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华裔探长(电影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8-13     发布者:文豪一支笔
浏览:
剧情简介:
      纽约华裔警探白鹰的儿时好友付义龙因出于个人情感原因而盗取美军正秘密研发代号“上帝权杖”的太空武器核心机密并将它以高价卖给为俄罗斯政府效力并潜伏在美国境内的“血隼”恐怖组织,同时中东IS组织为争夺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而出重金聘请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追杀付义龙。白鹰和纽约本地搭档艾琳奉命追查美军核心机密失窃案,他们联手搭档一边保护付义龙的生命安全保住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一边与这两大恶势力展开殊死搏杀。

剧情梗概:
      美国军方新式武器研究所的华裔保安人员付义龙偷拍了美军正秘密研发代号为“上帝权杖”的太空武器核心机密要将它以500万美金的高价卖给为俄罗斯政府效力并潜伏在美国境内的“血隼”恐怖组织。就在他们于纽约郊外格林伍德公墓内进行交易时,中东IS组织为了得到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而出重金聘请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组织与血隼组织展开火拼,同时追杀付义龙。付义龙凭着机智和自身高超的武艺侥幸杀出重围逃走。
  纽约华裔警探白鹰与纽约本地搭档艾琳奉命追查美军核心机密失窃案。付义龙与白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感情甚笃。在职责和情感的面前,白鹰既要为美军追回拍有核心机密的胶卷,又要保护付义龙不被这两大恶势力杀害。
  付义龙逃过白鹰的追捕,又经过与血隼组织的残酷拼杀而侥幸逃到华裔女友田静家里避难。田静继承了爷爷所有的遗产,一夜之间成了令人羡慕的富家女。付义龙因出于男人的至尊心不愿花女人的钱,于是便想通过盗卖美军核心机密获取钱财,以取得在经济上与田静平等的地位。
  由于血隼组织出尔反尔,想无偿得到付义龙手里的胶卷,该组织的头目谢洛夫聘请绰号叫“北极狼”的车臣杀手追杀付义龙。走投无路的付义龙无奈之下不得不与IS组织交易。
  白鹰从窃听田静家里座机电话得知付义龙要到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与IS组织交易,便与艾琳赶去。与此同时,谢洛夫得到消息而绑架了田静作为交换胶卷的人质。
  在夜总会里,白鹰遇到昔日的华裔女友陈雨涵。几年前陈雨涵离开白鹰去了迪拜,为了达到留居迪拜的目的而暗中加入了IS组织,成为该组织在美国的中间人,她回美国来的目的就是不择手段取得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在该夜总会里做舞女,但白鹰却不知情。狡猾的陈雨涵因白鹰在场而无法与付义龙展开交易,不得不放弃这次交易。为掩护付义龙逃跑,陈雨涵竟出钱故意让几个醉酒的华裔顾客欺辱自己制造混乱,白鹰为保护陈雨涵忍不住上前与醉酒的华裔顾客展开撕打。混乱中,付义龙发现白鹰而放弃交易趁乱逃跑,反被车臣杀手北极狼抓住并痛打了一顿。北极狼告诉付义龙他们已绑架了田静作为人质,并要求付义龙带着胶卷在规定的期限内去郊外废弃水泥厂交换。
  陈雨涵打电话给付义龙告知已临时安排好的交易地点和时间。而付义龙因担心田静的安危则放弃与IS组织的交易,一言不发直接撂下了电话。
  白鹰监听到IS组织与付义龙的电话,以为付义龙要与IS组织交易,便与艾琳赶到交易地点。前来取货的人竟是陈雨涵,一场恶战在所难免,陈雨涵不幸被一名忍者杀手误伤而倒在了白鹰的怀里,流下悔恨泪水的同时永远闭上眼睛。
  付义龙担忧血隼组织拿到胶卷后出尔反尔杀害田静,出于对女朋友的爱而放下了与白鹰的成见,并打电话告诉白鹰与血隼组织交易的地点和时间,希望能得到白鹰的帮助。
  付义龙为救出女友田静,带着胶卷来到指定地点水泥厂面见了血隼组织的头目谢洛夫并将胶卷交给了他,不料谢洛夫真的再次出尔反尔要杀害付义龙和田静以绝后患。危急时刻,白鹰和艾琳赶到,他们与付义龙联手终将血隼组织消灭并成功追回了胶卷,付义龙也身负重伤。付义龙主动将双手伸向白鹰,由于付义龙有立功的表现,白鹰主动放弃职责而选择了情感并承诺给付义龙新的身份和自由,与艾琳搀扶着受伤的付义龙走出水泥厂。
  就在这时,田静突然持枪挡住他们的去路,要他们交出胶卷。原来田静是血隼组织真正的头目,为了获取更多的钱财,贪得无厌的她暗中加入俄罗斯情报机关,后组织、领导血隼组织潜伏在美国境内,暗中搜集美国的重要军事情报包括研发各种新式武器的核心机密。为了得到美军的核心机密,田静自导自演了一场苦肉计。而谢洛夫只不过是该组织的傀儡头目而已,他的真实身份是俄罗斯情报机关的一名普通官员。一切真相大白后,付义龙觉得自己受到情感上的欺骗而愤怒无比,在他看来田静爱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金钱,他不顾一切开枪打死了田静,而自己也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中。

人物小传:
白鹰——男,美籍华裔探长,在纽约警局任职。不仅精通各类枪械的使用,而且武艺也十分高强,身手不凡,打击犯罪份子也毫不逊色,尽显中华汉唐大将之风,名声也响遍了整个美国纽约。不管在哪,永不忘自己是名中国人。
  艾琳•福斯特——女,纽约本地警官,在纽约警局任职。白鹰的师妹兼搭档,自身的武艺都是白鹰传授,打击罪犯也毫不逊色,不输于师兄。
  付义龙——男,美籍华人,在美国军方新式武器研究所里任职保安,拥有一身好武功。他与白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感情甚笃。后因出于男人的至尊心不愿花女人的钱,于是便想通过盗卖美军核心机密获取钱财,以取得在经济上与女友田静平等的地位。
  陈雨涵——女,美籍华人,白鹰曾经的女友,中东IS组织在美国的中间人。以前她离开白鹰去了向往的迪拜,为了达到留居迪拜的目的而暗中投靠了中东IS组织,回美国来的目的就是不择手段取得美军正秘密研发代号为“上帝权杖”的太空武器的核心机密。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在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里做舞女,但白鹰却不知情。
  田静——女,美籍华人,付义龙钟爱的女友,爱好绘画,因继承了爷爷所有的遗产而一夜之间成了令人羡慕的富家女。但实际上的她是为俄罗斯政府效力的血隼恐怖组织的头目,为了钱财而暗中加入俄罗斯情报机关,并组建、领导血隼恐怖组织潜伏在美国境内,暗中搜集美国的重要军事情报包括研发各种新式武器的核心机密,为了得到美军正秘密研发代号为“上帝权杖”的太空武器的核心机密而自导自演了一场苦肉计,最后不仅牺牲了原本属于她的爱情,也牺牲了自己。
  谢洛夫——男,俄罗斯人,俄罗斯情报机关的普通官员,血隼恐怖组织的傀儡头目。
  北极狼——男,车臣人,谢洛夫重金聘请的超级杀手,魁梧高大,心狠手辣,身手不凡。
  乌鸦——男,俄罗斯人,血隼恐怖组织的骨干成员,谢洛夫的手下。
  唐建锋——男,美籍华人,绰号胖子,纽约唐人街“菜根香”餐厅的老板,也是白鹰、付义龙的童年发小。
  陈太太——美籍华人,田静家里的保姆。
  纽约唐人街“菜根香”餐厅的华裔经理
  “天上人间”夜总会的陪侍小姐
  “天上人间”夜总会醉酒闹事的流氓A、B、C、D
  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们
  血隼组织的成员们

剧本正文:
场次1 纽约郊外,格林伍德公墓内 夜
  出场人物:付义龙、乌鸦、血隼组织的成员们、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们
  
