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院线电影寒冬下,网络电影的春天到了吗?

来源:济南时报     时间:2022-04-27     浏览:308

  自2020年疫情开始,影片《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放弃院线,选择线上视频平台播出后,业内讨论,传统的电影发行模式遇到挑战,网络电影的时代拐点或将到来。经过两年的磨合与发展,网络电影在经历过一段“野蛮生长期”之后,愈发呈现规范化、精品化、多元化的趋势。新黄河记者分别采访了视频平台、电影信息平台以及发行公司工作人员,听听他们对网络电影的态度和看法。

  自2016年开始网络电影越来越规范化

  如果在过去提起“网络电影”,很多人都会与小成本、劣质甚至烂片挂钩,但如今,“网络电影”持续稳步发展,逐渐显现出超出人们预料的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登陆网络平台的电影分两种:一种是泛指“数字到户”以后,观众通过网络,在电脑、电视、手机、平板等移动端上观看的各种电影作品,这就包括了很多已经在院线上映过的影片;还有一种就是狭义的,特指专供网络传播的电影作品——这些影片符合国家政策,具备完整电影的结构与容量,也就是说,这类影片虽以互联网作为首发平台,也具备在线下的电影院上映的资格。

  据查询,国内的第一部网络电影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那就是中国台湾在2000年推出的《175度色盲》,现在看来这部影片十分“古早”,知道的人也不多,但它在某些方面确实是首创。例如它能够依照网友喜欢的顺序观看片段并与之互动,影片的诞生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特性和年轻网民的心理,某些特点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我国网络电影的规范化、规模化发展约开始于2016年,这与院线电影井喷,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视频平台的用户普及几乎是同一时间。据爱奇艺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回忆,2014年平台排名第一的网络电影《成人记2》分账票房仅63.4万元,2015年平台排名第一的网络电影《山炮进城》分账票房约为987.5万元,而2016年平台排名第一的网络电影《山炮进城2》分账票房飙升至1829.3万元。“2014年至2016年,是爱奇艺乃至其他视频平台网络电影从无到有的三年”,该工作人员表示。

  随着影片数量的井喷、观影人数增加、分账票房激增,自2016年开始,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先后发布了《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专网及定向传播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文件,内容涉及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明星管控、广告、网络视听等各个领域,一些不合规的内容被禁止制作,玄幻、犯罪、盗墓等题材纷纷下架,这使得网络电影、电视剧市场从千奇百态的雏形走向正规。

  相关政策的相继出台,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广电总局越来越关注和重视网络电影、电视剧这一新型产物的发展。

  提质减量知名演员投身“网大”

  如果说2014年至2016年是网络电影从无到有的时间段,2017年至2018年则是网络电影从稚嫩到稳步发育的时候,各大平台也都开始平均发力。2018年,是近些年网络电影表现比较惊人的一年,那一年爱奇艺网络电影票房第一的《灵魂摆渡·黄泉》分账数据达到4583万元,同年全国网络电影票房排名最高的则是优酷平台的《大蛇》(5078万元),腾讯平台出品的《罪途》分账票房也达到4000万元以上。

  猫眼平台的工作人员表示,猫眼平台也是从2018年开始丰富与网络电影有关的各方面内容,至今,平台这方面的数据和信息已经十分完善。打开猫眼专业版APP,点击“网播/收视”板块,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与网络电影分账票房、观影人数、网络热度等有关的所有相关信息。

  该工作人员告诉新黄河记者,自2020年以来,网络电影在电影市场陷入低迷的大环境下选择提质减量,整体质量、票房数据和投资体量等方面都在持续上升。她透露:“目前的院线影片,像《前任3》这样比较低成本的爱情片、文艺片,投资额在几千万元不等,像《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这样的影片投资额也超过1亿元,一些重视觉效果的大片更是动辄投资几个亿。而网络电影这边,早期制作一部“网大”成本只需要10到20万元,到后来升级到100万元左右,当下,精品“网大”投资成本基本上都在800万元到1000万元之间,行业内公认过千万的投资额是基础理想数字。”

