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已备案民国悬疑动作网络电影《泥人劫》出售
发布时间:2022-01-10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一句话梗概
欲以泥人像寻找恩人,却被别有用心者混淆了记忆,并揭开其不敢告人的秘密,而真正的恩人藏于身边,对其发出致命一击。

类型:
悬疑、民国、犯罪、动作

时长:
100分钟

人物小传
许玉峰:男,四十岁,小雪的父亲。十九年前是江洋大盗,金盆洗手后投身商界并成为社会名流。为人精明、感恩、有仇必报。早年丧妻后再未续弦,膝下唯有一女小雪,视为掌上明珠。

洪  博:男,十六岁,表面上是高元松的儿子,自以为是秦书林的儿子,实际上是秦书林收养的孤儿。胆小懦弱而又极具心机,配合秦书林阴谋夺取许家家业。

严茂昌:男,四十四岁,许玉峰手下的大掌柜,膝下无子,妻子是悍妇,不敢纳妾,外面秘密养有一私生子,视其为严家香火传承,负责打理许家所有生意。为人阴沉贪婪多智。

老  周:男,三十九岁,原名高元松,收养了乔小涛。十九年前是一名警察,恪守原则,极力维护法律正义,因救许玉峰而遭到通辑亡命天涯。后来在帮助许玉峰查找对其不利之人同时,更准备查出乔山灭门真相将其绳之以法。

小  雪:女:十五岁,许玉峰的女儿,活泼、善良、视老周为家人,视洪博为亲哥。

秦书林:男,四十一岁,许玉峰手下的药店掌柜,洪博的收养人,表面无害实则心机深沉,一直在阴谋夺取许玉峰家产。

乔小涛:男,二十五岁,警察队长乔山之子,当年家人惨死之时,躲在棉被之中逃过一劫,误以为许玉峰是凶手,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处心积虑欲报大仇。