  【血隼组织的骨干成员乌鸦和手持AK47冲锋枪的血隼组织成员们正在墓地内等待着付义龙。他们都是俄罗斯人,长着一副西方人的面孔,而且人也高大魁梧。】
  【整个墓地阴森恐怖,还能隐约听到附件动物的嚎叫。】
  【不一会儿,美籍华裔付义龙驾驶着一辆铃木王牌摩托车来到墓地,下车,来到乌鸦等人的面前。】
  乌鸦(灭掉手里的香烟,鄙夷的看着付义龙):中国人,你迟到了。货呢?
  付义龙:钱呢?
  乌鸦:照规矩,先看货。
  付义龙:我从来不讲规矩。
  【乌鸦对身旁的一名手下使了个眼神。】
  【血隼组织的成员A当着付义龙的面打开了手提皮箱。】
  【皮箱内放着一叠叠并贴着银行封条的大面额美金。】
  【付义龙对乌鸦点点头。】
  【血隼组织的成员A关上皮箱。】
  【就在付义龙将手伸入怀里掏胶卷时,四周顿时爆起烟雾,等烟雾散后,受中东IS组织雇佣的十多名手持武士刀的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出现,他们冲上前砍杀血隼组织的成员和付义龙...目的是得到付义龙手里的胶卷。】
  【血隼组织遭受重创也损失了钱,乌鸦趁乱逃脱。】
  【付义龙凭着机智和自身高超的武艺侥幸杀出重围逃走。】
  
  场次2 警车内 日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
  
  【身着便衣的美籍华裔探长白鹰驾驶着警车在纽约市公路上行驶着。身着便衣的艾琳•福斯特坐在副驾座上。由于艾琳•福斯特是美国纽约本地人而长着一副西方人的面孔。】
  白鹰:美军正秘密研发代号“上帝权杖”的太空武器核心机密失窃案终于查出谁是罪犯,没想到却是自己童年时最要好的朋友付义龙。
  艾琳•福斯特:如你所料,昨天夜里在格林伍德公墓发生的枪战由付义龙而起,付义龙和俄罗斯血隼组织的人交易时遭到中东IS组织聘请的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组织的人伏击。
  白鹰:不知付义龙现在怎么样了。
  艾琳•福斯特:你是在关心他?付义龙应当说没什么大事,IS组织与血隼组织火拼时,付义龙已侥幸逃走了。
  白鹰:付义龙的处境也够糟糕的,不仅我们找他,另外与美国敌对的两大恶势力也在找他,不知付义龙怎样才能逃得过去。
  艾琳•福斯特:你的感情太丰富了,不适合做警官,做个情人什么的蛮好。你说对不对?
  白鹰:别胡扯了,真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犯了案子,而你恰恰又是追捕他的警察,你就会明白我这时候的心里感受。抓他吧显得自己没感情,放了他吧又觉得对不起警察这份职业。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就爱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每次他都要当警察,由我当小偷,想不到今天却调过来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艾琳•福斯特:太空武器的核心机密对他们太有吸引力了,如果谁先能拿到它,就能增强他们本国在世界上战略经济地位。
  白鹰:于是我最好的朋友也被拖下了水。(摇头叹气,表情显得难堪)
  艾琳•福斯特(看了眼白鹰,拿出一支香烟):我看你够疲倦的,现在特许你抽支烟,既给你提提神,也为了我自身的安全。(将香烟递向白鹰)
  白鹰(接过香烟):谢谢了。(使用车内的打火器点燃香烟吸了起来)
  艾琳•福斯特:我们这是去哪呢?
  白鹰:去找田静。
  艾琳•福斯特:田静?我知道了,是不是从小跟你一起玩到大而现在又是付义龙的女朋友的田静?
  白鹰(惊讶道):看不出你连这个都知道。
  艾琳•福斯特:那当然了,干的就是警察这一行嘛,不然怎么跟你做搭档呢?不过如果我是付义龙绝对不会去找田静。
  白鹰:为什么?
  艾琳•福斯特:因为付义龙知道警察会去找她。
  白鹰:不一定。第一,你不了解他和田静的感情。第二,付义龙还不知道追捕他的警察是我。
  
  场次3 纽约市街边 日
  出场人物:付义龙、乌鸦、血隼组织的成员A、B、C、D、来来往往的行人
  
  【付义龙骑着铃木王牌摩托车停在街边一公用电话亭外,下车进入电话亭,拿起话筒、投下一枚硬币拨号打电话。】
  付义龙:谢洛夫,我是付义龙。昨晚中东IS组织的人想吃掉我们,我也差点完蛋,和你们做生意太危险了。
  谢洛夫(话外音):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付义龙:这你别管,如果还想做这笔生意,就把钱准备好,交易时间和地点由我来安排。
  谢洛夫(话外音):昨晚我们不仅损失了人,还白白损失了500万美金。
  付义龙:这不怪我。我告诉你,没钱就没货,你要明白现在出钱想买这货的人很多,不仅中东IS组织,还有与美国敌对的国家。
  【这时,乌鸦和四名血隼组织的成员出现在付义龙的摩托车旁,乌鸦使用匕首刺破了摩托车的车胎。】
  付义龙(透过电话亭的玻璃窗看到摩托车的车胎被乌鸦用匕首刺破,怒骂道):老杂毛算你狠,咱们走着瞧。(放下电话,提高警惕走出电话亭,朝地铁站走去)
  【血隼组织成员A掏出安上消音器的手枪正要朝付义龙的后背开火。】
  乌鸦(急忙制止这名成员):别开枪,不然拿不到胶卷了。
  【血隼组织成员A将枪收起。】
  乌鸦:跟着他。
  【乌鸦和这四名血隼组织的成员在后跟着付义龙。】
  
  场次4 纽约市,一条小巷内 日
  出场人物:付义龙、乌鸦、血隼组织的成员A、B、C、D、E、F
  
  【付义龙进入这条小巷,他没走多远就被前方两名西装革履的血隼组织成员拦住去路,这两人摩拳擦掌走向付义龙。】
  【付义龙急忙转身正要往回走,却看到乌鸦及其四名血隼组织的成员拦住了退路。】
  【走投无路的付义龙停下了脚步,对乌鸦等人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乌鸦(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交出胶卷。
  付义龙:先拿钱来。
  乌鸦:没钱,你想怎么样?
  付义龙:那我只好做拼命三郎了。(捏起拳头,摆出格斗的架势)
  【乌鸦手一挥,血隼组织的成员们气势汹汹奔向付义龙...付义龙大展中国功夫,赤手空拳与血隼组织的成员们展开激烈的肉搏...一番激烈的打斗后,付义龙一一将血隼组织的成员们击倒在地。】
  【乌鸦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奔向付义龙,付义龙赤手空拳迎战乌鸦...几个回合后,付义龙将乌鸦击倒,不料自己的胳膊被乌鸦的匕首刺伤,血流不止。】
  【付义龙捂着被刺伤而流血不止的胳膊跑出这条小巷,当街拦下一辆出租车并乘坐出租车离开。】
  
