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三十集短剧《美女债主很多情》出售
发布时间:2022-03-29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一句话故事:
  从南京到北京,借钱的没有欠钱的精。美女为讨债机关算尽,钱没讨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故事类型:
喜剧、甜宠

时长/集数
5分钟/30集
或根据需要调节时长、集数。

故事亮点:
网络段子或者社会话题里,欠钱、讨债始终是大众关注的热点之一,这种题材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流量基础,更与当下网络观影群体最喜欢的甜宠、喜剧结合,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模式,完全有别于单纯的话题性故事,或者单纯的甜宠类故事,这是本剧另辟蹊径带来的题材优势。
故事逻辑逆天,却完美自圆其说,且自带爆笑喜剧: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儿债主,如羊,一个不择手段的老江湖欠债者,如狼。羊自以为是假扮成狼企图狼口夺食,狼不动声色以羊自居伺机一口吞羊,结果羊爱上了狼,狼居然也爱上了羊。
即便是短剧,但对于人性、主题也挖掘得极为深刻,人物变化弧线清晰,符合主流价值观,积极传播正能量,完全有别于其他为搞笑而搞笑、为甜宠而甜宠的无脑剧。

人物小传:
文  静:女,二十二岁,文世杰之女。大学毕业后,野心勃勃想干一番事业,但也知晓世道险恶,于是包装以凶神恶煞、毒牙利嘴掩盖天真幼稚,却被丛怀东看出虚实加以利用,沦陷在他的虚假爱情里,但她的真挚情感,硬是把一个无情浪子变成了专情老公。

丛怀东:男,二十九岁,创业失败的小老板。精明强干,敢于冒险,擅于利用各种人际关系,智谋出众情商极佳,为成功不择手段。精神上居高临下俯视众生骄傲,有自己独特的理念与价值观。开始时利用文静,最终却被她的真情打动,宁可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不负美好爱情。

琳  琳:女,二十五岁,从怀东的女友,商场女强人。现实、冷酷,把感情当成利益的一部分。在丛怀东落魄之后,认定他会东山再起,于是倾力相助,但却以合约限制丛怀东不得与其分手,最后失去丛怀东时,才知道为了一块狗头金,却失去了一座金矿。

文世杰:男,五十左右岁,文静之父,公司老板。对女儿极为溺爱,只希望她活得快乐,不愿意她为工作烦心,对她言听计从。

佟逸轩:男,二十八岁,文世杰的助理,在文世杰的资助下完成学业。对文世杰心怀感恩,暗恋文静。为人聪慧能干,但性情略显软弱。


故事大纲:
文静智商在线颜值出众、天真烂漫性格可爱,最重要的是她有一个有钱的老爹,具备一切傲娇女的属性,完全可以靠脸嚣张靠爹吃饭,但她偏不,她非要干一番大事业,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
文世杰很头疼:一个女孩儿家,努力花钱就完了,为啥偏要赚钱呢?这丫头不但天真幼稚无城府,还自以为是胡搞恶搞,于是坚决拒绝她进入公司。文静当然不服气,决定干出点事来给老爹看看。
首先她包装自己:小脸扳起来,架式端起来,态度狠起来,以此为城府,想让人害怕。下一步选择一件事情:讨债。欠债者名叫丛怀东,十万块的债务欠了十年,标准的烂帐,这笔钱要回来,老爹还不刮目相看?文静拿着欠条,雄心勃勃踏上讨债路……献身不归路。
丛怀东是个什么人呢?帅里坏、暖里寒、笑里刀,年纪轻轻阅历无数,早就是精得不能再精的老油条了,一眼看穿了文静的心机底细。文静自以为准备充足,在丛怀东眼里漏洞百出:文静自以为心机深沉,丛怀东早已洞若观火;文静自以为步步紧逼占尽上风,丛怀东看似狼狈后退却已请君入瓮……
几个回合下来,文静钱没要来,莫名其妙地变了心态:哎呀这个怀东同学人不错啊,挺可怜呐,这么逼人家我好像挺不是人的,对不起天地对不起良心!此念一起,万劫不复。丛怀东抓住机会展开了反攻,以理为枪以情为炮,甚至祭出了鳄鱼眼泪……男儿泪这个无上利器,文静的心彻底软了:不行,为了世间有爱,为了人性美好,我必须帮他。
于是,讨债变成了送钱,还送得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文世杰终于知道了此事,哭不得笑不得,打不得骂不得,告诫女儿说这就是江湖路险,及时打住吧。文静不干了,怎么能打住呢?我得帮他,一直帮他翻过身来,才不枉我助人为乐的美名。
文世杰头大如斗,女儿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再前一步粉身碎骨。无奈只好去找丛怀东,钱不要了,人给我留住行不?饶了我女儿吧求你了。丛怀东淡淡一笑: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如你所愿。
可是,文世杰劝退了丛怀东,却说服不了泥足深陷的女儿。文静铁了心认为丛怀东是至情至性之人,帮助这样的人是大义所在岂可不为?于是瞒着老父继续援助丛怀东。丛怀东不愿意得罪文世杰,为让文静死心,一点点露出獠牙利齿,企图吓退文静。但文静清奇委婉的脑回路,把这理解为丛怀东为成为她父女和睦而故意为之。多好的人啊,为了自己,竟然不惜自污,哪儿找这么好的男人啊?
此心一起,眼里的丛怀东各种光辉闪耀魅力无限,而强悍的荷尔蒙气息更令人迷醉,文静如飞蛾投火义无反顾彻底完蛋。
文世杰慌了,钱没要来,人怎么还搭进去了呢?赶紧再次找丛怀东谈判。丛怀东的生意此时一错再错,已经没可能凭自己能力翻身了,立马把文世杰当成了救命稻草:哪里哪里客气客气——不过这事她由不得我啊。
文世杰明白潜台词:花钱赎人。那就破财免灾吧,帮助丛怀东摆脱困境。丛怀东本该因此放手文静,但这时他才发现,本是绝情利用虚与委蛇,怎么还恋恋不舍了呢?不对不对,怎么还一往情深了呢?怎么还刻骨铭心了呢?怎么还还还……
丛怀东惊恐地发现,爱情不知不觉地来了,不走了,成真了。问题是在他的计划里,婚姻也是事业的一部分,妻子必然是自己的贤内助。他可以骗人坑人利用人,但他的高傲,不允许他依靠女人的力量,落下吃软饭的名声,所以文静根本不在他考虑之列。可事到如今,内心的情感如决堤之水,原则的防线即将被冲溃,肿么办?
不能凉拌,更不能瞎办,只能认真地去办。丛怀东反复审视内心抛却利害问责情感,终于明白了,就算自己是一个混蛋,但必须承认混蛋也可以有高尚的爱情。以前他将文静玩弄于股掌之上,将来他愿意被她呼来喝去欺负一生。
但是,冷酷在他心里满是阳光时蓦然袭来,文静知道了他的一切,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她伤痛欲绝,同时心里升腾起被愚弄的仇恨。丛怀东再不是恋人,而是她倾尽一生也要无情打击的仇人。
丛怀东有无数种方式,可以挽回文静的心,但是,他采用了最愚蠢、也最能证明他情感的方式。文世杰老怀大慰欢呼雀跃,把咬牙切齿的文静推入了他的怀抱。
联系方式:
0.24169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