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古装奇幻电影 《大唐杜环之决战天涯》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1-12-01     发布者:亢龙无悔007
浏览:
《大唐杜环之决战天涯》故事大纲

                
    唐玄宗天宝年间,大食国阿拔斯王朝(中国史书称黑衣大食)新立持续扩张,以忽儿珊地区(今土库曼斯坦与伊朗呼罗珊省交界地区)为东方重镇,侵占波斯等唐朝在西域的部分属国。安西都护府四镇大都护高仙芝为稳定边疆局势频繁出征,擒获石国王(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那俱车鼻施、突骑施部落首领移拨可汗、竭师王(今巴基斯坦奇特拉尔)勃特没等回长安献俘,受到唐玄宗大力嘉奖。青年杜环渴望建功立业,投入高仙芝的幕府,出任参军。
石国王子那米思尔侥幸逃回碎叶川,将高仙芝的强硬举动遍告昭武九姓诸部落首领,以谋求自保的名义联合大食国攻打安西。
忽儿珊总督波斯人阿布·穆斯里姆以石国王子与诸部落求救为借口召集十余万大军进发西域。高仙芝于天宝十载四月(751年),领三万唐军和西域葛逻禄、拔汗那两大部落联军各两万,总共七万人出征。唐军出安西走南线,葛逻禄、拔汗那部族生活在金山一带(今阿尔泰山)走北线,约定在石国怛逻斯城(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汇合。杜环以参军身份从征,另有副将北庭行军兵马使李嗣业、别将段秀实,及都护府判官封常清等。
唐军翻越葱岭时,风雪凄厉,旋风竟将几十名唐军卷落山崖,杜环听向导传言大食人有巫师助阵,提醒高仙芝,没有引起注意。两个月后到达怛逻斯。阿布·穆斯里姆令先锋部将塞义德·本·侯梅德带七千人先抵达,协助王子那米思尔防守,火祆巫师康摩诃以法术布防,等待大食军主力援军。
    唐军先围攻怛逻斯城,巫师康摩诃变化草原石人阻挡唐军,伤亡甚多,没能攻下。大食十万援军即将抵达,精锐为忽儿珊骑兵。高仙芝令唐军改变战术,寻求大食援军决战。赶来的葛逻禄部被康摩诃胁迫收买,葛逻禄军在外围倒戈哗变,石国王子、侯梅德从城中突破夹击,唐军战败。段秀实、封常清、杜环等保护高仙芝撤退,杜环与唐军大批步军留下断后,为高仙芝、段秀实争取时间,结果被大食军俘虏。高仙芝败退安西,大食军带着约一万唐军撤退。
    杜环等俘虏被押往石国柘枝城,王子那米思尔与巫师康摩诃为了报复,向总督阿布·穆斯里姆提议将俘虏用于忽儿珊铁骑的格杀训练,许多人被折磨死。参军杜环与一批唐军负责修葺城墙,受到鞭打和羞辱。部将侯梅德和大食人在城中作威作福,对石国百姓蛮横霸道,抓了大批反抗大食人的百姓关进牢狱。最终引发大乱,杜环、樊淑等趁机冲出解救其他唐军,一起闯入王宫,杀死侯梅德和那米思尔,救下当年安定西域的大都护张孝嵩的孙女张仙儿。鼓动石国百姓与唐军起义,柘枝城大乱,大食总督阿布·穆斯里姆准备围剿唐军,大食王的使者艾扎前来安抚,带走杜环调查与唐朝交战始末。
杜环等约八千俘虏被带到大食都城库法(今伊拉克中南部幼发拉底河畔),大食王曼苏尔哈里发见到缴获唐朝的强弩、火药、纸张、明光铠甲等都感好奇,听杜环介绍唐朝许多风俗有了改观,并提到先知默罕默德的名言:“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杜环说明怛罗斯之战的前因后果,积极缓和两邦关系。曼苏尔为巩固地位和权势,对阿布·穆斯里姆下令责罚,要他去埃及当总督,然后派出吕礼等二十五人的使团,带上许多礼物去唐朝修好(天宝十二载,753年的大食国遣使记录)。
阿布·穆斯里姆是拥戴曼苏尔登位的大功臣,对受责不满,守城大将辛巴德替他打抱不平,对杜环等唐军充满敌视。康摩诃趁机煽动他消灭唐朝人,阿布·穆斯里姆原本去了埃及,康摩诃暗中跟随,使用手段激他返回大食国。刚好传来大食国与唐朝结盟交好的消息,十分愤怒,联合大将辛巴德以库法守城驻军发动变乱,废除曼苏尔的哈里发职位。
吕礼的同乡乐隈在城中发现大食军队行动异常,通知正在军营庆贺结盟成功的杜环,急忙带领唐军进宫营救曼苏尔,并设计围捕阿布·穆斯里姆和辛巴德,两个大将在事变中被杀。
曼苏尔对库法事变感到不快,决心另在底格里斯河畔的村庄重新建造一座新都城,打算重用杜环等唐军,借鉴唐朝风俗,令杜环和大唐军士、匠造工人为新城出力,许诺完成工程以后可以返回唐朝。杜环等将士同当地百姓一起花了四年时间建造了历史上著名的都城——抱达城(今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大食王曼苏尔非常满意,将旧都库法的许多百姓和各地富商迁往新城,大家纷纷称赞这座由唐朝人帮助建造的抱达之意为“神赐予的城市”。杜环与张仙儿成婚,他们以为可以在大食国迁都后不久启程返回唐朝。
曼苏尔为接收阿布·穆斯里姆和辛巴德的忽儿珊铁骑统一号令,决定再向摩邻国(埃及以西,今北非摩洛哥)出击,曼苏尔让杜环和唐军前往效力,杜环等唐军都渴望回国。曼苏尔以哈里发地位不稳,和唐朝的结盟随时可能瓦解相逼迫,并保证终身与唐朝交好。杜环只有和樊淑、乐隈、吕礼等出征,在靠近摩邻国海域遇到海妖袭击,大食和唐朝联军都受到伤亡。
在摩邻国海岸,大食国水军和步骑军发动进攻,遇到摩邻国也有火祆巫师沙宰曼施法阻挡,战事激烈。杜环为减少伤亡,出面向沙宰曼调解大食国与摩邻国的对立,大食国大将哈德曼不听,坚持出战,大食军、唐军伤亡都不小,哈德曼最终战死。
杜环不得不让剩余唐军逃离战场,到边界暂时居住,外出寻找船队时遇上海盗,再次与巫师康摩诃相遇,唐军打败海盗,抢夺海盗船,康摩诃再次逃走。杜环等几千唐军趁机加入海盗船队,寻机返回唐朝。
为了消灭康摩诃,杜环寻到沙宰曼,请求他出面对付康摩诃。杜环等人用海盗船回大食国,准备接走张仙儿一起返回唐朝,但张仙儿在大食国王宫被康摩诃使用遁法抓去波斯,试图作为对付杜环的人质。杜环等进王宫向曼苏尔告别,以消灭康摩诃为条件,正式离开大食国。
杜环带沙宰曼去波斯海岛与康摩诃决战,沙宰曼与康摩诃展开对决,杜环乘机救下张仙儿。沙宰曼返回波斯,杜环与愿意归国的几千人唐军改装成波斯商贩,一路沿途进行贸易。在船上,杜环开始写《经行记》,两年后,一部分将士渐渐各自安居下来,剩下千余人以波斯商队身份回到唐朝广州。
杜环等人换回唐人衣装,给回归的将士分发财物返乡,与乐隈、吕礼告别。距离当年在西域战败已经十一年,唐朝的安史大乱才刚刚结束,许多中原百姓躲避战乱来到南方,杜环见到许多人虽在中土一样颠沛流离,和当年从军时的大唐盛世恍如隔世。
杜环与张仙儿刚入关中,还未到长安,听闻新君代宗遇到吐蕃逼迫。段秀实与邠宁节度使白孝德救驾转移代宗等宗室大臣,杜环与段秀实相别十多年再次重遇,感慨万千。段秀实想向代宗举荐,杜环婉拒,打算探望族叔杜佑,此时杜佑正追随淮南节度使韦元甫任参军。杜环回到长安,却再不愿出仕为官。

