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文艺评论丨《庭外》系列剧的艺术特色分析:结构、群像与观念出新

来源:文汇报     时间:2022-07-28     浏览:196

       系列剧《庭外·盲区》(6集)和《庭外·落水者》(14集)自7月14日在视频网站播出以来,即以时空交叉的结构形式、涉案剧的硬核专业性、紧凑的情节节奏、鲜活的群像塑造等特色引发观众的追剧热情,台网剧集景气指数名列前茅,为涉案剧律政剧创作提供了多方面的经验与启示。

       创作观念、结构出新与审美需求

       叙事模式出新是近年来网络剧创新的着力点,叙事结构、叙述视角、悬疑设置、时间循环等手法在网络剧集中多有试炼,培育也适应了网络剧观众对剧集形式创新的审美需求。

       《庭外》系列剧在结构上令人惊喜,围绕两个死刑复核案件,鲁南法官和乔绍廷律师在《盲区》和《落水者》中都有合作,戏份则各有侧重。同时,每个案件都不是孤案,《盲区》中田洋的案件和斯塔瑞集团陈曼走私案紧密勾连。《盲区》的片头还嵌套了鲁南的前史——一次艰巨的押解任务。在结构上颇似戏曲中的楔子,在功能上则像是为核心故事中的人物行为提供注脚。《落水者》的部分情节也担负着类似上述楔子的前史功能,为播出在前的《盲区》中辅助说明乔绍廷的胆识与才干,也让观众更加理解并认同鲁南法官看似突发奇想的行为其实是建立在二人的信任与默契上。

       从网络爆款剧《白夜追凶》始,到去年的《谁是凶手》,珠串式结构一直为悬疑涉案剧所青睐,即在一条主案件线索上串出多个小案件。这一结构形式也为《光荣时代》《安家》等不同题材类型所采用,通过“串”即主情节的张力与多个“珠子”次情节的精彩相互结合,主次不断扭结、推进,大大增强了情节的丰富性与叙事魅力。《落水者》在珠串式结构的设置上则有着进一步的拓展,从一串多珠发展为多珠多串的网状结构;“串”作为主案件,既有王博、雷小坤绑架朱宏案,也有银行部门经理邹亮吸毒致死案,还有金馥和德志两家律所的行业竞争、旷北平对德志所和乔绍廷的激烈打压。这三“串”案件情节扑朔迷离,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珠”案同样是丰富的,包括舒购案、闽粤阁餐饮员工受伤害补偿案、房屋财产纠纷案、韩彬酒吧毒品案等。案件之多、案件肌理之错综复杂都让14集的《落水者》有着超过几十集剧情的繁密错综,形成了“迷雾”套“谜团”、案件嵌套勾连的结构特征,也让情节密集而紧迫。

       两部彼此关联的剧还打上了编剧指纹“白夜宇宙”的故事印记,熟悉前者剧情的“知情观众”当看到赵馨诚警官(《白夜追凶》中的角色)协助主人公办案时,心中自然会生出一份亲切和会心。如此一鳞半爪,看似散落,但却发挥着大IP的互文召唤特质,也暗合了编剧的世界互联、万物相通的认知理念,共同参与着涉案故事“世界观”的建构。

       纵观全剧,作品叙事结构之“技和艺”与创作者的“认知之道”是默契统一的。在编导那里,世界、生活与案件从来都不是彼此独立隔绝的,反映在案件肌理上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嵌套、盘根错节;同时,事物发展、案件发生则常常带有偶发性与不确定性,相互勾连,牵一发动全身。看似线头纷乱,但往往一个击破,所有谜团都亮出了谜底。

       这种连通性、偶发性与不确定性让案件的发展险象环生,编导试图保持生活与司法生态芜杂的原生态,维护复杂的案件肌理中那种模棱两可的特色,由此使观众不断因新的发现、新的可能性而获得观赏上的惊奇感。

       重压之下的人性考验与群像塑造

       《庭外》摆脱了近年来某些悬疑涉案剧为了营造悬疑效果而故弄玄虚或是为了反转而反转的创作窠臼,在对案件真相的追寻中凸显法官、律师对公平正义的坚守,人物鲜活、群像丰满是与形式创新如影随形的重要追求。“慎杀”理念——对某些罪不当死的犯罪分子,我国法制也要为其提供辩护、在量刑上酌减,而不是草率处死,处理此类案件也更为谨慎和复杂。现实中的极端环境、盘根错节的案件、人物身处的困境都可能构成重重压力,也是表现主人公精神亮色与人物弧光的重要基础。《盲区》中的短暂片头镜头俭省却见真章,在极端恶劣气候与环境中人物的选择,对诱惑的抗拒都见证了鲁南的素质品行,结尾时,鲁南对“盲区”的敏锐觉知与对犯罪出逃的判断追击都进一步证明了人物的英雄品格。而乔绍廷在《落水者》中面对的挑战并没有《盲区》中的生死考验,律政生态的日常并不总是剑拔弩张,暗流却又始终汹涌激荡。乔绍廷每向真相靠近一步,受到的打压就增强几分。但是,他并未放弃或退缩,因为在他的眼里,律师提供的法律援助是那些“落水者”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必须坚守,因为那是法制精神的堤坝。

