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wzbj_kefu01@163.com
联系微信
联系QQ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十二集惊悚悬疑短剧《夺情肖像》完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1-10-08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一句话故事:
画师为夜晴画了一幅素描,画中人竟是别人,她居然成了画中人的模样。而更诡异的事情与隐秘杀机正步步逼来。

故事亮点:
环环相扣、步步杀机、惊心动魄;
脑洞大开、反转无限、扑朔迷离;
无神无鬼、主题积极、立意高远。

故事类型:
惊悚、悬疑、爱情

集数、时长:
12集,每集5分钟

人物小传:
夜  晴:女,二十六岁,高级白领。美丽、天真、柔弱,有一种天然吸引人的亲和力。与老公十分恩爱,但因老公经常出差,耐不住寂寞,玩起了一夜情,结果惹来一系列诡异惊悚之事。

海  兰:女,二十八岁,夜晴的大学同学、闺蜜。任性妄为大胆狂野,女汉子。无意中知道夜晴在玩火后,恶作剧似地设计了悬疑事件,想以此告诫她要忠于爱情,让她迷途知返。

林雪柔:女,二十六岁,左通的妻子。

左  通:男,三十岁,夜晴的情人。

故事大纲:
三个月前,夜晴与左通相识,美丽和帅气共鸣,柔媚与阳刚交融,两人一见钟情不能自拔。周末,夜晴乘机赶往左通的城市,左通意外地没来接机,他发消息说有要事需要处理,让她自己先找家酒店休息,待他忙完后光速来见。
夜晴意外邂逅大学同学、闺蜜海兰。两年未见,海兰仍如女汉子般霸道逼人,不由分说将她挟持至酒店,微醉后又去美容、游玩。暮色将至,公园里的一名画师吸引了夜晴的注意力,夜晴请他为自己画一张素描。
画师同时完成了画作,接过素描的瞬间,公园的灯光相继亮起,照亮了素描上那张陌生的脸。
性感、妖娆、美丽,但不是夜晴。
夜晴诧异,继而愤怒,质问画师。画师淡然取出镜子,举到夜晴眼前。一阵恐惧袭来:镜子里的脸性感、妖娆、美丽,正是画中之人。
那么,自己的脸呢?
夜晴惊惧万分,她需要左通强有力的臂膀,可是左通的电话不通。而海兰此时打来电话,居然说刚才没看她,所以离开了去找她。听到她惊恐的声音,海兰安慰她说立刻调头,马上就到。
灯光迷离之外,重重暮色似有无限杀机。一个男人带着邂逅的喜悦而来,但叫的名字却是“雪柔”。难道,自己这张脸的主人,名叫雪柔?
不管是阴谋,还是灵异,自己都身处险境。夜晴强迫自己镇定,她必须从这诡异的迷雾中,找出丢脸真相。她疯狂地转动脑筋冒充雪柔,试图从这个叫杨铭的口中,套出雪柔的信息。不料,男人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大变,竟然凶相毕露,企图抓住她。关键时刻海兰赶到,她坐上海兰的车逃之夭夭。
看着她陌生的脸,海兰惊诧莫名,同样无计可施。在海兰家里,怪异的事情接二连三,夜晴再也挺不住了。这一切,发生在这个城市、这个左通的城市,而左通是她的婚外情。她一直以为丈夫被蒙在鼓里,但丈夫精明无比,又怎么可能对此事一无所知?种种诡异事件,很有可能是丈夫设计出来的。那么,只要向丈夫坦白,这一切就会回归正常。
她颤抖着手,准备按下丈夫的号码,但是海兰抢走了手机,哈哈大笑,告诉她,说这一切都是她的设计。
原来,上一次夜晴来与左通私会时,被海兰无意中看到。海兰调查出二人的私情,大为震惊,她不明白,善良清纯的夜晴,怎么会背叛爱她的丈夫?她在玩火!痛心闺蜜误入歧途之余,海兰决心以诡异的手段,令夜晴迷途知返。
所以,她请人做了张绝佳的硅胶面具,在做美容时将面具戴在夜晴的脸上,所以画师画的是别人的脸,夜晴在镜中看到的,也是别人的脸。可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杨铭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手镯是怎么回事?海兰不以为然:杨铭就是个无聊的疯子,手镯十有八九是他趁夜晴不备时,戴在她手上的。
夜晴如死里逃生,百感交集。她准备取下硅胶面具,可是,脸上分明是她血肉相连的皮肤,哪有什么面具?
夜晴和海兰面面相觑,明亮的灯光下,似无形却令人惊惧的气息弥漫在每个角落,两人不寒而栗。