                                 完

  
《大唐杜环之决战天涯》

              

1、西域葱岭、日、外

字幕:唐朝天宝十载,公元751年。

淡入西域雪山风光。
唐朝官军在丛山峻岭跋涉,天色诡异。
外族向导指着天空说话,安西都护府四镇副使、北庭行军兵马使李嗣业、都护府别将段秀实并肩而行,到安西都护府大都护、四镇节度使、加封右羽林大将军的高仙芝面前,都护府节度使判官兼御史大夫封常清、都护府参军杜环(约十九二十岁)在侧,都在张望周围景象。
段秀实行礼:禀大将军,向导认为山中天象诡异,不宜继续前行。
高仙芝看天色:段别将,你已追随我数年,我大唐官军翻越葱岭岂止一次?翻山遇到风雪实属寻常,但兵贵神速,务必要尽快赶到怛逻斯城下,葛逻禄、拔汗那蕃军只能是助力,要获全功,还得靠我们自己。
封常清指着前面:主帅,看那边……
众人看云层诡异闪烁,云层中夹杂有雷电,一处山石被击中崩塌,有人喧哗,有人惨叫。高仙芝与众人过去,唐军将士都停在山路上乱作一团,交头接耳。
风势大作,向导逆着风雪跟上,山上落下的沙石和积雪,前面大呼小叫。
有将领顶风过来:报、报,前面一阵大风把、把人刮下山崖!
高仙芝想要过去,被李嗣业阻拦。
李嗣业:大将军,前方情势不明,不要轻易涉险!
向导在一旁叽里咕噜,杜环与他比划,认真听传译说明意思。
杜环上来:大将军,向导认为这是敌人在做法,提醒我们小心,否则会出师不利。
高仙芝:什么?敌人做法?(瞥了一眼唐军将士,有些人流露畏惧之色)
段秀实过来:大将军,向导听闻石国王子不仅投靠了大食国,还请来一个拜火巫师助阵,因此认为这是巫师的妖法在阻挡我们。
有将领回报,落下山崖的约有二三十人。
高仙芝拔出佩刀,指着山崖:荒谬,我大唐立国百余年,太宗、高宗两代圣君西破突厥,东征高丽,纵横天下,有什么巫术妖法没见过,这些鬼蜮伎俩妄想挡我大唐兵锋?去,令全军继续前进,再有妖言惑众、贻误军机者,斩!
唐军冒着风雪穿行葱岭,山顶黑云滚滚,依然闪烁着诡异的闪电。

