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剧本出售】
已备案电影《我为吃狂》剧本出售
发布时间:2021-09-13     发布者:屠突突
浏览:
故事简介:
一本祖传菜谱,各路人马争夺。爱情遭遇情敌,兄弟祸起萧墙;江洋大盗阴沟翻船,小贼混混力挽狂澜;亿万富翁摆不平小店老板,护家猛犬咬尽入宅强人……当一切尘埃落定之际,菜谱竟然不知所踪,迷雾再起玄机重重……

人物小传:
彭达:男,二十六岁,高中学历,未婚,“百年香”饭店的老板,家里有一本祖传的菜谱,他没有大志向,只想把祖上的厨艺传下去。通过猫猫的直播暗恋上了她,却因为文静的挑拨、杨万勇和胡哥搅局,导致两人的感情一波三折,最后他为了救猫猫表现出来的一切,令猫猫大为感动,有情人终成眷属。
性情鲁莽、暴躁,饭店的规矩最大,绝不可破。因从未恋爱过,面对心爱的女人束手缚脚。

猫猫:女,二十四岁,大学学历,素颜童心,不喜欢上班族朝九晚五,自媒体创业做了一名网络主播,因不以色诱人,所以人气一般。喜欢美食,对彭达饭店的几样菜式情有独钟。浪漫多情,不需有白马的王子,只求彼此有会心一笑的默契。

胡哥:男,三十岁,无业游民,带领小德、李奎坑蒙拐骗。为赢得猫猫芳心,将三人的钱私自打赏给猫猫,并准备偷来菜谱讨好猫猫。最后在为救猫猫时。没文化却偏要冒充文化人,装斯文戴个眼镜,胸前还别着一支笔。

杨万勇:男,二十七岁,头脑机敏武力过人,能力超强运气奇差。曾受盛总大恩,为报答盛总,擅自行动欲偷彭达菜谱,却屡屡失败,最后恼羞成怒之下,打伤了李奎和胡哥而坐牢。

文  静:女,二十六岁,高中学历,彭达的同学。名不如其人,十分热情、火爆、外向,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顾别人的感受。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容貌。疯狂地追求彭达,死皮赖脸住在他家,并千方百计破坏彭达与猫猫的感情。被杨万勇发现了她狐臭的秘密,因此被迫帮助杨万勇脱困。

小德:男,二十三岁,胡哥的小弟,脸上有块刀疤,小偷,颇有心机,梦想着有朝一日开一家自己的饭店。

李奎:男,二十五岁,胡哥的小弟,徒有武力,头脑简单,很讲义气,自诩为梁山泊李奎。

盛总:男,六十七岁,大江集团的老总,岁数大了,吃啥都不香,难得喜欢百年香的美食,此事被杨万勇知道后,惹来了一出悲剧。

大猛:男,三十二岁,生活压力大,渴望金钱,喜欢现金,习惯仔细观察每一张钱。

编剧阐述:
表面上,这是一个好玩的故事,两拨人马因为不同的原因,机关算尽谋夺一部菜谱,搞出很多搞笑的事情,而其中的男、女主在此过程中,演绎了一段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但在设计这个故事之初,编剧就已经在进行了深度思考:这个故事想向观众传达一些什么?
