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44集古装武侠剧《拳拳之心》
发布时间:2021-11-23     发布者:万众编剧
浏览:
一、故事大纲
清晨,直隶深州窦王庄,李家大院里,孩子们追逐玩耍,大人忙着做早饭。家丁突然跑来通报:昨天夜里,城里的福源布庄被人抢劫了。李福源和三儿李飞羽前去察看,只见店里一片狼藉。父子俩去衙门告状,却被告知:布庄已被买卖,买主是衙门班总杜子豪,卖主是李福源二儿李飞骞。双方还签了合同,盖了李福源的印章。李飞骞不见踪影,李父气绝身亡。李飞羽要打杜子豪,反被杜痛扁。幸被戴文雄以“挂画绝技”相救。“挂画绝技”是江湖流传的山西祁县戴氏心意六合拳绝技,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用。但为了救李飞羽性命,戴文雄只好使出了自己的独门绝技。
李飞羽念念不忘“挂画绝技”,征得母亲和大哥李飞蒲同意后,来到山西祁县欲拜师学艺。祁县城里,小偷高粱偷了寒香的钱包,恰被飞羽逮住,把钱包还给了寒香。寒香对飞羽有了好感。飞羽来到小韩村戴家门口,不料又遇见了寒香。原来,寒香是戴文雄妹妹。飞羽说明来意,寒香叫文雄去见飞羽。文雄躲避不见。高粱出主意,叫飞羽摆“擂台”,实施“苦肉计”。连摆三天,飞羽天天挨打,文雄置之不理。寒香干着急没办法。直到飞羽快被人打死了,文雄才露面,再次出手相救。文雄叫飞羽死了心,因戴家拳不外传,他不敢打破家规。他不敢打破。寒香告诉飞羽,家规是戴老夫人定的,要打破家规,须得经戴老夫人同意。然而,谁能叫老夫人同意呢?除非她自己同意。唯一的办法是投其所好。而戴老夫人别无所好,就是爱吃新鲜蔬菜。这个说起来容易,其实很难,谁又能保证,天天给她送菜呢。但飞羽决定,就这么办吧。他在村头租了一个菜园,又拜了菜把式老夏头为师傅,认认真真地种起了菜。文雄被他的朴拙所打动,把戴家拳的蹲猴桩教给了他。
飞羽每天除了干农活儿,就是练蹲猴桩。菜园里,很快长出了新鲜的蔬菜。每天早上,寒香和丫环坠儿都来采摘。看见飞羽辛苦,寒香还不时地嘘寒问暖,送这送那。冬天到了,菜园一片枯黄。然而在温室里,韭菜、菠菜、蒜苗等蔬菜,依然郁郁葱葱。到了年底,戴家老爷戴隆邦叫管家查账,发现买菜一项没有支出,反有盈余。追问此事,管家叫坠儿说明情况。坠儿不敢隐瞒,只好说了实情。戴隆邦来到菜园,发现飞羽正在练蹲猴桩。戴暗自欣喜,不由地教了他半趟劈拳。不久,戴老夫人80寿辰,亲朋好友前来庆贺。其中一项是,戴家子弟演练戴家拳。当演练到劈拳时,飞羽打了半趟拳便停下了。戴老夫人发现他非戴家子弟。询问为何只打半趟拳?回答只会半趟。问谁教的?戴隆邦答是他教的。问为何只教半趟?答有碍家规。戴老夫人勃然大怒。文雄和寒香都替父亲求情。戴老夫人端详飞羽,叹曰:历来好师傅千寻万找,好徒弟也是万找千寻。命戴隆邦破格收徒。
不见踪影的李飞骞,偷卖家中布庄后,流浪到小韩村,犯了毒瘾,昏倒在路边,老夏头救了他。飞羽跑步进城,买来大烟,帮飞骞解了毒瘾。不料,飞骞偷了飞羽的钱又跑了。飞羽进城找飞骞,见飞骞遭人毒打,原来又欠了烟债。为了替飞骞还债,飞羽拿菜园做了抵押,还在闹市叫人“打活袋”。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恰巧被戴隆邦看见。戴叫管家给飞羽,结算了三年的菜钱。飞羽领飞骞还了烟债,还买大烟给他抽。飞骞问他为何这么做?飞羽讲了父亲临终三条遗言,其中之一即是:要找回骞儿,帮他戒掉大烟。飞骞听了大哭,叫飞羽把自己绑起来,实行“干戒”。期间,大家都支持他。戴夫人还熬了鸡汤,叫寒香送来,给他补养身体。飞羽做不了别的,只好陪着练功。飞骞成功戒烟,飞羽的武功也明显长进。
寒香告诉飞羽,戴家人人都有自己的独门功夫:戴老夫擅长搓米功;戴夫人擅长纳鞋底功;她则擅长飞羽功。她把飞羽功传授给了飞羽。文雄见两人亲热,未免心生嫉妒。夜练场上,戴家子弟各练各的拳,五形拳、十大形,龙腾虎跃,鹰翔燕扑。过会儿,戴叫弟子们跟他挨个过手。弟子们都被他打翻在地。唯独飞羽敏而不倒。戴知他顾及师父面子,未使出整劲。命他放下杂念,超越师父,这才是好徒弟。飞羽只好遵命,心聚一处,整劲进攻。结果,师父差点被他打倒。飞羽慌恐,戴则大笑,并将“挂画绝技”传授给他。
