明并刷着磨砂的玻璃,李奇透过刷着磨砂的玻璃可以模糊的看到姜娜那火辣辣的身材,还有那对丰满提拔的乳房和高翘的臀部,下面的老二立即有了生理反应,当场勃起并紧紧的撑着裤裆。】
  【不一会儿,披着白色浴巾的姜娜走出洗手间,来到李奇的面前并敞开了浴巾将自己那赤裸的胴体展现在李奇的眼前。】
  【李奇兴奋的看着姜娜那三点全露的胴体,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流露出想要性爱的渴望。】
  姜娜(故意献着殷勤娇滴滴道):李科长,你喜欢我吗?
  李奇(激动的回应道):喜欢,喜欢,你真是太美了。(将目光移向姜娜那对丰满提拔的乳房上)哇,真是太大太美了。
  姜娜:光嘴上说不行,还要有行动。
  【李奇如狼似虎的将姜娜抱在床上狼狈亲吻着她的脸,揉摸着她的乳房,动作也极为粗暴,就好像没玩过女人似的。】
  旁白:姜娜的主动超出了李奇的预料,让他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而沉浸在浪漫中的李奇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而自己的麻烦也即将来临。
  【这时,阿城、阿涛突然闯了进来,对正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李奇和姜娜进行拍照。】
  【姜娜一边故意尖叫着、一边急忙用被子遮住自己那赤裸的胴体。而李奇急忙用手遮住自己的脸,酒顿时醒了大半。】
  李奇(慌张道):你们是什么人?
  阿城(手指着李奇恶狠狠道):小子,你他妈活腻了吧,我们老大的女人你也敢碰。
  李奇:朋友,我真没碰你们老大的女人,何况我连你们老大和他的女人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去动他的女人?
  阿涛(情绪激动的附和道):你他妈还敢装糊涂,你知道你身边的女人是谁吗?(指了指姜娜)
  姜娜(故作紧张道):李科长真对不起,我以前的男朋友杨斌是混黑社会的,他们两个就是他的手下,做起事来心狠手辣从不考虑后果,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阿城(愤怒的朝姜娜吼道):别他妈废话,等你回去就知道家法了,把衣服带上跟我们走,快。(粗暴的将姜娜拉下床)
  李奇:你们别伤害她。
  【姜娜披着白色浴巾慌忙的收拾着自己的衣服。】
  阿涛(手指着李奇的鼻子恶狠狠道):我告诉你小子,今天这事还不算完,你们两个谁都跑不了,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阿城拉着拿着衣服的姜娜的手将她拽出房间。】
  【阿涛摔门离去。】
  
  场次7 杨斌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阿涛、阿城、姜娜、杨斌
  
  【阿涛、阿城、姜娜回到杨斌的住宅。年轻的杨斌穿着打扮古惑而且长着一副流氓相,一看就是社会上闲散人员也根本不是什么黑社会。】
  阿涛(得意的拿起相机对杨斌):斌哥,搞定了。
  杨斌:把相机拿来,我看看照片。
  【阿涛将相机递给杨斌。】
  杨斌(接过相机翻看照片,但看到的是自己和其同伙们的合影,立即皱着眉头道):怎么没有啊?(疑惑的看着阿涛和阿城)
  阿涛:不会吧?我帮你找找。(拿过相机翻找照片,随后摆出一副苦瓜脸)不可能啊,阿城在场亲眼看见我拍了照片的。
  阿城(拍着胸脯):我可以作证。
  杨斌:行了行了,还是我来看吧。(抢过相机,检查着相机的内存,随后摆出一副苦瓜脸)你们这两个笨蛋,储存卡满了怎么拍照片?真是人头猪脑。
  阿涛(面露愧疚自责道):怪我怪我,我当时就是太兴奋了。
  杨斌(情绪激动道):兴奋你个头啊,我说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干不好,以后还能干什么?
  姜娜(语气激动指责杨斌):这都怪你,是你自己装的储存卡,你怎么没告诉他们呀?你想害死我是吧?
  杨斌:姜娜,你别激动,让我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再说这到嘴的肥肉总不能就这么放弃吧。(皱着眉头想了会儿,随后对姜娜、阿城和阿涛)你们信不信?没有拍上照片,我们也能照样拿到钱。
  姜娜(不解道):什么意思?
  杨斌:李奇那老东西还被蒙在鼓里,我们不妨将计就计,继续把戏演下去。
  