一个没有内在魂魄的电影,不是一个好电影,一个不能引发观众思考的电影,不是一个好电影。一个好电影,在能触动观众的内心情感的同时,更要切入观众的理性思维,这才是电影艺术存在的价值。
一个多元化社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有些人内心和外在的价值观是统一的,有些人则是矛盾的。表面的价值观通常是由外在因素决定的,而内在的价值观才是人的本能。商业社会物欲横流,许多人的纯净内心被功利所污染,为了争权夺利而失去本心。在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后,却在心里留下一个丑陋的疤痕,或者伴随终生的噩梦。
也就是说:人的选择一定要符合本心,逆心行事会在心里种下尖刺,痛苦一生。
这是编剧提炼的主题思想,也是贯穿整个电影的精神内核。现实中,违背本心者或许得到了许多,坚守本心者或许失去了许多,值,还是不值?对,还是不对?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编剧抛出了这个话题,至于答案,就让观众们去完成吧。

故事大纲:
饭店里,人高马大的李奎和文弱书生般的彭达相隔两米怒目而视。李奎双手握拳,脖子左右晃动,十指、颈关节“啪啪”作响,冲彭达狞笑:不服?出去练练。
彭达大步走出门外,几个服务员赶紧阻拦:可使不得啊,这家伙会两下子。这时,隐隐从饭店里面、彭达的屋里传来一声惨叫,一个服务员听到了,疑惑地走向彭达屋里。同时彭达推开众人,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来到李奎面前,摆出一个笨拙的架式。
“乒、乓、哎、呀、妈、啊、啊啊、啊啊啊——”
彭达以弱战强、以笨敌巧,凭着不怕挨打的精神,居然跟李奎打了个不可开交,双方各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百年香”是间百年老店,开在老街深处十分偏僻,规模不大,规矩不小,五星级收费,半星级服务。凡来此饭店吃饭者,必须提前三天预约,否则概不接待。即使如此,慕名而来的宾客仍然络绎不绝。
半个月前,“百年香”座无虚席,素颜文静的猫猫坐在厨房边的桌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吃菜,轻轻地咽了口口水。这时服务员给猫猫端来菜品,猫猫陶醉地深吸一口,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大口,却险些烫到,她拿手在嘴边猛扇,突然意识到有失形象,赶紧偷眼四顾,见无人留意他,才松了口气。
盛总是超级富豪大老板,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他坐在中间的一张桌子前,舔了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告诉秘书说明天还来这吃。秘书想跟老板打个商量,于是来到厨房。大勺翻飞火焰升腾,彭达正表演一般翻炒菜肴。听了秘书来意,干脆地说规矩不可破,想吃,预约、排队。秘书好整以暇地出十万买他通融。此举惹恼了彭达:钱是个什么东西?比规矩还大?滚。
彭达将秘书推出厨房,秘书灰头土脸羞愤交加,盛总上前,说人老了,吃啥都没味,百年香的饭菜让他重新体会到吃的快乐。他愿出一百万买菜谱。彭达不屑拒绝。盛总说一千万,彭达一愣,仍然拒绝,盛总想再加价但犹豫了,彭达讽刺说你出一个亿我就卖。盛总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彭达目送他的背影,也松了口气。
旁边的客人们说话聊天,显然没有听到二人的对话,只有一边的猫猫听到了,被两人一个敢出价,一个能拒绝所震惊。
胡哥、李奎、小德是坑蒙拐骗三人组,胡哥自诩小诸葛,玩的是头脑;李奎以梁山泊好汉自居,耍的的拳脚;小德走技术路线,是偷、骗专家。三人混得不怎么好,虽然吃了上顿有下顿,但钱总不够花。而且小德露了相,差点被徐警官抓住。仔细研究分析了国家大势之后,胡哥痛苦地做出了决定:改邪归正浪子回头,想办法弄二十万开个小店,哥仨过点干净日子。
彭达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津津有味地看猫猫直播。猫猫的直播内容非常简单,就是讲唐诗宋词,虽然是阳春白雪,可下里巴人的粉丝也不少,对诗词歌赋一窍不通的彭达也是其中之一,正听得津津有味,文静打来电话,说要来作客,命他隆重接待。彭达没好气地拒绝她来,文静理直气壮地把他一通指责,告诉他说想接待得接待,不想接待也得接待,问他一声是给他面子,他的饭店他的家,就是她的饭店她的家。
这一耽搁,彭达没有听看到猫猫接下来说的话:胡哥问猫猫最喜欢的东西,猫猫回答说是百年香的菜。胡哥也是猫猫的忠实粉丝,虽红颜阅尽,偏偏对不事修饰的猫猫情有独钟,只要有猫猫的直播,就从不错过,而且拼了命地打赏。他和李奎、小德攒下来开饭店的钱,差不多全奉献给了猫猫,但猫猫只是淡淡一声谢,从不理他私下搭讪。如果偷来百年香的菜谱,通过猫猫的胃,是否可以抓住她的心?