  其次,通过今年上线的很多网络电影阵容来看,很多具有一定名气的知名演员也纷纷开始投身网络电影的创作之中。《张三丰》里的吴樾、柳岩,《重装战警》里的陈小春、邱意浓,《青蛇:缘起》里的钟欣潼,吴孟达的遗作《大话西游之缘起》里的达叔,《烈马争锋上海滩》里的吕良伟。改编自天蚕土豆的同名长篇小说的《斗破苍穹》将于今年登陆爱奇艺,这部“网大”将由马伯骞饰演男主角萧炎,张涵予饰演其父亲,姜武、胡静、李九霄等也将加盟。

  大多数网络电影的投资额对于院线电影来说是小巫见大巫,因此网络电影还是以控制成本、控制风险的小成本投资为主。在大量粗制滥造、低水平作品被市场抛弃之后,片方的投资风险也被大大降低。如果网络电影的剧本和制作质量进一步提升,想必会有更多的演员投身到网络电影的创作大部队中。

  类型比较集中刻板印象亟需被打破

  2020年疫情后影院停工了8个多月,今年春节档后,由于疫情影响,十几部影片撤档,全国近半数电影院、剧院持续关闭,清明档、“五一”档相继消失……在视频平台上看影视综艺,成为人们娱乐消遣的首选之一。

  从事电影发行行业的张先生表示,疫情之前,院线电影已经遇到了瓶颈,2019年观影总人次、票房都增长缓慢,2020年的疫情加速了院线电影问题的暴露,但是,用户观看电影的需求一直存在,这给了网络电影机会。

  2020年,一些平台和影片,开始尝试学习西方的PVOD(超前付费点播)模式。《肥龙过江》在2020年2月1日以单点付费模式登陆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率先做出尝试,价格为非会员12元、会员半价6元,影片拿下了1.64亿次的总播放量。2020年8月,《春江水暖》成为首部以PVOD模式登陆爱奇艺网站的文艺片,取得了不错的发行效果。该片定价24元,会员可以12元的优惠价格在线观看,在豆瓣网有2.4万余人给此片打出7.3分的评分。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2021年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9.75亿,互联网视频年度付费用户数量达到了7.1亿。张先生认为,尝试PVOD模式是意味着行业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因为这等于观众在线上“买”了电影票,这是网络电影的机会所在,也许在不久的未来,网络电影就能票房破亿。

  当记者问起目前网络电影的缺点和瓶颈时,几位业内人士都一致认为网络电影的类型还是过于集中,质量也有待提升。相对院线电影,网络电影的类型更加集中,几乎头部影片都是惊悚、怪兽、冒险、喜剧、动作等夺人眼球的典型商业类型片,也有一部分影片还没有摆脱“粗制滥造”“打擦边球”“低级趣味”等带有刻板印象的标签。

  通过今年第一季度上线的网络电影票房榜单来看,排在前十名的网络电影类型集中在惊悚、动作、喜剧等几个类型。其中有一半的影片都与惊悚、恐怖、悬疑等类型沾边。惊悚片《阴阳镇怪谈》和《大蛇3:龙蛇之战》分别以3745.4万元、2812.0万元的分账票房拿下冠、亚军的宝座。动作片《张三丰》和《龙云镇怪谈》则以2161.8万元、1870.5万元的分账票房排名第三、第四。

  热门类型片跟风严重、产量过剩也是当下网络电影制作的现状。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一些头部影片能达到几千万元的票房体量,有一半左右的网络电影质量依然不忍直视,票房和点击量不超过百万。早在2019年,《人民日报》、央视网曾在评论网络电影时就写过:“让观众‘买单’,不能只靠‘前6分钟’”。就是因为部分网络电影制片方,为留住用户给影片“买单”,费尽心思让影片开头的6分钟烧足经费、造足悬念、赚足眼球。用户付费后却发现,6分钟之后的影片质量断崖式下滑,不免有被骗之感。

  可以说,网络电影的蓬勃发展以互联网的发展和电影行业的发展为基础,网络电影自诞生起,就是以年轻网民作为受众群体的,互联网和电影的合作体现出了二者优势的互补与融合。目前,好莱坞将院线影片登陆视频平台的窗口期缩得越来越短,还有《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等大制作影片在院线上映当天同步上映视频平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将没有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之区别,二者制作成本几乎相当,传统电影的发行方式也将被改变和颠覆。


0.1557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