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三十集短视频喜剧剧本《干妈保佑》完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2-01-26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一句话故事:
富豪因五行缺木而拜古树为干妈,对手为打击富豪欲伐此树,在干妈保卫战中,对儿子万般宠爱的亲妈居然将古树卖给了对手……

人物小传:
老刘:男,五十岁,韩家的邻居,脾气火爆但心地善良。对寡妇韩母心存爱慕。

韩博:男,三十岁,韩母之子,公司老板,当年气死了父亲,对母亲不闻不问。生性凉薄无情无义,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害得许多人家破人亡。特别迷信。

秀儿:女,四十九岁,韩博之母,懦弱善良,明明对老刘颇有情意,但却担心给儿子丢脸,对老刘的心意假作不知。虽然儿子气死了父亲,又对她十分不孝,但她仍然把儿子当成天。直到儿子害死了老刘,她终于意识到儿子就是个畜牲,与儿子断绝了母子关系。

周达:男,三十五岁,公司老板,韩博的竞争对手。

故事梗概:
民国年间上海有户姓韩的人家,少年韩博幼年体弱多病,算命先生断定他五行缺木,恰好邻居老刘家院内有棵古树,于是韩博认古树为干妈。
韩博生性凉薄贪婪,大富大贵后对生母不闻不问,任其在老宅孤老,却认为此生成就,全赖干妈保佑,年年烧香上供至敬至诚。
周达因生意之争,与韩博斗得不可开交。为了从根子上击败韩博,周达决定伐倒古树,断去周达的精神支柱,于是出高价欲买老刘的房产。
丧妻的老刘生活困窘,与寡妇韩母情愫暗生,为了给韩母治病准备卖出房产时,才知道周达居心叵测,韩母为了保护儿子也恳请他不要交易。韩博闻讯后与周达展开了干妈保卫战,不料却意外害死了老刘,韩母悲痛之下,终于意识到儿子就是个畜牲,愤怒之下与儿子断绝了关系,将房产卖给了周达。
周达以砍树相威胁,韩博无奈在生意上做出了巨大让步,面对周达的步步紧逼,韩博设了致命陷阱,周达走投无路之下举手投降,周达终于夺回了古树干妈。正在其得意洋洋之意,不料报应临头死于非命。
算命先生再临此地,听得韩母诉说此事后,掐指一算大惊失色:抱歉抱歉,当年学艺不精测算有误,此人最大的问题并非缺木,而是缺德。

剧本正文:
第一集
1、老刘家 日 内
屋子十分简陋,老刘掀开锅盖,锅里炖得是小鸡,他深深地嗅了一口,咽了口唾沫。
老刘把鸡肉一块不剩地盛在盘子里,转身出屋。

2、老刘家 日 外
院子角落,有一棵茂盛的大树。
老刘出门而去。

3、韩母家 日 内
房屋破败,家徒四壁,屋子中间放了个水盆,是下雨时接屋顶漏水用的。
韩母躺在床上,表情痛苦。
桌子上摆着一张照片,上面是韩母和十多岁的韩博。
(os)老刘:秀儿、秀儿——
老刘推门而入。
老刘:看我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
话音未落,老刘看到了韩母的样子,大吃一惊,他赶紧放下盘子,过来。
老刘:秀儿,你……你怎么了?
韩母:肚子、我肚子拧着劲地疼。
老刘:我送你去医院。
韩母:不用,我挺一挺就好了。
老刘:都疼成这样了,还挺?你听我的。
老刘上前要扶秀儿,秀儿躲开。老刘一愣,有些尴尬。
老刘:我不碰你我不碰你,我去找小丽帮你。
老刘转身要走。
秀儿:老刘。
老刘回头。
秀儿:真不用上医院,你……你帮我倒杯热水,喝杯热水就好了。
老刘拿起桌上水壶,倒了杯水,小心翼翼地吹着,递给秀儿。
秀儿勉强起身,接过水慢慢地喝着,装出身体见好的样子。
秀儿:还真别说,好多了。
老刘松了口气。
秀儿却再也忍不住,趴在床边干呕起来。
老刘帮她拍背,秀儿喘息着坐回床上。老刘到门前洗脸盆架上拿了毛巾给她,秀儿擦嘴。
老刘:不行,必须去医院。
老刘转身要走。
秀儿一把抓住他。
秀儿:不能去。
老刘:为啥?
秀儿:我……没钱。