因小德不便露面,胡哥带着李奎去百年香。百年香饭店和老板彭达的住宅同在一幢大房子里,住宅的院子里有一条凶猛的大狗豆豆。来到百年香后门,胡哥将下了药的熟牛肉扔进院里,不一会儿,院里没了动静。胡哥爬上墙头,见豆豆躺在地上好像被迷倒了,便一跃而下。没想到豆豆突然跳起来,阴险地一声不吭地扑上来就咬。原来,守得饭店的豆豆天天大鱼大肉,对牛肉根本没什么兴趣,竟然把牛肉压在身下根本没吃。胡哥被咬得狼狈不堪,李奎拼命撞门撞不开,只好爬上墙帮助胡哥逃走。
杨万勇曾混迹江湖,危难之际得盛总帮忙,才免于牢狱之灾,一直想寻机报答盛总。盛总回到上海后连连嗟叹,为以后没什么机会再吃到百年香的菜品感到遗憾。认为这是个报恩的好机会,星夜赶往小县城,想偷来彭达的祖传菜谱孝敬盛总。侦查了情况之后,杨万勇发现只要搞定豆豆,就可以从后门进入彭达的家寻找菜谱,于是赶到省城动物园买了一大瓶虎尿后匆匆返回。
胡哥再次定下盗窃计划,他和李奎假作互不相识,预约后先后来到百年香,每人点了最便宜的菜。李奎坐在显眼处,将一只蟑螂放进菜中借机生事,服务员无奈叫出彭达与他交涉,李奎故作愤怒大吵大闹,吸引了店里人员注意力,胡哥趁机从后厨溜进住宅。
于是,就发生了最前面的事情,彭达和李奎大打出手,被警察好一顿训斥罚款。
再说胡哥进得彭达家后,见屋分四室,卧室、书房、健身房、客房。胡哥在卧室没找到菜谱,又溜进书房。
这时,杨万勇来到了彭达家后门,见左右无人,他拿出虎尿洒在身上,却被强烈的尿臊味呛得直打喷嚏,他赶紧弄了两块布堵住鼻子,蒙面翻墙而入。豆豆嗅到味道早就吓酥了骨,趴在窝里不敢出来。杨万勇大摇大摆进了屋来到卧室,却不知书房里胡哥也正在忙活。
胡哥翻遍了抽屉、柜子没有收获,一眼看见了放在门边彭达的包,过去拉开拉链把手伸了进去,随即发出一声高分贝的痛叫。他拿出手来,手上赫然扎着一个长满尖刺的仙人球。
这时猫猫正在翻看留言区,有人给猫猫留言,说她按照猫猫所说,在包里装了颗仙人球,果然扎得小偷狼哭鬼嚎。
正在卧室翻找的杨万勇闻声大惊,犹豫了一下,只好撒腿就往外跑。胡哥甩掉仙人球也撒腿往外跑。两人在走廊相遇,目光相对的刹那,便有了盗贼的默契。这时,那个听见胡哥惨叫的服务员已经来到了门前,胡哥把牙一咬,准备强行从饭店方向突围,杨万勇明白了他的意思,担心胡哥被抓,会引起彭达的警觉,他盗窃菜谱就不方便了,赶紧一把扯住他冲向后院。
胡哥感觉被豆豆咬伤的地方剧痛起来,一双腿都快吓得软了,却无力抗拒杨万勇有力的大手。奇怪的是,豆豆像只无害的小猫般缩在窝里,任由二人翻墙离去。胡哥因为伤风鼻塞,没有闻到杨万勇身上的尿臊味,十分奇怪杨万勇如何搞定了豆豆。
胡哥以感谢为名赶紧上烟,想诱使杨万勇摘下蒙面一睹真面目,但杨万勇却不接烟。胡哥让杨万勇留个号码,但杨万勇不想与他有什么瓜葛,谎说没带手机,胡哥再次用计,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写下自己的电话,强塞在他口袋里,并趁机偷走了他的打火机和一张动物园门票。
彭达恨恨不平地从派出回到了家,发现家中有被人进入的迹象,又听服务员说听到有人惨叫,加上仙人球上的血迹,他终于确定,李奎故意生事,是为了掩护同伙入室盗窃。彭达第一时间想到了祖传菜谱,赶紧将菜谱转移到秘处。但仍然不放心,决定在家里、饭店安装监控以防万一,并弄了本假菜谱放在健身器材里。