  场次5 纽约长岛,田静的住宅外、内 日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田静、陈太太
  
  外景:
  【白鹰驾驶着警车来到田静的住宅外停下。】
  白鹰(对身旁的艾琳•福斯特道):到了。
  艾琳•福斯特(看着田静的豪宅,表情流露出惊讶):有没有搞错?这就是田静住的地方?
  白鹰:没有搞错,这样的别墅田静在加拿大、加州、夏威夷各有一处呢。
  艾琳•福斯特(吃惊道):什么?
  白鹰:一会儿进去你可不要太惊讶,如果嘴张得太大以及合不拢就太不雅观了,下车吧。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下车。】
  艾琳•福斯特:资料上指出田静很有钱,没想到有钱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白鹰:实话跟你说吧,田静的爷爷是田柱锋,在近代的中国大陆可是大名鼎鼎的老革命家。自从文革爆发后,田老先生就来到美国经商,后来成了千万富翁,田老先生去世后就把自己所有的财产留给他唯一的宝贝孙女,所以田静一夜之间就变得非常富有了。
  艾琳•福斯特:那你说付义龙窃取美军核心机密是为了什么?
  白鹰:当然是为了钱。
  艾琳•福斯特(皱着眉头道):这我就不明白了,田静竟然这么有钱,付义龙又何必监守自盗铤而走险呢?
  白鹰:男人有时候做的事情是你们女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有些事情女人认为是天经地义,可男人就不同了。
  艾琳•福斯特(一脸不解道):什么意思?
  【白鹰沉默不语。】
  艾琳•福斯特: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别以为自己是男人就了不起。
  白鹰(笑了笑):不,是你以为我了不起。(走到房门前按门铃)
  【腰系厨式围裙而且年到中年的华裔陈太太打开了房门。】
  陈太太(面带微笑的打着招呼):白鹰,您来啦。
  白鹰(面带微笑的回应道):你好陈阿姨,田静在吗?
  陈太太:她在,请进吧。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走进田静的住宅。】
  内景:
  【田静正在客厅内绘画,画的是中国的江南水乡。】
  陈太太(对田静道):田小姐,有客人来了。
  田静(放下手里的画笔,回头看到白鹰和艾琳•福斯特而友好的打着招呼道):白鹰,今天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白鹰:我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介绍一下,(朝艾琳•福斯特作出介绍的手势对田静道)这位是艾琳•福斯特,我的搭档。(朝田静作出介绍的手势对艾琳•福斯特道)这位就是田静小姐。
  艾琳•福斯特(微笑着对田静道):您好。
  田静(微笑着回应道):您好,欢迎您。(对陈太太道)陈阿姨,给两位客人沏杯咖啡。
  陈太太:好的。(走进厨房沏咖啡。)
  白鹰(走到田静刚才画的中国江南水乡画前,惊讶道):哇,这是你画的?
  田静:嗯哼。
  白鹰(赞叹道):画得真好。什么时候送我一副你的大作?让我给我的子孙后代留下一笔财富。
  田静(笑道):别挖苦我了,就凭我这点技艺,你这位大警官怎么能瞧得上眼呢?
  艾琳•福斯特(附和道):田小姐,其实你的画真的很不错。
  【田静腼腆的笑了笑。】
  【这时,陈太太端着两杯咖啡来到客厅,将这两杯咖啡放在茶几上。】
  田静(对艾琳•福斯特道):请坐吧。
  【艾琳•福斯特坐下,田静也坐下。】
  白鹰(对田静道):好久没见付义龙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田静:老样子,忙。前些日子他来看过我,之后就再也没来了。
  白鹰:下次他要是来看你的话,就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吧,再忙也不能把童年时的发小给忘了,你说是不是?
  【田静微笑着对白鹰点点头。】
  白鹰:对不起,我想借用下你家的座机电话,能行个方便吗?
  田静:当然可以,你请便。
  白鹰:谢谢。(来到座机电话前,假装打电话)
  田静(对艾琳•福斯特道):喝咖啡吧。
  艾琳•福斯特:谢谢。(喝咖啡)
  田静:最近很忙吗?
  艾琳•福斯特:是啊。
  田静:我和付义龙都觉得白鹰该找个女朋友了,可他却不急。你看他的样子像个铁血警探,心地还蛮善良的而且很重感情。艾琳,你可要看住他,现在这样优秀的男子汉真是太难找了。
  【白鹰趁田静说话没注意到自己时而偷偷拆下电话话筒,将一枚微型窃听器装了进去并安装上拆下的话筒。】
  艾琳•福斯特(尴尬回应道):田小姐,你在说什么呀?
  白鹰(放下电话,笑着对田静道):你这个田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场次6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一间房屋内 日
  出场人物:谢洛夫、北极狼
  
  【简陋破败的房屋内张贴着一张列宁肖像画和一张俄罗斯国旗。西装笔挺的俄罗斯人谢洛夫与车臣杀手“北极狼”面对面的站着。北极狼魁梧高大,一脸横肉,表情冷酷,眼神永远对外透露着腾腾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而谢洛夫与北极狼相比却格格不入,他个子不高,中等身材,相貌儒雅留着八字胡,戴着一副黑色的水晶眼镜显得文质彬彬。】
  谢洛夫(对北极狼道):我国政府对美军秘密研制的太空武器“上帝权杖”十分重视,并要求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这项武器的核心机密。
  北极狼:你所谓的核心机密真的那么重要吗?
  谢洛夫:对,非常重要。我担心别的组织会比我们先拿到它,所以我们血隼组织只好把你这车臣杀手给请来了。你的成功与否至关重要,我想你不会让我们失望吧?是这样吗?北极狼。
  北极狼:应该是的。
  谢洛夫:非常好。这是一座美丽繁华的国家,如果我们拥有了我们想要得到的这项武器的核心机密,这意味着我们伟大的俄罗斯拥有了想要得到的一切。
  北极狼:放心吧谢洛夫先生,我会让你实现这个愿望的。
  谢洛夫:不,你错了,这不是什么愿望,是必须实现摧毁美国霸权的计划。
  
