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一年备案4500部 高产网络电影需摆脱低质标签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21-08-19     浏览:288

“网络大电影拍好前6分钟就够了,开场就让观众以为自己挖到宝了,6分钟后就回到5毛钱特效,因为6分钟后就要收费了……”,这是一名观众在评价某部网络大电影(简称“网大”)质量时发出的感慨。

得益于在线视频网站的快速发展,几年前,网大和网剧几乎同时兴起。但如今,网剧佳作频出,是当前影视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网大备案数、产量虽然维持在高位,但无论是作品口碑还是票房规模,都处于低水平阶段。

网大备案维持高位

根据相关规定,投资总额超过100万元的网络电影,需要在广电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中备案。备案系统数据显示,2020年,在该系统中登记,且符合重点网络原创视听节目制作相关规定的网络大电影共4514部。

2021年前6个月,在该系统中备案的网大已达2243部。相较高峰期一年备案网大超过5000部,近两年备案数量已有所下降,但整体仍处于高位。

备案影片与最终上线影片数量,往往存在较大差异,但备案数维持高位,表明制作层面对网大的热情仍处于高位,这与网大的特征密切相关。

“网大制作周期短,最快可能一周就拍完了,成本太低了。跟院线电影不一样,院线电影可能要运作三五年才有可能上,网大成本没有那么高,如果有风险,投资方也赔得起。”编剧刘开建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外,过去网大频频出现低成本撬动高收益的故事,也吸引着投资方。但整体来看,网大的票房规模与其产量并不相称,尤其是2021年以来,网大市场票房增长放缓迹象显著。多位业内人士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用“虚火”来形容当前网大的发展状况并不为过。

目前,网大并无全行业上线作品分账票房统计数据,千万级头部网大的票房,是行业发展的风向标。数据显示,2021年前6月,三大视频平台中,分账票房前10名的作品总票房为4.68亿元,比2020年同期的4.69亿元不增反降。

2021年以来,共有9部影片分账票房超过2000万元;2020年同期则有12部,其中2部分账票房超过5000万元,而今年分账最高的影片也才4420万元。

“确实今年的市场并没有大家预想的那样出现爆发。无论是从平台的反馈,还是从今年各种网大项目的爆款数量来看,行业确实存在‘虚火’情况。前些年一年都有好几个爆款,但今年的偏少。”曾参与多部网剧、网大投资的北京影行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安玉刚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现在用户可消遣的东西太多了,短视频、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单纯的网络电影对用户的吸引力在下降,虽然行业的发展方向是好的,但现阶段行业整体情况确实不太好。”安玉刚说。

作品低质化

近年来,影视行业精品化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和网大同样根植于线上平台的网剧,这几年佳作频出,但网大在这股精品化潮流中似乎掉队了。

“网络大电影现在还处于低水平竞争阶段,作品题材集中,制作水平总体偏低。”刘开建直言。

普通观众对网大的评价同样不高。据记者统计,截至8月16日,2021年分账票房超过1000万元的网大共40部,其中除7部暂无豆瓣评分外,26部豆瓣评分低于5.0分,12部评分低于4.0分。

2019年~2021年三年间分账票房排名前十的网大,豆瓣评分超过6.0的仅有1部,评分高于5.0分的也仅有2部。近期上映,广受从业者好评的《硬汉枪神》最新豆瓣评分7.3分,这在网大作品中属于凤毛麟角。

虽然评分并不能完全与影片质量划等号,但普遍低分至少表明,网大的精品化还任重道远。

“网大低质量发展,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钱太少了,吸引不了太多优秀的创作者。如果一部网大能够投3000万元以上,肯定就不一样了。现在网剧可以纳入国内最优秀的创作人员,很多网剧比电视剧的制作水准都高;但是网大的投入还不够,谁敢给一个网大导演投几千万,谁舍得给网大的编剧200万稿酬呢?”刘开建表示。

事实上,近两年来,单部网大的投资有所上升,再加上视频平台对网大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网大已经有了向精品化发展的苗头,但这需要时间。

“这个现象比较正常,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受众群体不一样,网络电影质量可能会稍微差一点。但接下来网大项目肯定会越做越好,包括最近的《硬汉枪神》,豆瓣评分已经高于很多院线电影,证明它的质量相当不错。”安玉刚表示。

除了内容质量外,网大另一个饱受诟病的问题是题材的高度同质化。翻开各类网大片单不难发现,“猎奇”是网大的核心关键词。以此为基础,网大作品高度集中在盗墓、捉妖、怪兽等猎奇与惊悚题材上。