2、葱岭下沙漠、日、外
 
    唐军下山行军,高仙芝、李嗣业、段秀实、封常清等指挥唐军整队进发。
封常清等杜环过来:杜贤弟面有忧色,还在为山上那股旋风耿耿于怀?行军有损失减员是极平常的事。而作战,军心士气当是第一位的,大将军治军多年,向无差池,功勋显著,深得陛下器重。你如此年轻,请缨塞外跟随大将军效力,足见爱国之心,日后前途无可限量,我想,你的机遇应该就是这怛罗斯了!
杜环策马并行:封大夫过誉,小弟还要多向诸位学习。
封常清:哪里话,我大唐出塞之人向往功名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杜兄弟,走吧!
杜环见封常清拍马而去,身后卷起一股烟尘,挥鞭跟上。


出片名《大唐杜环之决战天涯》


3、怛罗斯城、日、外

石国王子那米思尔在城门迎接大食军先锋塞义德·本·侯梅德,侯梅德身材高大,一匹黑马十分有神采,领约六七千人入城。石国百姓在街头看着大食兵马耀武扬威,议论纷纷。
那米思尔随侯梅德入城,眺望城楼,天空昏暗。
火祆教巫师康摩诃在城楼上现身,打量大食军队和百姓的反映,身边围绕几个白衣侍从。康摩诃望着城外远处黑云压城的草原,念念有词,衣袖一挥,一团火焰悬空出现。
康摩诃对着火焰举行仪式,侍从一起念着古怪咒语(为古波斯语),一会,城外草原地面滚滚而动,有东西在地下遁走,向着远方草原而去。

4、怛逻斯城外草原、日、外

   唐军逼近怛罗斯。葛逻禄部军队从另一方向靠近。
首领接到唐军的书信观看,指挥队伍加快速度。


6、怛逻斯城、日、外

康摩诃做法完毕,王子那米思尔上来。
那米思尔:大法师,唐朝人即将兵临城下,大食援军若不能及时赶到,可就要全仰仗你的法力了。
康摩诃看着远处:王子,唐军此次不止一路人马,先前传书各部首领,似乎有人并不相信唐人的野蛮无道,反而追随唐人一起来对付我们,显然这是要落井下石啊。
那米思尔握住刀柄,恨恨地:哼,什么对西域各部宽柔为怀,力保安宁。前后30年,我们九部上表多达十几次,结果被强敌欺凌,大唐官军在哪里?天可汗只是帮新罗平定辽东,而大食、吐蕃在天可汗的眼里一直是好人,我们这些西域邦国算什么,我父王忠心几十年,在唐国眼里反而成了为边塞大局而牺牲的祭品,高仙芝,我那米思尔与你誓不两立!
康摩诃一指城外草原,口中念念有词。
康摩诃面露微笑:放心吧,我的王子,改变唐朝命运的时刻到了。
那米思尔望着远处烟尘骤起,拔出佩刀:好,我们准备迎战!

7、怛逻斯城外草原、夜、外
 
   唐军马队远远排开阵势,火把照亮草原夜空,李嗣业策马到高仙芝身边。
李嗣业手持陌刀:主帅,葛逻禄部明日到达怛罗斯,要不要等他们一起攻城?
高仙芝指着怛罗斯:石国王子龟缩城中,昭武九部多是心向大唐的臣民,那大食国未必真的会万里迢迢来助他,我们一战就能成功,为何还要依赖葛逻禄部?身为将帅怎能事事都想借力他人?长此以往,岂不会让外人轻视我大唐官军?(拔刀出鞘)为了大唐西域安定,将叛贼统统拿回长安问罪!弟兄们,给我上!
身后战鼓响起,唐军发动进攻,夜空下的草原,火把如星辰,朝怛罗斯城移动。
唐军在草原奔驰,忽然地下涌起高约两丈的石人,将几个唐军带马匹震到半空,许多马匹受惊。
跟着不止一处,接连几个石人从地下冒出,朝唐军攻击,马队顿时大乱。
杜环勒马,取出弩箭发射,石人丝毫不为所动,对唐军骑兵攻击,刮起一股旋风,夹杂有头颅大小的石块,唐军骑兵受到重创。杜环招呼唐军回撤。高仙芝看到唐军被卷在半空,大批军士被碎石击落十分惊骇。
杜环到高仙芝身边:大将军,这、这该如何应付?
段秀实策马上来:大将军,要不我带人去试试,封大夫,领一队人随我来。
封常清见高仙芝点头,指挥一队跟去。
杜环:大将军,属下也去相助。(也带了一队唐军跟去)。
段秀实领唐军冲到石人跟前,唐军受到攻击,死伤惨重。少量冲过石人阵的唐军奔到怛逻斯城外,受到城楼弓箭袭击,康摩诃做法,火焰腾空,射向唐军,无法靠近城门。
段秀实指挥封常清抛出绊马索,两队人在石人腿下绕行,最后拉拢,终于将一个石人拉倒。段秀实用瓜锤击碎石人头部,唐军一阵欢呼,纷纷上去围攻。
高仙芝振奋精神:李嗣业,传令下去,大军出击,照段秀实和封常清的方法将这些怪物都弄倒了!
李嗣业命步军冲上,带绊马索进攻。石人刮起旋风,步军靠近纷纷被卷起,被碎石袭击。杜环领一队人用绊马索攻击石人,终于拉倒第二个,唐军一拥而上也将石人击碎。跟着倒下第三个、第四个。高仙芝令唐军朝怛逻斯城下冲锋。