  场次7 纽约唐人街,“菜根香”餐厅外、内 日
  出场人物:唐建锋、付义龙、白鹰、艾琳•福斯特、餐厅华裔经理
  
  “菜根香”餐厅内景,唐建锋的办公室内:
  【体型肥胖、相貌老实憨厚的唐建锋正用医疗棉签沾着消毒酒精擦着付义龙胳膊上的刀伤。】
  唐建锋(表情担忧道):看看你伤成这样,这是怎么搞的?有什么事跟哥们说一声,哥们出钱替你摆平。
  付义龙(无奈笑道):胖子,我真的谢谢你,不过你的腰就是再粗一圈,也摆不平。
  唐建锋(拍着胸脯,胸有成竹道):就算是天大的事,哥们我豁出命也要帮你摆平。
  付义龙(将手搭在唐建锋的肩膀上,严肃道):胖子,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参与好,因为这关乎着你的性命。
  唐建锋:你这是不拿我当哥们吗?
  “菜根香”餐厅外景,街道上:
  【白鹰正挨个看着街边的店面,那动作像是在寻找什么。】
  艾琳•福斯特(不解道):你在找什么?
  白鹰:菜根香餐厅。
  艾琳•福斯特:怎么?你想请客?
  白鹰:别美了,其实我在找一个人。
  艾琳•福斯特:谁呀?
  白鹰:胖子。
  艾琳•福斯特:这满大街都是胖子,你要找哪一个胖子啊?是不是又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白鹰:没错,他不仅是我的发小,也是付义龙的发小,他真名叫唐建锋。唐建锋老实憨厚,为人实在,当年第一笔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的债,差点跳楼自杀,全靠付义龙扶了他一把,所以付义龙很有可能会到他那里避一避。
  艾琳•福斯特:付义龙有你这么一个朋友真是太不幸了。
  白鹰:为什么?
  艾琳•福斯特:因为你太了解他了。
  白鹰: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帮他,使他免遭血隼组织和中东IS组织的追杀,同时将他缉捕归案。
  艾琳•福斯特:所以局长就选中了你。
  白鹰:恐怕是这样吧。
  【白鹰在菜根香餐厅外停下脚步,打量了这餐厅一番对身旁的艾琳•福斯特道:“就是这,菜根香餐厅。”】
  “菜根香”餐厅内景:
  【几名华裔顾客正用着餐。餐厅华裔经理站住柜台前正一边使用计算器算着账,一边用笔记下今天营业的收入和支出。】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走了进来,来到柜台前。】
  餐厅华裔经理(停下手里的活,热情的招呼道):你们好,今天想吃点什么?
  白鹰: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是来找一个人。
  餐厅华裔经理:谁呀?
  白鹰:胖子在不在?
  餐厅华裔经理:胖子是谁呀?
  白鹰:就是你们的老板唐建锋。
  餐厅华裔经理(警惕的打量了白鹰和艾琳•福斯特一番,皱着眉头道):在是在,不过老板吩咐不准任何人去打扰他。
  白鹰:那要看是谁了。(对艾琳•福斯特道)我们上楼去。
  餐厅华裔经理(急忙走出柜台,拦住白鹰和艾琳•福斯特):你们想干嘛?楼上是老板的私人办公室,你们可不能随便乱闯,否则我就告你们私闯民宅。
  白鹰(亮出警官证):我们在办案,给我让开,否则我就以妨碍公务罪将你逮捕。
  【餐厅华裔经理知趣的让开。】
  “菜根香”餐厅内景,唐建锋的办公室内:
  【唐建锋正给付义龙包扎伤口,突然,唐建锋的手机响起。】
  唐建锋(拿出手机,接听电话):什么事?
  餐厅华裔经理(话外音):老板,有两个条子来找你。
  唐建锋:替我稳住他们。
  餐厅华裔经理(话外音):稳不住,他们上楼了。
  唐建锋(放下手机对付义龙道):条子来了,你进衣柜躲一下,我去应付。
  付义龙: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躲在衣柜里?我想借用下你的车,快把车钥匙给我。
  唐建锋(毫不犹豫的拿出车钥匙递向付义龙):保重。
  【付义龙接过车钥匙,来到窗前打开窗户跳窗逃离。】
  【这时,白鹰和艾琳•福斯特走了进来。】
  白鹰(一脸严肃质问唐建锋):胖子,你玩什么把戏呢?
  唐建锋(随口回应道):没玩什么把戏。(装作自然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埋头看着账本)
  白鹰(皱着眉头继续问道):付义龙来过没有?
  唐建锋(未抬头,随口回应道):没来过。
  艾琳•福斯特(看到茶几上沾着血迹的医疗棉签,皱着眉头对白鹰道):探长,你看那。(指着茶几上沾着血迹的医疗棉签)
  【白鹰顺着艾琳•福斯特手指的方向看到沾着血迹的医疗棉签。】
  【这时,窗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引擎声。】
  白鹰(快步走到窗前,看到付义龙驾驶着唐建锋的雪弗兰汽车逃走而急忙拿出无线电通话机):73、74号警员注意,嫌犯付义龙驾驶着一辆白色雪弗兰驶出唐人街,车牌号是157345,请立即拦截。重复。车牌号是...
  【唐建锋迅速抢过白鹰手里的无线电通话机并用力摔在地上。】
  白鹰(愤怒道):胖子,你在干什么?
  【艾琳•福斯特使用擒拿术扣住唐建锋的手,抓住他的后劲并将他摁在茶几上。】
  唐建锋(愤愤不平道):白鹰,你太不义气了,你忍心抓从小和你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从今以后我和你绝交。
  白鹰:我要是不义气就以妨碍公务罪把你铐起来了。
  唐建锋:你为什么要抓付义龙?
  白鹰:我只是在拘捕他将他保护起来,而别人是在追杀他,你以为我愿意?我和付义龙的交情要比你深得多。如果我不是警察,付义龙会来找我的,我抓他总比别人干掉他强。如果你想真心帮他,他一有消息就第一时间通知我,不要头脑发昏害了他。(对艾琳•福斯特道)我们走。
  【艾琳•福斯特放开唐建锋跟着白鹰离开。】
  
  场次8 纽约市公路上,两辆警车与雪弗兰的追逐 日
  
  【两辆警车警灯闪耀,警笛嘶叫,追逐着付义龙驾驶的雪弗兰。】
  ——雪弗兰急转弯,离开主路。
  ——第一辆警车尾随跟近,却撞在了一辆迎面驶来的货车上。
  ——雪弗兰再次急转弯,第二辆警车却冲进了街对面的一家店铺里。
  
  场次9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一间房屋内 日
  出场人物:谢洛夫、北极狼、乌鸦、血隼组织成员若干名
  
  【脸上挂着彩、浑身上下是灰尘和泥土的乌鸦和血隼组织成员若干名来到谢洛夫、北极狼的面前。】
  乌鸦(表情紧张的对谢洛夫道):首领,我又失手了。
  谢洛夫:乌鸦,我对你的表现很不满意。一次失手可以原谅,两次失手,组织绝不容忍你存在。
  乌鸦(慌张道):求求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次我绝不失手。
  谢洛夫(未理会乌鸦,对身旁的北极狼道):北极狼,尽情发挥。
  【北极狼脱下外套,摩拳擦掌而且眼睛眯成一条直线走向乌鸦。】
  【乌鸦心里明白北极狼要除掉自己,求生欲望强烈的他迅速掏出手枪自保...可他未来得及扣动扳机,他持枪的手被北极狼一脚踢断,手里的枪也被踢飞。】
  乌鸦(一手捂着被踢断的手痛苦的呻呤着并叫骂着):你这狗娘养的踢断了我的手,我要杀了你。(不顾一切冲向北极狼)
  【北极狼迅速扣住乌鸦的脖子并用力一拧,乌鸦眼睛翻白、口吐鲜血当场毙命。】
  谢洛夫(指着乌鸦的尸首,声色俱厉对其余的血隼组织成员道):以后谁办事不利,乌鸦就是你们的下场,我希望你们都记住。
  
  场次10 纽约,曼哈顿铁桥上 黄昏时分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
  
  【白鹰站在曼哈顿铁桥的扶手旁看着纽约市市貌,表情充满说不出的忧虑。】
  【艾琳•福斯特拿着两纸杯装的咖啡来到白鹰的身旁,问道:“探长,你在想什么呢?”】
  白鹰(叹了口气回应道):没什么。
  艾琳•福斯特:在想付义龙吗?(将其中一杯咖啡递向白鹰)
  【白鹰接过咖啡,默默的看着纽约市全貌一言不发。】
  艾琳•福斯特:付义龙也真够狡猾的,两辆警车同时围追堵截他,他居然还逃脱了。如果他真被杀...
  白鹰(将手里的咖啡砸在地上,情绪激动道):别说了,尽管我不愿看到他这样苟且偷生的活着,但也不希望他死。
  艾琳•福斯特:我不是这个意思,算我说错行了吧。
  白鹰:对不起,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最近被付义龙打搅得我真的很心乱,你没生气吧?
  艾琳•福斯特:没生气,谁让我们是搭档呢。如果换成别人,我早就挥拳了。
  白鹰:真的?
  艾琳•福斯特:想试试吗?
  白鹰:不敢。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长大呢?人长大了真可怕,儿时的好友长大后竟变成了一警一匪成了对头。
  艾琳•福斯特:你能把握好职责和情感的关系吗?
  白鹰:我不知道。
  艾琳•福斯特:你想帮助付义龙?
  白鹰:我更想当个好警察。当然,我也会尽全力去帮助他。
  艾琳•福斯特:看得出来你和付义龙的感情挺深的,付义龙有你这么一个朋友真幸运。
  白鹰:没准他还在恨我呢,从我踏入警校的第一天起,就没想过以后别人会来理解我。
  艾琳•福斯特: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白鹰:继续监听田静家的电话,早日抓付义龙归案。
  
  场次11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一间房屋内 夜
  出场人物:谢洛夫、北极狼
  
  【谢洛夫与北极狼站住一起。】
  谢洛夫:付义龙两次逃过我们的追杀,这次又逃过了警方的追捕,真可谓命大呀。
  北极狼:老板请放心,我一定能找到那个中国人,拿到你想要的东西。
  谢洛夫:中东IS组织也在找他,我们一定要抢先拿到胶卷,否则,我也不好对我国政府交代,你也不会好过。
  北极狼(声色俱厉道):我一定会尽全力抓到那个中国混账。(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场次12 纽约长岛,田静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田静、付义龙
  
