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出售奇幻\古装\爱情网大剧本《金凤羽衣之旷世情缘》
发布时间:2021-09-21     发布者:扇下留香
浏览:
题材:奇幻/爱情/古装/动作
百字梗概:
      为了履行南安与北丹两国的百年之约,为了达成三代国君的夙愿,南安国皇储司马睿奉旨出使北丹国赎回金凤羽衣。在北丹公主生死相随及无私帮助下,司马睿不仅成功带回金凤羽衣并继承皇位,还与朝阳公主成就了一段旷世情缘。
详细梗概:
   南安国天佑35年,天佑皇帝司马克雄年已五旬力弱体衰,有心退位让太子登基执政。
       不料奉旨回京继承大统的太子,却在七星山上连人带马堕崖身亡。朝廷百官及民间百姓佳传言太子薨于七星山,是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谋杀!结果天子之怒血溅十丈,刑部尚书被连贬三级,太子亲随侍卫二十人佳被处以护驾不力之罪在太子王陵前斩首殉葬。
       边关守将、武宁王司马睿自此改写命运晋身皇储。为了履行南安与北丹两国的百年之约,为了达成三代国君的夙愿,南安国皇储司马睿奉旨率兵远航北丹国赎回金凤羽衣。
   途经女儿国,司马睿以帝王命格纯阳之躯,帮助女皇解除女儿国百年咒约。女皇感其大志仰其大义,转而与司马睿结为兄妹,自愿归附南安国,使孤悬海外的琉璃岛成为南安属国。
      抵达北丹国境,仁信可汗表面大方内心恶毒,并与南安佞臣内外勾结,先施邪术暗害司马睿,后借海盗明杀司马睿。面对仁信可汗的险恶用心及跨境追杀,司马睿在北丹国朝阳公主的生死相随及无私帮助下化险为夷,不仅破解邪术夜闯禁地,顺利取出金凤羽衣,还成功翦灭了横行东海的海盗团伙;战船返航南安海域之畔,司马睿又施瞒天过海之计,以盗首携带穿戴金盔金甲毁容遗体,入相府诱骗奸相逆臣刘崇上当。司马睿及朝阳公主乔装易容进入南安皇宫,与南安皇帝及镇北大将军提前应对布防,最终借助道家法器“冥界令旗”之力,兵不血刃地将逆臣刘崇及其党羽一网打尽。
      司马睿不仅成功带回了金凤羽衣并继承皇位,还与朝阳公主成就了一段旷世情缘。
剧本亮点:
       一、现今第一部以海南省作为朝代疆域背景,架空历史的题材;
       二、以金凤羽衣为主线贯穿全剧,诠释国家使命与个人情义。
网络大电影《金凤羽衣之旷世情缘》剧本
编剧:林春波
人物简介:
       司马睿:原为边关守将、武宁王,南安天佑皇帝之侄。年纪二十二岁,身高八尺,外貌气宇轩昂剑眉凤目,性格处事果断洒脱大方。因太子之薨而得以改写命运、晋身南安储君,随身兵器七星剑,常穿一身金盔金甲。
       朝阳公主:北丹国公主、仁信可汗之妹。芳龄二十岁,身高七尺,芳容美貌绝伦玉容雪肤,身形纤瘦苗条婀娜,性格敢爱敢恨多情重义,服饰金线绣凤白衣。
       司马雄:南安国皇帝,年约五十岁,身高七尺,外貌圆面大耳须眉半白,身形健壮微胖,性格谨慎精明大智若愚,服饰盘龙金冠明黄龙袍。
      女皇:女儿国王,年纪二十岁,身高七尺,容貌风华绝代仪态万方,身形玲珑妙曼多姿,性格热情大方言语直率,服饰金凤冠紫色锦袍。
      仁信可汗:北丹国皇帝,年纪三十岁,身高七尺,外貌红面鹰目八字胡须,身形虎背熊腰手掌粗厚,性格外表和善内心阴毒,服饰裘皮镶珠皇冠暗黄龙袍。
      刘崇:南安国丞相,年纪四十八岁,身高七尺,外貌红面狼目络腮胡子,身形体格健壮手长过至膝,性格霸气阴险心计重,服饰一品官服。
      陈林:南安国礼部侍郎,年纪二十八岁,身高七尺,外貌白面无须举止雅儒,体格清瘦,性格谦恭有礼性情内敛,服饰二品官服。
      郑虎:南安国水军统领,年纪二十六岁,身高八尺,外貌黑面无须举止粗犷,体格魁梧腰粗膊阔,性格大大咧咧心直口快,服饰乌金盔甲。
      司马聪:南安国御林军将军,年纪二十岁,身高八尺,外貌清秀俊朗棱角分明,身形清瘦,性格刚强不拘小节,服饰银盔银甲。
      王妃:南安已故老王爷之妻,司马睿之母,年纪四十岁,身高七尺,容貌风韵犹存美艳动人,身形丰腴,性格和蔼柔中带刚。服饰锦衣华服满头珠翠。
      凌千里:南安国国舅、镇北大将军,手握禁军及御林军兵权。年纪四十五岁,身高八尺,容貌方面浓眉虎目生威,体格魁梧手大脚大,性格强硬易怒,服饰金盔金甲。
      李存义:东海海盗首领,年纪三十岁,身高七尺,外貌方面短须厚唇,体格健壮硬朗,性格沉稳冷静。