8、怛逻斯城下、夜、外

    那米思尔在城楼上见石人一个个倒下,唐军渐渐聚集,开始朝城楼射箭。
那米思尔:大法师,唐人攻过来了,我们能支持多久?你还有没有别的法术?
    康摩诃念念有词,火焰幻作一条长龙飞向唐军,在草原上掠过,变成一道防线,唐军不少人被烧灼惨叫。
高仙芝等见火焰四射,纷纷躲避。
李嗣业看到城楼上悬空的火焰,流露畏惧之色。
李嗣业提着陌刀:他们还真有巫师助阵啊!
高仙芝舞刀指挥:不要乱了阵脚,给我列队射箭,把那施妖法的巫师解决了!
康摩诃传出咒语,阵地滚滚波动,唐军无法站立,忽然又出现几个石人。
城楼上石国和大食军士见唐军遇袭,纷纷叫好,射箭助阵。
康摩诃再次以火焰辅助石人,唐军无法靠近石人,这一轮攻击损失惨重。
高仙芝在李嗣业的劝说下,只有下令退却。

9、怛逻斯城外草原、日、外

唐军退出数里开外,士卒在周边来回巡视。
高仙芝召集众将围在一处商议破敌之策。
哨兵奔到众将前:报大将军,葛逻禄部联军在东北方向,不到一个时辰就能抵达。
高仙芝抬头:知道了,再多去两队人,把大食军动向速速来报。
哨兵接令退下。
高仙芝望着诸将:须在葛逻禄军来了以后想出破敌之策,否则,他们若参加攻城,见到这巫师妖法,必会一败涂地,届时将极为不利。
杜环领两个唐军过来:大将军,已经视察过,四方都有石人护卫城门,若要强攻,我们可能代价会很大,昨夜一战已经损失了数千将士。
高仙芝用佩刀在地上画了画进攻意图:此时我有一个念头,如杜参军所说,若继续攻城,我们伤亡会很大。不若改变策略,我军直接往西击破来援的大食军,这样可以震慑怛罗斯城,同时鼓舞葛逻禄拔汗那的这些友军,对我官军也能增强破敌信心。诸君以为如何?
封常清、杜环等都点头叫好。
李嗣业指着所绘大食军方向:主帅,大食军助战兵力据说有十万之众,我军已不足三万,如何能有胜算?
段秀实指着联军位置:葛逻禄、拔汗那联军有四万人,只要他们赶来一同对付大食军,没有巫师妖法干扰的话,以我军之声威破敌十万,当可一战。
高仙芝将刀插入大食军的位置:封大夫、杜参军,去命将士准备,我们且放过怛逻斯城,先迎战这批大食国援军,回头再收拾这石国王子。

10、怛逻斯城、日、外

石国王子那米思尔与侯梅德在城楼见唐军撤离。
那米思尔:大法师的法力当真神妙无穷,唐军就此败退,我石国和昭武九部重生有望啊。
康摩诃回头:王子,说这话还有些早,唐军未必就是败退。
那米思尔看了看随从。侯梅德一身黑衣戎装与两个护卫上来。
侯梅德:那米思尔王子,据哨兵回报,唐军是向着我大食总督的大军去了,我们也该准备出击,与大军前后夹击,可以将唐军一举击溃。
那米思尔有些惊讶:啊,可我们仅有一万人,若是出击,怛罗斯城就毫无守备,这可不行啊。
侯梅德流露鄙夷的神色:无妨,就由我带来援的六千先锋去,给你留下一千人相助守城,待我们打败唐军,自然就解围了。
康摩诃在一旁用沙石在一个圆盘里占卜。
康摩诃念念有词:伟大的阿胡拉神,你是大地上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神灵,请给弟子一个指示,我将永远心向光明,背弃黑暗,你将拯救大地所有的一切生灵。
康摩诃在沙石中划来划去,周围白衣侍从也念念有词。侯梅德对康摩诃有些抗拒,将脸转过一边。
康摩诃起身:王子,可以如大食统领所言,夹击唐军定获大胜。不过此时并非最好时机,葛逻禄部即将到来,将是怛罗斯最大的威胁,尚需等待一阵。
侯梅德: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击?
康摩诃扭头着城外,那米思尔也跟着望过去。