  【身裹浴巾、头发湿漉的田静走出洗手间就看见付义龙站住窗前而被吓了一大跳。】
  田静:义龙,是你。
  付义龙:我回来看看你。
  田静:回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吓我一跳。
  付义龙: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事先打个招呼。(拥吻田静)
  田静:瞧你满脸都是土,工作也不能这么拼命呀。
  付义龙:我去洗个澡。(走进洗手间)
  【镜头切至洗完澡并穿着一条内裤的付义龙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洗手间。】
  【田静这时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田静:义龙,这几天你都跑哪去了?怎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付义龙(将毛巾放在一边):有烟吗?
  田静(皱着眉头道):你不是戒烟了吗?
  付义龙:我知道,可我现在想抽烟,没有的话就算了。(表情忧愁)
  田静(看着付义龙的表情):你好像有心事,能说给我听听吗?我会为你分担的。
  【付义龙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田静(担忧道):怎么了?
  付义龙: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
  田静:为什么?
  付义龙:你还是不要知道好。
  田静:要出去多长时间?
  付义龙:不知道,你会想我吗?
  田静:你说呢?你说我会不会想你?
  付义龙(上床,将田静搂在怀里):田静,我爱你。
  田静:我也爱你。
  付义龙:我想...
  田静:你想什么?
  付义龙:这么长时间没亲热了,你说呢?(笑)
  田静(笑):你真坏。
  【两人开始性爱...】
  
  场次13 纽约唐人街,“小天鹅”火锅店外、内 夜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华裔服务员若干名、顾客们
  
  外景:
  【白鹰驾车带着艾琳•福斯特来到唐人街“小天鹅”火锅店外。】
  白鹰(对艾琳•福斯特道):艾琳,你大概怕辣而很少吃中国的火锅吧?
  艾琳•福斯特:你太小瞧我了,过去你做我教官的时候带我吃过中国火锅,当时我也没说怕辣呀,只是想吃可就是没机会,真怀念以前时的味道。
  白鹰:那好,那我们今天就吃中国火锅,我请客。
  艾琳•福斯特:谢谢。
  【白鹰与艾琳•福斯特下车,走进“小天鹅”火锅店。】
  内景:
  华裔女服务员A(面带微笑走来,亲切道):欢迎光临,请问你们几位?
  白鹰:就我们两位。
  华裔女服务员A(对一处空座位作出“请”的手势):二位这边请。
  【白鹰与艾琳•福斯特来到这处空座位前,抽出椅子坐下。】
  华裔女服务员A:你们要吃鸳鸯锅还是红锅呢?
  白鹰:红锅吧,毕竟我跟我漂亮搭档也难得吃一次中国火锅。菜品和酒水还是老样子,另外上点你们这的特色菜。
  华裔女服务员A:好的,马上来。(离开)
  艾琳•福斯特:探长,你以前在这吃过?
  白鹰:是的,去年春节的时候我父母来美国看望我,大年初一那天我就请我的父母在这吃的火锅。这的消费便宜,味道也不错,我父母都赞不绝口,还说下次来美国还要在这吃呢。
  艾琳•福斯特:那我今天可要好好饱饱你的口福了。对了探长,你准备什么时候结束单身生活?
  白鹰:难啊,要房没房,要钱没钱,人又长得不够帅,哪个姑娘愿意发扬大无畏革命精神投身火海呀?
  艾琳•福斯特: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惨,只要你相信自己肯用心,也许还真有姑娘看上你。因为你的条件高,只是不敢表露真情而已。
  白鹰:算了吧,哪会有姑娘看上我呀。现在许多姑娘都在想着傍大款,有谁愿意想找个警察呀?比如说你吧,没准正在想着傍一个大款呢。
  艾琳•福斯特:别挖苦我了。如果付义龙被抓住了,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白鹰:是啊,但这可不是凭我们怎么想的决定,对吧?
  艾琳•福斯特:不过我看得出,你和付义龙的感情真的很好。
  白鹰: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是了解付义龙的。坏就坏在田静继承了她爷爷的那笔遗产,使付义龙原本和田静平等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付义龙小的时候家庭贫苦,他的父母因病早逝,痛失双亲的他从小就吃了很多苦头,那时候他常常被人欺负,于是就去武馆学习武术,后来考入了体育学院,毕业以后分到了录属美军的武器研究所做安全保卫工作,想不到后来竟监守自盗,踏入了歧途。
  艾琳•福斯特:田静会因为钱多而瞧不起付义龙吗?
  白鹰:不会的,但付义龙心里不平衡,这便是今天上午我跟你说的有些事情女人认为是天经地义,而男人就不同的道理。
  
  场次14 同场次12 夜
  出场人物:同场次12
  
  【躺在床上的田静依偎在付义龙的怀里。】
  田静(对付义龙道):我们结婚吧,再这样下去,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坏女孩了。
  付义龙:能跟你结婚,再有个小宝宝,是我最大的愿望。
  田静:对了,白鹰来找过你。
  付义龙(紧张起来):他有没有说什么?
  田静:他说让你给他打个电话。
  付义龙:我得走了。(下床穿衣)
  田静(一脸疑惑的看着付义龙):为什么这么急?你要去哪?
  付义龙(沉默了会儿):还是跟你说了吧,有人出500万美金购买美军正秘密研发的太空武器“上帝权杖”的核心机密,我干了。
  田静(吃惊道):什么?你真的偷拍了这武器的核心机密?
  付义龙:是的,可是后来出了一些差错,他们都在追杀我。白鹰太了解我了,他一定还会回来找我的。
  田静:义龙,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缺钱我可以给你,多少都无所谓,我都愿意。
  付义龙(严肃道):那是你的钱,而你的男人不应该花女人的钱。
  田静: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清楚?我爱你,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如果早知道这样,我宁愿不要我爷爷的遗产也要跟你在一起,不管多苦我都愿意。义龙,你听我说,你现在去找白鹰吧,他会帮你的,毕竟他可是你的童年发小啊。
  付义龙:到了这步来不及了。
  田静:那你打算怎么办?
  付义龙:我去打个电话。
  【已穿好衣服的付义龙来到客厅使用座机电话打电话。】
  付义龙:我是付义龙,俄罗斯血隼组织的人在追杀我,我想把货向你们IS组织出手,请你们准备好500万美金,一个子都不能少。
  神秘女人(话外音):成交,我们在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交易。
  付义龙:什么时候?
  神秘女人(话外音):最好现在。
  付义龙:好,我马上到。(放下电话,转身看见一身睡衣的田静站住自己的面前)
  田静:义龙,保重。
  
  场次15 同场次13 夜
  出场人物:同场次13
  
  艾琳•福斯特(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赞叹道):味道很不错,还是以前时的味道。
  【白鹰正抽着香烟、皱着眉头沉默着,未动筷子。】
  艾琳•福斯特:探长,你怎么不吃呀?
  白鹰:肚子想吃但咽不下去。
  艾琳•福斯特:我一直奇怪,像你这么重感情的男人当初怎么会选择警察这份职业呢?
  白鹰:没感情做不好警察,感情太重又会变成一种负担。不过别担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吃点,不然就对不起你这么漂亮的搭档。(动筷子)
  【这时,白鹰的手机响起...】
  白鹰(放下筷子,拿出手机对艾琳•福斯特道):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接听手机)我是白鹰,请讲。
  纽约女警员(话外音):探长,刚才我们监听田静家里的电话得知付义龙于今晚在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与IS组织的人交易。
  白鹰:好,继续监听,不能放松警惕。(放下手机对艾琳•福斯特道)今晚付义龙要在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与IS组织的人交易,我们走。
  
  场次16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一间房屋内 夜
  出场人物:谢洛夫、北极狼
  
  谢洛夫(放下手机,对站在身旁的北极狼道):我刚接到消息,付义龙于今晚在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与IS组织的人交易,我们必须阻止。
  北极狼:那我该做什么?
  谢洛夫:我先去绑架他的女朋友作为交换胶卷的人质。你马上带人赶过去阻止他并给他警告,美国的条子说不定也在行动,凡事都要小心谨慎。
  北极狼:我明白。
  
  场次17 纽约长岛,田静的住宅外、内 夜
  出场人物:谢洛夫、陈太太、田静、血隼组织成员A、B
  
  【一辆瓦滋猎人越野车停在田静的住宅外。】
  【谢洛夫与两名血隼组织成员下车,来到田静住宅的房门前。】
  【谢洛夫掏出安上消音器的手枪,伸手按门铃。】
  【不一会儿,腰系厨式围裙的陈太太打开了房门。】
  【谢洛夫抬手一枪将陈太太爆头。】
  谢洛夫(手沾着陈太太的血,舔着沾着血的手指):很新鲜,只是有点火药味。
  【这时,身着睡衣的田静一边走出卧室走向客厅,一边问道:“谁来了?陈阿姨。”】
  【当田静走到客厅看到被杀的陈太太以及谢洛夫等人,吓得发出尖叫。】
  【两名血隼组织成员掏枪上前劫持了田静。】
  