4、办公室 日 内
留声机里放着歌曲,韩博坐在办公桌后,好整以暇地喝了口咖啡。
某男可怜巴巴地看着韩博,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某男:韩老板,求求你了,我没钱,我真没钱啊。
韩博:听说,你有个女儿,年方十八,貌美如花?
某男大惊,小鸡啄米般磕头。
某男:韩老板我求求你了,可千万不能动我的女儿呀——
门突然被推开,老刘大步闯了进来。
韩博:(一愣)老刘?
老刘:小博,你妈……你妈病了,需要钱,你能帮帮她吗?
韩博:帮她?凭什么?她跟我断绝了母子关系,她已经不是我妈了,你知道的呀。
老刘:那是一时气话,小博,她都没当真,你还当真了?
韩博:人呐,说话得算话,要不跟放屁有什么区别?
老刘愤怒地瞪着韩博。
老刘:你……你还真是个畜牲。
韩博:那我妈是什么?我可是我妈生的。
老刘冲过去举拳欲打,韩博冷冷地看着他。老刘顿了顿脚,恨恨地冲出门去。
某男看得呆了。
韩博:看见了吧?言出必践,所以……愿意磕头,继续。
某男面露绝望之意。
第一集完

第二集
1、医院 日 内
交款处,老刘面对收款护士,一脸恳求之意。
老刘:求求你,帮个忙吧,救人要紧啊。
护士一脸为难,转头看着后面的医生。
医生:明天一定把钱补上,你也别让我们为难。
老刘:一定、一定,放心,我保证。

2、一组镜头 
老刘在某户人家,对某男人比比划划,某男人一脸同情,拿出些钱来。
当铺,老刘递上一件毛皮大衣。
当铺朝奉把几张钱币递给老刘。
街道,某女人遗憾地对老刘摇头,老刘失望。
某店铺,老板拿了几张纸币给老刘,老刘千恩万谢。

3、病房 夜 内
秀儿躺在病床上,老刘心事重重地喂她喝粥,秀儿察觉了他的异样。
秀儿:老刘,钱不够吧?
老刘:够,怎么不够?我都交完了,够。
医生推门进屋,对秀儿说。
医生:怎么样,好些了吗?
秀儿:(点点头)谢谢大夫。
医生:要是有什么不舒服,马上找我。(对老刘)住院费,明天千万交上啊。
老刘:是是是,放心,明天我一定交。
医生离开,老刘不敢看秀儿的眼睛。秀儿猜到了老刘为难。
秀儿:老刘啊,明天,去找下小博吧,跟他说我病了。
老刘:小……小博?
秀儿: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儿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再生气,我也不能不认他,这事都不跟他说,那可就真生分了。
老刘有些不知所措。
秀儿:怎么了你?
老刘:秀儿,忘了他怎么对你了?忘了他怎么对你男人了?那就是个牲口。穷死饿死也别找他,钱的事你别管了,包在我身上。
秀儿:老刘,那是我儿子,我还没说呢,你激动个什么劲?还牲口,你再这么说我跟你急。
老刘:好好好,好孩子,那是好孩子,这总行了吧?
秀儿:你生气了?
老刘:我哪有资格生气?不生气、不生气——我走了。
老刘起身往外走。
秀儿:老刘,对不起。
老刘身子僵了僵,大步出门。
秀儿叹了口气。

4、医院 日 内
走廊里,医生在前面走,老刘跟在医生后面恳求。
老刘:大夫大夫,您帮帮忙,我这就去筹钱,可药不能停啊,我保证,下午、晚上之前,钱我一定交上,求您了。
医生:对不起啊,这事我说了不算,你找院长吧。
老刘:大夫、大夫——
医生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老刘不知所措。

5、老刘家 日 内
老刘翻箱倒柜,寻找值钱的东西,可是看着破东烂西,他失望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刘好像想起了什么,起身出屋。

6、老刘家 日 外
老刘打量着自家房子,自言自语。
老刘:值钱的,也只有你了。
这时,周达在两个随从的陪同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扫了眼院子,目光落在角落那棵树上。
老刘:你们找谁?
周达:你就是老刘?
老刘:(点头)你是?
一个手下拿出一张契约举在老刘面前,老刘看了一眼,惊讶。
老刘:你……要买我的房子?
另一个手下拿出一根金条塞进老刘手里。
周达:这价钱,买十个你这样的房子都够了。
老刘目瞪口呆。
第二集完
联系方式:
0.24499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