故事大纲
世间很多不幸的事情,都始于美好初衷。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的哈尔滨。悦来饭店在十五年前开张之初,就在显眼的位置摆了个泥人像,东家许玉峰悬重赏寻找此人,但却对寻人缘由讳莫如深。五年前,途经此地的老泥人在悦来饭店吃饭,看到了泥人像后想见许玉峰,但凑巧许玉峰去了外地。当晚,老泥人在回客栈途中遭人抢劫死于非命。
许玉峰得知此事虽觉此事蹊跷,但多年来见惯各色人等为得悬赏重金,无所不用其极,想来老泥人也是如此,于是将此事抛到一边。
时光荏苒,转眼五年过去了。这天,许玉峰的独生女儿小雪嚷嚷着要吃庆安镇的猪蹄。管家老周买猪蹄时,认出店主高元松便是泥人本人。他火速赶回通知许玉峰,但当许玉峰赶到时,高元松却因陈年恶疾突发身亡,只留下十六岁的独生儿子高洪博。
许玉峰悲痛至极,厚葬了高元松。他告诉高洪博,十九年前他是天津的一名警察,高元松是有名的江洋大盗。他将高元松逮捕归案后,警察队长乔山却垂涎于高元松秘藏的珍宝,暗中严刑拷问并拿到其所有财产后准备灭口。许玉峰撞破此事后欲救高元松,乔山竟然想将他一起杀死,幸好高元松舍命相护,他才侥幸逃生,但两人逃走时失散。他无时无刻不想找到高元松报恩,于是以高元松的泥人肖像,一直寻找至今。
许玉峰命高洪博将此事烂在心里,然后大摆宴席,称高洪博之父于已有恩,从今以后高洪博就是他的义子,由精通生意的严掌柜教他经商之道,并承诺自己百年之后,将由高洪博、小雪共享自己庞大的家业。高洪博为人乖巧,深得严掌柜的赏识,许玉峰的独生女儿许雪也视其为亲兄。
许府潜入小贼,被发现后逃之夭夭,因并未失窃物品,大家都没当回事儿,但许玉峰从此后却心事重重。
高洪博带小雪上街购物,富家子赵威见小雪貌美而出言调戏,高洪博被赵威嚣张之势所摄,竟然不敢出手帮助小雪。危急时刻,赶来的严掌柜救了小雪,并暗示高洪博为小雪出气以讨许玉峰欢心。高洪博胆气大壮,打断了赵威的胳膊。
赵威之父赵四海将高洪博告到警察局,警察冯宣不想激怒财雄势大的许玉峰,于是含糊其辞准备息事宁人。不料,许玉峰却说既然打伤了人,就要接受惩罚,让警察将高洪博带走调查。
许家上下对此大惑不解,许玉峰却摆酒庆祝,醉后说出了真相:多年来他苦苦寻找高元松,根本不是为了报恩,而是为了报仇。高元松虽然已死,但父债子还,他先让高洪博享尽荣华,再将他打落地狱,不过是想让报复更为尽兴罢了。
此事传出,高洪博在狱中也收到了消息,他求人传话,说自己其实是高元松的养子,养父的罪孽不该报在他身上。许玉峰却根本不为所动。赵威为报断臂之仇,买通狱中犯人虐待高洪博,高洪博受不了折磨企图自杀,却被同监犯人所救。小雪不懂父辈的恩怨,只知道高洪博哥哥对她很好,恳求许玉峰放了高洪博,被拒绝后,情急之下以绝食威逼父亲答应自己的条件。
许玉峰有苦难言,只好对女儿说出实情:家中进贼当晚,许玉峰收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明高元松、高洪博父子并非许玉峰寻找之人,而是别有用心者假冒,高元松更非病死,而是死于谋杀。
许玉峰暗中调查,查实高元松果然是被杀死的,生前曾说高洪博并非其亲子。许玉峰确定,高洪博背后有另有高人指使。如果自己没能及时发现端倪,恐怕自己和小雪都会遭人毒手,然后借高洪博之手夺走自己庞大的家产。他借机将高洪博送入大狱,不但想逼出幕后之人,更想趁此机会找到真正的恩人。
小雪虽然似懂非懂,但却相信父亲不会骗他,与父亲的关系缓和下来。
小贼五孩儿曾受许玉峰恩惠,暗中帮助许玉峰找到了老泥人的妻子王霞。王霞回忆起一件奇怪的事情:十五年前,有一个人让老泥人一次捏了三十个泥人,每个泥人像的相貌只相差少许,最终把泥人像改成了那个人的模样。
许玉峰恍然大悟,猜到那个人便是假高元松。那三十个泥人像,被人每隔一段时间更换一个,用十五年的时间,一点点混淆了自己的记忆,成功地让自己错把假高元松当成了恩人。当年老泥人认出了泥人像出于已手,想向许玉峰说明情况,结果惹来杀身之祸,
许玉峰断定,假高元松必然另有同伙,而且是自己身边亲近之人,所以才能更换泥人像,并第一时间知道老泥人的事情出手灭口。那么,这个躲在暗处算计自己的神秘人到底是谁呢?
本来,许玉峰最怀疑的是老周,因为是他找到了高元松。但他调查后发现,老周应与此事无关。况且老周入府不过一年,此计划却始于十五年前。于是,十五年前跟随自己至今那些人,进入了许玉峰怀疑的视线,其中以秦掌柜和严掌柜最为可疑。