文雄押镖途经黑风寨,二寨主劫掠镖银,还打伤文雄。戴隆邦亲自出马,被飞羽拦住。飞羽代去黑风寨,但见寨门紧闭,壕沟横亘,众匪齐聚寨楼,饮酒庆功,不理睬飞羽的叫阵。飞羽施展飞羽功,跨过壕沟“飞”上寨楼。众匪齐上,无一对手。大寨主暗甩流弹,飞羽接住反弹,流弹与大寨主贴耳擦过,大寨主惊诧不已;二寨主凶狠蛮横,力大无穷,鏖战良久,不分胜负。最终,飞羽施展“挂画绝技”,才将其制伏。两寨主心服口服,如数归还镖银。文雄受了轻伤,精神萎靡不振。郎中把脉诊断,说伤势不要紧,主要是得了“情志病”。戴老夫人张罗,给文雄说门亲事,但被文雄拒绝了。寒香问他为何要拒绝?文雄生气地不回答。寒香讶异不已。
飞羽功成出徒,戴隆邦命他跟文雄一道走镖。文雄一路走,一路把走镖的相关知识,毫无保留的传授给飞羽。飞羽也像尊重师父戴隆邦一样,尊重文雄。然而他发现,一向豁达潇洒的文雄,似乎与往常不一样了,常常有点闷闷不乐。到张家口交镖后,两人到贡市闲逛。在一家珠宝店里,飞羽买了两个簪子,说要送给两个女人;文雄买了一个,说要送给一个女人。走镖回来,文雄拿簪子给寒香,却见她的头发上,已经戴了一个。文雄怀疑飞羽三心二意,但又不能明说,只好把簪子藏起来。寒香戴了簪子,到菜园井口“照镜子”。飞羽走来观看,井水里映出两人合影。寒香娇羞地跑开,飞羽有所省悟。
年底,戴家给飞羽结算了工钱,飞羽回到深州。阔别已久,未曾见面的女儿,已经五岁了。飞蒲告诉飞羽,鸦片猖獗易得暴利,不少人家的土地,都改种起了罂粟。但咱家依照祖训,还是要种好庄稼。家人得知飞骞已经戒掉大烟,甚感欣慰。飞羽讲了戴家一家人,对自己的眷顾,还把另一个簪子,戴在妻子春雪的头上。春雪叫他代她向寒香问好。飞羽带孩子们逛街,看见昔日的福源布庄,已变成大烟馆。馆主杜子豪看见飞羽,极力挑衅,企图惹怒飞羽。但飞羽平心静气,毫不在意。太和嫌父亲窝囊,气得哭了。孩子们都愤愤不平。飞羽说这不叫窝囊,这叫磨练自己的性情。练武之人不磨练自己的性情,是出不了高功的。太和问,那爷爷的仇不报了?飞羽回答,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切全报。孩子们要跟他学武功。考虑自己在山西,教不了他们,便把他们托付给了师兄孙亭笠。孙的徒弟郭云深,鬼灵精怪,堪比活猴,给飞羽留下深刻印象。
山西太谷号称“金太谷”、“小北京”,市场经济十分活跃。然而如今鸦片肆虐,商家分成了主禁和主驰两派。太谷商会会长孟孛如联合主禁派商家,签定了“三不之约”:不抽、不种、不卖。遭到了主驰派商家的暗算,家宅、商铺、票号接连被打砸抢。孟听说了黑风寨传闻,打算聘请飞羽去太谷,为主禁派撑腰。但被飞羽断然拒绝。孟求才心切,亲到祁县小韩村,拜谒戴隆邦,讲明事由,请予支持。戴虽舍不得,但为了禁烟大业,还是决定,亲自送飞羽去太谷。走前,文雄找到飞羽,叫他确定对寒香的感情。飞羽说,他已经有妻子和孩子了,和寒香只是兄妹关系。文雄怪他不早说。飞羽说,从来也没有人问他。飞羽不辞而别,寒香伤心不已。文雄虽然嗔怪飞羽,但是毕竟要分别了,还是陪父亲送其去太谷。
正赶上太谷标期。所有商家都忙着放贷、偿还、定货、兑换标银。大街小巷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充分显示了“金太谷”、“小北京”的魅力。孟孛如没想到,戴会把自己喜爱的弟子亲自送来,十分感动,设宴招待以示感谢。分别时,文雄把自己最喜爱的《倚山武论》一书,送给了飞羽。戴隆邦叮嘱他,离开了师父,不要荒废武功,一定要精益求精。飞羽的心里暖暖的。孟孛如对飞羽以诚相待,还对商会和家人特意说明,飞羽前来,不能以下人对待,须要以“座上宾”对待。飞羽上任伊始,即降服了太谷四大高手、劫匪三魔、蟊贼混子等。然而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孟孛如决定,改聘飞羽为太谷商会总教头,统一训练主禁派商家男丁,增强主禁派整体实力。飞羽十分赞成,却又感到为难。因为要训练,就要有教材。可戴家拳不外传,飞羽不敢打破这个规矩。孟告诉羽,戴家拳之所以不外传,是由于戴家大少爷,被绑匪点了“天灯”。要想不打破规矩,只有创一套新拳出来。