1、一组镜头
旁白:南安国天佑35年,夏末之际,奉旨回京继承大统的太子,却在七星山上连人带马堕崖身亡,朝廷百官及民间百姓佳传言太子意外身亡是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谋杀!结果天子之怒血溅十丈,刑部尚书被连贬三级,太子亲随侍卫二十人佳被处以护驾不力之罪,押赴太子王陵前斩首殉葬。
【画面】打扮如富家公子的太子,骑马缓缓走在前面,后面是骑马跟随的二十名衣着普通的随从。突然马匹受惊,人立而起高声狂嘶,转而狂奔,太子连人带马堕落悬崖。
【画面】京城官员府内谈论太子之薨的看法及民间百姓在酒楼、坊间谈论太子之薨的流言蜚语。
【画面】刑部尚书在官衙接旨后,被随同宣旨官员而来的禁军摘去官帽。
【画面】午时,二十名被反绑双手的白衣犯人跪在太子陵的石碑前,随着监斩官抬头望天空后,一声“斩”的命令,绘子手上前抡起鬼头刀,半空中的刀急挥而下(黑幕)
【片名出:金凤羽衣】

2、金銮殿 内 日
【字幕】太子薨后一月
◇备受丧子之痛打击下的老皇帝,犹如大病初愈老了十岁,其时须眉半白,两鬓平添了数缕银丝。在内侍监总管的搀扶下,缓缓步至龙椅就座。
金銮殿内的满朝文武官员一齐下跪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司马雄面色冷淡地地摆了摆手,太监总管即时接口(拖长声调):众官平身!
◇殿内文武官员站起后,各依品级分为两列站于殿内。
◇司马雄目光冷漠地扫视了一眼文武群臣,昔日洪亮的语调和和蔼的笑容荡然无存。
内侍监总管(拖长声调):众官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丞相刘崇出列(高声):陛下,臣有事要奏!
司马雄凝神俯视刘崇,嘴角勉强绽出一丝笑容:刘爱卿有事就说吧!
刘崇面色流露一抹哀伤: 太子已薨一月,人死不能复生,陛下当节哀顺变以江山社稷为重。眼下民间流言四起人心不稳,臣奏请陛下尽早重立储君,以保百官归心社稷稳定。
司马雄捋须略微思索:依你之见……皇室宗亲何人堪为储君?
刘崇:皇室中陛下与老武宁王本为亲兄弟,但是老王已在数年前为国捐躯,百官佳知其两子文武兼备,现今长子司马睿已袭王爵镇守边关,其次子司马聪现领御林军将军之职,臣促请陛下将其次子册立为储君!
镇北大将军凌千里出列(高声):陛下,重立储君之事臣无异议,但刘丞相之言欠妥!
◇刘崇眼里闪过一丝怒意,想不到凌千里会在皇帝面前公然反对自己所奏之事。
凌千里大步上前立于刘崇右侧(嘲讽):刘丞相仍是饱读圣贤书之人,当知历朝皇帝立储,佳循遵皇室礼制传长传嫡,既然长幼有序,岂有弃长立幼之理!
刘崇似笑非笑望向凌千里:此事非本相不遵皇室礼制,只是此次立储人选不同亲疏有别,才要打破常规惟贤立储。
司马雄望着刘崇:就请丞相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说你为何推举司马聪为储君的理由吧。
刘崇:臣出任相位以来,一直歇尽全力统辖六部,对京中四品以上文武官员的官声和政绩都有所了解……司马将军任职以来,使众官兵一改贵族傲气军纪律严明训练有素,而且出行也没有依仗皇帝亲军而对其它军队横蛮无礼;闲暇时司马将军常与京中才子吟诗作对,他在京城百姓口中是皇族中赠粥施物、捐助私塾的贤臣名士! 
司马雄捋须一笑:朕的皇侄在京城有此赞誉及官声,那是为朕的面上贴金,若朕弟在生,当老怀安慰深感荣耀!
凌千里扫视一眼刘崇,转而望着司马雄:五年前武宁王父子奉旨镇守北海郡抵抗洛军南侵,小王爷七次领军出战独杀逾千洛军官兵,老王爷战死沙场后,洛军倾数万兵马一天三次攻城,还是小王爷箭毙敌帅为父报仇,才迫使敌军撤军终止南侵!最可敬的是他功至将军子袭父爵,依旧五年坚守边关从未回京,敢问陛下,武宁王司马睿难道没有册立为皇储的资格吗!
司马雄叹了一口气(犹豫):册立储君是社稷大事亦是皇室家事,朕的俩位皇侄,一个在边关劳苦功高,另一个在京城声名不俗,两个都是南安皇室好男儿,储位臣公你们看好哪个?
工部尚书第一个出列开口:臣赞同丞相推举司马聪为储君!
◇紧随其后,“臣附议”之声此起彼伏……霎时间,礼部、工部、刑部吏部、户部及御林军及侍卫营等过半文武官员出列站在刘崇身后。
◇而剩下的兵部官员、禁军等文武官员佳出列支持镇北大将军凌千里,司马雄表面平静地看着殿内两个重臣身后的派系阵容,心内默默揣摸双方势力的优劣!
◇司马雄盘算过后,心内已有决断。
司马雄干咳一声:既然众官对朕的两个皇侄看法不同支持各半,就让他们公平比试胜者为诸吧!
凌千里与凌千里对视一眼,拱手异口同声:陛下英明,臣无异议!
司马雄转而对内侍监总管开口:着翰林院替朕拟旨:太子不幸薨于七星山,诏令北海郡将军、武宁王司马睿火速回京,候选储君之位!
内侍监总管躬身:老奴遵旨!
司马雄大袖一拂离座而起,内侍监总管(拖长声调):退朝!