  场次8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杨斌、旁白
  
  【李奇正埋头办公。】
  旁白:李奇大概想不到,自己的不雅照根本就没有拍下来,而且杨斌其实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靠与同伙玩仙人跳的方式诈骗钱财来维持生计,根本就不是黑社会。尽管没有证据,但杨斌却并没有放弃自己蓄谋已久的敲诈计划。很快,李奇的噩梦就来了。
  【李奇的手机响起。】
  李奇(接听手机):你好。
  杨斌(话外音):李科长,你好大的胆子,身为政府官员连我的老婆你都敢玩。
  李奇(立即眉头紧锁):你是谁?你的话我听不明白。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杨斌。地点:杨斌的住宅内。】
  杨斌:听不明白?李科长,看来你的记性很差,要我提醒一下你吗?有个叫姜娜的漂亮女孩你还记得吧?(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面露惊恐):原来你就是她的前男友杨斌,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杨斌(话外音):很简单,准备100万,这事就算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李奇:朋友,你这是在敲诈我吗?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杨斌。】
  杨斌:敲诈?这词用得也太难听了吧。这是公平交易,李科长,任何事不都有个代价吗?你总不能白玩我的老婆吧?
  李奇(话外音):可是,这都是她主动找上我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杨斌:我老婆还说你强奸她呢,你说得清楚吗?
  李奇(话外音):可是我要是不同意这笔交易呢?
  杨斌:不同意?李科长,你可真有意思,同意不同意不是你说了算,你可别忘了,我这里可有你的罪证。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表情显得慌张):什么罪证?
  杨斌 (话外音):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除了照片,还能有什么?
  【表情慌张的李奇咽了咽口水,额头上沁出汗珠。】
  杨斌(话外音):怎么样?100万换你万事平安,这应该值了吧?
  李奇:朋友,我就是一个普通平凡的上班族,我哪有那么多钱啊?100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我去借去抢也弄不到这么多的钱啊,你能不能少点?(用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杨斌(话外音):李科长,你就别跟我装穷了,你好歹不大不小是个官,还跟我讨价还价,我说100万就100万,我不管你去借还是去抢,总之一个子也不能少。我给你说个账户,一个星期之内乖乖的把100万汇到这个账户上,否则,后果自负。
  【手机听筒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嘟…”声音。】
  【李奇放下手机,给杨斌拨打电话过去。】
  杨斌(话外音):又怎么了?
  李奇(紧张道):兄弟,我跟你说了我就是一个上班族,一个普通平凡的科长,这你也知道。科长在市政府部门里就是最不算官的官,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万块钱,我老婆是个家庭主妇,我孩子还在读书,我这一家全靠我一个人来养活,我那点死工资就是交孩子学费还紧张呢。
  杨斌(话外音):行了行了,我最烦爷们儿跟我哭穷,你想出多少?
  李奇:10万,怎么样?
  杨斌(话外音):10万?你在开玩笑吧?我老婆就那么不值钱?惹恼了我,我要你500万。
  李奇(表情极为慌张):别,别,20万,这总行了吧?我是真没那么多钱,你们要是套也得找个有钱的去套呀,你说是不是?
  杨斌(话外音):20万还是太少了,这样吧,70万。
  李奇:50万。
  杨斌(话外音):你这是在拍卖我老婆吗?我说70万就70万。
  李奇(愁眉苦脸的央求道):65万吧,兄弟,给我少5万,我孩子明年就上高中了,你就算是替我的孩子攒点学费吧,我求求你了。
  【镜头切至杨斌。】
  杨斌:68万。这是我的极限了,你要是再啰嗦,我可就真的生气了,男人就怕被戴绿帽子,你也是男人,你给我带来的伤害你应该心里清楚,68万是最低价。(声色俱厉道)一个星期之内,你要是不全额打过来,我会让你身败名裂、妻离子散的,你好自为之。
  
  场次9 李奇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旁白
  
  卧室内:
  【李奇躺在床上正双手抱头、满面愁容的凝望着天花板。他的妻子艳红正熟睡着。】
  闪回(李奇的回忆):
  场次8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杨斌、旁白
  杨斌:你可别忘了,我这里可有你的罪证。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李奇看了正在熟睡的艳红一眼,拿出一支香烟点燃抽了起来,表情极为忧愁。】
  旁白:杨斌打来的电话让李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没用了,他只能用这68万买个教训,以后可再也不敢了,但68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李奇久久不能入眠,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妻子艳红被敲诈的事,如果不说,这么一大笔钱他是不可能从家里拿出来的。但是如果选择坦白,又如何解释自己出轨的事情呢?思来想后,李奇还是决定自己想办法凑齐这笔钱,暂时不让妻子知道。
  
