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wzbj_kefu01@163.com
联系微信
联系QQ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40集古装喜剧《大芝麻官》
发布时间:2021-11-23     发布者:万众编剧
浏览:
一、故事大纲
康熙二十二年,直隶灵寿知县有了空额。左都御史魏象枢经过明察暗访,举荐了曾任嘉定知县,后被革职的陆陇其;右都御史穆天颜举荐了灵寿现任县丞张文魁。陆是康熙九年进士;张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捐纳之官。两派在朝堂展开了激烈争夺,大学士明珠暗里和穆是一伙。魏象枢讲了个“三鱼故事”,康熙由此敲定了陆。陛辞时,康不信陆,能做到一文不贪,能少贪点儿就不错了。陆说能做到。两人争执,于是打赌:陆若输了,就把脑袋给康;康若输了,就叫陆当一天皇上。
灵寿距京八百里地。张文魁派了轿子,要接陆上任。陆却买了毛驴,骑驴上任。一路上,小毛驴一劲捣乱,笑料百出。同时,朱捕头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害陆。最后一次下了泻药,致陆腹泄不止,昏倒在灵寿县北寨村。幸得猎人福宝一家搭救,才捡回一条命。休养期间,陆趁机了解民情,掌握了灵寿症结所在。上任伊始,即发六款公布于众:一、不派累民,自修衙门;二、凡告必应,免费息讼;三、不索巧取,火耗悉除;四、不替不补,编审人丁;五、让利与民,垦荒延时;六、根治卫河,消除水患。众衙役见无油水可捞,纷纷撂挑子走人,只剩下几个老弱病残。陆却不着急,叫人作了木头衙役,乐呵呵地照常办公。
青同村落魄秀才、无赖赵启,不信木头衙役能办事,诬告寡妇吴柽柳行为不端。被陆识破,判其笞仗八十,发配云南。赵连连求饶,里长也为他说好话。后改判以工代罚,满意为度。百姓见此,纷纷告状。木头衙役忙不过来,陆便骑着毛驴,赶集办案。先后判了兄弟争牛、打筛子、逐赘婿、代仆借银等案子。
当子街是有名的骗子街。卖假药的、游方郎中、拿水碗赌博的、变戏法蒙人,比比皆是,长年害人,衙门却不管不问。陆却偏要往这个坑里跳。他伪装成病人,叫游方郎中毛二秃为其扎针。毛扎针后迟迟不起针,说给足了钱再起针,并且钱要的很多。陆没钱给他,疼得嗷嗷大叫,幸好朱捕头及时赶到,陆才没被扎坏。陆以此为证据,抓捕了毛二秃。其他骗子一看,顿时作鸟兽散。当子街恢复了正常经营。
秀才马尔洵的表哥,老年得子,十分珍爱。不料,独子却被苍狼咬死。表嫂悲伤而死,表哥痛而疯癫。苍狼连连伤人,但由于地处灵寿、获鹿两界,两界衙门便谁也不管。马尔洵将《告苍狼》状子,贴到了灵寿衙门的大堂之上。陆陇其自认该管,却又不知怎么管,愁肠百结,无可奈何。然而有一天,马尔洵却带人,敲锣打鼓来报喜。原来是福宝,悄悄地打死了苍狼,为独子报了仇,疯癫表哥也清醒过来。陆为了感谢福宝,请他上饭店吃饭。福宝却假装肚子疼,跑出了饭店,到路边摊吃饸饹,一口气吃了十八碗,还不是吃得太饱。
灵寿历来每年二月纳税。此时青黄不接,百姓苦不堪言。要减轻百姓负担,就得修改纳税时间。而要修改,先得要真定知府牛至善同意。陆拿北瓜给牛拜年。牛嘴上说好好好,陆一出门,便把北瓜扔到了门外。陆只好求助直隶巡抚格尔古德,格又引见了魏象枢。陆才得已进宫,觐见了康熙。为了取悦康熙,陆拿蝈蝈上贡。康见蝈蝈,喜欢的不得了。陆却说,这不叫什么,下雪时候,到山村农家户,喝着茶水,听着蝈蝈叫唤,那才叫天籁之音。并以此为交换,康才准予了他的奏折。