3、北海郡城楼 外 日
【镜头仰拍】艳阳高照、风清云淡的晴空。
【镜头切换】北海郡城西门城楼上,旗杆悬挂着绣着凤凰图案的青色大旗,随着飘拂的凉风左右飞舞。
◇城楼前一丈之遥的城头两边疏落有致地站着一排持枪而立的士兵。

4、郡城西门 外 日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旷野的宁静,远方尘土飞扬旌旗烈烈,一队银枪银甲的骑兵犹如银色瀑布,由东向西流淌而来,未及一刻已至郡城西门下数丈之遥停马。 
◇骑兵队伍分列四行,为首者是一名文官,数名武将分立左右,后排两名骑兵马鞍上的两支长方形标旗分别上书:南安皇城御林军统领及南安宣旨钦差礼部侍郎。

5、西门城头 外 日
一名中年军官俯视城下官员恭敬地拱手施礼:北海郡城副将高天成参见钦差大人,请大人稍候,末将马上禀报武宁王出城迎接大人!
城下礼部侍郎陈林哈哈一笑:武宁王守边辛劳位显功高,本官岂敢劳其亲迎,将军开门出迎便是!

6、西门城内 外 日
◇在高天成及众校尉的引领下,御林军骑兵拥簇着陈林及统领入城,向着郡城将军府缓缓行进。

7、全景镜头:将军府 外 日
◇将军府地处城内北面大街,府第坐北向南,为砖木两层四合院构造,不同之处是院四角加筑了箭楼及哨台。府门阶前,四名亲兵持枪肃立于两旁。

8、北厢大厅 内 日
◇北厢大厅内,礼部侍郎陈林居中,四名御林军将校肃立左右。
陈林望着数尺之遥,气宇轩昂的年轻将军,微微一笑:武宁王接旨!
武宁王司马睿肃容下跪后,陈林两手缓缓展开白玉卷轴内织祥云的锦缎圣旨宣读:天子诏:太子不幸薨于七星山,诏令北海郡将军、武宁王司马睿火速回京,候选储君之位,钦此!
司马睿叩首到地:臣司马睿领旨谢恩!
◇陈林趋前,将圣旨卷起交给司马睿,司马睿双手接过圣旨站起来。
司马睿两眼垂泪(哀伤):陛下龙体安康否!
陈林恭敬地回话:圣躬安,只是月逾光景,陛下须眉半白苍老了许多!
司马睿满脸疑惑:陈侍郎,太子出行侍卫众多,究竟因何薨于七星山!
陈林略微沉吟(不安): 太子当时奉旨回京继位,在一侧处于悬崖的山路上,战马忽然受惊,嘶叫狂奔数十步……后来连人带马堕下山崖!
司马睿(惊奇):太子骑的可是战马名驹,何会如此?刑部可有查出原因? 
陈林叹了一口气:刑部因无法查证,以致陛下龙颜大怒,不仅刑部尚书被贬三级,太子二十名侍卫亦在太子陵前被处斩陪葬了!”
司马睿冲口直言(怨愤):这刑部尚书办案不力罢官不冤!太子无端横薨七星崖下,这不是谋杀是什么?
陈林连忙出言提醒:请王爷慎言,莫要犯了皇室忌讳,如今你身份微妙,言行当三思!
司马睿一愣,望着陈林(赞赏): 幸亏陈侍郎提醒,本王失言了!
◇两人在大厅就座品茗,分左右居于上位,御林军统领及校尉坐于下位陪同。
司马睿:陈侍郎奉旨而来,一路水陆交替舟马劳顿,本王当设宴款待钦差,以尽地主之谊。
陈林拱手:那就有劳王爷费心了,下官却之不恭!