  场次18 纽约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内、外 夜
  出场人物:付义龙、白鹰、艾琳•福斯特、宫本、陈雨涵、华裔陪侍小姐、北极狼、血隼组织成员A、B、C、顾客们
  
  内景:
  【付义龙独自一人坐在桌前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喝着酒水,时不时的环顾着四周。】
  【身着性感外露且年轻漂亮、身材姣好的美籍华裔小姐陈雨涵正在舞台上扭动着身躯跳着舞。顾客们玩得也很尽兴。】
  【一名穿着性感外露的华裔陪侍小姐拿着一杯盛着酒水的酒杯来到付义龙的身旁坐下,献着殷勤道:“这位帅哥,今夜你一定很寂寞吧?要不我来陪陪你,怎么样?”】
  付义龙(面无表情回应道):滚。
  华裔陪侍小姐(不屑道):臭男人,有什么了不起,老娘两腿一张想上我的人一大堆。(起身离开)
  【不一会儿,一身西装革履并戴着一副墨镜的宫本来到付义龙的身旁坐下,取下墨镜打量了付义龙一番,问道:“你是中国人付义龙吗?”】
  付义龙(也打量了宫本一番,回应道):对。你是谁?
  宫本(戴上墨镜):我是宫本,IS组织聘请的日本伊贺派忍者暗杀组织的成员之一。我们的老板现在不方便出面,特意让我来跟你交易。货带来了吗?
  付义龙:钱带来了吗?
  宫本:当然,整整500万美金,一文不少。
  付义龙:先把钱拿出来给我看看,然后我再交出货。
  宫本(沉默了一会儿,托了托墨镜的镜架道):请允许我跟我的老板商量一下。
  付义龙:我告诉你,如果你的老板敢暗算我,我就立马毁了胶卷。
  【宫本起身离开。】
  外景:
  【白鹰驾驶着丰田普瑞斯来到“天上人间”夜总会外。】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下车,走进“天上人间”夜总会。】
  内景: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来到吧台前坐下,出于职业习惯,他们警惕的环视了周围一番。】
  【正在舞台上跳着舞的陈雨涵看见白鹰坐在吧台前,神色立即显得些许紧张,动作也松懈了下来,没有刚才那么自然、激情。不一会儿,陈雨涵走下舞台径直来到白鹰的面前,表情装作热情友好打着招呼:“白鹰。”】
  白鹰(看着陈雨涵,吃惊道):陈雨涵,怎么你在这呀?
  陈雨涵:说来话长。(看了眼艾琳•福斯特,对白鹰道)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白鹰:不,这是我的搭档。
  陈雨涵(微笑着对艾琳•福斯特道):您好。
  艾琳•福斯特:您好。
  陈雨涵(对吧台女服务员道):小姐,三杯香槟,帐算我的。
  白鹰(对陈雨涵道):你不是去了迪拜吗?
  陈雨涵:回来半年多了。
  白鹰:怎么不告诉我呢?
  陈雨涵:我想还是不告诉你为好。
  白鹰:雨涵,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雨涵:当年是我离开了你,后来在迪拜混得不如意就回来在这做舞女,我怕你笑话,所以就没告诉你。
  白鹰:无论如何你得告诉我一声,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的,毕竟我们曾经相爱了一场,再说在这样的场合工作真的不适合你。
  陈雨涵:人生有两方面组成,有了爱情的一面就应该去追求事业的一面,没想到去了迪拜并没有得到什么,而且原来拥有的也失去了,为了寻找过去我就回来了。可是我已失去了信心,我现在的愿望是只要能和我爱过的人同在一个城市的边缘下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就是我回来重新扎根的原因。人活着真奇妙,飞来飞去没飞多远就飞回来了。
  白鹰:你现在是一个人吗?
  陈雨涵:是的,你呢?
  白鹰:和你一样。
  【宫本走到距离陈雨涵的不远处向陈雨涵皱眉摇头并慌忙离开。】
  陈雨涵(对白鹰和艾琳•福斯特道):不好意思,等一会儿又该我上场了,我先回休息室去准备准备,你们随意。
  白鹰:好。
  【陈雨涵走向舞娘休息室。】
  艾琳•福斯特(对白鹰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吗?挺漂亮气质的。
  白鹰(叹气道):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表情有些失落)
  艾琳•福斯特:别那么伤感,我能看出她心里还是爱着你的,只要你愿意重新开始,她还会是你的。
  舞娘休息室内:
  【陈雨涵与宫本站在一起。】
  陈雨涵:怎么回事?
  宫本:那个中国人要先见到钱,否则他会毁了胶卷。
  陈雨涵:这有条子,告诉他改天再做交易,时间和地点我会安排并通知他。赶紧打发他走,你和你的人也赶紧离开这。
  【宫本犹豫着。】
  陈雨涵:还犹豫什么?快去。
  宫本:好的。(走出休息室)
  “天上人间”夜总会内景:
  【四名美籍华裔男性顾客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划着拳。】
  陈雨涵(来到这四名男性华裔顾客所坐的座位旁):先生们,今晚玩得尽兴吗?
  华裔顾客A(打量了陈雨涵一番,回应道):那当然,在这样的场合里欣赏着美女,享受着美酒,真是神仙般的享受呀。
  陈雨涵:我想请你们帮个忙,这是你们的小费。(慷慨的将一沓大面额美金的钞票扔在桌上)
  宫本(来到付义龙的身旁,未坐下,对付义龙道):老板让我来告诉你,这有条子,改天在做交易,时间和地点她会安排通知你,你现在赶紧走。
  【这时,那四名美籍华裔男性顾客对陈雨涵展开性骚扰,陈雨涵大声呼救。】
  【白鹰看在眼里先是犹豫不决,后忍不住冲上去大秀中国功夫与这四名美籍华裔男性顾客展开厮打。】
  【艾琳•福斯特怕白鹰受伤或是有闪失而加入了战团。】
  【夜总会顿时大乱,有的女士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也有的女士畏缩在男友、丈夫或男性顾客的怀里,也有的慌张跑出夜总会。】
  【这时,付义龙发现正与顾客厮打的白鹰,趁乱放弃交易跳窗逃离。】
  “天上人间”夜总会外的一条小巷内:
  【面露杀气的北极狼与血隼组织成员A、B、C拦住了付义龙的去路。】
  北极狼(板着一张充满杀气的脸对付义龙道):交出胶卷。
  【付义龙捏起拳头、摆出架势与北极狼展开肉搏战...一番激烈的打斗后,由于付义龙不是高大魁梧且身手不凡的北极狼的对手,很快就被北极狼打得满脸是血甚至口吐鲜血。】
  北极狼(双手抓住付义龙的衣服,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交出胶卷。
  付义龙:什么胶卷?
  北极狼:少跟我装糊涂。你给我听着,如果你想见你的女朋友,就乖乖带着胶卷于明天中午12点来郊外水泥厂交换,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将付义龙扔在地上)
  付义龙(从地上爬起,情绪激动道):你说什么?你们把田静怎么了?你这杂碎快告诉我。(冲向北极狼)
  北极狼(一脚将付义龙踹到在地):明天你就知道了,你最好别拿你女朋友的性命来开玩笑。(离开)
  【血隼组织的三名成员也跟着北极狼离开。】
  【付义龙强忍着伤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白鹰来到这条巷子里。】
  【付义龙看到白鹰,急忙躲进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白鹰:付义龙,我是白鹰,我知道你在这,我有话对你说。义龙,你为什么要干这样的蠢事?这不仅毁了你自己也毁了田静,我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发小、兄弟,我理解你,你要强,不愿在田静面前感到差些什么,但是爱情并不是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决定的,田静爱的是你。义龙,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了,我可以帮你,我求求你不要再让田静痛苦下去了,你快出来吧,跟我走我会帮你的,我以我人格向你担保。
  付义龙(坚决的回应道):不。(撒腿就跑)
  白鹰(拔出手枪):站住。
  【付义龙未理会白鹰的警告仍然朝前跑。】
  白鹰(将枪瞄准付义龙,大声警告道) :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付义龙仍未理会白鹰的警告。】
  【白鹰念及与付义龙的旧情而动了恻隐之心,他表情充满难过而放下了手枪,眼巴巴的看着付义龙逃出自己的视线。】
  【白鹰转身朝天放了三枪。】
  