创拳首先要创桩功。桩功是百功之基,没有桩功,一切都谈不到。飞羽苦思冥想,日夜琢磨,然而不得要领。孟看他烦恼,领他去逛银坊,以便散散心。在炼银炉前,一名工人端着长柄铁勺,把融化的银浆舀起来,再灌注到模型里。一个莽撞小子突然跑来,撞翻了器皿,在场的人赶紧躲避。唯独那个端勺的人,两腿弯曲,端勺不动,稳如泰山。飞羽看了十分诧异。武柏年的车夫车二,痴迷武术。但没钱拜师,要拜飞羽为师,遭到拒绝。他以为,飞羽与其他武师一样,图得也是钱财。飞羽每晚在院子里练功,车二悄悄地爬在房沿上偷看。这天晚上,飞羽练着练着,突然高兴地喊道,有了,有了,接着喊车二下来。原来,他早知道房上有人。他把刚才悟到的三体式桩功,教给了车工。车二这才知道,他并非图谋钱财,而是在琢磨桩功。车二要拜飞羽为师。但飞羽说,这得经师父戴隆邦同意才行。
有了桩功,其他就好办了。在孟孛如的帮助下,飞羽在戴家心意拳基础上,先后创立了五行拳、十二形拳等。两人还将新拳命名为“形意拳”。形意拳吸收木、火、土、金、水之精华,提炼龙、虎、猴、马,燕、鹞、蛇、鸡等十二种动物之招式,易学易练,见效快,长劲、提神、有趣。孟孛如好友、太谷富商武柏年将自家祠堂—吉安堂,作为练武场提供给商会。飞羽走马上任,各家男丁会聚一堂。飞羽要求,每个人既要依法而练,又要根据个人特点,练出自己的独门功夫。如此形成“同而不同,不同而同”、别开生面的训练。大大提升了主禁派实力,主驰派再也不敢嚣张。为了让更多的人学习形意拳,孟又鼓励飞羽撰写《形意拳谱》。
黄昏的吉安堂门口,突然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说要找飞羽。门卫不给找,说在训练。此人发怒把几个门卫,全打倒在地。飞羽出来一看,原来是深州师兄孙亭笠的徒弟郭云深。千里迢迢,郭徒步走来,走得脚底板上全是血泡。飞羽帮他洗了澡,挑上脚上的血泡,上了药。郭带来师傅一封信,信中说郭天资异秉,是个武术好苗子,然性情暴躁,犹如烈马,非高师而未能驾驭。故请飞收郭为徒。飞羽问郭为何练武?答要打遍天下无敌手。飞羽听了心中反感,叫他回家。他长跪不起,跪了一天一夜。飞羽教了他三体式桩功,叫他去祁县菜园种菜。云深一百个不愿意,可又没办法,只好去了。飞骞告诉云深,飞羽就是在菜园种了三年菜,练了三年蹲猴桩,才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他之所以留下来种菜,也是想成就自己。因为凡事都是功,就看你练不练,只要用心练,都能出高功。
文雄听说了飞羽创拳的事,告诉了父亲戴隆邦。戴听了很生气,命文雄去太谷查清楚。文雄来到吉安堂,看见众人热火朝天地练形意拳,但其中又有不少心意拳的功法。文雄问这是怎么回事?飞羽回答,该拳和心意拳不一样,和戴家没关系。文雄听了大怒,把飞羽暴打一顿,声称他不是戴家徒弟,从此恩断义绝。孟孛如得知,领飞羽上戴家“负荆请罪”。说明飞羽创拳是为了禁烟,也为了不打破戴家家规。而心意拳和形意拳,不过一字之差,实则一脉相承,拳拳之心,溢于言表。戴非但没怪罪飞羽,反叫他好好教拳。回来路上,孟孛如对飞羽讲了寒香的身世:寒香的父亲是土匪,一次格斗时,被戴隆邦失手打死。寒香母亲跳了崖,戴隆邦收养了三岁的寒香。上五台山闭关修炼三年,练出了高功,发誓要以武止戈。飞羽找到寒香,告诉她文雄有多好,还把她给他的礼物,一一地还给她。寒香不接受,飞羽把礼物扔到了河里,骑马径直离去。寒香坐在河边痛哭,文雄赶来,把哭晕的寒香抱回了家。