9、城内北街 外 日
◇未时一刻烈日当空,两百御林军骑兵分成两列,将司马睿与陈林拥簇在队伍中间,缓缓从北面街口出城。

10、郡城西门 外 日
◇御林军骑兵甫出郡城西门,数百守城官兵早已列队城门外两边,等候送别司马睿。
◇御林军骑兵在城外大路缓缓行进着。
【镜头切换】郡城西门外,司马睿勒马回头向数百守城官兵拱手告别: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众将士保重,我司马睿就此别过!
◇司马睿策马赶上御林军骑兵卫队,御林军统领倏地手举令旗左右一挥,御林军两百骑兵在策马飞奔中分成四列,将司马睿护卫在队伍正中,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中扬起一路烟尘,瞬间消失无踪。

11、北海港口 外 日
◇北海港口,六艘三桅两层战船静泊码头,船舷两边遍插凤凰大旗。
◇司马睿及御林军卫队分乘六艘战船,向着珠崖郡椰城全速航行。

12、空镜:北海海面 外 日
◇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中,六艘战船呈倒三角形战阵排列,由北向南劈波斩浪、全速航行。 

13、一组镜头:
【画面】在海上经过一夜六百里的全速航行,六艘战船驶进珠崖郡椰城港口泊岸。
【画面】御林军卫队护送司马睿抵达南安国都紫贝城。
【画面】紫贝城内繁华喧嚣、人流熙攘,紫贝大街两旁商号食肆遍布。
【画面】御林军卫队威严整齐地在大街向皇城行进。

14、武宁王府 外 日
◇武宁王府红墙碧瓦气派不凡,是京城少有的三进四合院布局。
【特写镜头】金字黑底的武宁王府檀木牌匾。
御林军骑兵在武宁王府外停马,礼部侍郎陈林拱手:王爷现已安全返京,下官当即入宫复命,就此告辞!
司马睿望着陈林微笑:陈侍郎一路辛苦了!
陈林(谦恭):王爷客气,下官只是奉旨办差,忠君之事而已!
◇司马睿目送陈林及御林军卫队远去后,抑制不止久别归家的喜悦之情,摘下金盔递给守门家将,大步踏进府门。

15、北厢正厅 内 日
◇北厢正厅内,一位妆容淡雅、髻插金玉头饰的中年王妃,面带喜色坐于堂上,一位黄衣青年及数名婢女左右伺立。
司马睿凝视中年美妇泪光闪动,倏地跪下叩首(激动):母妃,孩儿给你请安了!孩儿数年未归,母妃身体可好!”
王妃(欣喜):我的睿儿终于回来了,娘亲身体好着呢!
	王妃来到司马睿面前,一双美眸仰视着司马睿的面宠(慈爱):五年未见,我的睿儿清瘦了……不过,你又长高,娘亲不抬头还看不着你的脸!
王妃转头向黄衣公子招手:聪儿,你们俩五年未见了,快过来见你王兄。
司马聪快步上前施礼(喜悦): 五年未见,我与母妃时时挂念着王兄,这几年守边卫国,辛苦你了!
司民睿:王弟言重了,我离家数年一直未归,母亲及家中储事,亏得二弟尽心!
王妃向着一众侍婢微笑:吩咐下去,本王妃要摆最丰盛的家宴,为我的王儿接风洗尘!

16、北厢偏厅 内 日
◇北厢偏厅内,一张雕花描金的檀木圆桌,摆满美味佳肴及各式糕点。王妃坐于上位,沐浴更衣气宇轩昂的司马睿与司马聪,分坐于两旁。
桌前数名侍婢正待为三人斟酒时,王妃摆手:此处不用你们伺候了,你们退下吧!
◇侍婢们躬身而退离开偏厅,并轻轻掩上厅门。
酒醇色褐玉杯晶莹,司马睿分别为王妃及司马聪面前的玉杯斟满酒,举杯向王妃(深情): 孩儿谨以此杯敬母妃,祝你凤体安康福泽绵长!
◇王妃欣喜一笑,正待举杯时,神态似有所思,举近唇边的玉杯倏地停下。
王妃忽尔语带伤感:睿儿,这杯酒当敬你为国捐躯的父王!
司马睿一怔,顿时醒悟:母妃说的对,当年洛朝挥军南下犯我边境,父王携我舍命抗敌为国捐躯,此等大义虽死犹荣,堪称国之楷模!
◇母子三人离桌,同时向北面躬身以酒洒地致敬英灵。
复而入座的王妃灿然一笑:真是世事如棋局局新!太子薨后,召你回京竞选储君的圣旨一下,武宁王府这几天门庭若市,献媚巴结之臣趋之若骛,娘亲不想坏了汝父的英名,只好将他们拒之门外!
王妃拿起酒自斟自饮一杯,随即望着两人: 此次为立储之事群臣政见不同分成两派,陛下让你俩竞逐储君之位定有深意!无论你俩谁做储君,娘都开心,只是娘亲担忧……
司马聪沉不住气:娘亲好像有所顾忌,担忧什么应该说出来,好让我们替你分忧!
王妃直言其事:历朝臣夺君权、皇子争位的宫廷杀戮屡屡上演。储君之位只有一个,你俩任何一方若竞逐失败,切勿做出兄弟反目手足相残的事来!
司马聪望着王妃与司马睿(轻松): “娘亲多虑了,论功绩才能,我自问不如王兄!王兄他日登基,让我继承王爵掌管御林军就够了!
司马睿注视司马聪(诧异):你心里真的那么想?
司马聪当即起身向王妃与司马睿拱手一揖:聪儿所言发自肺腑,我只醉心于武功及诗词,王兄比我更适合做皇帝!
王妃如释重负:想不到聪儿如此看重兄弟情谊,有你这句话,娘亲还有什么放不下。
 司马聪眨眨眼(诙谐):为了避免君臣猜疑,明天的过场戏,我们还是要演的!。
  ◇偏厅里其乐融融,母子三人心无芥蒂开怀畅饮。 

