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投稿
wzbj_kefu01@163.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征服》导演高群书说《狂飙》:高启强和刘华强并不相同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时间:2023-02-01     浏览:616

       近日,高群书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时说,明显感觉这两年影视剧届认真的创作风气在回归,在今年年初播出的几个剧包括电影身上,都体现了出来。

       《中国新闻周刊》:你最近看《狂飙》这部剧了吗?感觉怎么样?

       高群书:是个很好的片子,大家有目共睹,也不用我多说了。不过我还没能完整看一遍,最近在忙着剪片子,之后会抽时间好好看看。

       《中国新闻周刊》:听说徐纪周导演刚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时,一直在你的剧组工作?是你把他带出来的?

       高群书:是的。我在《命案十三宗》后拍了个续集叫《真相》,在《真相》剧组,徐纪周是副导演,那时他刚出校门不久。后来拍摄纪实电视剧《打黑风暴》时,我担任总导演,那是一个风格粗糙很纪实的单元剧剧集,由几个相对独立的故事组成,找了好几个导演来拍,到这个戏,就让徐纪周独立拍了几个故事,《打黑风暴》应该算是他的起点。

       后来他又拍了几个警匪剧,我帮他找了投资,有的剧我给他当监制。那时候的警匪剧,都要去采访真实案例,有的演员就是当时办案的警察,罪犯的演员我们就到街上去找形象和经历都比较符合角色的非职业演员,当时的那些警匪剧经验锻炼了他,挺有好处的。

       《中国新闻周刊》:那时候,徐纪周导演有哪些工作特点?

       高群书:他很聪明,文学功底不错,很多人说《狂飙》这个戏的剧本好,很大程度也是得益于导演的文学功底。我一直觉得一个好导演首先需要有文学功底,另外是保持对社会、对人生的敏锐观察和感受,这些他都具备。年轻人肯定都有各种理想,在那个时候,他就是志向挺高的年轻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以前的警匪剧都深入采访,这种采访对最终剧情的真实度和质感无疑有巨大帮助,当初刘华强这个人物之所以被人记住,就是因为非常立体,听说当时你们也深入采访了?

       高群书:刘华强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处事方式是我们经过细致的采访最终创作出来的,而不是我们自己凭空编造的,再好的编剧也比不上生活本身。《征服》播出后,很多人说刘华强有凶狠的一面也有勇有谋重情重义,那都是我们采访来的结果,都是从警察嘴里边描述的。他们和刘华强的原型打交道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办的那些事,办案人员都讲述给我们了。当年最早办他案子的派出所民警、看守所管教……很多人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

       从警察口里,我们了解这个人小时候什么样,长大后怎么生活,怎么一步步走到最后的那个结果,否则,以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是想像不出这个人物的。只有知道了人物真正的人生过程,再去写剧本,才会真实生动,那些细节不是你能坐在屋里编出来的,它就来源于真实。所以最后刘华强这个人物,特别的复杂、立体。

       《中国新闻周刊》:很多网友觉得《狂飙》中的高启强和《征服》刘华强有相似之处,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对比,你觉得这两个角色像吗?

       高群书:并不像,他们一个霸气外露一个特别内敛。因为张颂文饰演的高启强一开始是一个做小生意的人,而刘华强十几岁时就已经开始变坏,是小混混了。他们最后发展的境界也不一样,在那个年代,刘华强顶天了也就搞个托运站,那是他最大的生意来源,高启强的生意可比他大多了。这两个角色的区别是体现出了时代性的,从他们身上也能看出警匪剧为什么会逐渐演变成扫黑剧。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今天的扫黑剧与你20年前拍摄的警匪剧最大区别在哪里?

       高群书:我们那年代的警匪剧比较单纯,就是警和匪,那时候在尺度上是不会写腐败的,即便涉及一些腐败,也就到科一级,顶多是个副局长。政府推进反腐力度,有了大力反腐的大形势,电视剧自然就把腐败的内容放进去了。因为打黑必然要涉及到反腐,否则黑怎么形成的?这么多年能这么猖狂?肯定有保护伞。

       在我拍《征服》那个年代,黑社会顶多开一个洗浴中心,开一个游戏厅。后来电视剧中的黑社会就不再单单是街头打架了,好多介入了房地产行业,这拨人还搞拆迁,自己开始搞工程,那涉及的部门就多了。打黑、扫黑剧中,基本都有反腐的内容。

       我在2016年拍摄了一部扫黑剧《国家行动》,是根据四川刘汉大案改编的,可比当年的警匪剧复杂多了,只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播出。

0.12887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