车二要拜飞羽为师而不得,终日闷闷不乐。武柏年得知他的心事,特意征得戴隆邦同意,并为其举行拜师仪式。孟孛如给车二起了新名字:车永宏,字毅斋。戴隆邦参观了吉安堂、戒毒所等,看到形意拳在太谷的普及和发展,好奇它为何能赢得众人喜爱,不分男女老少都在练,并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门功夫。飞羽说,这都是师父教诲的结果。因为在戴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门功夫。他就是这么要求大家的。戴听了,对飞羽更加喜爱,说是超过师父的徒弟,才是好徒弟。飞羽陪寒香逛鼓楼。飞羽讲起,他和文雄押镖到张家口时,一路上文雄都闷闷不乐;在贡市还买了簪子,说要送给自己的爱人。当时他不知道,文雄爱的人是寒香。后来知道了,所以把礼物退还给她。寒香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不知说什么好。飞羽转达了春雪对寒香的问候。寒香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见见嫂子。
文雄出镖回来,戴隆邦讲了在太谷的见闻,文雄决定去太谷亲眼看看。两位夫人叫寒香陪他去。飞羽见两人同来,十分高兴。文雄为上次的鲁莽,向飞羽道歉。飞羽一点儿也不介意,还教文雄学练形意拳。空中飘来一片洁白的羽毛,飞羽叫文雄捕抓,文雄抓不住。寒香一下子就抓住了。飞羽叫寒香教文雄飞羽功。寒香拒绝了。文雄一下子悟到,自己虽然与寒香青梅竹马,但对她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心中不由地感到十分惭愧。飞羽与文雄畅谈《海国图志》一书,十分赞成“师以长技以制夷”这句话。对作者所曰:鸦片流毒,为中国三千年史未有之祸。更是感同身受。 文雄觉得,飞羽来太谷后,看了不少书,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今天日飞羽已非昨日,真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寒香听着两人的畅谈,突然悟到,自己的心胸太狭隘了,应该开阔起来才行,不然愧对两位兄长。
祁县菜园里,云深在飞骞的指导下,浇水、锄草、捉虫…每件农活儿,都当成功夫来干。黄昏,飞羽骑马来到菜园,悄悄地向里面窥探。看见云深认真地干活儿,然后放心地离开。晚上,飞羽再次来到菜园,看见云深在院子里,两腿弯曲,一动不动地站桩。一个时辰过去了,云深一动不动;两个时辰过去了,云深突然倒在地上。飞羽把他抱进屋里,决定把自己的全部武功,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云深醒来,得知飞羽要收他为徒,又高兴地跳起来。黄昏的吉安堂门口,一匹快马疾驰而来。骑者滚鞍下马,向飞羽报告:恶霸杜子豪要强买李家土地种罂粟,大掌柜李飞蒲坚持不卖,被杜爪牙打伤。飞羽找孟孛如请假。管家给他结算了工钱。孟叫他面对邪恶,要勇于抗争,早去早回。飞羽把吉安堂的训练,托付给了车二。飞骞把菜园转交给了老夏头,叫他每天给戴老夫人送菜。
飞羽回到家中,见飞蒲胳膊打着夹板,躺在床上。李母孩子们深州窦王庄。杜派爪牙设置路障、水闸,不叫李家长工下地干活儿。飞羽在前面开道,打退爪牙,拆除路障、水闸。杜子豪亲自前来,丝毫不把飞羽放在眼里。但一交手便知,今日飞羽已非昨日。他打不过飞羽,便叫爪牙一起上。但仍旧奈何不得。飞羽借力使力,杜一个大马趴,栽进了河里,众人哈哈大笑,杜狼狈不堪。杜一计不成,又生一讲,将飞骞抓到了烟馆,强迫他抽大烟。飞骞撞墙死也不抽。飞羽来到烟馆,与杜展开搏斗。最终以“挂画绝技”,将杜打瘫在地。
李家的胜利,鼓舞了不愿种罂粟的农户,影响了英商查尔斯鸦片“一条龙”的生产。保镖威尔逊摆起擂台,恐吓民众。深州武林人士,一一上台应战,均被威打下台来。民众愤愤不已又无可奈何。孙亭笠请飞羽应战,飞羽忙着写《形意拳谱》,婉言拒绝。云深气不过,偷偷跑去应战,与威展开“猴熊对决”。关键时刻,飞羽赶到,及时点拨,云深获胜,成了英雄。飞羽却被人们嘲笑。查尔斯支使威尔逊,拿枪偷袭飞羽,不料打死一头耕牛。钱知县判决查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查只赔偿损失,拒不道歉。最终在民众压力下,只好乖乖地就范。