17、北厢前庭 外 夜
【特写镜头】夜空中圆月高挂,云淡星稀。
◇月光如水洒下遍地清幽,兄弟二人坐于石凳上闲聊,台上摆着一壶茶,两个杯及数碟糕点。
司马睿:太子之薨,离奇至极!在北海郡之时,侍郎陈林说刑部查无实据破不了案。就这样无端端连人带马堕崖而亡,若非遭人暗算不合情理吧!
司马聪语气诡秘:更跷蹊的是,太子之薨地处桂林郡内,当夜郡守与地方捕头就自缢了,以死谢罪还不如说是被主谋遣人灭口的。
司马睿略微沉思语出惊人:故此我推测太子之薨,是出自官匪勾结精心谋划的暗杀!
司马聪语气世故:如今朝中两派势力分别支持你我夺储。为他报仇是好事,但此案若破牵连甚广,你必须成为储君之后才有权力做你所想之事!
司马睿点头:王弟所言甚是!
其时,府外大街上传来清晰的打更之声。
司马聪离座提示:现已子时,王兄及早就寝,明天我们还要觐见陛下呢!

18、金銮殿 内 日
◇卯时三刻,皇帝上朝。
◇金銮殿内,文武百官参拜完毕,分班而立。
内侍监总管向皇帝出言征询:陛下,武宁王与虎威将军已在殿外候宣,是否宣召!
司马睿捋须一笑:宣!
内侍监总管开口宣召:宣武宁王、虎威将军兄弟上殿觐见。
◇司马睿一身四爪团龙亲王朝服,发束黄金镶红宝石金冠;司马聪身披武官软甲,头戴二品七毓武弁冠。听到宣召之声,两人相视一笑,并肩踏上台阶直入殿内。
◇两人其时已成为全场焦点,所过之处,群臣纷纷注目躬身。
步至丹陛一丈之遥,兄弟两人同时下跪叩首:臣司马睿(司马聪)叩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司马雄面色和蔼:两位皇侄平身!
司马雄(庄重):如今太子已薨,朕当顺人事应天命!你俩一个守土五载功高劳苦,一个身在京城贤臣名士,为使百官归心社稷稳定,朕让你们兄弟公平竞技,胜者即为储君。
两人拱手同声:臣遵旨,叩谢陛下隆恩。

19、琼液殿 内 日
◇皇帝司马雄坐于正北台基御座之上,文武官员分坐东西两边台几。
◇殿中央三尺高的长方形舞台上,司马睿与司马聪,各持兵器分立南北角。
◇司马睿横剑静立凝视对手。司马聪手执银枪脚步移动,枪头抖出数点枪花分袭司马睿眉心、咽喉及两肩。枪到处,司马睿身形迅速滑后三步,同时抬剑左右格挡。
◇随着枪剑相碰的发出的四声脆响,枪势力尽,司马睿身形直立旋转向上, 凌空翻转直落于司马聪身后五尺之处。手挥处,剑光暴长耀目,直奔司马聪后心。
◇司马聪来不及回身格挡,情急之下脚步横移数,挥枪杆砸向剑身,以力化解致命一剑。
【CG特效】:剑光枪影光芒缭绕,枪剑交击之声不绝,两人激斗热烈。君臣佳被这剑光枪影的光芒晃得眼花缭乱,已分不清两人身形。
◇未及半刻,台上光芒渐弱,司马睿剑势凌厉步步进逼,而司马聪步步后退微微气喘,招式已乱。瞬那间,司马睿手中剑如一道青芒缠在对手枪杆上一削一挑,只听司马聪一声惊叫,长枪脱手而飞,在半空划出一道银色弧线,哐当一声滚落地面。
【镜头切换】台下文武群臣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
司马聪望着司马睿拱手一揖:王兄武功精湛,小弟拜服!
司马睿谦逊地还礼:多谢王弟承让!
【镜头切换】司马雄颔首一笑:大皇侄武功略胜一筹,为示公平,你俩再比试一下文采吧!
◇两人走到御座阶下,面向群臣而立。
司马雄哈哈一笑:第一联由朕先出,上联是: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
兄弟两人异口同声:我想到下联了!
在皇帝示意下,司马睿率先应对上联: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下印月影!
◇司马睿所对的下联,当即引来群臣一片喝彩之声。
司马聪一笑,缓缓说出下联:报恩亭,报恩情,报恩亭下报恩情。
【镜头切换】刘崇望着司马睿兄弟:王爷、将军,本相作一联请两位应对,上联为:猫缩墙角,风吹毛动猫不动。

