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名家简介
刘小兵
擅长题材:暂无。 代表作品:暂无。

刘建兵(曾用笔名刘小兵),西北大学中文系首届作家班毕业。1980年在《当代》发表小说。著有中短篇小说集《荒野的风》等。小说7次获奖。曾在湖南省群众艺术馆、深圳市文联、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主持创办了《证券时报》。后投资6亿元重建中国著名百年剧院上海人民大舞台。创建了以上海人民大舞台为旗舰的亚华湖剧场院线。现致力于发展以剧场院线为核心的线上线下多维度演艺事业。旗下公司出品的由刘晓庆主演的电视连续剧《云袖》在山东卫视、青海卫视、央视8套播出。

《牛,哞哞地叫》

刘小兵

刘牛生是青草湾老实巴交的农民,种地、养牛、捡狗屎、种苦瓜,想多赚点钱给要出嫁的女儿办嫁妆。但是驻队干部却硬给刘牛生戴高帽,把他塑造成劳动模范,让他放弃一部分应得的利益,这让刘牛生心里很是矛盾。小说有很强的时代印记,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原本并不矛盾,但小说中的这种冲突给主人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二妹死了,老婆也死了。小说在丰富人物形象和次要故事情节的情况下,改编成一部电视剧或影视剧是很不错的。

《牛筋队长》

刘小兵

牛筋队长皮喜山是十里冲的生产队长,他实事求是地安排队里的农业生产,但是总和上面的领导不和,尤其让喜欢“加强领导”的周大顺看不顺眼。而“我”去十里冲参加“双抢”时,对牛筋队长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小说整体先抑后扬,皮喜山和周大顺分别代表了实干派和空谈派,人物形象鲜明,而“我”叙述者的角色很好地推动了故事的发展。本篇小说在改编上,影视剧和话剧都有很大的潜力。

《明天的雪》

刘小兵

伟伟和菱妹是一对努力创业的夫妻,最初他们办冰棒厂的时候,受到石世雄的排挤,不得不亏本停产。现在他们打算学习栽种银耳,于是上摸天岭砍千年桐树,在遇到下雪开始往回赶时,却恍惚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他们,满山的风雪,是谁在呼喊呢?要不要冒着风雪返回去找他呢?小说生动地反映了上世纪80年代的社会面貌,一部分人努力奋斗,有些人却投机倒把。而主人公在面临人性抉择时,仍然选择了救那个曾经害过自己的人。小说人物主次分明,个性生动,故事可改编性大,丰富故事情节可以改编成一部不错的影视剧本。

《路》

刘小兵

老许和老九是邻居,外出都靠一条窄路,当这条路坏掉的时候,是眼看着它继续坏掉,还是出力修补呢?老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竟为此睡不着了。原来围这条路,在几年前两家还起过不小的矛盾。小说以路为题,围绕老九的思绪展开,生动地写出了两家多年的矛盾,人物形象转变自然,尤其是老许的变化有着深刻的时代印记。小说对当前的邻里关系也有着很好的映照,对于改编成现代的话剧或影视剧都是不错的选择。

《两亩塘》

刘小兵

两亩塘到底承包给谁,队里开了几次会也没拿定主意,就在决定开最后一次会议的时候,突然间有了转机,两亩塘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小说围绕“两亩塘”的承包权展开,故事的开展固定在会场,人物出场比较多,个性都比较鲜明,而结尾的“反转”让这场无休止的会议又变得毫无意义,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在改编上,话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君子园》

刘小兵

作家古崇朴受邀来到偏远君子园专心写作,自以为远离了大城市的喧嚣,在君子园可以安心创作时,却发现这里的环境竟还不如自己家。小说中的君子园就像一座“围城”,初来时觉得新奇,久了便会生出这样那样的不满。小说围绕古崇朴在君子园的日常进行展开,故事情节起伏自然,矛盾与反差也得到很好的处理。在改编方面,人物和故事比较适合话剧演出。

《积极叔》

刘小兵

积极叔是旧社会的苦工,新中国成立后,做了主人,做任何事都异常的积极,从“文化大革命”时的积极配合,到改革开放时的积极把握形势,但他的积极似乎也发生了变化……小说以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故事情节推动自然,主要人物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变化。单从“积极叔”这一角度就可以改编出一部反映历史潮流中的小人物话剧。

《会结鞭炮的白杨树》

刘小兵

本文是一篇充满童趣的小说,“老刘”一心只想着玩,不想却被叔叔的一句玩笑勾起了兴致:种白杨树,然后结鞭炮。于是,老刘不仅自己干,还拉上小伙伴一起。但是,“老刘”最终得到白杨树结下的鞭炮了吗?小说语言生动有趣,人物形象转变自然,在改编成儿童剧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

《红灯 绿灯》

刘小兵

静兰一边洗着衣服,一边思索要不要去接从远方回来的家海,也在此时,她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烁着以前她与家海、家牛的点点滴滴。最后,远处小站的红灯灭了,绿灯闪烁着,静兰端着木盆走向了小站。小说首尾均聚焦于静兰洗衣服这一个画面,家海和家牛及众多人物和事件则都出现在静兰的回忆中出现,采用倒叙的手法进行改编非常合适。而小说“红灯”“绿灯”意象的设置,也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

0.33855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