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对话||《警察荣誉》编剧赵冬苓:不强调冲突悬念,也没追求喜剧感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2-06-06     浏览:155

       《警察荣誉》中的绝大多数案件都是在采访中捡来的,又进行了艺术加工。但它应该以强烈的生活质感取胜,让观众相信每一件事都是真的,都在他们身边发生过。——编剧赵冬苓

       正在央视八套、爱奇艺热播的《警察荣誉》聚焦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工作日常,全剧围绕“八里河”派出所展开。八里河派出所辖区居民复杂,各种治安琐事很多,但因为警力不足,其在全市100多个派出所的满意度排名倒数。所长王守一很为这个事情发愁,上级部门终于同意分配四个年轻的新警员。《警察荣誉》由此构筑起丰富的群像,并形成四个年轻人各自的成长线。

       日前,该剧编剧赵冬苓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赵冬苓曾经担任过《红高粱》等多部影视作品的编剧,《警察荣誉》以大量日常化、平民化的戏份,让警察也有满满的“烟火气”,在赵冬苓看来,《警察荣誉》不是依靠强烈的戏剧冲突和让人欲罢不能的悬念取胜的,“但它应该以强烈的生活质感取胜,让观众相信每一件事都是真的,都在他们身边发生过。”

image.png

《警察荣誉》聚焦八里河派出所的治安日常。

创作

希望演员拿到剧本,都觉得自己是主角

       新京报:最初创作《警察荣誉》这个故事的契机是什么?

       赵冬苓:一方面,我一直对警察题材感兴趣,也与公安部有过多次良好的合作,并且在以前的合作中对基层派出所的警察生活有过一定的了解,另一方面,我们也是觉得缺这样一部充满生活气息的、表现最基层派出所警察形象的影视作品,所以才有了创作这样一部题材的念头。

       新京报:这一次聚焦民警群像,在你看来,描写群像和展现警察个人相比,有什么创作上的难度吗?

       赵冬苓:毫无疑问,群像的塑造难。对于我们这样一部不是以情节取胜的电视剧就更难,它需要在大量琐碎的情节中把这四对师徒再加上所长等周边人物凸显出来,并且给每个人设计他们的命运线、发展线,而且要把这些命运线、发展线交织起来,作用于彼此。现在看起来,我们做得还不错。我们在创作中几乎没考虑过谁是主角谁是配角,我一直希望演员在接到我的剧本的时候,无论角色大小,他们都觉得自己是主角。这次拍摄期间我去探班的时候,许多演员到我面前对我说:我这个角色真好。对编剧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褒奖。

       新京报:在和一些基层民警接触中,他们留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赵冬苓:警察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在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中难免会有脾气。我们采访中接触到的警察绝大部分是积极上进踏实做事的。可能有人会对警察队伍老化、人员少、任务重,再比如大量无效警情等问题有意见,但即使如此,他们也在競競业业地完成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image.png

剧中塑造了派出所所长、警员、见习警员和辅警等警察群像。

细节

“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是穿在主线上的


       新京报:《警察荣誉》聚焦基层民警,每天要面对的事情都比较琐碎,比如像“我都恍惚,我来的是不是派出所呀,来的是不是居委会”这种感受,大家此前一提到“警察”相关的剧集都会想到“悬疑”“紧张”这些词,你希望通过《警察荣誉》展现给大家的是警察怎样的一面?

       赵冬苓:大家一提到警察或者写警察的影视作品,往往想象的都是破大案、立大功、出生入死这种情节。但在实际工作中,大多数警察,或者说警察这种职业主要工作的重点都在这些普通的、日常的、保一方平安、化解辖区矛盾、增强辖区民众的安全指数和幸福指数的工作上,而在我们过去的影视创作中这方面缺乏表达。我们去采访的时候,基层派出所民警也开玩笑地在我们面前传达过这样的情绪:基层民警承担了最大量的化解矛盾、防止激化纠纷、保一方平安的工作,但他们的形象很少被人关注到。我们这部作品,希望让观众看到他们,对他们的工作有更深入的理解。

image.png

警察“师徒”间的有趣互动是《警察荣誉》一大看点。

       新京报:剧中没有强调警察是孤胆英雄,一个警察就可以捣毁一个团伙,而是展现了警察的生命非常宝贵,比如李大为跟着大伙出任务,发现好几个警察全副武装,只为抓一个通缉犯,这种展现警察也是普通人的方式,也和之前大家比较常见的“警察题材”影视作品不同,这些细节都是采访中了解到的吗?

