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zhenggao@wanzhongbianju.com
微信联系
QQ联系
QQ:168627116

青年编剧的局限与突围

来源:解放军报     时间:2021-07-07     浏览:748

作为电视剧《号手就位》的原著小说作者和编剧,我始终觉得自己的创作离不开部队基层生活的磨砺和支撑。我军校毕业后,在驻湘西的某部当排长。当时,大学生士兵在部队尚属“新鲜事物”,3年后我担任连队指导员的时候,当年分配来的5个新兵中竟然有3个是大学生。当被问及为什么来部队时,有一个士兵的回答很耐人寻味:“我想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我创作长篇小说《斑斓》,其实就是想记录这样一群人的成长。小说讲述的是4个同宿舍大学生从学校到军旅的青春历程。夏拙、林安邦、欧阳俊、易子梦性格迥异,却在毕业时都选择了军营。当青春的躯体裹上迷彩,年轻的灵魂将发生何其深刻的变化。

部队是个大熔炉,锻打与淬火不仅是物理上的,更有精神上的。成长的过程中充满了磨难,但青春的热力、冲动和向往,在一次次打击和磨砺中绽放出独特的光芒,这种光芒值得被记录、被抒写、被宣扬。小说断断续续写了4年,伴随着“夏拙”们的成长,我也在经历成长。小说出版时,我执拗地认为,非“斑斓”不足以表达我对青春和军旅的体悟,最终书名定为《斑斓——毕业了当兵去》。

近年来,火箭军作为崭新的战略军种,国际国内影响力和关注度日益提高,“东风快递、使命必达”已成为中国力量、中国底气、中国信心的重要支撑。创作推出一部火箭军题材的电视剧作品,讲好火箭军故事、传播火箭军声音,展示火箭军的时代风采,既是全社会的关注,也是火箭军广大官兵的期盼。电视剧《号手就位》以小说原著故事为蓝本,以火箭军某旅在改革强军中的建设发展历程为背景,以夏拙、欧阳俊等大学生士兵在导弹部队的成长为主线,折射出战略导弹部队转型跨越的精彩画卷。

剧本是一剧之本。我和祖若蒙、应良鹏、薛天智等编剧,采访了不同岗位、不同号位的上百名官兵,从内容上保证了讲的是火箭军的事、说的是火箭军的话、刻画的是火箭军官兵的形象。为了更加贴合电视剧创作规律,剧本在人物设置上较小说原著进行了调整和再塑造。特别是男主人公夏拙强化了高素质大学生“超级大脑”的士兵形象。再如“战刃连”连长吕征这个角色,既有刚强好胜的硬汉特质,也有细腻体贴的侠骨柔肠,是新时代一线带兵人知兵爱兵、练兵育兵的典型形象,剧中人物原型都来自于我们采访过的基层官兵。

这部剧的一个重要使命是全景式、艺术化展示火箭军的作战演训生活,推动全社会了解火箭军、关注火箭军、热爱火箭军,影响带动更多有志青年投身火箭军、建功火箭军。我们紧贴强军兴军的现实背景展开故事,既不一味拔高、回避矛盾,也不矫情迎合、猎奇邀宠,而是直面现实生活,直面“能打仗、打胜仗”的时代命题。

当电视剧《号手就位》正式播出时,我想起了我曾经的连队,想起了那几个大学生士兵。我们都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刻录时代印记、弘扬时代精神,是我们共同的使命。

祖若蒙:作为一名青年编剧,能够参与《号手就位》这样一部“大戏”,是难得的机遇和挑战。艰难的创作过程,也让我清醒地意识到并反思起青年编剧所面临的局限。

首先就是生活素材的积累,以及如何将有限的生活素材,通过艺术加工,转化为精彩故事的能力问题。生活经验的单薄、匮乏和同质化问题,导致青年编剧们在创作上过早地进入瓶颈。而浮躁的创作心态,更使得部分年轻编剧热衷于闭门造车。要想真正写出好作品,提升自身的创作能力,唯有虔诚地向生活请教,打开门,走出去,扑下身子去看、去听、去感受、去思考。

为了完成《号手就位》的创作,我和其他编剧深入基层,走访采风。初进某旅营区,就采访了两位一级军士长。他们就像是一扇厚重大门后面深不见底的宝库,随口讲出来的经历,就是精彩的故事。后来,我们陆续采访了4位这个旅的一级军士长,他们也是《号手就位》中郎永成、陈浩峰、侯继东、王显民的人物原型。作为编剧,我可以非常自信也自豪地说,我们笔下的人物是真实的、活生生、热乎乎的。

剧中有一个细节,李易峰饰演的夏拙遇到继续当兵还是回去上大学的迷茫,旅长破例将他带到了发射阵地,让他亲手摸一摸这枚“国家底牌”。旅长问夏拙感受到了什么,夏拙回答:“感受到了强大的中国力量。”这也是来源于我们采访过程中真实的经历。我们的心热了,血沸腾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强大的中国力量”,这才有了剧中这句对白。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正是有了大量由真实情感生发出的细节,有了这些带着温度的人物原型,才有了《号手就位》这部电视剧。与其说这部剧是我们编的,不如说它是生活给的。这次创作经历,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要把自己完完全全泡在生活里,让自己成为那块永远压得出水的海绵。

应良鹏:新时代是需要英雄并一定能够产生英雄的时代。在火箭军的几支王牌劲旅采访和体验生活的时间里,我有了一种强烈而深刻的感受:“军人,就应该是偶像!”在传统的军旅剧创作思路里,很少有偶像的概念和空间。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偶像的内涵和定义也在变化。新时代的偶像,更应该是英雄,而偶像剧,也就是讴歌英雄的电视剧。它首先得具有满满的正能量,剧中的主人公不能只是扮酷耍帅,而是应该给人启迪和激励。尤其是在面对年轻受众时,军旅剧也应该有新的思维和风格,用年轻受众易于接受的语言和形式,表达深刻高蹈的思想主题。

给军旅剧增添“偶像”的光彩,绽放榜样的力量,让更多年轻受众想看、爱看军旅剧,进而关注国防建设、热爱军人职业,并由此激发起爱国奉献的热情和英雄主义精神,这也是我们创作军旅剧的目的和意义。

作者:韦杰,《号手就位》编剧。

0.135477s