  场次10 李奇的住宅内、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
  
  内景:
  【李奇与妻子艳红正在吃着午饭。】
  【李奇的手机突然响起…】
  李奇(放下碗筷,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表情略带些许慌张瞟了眼艳红,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不敢正视艳红):艳红,我出去接个电话。(拿着手机急匆匆的走出住宅)
  外景:
  【李奇接听手机:“喂。”】
  杨斌(话外音):你是怎么回事?都一个星期过去了,钱怎么还没有到账?
  李奇:兄弟,我一直没有凑够那么多钱,我现在只凑了10万块钱。
  【镜头切至正接听手机的杨斌。地点:杨斌的住宅内。】
  杨斌(情绪激动道):不是说好一个星期吗?(挤眉弄眼、阴阳怪气道)你不会是在跟我玩什么花花心思吧?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慌张道):不敢,不敢,我真的是一直在凑这笔钱,你再给我一星期时间,就一星期,等我把钱凑够了一定给你,好不好?
  【镜头切至杨斌。】
  杨斌(声色俱厉道):听着,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你还凑不到68万,我就把我手上的照片全部贴到你的所在单位和你家周边,让你的同事、街坊邻居和你的老婆孩子好好看看这些照片,你好自为之吧。(放下手机)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面容焦虑又叹着气走进自己的住宅。】
  内景:
  【李奇垂头丧气的来到餐桌前坐下,愁眉苦脸的他未正视妻子艳红一眼,拿起碗筷吃着午饭。】
  艳红(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奇,不解的问道):谁的电话?有事吗?
  李奇(强挤出笑容,回应妻子道):没事没事,是单位里的一个同事,吃饭吧。
  艳红(仍疑惑的看着李奇):真没事?
  李奇(再次笑着回应道):真没事。
  
  场次11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李奇正用座机电话打电话给亲朋好友借钱。】
  李奇:姐,是我,李奇…我最近挺好的,对了,你手头方便吗?能不能借我68万…是这么回事,我看上了崇明岛一套靠海的住房,我想凑点钱把它给买下来…没事,没事,10万也行,谢谢姐,谢谢,再见。(放下话筒,用笔在本子上记下10万,再次拿起话筒按键拨打电话)喂,表弟…我是你表哥李奇,在忙啥呢…我有点事想麻烦你…是这么回事,你表哥我呢看上了崇明岛一套靠海的住房,我想凑点钱把它给买下来,你能不能借我68万…原来是这样啊,没事没事,表哥我能理解,那我找别人问问,好好读书吧。(放下话筒,揉了揉太阳穴,再次拿起话筒按键拨打电话)
  旁白:瞒着妻子,李奇四处借钱,最后终于凑齐68万汇给了杨斌。他幻想着自己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但是这伙骗子根本就没有拍下任何照片,又去哪里找这些所谓的证据给他呢?虽然花掉了68万,但李奇却依然没有买来安宁。
  
  场次12 银行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旁白
  
  【李奇一边接听手机、一边走出银行。】
  李奇:68万我已经给你汇过去了,照片什么时候给我?
  杨斌(话外音):急什么?我等会儿先查一下账户,如果钱真的到了,什么都好说。
  
  场次13 另一家银行外 日
  出场人物:杨斌
  
  【杨斌满面春光走出银行,从手机里取出手机卡扔进街边的垃圾桶里。】
  
  场次14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李奇正使用手机给杨斌拨打电话,手机听筒内传来一名女服务员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李奇使用桌上的座机电话给杨斌拨打电话,听筒内再次传来女服务员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李奇(放下话筒,怒砸桌子骂道):骗子。
  
  场次15 杨斌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杨斌、姜娜、阿城、阿涛
  
  【杨斌兴奋的数着敲诈来的钞票。】
  【寂静的房间内传来敲门声。】
  【杨斌显得慌张起来,他急忙将手里的钞票装入装满一叠叠大面额钞票的一手提旅行包内,并拿出一叠贴着银行封条的钞票放在枕头底下,将旅行包放入床底下前去开门。】
  【姜娜和阿涛、阿城站在门外。】
  姜娜(摆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怎么这么晚才开门?
  杨斌(强挤出一副笑脸):我刚才在睡觉呢。(假装打了个哈欠并揉了揉眼睛)
  姜娜:怎么样?拿到钱没有?
  杨斌:进来说吧。
  【姜娜、阿涛和阿城走进房间。】
  杨斌(得意道):那老东西还算听话,准时把钱送过来了。(从枕头下拿出事先备好的一万元钞票道)你们看,都在这,整整一万。
  姜娜:那这一万块钱里面应该有我的份吧?
  杨斌:那当然,你可是这场戏的主角,少了谁也不能少了你的。(撕开封条,点出4000递给姜娜)这是4000,剩余的6000由我、阿涛和阿城三个平分,每人2000。
  姜娜:本来我就应该多拿。(将钱装入挎包里)
  旁白:诈骗团伙内部的尔虞我诈,似乎跟李奇没有关系。然而杨斌诈骗成功后到处吹嘘炫耀,很快就带给了李奇另外一个噩梦。
  