海兰的电话响起,竟然是杨铭打来的。杨铭通过海兰的车牌号,查到了她的电话。他说那个叫作雪柔的女人意外死亡,而夜晴不但冒充雪柔,而且手上居然戴着雪柔的镯子。他是雪柔的朋友,他要查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兰错愕之余,果断地编了个谎言,称自己并不认识上车之人,并且上车之人已经离开。夜晴悔恨不已,自以为聪明冒充雪柔,没想到竟然卷入死亡案件之中。她想摘下镯子,但镯子深陷腕内无法取下。海兰大骇,这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而事情的关键,难道与那张硅皮面具有关?她立刻拨通对方电话,想询问他雪柔是何人,一阵阴森恐怖的铃声在夜晴包里传来,夜晴战战兢兢取出手机,来电显示,正是海兰的号码。
杨铭不相信海兰的谎言,正在查找她的住处,随时可能赶来。夜晴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一旦警察入调查,她与左通的私情必将大白于天下,她的名声就完了。她的婚姻就完了。
各种思绪纷至沓来,夜晴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而当她无意中看向海兰时,竟然在她脸上看到阴森的杀机。夜晴吓得肝胆俱裂,什么都不顾了,疯了一样逃出房间。
夜晴拦了辆出租车仓惶逃离。不料,出租车出了车祸,醒来时,医生告诉她,她因车祸毁容了,需要整容恢复。而腕上的手镯,也碎成三段。
惊闻噩耗,夜晴竟然如释重负:终于可以摆脱那张该死的脸了,终于摆脱如附骨之疽般的手镯了。可夜晴随即想起发生的一切,海兰怎么样了?她对杨铭或者警方说出自己了吗?丈夫知道自己的事情了吗……她拨通了海兰的电话。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海兰竟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根本不知道换脸之事,她还埋怨夜晴,为何一年多不去见她?
难道,海兰担心有人窃听,所以不敢承认?还是海兰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夜晴毛骨悚然,因为她隐隐猜到,海兰并没撒谎,怪事再度发生了。不过,总算没人知道曾发生过的一切了,只要她整容,整回自己原来的模样,只要她割裂,从此与左通再无瓜葛,或许,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不复存在。
幸好,在与左通交往中,她使用了假名字、假身份,只要废弃与左通联系的号码、微信,从此两人天涯海角。不过,雪柔到底是谁?她的脸为何会跑到自己脸上?夜晴想查出她的信息,却一无所获。
终于,她的脸可以拆掉纱布了,可以再次看到自己的模样了。当纱布揭开的刹那,夜晴险些晕了过去:镜子里出现了的,又是雪柔。
医生十分无辜,因为夜晴提供给他们的,就是雪柔的照片。夜晴打开手机,所有的照片,她,都变成了雪柔。而她一直装在包里的那张雪柔素描,才是夜晴的脸。
夜晴感觉自己要疯掉了,这时,左通打来了电话。原来,左通曾悄悄查过她的身份,所以知道了她隐瞒了的联系方式。夜晴没有心情责怪他,现在左通已经成为她的救命稻草,她命他火速赶来。
左通来了,当见到她的刹那,如见鬼魅魂飞魄散,心脏病发倒地而死。
原来,雪柔是左通的老婆。无意中得知了夜晴的存在,伤心之下不慎失足坠楼而亡。那一天,正是夜晴赶来与左通相见之日,雪柔死亡之时,恰是夜晴换脸之刻。
镜子中,雪柔的脸似嘲讽、似仇恨、似绝望,和誓要折磨她一生的绝然。而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只碎掉的手镯,竟然又回到了她的腕上,越勒越紧,令夜晴痛不欲生,夜晴彻底崩溃了,发出绝望的悲鸣之声。
夜晴被叫醒,透过模糊的泪眼,她看到乘客们正纷纷起身下机。原来惊心种种,不过南柯一梦。
左通打来电话,看着熟悉的号码,想起即将到来的激情,夜晴伸出手指,按下了拒绝键,然后注销微信号,取出电话卡,折断扔掉。
夜晴知道,终此一生,她都不会再背叛丈夫。否则,即使阳光漫天的至阳时刻,心里的不可告人的阴鬼,也必将无情地将她吞噬。
联系方式:
0.24371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