深州蜜桃是有名的贡品,年年都要进京上贡。然而今年的蜜桃,屡屡上路,屡屡遭阻。钱知县三顾茅庐,请飞羽护送。飞羽尊父遗言:不与官府打交道。钱无奈只好说出实情:蜜桃上贡是幌子,实际暗藏真定十四州县联合禁烟奏折,要求皇上准予。李母深明大义,命飞羽出征。杜子豪设置了群狗围追、石头占路、断桥堵截的坏招,均被飞羽一一破解。只是断桥阻截,快马落水,只能以步代马。关键时刻,文雄押镖路过,赠送白马,使得飞羽按时抵京。在鸿胪寺卿黄爵滋引见下,飞羽觐见了道光皇帝。道光咬一口蜜桃,连连称赞说,今年的蜜桃是最好吃的。黄爵滋说,蜜桃好吃,关键是保鲜。从采摘到进宫,不能超过24个时辰。这多亏了使者的好身手。应道光邀请,飞羽演示了形意拳。道光十分欣赏,欲留他在身边当侍卫。飞羽婉言谢绝了。道光正在掂量,对鸦片到底是禁还是驰?看了奏折,立刻准予。还下定决心,派林则徐去广州禁烟。
有了皇帝恩准,钱知县命令查封查尔斯公司,找到鸦片交易账簿,以便给他定罪。但衙门班总杜子豪阳奉阴违,不执行他的命令。无奈,他只好再次请求飞羽帮忙。飞羽请师兄孙亭笠帮忙。深州武林志士仁人听说此事,纷纷前来相助。同时,胡知府也命令杜子豪抢先一步,拿到账簿。于是,双方展开了竞赛,双方谁先到达查的公司,谁即获胜。比赛结果,云深抢先一步,缴获了账簿,又跑步到衙门,交给了钱知县。但杜子豪随后赶到,逼迫钱交出账簿,钱死也不交,遭杜暴打。飞羽赶到与云深一道保护钱。杜掉转枪口,对准飞羽扳机。云上前一步,扼住杜的手腕,迫使枪口转向杜。枪声响了,杜应声死亡。飞羽和云深都争着当“凶犯”。钱知县判决云深三年徒刑。
衙门公布了胡知府、杜子豪和英商查尔斯相互勾结,霸占土地,种植罂粟、加工生产、贩卖鸦片的罪行。在滹沱河畔当众销烟,驱逐查尔斯出境。百姓扬眉吐气,欢欣鼓舞。但查尔斯嚣张地说,他今天可以走,但是他还会再回来。因为,中国人没出息,喜欢抽大烟。禁烟是禁不了的。只要有人抽大烟,他就有钱挣。中国的市场,他占定了。现场一时鸦雀无声。有人说他说得对,有人说不对,双方争执起来。钱知县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跪下磕头,求大家不要听查尔斯的蛊惑,长点出息,不要再抽大烟。结果惹来一阵笑声,也有人被他的诚心而感动。钱感谢飞羽为他办事。飞羽说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深州百姓。他建议钱用查获的脏款,办个义仓,以防不测;再办个戒毒所,帮百姓戒烟。杜子豪倒台后,邱巴沦为乞丐,犯了毒瘾,昏倒在大街上。飞羽不计前嫌,把他送进了戒毒所。
监狱里的云深,开始很苦恼,认为戴着枷锁,练不了武了。飞羽鼓励他,凡事都是功,处处是武场;只要用心练,都能出高功。他静下心来,每天戴着枷锁照常练功。练崩拳时,两腿迈不了一步,只能迈半步。于是他就此方便,把一步改成了半步。飞羽日送蜜桃、铲除烟霸的事迹,在深州传扬开来。大户子弟刘晓兰请他到武馆传授形意拳,秦武等人恃强不服,说形意拳不是正宗,是旁门左道。为展示形意拳威力,飞羽邀其与己过招。秦武等人拿着器械,穿着武服,摆着派头,极尽排场。飞羽两手空空,一如日常。秦等要求找个合适场合。飞羽说,当下场合最合适。于是就在繁华大街上,双方开始过招。秦等十多个人各使招术,对付飞羽一个人;飞则见招拆招,以招治招,招招制胜。并且不伤一人,不损一物;整条街市,一如往常。观众喝彩,秦等输得心服口服。刘晓兰率一众弟子,跪拜飞羽为师。形意拳在深州,很快普及开来。大街小巷、田间地头、商家店铺,不分男女老少,都在边工作边练拳。真正实现了:凡事都是功,就看你练不练;只要用心练,都能出高功。
由于种植罂粟,生态遭到破坏。连年干旱,庄稼颗粒无收。深州大街上,逃难的人扶老携幼,络绎不绝。人们传说,山西闹灾最严重,很多人活活饿死,甚至十室九空,还有人吃人的。幸好深州建了义仓,衙门口搭建了粥棚,施粥赈济灾民,没有饿死人。钱知县受到了嘉奖,特意感谢飞羽,帮他办了好事。但飞羽说,他不是帮他,而是帮深州百姓。李家的饭桌上,明显有了变化,饭菜简单了许多。每顿饭,李母都要给大家分配,大人少吃一点,孩子多吃一点;她自己则悄悄地省下自己的干粮,贴补给大孩子吃。飞羽惦念山西师父一家,却又不好说什么。李母看出他的心思,叫飞蒲准备了马车和粮食,媳妇们贴了一锅饼子。飞羽感到纳闷儿。李母告诉他,家中有一个祖传的地窨子,里面储存了够吃几年的粮食,以备灾年之用。