  场次16 餐厅内 夜
  出场人物:杨斌、夏超、顾客们
  
  【年轻、穿着普通平凡的夏超与一身名牌西装的杨斌坐在一起吃着菜、喝着酒水。】
  夏超(打量了杨斌一番):斌子,最近你行头换了不少,在哪儿发财了?
  杨斌(笑了笑):也没发什么大财,就是进了一笔小财。
  夏超(激动道):你快说说,就算我捞不到钱,但听听也过瘾啊。
  杨斌:好吧,我告诉你。(对夏超说着悄悄话)
  夏超(听完后一脸震惊):真的?
  杨斌:骗你是小狗。
  夏超(吃惊道):我的老天爷,那可是政府官员,你也敢…
  杨斌(急忙打断夏超):小声点。(紧张的环顾了下四周)
  夏超(故作轻松,清了清嗓子):斌子,你是我认识的兄弟中最有胆识的,我就服气你一个人,来,我敬你一杯。(端起酒杯)干杯。
  杨斌(也端起酒杯):干杯。
  【二人将酒一饮而尽。】
  杨斌(放下酒杯,一脸严肃道):夏超,刚刚我给你说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就让它烂在我们的肚子里吧。
  夏超(笑着回应道):那当然,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场次17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旁白
  
  【李奇愁眉苦脸的坐在办公室内抽着闷烟发着呆。】
  【这时,李奇的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李奇将香烟触灭在烟灰缸内,拿出手机看到陌生的手机号发来了一条短信,他打开信箱看信息内容。】
  夏超(话外音):李科长,前段时间你是不是花了68万摆平了一件事?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谁敲诈的你,我也知道,据我所知,对方还打算拿着照片去找你,我帮你把相机储存卡偷出来了,就当交你这朋友。
  旁白:这条短信信息准确,句句都在刺激着李奇的神经,这个人是谁?他又是怎样知道这件事的?他又有什么企图?接到短信的李奇意识到,自己的噩梦又来了。
  
  场次18 李奇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
  
  【一副愁眉苦脸的李奇与艳红正吃着早饭。】
  艳红(皱着眉头看着李奇):李奇,你怎么了?
  李奇(随口回应道):没怎么,没怎么。
  艳红:没怎么?那我怎么感觉你最近不大对劲啊?整天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不是单位出什么事了?
  李奇:啥事都没有,别瞎想。
  艳红:我告诉你,我们是夫妻,对于你的事我有知情权利。
  李奇(不耐烦道):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一天到晚老疑神疑鬼的干嘛?吃饭吃饭。
  
  场次19 地下停车场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手提公文包的李奇来到自己的汽车前,使用遥控器打开了车门锁,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李奇(拿出手机接听电话):你好。
  夏超(话外音):李科长,还记得这个手机号码吗?我前两天给你发了一条短信。
  李奇(皱着眉头):你发这个短信是什么意思?
  【镜头切至穿着打扮古惑又正在接听手机的夏超。地点:街道上。】
  夏超:李科长,相机储存卡我帮你偷出来了,我看了一下,果然拍得很精彩,不过,我偷卡时受了点伤,这医药费总不能让我来出吧?
  李奇(话外音):你想要多少钱?
  夏超:你果然聪明,一下子就猜到我的意思了,真不愧是科长。不多不少,1万。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把相机储存卡给我?
  夏超(话外音):只要你把钱打到一个指定的账户上,我马上就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
  李奇:好,一言为定。
  夏超(话外音):一言为定。
  
  场次20 银行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来来往往的行人
  
  【李奇走出银行,拿出手机给夏超拨打电话。】
  李奇:1万块钱我已打到你账户上了,赶紧把卡给我。
  夏超(话外音):没问题。
  李奇:我们在哪儿碰面?
  夏超(话外音):那我们就在世纪公园外见吧。
  李奇:好,不见不散,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
  夏超(话外音):放心吧,我向来说到做到,下午见。
  