       《落水者》中,女律师萧臻与乔绍廷形成双强人设,是悬疑涉案网剧中女性“法律人”形象分量不断增强的又一次证明。萧臻在乔绍廷的影响与感召下历练成长,却并不被动,乔绍廷被暂扣律师证的情境设置也让萧臻以独立身份快速走向前台。她勇敢、聪慧、热忱、义气,无论是面对行霸大佬的威胁还是黑社会分子的匕首,她都能坦然面对、临危不惧,其中既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青春锐气,更显露出她敢于抗拒黑暗、捍卫公平正义的人性光彩。绝对的公平在现实环境中往往是无法达成或实现的,剧中反复提及法律人对相对公平的追寻,正是创作者对公平观念深入思考的结果。作为初入职场的律师,萧臻的专业素养尤其是胆识是不多见的,带有主角光环,编剧以人物生理的痛感缺失加以解释,有较强的说服力,也由此和乔绍廷的女徒弟洪图形成了鲜明对照。洪图,宏图也,她严谨职业,却难掩人一阔脸就变的凉薄冷漠。

       作品对人物的把握不是简单化的皮相描摹,而是努力开掘人性的复杂性。薛冬在小人嘴脸之下却不失良心,他的选择就只能是在良心和利益之间不断走钢丝。德志所的生存发展是章政的最大关切,看似很重兄弟情,其实还是利益牵绊更要紧。“不务正业”的合伙人韩彬是另一种“缺席的在场者”,看似超然事外,却又洞若观火,带有编剧“看戏人”的旁观眼光与夫子之道。韩彬被陷害的段落看似可有可无,实则颇具深意:大环境一旦污染了,无论你多么超脱,都难免世事纷扰甚至迫害。而这一点,也是旷北平这位行霸走向癫狂的前奏。依凭自己的经年积累,他党同伐异、打击异己,因私人情感触犯法律,看似很有人情味,其实不过是视法律为虚无的伪善罢了,这与现实社会中那些为了家人、朋友、战友而侵害公权利的犯罪分子何其相似。

       《庭外》不仅在重压与诱惑的选择中验证人性,更善于通过日常生活中的精粹语言为人性提供形象支持与情感态度。章政、薛冬、乔绍廷三人在宿舍吃火锅的不同态度,寓意鲜明。乔绍廷对“做好”律师与做“好律师”的辨析意味深长。再如,通过“今晚的夜色真美”将乔绍廷的不解风情、薛冬的阴谋联想形象地再现出来。悬疑涉案剧的动作戏也是出彩的,如乔绍廷的随机应变,挨打时的忍辱负重、打架时的嫉恶如仇、直来直去都表现得无以复加。

       硬核专业性的现实主义追求

       《庭外》系列剧篇幅虽小,却是名副其实的硬核行业剧。作品中案件肌理繁密驳杂,篇幅有限,笔墨也就基本集中于案件调查,而不像有些律政剧过多地表现人物的情感纠葛。同时作品也不是一味地回避人物的情感生活,只是不喧宾夺主。乔绍廷与萧臻如影随形,直至肝胆相照,但作品并不表现他们的相互吸引或擦出火花,而是彼此信任的合作伙伴。兄弟情、同事情、亲情决不是“戏不够、情感凑”的结果,而始终是与案件进展、调查行动紧密结合的部分。

       《庭外》系列剧的风格特征不尽一致,《盲区》的悬疑感更强,但超越了一些网剧过于暗黑、渲染暴力的模式,也没有走社会派推理过多表现社会边缘人群与社会创痛的套路,而是更为正面立体地塑造法官、律师的责任担当与大智大勇,又决不陷入观念演绎,而始终是形象的、动人的。《落水者》对乔绍廷身处人生低谷的生活职业状态如抵押车、换车、居所被房东换锁、在小饭馆吃饭等情节细节烟火气十足。作品对律政生态、职场众生相、职业伦理的真实表现赋予了作品以硬核专业感,也让作品完全跳出了律政剧一度流行的过度时尚感与精英感。这些因素都决定《庭外》虽设置悬疑却并不阴诡,职场表现硬核专业又有着沉甸甸的生活质感。

       在悬疑叙事策略上,《庭外》对信息的扣押与延迟满足观众方面的完成度较好,但因案件密集,作品在影响案件走向的关键事实的交待上有时略显仓促,造成个别事理逻辑不甚清晰,如《盲区》中陈曼和徐慧文之间的关系,闪回中徐田夫妻多次对峙,但“如何当枪使”却交待得不清楚。再如《落水者》舒购案中刘总嫁祸于人,又加以保护的目的是什么也语焉不详。但瑕不掩瑜,《庭外》系列剧是一部结构出新、群像生动、精神蕴涵丰富的现实主义网络剧力作。

       作者:戴清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


0.11441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