杨万勇也想到了这点,抢先假扮监控安装人员来到百年香,彭达果然上当雇了他,杨万勇借机将监控画面同时连接到了自己手机上。当晚,杨万勇将彭达家的监视画面用无人画面替换,再次以虎尿开路进入彭达家,却不知他的行动,已经被胡哥、小德和李奎看在眼里。
原来,李奎和小德以为胡哥偷窃菜谱是为了卖掉,然后用这笔钱创业。胡哥无奈向二人承认,说自己被猫猫迷得神魂颠倒。小德与李奎不以为然,胡哥语重心长地告诉二人:人呐,做什么事一定要从本心出发,如果追不到猫猫,自己将留下一生遗憾。二人只好表示,为了胡哥的终身大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这事十分难办,明显还有人也在觊觎菜谱,那个人是谁?而且百年香装了监控,从饭店前面进入的话太冒险,这可该怎么办?
胡哥胸有成竹地拿出从杨万勇口袋里偷来的打火机,打火机上面印着酒店名称。三人潜伏在酒店门口,在杨万勇出门时暗中跟踪,发现杨万勇偷入彭达家时,往身上洒了一些液体。他们捡起了空瓶子,小德和李奎闻出了尿臊味。胡哥联想起那张动物园门票,不由得恍然大悟连叫高明:原来,这小子以虎尿吓怂了豆豆,太他妈有创意了。
彭达看猫猫直播时,被一个服务员看到,惊讶地说猫猫经常来店里吃饭,彭达大喜,命服务员下次在猫猫来时,务必通知自己。文静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因彭达没去接他,她横眉冷目对彭达大加训斥,然后又大大咧咧直闯内堂。杨万勇刚把屋子搜查了一遍,却没找到菜谱,正想再接再厉,却听见文静的声音,只好悻悻离去,但心中郁闷难舒,恨恨地一拳砸在了墙上。
胡哥三人准备等杨万勇偷出菜谱后来个黑吃黑,不料胡哥看到杨万勇这凶狠的一拳,当时吓了一跳,赶紧阻止李奎、小德:这拳太狠了,打身上咱仨谁也受不了。李奎还不服气,胡哥赶紧剖析利害:这小子这么愤怒,肯定是没偷着,算了算了。
文静对彭达恐吓、恳求、色诱统统无效,彭达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文静勃然大怒:有了也不行,老娘非睡了你不可。吓得彭达落荒而逃,把家让给了文静。
胡哥受杨万勇启发,也想用虎尿进入彭达家,带着小德、李奎赶到省城动物园。途中,他们看到驯兽师大猛用现金买水,小德施展妙手空空之技,偷来了大猛的钱包,然后找到了动物园管理员,成功地买到了虎尿。刚走出不多远,大猛却便带人追来。原来,大猛刚卖了虎尿给杨万勇,杨万勇将胡哥写电话号码的钱付给了大猛。不料大猛的钱又被偷走,正悲愤欲绝时,管理员送来卖虎尿的钱,其中正有写有电话号码那张,大猛认出后带人前来抓贼。
三人拼命逃脱,却因此弄洒了虎尿。
文静为彭达不解风情十分上火,痛定思痛改变战略,化身服务员跑前跑后帮忙,对顾客态度极为执勤。猫猫又来百年香大快朵颐,恰好有顾客感动于文静的服务,问她这么卖力,不怕对不起自己那点工资吗?文静自豪地说:我是老板娘,再怎么卖力都值得。猫猫对文静十分好奇。