       赵冬苓:当我们去采访的时候,我们脑子里警察也基本上是孤胆英雄,警察英雄的第一优秀品质就是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采访中我们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警察会告诉我们,一个好警察,要会保护自己和同伴的生命,然后才能谈到如何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比如抓人的时候要四对一,起码三对一,最不济也要二对一,避免一对一。而这些,在我们过去的警察题材中,为了突出警察的牺牲精神是很少写的,似乎写到警察注重保护自己,就有损于警察的高大形象。这和我们通过采访认识到的理念是不符的。我们现在把真实的警察的工作方法写了出来,似乎也无损于警察的高大形象。

       新京报:剧中也展现了警察各自的家中烦恼,比如夏洁每天承受着母亲过度的关心,都很容易引起共鸣,我们如何把握这种“鸡毛蒜皮”家事让人感觉真实又不显得过于零碎?

       赵冬苓:这些鸡毛蒜皮看起来零碎,但仔细看起来,它们都是穿在主线上的,犹如一粒粒珍珠,被穿到了一起才是项链。比如夏洁被母亲过度关心,它是夏洁成长线的一部分。我们首先要设计的是夏洁的成长线:一个从小失去了父亲,父亲还是原来八里河派出所的所长,母亲从此失去了安全感,因此她在某种意义上扮演了母亲的角色,在社会上又受到太多人关注和过分保护的女孩,她要冲破家里家外这所有的种种,从全所人保护的对象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勇敢地做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我们顺着这条成长的主线,再把母亲的关心、周围人的保护、大家异样的目光等附着在这条主线的,鸡毛蒜皮都有了意义且不散乱。对其他鸡毛蒜皮,我们也是这样处理的。

image.png

白鹿饰演夏洁。

风格

没有刻意追求喜剧风格,希望观众会心一笑


       新京报:也有网友觉得,剧中警察管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警察帮小女孩把怀孕的流浪猫送到救助站接生;警察帮与丈夫吵架的女子,去别墅看看她丈夫是不是在那里睡觉,这些事情在现实中都会发生吗?

       赵冬苓:“去别墅看看丈夫是不是在睡觉”就是我们听来的故事。前几年有句话叫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的结果就是群众事无巨细都打电话找警察,造成了许多无效警情。而到目前我们对派出所的要求还有一条是有警必接。无效警情的问题是我们采访中警察普遍反映的问题,它占用了警察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造成了他们的疲于奔命、和普遍过劳的工作状态。我们把它写出来实际上也是想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不要再有大量无效警情占用我们基层警察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新京报:剧中还有哪些是来自生活中的真实案例吗?

       赵冬苓:本剧中的绝大多数案件都是我们在采访中捡来的,进入我们故事的时候又进行了艺术加工。比如夏洁被迫向吴大夫道歉那个事件,那就是我们完整听来的一个故事,连道歉的模式都是我们听来的。

       新京报:很多观众看本剧的心情都很“欢乐”,喜剧风格是你希望加入剧中的吗?

       赵冬苓:我们并没有刻意追求轻喜剧风格,是由于看待生活的角度不同自然带来的。当我们看待生活的时候是用一种轻松的、悲悯的、体谅的目光去看的时候,它会自然地呈现出轻松自然的诙谐。

       新京报:创作这部剧,最大的难点和挑战是什么?

       赵冬苓:《警察荣誉》不是依靠强烈的戏剧冲突和让人欲罢不能的悬念取胜的。当初确定了它的艺术风格以后我们就给自己下了一个硬指标:《警察荣誉》可能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悬念,但它应该以它强烈的生活质感取胜,让观众相信每一件事都是真的,都在他们身边发生过。我们不强求观众为它哭为它笑,但我们希望观众看完后能会心一笑,觉得回味无穷。这是我们这个剧的最大特点,也是对我们创作能力的最大挑战。目前看,我们完成的还算可以。

新京报记者 刘玮


0.10702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