  场次19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一间密室内 夜
  出场人物:谢洛夫、北极狼、田静
  
  【嘴上贴着胶布的田静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谢洛夫和北极狼站住田静的面前。】
  北极狼(对谢洛夫道):我叫付义龙于明天中午12点带着胶卷来交换。
  谢洛夫(点点头,看了眼田静,对北极狼道):这出戏该收场了,戏不能拖,拖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懂吗?
  北极狼:我明白。
  
  场次20 纽约警局,白鹰的办公室内 夜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坐在一起喝着易拉罐装的啤酒,他们面色红润,整体慵懒,眼神有点迷离,很明显喝醉了。】
  艾琳•福斯特(对白鹰道):你曾经和陈雨涵热恋过?
  白鹰:的确再热不过了,我们结结实实爱了一场,后来又分离了。(饮了一口酒)
  艾琳•福斯特:为什么?
  白鹰:不知道,有一天她拍了拍屁股去了迪拜,从此就再见了。
  艾琳•福斯特:现在你们又可以鸳梦重温了。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情意绵绵,而你对她更是情深意切。
  白鹰:别胡扯了。
  艾琳•福斯特(语气有点激动):还不承认?你为她在天上人间夜总会里举行了一场散打比赛而导致我们抓捕付义龙失败,而我怕你有闪失也加入了战团。(饮了一口酒)
  白鹰(表情愧疚道):对不起,是我意气用事了。
  艾琳•福斯特:没事,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优秀男人,我能理解你的做法。好人有好报,我相信我们总有一天能抓到付义龙的。(打了个哈欠):我要去休息室睡一会儿,有事叫我。(离开办公室)
  
  场次21 纽约长岛,田静的住宅外、内 夜
  出场人物:付义龙
  
  外景:
  【付义龙来到田静的住宅外,他的脚不小心碰到地上一盆被打坏的花盆,付义龙抬头看到田静住宅的房门虚掩着,立即皱起了眉头。】
  内景:
  【付义龙冲进客厅,发现陈太太冰冷的尸首。付义龙立即冲进田静的卧室,而卧室却空无一人。付义龙明白田静真被血隼组织绑架而叹着气,绝望的捶打着卧室的房门,眼神里流露出愤怒。】
  【就在这时,客厅内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
  【付义龙急匆匆的跑到客厅,接听电话。】
  付义龙(接听电话):喂。
  神秘女人(话外音):我是IS组织的中间人,明天上午9点我们在七号码头仓库里交易。
  【付义龙一言不发直接撂下电话,因为他现在担忧的是田静的安危。】
  
  场次22 纽约警局,白鹰的办公室内 夜
  出场人物:白鹰、纽约女警官A
  
  【白鹰正趴在桌上打盹。】
  【这时,身着警服的纽约女警官A走到白鹰办公室的门前,出于礼仪,她未直接走进办公室,而是礼貌的敲了三声门。】
  白鹰(抬头,揉了揉眼睛,看见纽约女警官A站在办公室外):什么事?凯丽。
  纽约女警官A(走进办公室,来到白鹰的办公桌前,道):探长,我们刚监听到IS组织打给付义龙的电话,他们于明天上午9点在七号码头仓库里交易。
  白鹰(立即来了精神):好,我知道了,继续监听,直到我们抓住付义龙为止。
  纽约女警官A:好的。(离开办公室)
  
  场次23 纽约警局,休息室内 清晨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
  
  【身着便衣的白鹰提着两份外卖走进休息室。】
  【艾琳•福斯特正躺在沙发上睡熟着。】
  【白鹰将外卖放在桌上后,使用电热水壶沏咖啡。】
  【这时,艾琳•福斯特睁开朦胧的睡眼,打了个哈欠,懒散的伸着懒腰。】
  白鹰(看着艾琳•福斯特醒来):你醒啦?
  艾琳•福斯特:嗯,我睡了多久了?(揉着朦胧的睡眼)
  白鹰:刚好8个小时。
  艾琳•福斯特:昨晚没什么事吧?
  白鹰:我正要告诉你,据昨晚得到的监听消息,付义龙于今天上午9点与IS组织的人在七号码头仓库里交易,我们先吃点东西赶过去,这次一定要将付义龙抓捕归案。
  
  场次24 纽约,七号码头仓库内 日
  出场人物:白鹰、艾琳•福斯特、陈雨涵、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十余名
  
  【白鹰与艾琳•福斯特来到七号码头仓库内。这里空无一人,而且十分寂静。】
  【突然,他们四周爆起烟雾弹,烟雾散后,十余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手持武士刀将白鹰和艾琳•福斯特包围。】
  【一身礼服的陈雨涵拨开其中两名忍者,走进包围圈,面见了白鹰和艾琳•福斯特。】
  白鹰(看着陈雨涵,吃惊道):是你,陈雨涵。
  陈雨涵(面不改色回应道):没错,是我。我是IS组织的人。
  白鹰:你说什么?你在开玩笑?
  陈雨涵:实话告诉你吧,我为了达到留居迪拜的目的而暗中加入了IS组织,成为该组织在美国的中间人。我这次回美国来的目的就是受组织之命不择手段取得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在天上人间夜总会里做舞女。昨天晚上我本可以和付义龙完成交易,可因你那时在场而不得不放弃。为了掩护付义龙逃走,我出钱故意让几个醉酒的顾客欺辱我自己制造混乱。今天我本可以和付义龙完成这笔交易,拿到组织想要的东西,没想到是你找上门来。
  白鹰:雨涵,我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为了你个人的目的而不择手段甚至投靠黑暗。说真的,我真的不想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陈雨涵:白鹰,我也不想互相争斗,毕竟你是我爱过的人。可是我必须拿到美军的核心机密实现我的迪拜梦,同时体现我的价值。
  白鹰:雨涵,我奉劝你还是放弃吧,现在回头还不算晚,我会尽我所能帮你让你成功留居迪拜,相信我。况且你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留居迪拜是会害了你自己,醒醒吧,雨涵。
  陈雨涵:别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白鹰:既然你执迷不悟、顽固不化,那我不得不放弃个人情感而选择我的职责了。(对艾琳•福斯特道)艾琳,我传授给你的中国少林拳是忍术的克星,尽量发挥,注意隐蔽。
  陈雨涵(对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们命令道):给我上。
  【白鹰和艾琳•福斯特大展中国少林拳与日本伊贺派忍者杀手们展开激烈肉搏...五名伊贺派忍者杀手被击毙,陈雨涵拔出武士刀加入了战团...一番激烈的较量后,陈雨涵被其中的一名忍者杀手误伤,其余的忍者杀手纷纷被击毙。】
  【被武士刀刺中腹部而流血不止的陈雨涵倒在白鹰的怀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气息微弱道:“我不该做这样的事,这是我的报应,对不起,白鹰。”说完,永远闭上了眼睛。】
  【白鹰悲痛的呼喊着陈雨涵,同时流下了泪。】
  