高粱陪飞羽上路,一路所见,灾民不时倒毙路旁,强盗不再抢劫钱财,而是抢劫粮食。越接近山西,逃难的人也越多。有个孩子,眼看就要饿死了。飞羽把自己的干粮给了他。车到戴家门口,飞羽一下子从车上栽下来。高粱这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文雄把飞羽从地上抱起来,在床上将养了两天,才缓过劲来。戴老夫人年事已高,闹灾的事一直瞒着她,免得她着急。照例,老夫人每天都要搓米,可家中没了稻谷,眼看就没得搓了。如此就要露馅了。戴正发愁,恰好飞羽送来了新米。寒香细心地照料飞羽,文雄为了叫他们多待一会儿,借故溜了出去。寒香陪飞羽去河边散步。飞羽想起,就在不久前的一天夜里,在同一个地方,他把寒香送他的几样小礼物,都扔到了河里。内心感到十分愧疚。然而寒香说,与飞羽一起度过的日子,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戴留下了一些粮食,其他叫飞羽去太谷送给孟孛如。因为听说,太谷灾情比祁县还严重。飞羽去菜园,给老夏头留下一袋粮食。叮嘱他不要忘了,每天给戴老夫人送菜。老夏头说忘不了。由于干旱,井水干枯了。戴隆邦给村里打了深水井,每天叫村民定量打水。老夏头宁肯自己少喝一点水,也要把仅有的一点蔬菜种好,以不辜负飞羽的嘱托。
飞羽恨不能一步跨到太谷。路过一个村庄时,看见浓烟滚滚,人们把干枯的罂粟,扔到火堆里。有人不叫扔,有人喝道:这不是好东西,这是妖孽,就是它把我们害惨了。进了太谷城,来到吉安堂,只见门口设了粥棚,灾民排了长队引颈等候。毅斋和几个伙计,拿勺子给灾民盛粥。孟孛如在旁边维持秩序。管家耳语说,人多粥少,恐怕是最后一顿了。幸好飞羽前来,解了燃眉之急。飞羽说,这不过是杯水车薪。孟说,即使这样也是好的。虽然,禁烟派不能彻底禁烟,但大自然惩罚了驰禁派,那些种植罂粟、囤积鸦片的农户和商家,以往赚取暴利,一旦灾情起来了,家中没有粮食,只有罂粟和鸦片,而这些当不了饭吃,只能活活饿死。反之那些不种罂粟、不卖鸦片的农户和商家,不仅保护了自己,还能帮助别人。飞羽把写好的《形意拳谱》拿给孟孛如看,请他指教。孟高兴地答应了。
道光皇帝驾崩,新皇继位,实行大赦。云深得以提前出狱。飞羽接他回家,问他想吃什么?回答:想吃贴饼子。春雪、秋月、冬梅三妯娌,连忙给他贴饼子。云深一口气吃了一笸箩。总算把饿瘪的肚子填满了。孩子们馋得直咽口水,因为很长时间,他们都没吃过贴饼子了,每天只能喝稀粥。云深得知,愧疚不已。可已经吃进去了,又吐不出来。只好三天不吃饭,以此弥补了。云深吃饱了饭,说要演练半步崩拳给师父看。不料一发力,竟然把一面土坯墙推倒了。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半步崩拳的威力这么大。不禁想起入狱后,师父所言:凡事都是功,处处是武场;只要用心练,都能出高功。原来,师父所言不虚呀。
灾荒终于过去了,李母却病了,这都是她长期节食的结果。飞蒲对飞羽说,在给山西送粮食之前,地窨子里的粮食就已经不多了,但母亲仍旧叫飞羽去送粮食。母亲说,受人滴水之恩,甘当涌泉相报。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这么做,这才是个真正的好人。飞羽惭愧自己不孝。母亲说,你只要做个好人,就是最好的孝心了。临终前,母亲叮嘱家人:要把土地种好,把店铺经营好,一家人要和和睦睦过日子。深州大街上,邱巴一见飞羽,倒头即拜,连说飞羽是他的救命恩人。邱戒毒后,重又当上衙门捕快。他把李母逝世的消息,报告了钱知县。钱特意上门祭拜,称李母是个好母亲。欲请飞羽任衙门把总,飞羽婉言谢绝了。飞羽对飞蒲说,以前有母亲在,他想多陪陪母亲;现在母亲没了,他想重返山西。飞蒲满足了他的心愿。一家人在滹沱河大堤上道别。孙亭笠、刘奇兰、秦武等也来送行。马车启动了,云深又突然冒出来,非要跟飞羽去山西。飞羽不答应,叫他回家多陪陪爹娘。云深只好说,他把师父一家送到山西,再回来陪伴爹娘。