那个知道彭达喜欢猫猫的服务员,赶紧汇报说猫猫来了,彭达喜出望外,跑来想向猫猫表达自己的情意,但他一个老处男,整天围着灶台打转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女孩儿,一时手足无措。得知彭达就是老板,猫猫十分不耻:你都有老婆了还想勾搭我?臭不要脸。彭达委屈到了极点,结结巴巴地解释,但文静已经猜到猫猫便是彭达暗恋之人,立即做出可怜模样泪水涟涟,痛斥彭达朝三暮四是个负心人。猫猫更加鄙视彭达,把菜打包扬长而去。
彭达又气又急,又拿文静没办法,赶紧告诉服务员秘密跟踪,只要找到猫猫的住处,不吝重赏。
杨万勇企图再去彭达家寻找菜谱,但文静恼怒彭达不知好歹,活儿也不帮着干了,整天窝在家里,跟豆豆玩得不亦乐乎。杨万勇一时找不到下手良机,整天对着监控,盼着文静离开房间。他发现文静每天都要往腋窝喷香水,怀疑她有狐臭。
猫猫因为收到了很多打赏心里不安,资助了两个失学儿童。意外地她收到外卖,竟然是彭达送来的。她想拒绝彭达的好意,但却难以抵挡饭菜的诱惑,于是逼着服务员收了餐费。彭达对此无可奈何,又不想心上人破费,于是心生一计:每天挂出特价菜,价格便宜得离谱,然后专门给猫猫送此菜品。猫猫嘴上虽然不领情,但服务员把彭达夸得天花乱坠,并说明文静是单相思,彭达跟她毫无关系。猫猫相信了,内心升起一丝小感动,对服务员说出心里话:彭达呆头呆脑的,挺好玩。
胡哥三人不敢再去买虎尿,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杨万勇身上,希望通过他取得菜谱,对他展开了日夜跟踪,并从他居住的酒店,查到了他的真实身份,了解了他曾经坐牢的经历。
杨万勇因在彭达家没找到菜谱,怀疑彭达另有收藏菜谱之处,于是去假作吃饭,巧妙地向服务员询问菜谱之事。小德兵行险着,假作与杨万勇拼桌,趁其不备将其铐住,并以他的真实身份相威胁,要求他偷到菜谱后,将复本给自己一份,并支付保密费五万块。杨万勇无奈答应,并拿出卡给小德。可还没等他说出密码,徐警官前来吃饭。小德有案件在身,最怕的就是徐警官,惊慌之下溜之大吉。
杨万勇想赶紧打开手铐,但因饭店爆满,服务员将徐警官安排与他同坐。杨万勇遮掩着手上的铐子,苦于没有脱身之法。这时徐警官的朋友也来饭店,几人想坐在一起,想让杨万勇调换座位,但杨万勇的手被铐住无法移身,幸好另一桌的顾客结帐走人,徐警官和朋友挪到了那一桌,但对杨万勇十分不满。
杨万勇偷偷掏出铁丝准备打开手铐,却被服务员撞掉在桌上,服务员顺手将铁丝扔进纸篓。
小德与胡哥汇合,说他拿到了杨万勇的卡,现在只差密码。胡哥发财心切,于是进去见杨万勇。杨万勇被迫说出密码。胡哥让小德和李奎前去取钱,并答应杨万勇说等钱到手就放了他。这时,文静准备带着豆豆出去散步,但因门锁被李奎撞后时好时坏,她打不开门,便带着豆豆从饭店出去。豆豆闻到胡哥的味道,拼命挣绳子准备扑上去咬,胡哥魂飞魄散,什么都不顾了撒腿就跑。
姐姐总算安抚住了豆豆,但服务员起了疑心,说豆豆不会无缘无故咬人,难道这人和前几天入室盗窃的有关?徐警官询问服务员怎么回事,服务员又对杨万勇起了疑心,准备上前质问。杨万勇灵机一动叫住彭达,说我知道你有狐臭的秘密。文静大惊失色,恳求他保密,然后谎说他是朋友骗过了服务员,并找来铁丝给他,杨万勇迅速打开手铐脱身,并立联系银行,但已经被胡哥取走了两万。
杨万勇决定报复胡哥三人,他找大猛要来那张写有胡哥号码的钞票,冒充快递找上门去。当时李奎不在身边,胡哥和小德见机不妙逃之夭夭,胡哥的手机不慎摔碎,只好暂时用以前的破手机。