  场次21 世纪公园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夏超、来来往往的行人
  
  【面容焦虑的李奇来回踱步,他看了看手表,摇头叹了口气,拿出一包香烟并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起来。】
  旁白:一万块钱对李奇来说还能够接受,急于花钱了事,他急忙把这笔钱打给了夏超并准时来到了约定地点,等着拿回自己被拍下的不雅照的相机储存卡,然而夏超却迟迟没有露面。
  【李奇的手机响起。】
  李奇(接听手机,愤怒道):你下午怎么没来?我整整等了你一下午,你这混蛋。
  【镜头切至正躺在床上并一手搂着一个漂亮女人肩膀的夏超。】
  夏超:李科长,你别生气呀,我本来是想去的,但我老婆突然病倒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李奇(话外音):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夏超:别着急,卡我早晚会给你的。但是你给我那1万块钱连我老婆医药费的零头还不够,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怒瞪着眼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镜头切至夏超。】
  夏超:李科长,你这么聪明难道还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吗?再给我汇60万,而且要快,否则我老婆就没命了。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愤愤不平道):60万?而且还要快?你说得倒轻松,你他妈当我是印钞机吗?前面我已经花了68万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拿什么钱给你呀?
  【镜头切至夏超。】
  夏超:那我就不管了,凭什么前面那小子就能要68万?我要你60万你都不给,这不公平。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老婆的死活可就等着你这60万了。三天之内,还是那个账户,我要见到钱,否则,你想要的相机卡你永远也别想见到。(放下手机)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怒骂道):你这个王八蛋。(脚踢街边的灯柱,随后捂住被踢痛的脚而低声呻呤着)
  
  场次22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愁眉苦脸的李奇•马当诺抹了抹头发不知如何是好,他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而拿出手机按下110...】
  【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
  李奇(放下手机接听座机电话):你好,哪位?
  郑书记(话外音):小李,我是郑书记,现在忙吗?方便说事吗?
  李奇(立即赔着一副笑脸道):原来是郑书记啊,我现在不忙也方便说事,有什么事您老请尽管说吧。
  郑书记(话外音):你最近也听说了吧?上海市市长老陈快要退休了,上面让我做一个内部的推荐,我考虑你在工作上干得不错,科长都当了6年了,该换个地方了。于是我就力荐了你,下一步上面要对你进行一些考核,我提前跟你打个招呼,让你心里有个底,最近这个阶段你可千万要小心,可别出什么岔子。
  李奇(兴奋道):谢谢郑书记,谢谢,非常感谢您老对我的信任和器重,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绝对不会往您老脸上抹黑的。
  郑书记(话外音):我这张老脸被抹黑抹多了,我不怕,关键是你的前途。小李,你还年轻,在仕途上还是大有可为的,好好珍惜吧。
  李奇(激动道):谢谢郑书记,谢谢郑书记。
  郑书记(话外音):好好干吧,再见。
  李奇:再见。(放下电话,表情流露出得意)
  
  场次23 李奇的住宅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旁白
  
  【厨室内,腰系厨式围裙的艳红正清洗着餐具。】
  【李奇走进厨室来到艳红的身旁。】
  李奇(看着妻子先是表情担忧的犹豫了一会儿,随后清了清嗓子道):艳红,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艳红(一边清洗着餐具、一边回应道):什么事?说吧。
  李奇:是这么回事,我想你也听说了我升迁市长的事,我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要让整个上海市市民知道我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市长。
  旁白:李奇对妻子艳红撒谎称资助武汉疫情灾区,不仅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还把自己的住房、车子也全变卖了,而自己也基本上被榨干了,但他最后得到的却是一张空空的相机内存卡。
  
  场次24 咖啡厅外 日
  出场人物:李奇、夏超、来来往往的行人
  
  【李奇面见穿着体面的夏超。】
  【夏超将一枚相机储存卡交给李奇。】
  
  场次25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
  
  【李奇将相机储存卡插在读卡器上,并将读卡器插入台式电脑主机上的USB接口。】
  【李奇移动、点击鼠标打开硬盘却发现硬盘内什么都没有。】
  【李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晃了晃脑袋,闭眼睁眼,但映入他眼帘的依然是空空的硬盘。他点击鼠标右键,点击刷新,但空空的硬盘依然没显示出任何一张照片。】
  李奇(表情流露出愤怒,拿出手机给夏超拨打电话,语气激动的质问道):夏超,这储存卡里什么照片都没有,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猴子耍吗?
  夏超(话外音):李科长,你别激动,我跟你开个小小的玩笑,何必动这么大火呢?要不兄弟我请你去足疗店泡泡脚,一切见面再说?
  李奇:你在开玩笑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敢跟我开玩笑,敢拿我寻开心,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瞧。(愤怒的将手机砸在桌上)
  