如近3年票房最高的10部网大中,就有3部“鬼吹灯系列”作品,还有多部以大鱼、大蛇为主题的猎奇作品。

“题材上的问题,和网大的受众有关系。网大目前的受众大多集中在三线以下城市,一二线城市受众比例较小,受众的审美整体还有一个发展期。猎奇的题材天然具有戏剧性,简单粗暴对准最强烈的需求,所以导致这类题材比较集中,题材的多样化也需要一个过程。”刘开建表示。

平台理性对待

网大概念诞生于视频平台,网大的发展与视频平台的重视程度密切相关。但和网剧、综艺节目等相比,视频平台对网大的关注和投入并不高,这很大程度上,与网大现阶段的市场表现相关。

《2020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共有79部网大分账票房超过1000万元,总票房为13.9亿元,大致与院线电影《中国医生》、《送你一朵小红花》一部电影的票房相当。而2021年以来,共有40部票房过千万的影片,合计分账票房6.8亿元,相当于一部中等院线电影。

对于上游影视公司和个人投资者而言,网大或许还是个不错的投资方向,但对于年营收数百亿元的平台,网大的收益规模十分有限。而在平台十分关注的拉新上,网大的作用也无法与网剧、综艺相提并论,平台缺乏大量投入的动力。

“现阶段,三大视频平台总体上都更看重网剧,而不太重视网大,尤其是腾讯,较少接第三方公司的网大作品,除非有改编成游戏的可能。”一位与多个视频平台有过合作的网大导演透露。

实际上,从各大平台近年来不断调整的网大营销和分成模式上不难看出,面对低水平发展的网大业务,平台始终在摸索一种方式,更好地平衡投入和产出。

以爱奇艺为例,2019年7月,爱奇艺将其营销分成模式调整为“营销分成+联合营销”,同时提高了网大的合作门槛,整体投入向头部作品倾斜。

爱奇艺表示,做出这种调整,是为了避免网大劣币驱逐良币,希望网大也能像头部网剧、网综和院线电影一样,进一步取得增量用户,从而获得商业回报。

多位从业者接受采访时认为,对于投资方而言,网大能在平台播出,未来很长时间可能都会获得来自平台的收益,虽然收益不一定很高,但整体还算不错;而平台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一直很旺盛,多数作品虽然不能直接带来高收益,但能增加用户使用时长,不管长短,平台也是愿意的。

未来在哪里

虽然现阶段网大的市场规模无法与院线电影、网剧等相提并论,但其发展空间仍然被业内看好。

“网大的竞争对手是网剧、综艺节目、短视频等,虽然网大与院线电影同为电影,但它们的观众群体不一样,应用场景也不一样。看网大一部手机就可以了,但是看院线电影需要去电影院,未来网大的需求肯定比院线电影要强。”刘开建说。

“我对网大的发展前景是比较乐观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大家对精神类消费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增长,虽然这个过程中还会有一些坎坷,但行业整体是往上走的。”安玉刚表示。

的确,对于观众而言,网大提供了一种简单方便、成本低廉的观影方式;对于影视公司而言,网大投资成本低、周期短,风险也比较低,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方向。现阶段,提升网大质量,吸引更多受众,仍是从业者的首要任务。

“从我跟很多投资者、从业者沟通以及各大平台传递出来的策略来看,大家都已经清晰地认识到,要有更高质量的作品才能留住用户。”安玉刚告诉记者。

“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容易被分流,受众的观影标准也在提高,所以视频平台也希望有更好的内容去吸引用户。整个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在想提高内容质量,现在行业已经处于这种互相推动、良性发展的过程中了。”安玉刚表示。

“长期来看,网大肯定还是一个比较蓬勃的市场。但我觉得至少5年内,它依然会处于低水平的野蛮生长阶段。”刘开建认为,要改变网大当前低水平发展的现状,人才是重要方面。

此前,爱奇艺CEO龚宇也曾公开表示,网大之所以发展受限,根本原因是人才奇缺,导演、演员、制片人、编剧等专业人才都很缺。

“从创作和制作水准来看,网大现在还有很大的差距,它的人才匹配严重不足。现阶段,需要通过时间积累,让人才不断成长,不断吸引新的专业人士进来,才能够慢慢提升,这个过程还是挺长的。”刘开建表示。


0.15014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