服务员把文静的变化告知彭达,彭达大喜之下决心快刀斩乱麻,他强硬地要求文静马上离开。文静认为两人感情最大的障碍就是猫猫,于是逼着服务员说出猫猫家地址,找到猫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彭达是个负心人,两人已经定好了婚期,但他突然变卦说喜欢上了猫猫,她如今都怀孕了,如果失去彭达,她惟有一死。
天真的猫猫被文静高超的演技骗过,陪着一起落泪,一起痛骂彭达。并叫来彭达表明态度:再不吃彭达一口菜,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不是厨子,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杨万勇奇怪于彭达工作时间离开饭店,暗中跟踪,知道了猫猫的住处。
彭达十分受伤,想起猫猫的阳春白雪,想起自己的高中文化,他认为自己确实配不上猫猫,他悲痛地向猫猫保证,以后再不会对她有非份之想。
胡哥三人用计进入了杨万勇房间,合三人之尿换走了杨万勇的虎尿,想寻找机会再进彭达家。彭达意外得知,猫猫态度大变是因为文静的挑拨,忍无可忍之下,强逼文静离开。文静撒泼打滚又哭又闹,说如果得不到他,自己会遗憾终生。彭达也垂泪不已:我已经失去了猫猫已经遗憾终生了,求你放过我吧。文静无奈来到狗窝带走了豆豆,对着豆豆声泪俱下指桑骂槐,希望彭达能够回心转意,彭达却铁了心不为所动。
杨万勇见人、狗都离开了家,大喜之下赶紧翻墙而入,这次,他在健身器材里发现了菜谱。不料彭达已经带了豆豆回来,把豆豆留在院内,径自去了厨房。杨万勇赶紧堵了鼻孔,将虎尿倒在身上准备离开,却不知道这是人尿而非虎尿,豆豆却如疯了一般扑上来咬他,他被豆豆咬成瘸腿。
守在门外的胡哥等人见他如同残废,士气大振之下,洋洋得意说明更换虎尿之事,并上前抢夺菜谱。李奎想与杨万勇一较高下,却被愤怒欲狂的杨万勇一顿胖揍,小德见机不妙拿出匕首欲刺杨万勇,不料误将李奎刺成重伤。
胡哥、小德赶紧将李奎送往医院,但却没钱交手术费,小德这才知道,胡哥把钱全打赏给了猫猫,大怒之下与胡哥反目。胡哥为救李奎,火速赶往猫猫家,恳求猫猫把钱还给他。猫猫证实了胡哥确实是给自己打赏之人后,把钱转给了他。
杨万勇回到酒店,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意外发现菜谱是假的,上面还写了嘲讽的话语。杨万勇简直气疯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得到菜谱,而他腿上被豆豆咬穿的几个血洞,更提醒他此行的屈辱。狂怒之下,杨万勇铤而走险,去猫猫家绑架了她,离开时被胡哥发现,胡哥精神大振,正是赢得美人心的好时机。他赶紧报警,又第一时间把钱打给小德,通知小德前来帮忙,然后骑着摩托随时向警察通报情况。
李奎的手术已经完成,脱离了生命危险,小德见胡哥真的要回了钱,在李奎的劝说下终于原谅了胡哥,火速赶来支援。胡哥的破手机终于死机,再也打不开了。胡哥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警察还不知道猫猫最终被绑到了哪里,这可肿么办?