  场次26 足疗按摩店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夏超、洪杰、旁白
  
  【一间包房内,身着服务员制服的按摩师洪杰正给夏超做着脚部按摩。】
  【夏超一边享受着,一边抽着香烟,一脸轻松。】
  【而李奇带着愤怒的表情坐在夏超的身旁,他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一处,未说一句话。】
  旁白:面对李奇的质疑,夏超却假装没事一样把李奇带到了足疗按摩店,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洗脚的功夫又为李奇的下一个噩梦埋下了隐患。
  夏超(看了眼坐在身旁的李奇,笑了笑):李科长,照片的事我知道我做的有点过了,但是你也要理解我,照片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我手底下的兄弟不让。
  李奇(愤怒的回应道):你这么耍我,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夏超(满不在乎道):我知道要让你相信我很难,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兄弟们不满意,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要不这样吧,你再给我20万,照片我要是再不给你,从今往后我走到哪里你就跟我到哪里,随便戳我的脊梁骨骂我我绝不还口,怎么样?
  李奇(愤怒的手指着马克,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你真卑鄙无耻,贪得无厌。
  旁白:其实夏超另有打算,他拿到这最后一笔钱后就远走高飞。此时,面对没完没了的敲诈,李奇已然是心力交瘁,然而敲诈的接力还在继续,李奇与夏超的谈话被按摩师洪杰听得一清二楚,而洪杰也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李奇的困境也不甘一辈子给人按摩,于是他以邮递员的身份打听到了倒霉鬼李奇的电话,决定狠敲他一笔改行做生意。
  
  场次27 李奇的租房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
  
  【艳红坐在客厅内看着电视。】
  【喝得烂醉如泥的李奇踉踉跄跄的回到租房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并喘着粗气。】
  艳红(担忧的看着李奇):李奇,你怎么喝酒了?身上一大股酒气。
  李奇(口齿不清且自言自语发着牢骚):他妈的,狗急还跳墙呢,何况我这个堂堂正正的机关科长。你们敢欺骗我,我要你们好看,我他妈要你们各个都生不如死。(打了个干呕)
  艳红(急忙捶着李奇的后背,不解道):你在胡说些什么?谁欺骗你了?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李奇(仍然发着牢骚):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李奇不是他妈的软柿子,谁也别想来捏我,不就是照片吗?你们他妈的吓唬谁呀?拿出来给我看看呀,你们这帮狗日的混蛋。(语气越来越激动,嗓门也越来越大)
  艳红:你小点声,孩子正在睡觉呢。(皱着眉头)什么照片啊?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
  李奇:就是我和姜娜的照片。
  艳红(眉头紧锁):姜娜?姜娜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她和你什么关系?
  李奇:她是我找的新欢,我和她的照片被人拍下了,那帮混蛋向我索要…索要….(倒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艳红(沉思了会儿,表情立即由担忧转变为愤怒,用力摇着正在昏睡着的李奇):李奇,李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姜娜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乱来了吗?你今天必须给我起来说清楚,李奇,李奇…
  【李奇怎么摇都摇不醒,没一会儿,鼾声响起。】
  
  场次28 同场次27 日
  出场人物:李奇、艳红、旁白
  
  【客厅内,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李奇的脸上。正在熟睡的李奇挪动着身子、吃力的睁开了朦胧的睡眼,由于阳光刺眼,他捂住了自己眼睛,他突然坐立起来,看了看手表,摆出一副苦瓜脸自言自语道:“糟糕,我睡过头了。”随后站起身,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着装和领带、一边对站在面前又双手叉腰、一脸冷酷的妻子艳红抱怨道:“我说艳红,你怎么不叫我?害得我今天上班迟到了。”】
  艳红(表情冷酷的看着李奇):你不给我解释一下你和姜娜是什么关系吗?
  李奇(吃了一惊,突然慌张,傻傻的看着艳红,不一会儿强挤出笑容狡辩道):艳红,我不认识什么姜娜,我和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别听别人瞎说,现在这年头无聊的人多了去了,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要忙着赶到单位去报道。
  艳红(声色俱厉道):你紧张什么?慌张什么?我告诉你李奇,这些话可是你昨晚喝醉酒亲口对我说的,不是别人。你今天若不给我解释清楚敢走出这个门,我们就离婚,我可是认真的。你跟姜娜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你和她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把房子、车子包括家里所有值钱物品拿去变卖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今天的报纸没有报道你资助武汉疫情灾区的头条新闻?你家人说你要在崇明岛买房而向他们借了68万,可房子在哪呢?我怎么不知道?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表情绝望的李奇低下了头,他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吸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向妻子坦白了一切。】
  旁白:面对着艳红的严厉逼问下,李奇心里明白现在不管自己怎么狡辩都瞒不过妻子,纸终究包不住火,最终李奇说出了所有实情并乞求艳红的原谅。
  【镜头切至艳红拖着行李箱走出租房,李奇追了出来抓住艳红的手苦苦挽留,表情也充满了说不出的难过。但艳红却无情的用力甩开李奇的手,头也不回的快步朝前走去。】
  旁白:但重自尊心又愤怒的艳红不仅没原谅李奇的所作所为还与他离了婚,孩子也判给了自己抚养。
  