祁县城里大街上,一切都在渐渐地复苏。戴隆邦领着文雄视察自家产业,有钱庄、钟表行、镖局等。戴边走边讲解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文雄恭恭敬敬地聆听。看来,父子要交接班。孟孛如带着毅斋来祁县谈生意,双方在街上碰了头。戴请孟到家中作客,孟说正要去拜访。恰好飞羽一行也到了。大家喜不自胜,到客厅坐下叙旧。云深和毅斋各随其主,站立身后。云深早就知道,毅斋是师父在太谷的首席大弟子,功夫了得;毅斋也知道,云深是师父在深州的首席大弟子,功夫也了得。两人心照不宣,都跃跃欲试。戴隆邦心领神会,叫两人比试一下。这正合两人心思,立刻跳到堂前,说时迟那时快,云深以“半步崩拳”打过去,毅斋以“游tuo化险”挡回来;云深再打,毅斋再挡……几十个回合只见纠缠,不见输赢;两人似乎也不为争输赢,反而乐在其中。真乃棋逢对手、惺惺相惜。这也成为形意拳史上的一段佳话。试毕,孟孛如把修改好的《形意拳谱》交给飞羽。飞羽又转送给戴隆邦,以此感谢师父对自己的栽培。
空中飘来一片洁白的羽毛,文雄纵身跳起捕捉,一下子就抓到了手里。飞羽瞅下寒香,寒羞涩地低了头。看来,寒香终究还是把自己的独门功夫——飞羽功,传授给了文雄。飞羽觉得,这才是最好的。他把春雪介绍给寒香,寒香说,这正是她心目中的嫂子。文雄把羽毛吹起来,寒香跳起来去捕捉,飞羽也参加进去。三人的身影,飘飞在蓝天上,引来众人一阵喝彩。孟孛如从城里请了摄影师,要给大家照相。戴老夫人吓得不敢照,说是怕这个洋玩艺儿,把自己的魂儿给摄了去。文雄和寒香好说歹说,她才忐忑不安地答应了。其实害怕的人不止老夫人,大家都是头一回照相,各自都怀了各自的惴惴不安。摄影师安排好大家的位置,叫大家瞅着他不要动,随着霉光灯“噗”的一声响,各自的模样便被定格在了一张黑白照片上。
剧终。

二、人物小传
李飞羽:男,26岁,河北深州人。生于农商之家,性格纯朴、正直。其二哥吸鸦片欠下巨资,被迫偷卖家产。父亲活活气死,其被恶霸痛打。幸得山西祁县戴文雄以“挂画绝技”相救。由此前去拜师学艺,然而戴家拳不外传。知戴老夫人喜吃新鲜蔬菜,于是租菜园种菜,天天给其送菜。三年后感动戴老夫人,命儿子戴隆邦破例收徒。走镖连降路霸,太谷商会特聘为总教头。为给主禁派商家训练家丁,在戴氏心意拳基础上,衍生创造了形意拳。
戴文雄:男,26岁,山西祁县人。生于商武之家,为戴家镖局少掌柜。常年走镖,武艺超群,尤以“挂画绝技”闻名遐迩。一袭白衣,一支竹笛,文武双全。长相俊美,性格潇洒、豁达、热情。在飞羽危难之际,出手相救,感动飞羽,结为挚友。飞羽来祁,躲避不见。走镖黑风寨,天热中暑,被路霸所掳。飞羽救回。他爱寒香,但寒爱得是飞羽。文毅然退出,却又得了“情志病”,泄露了自己的秘密。
寒香:女,19岁。性格活泼、温柔、善良。其父是“响马”,被戴隆邦失手打死,母亲病痛而逝。四岁时被戴家收养,视如己出。知道自己身世,但不记恨戴家,当做自己的亲人。在集市上,钱包被偷,飞羽抓住了小偷。得知飞羽要拜师学艺,先引见戴隆邦与其识,心生好感,又在戴母寿宴之时,撮合收徒。她与文雄青梅竹马,有着深厚的兄妹情谊,却又爱上了飞羽。
戴隆邦:男,60岁,心意六合拳创始人。生于官宦之家,家道中落,开办镖局。性格温厚,气质儒雅,身怀绝技,不露山水。失手伤人后,忏悔不已,五台山闭关三年,戒语、洗心、练武。自然天成心意六合拳。该拳威力叵测,为避免伤人,特定家规不外传。但收飞羽为徒后,则倾囊相授。太谷商会用人之际,亲自送飞羽前去,助主禁派一臂之力。飞羽创拳,未加责怪,反大力支持。“晋豫奇荒”,打深水井,设棚施粥,受到村民拥戴。
孟孛如:男,38岁,生于太谷豪门,举人,太谷商会会长。为实业救国、以夷制夷,而弃文经商。鸦片肆虐,联合太谷主禁派商家,签定《三不之约》:不抽、不种、不卖,与主驰派商家展开斗争。聘飞羽为商会总教头,对所属商家家丁、护院、伙计等进行培训,以提高自身实力。拘于戴家家规,鼓励飞羽创造新拳,并写了《形意拳谱》。
武柏年:男,40岁。太谷商人、士绅、吉安堂堂主。性格沉稳、大度,既是孟孛如朋友,也是太谷商会禁烟派中坚。为了培训,将吉安堂作为训练场地,培养出一大批形意拳高手,强健了禁烟派力量,也使之成为形意拳发祥地。