许玉峰准备以王霞为饵,试探秦、严二人。不料计划尚未开始,五孩儿和王霞便被人杀死。与此同时,赵四海收到十锭黄金与一封匿名血书,威逼利诱他取消对高洪博的指控。大怒之下的许玉峰承诺保证赵四海的安全,并付出巨大代价,换得赵四海改变主意,断绝了高洪博平安出狱的希望。
虽然身边人手众多,但许玉峰却感觉每个人都有可疑之处,反倒是刚入府不久的老周最为可信。他命老周秘密调查秦、严二人。但他却不知道,老周暗中调来一个年轻人,潜伏于许家周围动机不明。
许雪拜祭亡母归来之时,有人突然袭击试图将其绑架,关键时刻,暗中保护小雪的老周击伤绑匪,并将其送到警察局。冯宣对绑匪严加拷问,但绑匪对雇主情况一无所知。
爱女险些出事,许玉峰将幕后之人恨到了骨子里,一腔怒火全发泄在高洪博身上,高洪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许玉峰以给高洪博机会说出真正幕后指使为由,命秦严二人前往监狱,自己却躲在暗处观察二人与高洪博的反应。
高洪博哀求二人替他向许玉峰求情,但他的希望,似乎全放在了秦掌柜身上,而不是一直与他有师徒之情的严掌柜。许玉峰终于断定:原来指使者是秦掌柜。
秦掌柜大呼冤枉,以种种证据表明自己绝非幕后之人,并说出了他心中的怀疑:严掌柜。因为他无意中得知,一直膝下无子的严掌柜,瞒着夫人在外生有一子,但此子多年来一直下落不明。高洪博很有可能便是严掌柜的私生子。
联想到严掌柜的深沉老辣和贪得无厌,许玉峰把怀疑的目光对准了严掌柜。但老周却提出疑问:高洪博绝望之中的求救反应是本能而真实的,如果严掌柜是他的亲生父亲,为何他会重点向秦掌柜求救?
许玉峰认为老周之言不无道理,一时间不知如何抉择。
不堪折磨的高洪博终于崩溃了,交待说他是严掌柜的私生子。严掌柜见已无法隐瞒,只好供认不诲,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他恳求许玉峰放过高洪博性命,然后准备自杀。
不料,绑架小雪的绑匪在狱中对高洪博突然下杀手,高洪博即将殒命之际,冯宣及时赶到制服了绑匪,绑匪交待说有人付钱买高洪博的命。高洪博意识到自己拼命保护的幕后之人,在自己失去利用价值之时,准备杀死自己丢车保帅。激愤之下,他终于说出实情: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秦掌柜,他其实是秦掌柜从小收留的一名孤儿。秦掌柜命他跟假高元松以父子相称,待时机成熟时害死假高元松,而他只要声称父亲从来没跟他说过往事,便可骗过许玉峰,以恩人之子的身份进入许家,届时害死许家父女,得到许家所有财产。
面对高洪博的指证,秦掌柜万念俱灰,当初只要把高洪博灭口,自己便毫无后患,可他一直都没有这么做,就是因为他把高洪博当成了亲生儿子,可是高洪博怎么会突然翻脸指证自己?
高洪博从秦掌柜的反应上,醒悟绑匪谋杀自己之事,其实是许玉峰设下的圈套,可惜自己没能识破,出卖了从小收养自己的恩人秦掌柜。
许玉峰告诉秦掌柜,其实这是老周的计谋,因为老周一直认为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所以买通绑匪上演了这出好戏。秦掌柜自知大势已去,坦承自已于十五年前,偷听了许玉峰想找到高元松报恩之事后,便心生邪念开始了这个计划。他让高元松在偏僻的庆安镇开了熟食店,以美味猪蹄引起了小雪的注意,当老周认出假高元松后,他马上将其干掉,果然,许玉峰如他所料般将洪博收为义子。
五年的前老泥人因为认出了他亲手所捏的泥人像,秦掌柜将其杀掉灭口。为了让赵四海撤诉。他偷偷将金锭血书放在赵四海家里,不料此举被尾随跟踪的五孩儿发现,他抓住了五孩儿,拷问出真相后,担心王霞认出自己,杀死五孩儿后又赶去将王霞灭口。
秦掌柜早就知道严掌柜私生子的事情,当许玉峰将高洪博送入大狱之后,他就知道计划已经失败了,为了保住高洪博又不暴露自己,于是他绑架了严掌柜的私生子,以其性命威胁严掌柜背锅。严掌柜为了不使严家断了香火,只好把所有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秦掌柜威胁许玉峰,如果他不放了自己和洪博,他的同伙就会杀死严掌柜的私生子。这时老周打回电话,说自己找到了严掌柜私生子的藏身地,并已安全将其救回。