  场次29 茶楼内 日
  出场人物:洪杰、顾客们
  
  【身着普通平凡的洪杰坐在桌前正拨打手机。】
  洪杰:喂,您好,请问是市政府吗...是这样的,我是邮局的投递员,我手上有一封李奇科长的挂号信,问题是这封挂号信需要手机号码才能方便联系到他本人,而寄件人由于马虎大意而没在信封上写上李奇科长的手机号码,我无法联系到他本人,怕他收不到信件,所以我想问问他的手机号是多少...好的,谢谢了。
  
  场次30 市政府,李奇的办公室内 日
  出场人物:李奇、夏超、洪杰
  
  【李奇坐在办公桌前喝着闷酒。他头发蓬乱,眼神无力,表情呆滞,面色红润。】
  【李奇的手机突然响起。】
  李奇(因喝醉了酒而动作迟钝的拿出手机,接听手机):喂,哪位?(口齿不清)
  洪杰(话外音):李科长,您好。我是谁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上有你想要的东西。
  李奇(醉醺醺道):什么东西?
  洪杰(话外音):照片。
  李奇(苦笑道):照片?什么照片?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洪杰。地点:茶楼内。】
  洪杰:李科长,你不会连你想要的相机储存卡都想不起来了吧?我可不像有的人那么贪心,我只要15万就够了,一个星期之内,你将这15万汇到一个指定的账户上,然后我就把照片给你。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15万?你知道我为了这些照片和储存卡到目前为止我花了多少钱吗?前前后后100多万啊,我卖房,卖车,还把老婆的金银首饰和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我老婆还跟我离了婚,现在我都成孤家寡人了,连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到现在我连个照片的影子都没看到,那么多人骗我,我凭什么相信你呀?凭什么?
  【镜头切至洪杰。】
  洪杰:李科长,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为了这15万,你不能不防着,万一我把那些照片直接邮寄到你所在的政府部门里,那你唯一的事业和声誉可就全毁了。所以我想奉劝你,好自为之,千万不要头脑发昏,最好给我放聪明点。(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不屑道):呵,是这样吗?不好意思,今天我喝了酒,脑子有点不清醒,对了,你都有什么要求?能再说一遍吗?
  【镜头切至洪杰。】
  洪杰(笑了下):李科长,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求你一个星期之内将这15万汇到一个指定的账户上,然后我就把你跟那个女人的照片给你。(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好,没问题,把你的账号发给我,我马上把钱汇给你。到时把我想要的东西都给我,要不然,我他妈杀了你再吃了你。(带着情绪将手机扔在桌上,将杯内的酒水一饮而尽)
  【李奇的手机再次响起…】
  【李奇拿起手机,未看来电显示接听手机。】
  李奇:你又有什么事?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夏超。地点:街道上。】
  夏超:大哥,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那20万还没到帐?
  李奇(话外音):我刚凑到。
  夏超:大哥,凑到了你也不打给我,这样吧,明天下午3点我们还是在老地方见。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没问题,明天见。(放下手机,继续喝着闷酒)
  
  场次31 酒吧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米雪儿、洪杰、洪杰的好友A、B、C、顾客们、酒保、旁白
  