11、怛逻斯城外草原、日、外

唐军向西行进,哨兵迎面而来到高仙芝跟前。
哨兵:报大将军,大食军在我十里之外。
高仙芝摆手:好,李副使,封大夫,命骑兵、步军整队,上下都给我把刀剑弓弩备好了!
李嗣业、封常清策马传话,唐军停下整队,抽出刀剑,准备弓弩,望着草原个个神情十分激昂。杜环在高仙芝身后,远处风沙阵阵,草原天空十分昏暗。唐军听见隆隆马蹄声响十分接近,人影如潮水,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军。
李嗣业指挥骑兵备好陌刀,望着大食军靠近,神情肃穆。
大食国忽儿珊总督阿布·穆斯里姆在一匹白色阿拉伯马上,一身黑衣黑袍深厚黑衣大食国旗号,十分醒目。
高仙芝抬手,示意准备挥舞旗号。阿布·穆斯里姆命令大食军排开阵势。
高仙芝令旗号挥动,战鼓响起,李嗣业、封常清相继举刀,带领唐军骑兵冲向大食军,一场惨烈的厮杀开始。
大食军有些猝不及防,但胜在人多,很快十万大军将一万多唐军骑兵包围,段秀实、杜环领着步军对外围大食军连连发射弓弩,大食军伤亡不小。
高仙芝看骑兵支撑一段时间,带领步军全部冲上与骑兵协同作战。


12、怛罗斯城外、夜、外

葛逻禄、拔汗那大军抵达城外,遇到康摩诃的石人攻击后迅速败退。
接到唐军信息,急忙赶去支援。康摩诃在城楼上看着葛逻禄军败逃,眼中流露诡异的神情。

13、怛逻斯城外草原、夜、外

葛逻禄军抵达唐军外围。杜环赶来知会首领协助唐军作战,首领连连点头。
首领:怛逻斯有巫师妖法,我们无法攻下,天可汗官军可有破敌办法?
杜环:酋长请放心,石国王子依仗的是这批大食援军,只要我们齐心合力打败他们,怛罗斯城中知道官军的威望,自然军心瓦解,破城指日可待。
首领点头,杜环骑马离开葛逻禄部。首领返回营帐,帐中火焰腾空,首领惊呼。帐外侍从想要入内,一碰到帐幕却被火烧,随从慌乱逃离,阵营大乱。
火焰中传出康摩诃的声音:葛逻禄人,你我同属西域部族,为何要相助唐朝军队屠戮我们,这是逆天神旨意而行,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今日你们该知道我石国受到天神阿胡拉·玛兹达的护佑,你若作恶,必将万劫不复!你的族人,也将随死神而去!
首领十分害怕:我、我是奉天可汗命令行事,我们也不愿、不愿出战。
康摩诃:你若不屈从黑暗,天神会饶恕你的罪过,石国王子和大食军队都会感激你们,你的族人会受到上宾之礼馈赠,你可愿心向光明,回归正道?
首领跪地:我、我一定遵从天神旨意。
康摩诃声音消失,火焰在帐中恢复正常。首领汗如雨下,瘫倒呆坐地上。

14、怛逻斯城外草原、日、外

拔汗那军来与唐军汇合,受到石人攻击,望见大食军人数远远多过唐军,大多畏战。高仙芝指挥唐军再次向大食军冲击。
阿布·穆斯里姆重整大食军迎战,两军再次厮杀。高仙芝在阵中观察葛逻禄军动向,李嗣业手下樊淑快马冲来。
樊淑:报、报大将军,葛逻禄蕃兵他们、他们朝我军围攻,他们阵前倒戈了!
高仙芝勒马惊骇:你说什么?阵前倒戈了?这……杜、杜环呢,给我叫来!
李嗣业提着陌刀:主帅,葛逻禄忽然叛变,这对我军极为不利,须得早些撤出,否则我们会陷入包围。
高仙芝望着受困的将士,默然不语。杜环与樊淑来到高仙芝跟前。
高仙芝举刀瞪着杜环:你不是说葛逻禄酋长答应配合行动么?他们怎么会阵前倒戈?
杜环愣在那里:昨日是说好听从我军行动,这……属下也不知为何……
高仙芝一把抓住杜环:今日若我大军一败涂地,当以贻误军机将你论罪!
段秀实与几个唐军奔来:禀大将军,怛罗斯城中石国王子领一队人马杀出,我们将陷入夹击,须即刻突围,再整军还击。
李嗣业附和:不错,眼下不是问罪之时,还是先撤离此地。段别将,我们护着大将军往南撤退,封常清、杜环、樊淑,你们令全军后撤!
众将分头行动。