司马睿目视司马聪,见司马聪摇头,当即应对:鹰立树梢,月照影斜鹰不斜。
皇帝与刘崇不由同声喝彩。
镇北将军凌千里望着刘崇:丞相大人是文官首辅,我这武将也作个粗俗上联,请丞相勿笑!
凌千里向司马睿兄弟拱手:我的上联为生铁是铁,熟铁是铁,叮叮当当铁打铁!
◇一众文官忍俊不禁,皇帝也掩口窃笑,司马睿兄弟当即思索起来。
◇须臾,司马睿眉头一扬,望向司马聪,司马聪摇了摇头。
司马睿:大将军听好,下联为大浪是浪,小浪是浪,轰轰隆隆浪叠浪。
◇司马雄眼见胜负已分,摇手平熄了群臣喝彩之声。
内侍监总管向司马睿兄弟开口示意:武宁王,虎威将军,还不下跪听封!
司马雄龙颜大悦:朕正式册立大皇侄为南安国储君;封二皇侄为虎贲大将军。册立诏书金册及印信,稍后由内侍监送至武宁王府……因太子妃仍居东宫,皇侄可暂居王府,朕将为皇侄另建一殿,落实再行搬迁也不迟!
司马睿及司马聪再次叩首:“叩谢陛下天恩,侄臣此后当肝脑涂力报答圣恩。”
司马雄转而吩咐内侍监总管:着翰林院替朕拟旨,诏告天下南安新立储君之事!
群臣当即离座出列,向司马睿下跪参拜: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20、御书房 内 夜
◇御书房内灯影摇曳,紫金鹤嘴香炉中烟雾徐徐升腾飘渺,香气馥郁,整个空间充满迷离玄幻的气氛。
皇帝司马雄凝视司马睿(庄重):南安立国至今已满百年,两位先帝临终前都嘱托同一遗愿,这也是朕之夙愿国之机密!如完成朕之夙愿要历尽艰险,甚至牺牲皇侄性命, 你敢尝试吗?
  司马睿跪伏于地(坚毅):愿为陛下分忧万死不辞!
国君司马雄释怀长笑悠悠开口:一百年前,朕的曾祖父司马谨,在琼崖之地建立南安国,南安国疆域共有象郡、桂林郡、北海郡、珠崖郡及儋耳郡等五郡十六县;他立国之前,原为中原洛朝岭南郡守将……

21、插入闪回:
【字幕】 一百年前。
【画面】一名持剑怒目的大臣,在众多官兵的拥簇下,闯入皇帝寝宫,公然弑君举剑狂笑。
【画面】将军司马谨及两名副将逃至象郡海边,下马休憩之时不料追兵已至,正想拔剑自刎之时,突然天降祥瑞凤凰飞临,载着司马谨及两位副将飞向远方。
【画面】北丹皇宫外,北丹天武可汗与司马谨击掌为誓:借兵助司马谨立国,交换条件是:将金凤遗体留在北丹国都丹东城,百年之后由南安国皇室成员用万两黄金,百匹丝绸赎回。
【画面】北丹天武可汗,集合国中巧匠,将金凤羽毛用天蚕丝及各种珠宝织缀成金凤羽衣,
【画面】丹东城郊仙人岛树林内弥绿光弥漫,金凤羽衣挂于橡树上,一条黑龙正在橡树周围游动腾跃。
【画面】南安开国皇帝司马谨安坐金鉴殿龙座,接受群臣叩拜的场面。(闪回结束)
   
 22、御书房 内 夜
司马雄望着司马睿淡然一笑:你现今已是南安国皇储,对朕将刑部尚书贬职及处斩太子亲随陪葬之事,皇侄认为朕是对还是错?
司马睿略微思索:太子不幸薨于七星山,陛下的哀痛之情侄臣感同身受,侄臣猜测陛下如此处事,一定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或是有其它不能公开的目的。
皇帝望着司马睿目光炯炯:这就是皇侄的肺腑之言?
◇司马睿不暇思索地点了点头。
皇帝言词意味深长:皇侄虽然心智聪敏,但是遇事偏于乐观,在重大事件或非常时期,皇侄恐怕难于透过事情表面而洞悉其本质!
司马睿闻言心中忐忑:侄臣愚钝,还请陛下教诲,侄臣今后处事当以此为鉴,慎之戒之!
司马雄突然语出惊人:朕罢贬官员和杀人殉葬不过掩人耳目以静制动的手段,别看京城表面繁华,其实社稷岌岌可危!太子为奸佞所害已属实,这就是朕密令刑部不予公开的物证!
骤见皇帝掌中绸布所裹寸许的三棱金针,司马睿眼中杀气毕现:请陛下明示,谁是谋害太子的乱臣贼子,我定要将其五马分尸以慰太子在天之灵!
司马雄面色黯然:这造型奇特的暗器是刑部仵作从马眼发现的,还有半月前京兆府捕快联合禁军,根据密报围歼民间杀手组织,在头目尸身搜到京城令牌及三棱金针。
司马睿冲口而出:据侄臣所知,京城子时实行宵禁,除皇城禁军及御林军外,无令牌者,官员及百姓子时起一律不能进出城门!
皇帝司马雄面色冷竣:故此朕断定,大将军及刘丞相同时掌管京城令牌,足以说明杀手组织必与其中一人内外勾结、图谋造反。
司马睿恍然大悟:凌将军统辖京城禁军及御林军兵权在握,还是当朝国舅,而刘崇仍百官之首掌管侍卫营及金吾军。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谁是谋害太子的幕后主谋之前,贸然围府捉人只会打草惊蛇促其谋反,故此陛下加封我王弟为大将军统辖御林军乃是出于掣肘双方势力的需要!
司马雄赞赏点头,冷静地阐述当前形势:从太子之薨说明主谋者目的不是加害朕而是暗杀储君。朕让你出使北丹一是赎回金凤羽衣,二是以你为饵诱主谋主动下手,朕想以引蛇出洞之计让幕后主谋显露面目。只要你能赎回金凤羽衣平安归来,那时便是我们联手将佞臣及其党羽连根拔起之时。
司马睿跪伏于地:臣定当不辱使命,先赎回金凤羽衣,再铲除乱臣贼子,为太子报仇为社稷除害!