  【面容憔悴的李奇坐在吧台前喝着闷酒。】
  【酒吧内正播放着Jim•Page的歌曲《Monron》。】
  【坐在李奇不远处是洪杰和其好友A、B、C,他们四人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划着拳,玩得很尽兴。】
  【这时,一名穿着性感外露、年轻漂亮的妓女米雪儿拿着一杯盛着酒水的酒杯坐在李奇的身旁。】
  米雪儿(热情的搂着李奇,摸着他的脸献着殷勤道):这位先生,我已观察你很久了,今夜你一定很寂寞吧?要不我来陪陪你?
  李奇(眼神无力的看着米雪儿,醉醺醺道):好啊,我老婆和我离了婚,我的孩子也判给了她抚养,我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了,正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怎么称呼你呢?
  米雪儿(微笑着回应道):米雪儿。
  李奇:很好听的名字。我叫李奇,知道吗?我是个不幸的可怜虫,被老婆和孩子抛弃,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有时想干脆一死了之算了,男人活着真他妈的累。(摇头叹气并托着自己的额头)
  米雪儿(安慰着李奇):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惨,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离婚是家常便饭,会有哪个家庭是完整的呢?这世上还有比你更惨的人。(端起酒杯)别去想不开心的事了,今晚我做你的知音,干杯。
  李奇(端起酒杯):干杯。
  【二人将酒一饮而尽。】
  洪杰(无意看到李奇正与身着性感外露的妓女米雪儿正谈着话,露出轻蔑的笑容,对身旁的好友道):你们先玩着,我去趟洗手间。
  洪杰的好友A:要我扶你吗?
  洪杰:不用不用,我还没醉呢。(站起身,走进洗手间)
  男士洗手间内:
  【洪杰拿出手机按键给李奇拨打手机。】
  酒吧内:
  【李奇的手机响了起来。】
  李奇(拿出手机对米雪儿):不起,我接个电话。(接听手机)你好,哪位?
  【镜头切至正在接听手机的洪杰。】
  洪杰:李科长,我知道你现在在酒吧里和一个妓女消遣,那位妓女穿着性感外露就坐在你的旁边,而且酒吧里正播放着Jim•Page唱的歌曲《Monron》,我没说错吧?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愤怒道):你什么意思?你想怎么样?
  【镜头切至洪杰】
  洪杰(笑了笑):我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底下,而且我也拍了照。如果你不想让我毁了你的声誉和事业,最好明天中午之前把钱打在我指定的账户上,否则,这后果我还真的不敢想,或许你可以帮我想想。(放下手机坏笑着)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放下手机急忙环顾着四周,但映入他眼帘的是正在喝酒闲聊的顾客们和辛勤服务的酒保,根本就没看到洪杰的身影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米雪儿(疑惑不解的看着李奇):怎么了?你在看什么?谁的电话呀搞得你那么生气、紧张?
  李奇(强挤出笑容回应米雪儿道):一个混蛋打来的,不过没事,我们继续喝酒,不去理会他。(给米雪儿倒酒)
  米雪儿(与李奇干完这杯酒,再次献着殷勤道):李哥,你知道吗?我的服务可是首屈一指,凡是被我伺候的男人都会对我念念不忘,我想你一定很想见识见识,但是我保证我一定会让你得到紧张而又刺激的享受,你不介意跟我去酒店吗?
  李奇(笑着回应道):当然不介意,我们走吧。
  
  场次32 酒店外 夜
  出场人物:李奇、米雪儿、洪杰
  
  【米雪儿搀扶着烂醉如泥的李奇走进酒店。】
  【尾随其后的洪杰并未走进酒店而是站在这家酒店外,他摇头笑了笑,拿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起来。】
  
  场次33 一间客房内 夜
  出场人物:李奇、米雪儿、洪杰、保安人员A、B、警官A、B、C、旁白
  
  【客房内,米雪儿正向李奇献着殷勤的时候,李奇的手机又响了。】
  【李奇极不耐烦的接听手机。】
  洪杰(话外音):你和那个妓女在酒店的客房里风流快活吧?我告诉你,如果明天中午之前你不把钱打在我指定的账户上,我就把你所有的照片直接邮寄到纪检委,你就等着纪检委来调查你吧,咱们总有见面的时候,我就是想着不能让你这样的蛀虫快活。
  李奇(怒骂道):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呀?竟敢威胁我,我告诉你,你没资格威胁我,滚回你娘胎里修炼几年吧。
  【镜头切至正接听手机的洪杰。地点:酒店外。】
  洪杰(表情愤怒也毫不含糊的回应道):老东西,你真有种,竟敢骂我。那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成全你,我现在就把你所有的不雅照全部交给纪检委,你就乖乖等着纪检委来找你吧,我要让你一辈子都不得安宁,活在痛苦之中。你等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放下手机,摇头叹气离开)
  【镜头回至李奇。】
  【李奇的脸顿时变了色而且非常害怕,他拿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手里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酒顿时醒了大半,他的表情和眼神流露出无法形容的惊恐。】
  【但米雪儿不知情,米雪儿使出浑身解数要让李奇开心,最后终于把他弄上了床。】
  【上床不久,床头柜上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
  【李奇猛然撑起身,惊恐地睁大眼睛道:“不能接,不要......”话未说完,李奇捂着腹部肝脏所在的位置,紧接着口吐白沫,头一垂压在了米雪儿的身上一命呜呼,他的眼睛张开着,满脸都是恐惧的神情。】
  【米雪儿吓得大叫起来:“啊”。】
  【镜头切至警官A、B正在李奇的尸首旁调查取证,警官C正与表情惊恐的米雪儿交谈录口供。酒店两名保安正站在一旁维持现场秩序。客房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住客。】
  旁白:其实那电话是总台服务小姐打来的,因为有客人要预定李奇这套客房,总台小姐想问问李奇第二天还住不住,李奇以为是纪检委打来的电话。没想到就这么个电话,竟然要了堂堂政府官员李奇的命,将他活活吓死在妓女的床上。
  
  全剧终
联系方式:
0.26020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