  场次25 纽约市,街道上 日
  出场人物:付义龙、来来往往的行人
  
  【付义龙正站在公用电话亭旁沉默的抽着香烟。】
  闪回(付义龙的回忆):
  场次18 纽约唐人街,“天上人间”夜总会外 夜
  出场人物:白鹰、付义龙
  白鹰:但是爱情并不是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决定的,田静爱的是你。义龙,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了,我可以帮你,我求求你不要再让田静痛苦下去了,你快出来吧,跟我走我会帮你的,我以我人格向你担保。
  再闪回(付义龙的回忆):
  场次14 纽约长岛,田静的住宅内 夜
  出场人物:白鹰、田静
  田静: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清楚?我爱你,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如果早知道这样,我宁愿不要我爷爷的遗产也要跟你在一起,不管多苦我都愿意。义龙,你听我说,你现在去找白鹰吧,他会帮你的,毕竟他可是你的童年发小啊。
  闪出(回到现在场景):
  【付义龙扔掉手里的香烟,用脚踩灭走进公用电话亭,拿起话筒、投入一枚硬币拨号打电话。】
  【镜头切至白鹰。】
  【白鹰正抱着陈雨涵冰冷的尸首正默默流着泪,一言不发。】
  【这时,白鹰的手机突然响起...】
  【白鹰放下陈雨涵,拿出手机接听手机。】
  【镜头回至付义龙。】
  付义龙:白鹰,我是付义龙,田静被血隼组织的人绑架了,他们要我拿着胶卷于今中午12点到郊外废弃水泥厂交换,可我担忧那帮俄国杂碎出尔反尔杀害田静。田静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也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我不能失去她。为了田静的生命安全,我决定放下与你的成见跟你联手消灭血隼组织,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我失去了田静,我还怎么活下去?(看了看手表)现在是11点,我先赶过去。等这事完后,我向你自首。(放下电话,走出电话亭)
  
  场次26 纽约郊外,废弃水泥厂内 日
  出场人物:付义龙、谢洛夫、北极狼、田静、白鹰、艾琳•福斯特、血隼组织成员20余名
  
  【付义龙单身一人来到这座废弃的水泥厂。】
  【两名手持AK47冲锋枪的血隼组织成员上前拦住付义龙。】
  血隼组织成员A:你是中国人付义龙吗?
  付义龙:对,是我。
  血隼组织成员A: 跟我们走。
  【付义龙跟着这两名血隼组织的成员进入宽大的厂房,面见了谢洛夫、北极狼和双手被绳子反绑的田静。谢洛夫、北极狼的身后站着50余名手持AK47冲锋枪的血隼组织成员。】
  谢洛夫:货带来了吗?
  付义龙:放了田静再说。
  谢洛夫:不行,先看货。
  付义龙:如果你们不放人,我就立马毁了胶卷。
  【谢洛夫对北极狼使了个眼神。】
  【北极狼解开绑在田静手上的绳子,将田静推向付义龙。】
  【付义龙紧急抱着田静。】
  谢洛夫(对付义龙道):只要把胶卷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们走。
  付义龙:当真?
  谢洛夫:我不喜欢说假话。
  【付义龙从怀里拿出胶卷扔向谢洛夫。】
  【谢洛夫接过胶卷,使用放大镜检查着胶卷内的每一张照片,不一会儿,露出满意的笑容对付义龙道:“很好,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付义龙(对田静道):我们走。
  谢洛夫:慢着,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不喜欢说假话这当然没错,但是有时我并不拒绝说假话。
  付义龙:比如说现在你要杀了我们?
  谢洛夫:没错,以绝后患。
  付义龙: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出尔反尔是你们这帮俄国杂碎的本质,但我还是来了。
  谢洛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包括你与IS组织的交易。
  田静(对付义龙道):义龙,你为什么要来呢?
  付义龙:我知道,不管我来不来,他们都不会放过你。如果我失去了你,我还怎么活下去?田静。(悲痛的紧勇着田静)
  田静(对谢洛夫等人道):你们这群混蛋动手吧,要死我跟义龙也要死在一起。(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死亡)
  【付义龙也闭上了眼睛紧拥着田静。】
  【谢洛夫手一挥,血隼组织的成员们都纷纷举起了手里的枪。】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血隼组织成员身后不远处的汽油桶被击爆,炸死了5名血隼组织成员,白鹰和艾琳•福斯特持枪杀到,与血隼组织展开激烈枪战...】
  【付义龙掷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杀了一名血隼组织成员,夺过他手里的枪一边拉着田静的手、一边冲杀出厂房,将田静带到一间密室里。】
  付义龙:你在这里避一避,我去帮助白鹰。
  田静:他们要是再抓到你绝对不会有好的结果。
  付义龙: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鹰送命,毕竟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今天要不是他帮忙,恐怕我和你早被打死了。
  田静:你去吧,小心点。
  【付义龙持枪杀进厂房,与白鹰、艾琳•福斯特联手与血隼组织展开激烈枪战...】
  【一番激烈的枪战后,谢洛夫被艾琳•福斯特击毙并从他身上搜出了胶卷。付义龙、白鹰、艾琳•福斯特三人联手大展中国功夫击毙了北极狼,血隼组织被消灭,付义龙也身负重伤。】
  【付义龙将双手伸向白鹰。】
  白鹰(将付义龙的双手按下,紧握着付义龙的手真诚道):义龙,今天多亏了你让我们成功追回了胶卷,你有立功的表现不再是我们通缉的罪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从今天起,我放弃职责而选择情感,别忘了田静需要你,我更需要你。
  艾琳•福斯特(对付义龙真诚道):义龙,我支持探长,谢谢你协助我们破获了这个案子。
  付义龙(感激道):不,我更应该谢谢你们才对,是你们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和自由。还有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和田静恐怕...(对白鹰道)白鹰,其实我想通了昨晚你在小巷里对我说的话,爱情不是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决定的,而是一颗真心。在爱情世界里,如果凭自己的想法而把金钱和地位放在第一位,那将会势必扭曲婚恋观,就不再有真爱了。你是对的,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爱着田静,也不会再去做那样的蠢事了。
  白鹰(高兴的拍了拍付义龙的肩膀道):这才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终于像个人样活出了属于自己的尊严来。对了,你现在负了伤,我们先送你去医院,然后再给你新的身份,那样你就可以永远和田静在一起了。别忘了我和艾琳还等着吃你们的喜酒呢。
  付义龙:谢谢你们。
  【白鹰与艾琳•福斯特搀扶着负伤的付义龙走出水泥厂。】
  【田静持枪拦住了他们三人的去路。】
  付义龙(一脸茫然道):田静,你这是干什么?把枪放下。
  田静(面无表情道):刚才的打斗可真精彩,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付义龙(皱着眉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田静: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才是血隼组织真正的首领。谢洛夫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他的真实身份是俄罗斯情报机关的一名普通官员。为了得到我梦寐以求的金钱,我暗中加入了俄罗斯情报机关,后组织、领导血隼组织潜伏在美国境内,暗中搜集美国重要军事情报包括研发各种新式武器的核心机密。为了得到美军的这份核心机密,我不得不自导自演了一场苦肉计,让谢洛夫绑架了我。要不是白鹰插手,我早拿到钱了。
  付义龙(情绪激动道):不,不,你在胡说,你不是这样的人。
  【田静扣动扳机,白鹰的肩膀中弹。】
  【艾琳•福斯特急忙掏出枪。】
  【田静再次扣动扳机,艾琳•福斯特持枪的手中弹,枪也掉在了地上。】
  付义龙(愤怒道):田静,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把枪放下,立刻马上。
  田静(板着冷酷的表情道):义龙,我们相爱一场,我真的不忍心把你打死,我奉劝你最好交出胶卷。不然,我就打死你的童年好友白鹰和他的搭档,让他们死在你的面前让你痛不欲生。
  付义龙(冷静下来,表情严肃道):田静,我就问你一句话,金钱和我对于你来说谁更重要?请你马上回答。
  田静:当然是金钱,不然我怎么会暗中加入俄罗斯的情报机关呢?
  付义龙: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没想到你竟骗了我的感情,还骗了我这么多年,算我瞎了眼看错了你。
  田静:别废话了,交出胶卷,我还可以放了你们。
  付义龙(对白鹰道):白鹰,我没白认识你这位好朋友、好兄弟,还有胖子,我这辈子够了。(不顾一切捡起地上的枪扣动扳机射向田静)
  【田静身中数弹毙命,付义龙也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中。】
  
  全剧终
      谢谢欣赏
联系方式:
0.2591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