23、清澜水师营 内 日
【空镜】京城东郊清澜军港旌旗飘扬、军马云集、三十艘战船整齐停泊在船坞内。
水师营七尺阅兵台上,皇帝俯视台下肃立的司马睿:皇侄奉旨出使北丹国,任务艰巨意义重大,此去务必恪尽己任毋辱国体,凡事小心切莫大意。朕赐皇侄御酒一杯,祝你一路顺风!
台下内侍太监手捧金盘金杯来到司马睿面前,司马睿将杯中御酒一饮而尽,下跪叩首:谢陛下御酒,臣拜别陛下,请皇上保重龙体静候臣凯旋而归!
文武官员一齐向司马睿躬身拱手:臣等恭送殿下!
◇司马睿率领礼部侍郎陈林,水军统领郑虎及一百水军,登上一艘四桅三层战船——华夏号。随着螺号鸣响,战船在君臣注目下,离开清澜军港向北航行。

24、大海 外 日
CG特效:三天后日落时分,本来霞光遍布的晴空突然被漫天黑雾遮盖,海面狂风怒号巨浪翻腾,华夏号战船像一片随风飘荡的树叶,在巨浪中跌宕起伏随风摇摆……
【镜头仰拍】翌日上午,海上风平浪静碧晴空万里。

25、战船中军舱 内 日
郑虎踏进中军船舱望着司马睿(急燥):远航遇到这鬼天气真他娘的倒霉,殿下快来看地图!
正与礼部侍郎陈林休憩闲聊的司马睿闻声而起: 郑统领何事慌张?
未等郑虎开口,陈林直视郑武开口: 殿下在此,你是堂堂从三品武官,行为如此粗鲁成何体统!
郑虎连忙拱手辨解:陈侍郎,我这不是焦急嘛,况且此非朝堂之上,殿下怎会责怪我这一介武夫!
司马睿摆手微笑:郑统领仍行伍出身立功晋升的武将,不像侍郎你以功名入仕文采出众,本王何来责怪,还是说正事吧!
案台前,郑虎指着航海图上战船所处方位直言:参照航海图原定航线所示,我们的战船受风暴影响向北偏移了至少两百海哩,离战船前方约一哩的海面,出现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屿。末将怀疑战船已驶出华夏海域,因为整幅华夏海域航线图中东南西北角落都没有标示这个四面环海的岛屿!

26、战船指挥台 外 日
◇司马睿登上战船指挥台,手举千里镜环视战船前方的岛屿,遥见岸上银沙遍地林木葱翠,目力所及的岛屿最高处树荫掩映下,露出一角工艺精巧仿如华夏殿宇的琉璃瓦檐角。
◇ 司马睿心中惊奇:那里不但风光旖旎,而且建造着华夏风格的殿宇,陆上居民与华夏定有深厚渊源?
司马睿转而对陈郑两人直言:本王遥见前方陆地银沙遍地林林葱翠,不但风光旖旎,而且岛屿最高处似乎建有华夏风格的宫殿,陆上居民与我们华夏定有渊源,本王想以补给淡水之名拜访此岛酋长。