修改纳税时间同时,还修改了垦荒纳税时间,即将五年改为了十年。陆知县特意来到北寨村,将此事告诉福宝一家。这么一来,福宝就能吃饱饭了。垦荒纳税时间的修改,大大调动了百姓的垦荒积极性。灵寿很多荒置多年的土地,都被开垦出来,种上了绿油油的庄稼。
为解除陆后顾之忧,陆夫人和陆老夫人携儿女,从浙江平湖来到灵寿,还带了桑苗和稻种,准备在此试种。张文魁一心要抓住陆贪污把柄,一直也抓不住。见陆家人来了,便叫老婆给陆夫人送礼。陆夫人听不清灵寿口音,误将银子收下。陆在衙门张贴布告,叫人三日内认领,否则充公。栓子娘状告儿子不孝,陆罚栓子给其当书僮,每天跟陆家人一块儿生活。一天夜里,陆老夫人犯病,陆带栓子外出请医,不慎崴脚。见母亲病情危重,陆不禁失声痛哭。栓子看了,羞惭不已,改过自新。
陆是老师出身,十分重视县学教育。每月逢三、六、九,还要到县学讲课。有个聘用先生,将“觚”读成“瓢”。原来此人是个生意人,做生意赔了本,到学堂混饭吃。陆发现后,给其路费打发回家。县学学生马子鸷,资质很好,却痴迷赌博,不好好学习。陆到他家家访,发现其是农户人家,父母省吃俭用供其读书。于是悉心开导。马奋发学习,考上了贡生。陆还为此做诗一首,予以祝贺。然而进京赶考的路上,马又犯了赌瘾,赌光了进京的路费。悔恨之下,要自杀。幸好朱捕头及时赶到,将其救下。一番开导后,又送其路费,让其进京。原来,陆知县料到会犯赌瘾,特命朱一路跟踪,及时救助。
府试在即,府衙发谕:三日内,各县衙都要交纳“轮值费”,不交者,该县考生不得入场考虑;交纳者,知县可扣留一定比例“火耗”钱。这是牛知府和张文魁设下的毒计,专门叫陆贪污的:如果他交纳“轮值费”,扣留一定的“火耗”钱,那他就坐实了贪污;如果他不交纳“轮值费”,那灵寿考生便入不了考场,将会民怨沸腾。这样,他两头都被治,无论如何也跑不了。不料,陆用巧计哄骗了冯教谕,答应他等考生进了考场,立马交纳“轮值费”。然而,等考生进了考场,陆又坚持,只交考生伙食费,别的费用一概不交。牛、张二人大呼上当,但无可奈何。
春耕时节,康熙上五台山进香。府衙命沿途县衙修皇道,迎接皇上。陆赶着牛车,拉着黄土,领着夫人和小女儿啾儿,名曰来修皇道。牛知府见此大怒,康熙也嘲笑陆。啾儿斥责康熙扰民。随行都怒斥啾儿。康熙却惭愧认错。队伍休息时,康偷跑出去,四处游逛。偶遇寡妇吴柽柳,在田间干活儿。康被其美貌所吸引,摘了地头野花,非要给其戴在头上。五岁的柽儿不叫他戴,他非要戴。恰好赵启赶来,将康痛打一顿。侍卫赶来,将赵捆绑起来,要治罪于他。康熙却转而请求赵同意,将戴花改为了献花。
武举黄士贞垂涎吴柽柳美色,夜入吴宅,图谋不轨。吴挣扎喊叫,吓跑了黄。赵启代吴告状。但黄有武举顶子,陆治不了他。麦收后,柽柳回娘家探亲,将儿子柽儿托付给了赵启。几天后,柽柳没回来。赵启四处寻找不见,只好到黄家要人。争执中,黄士贞施展鹰爪功,将赵的两个眼珠抠掉,扔在地上当泡踩。陆知县得知,发誓要摘掉黄的顶子,捉拿归案。朱捕头查到,柽柳回来当天,恰逢黄家埋人。陆命刨坟验尸,不料,一验、二验,都不见柽柳身影,直到三刨坟后,才找到柽柳尸首。证据确凿,陆终于摘掉黄的顶子,将其押入大牢。
人命关天。案子报给了康熙。康出于私情,判黄斩立决。真定知府牛至善,得知外甥黄士贞入狱,火速进京,重金贿赂大学士明珠和右都御史穆天颜,以求斩立决改为秋后审。康丝毫不通融,且降旨命陆,即刻将黄押解进京,执行皇命。陆却抗旨不遵。康连下三旨,陆连抗三旨。康好命牛知府,押解陆进京。陆却请牛,到林中“看鬼戏”。同看戏的还有地痞张二炮。当柽柳的“鬼魂”身穿白衣,飘飘悠悠走向张二炮时,张吓得丢魂落魄,不得不说了实话。原来,真凶不是黄士贞,而是张和其他几个刨坟的同伙。黄洗清了杀人之罪,但因伤害罪,仍被收押。