15、怛罗斯城、日、外

    那米思尔、侯梅德领军杀入唐军阵中,许多唐军反抗被俘虏。
    杜环、樊淑带领将士边战边退,大食军层层围堵,杜环力战不敌,被侯梅德的部下用绳索拉下马。樊淑想要冲上去相救,也被擒获。
    封常清与几十个骑兵奋力冲杀,许多骑兵也被拉下马来困住被俘,最后封常清与十几个骑兵夺路奔逃。
    阿布·穆斯里姆来到反抗的杜环、樊淑跟前,手下将他们押到一起,大约一万唐军被俘虏,另有许多军械、器物被大食军收缴,阿布·穆斯里姆挥手示意统统押走。
    康摩诃在城楼施法收了火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16、怛罗斯城外草原、日、外

    高仙芝、段秀实等收整败退的唐军。
高仙芝:成公,快令重新列队,准备迎击,大唐官军不是轻易能够打败的!
段秀实提着陌刀:是,弟兄们,重新列队,准备冲杀回去,为了大唐的西北边疆,我们不能就这么认输!
李嗣业拍马从前面过来:主帅,为何在这里停下?敌人马上就追过来了。
高仙芝拔刀咬牙:来了正好,我们要还以颜色,弟兄们,准备冲!
李嗣业举手阻拦,大叫:万万不可,主帅!他们人多势众,我军已经败了一阵,若是再战,损失将无法收拾,应当先退回安西,上报朝廷,请求援军再伺机出动。
封常清与最后几十人奔来汇合。
封常清:大将军,杜参军他们被大食人俘虏,大批步军兄弟都无法冲出包围,都、都落入敌人手中。
高仙芝大怒,提刀还要冲刺,从马背上摔下。封常清和护卫急忙去搀扶。
高仙芝挣扎大叫:不,绝不能就这么回去,冲锋!我们要报仇雪耻,冲锋!
李嗣业下马拦在他身前(激动地):主帅!请冷静……主帅!不能这样,这会毁了安西将士啊!
段秀实顿足长叹:可恶,若是退回安西,难道任由万余名弟兄被大食人掳走吗?我们身为安西都护府将士,怎能向朝廷交代?
李嗣业跪地:主帅,此次远征已牺牲近万,仅剩这数千人,葛逻禄蕃军投敌,我们别无支援,局势如此不利,再鲁莽行事,空逞余勇,再遭败绩不说,整个安西都护府和西北边塞都会受到震动,朝廷怎能再说我们大唐可以保卫西域,安定各族子民?大将军,这是安西都护府的职责所在,千万可不可因小失大,还望主帅三思啊。
封常清扶着高仙芝:李副帅所言不无道理,朝廷在西域驻军本就不多,若是消耗殆尽,局面的确会很不利,大将军,当徐图良策才是。
高仙芝仰望天空,长叹一声,将佩刀仍在地上。

17、怛逻斯城下、日、外
  
    阿布·穆斯里姆在白马上举着马鞭,示意侯梅德将俘虏捆绑一处。
石国王子那米思尔在旁:小王感激忽儿珊总督鼎力相助,有意返回石国柘枝城宴请总督阁下及众位将领,还望总督应允。
阿布·穆斯里姆笑:本督久闻柘枝城是一座名城,便随王子去一睹风采。
    阿布·穆斯里姆传令侯梅德指挥大军朝柘枝城出发。杜环、樊淑与唐军俘虏被押着上路。樊淑等不时反抗,被马鞭抽打。杜环等上前质问,被马匹托着在沙地上前进,受尽折磨。
   杜环在沙地上看着阿布·穆斯里姆、那米思尔、康摩诃的车驾趾高气昂的走远。杜环吃力的看了一眼怛罗斯城,城头扔下大唐旗号,竖起了大食旗号,杜环难过地晕了过去,被拖走。