27、岛屿岸边 外 日
◇小舟靠岸,司马睿与陈林率先前行,三十名士兵抬着丝绸茶叶跟在两人身后。
◇甫行数十步,司马睿就发现岸上整个树林疏落有致地分布着数间大木屋,木屋边驻守的竟然全是身着甲胄手持刀枪的年轻女兵。
【镜头切换】树林最前端的木屋边有人吹响号螺声,显然是召唤传警之音,椰林中冲出数十名女兵直奔司马睿等人而来,全部一字排开举着刀枪,将众人拦住。
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将,目光左右环顾司马睿等人一遍后,直视司马睿开口询问:你们是哪里来的官兵,要到哪里去,来本岛有何目的。
◇ 听到女将说的竟是流利的华夏方言,司马睿及陈林互视一眼,面上流露一丝惊喜。
通晓华夏各地方言的礼部侍郎陈林,大步上前(庄重):我等仍华夏上邦南安国的水师官兵,随本国皇储出使他国,遭遇风暴途经贵地,现南安国储君率领水师官兵及礼部侍郎登岛造访,有劳女将军速报你家岛主。
 女将上下打量一眼司马睿,瞬间笑容可掬地向司马睿弯腰行礼:原来尊驾便是来自华夏南安国的储君,我们女皇早已预知南安国储君近期出使邻邦会路经本岛,她一直期待与你相见!
 司马睿闻言心中惊奇:自己奉旨率领水军官兵出使北丹国,战船遭遇暴风偏离航道才会到达此地,何以此岛国女皇能预知他必到此地,难道她能预知过去未来?     
 ◇女将军引领着他们走向此岛最高处的建筑群。沿着林荫石路前行,司马睿察觉岛中纵深处建筑林立,鸟语花香,俨如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28、女儿国宴客殿 内 日
◇在雕梁画栋、陈设华丽的女儿国宴客殿里,一身绛红朝服年轻貌美的女皇举行盛大歌舞宴会,款待来自华夏南安国的贵客光临岛国。
◇琴声优雅轻缓,如溪流潺潺,如和风拂柳,令人心旷神怡。
◇琴声中,一群粉衣高髻女子从皇宫内侧门款款而出,步入宫殿正中,随着琴声翩翩起舞。众女子长袖飘逸脚步轻灵,在黄衣领舞女子的带领下,顺着琴声快慢起伏节奏,时而围圈合舞,时而分圈而舞,时而组成各种形状曲腰抬腿,舞姿妙曼琴韵优雅,令司马睿等人看得陶醉不已!
◇曲终舞停,一众俏丽舞者分别朝女皇及司马睿弯腰施礼后,飘然而退。
◇女皇举杯遥敬司马睿,司马睿躬身致谢,举杯一饮而尽。
女皇望着司马睿轻启樱唇:殿下觉得本岛曲艺如何?
司马睿不暇思索:舞姿妙曼琴韵优雅,令人陶醉不已!
女皇莞尔一笑:只要殿下满意,我便开心。
◇司马睿一怔,心感女皇言词有刻意示好之嫌,能预知自己必到此岛,应有所求!
女皇笑看司马睿:此岛名曰:琉璃岛,位于华夏洟洲的北部,一百年前是渺无人烟的荒岛。由于岛中有条神奇的孕河,能使女子饮后怀孕生育女婴代代繁衍,故此远航的商贾又称此岛为女儿国。
筵席谈笑间,司马睿注视女皇(疑惑):女皇陛下何以能预知在下会路过此地,难道你能知晓过去未来?
女皇望着司马睿神秘一笑:此事非我能力所及,乃是遵照神仙指示而已!因关乎本岛天机福祉,只宜你我密谈。

29、女儿国御花园 内 日
◇御花园内百花盛放春色满园,亭台楼榭美不胜收。小坐于凉亭,感受着凉风拂面鸟语花香,司马睿顿觉心旷神怡!
女皇一双美眸注视着司马睿:琉璃岛因神仙庇佑远离战祸,同时贮藏金矿及琉璃矿,海产资源丰富,我们常以黄金、琉璃珠及椰子与路经本岛的各国商人换取布料、铁器及一切所须之物,故此本岛族人衣食无忧!
司马睿面上带着一抹向往之色: 此岛疆土虽不及南安国五千里河山,但这里远离繁嚣美景醉人,堪称世外桃园人间乐土!
女皇面色泛起一抹伤感:殿下是否对岛上全无男子而感到惊奇,同时也想知道我为何能预知你必经此岛…..殿下可愿聆听我的过去和此岛的秘密?
司马睿直言:请陛下明言,我当洗耳恭听!
女皇思绪万千,目光失神地望着远处湖面,陷入无边的思忆中……【镜头淡化】
30、插入闪回
【字幕】一百年前
【画面】王府大厅,两名郡城校尉向一位年轻王妃拱手急报:洪霸叛军已在郡城西北两门同时攻城,王爷与我方将士正在踞城死守,王爷命我等先行护送郡王府女眷从南门离开,王爷当晚会赶到湘江竹林和你会合,请王妃吩咐下人马上收拾简单衣物及盘缠细软,一个时辰之内就走。
【画面】微熹初露,在竹林内苦等一夜不见王爷出现的王妃,在两校尉的苦劝下,携同众人分乘两张竹筏,从湘江一路向南顺流而去。
【画面】荒岛高处的小河边,两名校尉及一众王府女眷,神情狂喜地捧水而喝。须臾河中白雾升腾,一个仙气飘飘素面高髻的碧衣神女,赤足悬于河面声冷若冰:此岛乃本仙子在人间受戒的三阴之地,不长阳气、不长人丁,不长禽畜,汝等凡夫俗子,速离此岛,休要打扰本仙静修!
王妃闻言,放声痛哭不肯离去,率众下跪苦苦哀求河神怜悯,河神惘若未闻降下水中。
旁白:王妃率众下跪一天一夜的执念感动了河神,河神复出水面,人神之间遂定下百年咒约:王妃一族永居此岛并立誓让族人百年内不与岛外男子婚配;河神则以河中之水让其一族生育女婴繁衍后代。百年后,河神解除封印重返天庭之时,纯阳之血帝皇命格的贵人将会出现,帮助王妃后世族人解除咒约,此后岛中即可繁荣昌盛男丁兴旺。(镜头淡化)
【画面】清晨的空地上,数十名及笄少女身披软甲手持缨枪,排成数列,正在一个青年白衣女郎的教导下勤练武功。中年锦服的王妃及两个面上留须的绒装男人,正站在树荫下一边观望,一边谈笑。(闪回结束)
联系方式:
0.2594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