灵寿豪门“三世中枢”之孙傅歪嘴,天天进城玩耍,致使城门天天到点关不了,谁也不敢管他。陆命衙役到点关门,反遭傅鞭打。陆命衙役将其绑送其家。由此与其叔傅维耘相识,并得知,傅积数年之功,在编写灵寿县志。原来,灵寿三十年无县志,傅维耘立志要填补空白。陆与其一道编写县志,编写中发现,灵寿不仅三十年无县志,而且三十年无添丁。张文魁得知,陆、傅两人在编县志,便叫朱捕头夜里去傅家书房偷县志。陆早已料到,怕有闪失,天天抱着县志,在被窝里睡觉,惹得陆夫人都有了意见。
为疏浚卫河,康熙特批三千两银子,工部派王水司前来监察。牛、张二人买通了王,王以收“斟荒费”为名,要与陆平分一千两银子。此为“帮贪”。陆不为所动,与王巧妙周旋,终将公款公用。陆忙于治河,与民工吃住在工地上。适逢陆生日,夫人煮了挂面鸡蛋,叫儿子宸徵送去。天黑时,帐篷外突然响起一片贺寿声,工地四处点燃起了蜡烛,给陆庆祝。原来,有民工听说今天是陆生日,大家不约而地给他祝寿。宸徵感动地叹曰:父亲为官一任,有这么一回,也就值了。
福建巡抚有了空额。左都御史魏象枢到灵寿考察,灵寿的风俗民情,知县的样样业绩,魏一一知晓。回京再次举荐了陆。而明珠和穆天颜,则举荐了牛知府。朝堂经过一番争执,康熙敲定陆,降旨即刻上任。不料,陆又抗旨不遵。连降两旨,均加违抗。康命押解进京。明、穆两人借机发挥,命张文魁囚车押送。八百里地,陆站了一路。觐见时,两腿打不过弯来,扑倒在地。百官要求治罪。康叫陆讲明原因。陆趁机诱导康熙,讲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道理。康自问自答,尴尬不已。未加责怪,反予褒奖。
疏浚卫河,调动了全县百姓积极性。三千两银子不够用,全县缙绅、富商、小商小贩和百姓,纷纷捐款。牛、张二人见有机可乘,借府衙发谕,说捐款是非法集资,要没收捐款,百姓一片哗然。陆押解进京前,将捐款托付给了周主簿。张文魁逼周交款,周被逼不过,只好给了他。陆料到会有这样,由京回来的路上,找了直隶巡抚格尔古德,汇报了这些情况。格兵分两路,一路派按察使去真定审察牛知府;另一路去灵寿抓捕张文魁。
在疏浚卫河同时,陆还在全县进行了人口普查。查清了灵寿三十年无县志,三十年无添丁的原因。并写了奏折,给了格巡抚,格又转给了魏象枢。早朝时,魏启奏康熙,讲明了牛、张二人,多年勾结,卖丁鬻丁,中饱私囊、大肆行贿的犯罪事实。明、穆二人心知肚明,尴尬不已。疏浚卫河工程顺利完工,百姓再也不耽心,卫河泛滥的祸害了。陆终于兑现了,上任时所公布的六款承诺。
七年后,四川道监察御史有了空额。李御史继承了魏象枢的衣钵,到灵寿考察。看见眼前一片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喜人景象。回京后,举荐了陆。灵寿百姓知道陆要走了,依依难舍。当子街商户,更是准备了不少礼物。北寨村妇女,还做了百家衣给陆。可是到走那天,迟迟不见陆一家出门。原来那天夜里,陆家已经悄悄地走了。
牛知府和张文魁虽入狱,但穆天颜不死心,派人跟踪陆。陆觐见康熙时,穆揭发陆,来灵寿时,骑着小毛驴上任;离开时,却赶着大车,带了几个大箱子。肯定有猫腻。衙役狗子作证说,陆夫人喜欢灵寿土,临出灵寿地界时,在地上挖了几箱土。但挖土后,陆夫人在土坑里,放了一文钱。穆狡辩说,偷土也是贪污,并且不止是一文。为了验证真假,康熙派快马与狗子一道,到灵寿地界察看。果然属实。