车二:男,19岁,太谷桃园堡人,车夫。生于贫苦人家,性格木讷,为人诚恳,体格魁梧,臂力超群,敢拦惊马。痴迷武术,没钱拜师,只能自己琢磨。发现飞羽每晚练功时,便爬在房沿上偷偷地观摩,白天再悄悄地练习。被飞羽发现后,收为首徒。继而练成“游tuo化险”绝技。
郭云深:男,18岁,河北深州西马庄人。生于农家,性格暴烈。为寻高师,步行到太谷,走得脚底板上满是血泡。飞羽赶他回家,死活不回。无奈去祁县菜园种菜、站桩。磨炼了性情,练出了高功。打败了英商保镖威尔逊,成了深州大英雄。在与杜子豪搏斗中,扼住杜的手腕,迫其开枪自毙,被判刑三年。在狱中戴着枷锁,练成“半步崩拳”绝技。
程磐:男,40岁。太谷四大金刚之首。身材魁伟,力大无穷。性格鲁莽、跋扈。抽大烟,讲义气,独霸一方,老子天下第一。飞羽前来,不卑不亢。其寻衅滋事,欲其就范。飞见招接招,且魔高一尺,道光一丈。其输得心服口服,要拜师学艺。飞叫他先戒掉大烟再说。
钱知县:男,42岁。湖南人,深州知县。性格耿直,有点书呆子气。威尔逊暗杀飞羽,却误杀耕牛。百姓告状,胡知府包庇,欲不了了之。其公开审理此案,判决英商赔偿并赔礼道歉,大快人心。为禁烟,当街跪请百姓不要抽大烟,遭到百姓嘲笑。三上家门,恳请飞羽给道光皇帝送蜜桃,暗藏真定十四州县联合禁烟奏折。获准后,举行了滹沱销烟。
杜子豪:男,32岁,深州衙门班总。性格粗鲁、狡黠、霸道,与胡知府、查尔斯沆瀣一气,在深州、真定开设多家大烟馆,欺行霸市,横行一方。逼迫农民铲除庄稼,种植罂粟,实现产、供、销一条龙。十年前,将飞羽玩弄于股掌;十年后,被飞羽打得满地找牙。为隐藏证据,与飞羽和云深展开激烈搏斗,死于自己的枪口之下。
查尔斯:男,38岁。英国商人。性格虚伪、狡诈。貌似绅士,实则奸商。以开钟表店做掩护,与杜子豪、胡知府沆瀣一气,贩卖鸦片,毒害国民。滹沱销烟后,被钱知县宣布驱逐出境。但其嚣张地说,只要中国人还有人抽大烟,鸦片就会有市场,他就会挣大钱,也还会再回来。
张师爷:男,50岁。举人,深州衙门师爷。性格狡猾、懦弱、看风驶舵。跟着胡知县是个帮凶;跟着钱知县是个智囊。满腹经纶,亦正亦邪。
邱巴:男,30岁。深州衙门捕头,杜子豪的爪牙,跟着杜做了许多坏事。杜倒台后,沦落为乞丐和大烟鬼。飞羽把他送进了戒毒所,戒掉了大烟,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威尔逊:男,28岁。英国大力士,查尔斯保镖。体态魁伟,头脑简单。在深州设擂台,羞辱中国人。飞羽不理睬他,郭云深背着师傅去打擂,与其展开一场精彩的“猴熊之斗”。
李父:55岁。李飞羽父亲,福源布庄老掌柜。性格沉着、冷静。二儿偷卖布庄后,上衙门告状,被贪官判决合理。申辩不得,活活气死。临终留下三条遗言。
李母:53岁。李飞羽母亲,和蔼、善良,深明大义。为防不测,瞒着家人,叫人挖了地窨子存储粮食,大灾之年,正好派上用场。不仅叫一家人有饭吃,还叫飞羽给山西戴家送粮食。鼓励飞羽进京,给道光皇帝送蜜桃和奏折,促成真定十四州县联合抗烟。
李飞蒲:30岁,飞羽大哥,性格淳朴、明智。父亲死后,专心种地,维持一家人正常生活。飞羽要去山西学艺,其十分理解,筹措资金,予以支持。不畏强暴,牢记父训,拒种罂粟,被杜子豪打伤。飞羽学成打败杜,收回布庄。其继承父业,成为大掌柜。
李飞骞:28岁,飞羽二哥。原本勤奋好学,科考落榜而自暴自弃,抽上大烟,欠下巨额烟债。被杜子豪逼迫,偷窃父亲印章,卖掉家中布店。没脸回家,进而潜逃。昏倒在祁县路边,被老夏头搭救。在飞羽、寒香、戴家帮助下,戒掉了大烟。决定再次科考,以偿夙愿。

附编剧简介——
雨翔,曾任《企业家报》、《经济与法律杂志》、《大众阅读报》、央视《大地红绿蓝》栏目等编辑、记者。出版长篇小说《廉政代价》——获建国六十周年法制文学奖;《火蛇》;《大款和他的孩子们》;《苇草》——在越南出版。发表电影剧本《幸福不在远方》;播出微电影《馨香》、《生日》、《新报童》、《我的大伞》等;完成电影剧本《摘顶子》、《抗罂之战》;40集古装喜剧《大芝麻官》、44集古装武侠剧《拳拳之心》、30集当代题材剧《爱在霞光升起时》;少儿古装剧《中国少儿民间故事系列》等。
联系方式:
0.26679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