 18、途中、日、外

    大食军沿途对唐军俘虏不住鞭打。唐军俘虏群情激愤,争吵推搡起来。
    大食军围过来有摩擦争斗。
樊淑愤怒:你们有种与我大唐官军真刀真枪地战一回,仗着人多,还使用狗屁妖法,算什么英雄。
杜环上前拉住他:行了,樊兄,别让大家再吃亏,路途遥远,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大食军士吵嚷着不住鞭打唐军,忽然一阵风沙而过,康摩诃在大食军的黑衣之中,他一身白衣长袍格外醒目。他缓缓向前,大食军士逐渐让开。杜环近距离见到康摩诃。
康摩诃(冷酷地鄙视唐军):你们唐朝人已经成为俘虏,想活命,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否则连柘枝城都到不了,只会成为沙漠里的腐尸。
樊淑瞪着他:你就是那个巫师,用妖法幻术算什么本事,有种同大爷较量一番。
康摩诃:唐朝皇帝自认是道家祖师的后裔,几代天可汗都炼丹服药祈求长生,难道不算崇尚道术?你们这些目光短浅,无知无识的蠢货,凭什么说我是巫师行妖法?
杜环:你有高明法术当造福各部百姓,为什么要挑起战事,敌视我大唐?
康摩诃哈哈大笑,打量杜环:造福各部百姓?敌视大唐?你们唐人就会拿冠冕堂皇的说辞来充借口,当初我们各部面临白衣大食攻击时,各邦屡屡向天可汗求助,你们的官军在哪里?你们在西域驻军,不就是扛着要造福西域各部的旗号吗?波斯被灭,康国、安国、曹国被占,你们自恃强大的唐朝军队救助过谁?那个高丽人高仙芝为了夸耀自己安定西域的功绩,设计陷害石国王那俱车鼻施,更滥杀无辜,抢夺财物,你居然有脸说唐军是在西域造福各部百姓?你们从来只是偏袒对你们忠顺的部族,从前是薛延陀,现在是葛逻禄、拔汗那,天可汗,呸!不过一个愚昧昏庸,霸占儿媳,宠信奸邪的老色鬼罢了!
    樊淑等唐军俘虏无不大怒,一时混乱,大食军纷纷鞭打。杜环强忍怒火制止唐军将士。
杜环瞪着康摩诃:你胡言乱语,大唐自贞观之时入主西域百余载,结好各部,从未欺凌百姓,你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在污蔑我安西都护府。
康摩诃浪声大笑:瞧你年纪轻轻,以为我是在编造谎言?好,这也是你们唐人一贯的贼喊捉贼,我看你若是去了解一些往事,当该知道石国王那俱车鼻施父子忠于唐朝天可汗何曾有过丝毫不恭不敬?国王还未登位之时,就去长安服侍天可汗十几年,被册封为远恩王子,他是受唐朝扶持才刚做了国王,怎会平白无故想要反对天可汗?安西都护府出征声称突骑施部移拨可汗与竭师王勃特没对唐朝礼数不敬,这种说辞本就真真假假,再说真的就到了要大军讨伐的地步吗?而石国王那俱车鼻施与他们一贯有些来往,只是为他们向高仙芝分说几句而已,怎么就因此认定石国王也是犯上作乱?更何况,高仙芝的大军来到时,他们真有过作乱的举动吗?他是怎么把石国王等哄骗擒获的,小子,你知道吗?
杜环未曾了解详情,无法作答。唐军渐渐没有反驳。
康摩诃:天可汗若真为西域各部百姓着想,做好他东方之主就不错了,别老想着修炼长生,贪图什么神仙眷侣,当心祸害了天下百姓,徒留一世笑柄。
康摩诃笑着转身走远,杜环有些气沮,唐军将士也没了气势。大食军押着他们继续上路。
杜环呆呆走了一段:去岁高、高大将军出征石国,真像那巫师说的那样?樊兄,你曾随军,你可知道详情?
樊淑呆了一呆:我、我不过一员小将,怎知大将军他们所为,只听闻石国王那俱车鼻施勾结突骑施部,所以官军予以讨伐,后来大将军把他们押往长安奉旨问斩,究竟真相如何,并不那么清楚。
杜环感到惶惑,有些失魂落魄,被其他唐军拉扯着在沙漠中前进。

19、石国柘枝城、日、外

    大食军入城,石国百姓不安。远处有百姓被捕。
    王子那米思尔引阿布·穆斯里姆、侯梅德前往王宫。唐军俘虏被大食军押着前往监牢。杜环看到石国百姓面容麻木,强迫欢迎大食军。