至此,康熙赌输了,特赐“大芝麻官”匾额给陆,还要陆当一天皇上。九卿都反对,康却坚持。无奈之下,百官求陆通融。陆便送康一件百家衣。康欣然收下。还是要陆当一天皇上。陆便教康扭秧歌。九卿又反对。康偏要扭。于是,两人扭起来。康活动了筋骨,高兴得不得了。九卿看了,也只好跟着一块儿扭。乾清宫充满了欢笑声。康熙对陆说,他还欠着他一个天籁之音。
尾声。下雪的一天,康熙在魏象枢、格尔古德、陆陇其的陪同下,来到灵寿北寨村福宝家。坐在炕头上,喝着茶水,瞅着窗外的白雪飘飘,听着满屋子的蝈蝈的叫声,康熙由衷地感叹:这真是天籁之音啊。并表白,一定要尽职尽责,当好皇上,让天下百姓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二、人物简介
陆陇其:男,49岁,浙江平湖人。康熙九年进士。讷言敏行,风趣幽默。先任嘉定知县,不擅巴结,被巡抚穆天颜革职。灵寿知县有了空缺,魏相枢与穆各荐一人,康熙敲定了陆。但不信其上任不贪一文钱,陆便以人头与康打赌。自此,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搏斗,一方绞尽脑汁要陆掉脑袋;一方小心翼翼保住人头。陆上任伊始,即以六款公布于众。在任八年,全部兑现。政通人和,百姓拥戴。
康熙:男,29岁,英气勃勃,善于权衡。去五台山路上,偶遇民女吴柽柳,心生爱慕,采摘野花,非要给其戴上,结果被赵启痛打一顿。由于爱慕,吴被害后,主观武断,判嫌犯斩立决。后微服私访,查明案情,知错改错。与陆赌输,兑现赌注,叫陆当一天皇上。陆不敢当,改书“大芝麻官”匾额给陆。
魏象枢:60岁,都察院左都御史。性格耿直,清正廉洁,办事认真,忠于职守。从嘉定民间听到对陆好评,未见一面而尽力举荐。朝堂上,更是与明珠一伙,唇枪舌剑,毫不退让。灵寿二月纳税,百姓苦不堪言。为改纳粮时间,正月十五,想方设法,帮陆觐见康熙,递上奏折。
格尔古德:男,62岁,直隶巡抚,为官清廉,为人正直。虽是康熙近臣,但不虎假虎威,而是疏远佞臣,亲近贤臣。对下不分远近,唯才是用。在陆和牛、张搏斗中,始终支持陆,并为保护证据、抓捕牛、张,起了关键作用。
明珠:男,63岁,内阁大学士。身材高瘦,阴沉狡黠,拉帮结伙,贪污受贿。对待下人,总是黑着一张脸,对皇上则总是笑脸相迎。拢络党羽,试图拉拢陆陇其,遭陆拒绝。于是和穆、牛、张串通一气,置陆于死地。
穆天颜:55岁,都察院右都御史。外表和明珠形成鲜明对照,身材矮胖,哼哼哈哈,象个笑面虎。但内在贪婪,一味敛财,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其过生日时,陆送礼不满,结下心结,处处刁难。
牛至善:男,50岁,真定知府。好色、贪婪。利用灵寿三十年无县志空子,与张文魁勾结一气,卖丁鬻丁,中饱私囊。外甥黄士贞蒙冤入狱,凭印象认定是凶手,大肆行贿,以求候审。陆陇其查明真相,为黄伸冤。其才有所省悟。
张文魁:33岁,灵寿县丞、代理知县。暴躁、粗鲁,不学无术,捐纳为官。为知县转正,充当牛知府钱包。为牛提供大量资金,为此又得拼命贪污,多次陷害于陆,最终却害了自己。
黄士贞:男,30岁,武举。有点拳脚功夫,蛮横霸道,为非作歹。垂涎柽柳美色,夜闯吴宅,图谋不轨。吴遇害后,被其母、其舅都视为嫌疑人,有口难辨,一劲喊冤。
朱捕头:35岁,灵寿县衙门捕头。鲁莽、憨直,孝顺、顾家。开始是张得力干将,干了不少坏事。后在陆感召下,改邪归正,认真办案。三次刨坟,为柽柳伸冤。
周主簿:男,43岁,灵寿县衙主簿。油嘴滑舌,看风使舵,贪图小利,营私舞弊。自做聪明,将“大”字改为“犬”字,朱捕头叫其从犬门爬出,前有狗叫,后有棍棒,狼狈不堪,笑料百出。后被陆感化,成为陆的好帮手。