许玉峰大喜之下,准备将秦掌柜送官,秦掌柜终于拿出了杀手锏:当他听高洪博转述的许、高二人的当年往事后,便托人在天津进行了秘密调查,结果发现许玉峰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许玉峰当年根本不是警察,而是他故事里的那个江洋大盗。当年逃出乔山的追杀后,为了报此一箭之仇,他不但夜闯乔家夺回财宝,并且灭了乔家满门。他在以泥像寻找高元松时,不敢说出其中原委的原因便在于此,他是警方追捕的要犯。
秦掌柜狞笑着说,如果敢将他送官或者灭口,他的同伙便会将此事告于警方,许玉峰必将为乔家满门偿命。
许玉峰一时无计可施,权衡利害之下,不得不决定放秦掌柜一条狗命。便在此时,老周匆匆赶回告诉许玉峰,秦掌柜的同伙已经在自己的帮手监视之下,随时可以进行抓捕。许玉峰再度控制了秦掌柜,秦掌柜绝望之下提醒许玉峰,说老周一个下人,怎么会如此能干?其中必有阴谋诡计。
其实许玉峰心中早有疑问,却听得老周哈哈一笑,随口说出当年高元松那尊泥人像的来历。许玉峰震惊无比,这是他从未告诉过别人的事情,老周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就是自已苦苦寻找了十九年的高元松?
老周果然就是高元松。十九年来,不止是许玉峰在寻找他,他也一直在寻找许玉峰。两年前,他在悦来饭店看到了那个泥人像,也认出了老板就是许玉峰。可是,泥人像根本不是他的样子,他怀疑有人动了手脚换掉了泥人像,欲对许玉峰不利,于是投身许府当了名下人,准备暗中潜伏查出阴谋。当假高元松出现并猝死之时,为避免引起幕后之人的警觉,他潜入房间留下纸条提醒许玉峰,自己则仍然隐瞒身份暗中调查。
后来局势越来越复杂,高元松不得不暗中叫来帮手,所以才能够找回严掌柜私生子,并查知秦掌柜同伙的下落。
许玉峰当机立断,与高元松火速出发,准备联手合作将秦掌柜同伙抓捕归案。
两人赶到一间破庙之内,秦掌柜的同伙已经被制服在地,而高元松的帮手乔小涛,突然将枪口对准了许玉峰。许玉峰震惊之极,不明白高元松为何要算计自己。高元松痛心疾首地说,当年自己一腔正义,不忍许玉峰死于乔山之手,所以不惜一死相救。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救出了一条恶狼。他藏身于许玉峰身边一年,就是要等因事入狱的乔小涛出来后,确认许玉峰到底是不是屠戮他家满门的凶手。
乔小涛就是乔家唯一的生还者乔小涛。当年乔小涛藏在棉被里躲过一劫,他亲眼目睹家人死于许玉峰手下。后来高元松收养了乔小涛,乔小涛长大成人后,发誓亲手杀了许玉峰为家人报仇。而高元松虽然早已不是一个警察,可是,他也要为乔家讨还一个公道。
许玉峰想起当年往事:他制服了乔山,以其妻儿性命逼他交出财宝,不料乔山宁可妻儿被杀,也不肯交还财宝。根本无意杀人的许玉峰当机立断想要救回乔山妻儿性命,但乔山竟然趁此机会向他偷袭,终于导致妻儿惨死。许玉峰痛恨其丧尽天良,所以才杀死了他。
而且,他早就知道乔小涛藏在棉被里,如果他真想灭门,乔小涛活不到今天。
乔小涛想杀死许玉峰,不让他说出父亲丑恶的真相,但高元松意识到所谓的灭门案内中另有玄机,挡在了乔小涛面前,希望他给许玉峰一个说话的机会。不料,乔小涛不但认为许玉峰是杀死家人的大仇,更认为高元松也是罪魁祸首,想要将两人一并杀死报仇。
许玉峰和高元松先后中枪,但许玉峰终于争取到机会说出了真相,高元松才知道错怪了老友。危急时刻,许玉峰与高元松便如当年一般再度合作,他们明明可以杀死乔小涛,却因不忍痛下杀手以致双双重伤。
许、高的抉择击中了乔小涛心里最柔软的良心,面对憎恨多年的杀父仇人,他颤抖地举起了手枪,手指却仿佛勾住了千斤重物一般,无法扣动扳机……

卖点分析:
本片层层剥茧、一波三折,以在我国风靡一时的泥人像艺术为引,讲述了民国年间的一个报恩故事。以恩为仇,又以仇为恩,真相背后有真相,玄机之外又玄机。接二连三的反转之中,包含的其实是国人奉为至上的“情”、“义”,而在情义之中的法理正义,又将故事带到了另一个走向,最终人性的觉醒,才是本片真正的结局。
悬疑片历来有着庞大的观众群体,是观众最喜欢的类型之一。近年的《消失的子弹》、《催眠大师》、《记忆大师》都创下了超好的票房效果。而民国题材相对于当代故事,在政审方面具备天然优势,剧情构思发挥空间较大,展现形式亦不受拘束,便于深度挖掘人物内心及电影主题。
本片故事绝佳,结构严谨,必将成为又一部叫好卖座的成功作品。
作品链接:http://www.wzbj1616.com/script_info/1006
联系方式:
0.24585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