20、柘枝城王宫、夜、内

    宫殿内灯火辉煌,上演西域风情乐舞,王子那米思尔在王座,一旁是康摩诃和几个昭武九部首领。另一边大食国阿布·穆斯里姆、侯梅德和两三个大食将领。
    那米思尔请他们饮葡萄酒和品尝石国特产石榴。
    场中西域装扮女子张仙儿在跳著名的柘枝舞,侯梅德看得投入,对她分外留意,流露好色之意。
    有人把杜环领进来,带着绳索,经过场中的歌舞,见到唐朝人,有些好奇,略扫了一眼。那米思尔举手示意歌舞停下,让几个舞姬招呼贵客饮酒作乐。
那米思尔起身:今日小王能够重返柘枝城,能在此与诸位宴饮,除了有幸得到大食国慷慨援助之外,于小王而言,当以大法师为第一功,他是我父王和我最忠诚的朋友,我们与大法师为世交,康国与石国的深情厚谊正如药杀水和乌浒河共同养育了我们九部子民,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今日当着诸位贵客的面,小王要拜康摩诃为护国大法师,我们一同重振石国,与诸部友好相处,来,大法师,请受那米思尔一拜。
   康摩诃起身上前,受了一拜。侯梅德正在与歌姬嬉笑,忽然站起来。
侯梅德:王子殿下,既然你都说是受我阿拨斯王朝的相助才能回到这王宫,那么应当接受我们至高无上的哈里发敕封,做我们的藩属,受我们忽儿珊总督阁下的管辖,为何要拜这拜火巫师为国师?这太不合规矩。
那米思尔一愣,康摩诃:大食国哈里发远在西方,王子成为石国国王自然当以忽儿珊总督的护佑为重,臣属一事可以后面再议。不过眼下,我们都是为了讨伐野蛮的唐朝人走到一起,该如何处置这些唐人俘虏,才是第一等要务,不是么?
那米思尔指着杜环:对、对,这话不错。这些唐人哄骗我父王去长安,还劫掠我石国,安西都护府主帅高仙芝把我父王和突骑施可汗等一众王室全部斩杀,还诬陷我们图谋不轨!其实全为了他要在唐朝皇帝跟前升官发财!若非我侥幸逃回,西域各部都会被那高仙芝一一除掉,他好完全控制西域,消除这里的邦国传统,改立郡县,纳入中原朝廷制度,他才是最大的野心家!
其他各部首领听了连连点头,流露愤慨的神情。
杜环被绑缚摇头:王子,即便高仙芝冒犯了九部酋长,甚至冤枉你的先王,但你私自联合大食国对抗官军,岂不正是把你父王的冤屈做成了事实吗?难道这还不是图谋不轨,对抗朝廷吗?你这么做,就没有祸害各部百姓的安危吗?
    那米思尔也是一呆,阿布·穆斯里姆、侯梅德都看着杜环,舞姬张仙儿为他们斟酒再次扫了杜环一眼。
康摩诃哼了一声:我们昭武九部本是一众小邦,兵力不足,为图自保,唯有请求外援,高仙芝两次来犯,不一样带上葛逻禄、拔汗那联军么,各师各法,这有什么不对?
杜环正色:当然不对,你们是我大唐藩属子民,几百年来都与我中华同源,不说我大唐,从汉朝武帝开边以后,你们就一直属于中华,这昭武九姓的得名,就是你们不忘中土渊源的铁证!今日我大唐安西都护府处置不公,的确是大都护高仙芝为贪功而犯下大错,自当有朝廷重责,你们也可以联合向长安申诉,上报皇帝陛下予以解决。但你们却联合外邦对抗官府,那同样是将错就错,怎能说是正当行为?王子殿下岂不是背弃祖宗,岂不有愧你忠心朝廷的父王吗?
康摩诃大笑:向朝廷申诉?我先前就说过,当初波斯、康国、安国、曹国哪一个没有向天可汗申诉过求救过?唐朝官军在哪里?有没有理会过我们的生死冷暖?今时今日,你们一败涂地,成了我们的俘虏,却大言不惭,指责我们设法自救有罪,这才是可笑至极!
杜环:是,即便朝廷行事不当,但我们不是没有顾念西域各部百姓,先前安西都护府大将张孝嵩就曾冒死深入拔汗那,为各部解决纷争,怎说大唐没有心系各部百姓的好人?
张仙儿听提起张孝嵩,手中一抖,葡萄酒水洒了出来,侯梅德、阿布·穆斯里姆都看了一眼,她惶恐地连连致歉。
阿布·穆斯里姆也哼了一声:好了,这种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究竟谁为百姓好,其实很快就能看到,王子做了石国国王,能够安抚百姓,一样可以成为西域之主,不是么?
那米思尔连连点头:对、对,总督说的有理。唐朝参军,今天让你到殿上来,便是要告知你们,此次大胜,俘虏你们一万余众,若是肯投诚,本王可以既往不咎,让你们继续在西域效力!既然你这般能说会道,可以为那些俘虏言明出路,如此,你们这些唐人才算与我们九部百姓站在一起。
杜环惊讶,挣了挣绳索:什么?你想让我们背叛大唐为你卖命?休想!
康摩诃瞥见阿布·穆斯里姆和侯梅德神情有异,到那米思尔前见礼。
康摩诃:殿下,总督,唐军此次战败显然并不服气,要想三言两语收服那是万万不可能的,王子也不应这么快就忘记先王的怨仇,如今大食国为昭武九部上邦,这些俘虏理当归总督阁下来处置。不过,在下代王子向总督提一请求,实则也是代石国先王为总督请求,望阁下可以答允。
那米思尔有些诧异,阿布·穆斯里姆也与侯梅德互望一眼。
阿布穆斯里姆:哦,请说。	
康摩诃望着杜环:唐军在石国和西域逞强好胜,不光这个参军不服大食国,其他唐人也是一样,不如把这些自以为是的唐人挑选出来,给忽儿珊英勇的骑士作为训练的对手,也好教这些唐人见识一下他们并非无敌天下。同时,殿下也可以告慰石国先王了,我的王子,你说如何?
那米思尔点头:嗯,大法师所言不差,这个主意也算甚好。
侯梅德瞪了一眼杜环:我看可行,反正我们的忽儿珊铁骑个个都是历经百战的勇士,我们便给他们好看。
阿布·穆斯里姆淡淡一笑:好,便以这位法师所说,侯梅德,你去安排。
那米思尔挥手让护卫把杜环带下,杜环见张仙儿在一旁看着他。
康摩诃嘴角冷笑。
联系方式:
0.26220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