张二炮:男,38岁。刨坟工。穷困潦倒,愚昧、酗酒。刨坟时喝酒,见柽柳走过,顿生歹意。合伙作案,杀害柽柳。并将尸首埋于棺材底下,致使案情一波三折。
吴柽柳:女,25岁。田园美人,勤劳、朴实、善良。丈夫去世后,独自抚养五岁儿子。在田间劳动时,遇到康熙,不卑不亢,自尊自重。当她知道康是皇帝时,未免惊讶,亦有好感。
赵启:男,28岁,落魄秀才,染上赌瘾,好吃懒做,败光家产,爹娘活活被气死,人称“赵无赖”。暗恋柽柳,却以木头衙役污告她,被陆判罚给柽帮工。其不仅帮柽干活儿,还教柽儿认字读书。终于赢得柽柳真情。
福宝:男,18岁,山村猎人。性情腼腆,行动敏捷,勇敢无畏。擒过小豹子,打死过苍狼。陆上任路上,被人陷害,奄奄一息。其救了陆,并护送陆到县衙。饭量超大,人称“吃不饱”。
敏薰:17岁,陆的大女儿。勤快、温柔,喜欢种菜、养蚕、纺纱织布。到福宝家作客,像回到家一样。与福宝真心相爱。
啾儿:13岁,陆的小女儿。天真活泼,心直口快。康熙到五台山上香,一路扰民,影响春耕。其童言无忌,教训康熙,康没怪她,反倒认错。
陆夫人:47岁,安分守己,善良贤惠。不戴金饰,不穿绸缎,只穿布衣,喜过农家日子。平日纺纱织布,在衙门空地上种菜,以贴补家用。因听不懂灵寿话,误收张文魁老婆贿银,但很快明白,妥善处理。
陆老夫人:73岁,疼爱儿孙,慈悲为怀。陆牵挂母亲,不想去灵寿,其以“半鱼之训”,教导他为国为民,尽职尽责。为解儿子后顾之忧,不畏千里来到北方。

三、该剧看点
1、知县本是一个七品小官。但陆陇其把一个小芝麻官,做成了一个大芝麻官。这一小一大,耐人寻味。古人云:郡县治,天下安。习近平总书记是中央政治局中,唯一当过县委书记的人,对于县治,有着十分独到而深刻的认识和见解。他在河北正定县委书记的任上,曾写过一篇《芝麻官,千钧担》的文章,特意阐述了作为一县之长的重要性。中央党校每年,都要举办县委书记学习班。从中可见,党中央对县委书记素质的格外重视。相信该剧播出后,一定会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以及相关话题的探讨与议论。
2、观众爱看清官戏,清官题材的影视剧永远不过时。而喜剧又是观众的最爱。陆陇其是清代著名理学家,学富五车,著作等身。由于有着丰富的知识储备,所以当起知县来游刃有余,得心应手;且风趣幽默,笑料频出。让人看了,心服口服。以往也有清官戏,但喜剧形式的不多。而比较全面的来反映,一个知县如何尽职尽责,为百姓服务的故事,截止目前还没有看到。知县被誉为“父母官”,“父母官”的份量很重。而如何当好一个“父母官”,该剧便给出了很好的答案。该剧虽是喜剧,但不乏悬疑、惊悚、鬼怪、传说等原素,而是将这些看点集于一炉,从而炖出了一锅酸甜苦辣咸,五味具全的美味佳肴。相信做好的话,无疑会成为爆款。
3、编剧本着对历史人物、传统文化,十分敬畏的态度,曾到故事发生地,深入民间,多次采访。在流传于浙江平湖、上海嘉定、河北灵寿的民间故事基础上,经过认真综合、提炼、虚构和升华,历时两年,完成了该剧创作。剧中主角陆陇其,曾先后在浙江嘉定和河北灵寿当知县,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是清朝最后一个从祀孔庙的先贤先儒。今被列为平湖、嘉定、灵寿三地著名历史文化人物品牌,在海内外学术界享有很高知名度。
联系方式:
0.26755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