杨万勇把猫猫带到郊外的破厂房里,通知彭达带着菜谱赎人,并威胁他若敢报警,猫猫就会没命。彭达大惊之下,赶紧来到豆豆的狗窝拿菜谱,菜谱竟然不翼而飞。彭达来不及考虑是谁偷走了菜谱,更不敢报警,驾车驶向郊区。
胡哥暗中埋伏却不敢妄动,彭达终于赶来了,他发誓说菜谱丢了,可以写出来给杨万勇。杨万勇哪里肯信?说如果不能帮恩人实现愿望,自己会愧疚一辈子,他准备在猫猫身上划条口子吓唬彭达。胡哥终于忍不住了,猛地扑上去抱住杨万勇,彭达趁机冲上去和胡哥拼命。杨万勇用力甩开胡哥,胡哥脑袋撞在设备上头破血流。
猫猫呼喊着胡哥,求他不要死,胡哥趁机要挟:你要是爱我,我就不死。猫猫犹豫了,胡哥眼睛一闭脑袋一歪伤心装死。
杨万勇打得彭达节节倒退,可是听得猫猫痛哭,以为胡哥一命呜呼,意识到惹下大祸,撒腿就跑,彭达咬牙切齿紧追不舍。小德终于赶到了,听说胡哥死杨万勇手里,眼睛都红了,也冲去跟杨万勇玩命。杨万勇打倒两人,这时接到盛总的电话,盛总从秘书口中得知他问过百年香的事情,猜到了他的用意,警告并劝他不要干傻事。彭达和小德再次缠住了他,警察也赶来了,杨万勇只要痛下杀手,便有机会逃之夭夭,但盛总的话打消了他的杀心,于是束手就擒。
彭达向猫猫说明文静之事,但猫猫仍然拒绝了他,理由很简单:把我的命看得比菜谱都重,我绝不会嫁给这种人。
这时,文静发来菜谱的照片,说如果彭达敢不娶她,她就把菜谱烧掉。原来,文静逗弄豆豆的时候,发现了菜谱藏在狗窝,临行时故意带走豆豆,其实是以此为掩护取走了菜谱。
彭达回复:烧吧,只要猫猫能相信我,祖传菜谱算得了什么?
文静一气之下点燃了菜谱,彭达脸容扭曲痛苦至极,猫猫恳求文静住手,文静也后悔了,赶紧扑灭火焰,但菜谱已经烧了小半,她意识到了彭达的决心,绝望地说再不会骚扰他。
猫猫终于接受了彭达,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盛总赶来向彭达道歉。彭达满腔怒气想发作,猫猫赶紧劝他:这不怪盛总。她好奇地问盛总:你身家千亿,一个亿买来口福,怎么会舍不得?盛总说,当时他真想出一个亿,一个亿不行,十个亿总能打动彭达,但他虽然当时第一次见彭达,却看出彭达把祖传手艺看得比天都大,如果以钱砸得他屈服了、卖掉菜谱,定会成为困扰彭达一生的憾事,所以他宁可再也吃不到美味佳肴,也不想害得彭达一生郁郁寡欢。
彭达震惊,因为盛总说中了他的心事,他诚心诚意地向盛总道谢。猫猫小声问他:为了我,菜谱成了残本,你不会遗憾终生吗?
彭达干脆地回答:值得。
联系方式:
0.25169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