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TOP10票房同比下滑17%,零部破4千万,网络电影陷入票房焦虑

来源:界面新闻     时间:2022-10-26     浏览:65

  市场仍在加速降温。

  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第42周(10月17日-10月23日),全国电影票房收入1.67亿元,环比下降28.32%,创下五月底以来单周票房成绩新低。

  另一边,摘得国庆档档期票冠的《万里归途》直到10月23日才突破14亿大关。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2019-2021国庆档档期票冠《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长津湖》的最高单日票房成绩分别为3.88亿、2.75亿和5.13亿,而《万里归途》上映至今,单日票房没有一次冲破2亿。

  日前,猫眼专业版再次下调了对《万里归途》的票房走势预测,预计总票房将达到16.09亿元。

  院线市场的困境迟迟迎不来反转,网络电影的日子也掉进了“肉眼可见”的艰难泥潭中。

  截止发稿前,位居猫眼2022年度网络电影分账榜榜首的仍是于1月上线播出的《阴阳镇怪谈》,且票房仅为3784.9万,与此同时,TOP10分账片的累计票房对比去年下滑近17%。

  事情并不是没有预兆。

  时间拨回到2021年2月5日,中国电影(10.7500.363.46%)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爱优腾共同发起“2021网络电影春节档计划”,并公布了一份包含43部影片的片单,《少林寺之得宝传奇》《发财日记》两部院线级影片与阿里文娱打造的院网协同项目《大红包》皆包含在内。

  一时间网络电影行业赚足眼球,但很可惜,这场声势浩大的网络电影春节档“元年”并没有给足市场信心。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底,爱优腾三家平台共计有8部新片分账票房突破千万,而2020年同期仅爱奇艺一家分账票房破千万的网络电影就已达到8部,数量较平台上一年翻了两番。再算上腾讯视频和优酷,共计14部,与2019年整个上半年15部破千万的成绩仅仅存在1部之差。

  不仅如此,2021年度TOP10分账片的累计票房对比2020年也下滑了4%,全年没有一部破5千万分账影片诞生,年度分账冠军《兴安岭猎人传说》的票房成绩放到2020年只能排在第四位。

  以此作为参照,我们可以清楚感受到2021年网络电影行业的增速已有所放缓。

  尽管作为核心推动方和主要播放平台的优爱腾敏锐的嗅到了危机,纷纷通过模式的升级迭代、头部制作公司的吸入等尝试化解,但网络电影的票房增长与头部生产焦虑还是在进一步加剧。

  截止发稿前,《阴阳镇怪谈》的累计分账票房在近3年的网络电影分账中仅能排在第七位,整个行业没有一部分账破4千万影片诞生,破3千万影片的数量较去年同期缩水一半。

image.png

  更为严峻的是,独播网络电影分账破千万的难度肉眼可见的加剧。

  在2020年、2021年猫眼网络电影千万分账TOP40中,独播网络电影的数量分别为39部、30部,但在2022年这一数据锐减到了19部。

  与之呼应,爱奇艺、优酷均从四月起停更月度网络院线分账榜单,腾讯视频从5月起不再显示详细的月度分账票房。

image.png

  淘梦影业创始人、CEO阴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网络电影迈入更加成熟的竞争赛道,口碑对于网络电影的影响势必会有所提升,并预测2021年到2022年应该会有豆瓣7.5分、真正破圈的高口碑网络电影出现。

  但现实的情况是,在2021年度网络电影分账影片TOP10中只有《硬汉枪神》《浴血无名川》两部站在及格线之上。其中因豆瓣开画8.3分被视为行业“提质减量”关键转点的《硬汉枪神》,豆瓣评分已跌至7.0。

  诚然,豆瓣7.0在网络电影行业仍称得上惊喜,但自2019年“提质减量”正式成为行业共识至2021年底,这样的惊喜始终少的可怜,舆论场上的观众态度依旧十分割裂。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在2022年度网络电影分账影片TOP10中仅有一部《东北告别天团》口碑勉强触碰到了及格线。

image.png

  得益于互联网提供的相对宽松的审查环境和创作空间,以及视频平台庞大的版权填充需求,网络电影发展初期基本不存在门槛,大量品质良莠不齐的项目被平台照单全收,这不仅使得“low”成为网络电影的代名词,也让其迟迟无法吸引到更高规格的广告商加入,在商业开发层面也不及头部网剧和网综具有可延续性。

  所幸,爱优腾在利益分配上做出了巨大让步,不仅拱手相让了来自付费会员的利润,还自掏腰包用高额补贴维护与调动行业的生产热情。

  这也正是网络电影很长一段时间被视为To B生意的关键所在。但随着政策监管的不断收紧、自身向“国民级”产品的大步靠拢以及“降本增效”成为爱优腾发展共识,网络电影逐步被逼着正视自身本质的商业路径——To C。

  对此,爱奇艺在今年4月更给出了一剂猛药——取消平台定级,全面推行按观影时长分账。

  分账收益被直接与观众的认可度挂钩,预示着优质网络电影即将迎来“商业春天”,但同时也带来了新问题。根据《2021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数据,2021年30%的上新影片制作成本达到1000万以上,而2020年时为12%,2019年时仅为2%。

  平台的利益让步收缩进一步加剧了网络电影的盈利顽疾,品质升级又带来了更高昂的成本压力,两方结合,网络电影的马太效应愈发显著,而随着市场话语权向头部玩家的头部项目不断倾斜,创作同质化持续凸显,“新血液”的存活空间也在被持续压缩。

  于是乎我们看到,目前拿下猫眼2022年度网络电影分账榜TOP3的《阴阳镇怪谈》《大蛇3:龙蛇之战》《开棺》,无一不是以惊悚或恐怖元素为主打的强感官刺激性影片,站在它们背后的奇树有鱼、淘梦也无一不是公认的市场头部。

image.png

  又一个恶性循环似乎正在成型,但硬币的另一面,也有新的期待在慢慢冒头。

  由长城影业出品、国家一级作家赵锐勇担纲总编导的“中国首部特工网络电影”《夺命狂花》,由徐仕兴导演、曾志伟主演的科幻电影《全城风暴》、由释小龙执导并主演的民国探案喜剧《民国秘事之逃学神探》,以及“鬼吹灯IP”系列新作《鬼吹灯之南海归墟》、《毛骗》团队新作《麻辣兄弟之一夜疯狂》皆已拿到上线备案号。

  根据著名网文作家尾鱼同名小说改编的悬疑爱情电影《三线轮回》,以及慈文传媒(4.7400.102.16%)出品、改编自香港漫画家冯志明绘制的同名武侠漫画的《刀剑笑》都已杀青。

  不止如此,据优酷网络电影、阿里文娱用户研究与灯塔专业版联合发布的《网络用户档期心智研究》显示,约有6成的网络用户愿意为网络单片付费。

  这意味着网络电影仍有巨大的盈利想象空间,而爱奇艺已通过推行“云影院首映”和“会员首播”两种发行模式,给这份空间的挖掘打下了基石。

  目前,“云影院首映”的播单价分为12/18/24/30元四档,片方可以自主定价,优质影片点播分账期+会员分账期叠加后的整个付费周期高达215天。

  值得一提的是,于6月在云影院开启首映的《目中无人》不仅强有力佐证了爱奇艺把内容消费权利完全交给用户的产业升级思路,也用7.1的豆瓣口碑为网络电影的风格化创新延展了边界。同时,透过这部影片我们也能窥见网络电影在价值观表达上的升级趋势。

image.png

  显然,一切还远未到尘埃落定。


0.1214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